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梦华(第三十八章)
  • 点击:791评论:02020/10/11 12:26

李佑担心的事终于发生了,李梓南和何翠莲打算卖掉别墅。李佑怕他开的跑车也被卖掉,索性开着跑车回北方老家去了,连他名下的房产证也随身携带。

他把车停在院子里的大枯树下,就像他小时候把养父用木板给他做的汽车模型停在树下。那时候这棵树枝繁叶茂,远看像一把大伞。他小时候,养父告诉他,这棵树比自家的房子还老,快两百岁了。这树估计是老死的。他只知道树会老,不知道父母也会老。

“阿冬,你怎么突然回来了?”养母很惊讶。

养父抽着烟,上下左右打量着他的车,没见过底盘那么低的汽车。

“闲着无聊,回来住几天。”他说。

“还走?”养母问。

“嗯。”

他没把亲生父母打算卖掉别墅的事告诉养父养母,怕说了他们更有理由把他拴在老家。他可是随时都有可能回枫市的。

晚上,他睡不着,担心自己再也做不成大少爷了,说不定此次回乡便是“落叶归根”了。他想起了王忠勇的女儿王秋霞,觉得这女孩还真不错,除了有点土里土气不如城里的女孩会打扮以外,其他方面都不错,勤劳能干,温柔善良。问他要分手费完全是王忠勇的意思,跟王秋霞无关。他想明天去找王秋霞,和她复合。他觉得自己有点像高加林。

李佑家在村东头,王秋霞家在村西头,也就相距两三里地。李佑一大早便去找王秋霞。

“你还来我们家干啥?你把我们家害得还不够惨吗?你个白眼狼,没心没肺的东西!”他舅母骂道。

“妈,这不能怪阿冬哥。”王秋霞劝他妈。

“这不怪他怪谁?要不是他提出跟你分手,能出这样的事吗?”舅妈指着他的鼻子,“你个忘恩负义的东西,穷的时候把我们家阿霞当块宝,到城里住没几天就要和阿霞分手。天底下哪有你这样忘恩负义的东西?!现在村里有些人说是我怂恿你舅向你要分手费,说我想钱想疯了。”

“对不起!舅妈,都是我的错,这事因我而起。”李佑拿出三万现金递给舅妈,“这三万块钱你拿着补贴家用,我现在就这些了,以后我再想办法帮衬你们。”

“我不稀罕你的臭钱!”舅妈把钱打掉在地上。

李佑想把钱捡起来,却被舅妈往外推:“滚!你给我滚!我不想再见到你!”

“妈,别这样!”王秋霞阻拦着。

“你别拉我,你个吃里扒外的东西。”舅母把王秋霞甩开,“他都把我们家害成怎么样了,你还向着他。”

舅妈把李佑推出院门,把门关上。

李佑苦笑一下,低着头郁郁地离开。他没走多远,王秋霞追上来了。

“阿东哥,你等等!”

“阿霞!”李佑转过身看见王秋霞,顿感惊喜。

“阿冬哥,这是你的钱。”王秋霞把他给舅妈的那三万元钱用报纸包着,递给他,“这钱你给大姑和姑爷吧,他们年纪大了,挣不了钱了。我妈你不用担心,有我呢,我会照顾好她的。”

李佑鼻子一酸,喉咙哽得有点难受,没说话,也没把钱接过来。

“你拿着吧。”王秋霞把钱塞进李佑手里。

“阿霞,我对不起你!”李佑一脸羞愧。

“阿冬哥,别这么说。只要你在城里好好的,我就放心了。”

“阿霞,我……我还想和你好,我们复合吧。”李佑讪讪地说。

王秋霞的眼眶里有泪水在打转,她像鸡啄米似的很认真地点了点头,紧紧地抱住李佑,似乎要把脸镶嵌进李佑的胸膛里。李佑的脸贴在王秋霞的脑袋上,手抚摸着她的脑袋,像一个小孩抚摸一只失而复得的宠物。

李佑把三万现金给父母,这是他第一次给父母钱,像打发叫花子似的,竟然有点心疼。然而,他想起自家工厂出事前不久,他再次精虫上脑,一下子打赏一个网络女主播十万元,最终连对方的面都没见着,只听到对方嗲声嗲气夸他一声小哥哥你好帅啊。他想到这事,比嫖客遭遇仙人跳还羞恼,不再因自己给父母区区三万元而心疼。

