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梦华(第三十六章)
  • 点击:8147评论:02020/10/09 20:57

李梓南和何翠莲发现李佑最近变安分了,晚上很少出去了,白天还常来工厂,虽然不干什么活,但也比之前几乎不来要强得多。他们心里很高兴,觉得大儿子争气了,未来有接班人了。可是才过了一个多月,李佑又变回原来玩世不恭的状态了,每天出去吃喝玩乐。

一天深夜,李佑离开酒吧,到地下停车场取车。他刚离开的这家酒吧离市区很远,他不常来。他之所以不去原来常去的酒吧,是因为原来那酒吧里熟人太多。加上他和那个敲诈他的女孩是在那家酒吧认识的,那家酒吧在他心里有了阴影。

停车场停电了,用的是应急照明灯。他背光走着,除了看见前面的地面有自己长长的身影以外,似乎还有半截身影和自己的身影重叠。他停下脚步,转过身,见身后没人,于是继续走。没走几步,又发现有半截身影和自己的影子重叠。他迅速转身,看见一个黑影一闪,躲进一根柱子后面。这明显是有人在跟踪他,他想起前段时间跟踪监视他的神秘车辆,不禁打个寒颤。

他从一根柱子旁边拿起一个灭火器防身,一边往自己的车子走去,一边环顾四周,两腿发抖。他走到自己车门旁边,看见另一个方向又有一个黑影躲进柱子后面,他还隐约听见把刀的声音。他扔掉灭火器,躲进车里,启动车子,打开车灯,把油门踩得轰轰响,给自己壮胆。

他感觉安全多了,就算跟踪他的人拿刀冲出来挡在他面前,他也不怕了。他喘着气,抽出几张纸巾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把用过的纸巾扔在副驾驶位上,开车走了。

他开车快到出口时,一辆黑色轿车从他车子前方右侧快速驶出,堵住出口。他吓了一跳,立刻刹车,要是再慢点就撞上去了。他看见黑色轿车上是个蒙面人开车,那人正盯着他,眼神透出寒光。他立刻倒车,掉头,另找出口。他在停车场转了好几圈,也没找到其他出口,他记得这个停车场是有三个出口的。

他开车转回原来的出口,发现那辆黑色轿车不在了。他立刻踩油门离开,车子像飞箭一样蹿出地下停车场,撞断收费亭的拦车杆,逃之夭夭。他从后视镜里看见黑色轿车又出现了,在他车子后面紧紧跟着。此时他没那么害怕了,他开的是跑车,要甩掉黑色轿车很容易。果然,他一踩油门,须臾间就把黑色轿车甩掉了。

然而,黑色轿车很快又撵上来了,离他车子越来越近。他大吃一惊,从后视镜里看见黑色轿车的副驾驶位上有一只手伸出车窗外,手里拿着一支枪。

他一边踩油门加速,一边拨冯云庆的电话。

“庆叔,有人追杀我!”

“你在哪?”

“开车在路上。我能到你家躲一躲吗?”

“来吧。”

冯云庆挂了电话,马上穿衣服下楼,敞开别墅大门。

门刚开好,一辆车嗖地一声开进冯云庆的别墅。冯云庆走出门外,左顾右盼,没见有车跟来,于是走进门内把门关上。

李佑从车上下来,吓得满头大汗,瑟瑟发抖。冯云庆把他扶进家里,问他情况。冯云庆怀疑追杀李佑的人与前段时间出现的神秘车辆有关。冯云庆立刻打电话叫人尽快查清是谁追杀李佑。

当晚,李佑就在冯云庆家里住下,他觉得冯云庆家里最安全。

第二天一大早,有个人打电话告诉冯云庆,昨晚并没人追杀李佑。那人还把一个视频传给冯云庆。

冯云庆来到李佑的房间,拍了拍李佑的肩膀。

李佑睁开眼,见冯云庆站在他床前,吓了一跳。他坐起来茫然四顾,想了一小会儿才想起昨晚的事。

“你是不是吸□□了?”冯云庆问。

李佑大吃一惊,说:“没有……我哪敢碰那玩意。”

“都产生幻觉了还撒谎!昨晚根本没人追杀你!”冯云庆很生气。

“我没产生幻觉啊,昨晚真的有人追杀我,我在停车场里都看见那人了。”

冯云庆打开手机里的一个视频,递到李佑面前。李佑看着昨晚停车场的监控视频,当时停车场里只有他一人,一惊一乍,疑神疑鬼,做一些怪异的动作。

李佑愣住了,说不出话,也不知该说什么。

“你这是典型的吸毒后产生被害妄想症!我看你样子就知道你吸毒了,你还撒谎!你不能待在枫市了,得回你北方老家去才能变回人样!”

