• 《梦华》第三十五章
  • 点击:8269评论:02020/10/08 17:10

李佑回到李家还不到一年,变化很大,主要是变时髦了,浑身名牌服装,考了驾照买了一辆不错的跑车,学会了抽烟、喝酒、泡酒吧,有时也会去自家制衣厂露个面。他的变化都是王忠勇□□出来的,王忠勇就是他的狗头军师,而他却也言听计从。别看王忠勇一副憨傻样,其实花花肠子可不少。彭宇提醒过李梓南,他说像王忠勇这种人一旦坏起来比谁都阴险。

王忠勇的变化也很大,做保安不到半年,就当上了保安队长。其实是他叫李佑撸了原来的保安队长,换他上。原保安队长很不满,李佑答应他薪水不变,他才答应。李梓南和何翠莲知道这事后,也不纠正,只是不痛不痒地批评一下李佑。他们觉得亏欠李佑太多了,不该管他太严,只要他不做得太过分就行。他对他舅舅好,也是应该的,这说明他是个懂得感恩的人。

王忠勇以前嫌李佑不像豪门子弟,可现在他觉得李佑都快变成纨绔子弟了,他后悔把李佑带偏了。李佑每天泡酒吧,勾搭各种女孩也就算了,竟然还提出要跟他女儿王秋霞分手。他女儿和李佑从小一块长大,两人可是青梅竹马,都快到谈婚论嫁的时候了,李佑竟然要跟他女儿分手。

他女儿不怨李佑,悄悄回老家去了。倒是他气得好几天不去上班,保安队的管理工作暂时交给原来的队长负责。他眼看着自己就要和李家成为亲家了,不料他的“国丈”梦一下子泡汤了。他束手无策,只能认命,如果闹翻了,恐怕连“国舅”的位置都保不住。

彭宇发现在李梓南别墅门前和工厂门前常有一辆神秘的商务车出现,玻璃是黑色的,还拉着窗帘。彭宇曾试图靠近看看,但神秘车辆很警觉,立马离开。好在彭宇记下了车牌号码。李梓南得知此事,立马告诉冯云庆。冯云庆查看监控,断定神秘车辆是冲着李佑来的,因为李佑在哪里,这车就出现在哪里附近。李梓南想起几年前女儿的绑架案,心有余悸,叫李佑尽量少出门,尤其是晚上。

然而,冯云庆查了神秘车辆的车牌号,发现该车竟然是□□。该车自从被彭宇发现后,没再出现过。

这天,冯云庆来到李梓南家里。

“庆叔,查得怎么样?”李佑问。

冯云庆看见吴妈在客厅里忙活,于是对李佑说:“到你房间说话。”

李佑带冯云庆到自己房间,把门关上。

“庆叔,什么事?”

“你最近或者更久之前有没有得罪过什么人?”

“最近没有啊。”李佑想了想,“更久之前也没有。”

“你再仔细想想。”

李佑又想了想,说:“真没有。”

冯云庆点了一根烟,吞云吐雾,问:“我听说你和你舅的女儿王秋霞分手了?”

“是的。”

“他们有什么反应?”

“阿霞没有怨恨我,我舅倒是很生气。”

“王忠勇有没有跟你吵架?”

“有。”

“吵什么?”

“他骂我是负心汉,是陈世美。”

“他是不是勒索你?说要什么分手费之类的。”

李佑心里一惊,感觉冯云庆就像千里顺和顺风耳一样,什么事都瞒不过他。李佑支吾道:“他是管我要点钱。”

“要多少?你给了没有?”

“五十万,我没给。”

“此人厚颜无耻,可恶!”

李佑一下子脸红了,好像冯云庆是骂他。

“庆叔,你怀疑哪辆车是他?”

“有可能。”

“不会的,我了解他。他没那胆量,也没那本事。”李佑忙道。

“人为财死,他有可能是那样的人。在这事没查清楚之前,你自己小心点。”

“好的。”

冯云庆经过调查,很快就排除了对王忠勇的怀疑。他感觉神秘车辆来头不小,幕后主使极有可能是当年偷走李佑的人。现在李佑找回来了,此人又出现了,真是阴魂不散啊,太可怕了!此人目的很明确,就是不让李佑回到李家。现在冯云庆怀疑的对象只有刘敬义和何翠莲了。他在想,当年李佑失踪和最近李佑被人跟踪会不会是他俩合谋?如果是,那么他俩到底是什么关系呢?他俩这关系肯定比郭一竹和林燕的关系还复杂,还可怕。