李佑待在老家是安逸了,可李梓南和何翠莲,还有李灿,整天忙得焦头烂额,可愁死了。

李灿去了一趟他原来就职的外企找总经理勒斯。这家外企是做风投的,李灿想跟勒斯谈一谈,看看这家风投公司是否有意向投资他家的服装品牌。

“哈哈哈哈哈,李灿啊李灿,原来发生火灾的服装工厂是你们家啊。”勒斯像幸灾乐祸一样大笑,说的普通话很烂,把李灿叫成李残。

“是的,有兴趣吗?我们的服装在欧洲有一定的知名度和市场份额……”

“NO NO NO,你们的服装我们不喜欢,不是品牌。你们家的工厂以前,我看不到投资价值,现在出了这样……这样不好的事,我更看不到。”

“我们的服装虽然不是很有名的品牌,但是市场份额很大,你们有做过调查吗?”

“当然有,我们对这样的投资,真的没兴趣。你跟我说这样的事,就像直接伸手跟我要钱,我不能,你能明白我吗?”

李灿怏怏地离开了。他之前做了大量功课,觉得这场谈话一定能如“隆中对”一样一拍即合,不料却是自以为是,自取其辱。他原本以为自己能帮上父母的忙,没想到自己如此没用。此时他才知道创业是多么艰难,创业失败又是多么难受。

李昕和苗苗要回国了,她俩知道家里出事了,是小朵告诉她们的。李梓南早就嘱咐过家人,包括小朵,不能把家里出的事告诉她们,免得她们担心。可眼下李家张罗着要卖别墅了,小朵实在瞒不住了,就告诉她们了。

李昕的男朋友尔森送她们到飞机场。

“昕昕,你放心,我会想办法帮到你们的,你们相信我,我能行。”尔森很认真的说。

李昕欣慰一笑:“谢谢你!尔森。我相信你。”

李昕知道即便尔森能让他父母帮忙,那也是杯水车薪,她家需要的资金可不是几十万这样的小数目,至少也要上千万才行。不管尔森能不能帮上忙,她都感谢他,她知道他是真心想帮忙的。

尔森的父母都是美籍华人,做生意,具体做什么生意他没说。他父母在他小时候就开始教他讲中文,他的中文很流利。他和李昕是同班同学,比李昕晚一个月到加拿大读书。

“你到那边,要照顾好自己。”尔森嘱咐李昕。

李昕噗嗤一笑:“你放心好啦,我这是回国回家,说得像是我要出国一样。。”

“哦,是的,你是回国。”尔森呵呵一笑,“那没问题,我放心。”

李昕张开双臂和尔森拥抱。

“行了行了,别腻歪了!快赶不上飞机了!”苗苗催促道。

其实时间还早,只是苗苗见不得别人秀恩爱。她比李昕大八岁,都快三十岁的人了,还没男朋友。她看这小妮子在她面前秀恩,心里多少有点不爽。

她们登机前,李昕给李灿和小朵发了消息。

李灿调了闹钟,三更半夜起床,先去接小朵,两人一起去接机。

夜间的飞机场依然很热闹,像鸟的天堂,你飞我降,陆陆续续。候机大厅很宽广明亮,顶棚很高,时不时回荡着甜美洪亮的中文和英文广播声。大厅的地板干净得发亮,如果一个糯米团掉在地上估计都不会粘一粒灰尘。从远处看大厅里的人,小如蚂蚁。有的人脚步匆匆,有的人悠悠漫步,有的人休闲静坐。有的人打盹醒来,像烂柯人似的一脸懵懂,一时分不清此时是白天还是夜晚。

