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梦华(第三十九章)
  • 点击:456评论:02020/10/12 21:46

风投公司总经理勒斯给李灿打来电话,说有事要和李灿面谈。李灿心想可能是投资的事,立马赶过去。

勒斯端来一杯咖啡放在李灿面前,问:“你爸爸妈妈和董事长认识吗?我们公司的董事长。”

“应该不认识吧,我没听他们说过。你怎么突然问我这事?”李灿一脸疑惑。

“董事长说要投资你们家的服装厂。”

“有这事?”李灿喜出望外。

“是的,还没确定。很多股东不同意,不理解,很不高兴,要开股东大会决定。”

“你们什么时候开股东大会?”

“不知道,不是很快开。”

晚上,李灿把这事跟父母说,他们一脸茫然,根本不认识什么风投公司的董事长,他们最近还是一天到晚四处筹钱。他们不相信会有公司投资他们被烧得一干二净的工厂,所以他们根本没在意这事,只觉得这是有人无中生有或者恶意造谣。李灿觉得父母的判断有道理,毕竟勒斯的为人他是很清楚的。另外,李灿至今不知道风投公司的董事长是谁,他以前在风投公司上班的时候,从未见过董事长来过枫市的分公司,其他同事也没见过,就连公司的官网上也没有董事长的资料。这董事长是男是女他都不知道,更别说姓甚名谁,神秘得很,像是怕人暗杀。

事后,李梓南在想,李灿说的事真是空穴来风吗?那也不一定,毕竟无风不起浪呀。可是,这家总部在美国的风投公司董事长到底是谁呢?会不会是周正德?除了周正德,他实在想不到第二个人。然而,自从二十几年前周正德去了美国以后,他们之间就没有联系了呀,这怎么可能是周正德呢?如果是周正德想投资他的服装厂,为何神神秘秘,不先跟他联系呢?他经过这么分析,还是觉得这事十有八九是空穴来风。就算是真的,他也不想让别人入股他的服装厂,更别说是外资入股了。

李梓南以为李昕和苗苗回国也帮不上家里的忙,还如忙她们自己的事去。不料,李昕告诉家里人,她的男朋友尔森的父母愿借五百万美元给李家,而且还是免息的。李昕没想到尔森的父母能帮上那么大的忙,这可把李梓南一家人给乐坏了。有了这笔钱,加上之前筹到的钱,李家就可以卷土重来了,也不用卖别墅了。李梓南和何翠莲打算以后还是要算上利息还给人家,以表感谢。他们想去美国拜访一下尔森的父母,但尔森说父母很忙,到外国出差去了,等父母有空会来枫市看看的。

冯云庆给李梓南打电话,叫李梓南到他家里去一趟,说是有重要事情。平时有什么事都是电话里说,或者他到李梓南家里来,他现在怎么摆起谱来了?李梓南正筹划重新办厂的事情呢,忙得不可开交,但他还是赶去冯云庆家里。

冯云庆站在自家别墅门口等李梓南。李梓南见冯云庆这阵势,感觉事情不妙。他跟着冯云庆进入书房,把门关上。

“什么事?”李梓南迫不及待地问,都没坐。

“苏茜找到了!”

“你说什么?”

“苏茜找到了!”

李梓南像触电了一样,浑身颤抖,喉咙哽得难受,说不出话,泪花在眼里打转。冯云庆扶着他,暂不说话,在等他冷静下来。

过了好一阵子,李梓南眼里的泪花没憋住,像流星一样滑落下来。他像泄洪一样长长地呼出一口气,憋得通红的脸一下子像海水退潮,缓解了好多。

“她在哪?”李梓南的声音在发颤。

“在美国。”

“过得好吗?”

“很好。”

“家里情况怎么样。”

“有一个儿子,就是昕昕的男朋友尔森。”

李梓南顿时愣住了,然后苦笑一下:“老天爷真会开玩笑!”

“她丈夫就是……就是周正德。”

李梓南的脑袋轰一声响,顿感天旋地转,踉跄一下,险些摔倒。

“哥你没事吧?”冯云庆扶住李梓南,“先坐下吧。”

李梓南坐在沙发上,脸色煞白,像死人的脸。他呼吸急促,脑袋在发抖,眼神露出凶光,有点瘆人。

“周正德五年前死了,暴病而亡,死因可疑。”

李梓南像是受了惊吓,眼神里的凶光一下子消失了,一丝疑云掠过眉梢。

冯云庆继续往下说:“之前出现的神秘车辆,那车上的人就是苏茜。自从李佑找到后,她就经常回枫市,她就是李灿之前就职的风投公司的董事长。她现在叫珊娜,几乎没人知道她的原名。前段时间她因为计划投资你的服装厂,遭到其他股东反对,于是有人挖出她的背景。后来,她被股东大会免去董事长之职。”