“不,庆叔,我不想回去,那穷日子我过怕了。”李佑立刻下床,跪在地上:“庆叔,我求您了,千万不要告诉我爸妈,不然他们绝饶不了我!我以后再也不吸毒了!我一定戒掉!我再吸我就不是人!求求您别告诉我爸妈,好吗?我求您了。庆叔!”李佑涕泪纵横,不停地磕头。

冯云庆一下子心软了。

“好吧,我放你一马。你如果再吸,只怕没等我告诉你爸妈,你就先被警察抓了!”

“不敢了!不敢了!谢谢庆叔!”

李梓南和何翠莲发现李佑又变安分了,他们俩犯起了嘀咕,他这是玩腻了想静静?等安静够了再玩?这到底是他太善变了,还是他们不了解他呢?应该是他们不太了解他吧,他离开他们十八年啊,回到他们身边还不到两年呢。他们的三个孩子当中,他们最了解李灿的品性。李灿那是一种最让人放心的品性。

李灿在外企工作挺开心的,他为人低调开朗,和同事们相处很融洽,大家都不知道他的家庭背景。几天前他发了工资,悄悄给女朋友杨金柳买了一条项链,想给杨金柳一个惊喜,但他现在犹豫了。他今天要去学校找杨金柳问点事,还是把项链戴上了。

他在校园的操场上等杨金柳,项链盒装在裤兜里,鼓鼓的。

“怎么回事啊你?大冷天的在操场上见面。”杨金柳来了,一脸埋怨。

“你认识李佑吗?他是我双胞胎哥哥。”

“什么?”杨金柳大吃一惊,“他是你哥哥?你怎么不早……”杨金柳的声音戛然而止,像被人突然夹住喉咙。

李灿苦笑一下:“怎么不早跟你说是吗?你要是早知道我也是个富二代你就不用去敲诈别人了是吗?”

“李灿,你别相信网上那些流言蜚语!”

“无风不起浪。你别装了,我都知道了,我算是看透你了。我们分手吧!”李灿说完就转身走了。

“李灿!李灿!你混蛋!”

李灿早料到杨金柳会歇斯底里,这是他选择在操场上见面的原因。其实,他也早知道杨金柳拜金,但他没想到杨金柳会拜金到不择手段,不知廉耻的地步。

李灿路过校园一个湖边时,从裤兜里掏出项链扔进湖里。他没走多远,就踅了回来,觉得这项链是花钱买的,扔了可惜,哪怕拿去贱卖也比扔了好。项链盒子进水了,眼看着就要沉下去了,李灿一着急,跳进湖里捞起项链。湖水有点深,淹过他肚脐。远处一些人以为他跳湖自杀,纷纷向湖边跑来。他不想被人误会,匆忙上岸离开。

他把项链扔进湖里只因一时气愤而已,其实他和杨金柳分手他一点都不难过。就像一个小孩死了后妈,因为后妈平时对小孩不好,小孩一点都不难过。他认为自己至今只有过一次失恋,那就是蒋晓婉走的时候。他并不太喜欢杨金柳,可他为什么还跟她处对象,还打算送人家项链呢?该不会是因为孤独寂寞冷吧?他实在弄不明白,只觉得自己就像个饥不择食的人吃到苍蝇,活该!

晚上,李灿睡前听见有人敲房门。他开门见是李佑,很是惊讶,不知李佑是还没出去玩,还是出去玩回来了,反正他很少在这个时间段见李佑在家,更没见过李佑来敲他房门。

“阿灿,我……我有件事想跟你说。”

“进来说吧哥。”李灿把门敞开让李佑进来,他已猜到李佑要说什么事。

“今天……今天杨金柳打电话骂我,她以为是我告诉你那事。其实,直到今天我才知道她是你……”

“哥,别说这事情了。”李灿匆忙打断李佑的话,“我相信你之前真不知道,我不怪你,我还得感谢你呢。”

李佑听了李灿这话,一脸讪然,心里有点发毛,以为李灿在说气话反话。

李灿笑了笑,说:“我真的感谢你。幸亏有庆叔帮你摆平这事,不然一百万就被人家讹了,这可不是小数目啊。她就是一个不择手段挖陷阱的猎人,而你只是猎物而已。如果你不掉进陷阱,早晚也会有其他人掉进去,或许是我。是你让我看清她的面目。”

“你真的不怪我?”