在陆陆续续走出机场出口的人群当中,偶尔会有不同的肤色,格外显眼。大部分人都拖着一个行李箱子,呼呼的滑轮声盖过脚步声。

“她们出来了。”李灿大老远就望见李昕她们了。

“我们先躲起来。”小朵笑嘻嘻地把李灿拉到一边去。

李昕和苗苗走出出口,停下脚步,四处张望。小朵跑到她们身后,拍她们的肩膀。她们转过身,发出惊喜的尖叫。小朵的这个动作,让李灿不由想起蒋晓婉,顿时忧伤弥漫。

他们回到家里,天还没亮,但李梓南和何翠莲早已起床做好早餐等他们。因为今天这顿早餐吃得太早,所以李梓南和何翠莲就自己来做,没叫吴妈做。他们最近对吴妈礼让三分,他们希望卖别墅后吴妈还能留在他们家做事。吴妈听说李家要卖别墅,她最近一直在找下一个东家。即使何翠莲要给她涨工资,她还是打算要走。她住惯别墅了,想找一个有别墅的东家。

“二叔,李佑呢?还没起床吗?”吃早餐的时候,苗苗问。

“回他北方老家去了。”李梓南说。

“啊,什么时候走的?”

“快半个月了。”

“真是的,家里出了那么大的事,还不着家。”李昕嗔怪道。

若不是苗苗提起李佑,李昕还真把他给忘了,毕竟平时几乎没联系。

“他养父养母年纪大了,身体不太好,他回去看看,照顾他们一段时间。”何翠莲煞有介事地说。

大家不再说话,低头吃早餐。

何翠莲对李佑最近的表现颇有微词,李梓南没想到何翠莲此时会这样维护李佑。李梓南有点感动,其实他也想维护李佑,可他一下子实在想不出该怎么说。他知道何翠莲是个识大体的女人,很注重孩子们的团结,从不当着孩子们的面说任何一个孩子的不是。

李家张罗着卖别墅有大半个月了,今天终于有人来看了。来人很想买,但是给的价太低,才给一千万,李家的别墅可有一千多平方米啊。枫市市中心的房子都几万元一平方米,人家给李梓南别墅每平方米不到一万元,他怎么可能卖?他绝对不会像二十几年前那样为了救子而低价卖房,他现在还没达到十万火急的地步,再缓一缓说不定他就能凑够钱了。最近冯云庆借他一千万,其他几个朋友也分别借他一两百万,如果他再能借到一两千万就不用卖房了。

虽说李梓南不急卖房,但他认为他这次打算卖房依然跟儿子李佑多少有点关系,李佑若能处理好王忠勇索要“分手费”的事,他家现在就不会成这样。他这儿子真是他的冤亲债主啊!他意识到,自从找回李佑后,他太娇纵李佑了,使李佑成了纨绔子弟。他对李灿和李昕从不娇生惯养,李灿现在开的车是他早年买的一辆十几万的车子,而李昕从小到大就跟普通家庭的孩子一样穿着,从不穿名牌服装,从不乱花钱。

李梓南决定今后不能再骄纵李佑了,不然李佑就完了,而且还会导致李佑他们兄妹三人关系变糟糕。为人父母,一碗水端不平,这可是导致子女不和的祸根啊。

李梓南给李佑打电话。

“李佑,你赶紧回枫市一趟!”李梓南突然改口叫李佑了,以前是叫佑儿。

“叫我回去有什么事?”李佑问。

“没事你就不回来了吗?”

“我回老家还没多久呢,叫我回去干啥?”

“把你的车开回来!”

“你……要用我的车吗?”

“不是用你的车,是把你的车卖掉!”

“什么?”李佑大吃一惊,“为什么要卖掉我的车?”

“家里出了那么大的事你不知道吗?还问这话!”

“你不是打算卖掉别墅吗?”

“房子能不卖就尽量不卖,先把该卖的卖了。”

“可我要用车啊。”

“混账话!你的车重要还是家重要?你以前没车不也活得好好的吗?!”李梓南生气了。

“呵呵,我明白了,你接下来是不是也想把我名下的那套房子也卖掉?”

