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梦华(第三十九章)
  • 点击:4348评论:02020/10/12 21:46

风投公司总经理勒斯给李灿打来电话,说有事要和李灿面谈。李灿心想可能是投资的事,立马赶过去。

勒斯端来一杯咖啡放在李灿面前,问:“你爸爸妈妈和董事长认识吗?我们公司的董事长。”

“应该不认识吧,我没听他们说过。你怎么突然问我这事?”李灿一脸疑惑。

“董事长说要投资你们家的服装厂。”

“有这事?”李灿喜出望外。

“是的,还没确定。很多股东不同意,不理解,很不高兴,要开股东大会决定。”

“你们什么时候开股东大会?”

“不知道,不是很快开。”

晚上,李灿把这事跟父母说,他们一脸茫然,根本不认识什么风投公司的董事长,他们最近还是一天到晚四处筹钱。他们不相信会有公司投资他们被烧得一干二净的工厂,所以他们根本没在意这事,只觉得这是有人无中生有或者恶意造谣。李灿觉得父母的判断有道理,毕竟勒斯的为人他是很清楚的。另外,李灿至今不知道风投公司的董事长是谁,他以前在风投公司上班的时候,从未见过董事长来过枫市的分公司,其他同事也没见过,就连公司的官网上也没有董事长的资料。这董事长是男是女他都不知道,更别说姓甚名谁,神秘得很,像是怕人暗杀。

事后,李梓南在想,李灿说的事真是空穴来风吗?那也不一定,毕竟无风不起浪呀。可是,这家总部在美国的风投公司董事长到底是谁呢?会不会是周正德?除了周正德,他实在想不到第二个人。然而,自从二十几年前周正德去了美国以后,他们之间就没有联系了呀,这怎么可能是周正德呢?如果是周正德想投资他的服装厂,为何神神秘秘,不先跟他联系呢?他经过这么分析,还是觉得这事十有八九是空穴来风。就算是真的,他也不想让别人入股他的服装厂,更别说是外资入股了。

李梓南以为李昕和苗苗回国也帮不上家里的忙,还如忙她们自己的事去。不料,李昕告诉家里人,她的男朋友尔森的父母愿借五百万美元给李家,而且还是免息的。李昕没想到尔森的父母能帮上那么大的忙,这可把李梓南一家人给乐坏了。有了这笔钱,加上之前筹到的钱,李家就可以卷土重来了,也不用卖别墅了。李梓南和何翠莲打算以后还是要算上利息还给人家,以表感谢。他们想去美国拜访一下尔森的父母,但尔森说父母很忙,到外国出差去了,等父母有空会来枫市看看的。

冯云庆给李梓南打电话,叫李梓南到他家里去一趟,说是有重要事情。平时有什么事都是电话里说,或者他到李梓南家里来,他现在怎么摆起谱来了?李梓南正筹划重新办厂的事情呢,忙得不可开交,但他还是赶去冯云庆家里。

冯云庆站在自家别墅门口等李梓南。李梓南见冯云庆这阵势,感觉事情不妙。他跟着冯云庆进入书房,把门关上。

“什么事?”李梓南迫不及待地问,都没坐。

“苏茜找到了!”

“你说什么?”

“苏茜找到了!”

李梓南像触电了一样,浑身颤抖,喉咙哽得难受,说不出话,泪花在眼里打转。冯云庆扶着他,暂不说话,在等他冷静下来。

过了好一阵子,李梓南眼里的泪花没憋住,像流星一样滑落下来。他像泄洪一样长长地呼出一口气,憋得通红的脸一下子像海水退潮,缓解了好多。

“她在哪?”李梓南的声音在发颤。

“在美国。”

“过得好吗?”

“很好。”

“家里情况怎么样。”

“有一个儿子,就是昕昕的男朋友尔森。”

李梓南顿时愣住了,然后苦笑一下:“老天爷真会开玩笑!”

“她丈夫就是……就是周正德。”

李梓南的脑袋轰一声响,顿感天旋地转,踉跄一下,险些摔倒。

“哥你没事吧?”冯云庆扶住李梓南,“先坐下吧。”

李梓南坐在沙发上,脸色煞白,像死人的脸。他呼吸急促,脑袋在发抖,眼神露出凶光,有点瘆人。

“周正德五年前死了,暴病而亡,死因可疑。”

李梓南像是受了惊吓,眼神里的凶光一下子消失了,一丝疑云掠过眉梢。

冯云庆继续往下说:“之前出现的神秘车辆,那车上的人就是苏茜。自从李佑找到后,她就经常回枫市,她就是李灿之前就职的风投公司的董事长。她现在叫珊娜,几乎没人知道她的原名。前段时间她因为计划投资你的服装厂,遭到其他股东反对,于是有人挖出她的背景。后来,她被股东大会免去董事长之职。”