李梓南目光呆滞,愣愣地坐着,没有出声。冯云庆不知道李梓南有没有在听他说话,但他还是继续往下说。

“半个月前有人向我匿名提供她的信息,我才去核实,确定是她,不然我根本找不到她。但是,我认为挖出她背景的人,和向我提供她信息的人,可能不是同一个人,他们的目的也不一样。给我提供她信息的人,很明显是冲着你来的,因为现在已经有人在网上把你的家史都抖了出来,甚至污蔑造谣。”

“说了什么?”李梓南依然目光呆滞。

“有人说,苏茜当年抛夫弃子跟有钱人跑了;也有人说,你当年没钱给李佑治病,只好让苏茜跟着周正德去了美国;还有人说周正德是被苏茜毒死的。”

冯云庆本以为李梓南听了这话会愤怒,没想到他只是低着头揪着头发说:“你帮我查一查,当年资助李佑治病的人是谁。”

“好的,哥。”

李梓南离开冯云庆的别墅,他没有坐车,叫司机小王自己开车回去。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大街上车轮滚滚,行人匆匆。李梓南有生以来,有太多次这样一个人走在大街上,每每这时都想哭。路上的行人与他无关,沿街热闹的大排档与他无关,迎面吹来的风也与他无关,全世界都与他无关,他脑子里只有苏茜。他觉得二十几年前,李佑得到别人资助治病的事一定与苏茜有关。这么多年来,他为什么没想到这一点?这么多年来,苏茜是怎么熬过来的?她经历的痛苦未必比他少啊!他的心像漏油的汽车一样,一路滴血。他真希望所有的流言蜚语像弓箭一样都射向他,给他来个万箭穿心。

不知不觉,他回到家里,听见客厅传来争吵声。

“这么多年了,你们为什么不告诉我?难道我不该知道自己的亲生父亲是谁吗?”李灿哭着咆哮。

“是你亲奶奶不让我们说,要等到你三十岁再告诉你。她临终时一直嘱咐这件事!”何翠莲解释。

李梓南知道,家里人都听到传言了,李灿、李昕都知道自己的家史了。

“为什么要等到我三十岁才能告诉我?我不信!”

“她想让你们几个孩子能像亲兄弟姐妹一样相处。”

“我不信!一派胡言!”

李灿跑出客厅。

“哥!”

“李灿!”

李昕和苗苗追出来。

李灿在玄关碰见李梓南,和李梓南对视几秒,然后跑出去。

李昕和苗苗看见李梓南,愣了一下,追了出去。

李梓南走进客厅,见何翠莲在擦眼泪。

“苏茜找到了?”何翠莲问。

“嗯。”李梓南点点头。

“你会去美国看她吗?”

“不去,她应该会回枫市。”

“你打算怎么办?”何翠莲问。

李梓南知道何翠莲的担忧,他把她搂进怀里,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翠莲,你放心,一切照旧。你才是我的妻子。”

何翠莲感觉到李梓南在说这话时,既真诚又悲戚,还夹杂着隐隐的无奈。她知道李梓南心里一直都没放下苏茜,但李梓南心里也有她,她和苏茜在李梓南心里到底孰轻孰重,她真不知道,没必要也没办法弄清楚。

“李佑知道这事了吗?”何翠莲担心李佑知道后也会像李灿这样难以自已。

“应该还不知道,他要是知道了也跟不知道一样。”李梓南一点都不担心李佑,他早就看透了李佑。

李昕和苗苗回到家里时,夜已经很深了,她们看见李梓南和何翠莲还在客厅坐着,面容憔悴。

“你哥上哪去了?”何翠莲问李昕。

“他在外面住下了。”

何翠莲叹了一口气,不再说话。

“二叔二婶,你们别担心,李灿不会因为这点事想不开的,他只是觉得这事太突然,一时没想明白而已,他是不会因为这事怨恨你们的。你们快回房休息吧。”苗苗把何翠莲扶起来。

李梓南也缓缓地站起来,拖着疲累的身体回房间去了。

夜里,李欣睡不着,跑去苗苗的房间和苗苗一起睡。

“姐,你为什么不早点跟我说这事?”

“你爸妈都不跟你说,我能跟你说吗?”苗苗昏昏欲睡,吐字不清。

“哎,今天感觉像做梦一样,突然知道两个哥哥,一个和我同父异母,一个和我同母异父。”

苗苗没应声,李昕用胳膊肘撞了一下她后背。

“姐,你说真是二哥的奶奶那样嘱咐的吗?”