“那套房子已归到你名下,是给你养父养母住的,我是不会卖的。就算我卖了别墅,宁可去租房,也不去住那里。你放心好了。”

  • 1
  • 2
  • 3
  • 4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现代都市言情爱情青春浪漫豪门阴谋复仇孽缘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1星
  • 0钻
  • 八桂子弟,深漂一族。
  • 八桂子弟,深漂一族。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600
  • 43
  • 3330
  • 娓娓道来,耐人寻味。爱情与金钱之间,总是不断地演绎一个古老而永恒的哲学问题。爱情虽然不是吞金的猛兽,但是也不能靠心灵鸡汤就能存活。年轻时,几乎都有这样的经历,浪漫的梦想总是被现实用响亮的耳光扇醒。富家千金爱上穷小子的故事,在戏剧里很常见,但是在现实中就比较稀少。 也许,爱情的存在需要诸多附属条件,心意相通是前提,物质却是爱情延续的条件。生活富足,自然岁月静好。家徒四壁,难免鸡飞狗跳。冰冷而又真切。

    闲墨园岭之恋

    2020/10/15 21:28:20
  • 老亨老师的这篇叙事居记真好,就像一幅朴实的田园风情画,给我们描绘出来的不仅是金龟山春夏秋冬的蓝天白云、青山绿水,还通过自己熟悉的那些老范、老吉、老罗等俗世奇人,以及把文化和生意怎样的结合起来,来引发人们对金龟村未来的思考和定位,赋予读者和金龟村的另层文旅创意,让读者充满憧憬并喜爱这个地方。

    君子伯牙坪山叙事:金龟山居记

    2020/10/15 9:05:52
  • 《从南山到坪山》我从头至尾一字不漏地阅毕。陈彻,不愧是睦邻文学首届大奖的得主,无论是取材,还是文章的结构和语言,皆拿捏得非常到位。这种非虚构,非常难写,写重了,就会显啰嗦,写轻了,就会有意犹未尽之嫌。而从内容上来说,非虚构是要把作者的心交给读者的,容不得虚构,文章一虚,就泄了气势,更会让读者生厌。作者真的是把心交给读者了,文中披露了许多闯深圳的艰辛和自己的经验之谈,这才是真实的自我,大写的我。赞!

    方华吉从南山到坪山

    2020/9/30 19:21:16
  • 这是一篇很完整的作品。子由从初入深圳,一路坎坷成为深圳人,经历过了几次转业迎来自己的明天。有情绪,很真实,特别好!最难得是讲到记者这个行业,看了网站不少小说,好像是第一篇跟记者有关的。我还是挺好奇这个职业,每天面对五花八门,生动有趣的走心故事。文章美中不足就在这里,随着子由转业后面再没有记者的故事了,挺可惜的。不过后续与老东家重逢的设定还是挺带感的,大有“你看我几分像从前”的豪横,哈哈。

    别看了子由

    2020/9/27 14:42:34
  • 作为打工者,说好听点叫社畜。总是在现实和梦想中挣扎,最后不得不屈于现实。这段人生经历挺温馨的,有辛酸,也有感动。有点小可惜的是内容留于表面,看下来没有让人印象深刻的点。大部分细节都用总结性词语带过,难免有些遗憾。这些故事能被记录下来,是多么可贵呀。

    别看了那群银行里的年轻人

    2020/9/25 16:05:46
  • “深圳的包容性和丰富性,是深圳人从全中国、全世界带来的,这种包容性和丰富性没有任何包袱,只要你从外面带来,就能在这里轻松落地,没有本地势力排挤你、压迫你,“来了就是深圳人”的核心要义是只有你自己有权为自己设计在这个城市的生活方式,没有现成的模式供你照搬。”——这也是为什么年轻人前赴后继奔向深圳的原因吧!另外,我对吃的要求不高,觉得窑鸡、酿豆腐、酿苦瓜已经很好吃了!看到了一个原来不了解的坪山!

    小龙的旅行从南山到坪山

    2020/9/23 22:51:11
  • “白云苍狗,人生过半,我要过怎样的下半生?”这不也正是我对自己的追问吗?我想,在深圳这片热土上,一定有着许多如我这样的人,心怀文学梦想却囿于生活,举棋不定、踌躇不前,只管眼巴巴地瞧着别人在文字世界里收获和精彩……而作者的这篇文字,让我欣喜地仿佛看到了未来的自己,看到了长年深埋于生活里那颗种子发芽的可能。就好像黑暗的角落忽然照进了一道光,这就是文字的力量吧。

    陈尘我在深圳没人脉

    2020/9/23 15:57:44
  • 往事又历历在目浮现眼前。再次回味和走进那段青葱岁月,我们都已经步入中年!那是属于我们共同的青春故事。我们哭过,闹过也笑过,还记得抢遥控器吗,还记得丹霞山之行吗?我们互相见证了对方的青春。我们的脑海中永远是对方年轻的模样!那是我们的黄金时代和S银行的黄金时代!那枚蓝色的行徽将一直和我们的青春永续。虽然S银行已经成为历史,但是将成为我们生命中永怀的一页!