冯云庆感觉一场较量即将来临,真相也即将浮出水面。刘敬义可不是个善茬,人称笑面虎。冯云庆要调查他就像在老虎嘴里拔牙,须多加小心,若被他发现那可不得了。而何翠莲也不好查,她毕竟是李梓南的妻子,也是冯云庆的朋友。如果她跟刘敬义真的有关系,那更不好查了。

冯云庆查了一个多月,依然没查出头绪。在此期间,李佑每天照样出门潇洒,花天酒地,觉得没什么可怕的。

李梓南和何翠莲知道李佑没什么能力,不指望他能来工厂帮忙,也不指望他将来能接管工厂。他们的希望都寄托在李灿和李昕身上了。然而,让他们闹心的是,李灿大学毕业后,不肯回自家工厂上班,竟然跑到一家外企去工作。但愿他只是一时倔强吧。

一天早上,冯云庆还没起床,李佑便早早来到冯云庆家里,这让冯云庆很惊讶。这可是李佑第一次来冯云庆家里啊,还来这么早,他今天是怎么啦?到底出了什么事?冯云庆实在想不出来,立刻起床,把他带到书房。

“这么早来找我有什么事?”冯云庆问。

“庆叔,您能不能……借我……一百万?”李佑嚅嗫着说。

“一百万?”冯云庆以为自己听错。

“嗯。”李佑不敢抬头。

“你要一百万做什么?”

“我……我遇到了一点急事。”

“什么事?”

“我上了别人的当,人家要讹我一百万,少一分都不行。”

“怎么回事说清楚!”

“一个女孩打算告我……告我□□,不给钱就报警。”

“果然色字头上一把刀,专杀你这种人!”冯云庆点了一根烟,深深地吸了一口,长长地吐出烟雾:“李佑啊李佑,我觉得你爸妈就不该接你回来,应该让你继续待在北方老家,继续做你的阿冬,那该多好。以前那个方立冬是个多好的小伙子啊。你看你,不到两年时间变成什么样子了!”

“庆叔,我知道错了。您就帮我一回吧。”

“那事你到底干没干?”

“干了……不不不,我们是一起去开房的,是自愿的,不是□□。没想到一觉醒来,她竟然说我□□她。”

“她是什么人?你和她是怎么认识的?”

“她是个读大三的学生,我和她是在酒吧认识的。”

“认识多久了?”

“就昨晚。”

冯云庆苦笑一下,拍了拍李佑的脑袋:“你这是精虫上脑,无可救药啊!”

“庆叔,您帮帮我吧,这事我不能让我爸妈知道啊!”李佑急得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冯云庆吸着烟,不说话。

“庆叔,您救救我吧,我不想坐牢啊,我坐牢我就完了!您救救我吧!”李佑跪了下来,眼泪掉在地上。

“起来!”冯云庆吼了一声。

李佑吓了一跳,立刻站起来,泪也不敢流了。

“带我去会会她!”冯云庆把烟头碾灭在烟灰缸里。

李佑打电话约女孩到一个酒店包房见面。

女孩以为李佑就范了,她像一个渔夫赶去收网一样,没多久工夫便赶到酒店。

“叮咚、叮咚。”门外响起门铃声。

李佑开门,和女孩对视几秒,然后说:“进来谈吧。”

女孩走进房间,见窗前站着一个人,只见背影。她吓了一跳,不由往后退了几步:“他是谁?”

“他是我叔,你跟我叔谈吧。”

李佑说完便走出房间,把门关上。他就在门外等着,心里怦怦直跳,希望冯云庆能把赔偿款往下压一点,要是能压到几十万就好了,毕竟一百万实在太多了。

都过去十分钟了,事还没谈妥,李佑更着急了。他耳朵紧紧贴在门上听里面的谈话,隐隐约约听到一点声音,但听不清讲话内容,倒是能听清冯云庆的笑声,那是爽朗自信的大笑,就像武侠电影里高手打赢后的仰天长啸。

门突然开了,李佑一下子倒进房间,摔个大马趴,脸撞到女孩的脚上。他抬头看见女孩咬着牙瞪着他,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他不禁打个寒颤,赶紧站起来,靠在门边,不敢直视女孩的眼。

女孩怒冲冲地走了。

李佑望着她远去的背影,感觉她身上的香水有一股□□味。

李佑长长地呼出一口气,把门关上,走到冯云庆身边,小心翼翼地问:“庆叔,谈好了?”

“嗯,谈好了。”

“要陪多少?能少点吧?”

“赔钱?谁说要赔钱?”

“不用赔钱吗?”

“一分都不用!”

“真的吗?”

“那还能有假?你要是想赔钱我也不拦你。”

李佑很激动,握住冯云庆的手,语无伦次:“真好!这事吓死我了。庆叔您太厉害了!您就是我恩人啊!您是怎么做到的?您跟她说了什么?”