“应该是吧,老家人想得多。”

“唉,就算是她老人家这样嘱咐,我觉得我爸妈也没必要照她意思这样瞒着。如果早点说,我们也不会觉得我们跟同父同母的兄妹有什么区别。”

苗苗没应声,估计是睡着了。

李昕隐约听见呼噜声,把耳朵凑近苗苗的脸,确定她在打呼噜,拍了一下她后背,然后侧过身背对着她,睡了。

其实,李梓南和何翠莲也睡不着,但他们都不说话,都假装睡着了。


  • 1
  • 2
  • 3
  • 4
  • 关键词:都市言情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1星
  • 0钻
  • 八桂子弟,深漂一族。
  • 八桂子弟,深漂一族。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600
  • 43
  • 3330
  • 娓娓道来,耐人寻味。爱情与金钱之间,总是不断地演绎一个古老而永恒的哲学问题。爱情虽然不是吞金的猛兽,但是也不能靠心灵鸡汤就能存活。年轻时,几乎都有这样的经历,浪漫的梦想总是被现实用响亮的耳光扇醒。富家千金爱上穷小子的故事,在戏剧里很常见,但是在现实中就比较稀少。 也许,爱情的存在需要诸多附属条件,心意相通是前提,物质却是爱情延续的条件。生活富足,自然岁月静好。家徒四壁,难免鸡飞狗跳。冰冷而又真切。

    闲墨园岭之恋

    2020/10/15 21:28:20
  • 老亨老师的这篇叙事居记真好,就像一幅朴实的田园风情画,给我们描绘出来的不仅是金龟山春夏秋冬的蓝天白云、青山绿水,还通过自己熟悉的那些老范、老吉、老罗等俗世奇人,以及把文化和生意怎样的结合起来,来引发人们对金龟村未来的思考和定位,赋予读者和金龟村的另层文旅创意,让读者充满憧憬并喜爱这个地方。

    君子伯牙坪山叙事:金龟山居记

    2020/10/15 9:05:52
  • 《从南山到坪山》我从头至尾一字不漏地阅毕。陈彻,不愧是睦邻文学首届大奖的得主,无论是取材,还是文章的结构和语言,皆拿捏得非常到位。这种非虚构,非常难写,写重了,就会显啰嗦,写轻了,就会有意犹未尽之嫌。而从内容上来说,非虚构是要把作者的心交给读者的,容不得虚构,文章一虚,就泄了气势,更会让读者生厌。作者真的是把心交给读者了,文中披露了许多闯深圳的艰辛和自己的经验之谈,这才是真实的自我,大写的我。赞!

    方华吉从南山到坪山

    2020/9/30 19:21:16
  • 这是一篇很完整的作品。子由从初入深圳,一路坎坷成为深圳人,经历过了几次转业迎来自己的明天。有情绪,很真实,特别好!最难得是讲到记者这个行业,看了网站不少小说,好像是第一篇跟记者有关的。我还是挺好奇这个职业,每天面对五花八门,生动有趣的走心故事。文章美中不足就在这里,随着子由转业后面再没有记者的故事了,挺可惜的。不过后续与老东家重逢的设定还是挺带感的,大有“你看我几分像从前”的豪横,哈哈。

    别看了子由

    2020/9/27 14:42:34
  • 作为打工者,说好听点叫社畜。总是在现实和梦想中挣扎,最后不得不屈于现实。这段人生经历挺温馨的,有辛酸,也有感动。有点小可惜的是内容留于表面,看下来没有让人印象深刻的点。大部分细节都用总结性词语带过,难免有些遗憾。这些故事能被记录下来,是多么可贵呀。

    别看了那群银行里的年轻人

    2020/9/25 16:05:46
  • “深圳的包容性和丰富性,是深圳人从全中国、全世界带来的,这种包容性和丰富性没有任何包袱,只要你从外面带来,就能在这里轻松落地,没有本地势力排挤你、压迫你,“来了就是深圳人”的核心要义是只有你自己有权为自己设计在这个城市的生活方式,没有现成的模式供你照搬。”——这也是为什么年轻人前赴后继奔向深圳的原因吧!另外,我对吃的要求不高,觉得窑鸡、酿豆腐、酿苦瓜已经很好吃了!看到了一个原来不了解的坪山!