“不怪你。”

李佑看李灿的精神状态很好,没有难过,也没有愤怒,他相信李灿真没怪他,他这下放心。

几天后有人告诉李灿,杨金柳辍学了。李灿估计杨金柳辍学跟她不光彩的事被曝光有关,他担心杨金柳会像李昕的同学蔡丽一样想不开而自杀。他匆忙给杨金柳打电话,不料杨金柳以死相逼,要求与李灿复合。这让李灿很难为,他经过反复思考,觉得这个女人若真有羞耻寻死之心,就不会做那无耻之事。于是李灿拒绝复合,绝不能上这个女人的当。

此后,杨金柳没再联系李灿,李灿也没向任何人打听过她的消息。没过多久,李灿就把她给忘了,好像她没在李灿的世界里出现过。


  • 1
  • 2
  • 3
  • 4
  • 关键词:现代都市言情爱情青春浪漫豪门阴谋复仇孽缘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2星
  • 1钻
  • 八桂子弟,深漂一族。
  • 八桂子弟,深漂一族。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6600
  • 57
  • 4460
  • 幽默和风趣的叙述,让人会心一笑。或许是总习惯从文章中得到什么大义凌然或是慷慨激昂的说理,竟然有些不习惯这样生活的小场景。忙忙碌碌的大城市生活,让多数穷人焦虑不堪,充满乐趣的小生活,如今又有几人歌颂,或是有这闲情雅致写来调侃,而这在我看来,恰恰是现代人最缺的品质。

    陈尘有一天我买了一个茶杯

    2021/4/1 17:39:43
  •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成长史,每个写作者都有自己的之路,读完地三仙这文,有点小触动,他道出了我们这些卑微的写作者的心理暗伤。是的,我们可能永远是站在路牙子上,不可能走进金光大道。可是,写作者,有哪个不想迈上金光大道呢?这是梦想,这是情怀。明知不可为却默默地坚持,就像侠客仗剑上华山,论剑肯定不是你,当下观众鼓鼓掌也好哇。哦,我很想跟作者一起痛饮三杯。

    茨平站在写作的马路牙子上

    2021/3/19 14:34:08
  • 夜上阑珊新近发表的小散文《勒杜鹃》,弥漫着浓浓的春天气息,虽然这几天深圳正处于寒冬。文章开头并没有直接写勒杜鹃,而是用牡丹花作了一个小引子,喜欢她的大红大绿,雍容贵气。紧接着作者笔锋一转重笔写了文章的主要花卉--勒杜鹃。从深圳的深南大道、公园、写字楼、小区、城中村、小巷里、老房子,到阳台上,都可以看到它火红的身影,最后直奔主旨:那开出一簇簇的花朵,就像深圳这座城市里的打工者,来了就是深圳人。

    方华吉勒杜鹃

    2021/1/11 20:34:49
  • 非常感谢老亨和元罗君的抬爱与慷慨打赏。相信每个人都有一个非比寻常的2020,疫情带给我们不一样的人生体验,我们做不了时代的英雄,但是可以用天然真挚的文字见证时代历史,记录平凡生命的轨迹。感谢邻家,让我们的生命可以在这里相交相感 。年终感言记录我们这一年的欢喜悲忧,也让我们能够在岁月轮回,新旧交替之际,让匆匆的自己能够停足顿首片刻,回望来时的路, 远眺前方的景,在心里,为自己燃一盏灯,继续上路!

    王学君2020讲不出再见

    2021/1/5 6:44:07
  • 阅读可以使人生更精彩,使生命更丰盈。阅读也是一门人生的必修课,有修为的人,能多经典,也能把自己读成经典。但从古至今,阅读更多是个人的事,自己的事,能够从自己阅读出发,有对阅读的喜爱出发,把推广阅读作为自己的毕生的事业——纯公益的事业来做,实在是难得,实在是了不起。到了后期,推广活动不仅停留在做几次阅读分享,办几场阅读沙龙,还能调动社会力量,联系爱心企业参与,这样就把对于阅读的公益推广做强做大了!

    老练之一做快乐的公益领读人

    2020/12/29 21:23:54
  • 这个小说,来自一句玩笑话。几个文友凑一起瞎聊,我指着某说,我要写你与某某私奔。他们起哄,我就真写了。我没写他们私奔过程,这样会掉进套里。初习写作时,我明白,把假故事编真了才算成功。现在明白,小说就是把简单的事情搞复杂来,越复杂可能越有味道。于是,在这里,我拼命往复杂里搞,横生枝节,摁在看似简单的过程中。最后说一句,写文有时真痛快,有时真痛苦。

    茨平闹药

    2020/12/22 11:16:09
  • 诚如深圳老亨所言,作品的篇幅太短了,建议写成金融系列故事。那天陈彻老师讲到,写出自身行业的独特故事,让更多的人阅读与分享。我是股票爱好者,多次持有与操盘深发展,在股市风云际会中沉浮,感慨万千,期待多一些细节描写,加长篇幅,让读者看个痛快。

    阮声股票的魔力

    2020/12/3 21:43:18
  • 那天一起坐地铁回家,聊起你的经历、你的行业,兴高竟不觉路短。我因前几年写物流行业的剧本,对这个行业了解了不少,发现这几乎是当代中国城市里最辛苦也最有希望的行业,百万物流人支撑起了整个中国的消费经济,几乎每个中国人都离不开快递、外卖,但并没有多少人了解物流人的工作原理、付出的辛苦。所有快递员一年只有春节休息3、5天,其他节假日永远无休,收入也远没有大家以为的那么高。这个行业值得大书特书,阮声,加油!