李梓南目光呆滞,愣愣地坐着,没有出声。冯云庆不知道李梓南有没有在听他说话,但他还是继续往下说。

“半个月前有人向我匿名提供她的信息,我才去核实,确定是她,不然我根本找不到她。但是,我认为挖出她背景的人,和向我提供她信息的人,可能不是同一个人,他们的目的也不一样。给我提供她信息的人,很明显是冲着你来的,因为现在已经有人在网上把你的家史都抖了出来,甚至污蔑造谣。”

“说了什么?”李梓南依然目光呆滞。

“有人说,苏茜当年抛夫弃子跟有钱人跑了;也有人说,你当年没钱给李佑治病,只好让苏茜跟着周正德去了美国;还有人说周正德是被苏茜毒死的。”

冯云庆本以为李梓南听了这话会愤怒,没想到他只是低着头揪着头发说:“你帮我查一查,当年资助李佑治病的人是谁。”

“好的,哥。”

李梓南离开冯云庆的别墅,他没有坐车,叫司机小王自己开车回去。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大街上车轮滚滚,行人匆匆。李梓南有生以来,有太多次这样一个人走在大街上,每每这时都想哭。路上的行人与他无关,沿街热闹的大排档与他无关,迎面吹来的风也与他无关,全世界都与他无关,他脑子里只有苏茜。他觉得二十几年前,李佑得到别人资助治病的事一定与苏茜有关。这么多年来,他为什么没想到这一点?这么多年来,苏茜是怎么熬过来的?她经历的痛苦未必比他少啊!他的心像漏油的汽车一样,一路滴血。他真希望所有的流言蜚语像弓箭一样都射向他,给他来个万箭穿心。

不知不觉,他回到家里,听见客厅传来争吵声。

“这么多年了,你们为什么不告诉我?难道我不该知道自己的亲生父亲是谁吗?”李灿哭着咆哮。

“是你亲奶奶不让我们说,要等到你三十岁再告诉你。她临终时一直嘱咐这件事!”何翠莲解释。

李梓南知道,家里人都听到传言了,李灿、李昕都知道自己的家史了。

“为什么要等到我三十岁才能告诉我?我不信!”

“她想让你们几个孩子能像亲兄弟姐妹一样相处。”

“我不信!一派胡言!”

李灿跑出客厅。

“哥!”

“李灿!”

李昕和苗苗追出来。

李灿在玄关碰见李梓南,和李梓南对视几秒,然后跑出去。

李昕和苗苗看见李梓南,愣了一下,追了出去。

李梓南走进客厅,见何翠莲在擦眼泪。

“苏茜找到了?”何翠莲问。

“嗯。”李梓南点点头。

“你会去美国看她吗?”

“不去,她应该会回枫市。”

“你打算怎么办?”何翠莲问。

李梓南知道何翠莲的担忧,他把她搂进怀里,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翠莲,你放心,一切照旧。你才是我的妻子。”

何翠莲感觉到李梓南在说这话时,既真诚又悲戚,还夹杂着隐隐的无奈。她知道李梓南心里一直都没放下苏茜,但李梓南心里也有她,她和苏茜在李梓南心里到底孰轻孰重,她真不知道,没必要也没办法弄清楚。

“李佑知道这事了吗?”何翠莲担心李佑知道后也会像李灿这样难以自已。

“应该还不知道,他要是知道了也跟不知道一样。”李梓南一点都不担心李佑,他早就看透了李佑。

李昕和苗苗回到家里时,夜已经很深了,她们看见李梓南和何翠莲还在客厅坐着,面容憔悴。

“你哥上哪去了?”何翠莲问李昕。

“他在外面住下了。”

何翠莲叹了一口气,不再说话。

“二叔二婶,你们别担心,李灿不会因为这点事想不开的,他只是觉得这事太突然,一时没想明白而已,他是不会因为这事怨恨你们的。你们快回房休息吧。”苗苗把何翠莲扶起来。

李梓南也缓缓地站起来,拖着疲累的身体回房间去了。

夜里,李欣睡不着,跑去苗苗的房间和苗苗一起睡。

“姐,你为什么不早点跟我说这事?”

“你爸妈都不跟你说,我能跟你说吗?”苗苗昏昏欲睡,吐字不清。

“哎,今天感觉像做梦一样,突然知道两个哥哥,一个和我同父异母,一个和我同母异父。”

苗苗没应声,李昕用胳膊肘撞了一下她后背。

“姐,你说真是二哥的奶奶那样嘱咐的吗?”