    我们深发展人那群银行里的年轻人

    2020/9/18 22:55:46
  • 在日常的生活中发掘出了诗意,升华出了热爱。若没读过大量文学名著,凝结不出这样的文字,抵达不了如此的心境。只有绝对宁静的心灵,才有这样“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的心境。

    欧阳德彬秋天的石芽岭

    2020/9/18 17:43:04
  • 感谢两位老师及文友们的点评解读,本组诗篇以“蛇口”“渔民”“海边”“乡愁”为主线,写给那些在深圳改革开放40年里,来深圳追梦的“弄潮儿”,他们就如海中的一束浪涛,在日出日落中,以奋斗者的姿态,追寻梦想的歌声。同时,最后又以乡愁结尾,意在释放所有建设深圳的人,在40年里,一切的来来回回,让深圳的乡愁遍地生长,也让深圳发生沧桑巨变。

    李建华深圳40年记:吹过蛇口的歌声

    2020/9/18 14:40:42
  • 一篇很有质感的小说,一个拥有安静的名字却注定无法安静的女人,不安于平庸生活却无法摆脱。现实的乏味和网络吸引是当今大部分人的同感,安静面对急于厌恶的丈夫以及网上知音,陷入精神困境。但莫子安排的有些随意,从结尾看来似乎又是丈夫的化身,但无论他存在与否都有很大的漏洞。本来现实与虚拟的平行世界挺有写头,可是莫子的人设假如真是丈夫,那整个小说就垮了。不过整体叙事除了促些点,不够从容,其他还是可圈可点的。

    胡野秋无法安静

    2020/9/16 15:43:02
  • 这是一篇特色鲜明的小说,在睦邻的所有作品中终于有了一个灰色的边缘性的人物,一个有罪恶感的自我鄙视却又不能自拔的“小三”。她对自己的身份既不认同又不放弃,导致了一种分裂性人格。她对自己父亲的怨怼,背后似乎又隐藏着某种不可告人的情节,并对今天的“我”有决定性影响。小说的语言有冷到极点的温度。但小说的短处也同样明显,不断“巧合”的细节让故事的合理性打了折扣,其实稍作处理,便会让叙事变得扎实很多的。

    胡野秋外卖

    2020/9/16 4:06:44
  • 这组诗透着对生活的深刻见解,有些酸楚,有些无奈,甚至还有一丝不屑。这些情绪或者状态,也许人人都有,但这首诗的表达却是人人所无的。我一直认为,只要每首诗里有一两句与众不同的好句子,就是好诗。而这组诗里,每首都有不止一两句那样的好句子。

    胡野秋一只哭泣着的鸟

    2020/9/16 0:03:07
  • 相信这是绝大多数深圳人的寻常历程,似乎没有一处是意外,但文字仍然让人感动,因为平实间能看到细腻而诚实的描述。从1到3是深圳人的共同记忆,保存这份情感殊为珍贵。遗憾的是作为一个教师,笔误太多,希望能仔细校对一遍。另外建议网站可以增加修改按钮(可以限定修改三次)。

    胡野秋我与坪山十三年

    2020/9/15 23:46:07
  • 以少胜多,是这篇文字的长处,选取了“第一次”入深的几个绝对独特的个人经验,在深圳的停留来自于一次意外:海峡两岸对国庆节的定义差距。此后三天寥寥几个片段都很精彩:3元快餐,30元龙眼,800块工资……现在很多文章(无论小说、散文)写到过去的生活,只有感受,没有细节,包括吃什么、喝什么、什么价?无人记录,于是生活显得模糊,这篇文字让人瞬间回到过去,提供了不少长文章没有的东西。

    胡野秋31年前,我第一次到深圳

    2020/9/15 23:21:0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