“跟她说什么就没必要告诉你了。你以后可别再做这种蠢事了,不然我不会再帮你了。一个人如果在同一个地方栽两次跟斗,这个人就真的没救了。”

“不会了,不敢了,谢谢您啊庆叔!”

此事之后,李佑对冯云庆崇拜得五体投地,简直把他当神看。

  • 1
  • 2
  • 3
  • 4
  • 关键词:现代言情青春浪漫爱情甜文豪门阴谋复仇孽缘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2星
  • 1钻
  • 八桂子弟,深漂一族。
  • 八桂子弟,深漂一族。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6600
  • 57
  • 4460
  • 幽默和风趣的叙述,让人会心一笑。或许是总习惯从文章中得到什么大义凌然或是慷慨激昂的说理,竟然有些不习惯这样生活的小场景。忙忙碌碌的大城市生活,让多数穷人焦虑不堪,充满乐趣的小生活,如今又有几人歌颂,或是有这闲情雅致写来调侃,而这在我看来,恰恰是现代人最缺的品质。

    陈尘有一天我买了一个茶杯

    2021/4/1 17:39:43
  •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成长史,每个写作者都有自己的之路,读完地三仙这文,有点小触动,他道出了我们这些卑微的写作者的心理暗伤。是的,我们可能永远是站在路牙子上,不可能走进金光大道。可是,写作者,有哪个不想迈上金光大道呢?这是梦想,这是情怀。明知不可为却默默地坚持,就像侠客仗剑上华山,论剑肯定不是你,当下观众鼓鼓掌也好哇。哦,我很想跟作者一起痛饮三杯。

    茨平站在写作的马路牙子上

    2021/3/19 14:34:08
  • 夜上阑珊新近发表的小散文《勒杜鹃》,弥漫着浓浓的春天气息,虽然这几天深圳正处于寒冬。文章开头并没有直接写勒杜鹃,而是用牡丹花作了一个小引子,喜欢她的大红大绿,雍容贵气。紧接着作者笔锋一转重笔写了文章的主要花卉--勒杜鹃。从深圳的深南大道、公园、写字楼、小区、城中村、小巷里、老房子,到阳台上,都可以看到它火红的身影,最后直奔主旨:那开出一簇簇的花朵,就像深圳这座城市里的打工者,来了就是深圳人。

    方华吉勒杜鹃

    2021/1/11 20:34:49
  • 非常感谢老亨和元罗君的抬爱与慷慨打赏。相信每个人都有一个非比寻常的2020,疫情带给我们不一样的人生体验,我们做不了时代的英雄,但是可以用天然真挚的文字见证时代历史,记录平凡生命的轨迹。感谢邻家,让我们的生命可以在这里相交相感 。年终感言记录我们这一年的欢喜悲忧,也让我们能够在岁月轮回,新旧交替之际,让匆匆的自己能够停足顿首片刻,回望来时的路, 远眺前方的景,在心里,为自己燃一盏灯,继续上路!

    王学君2020讲不出再见

    2021/1/5 6:44:07
  • 阅读可以使人生更精彩,使生命更丰盈。阅读也是一门人生的必修课,有修为的人,能多经典,也能把自己读成经典。但从古至今,阅读更多是个人的事,自己的事,能够从自己阅读出发,有对阅读的喜爱出发,把推广阅读作为自己的毕生的事业——纯公益的事业来做,实在是难得,实在是了不起。到了后期,推广活动不仅停留在做几次阅读分享,办几场阅读沙龙,还能调动社会力量,联系爱心企业参与,这样就把对于阅读的公益推广做强做大了!

    老练之一做快乐的公益领读人

    2020/12/29 21:23:54
  • 这个小说,来自一句玩笑话。几个文友凑一起瞎聊,我指着某说,我要写你与某某私奔。他们起哄,我就真写了。我没写他们私奔过程,这样会掉进套里。初习写作时,我明白,把假故事编真了才算成功。现在明白,小说就是把简单的事情搞复杂来,越复杂可能越有味道。于是,在这里,我拼命往复杂里搞,横生枝节,摁在看似简单的过程中。最后说一句,写文有时真痛快,有时真痛苦。

    茨平闹药

    2020/12/22 11:16:09
  • 诚如深圳老亨所言,作品的篇幅太短了,建议写成金融系列故事。那天陈彻老师讲到,写出自身行业的独特故事,让更多的人阅读与分享。我是股票爱好者,多次持有与操盘深发展,在股市风云际会中沉浮,感慨万千,期待多一些细节描写,加长篇幅,让读者看个痛快。

    阮声股票的魔力

    2020/12/3 21:43:18
  • 那天一起坐地铁回家,聊起你的经历、你的行业,兴高竟不觉路短。我因前几年写物流行业的剧本,对这个行业了解了不少,发现这几乎是当代中国城市里最辛苦也最有希望的行业,百万物流人支撑起了整个中国的消费经济,几乎每个中国人都离不开快递、外卖,但并没有多少人了解物流人的工作原理、付出的辛苦。所有快递员一年只有春节休息3、5天,其他节假日永远无休,收入也远没有大家以为的那么高。这个行业值得大书特书,阮声,加油!