“应该是吧,老家人想得多。”

“唉,就算是她老人家这样嘱咐,我觉得我爸妈也没必要照她意思这样瞒着。如果早点说,我们也不会觉得我们跟同父同母的兄妹有什么区别。”

苗苗没应声,估计是睡着了。

李昕隐约听见呼噜声,把耳朵凑近苗苗的脸,确定她在打呼噜,拍了一下她后背,然后侧过身背对着她,睡了。

其实,李梓南和何翠莲也睡不着,但他们都不说话,都假装睡着了。


  • 1
  • 2
  • 3
  • 4
  • 关键词:都市言情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1星
  • 1钻
  • 八桂子弟,深漂一族。
  • 八桂子弟,深漂一族。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1600
  • 56
  • 4260
  • 夜上阑珊新近发表的小散文《勒杜鹃》,弥漫着浓浓的春天气息,虽然这几天深圳正处于寒冬。文章开头并没有直接写勒杜鹃,而是用牡丹花作了一个小引子,喜欢她的大红大绿,雍容贵气。紧接着作者笔锋一转重笔写了文章的主要花卉--勒杜鹃。从深圳的深南大道、公园、写字楼、小区、城中村、小巷里、老房子,到阳台上,都可以看到它火红的身影,最后直奔主旨:那开出一簇簇的花朵,就像深圳这座城市里的打工者,来了就是深圳人。

    方华吉勒杜鹃

    2021/1/11 20:34:49
  • 非常感谢老亨和元罗君的抬爱与慷慨打赏。相信每个人都有一个非比寻常的2020,疫情带给我们不一样的人生体验,我们做不了时代的英雄,但是可以用天然真挚的文字见证时代历史,记录平凡生命的轨迹。感谢邻家,让我们的生命可以在这里相交相感 。年终感言记录我们这一年的欢喜悲忧,也让我们能够在岁月轮回,新旧交替之际,让匆匆的自己能够停足顿首片刻,回望来时的路, 远眺前方的景,在心里,为自己燃一盏灯,继续上路!

    王学君2020讲不出再见

    2021/1/5 6:44:07
  • 阅读可以使人生更精彩,使生命更丰盈。阅读也是一门人生的必修课,有修为的人,能多经典,也能把自己读成经典。但从古至今,阅读更多是个人的事,自己的事,能够从自己阅读出发,有对阅读的喜爱出发,把推广阅读作为自己的毕生的事业——纯公益的事业来做,实在是难得,实在是了不起。到了后期,推广活动不仅停留在做几次阅读分享,办几场阅读沙龙,还能调动社会力量,联系爱心企业参与,这样就把对于阅读的公益推广做强做大了!

    老练之一做快乐的公益领读人

    2020/12/29 21:23:54
  • 这个小说,来自一句玩笑话。几个文友凑一起瞎聊,我指着某说,我要写你与某某私奔。他们起哄,我就真写了。我没写他们私奔过程,这样会掉进套里。初习写作时,我明白,把假故事编真了才算成功。现在明白,小说就是把简单的事情搞复杂来,越复杂可能越有味道。于是,在这里,我拼命往复杂里搞,横生枝节,摁在看似简单的过程中。最后说一句,写文有时真痛快,有时真痛苦。

    茨平闹药

    2020/12/22 11:16:09
  • 诚如深圳老亨所言,作品的篇幅太短了,建议写成金融系列故事。那天陈彻老师讲到,写出自身行业的独特故事,让更多的人阅读与分享。我是股票爱好者,多次持有与操盘深发展,在股市风云际会中沉浮,感慨万千,期待多一些细节描写,加长篇幅,让读者看个痛快。

    阮声股票的魔力

    2020/12/3 21:43:18
  • 那天一起坐地铁回家,聊起你的经历、你的行业,兴高竟不觉路短。我因前几年写物流行业的剧本,对这个行业了解了不少,发现这几乎是当代中国城市里最辛苦也最有希望的行业,百万物流人支撑起了整个中国的消费经济,几乎每个中国人都离不开快递、外卖,但并没有多少人了解物流人的工作原理、付出的辛苦。所有快递员一年只有春节休息3、5天,其他节假日永远无休,收入也远没有大家以为的那么高。这个行业值得大书特书,阮声,加油!