    小龙的旅行从南山到坪山

    2020/9/23 22:51:11
  • “白云苍狗,人生过半,我要过怎样的下半生?”这不也正是我对自己的追问吗?我想,在深圳这片热土上,一定有着许多如我这样的人,心怀文学梦想却囿于生活,举棋不定、踌躇不前,只管眼巴巴地瞧着别人在文字世界里收获和精彩……而作者的这篇文字,让我欣喜地仿佛看到了未来的自己,看到了长年深埋于生活里那颗种子发芽的可能。就好像黑暗的角落忽然照进了一道光,这就是文字的力量吧。

    陈尘我在深圳没人脉

    2020/9/23 15:57:44
  • 往事又历历在目浮现眼前。再次回味和走进那段青葱岁月,我们都已经步入中年!那是属于我们共同的青春故事。我们哭过,闹过也笑过,还记得抢遥控器吗,还记得丹霞山之行吗?我们互相见证了对方的青春。我们的脑海中永远是对方年轻的模样!那是我们的黄金时代和S银行的黄金时代!那枚蓝色的行徽将一直和我们的青春永续。虽然S银行已经成为历史,但是将成为我们生命中永怀的一页!

    我们深发展人那群银行里的年轻人

    2020/9/18 22:55:46
  • 在日常的生活中发掘出了诗意,升华出了热爱。若没读过大量文学名著,凝结不出这样的文字,抵达不了如此的心境。只有绝对宁静的心灵,才有这样“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的心境。

    欧阳德彬秋天的石芽岭

    2020/9/18 17:43:04
  • 感谢两位老师及文友们的点评解读,本组诗篇以“蛇口”“渔民”“海边”“乡愁”为主线,写给那些在深圳改革开放40年里,来深圳追梦的“弄潮儿”,他们就如海中的一束浪涛,在日出日落中,以奋斗者的姿态,追寻梦想的歌声。同时,最后又以乡愁结尾,意在释放所有建设深圳的人,在40年里,一切的来来回回,让深圳的乡愁遍地生长,也让深圳发生沧桑巨变。

    李建华深圳40年记:吹过蛇口的歌声

    2020/9/18 14:40:42
  • 一篇很有质感的小说,一个拥有安静的名字却注定无法安静的女人,不安于平庸生活却无法摆脱。现实的乏味和网络吸引是当今大部分人的同感,安静面对急于厌恶的丈夫以及网上知音,陷入精神困境。但莫子安排的有些随意,从结尾看来似乎又是丈夫的化身,但无论他存在与否都有很大的漏洞。本来现实与虚拟的平行世界挺有写头,可是莫子的人设假如真是丈夫,那整个小说就垮了。不过整体叙事除了促些点,不够从容,其他还是可圈可点的。

    胡野秋无法安静

    2020/9/16 15:43:02
  • 这是一篇特色鲜明的小说,在睦邻的所有作品中终于有了一个灰色的边缘性的人物,一个有罪恶感的自我鄙视却又不能自拔的“小三”。她对自己的身份既不认同又不放弃,导致了一种分裂性人格。她对自己父亲的怨怼,背后似乎又隐藏着某种不可告人的情节,并对今天的“我”有决定性影响。小说的语言有冷到极点的温度。但小说的短处也同样明显,不断“巧合”的细节让故事的合理性打了折扣,其实稍作处理,便会让叙事变得扎实很多的。

    胡野秋外卖

    2020/9/16 4:06:44
  • 这组诗透着对生活的深刻见解,有些酸楚,有些无奈,甚至还有一丝不屑。这些情绪或者状态,也许人人都有,但这首诗的表达却是人人所无的。我一直认为,只要每首诗里有一两句与众不同的好句子,就是好诗。而这组诗里,每首都有不止一两句那样的好句子。

    胡野秋一只哭泣着的鸟

    2020/9/16 0:03:07
  • 相信这是绝大多数深圳人的寻常历程,似乎没有一处是意外,但文字仍然让人感动,因为平实间能看到细腻而诚实的描述。从1到3是深圳人的共同记忆,保存这份情感殊为珍贵。遗憾的是作为一个教师,笔误太多,希望能仔细校对一遍。另外建议网站可以增加修改按钮(可以限定修改三次)。

    胡野秋我与坪山十三年

    2020/9/15 23:46:07
  • 以少胜多,是这篇文字的长处,选取了“第一次”入深的几个绝对独特的个人经验,在深圳的停留来自于一次意外:海峡两岸对国庆节的定义差距。此后三天寥寥几个片段都很精彩:3元快餐,30元龙眼,800块工资……现在很多文章(无论小说、散文)写到过去的生活,只有感受,没有细节,包括吃什么、喝什么、什么价?无人记录,于是生活显得模糊,这篇文字让人瞬间回到过去,提供了不少长文章没有的东西。

    胡野秋31年前,我第一次到深圳

    2020/9/15 23:21:0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