    陈彻遇见邻家,寻觅久违的文学梦

    2020/12/2 16:01:21
  • 其实,在看到你文章之前,我都不知道深圳发展银行已经消失了。读了你的一系列文章之后,才了解到深圳银行业经历过如此波澜激荡的发展历程。看来任何一个行业外人只能了解到只鳞片爪,只有行内人才能深入、全面地讲出来因去果。希望能有更多行业的人都来说说自己所从事的行业,那天跟阮声一起坐地铁回家,跟他聊起他在快递业的经历,也是大开眼界。希望各行业的人来讲各行业的深圳故事,能成为2021年邻家写作的一个内容。

    陈彻股票的魔力

    2020/12/2 15:56:11
  • 感谢各位倾情打赏,这或者就是写作的动力。文字搬运是个苦行僧,搬呀搬呀发现四周无一人,多孤苦,此时多么需要掌声。打赏就是。这篇小说,来自网上热传的不雅视频。都说小说是从新闻结束的地方开始,于是想哈想哈就有了这个故事。人生有很多岔道,我主观地让他们朝好的方向走。但尽管如此,人生乃然有很多条趟不过去的河。河只是一种象征,各位可以从伦理中跳出来,作另外的想象。

    茨平趟不过去的河

    2020/11/24 14:18:32
  • 字里行间流露出对文学的热爱,这样的人会活得很带劲儿,有理想有追求且一步一个脚印向上攀登着,这样的人生对于理想主义者来说就是最大的幸福。邻家聚集了一大群这样的文学爱好者,我们聚在一起单纯、热烈、美好,无论生活中遇到什么挫折、艰难、变故,只要精神世界的理想还在前方,就总能在跌倒的地方爬起来,收拾好伤口再出发。用故事点亮的城市有万家灯火的热闹,在这样的城市里生活就不会孤独。

    陈彻用故事,点亮城市

    2020/11/17 20:24:46
  • 陈老师,当初阅读了你的《被房号串起的日子》以后,我就认为你这篇文章肯定会得奖,甚至可能是获得大奖。你的文字蕴含真情,在朴实无华中,娓娓道来。文章围绕房子这一主线,从初入深圳打工,到与丈夫结缘,一个又一个和房子有关的故事,以及你的自强不息的奋斗,凭借自己的努力成为教师,让我敬佩。获奖实至名归。希望在邻家看到陈老师更多的作品!

    谢龙与文字为伴

    2020/11/17 18:25:27
  • 楚桥说得对,越是最痛切的亲情讲述,越是要收着写。把读者看哭的作品固然是出色的,但这一位母亲的人生应该不止令人难过,更应该有悲凉、愤怒、遗憾、思考的情绪,如果行文能把这些情绪都勾出来,那就更好了。推荐这次入决的一篇作品,赵俊的《父亲,我究竟该回忆什么》,这篇在这方面做得很好。可是不管怎么样,写自己的父母对我们来说都是异常艰难的事,因为可能要面对一个自己不愿面对的自己。让我写的话,肯定没你写得好。

    陈彻​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1/6 13:10:04
  • 很精彩的故事呀,叙述的节奏很冷静,成功地牵引了读者的兴趣。只是前面铺垫的有点多,后面拆开“包袱”又有些仓促。由于这个“青龙”始终没有出现过,其实读到中段的时候我已经有些猜到是怎么回事了,如果在这个时候加点疑似青龙的人稍微出现那么一下,会稍微打消读者的疑虑,按照作者的布局继续迷下去。其实这个“青龙”是胡伊格这个可怜的女人对爱情和生活近乎无望却执着的梦想,如果能在方面再深挖一下就更好了。拙见。

    陈彻后遗症

    2020/11/6 12:54:01
  • 你太机智了,竟然想到了投资,真是块发财的好料啊!我太实在了,除了当评委推作品打赏,就是用这个普通账号打赏,两个号的邻家币都已经消耗殆尽。不过也是有收获的,这两个月读到了太多好作品,度过了美好的阅读时光。邻家是个温暖的所在,这里喧嚷热闹,其乐融融,很快又将迎来一年一度的节日:颁奖礼,有邻家,所有文友都不孤独。

    陈彻写在2020年睦邻文学奖揭晓季

    2020/11/6 12:37:36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