    陈彻遇见邻家,寻觅久违的文学梦

    2020/12/2 16:01:21
  • 其实,在看到你文章之前,我都不知道深圳发展银行已经消失了。读了你的一系列文章之后,才了解到深圳银行业经历过如此波澜激荡的发展历程。看来任何一个行业外人只能了解到只鳞片爪,只有行内人才能深入、全面地讲出来因去果。希望能有更多行业的人都来说说自己所从事的行业,那天跟阮声一起坐地铁回家,跟他聊起他在快递业的经历,也是大开眼界。希望各行业的人来讲各行业的深圳故事,能成为2021年邻家写作的一个内容。

    陈彻股票的魔力

    2020/12/2 15:56:11
  • 感谢各位倾情打赏,这或者就是写作的动力。文字搬运是个苦行僧,搬呀搬呀发现四周无一人,多孤苦,此时多么需要掌声。打赏就是。这篇小说,来自网上热传的不雅视频。都说小说是从新闻结束的地方开始,于是想哈想哈就有了这个故事。人生有很多岔道,我主观地让他们朝好的方向走。但尽管如此,人生乃然有很多条趟不过去的河。河只是一种象征,各位可以从伦理中跳出来,作另外的想象。

    茨平趟不过去的河

    2020/11/24 14:18:32
  • 字里行间流露出对文学的热爱,这样的人会活得很带劲儿,有理想有追求且一步一个脚印向上攀登着,这样的人生对于理想主义者来说就是最大的幸福。邻家聚集了一大群这样的文学爱好者,我们聚在一起单纯、热烈、美好,无论生活中遇到什么挫折、艰难、变故,只要精神世界的理想还在前方,就总能在跌倒的地方爬起来,收拾好伤口再出发。用故事点亮的城市有万家灯火的热闹,在这样的城市里生活就不会孤独。

    陈彻用故事,点亮城市

    2020/11/17 20:24:46
  • 陈老师,当初阅读了你的《被房号串起的日子》以后,我就认为你这篇文章肯定会得奖,甚至可能是获得大奖。你的文字蕴含真情,在朴实无华中,娓娓道来。文章围绕房子这一主线,从初入深圳打工,到与丈夫结缘,一个又一个和房子有关的故事,以及你的自强不息的奋斗,凭借自己的努力成为教师,让我敬佩。获奖实至名归。希望在邻家看到陈老师更多的作品!

    谢龙与文字为伴

    2020/11/17 18:25:27
  • 楚桥说得对,越是最痛切的亲情讲述,越是要收着写。把读者看哭的作品固然是出色的,但这一位母亲的人生应该不止令人难过,更应该有悲凉、愤怒、遗憾、思考的情绪,如果行文能把这些情绪都勾出来,那就更好了。推荐这次入决的一篇作品,赵俊的《父亲,我究竟该回忆什么》,这篇在这方面做得很好。可是不管怎么样,写自己的父母对我们来说都是异常艰难的事,因为可能要面对一个自己不愿面对的自己。让我写的话,肯定没你写得好。

    陈彻​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1/6 13:10:04
  • 很精彩的故事呀,叙述的节奏很冷静,成功地牵引了读者的兴趣。只是前面铺垫的有点多,后面拆开“包袱”又有些仓促。由于这个“青龙”始终没有出现过,其实读到中段的时候我已经有些猜到是怎么回事了,如果在这个时候加点疑似青龙的人稍微出现那么一下,会稍微打消读者的疑虑,按照作者的布局继续迷下去。其实这个“青龙”是胡伊格这个可怜的女人对爱情和生活近乎无望却执着的梦想,如果能在方面再深挖一下就更好了。拙见。

    陈彻后遗症

    2020/11/6 12:54:01
  • 你太机智了,竟然想到了投资,真是块发财的好料啊!我太实在了,除了当评委推作品打赏,就是用这个普通账号打赏,两个号的邻家币都已经消耗殆尽。不过也是有收获的,这两个月读到了太多好作品,度过了美好的阅读时光。邻家是个温暖的所在,这里喧嚷热闹,其乐融融,很快又将迎来一年一度的节日:颁奖礼,有邻家,所有文友都不孤独。

    陈彻写在2020年睦邻文学奖揭晓季

    2020/11/6 12:37:36
  • 再说一句,深谢老亨多次打赏。这篇稿子的确花了点心思去写,三易其稿吧。正面强攻,侧翼包抄,最后采用此法写,觉得更好一点。你的痛苦来自于哪,你就会幻想于哪,不只是中国人,恐怕全世界人性都这样。所谓侠客,所谓清官,所谓明君,都来自于此。小说原名《臆症》《伤心洗马井》,最后才是此名,我也不知哪个好,望师友们赐教。 小说,小心谨慎地说。故事,多加点事。呵呵!

    茨平后遗症

    2020/11/5 19:26:02
  • 身体弱,没文化,很难改变自己的命运。少时从父,中年从夫,老来从子,是一位典型的老式传统弱势女性。这种文字,我觉得作者不必有太多的旁白和感慨,而是耐心地结合时代背景讲述母亲的一生。当然,作为儿子,在书写母亲的人生时,确实难以做到那么理性,或藏或露都有太多讲究。所以,写自己或者写至亲是技术难度很大的事儿。

    海棠未眠​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0/31 17:49:50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