    陈彻遇见邻家,寻觅久违的文学梦

    2020/12/2 16:01:21
  • 其实,在看到你文章之前,我都不知道深圳发展银行已经消失了。读了你的一系列文章之后,才了解到深圳银行业经历过如此波澜激荡的发展历程。看来任何一个行业外人只能了解到只鳞片爪,只有行内人才能深入、全面地讲出来因去果。希望能有更多行业的人都来说说自己所从事的行业,那天跟阮声一起坐地铁回家,跟他聊起他在快递业的经历,也是大开眼界。希望各行业的人来讲各行业的深圳故事,能成为2021年邻家写作的一个内容。

    陈彻股票的魔力

    2020/12/2 15:56:11
  • 感谢各位倾情打赏,这或者就是写作的动力。文字搬运是个苦行僧,搬呀搬呀发现四周无一人,多孤苦,此时多么需要掌声。打赏就是。这篇小说,来自网上热传的不雅视频。都说小说是从新闻结束的地方开始,于是想哈想哈就有了这个故事。人生有很多岔道,我主观地让他们朝好的方向走。但尽管如此,人生乃然有很多条趟不过去的河。河只是一种象征,各位可以从伦理中跳出来,作另外的想象。

    茨平趟不过去的河

    2020/11/24 14:18:32
  • 字里行间流露出对文学的热爱,这样的人会活得很带劲儿,有理想有追求且一步一个脚印向上攀登着,这样的人生对于理想主义者来说就是最大的幸福。邻家聚集了一大群这样的文学爱好者,我们聚在一起单纯、热烈、美好,无论生活中遇到什么挫折、艰难、变故,只要精神世界的理想还在前方,就总能在跌倒的地方爬起来,收拾好伤口再出发。用故事点亮的城市有万家灯火的热闹,在这样的城市里生活就不会孤独。

    陈彻用故事,点亮城市

    2020/11/17 20:24:46
  • 陈老师,当初阅读了你的《被房号串起的日子》以后,我就认为你这篇文章肯定会得奖,甚至可能是获得大奖。你的文字蕴含真情,在朴实无华中,娓娓道来。文章围绕房子这一主线,从初入深圳打工,到与丈夫结缘,一个又一个和房子有关的故事,以及你的自强不息的奋斗,凭借自己的努力成为教师,让我敬佩。获奖实至名归。希望在邻家看到陈老师更多的作品!

    谢龙与文字为伴

    2020/11/17 18:25:27
  • 楚桥说得对,越是最痛切的亲情讲述,越是要收着写。把读者看哭的作品固然是出色的,但这一位母亲的人生应该不止令人难过,更应该有悲凉、愤怒、遗憾、思考的情绪,如果行文能把这些情绪都勾出来,那就更好了。推荐这次入决的一篇作品,赵俊的《父亲,我究竟该回忆什么》,这篇在这方面做得很好。可是不管怎么样,写自己的父母对我们来说都是异常艰难的事,因为可能要面对一个自己不愿面对的自己。让我写的话,肯定没你写得好。

    陈彻​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1/6 13:10:04
  • 很精彩的故事呀,叙述的节奏很冷静,成功地牵引了读者的兴趣。只是前面铺垫的有点多,后面拆开“包袱”又有些仓促。由于这个“青龙”始终没有出现过,其实读到中段的时候我已经有些猜到是怎么回事了,如果在这个时候加点疑似青龙的人稍微出现那么一下,会稍微打消读者的疑虑,按照作者的布局继续迷下去。其实这个“青龙”是胡伊格这个可怜的女人对爱情和生活近乎无望却执着的梦想,如果能在方面再深挖一下就更好了。拙见。

    陈彻后遗症

    2020/11/6 12:54:01
  • 你太机智了,竟然想到了投资,真是块发财的好料啊!我太实在了,除了当评委推作品打赏,就是用这个普通账号打赏,两个号的邻家币都已经消耗殆尽。不过也是有收获的,这两个月读到了太多好作品,度过了美好的阅读时光。邻家是个温暖的所在,这里喧嚷热闹,其乐融融,很快又将迎来一年一度的节日:颁奖礼,有邻家,所有文友都不孤独。

    陈彻写在2020年睦邻文学奖揭晓季

    2020/11/6 12:37:36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