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后遗症
  • 点击:5532评论:92020/10/30 09:46

2010年10月30日,我在金辉电器厂工作满五个月。今天发了工资,明天放假休息,晚上不用加班,我约胡依格出去外面打牙祭,老地方,厂中村垌头村街上一家叫厨嫂当家的大排档里,是湘菜馆。胡依格是湖南人,我是江西老表,都喜欢吃辣。大深圳就是这点好,什么样口味的餐馆都可以找到,只要你去找。胡依格说,怎么,又请我呀。我说,除了你我无人可请。胡依格裂嘴笑了,拍一下我手臂,说:那是,我是你师傅,一日为师……我说,赶紧打住,赶紧打住。她说,我知道,小孩子,我知道你讲义气,你这个徒弟真的还可以哩。我也的确没有人可约。厂里那些男人都是老男人,女人都是老女人,最年轻的也是大嫂,我不喜欢跟她们在一起。只有胡依格一人是年轻姑娘,未婚。我十八岁,她二十岁。厂外也没有朋友,每天加班到十点十一点,回到宿舍倒头就睡,有交朋友的心也没有机会交。大深圳人是很多,但人与人的隔绝感更强烈,我仿佛是孤悬于海外。在这大深圳,我只有一个朋友,同村的刘哥,可他在宝安区我在福田区,见个面须穿过大半个深圳城,我们只能电话里说说话。我与胡依格挑了张小桌子坐下,刘哥电话就来了:今晚不用上班吧?我说今天发了工资,明天放假。刘哥在电话里坏笑了,说:那你可得请你的大屁股姐姐用晚餐啦。我不说话,抬眼看了一下胡依格,灯光下她比平时更好看了。刘哥接着说,想办法让她喝点酒,然后去开房,先上车后买票是这个时代的潮流,有机会要把握住。胡依格问我谁的电话。我说刘哥的。说些什么?胡依格说。我说,他叫我要请你打牙祭。胡依格笑了,说你刘哥真是好人。

这样说吧,我在追胡依格。

我有一本小册子叫《追女孩指南》,刘哥送给我的。小时候我就特别崇拜他,愿做他的马仔,可惜他看不上我,他说我太小了。他大我五岁。他十三岁学会了抽烟,十四岁经常逃学到布镇街上打台球。他打台球是把好手,嘴上叼支烟,躬着腰,左手放球桌上,拇指托球杆,一杆一个,球准确无误滚进洞里。有两个比他大一点的男孩不服气,非要见个高下。他们打了一整天,全是刘哥赢,他们没赢到一回。他们骂刘哥狗杂种,刘哥骂他们王八蛋,于是打起来了,结果还是刘哥打赢了。这一战奠定了刘哥在布镇江湖老大的地位,身边有几个马仔了。十六岁时刘哥就开始追女孩,准确地说是女孩追他。有两个女孩同时喜欢他,她们在刘哥门前晒场上打起来了,引得全村人都过来看热闹。刘哥以为老爸会揍他。老爸却只是拍了下他的头,说:臭小子还可以哟。女孩打架时我也在旁边观战。我兴奋地跳起来叫:刘哥,刘哥,你太了不起了,我要做你马仔。刘哥大吼一声:死开来,卵毛都没长一根,你懂个屁,滚。刘哥十八岁时南下深圳打工,进过很多工厂,追的女孩比进的工厂多,至少有五个女孩跟他上过床,其中不失花容月貌的,他却挑了一个相貌平平的姑娘结婚。去年过年时结的婚,正好到了法定年龄。我认为像刘哥这样的人,不挑十分好看的女孩也要挑很好看的女孩结婚,不然怎对得起他一世英名。他说,你小孩子懂个屁,女孩子长得太好看了就是大麻烦,长相平平的女孩才实惠。女孩我认识,是宁都老乡,洛口镇麻田村人,布镇过去要翻过金竹山,步行三十里山路。女孩长相真的很一般,但笑起来很甜。估计是她甜甜的笑容把刘哥迷住了,还有就是老乡原因。外出打工的年轻人女孩可以乱追,但涉及谈婚论嫁,更倾向于老乡。刘哥与他老婆同在宝安区一家金属线材厂打工。他喜欢跟我讲他追女孩的故事,当他老婆的面也讲,仿佛这是他人生中最引以为傲的事。我说你怎么这么厉害。他说我有武功秘诀。他抛出这本小册子,说:送给你了,反正我用不着了,你好好学习领会吧。这时我打算离开金属线材厂另找工作。这份工作是刘哥介绍的。2010年春节过后,我年满十八岁。老爸说你不能再游手好闲了,最起码自己的吃要赚到来。老爸找到刘哥,说带我家王贵生出去打工吧,有你罩着我也放心。临出门时老爸说,有本事带个女朋友回来,那才叫有本事。工作三个月后,我向厂里提交了辞工书。刘哥说干嘛走呢。我说厂里没有女孩,全是裤裆里藏把枪的。刘哥说你还小,追女孩不用着急。我说我们这伙90后出生男孩一出生就面临人生难题,B超这鬼东西太厉害了,一些女孩还未成型就让它照出原形,然后化作一滩血水冲进下水道,僧多粥少,竞争激烈,张爱玲说出名要趁早,我觉得追女孩也要趁早。刘哥哈哈大笑。我说,我肯定不如刘哥你,你长得帅,脑子活,天生招女孩喜欢。刘哥笑了笑拍着我肩膀说:你懂得笨鸟先飞也不是坏事,去吧,祝你好运。然后就送了我这本《追女孩指南》的小册子。

临走那天晚上,刘哥约我出去外面散步。我们坐在恒丰路辅路的路牙上,背后是一株枝繁叶茂的榕树,天气晴好,抬头可以看见比较明亮的星星。刘哥说,我以过来人的身份有几句话想跟你说。我说刘哥你请讲,我听着哩。刘哥说,往后你追女孩,千万别追长得太好看的。我看着他傻傻地笑着。刘哥说,我这儿有沉重的教训。刘哥追过一个十分好看的女孩,比范冰冰好看,长得像许晴,比许晴好看。那段时间电视里重播《笑傲江湖》,李亚鹏与许晴主演的那个版本。刘哥一下子迷上了她。女孩是广东梅州人,也姓许。许姑娘说,要追我可以,你得送我部手机。此时刘哥手中正好没钱。刘哥说,那行,我找哥儿们借。许姑娘们说,我不要你借钱买的手机。刘哥说,你是有意难我。许姑娘说,你可以去抢,我喜欢用你抢来的手机。刘哥很认真地想了想说,那好吧,我去抢。许姑娘说,要诺基亚的,不是诺基亚的我不要。刘哥说,波导的不是很好吗?手机中的战斗机。许姑娘说,诺基亚的可以摔,我想打一回电话摔一回手机,摔坏了你不是又要去抢?麻烦。刘哥打了一下响指,说OK,我给你抢部诺基亚的。刘哥热爱武术,练倒立练马步举哑铃,屋里吊了沙袋,没事就操练,他人长得帅,豪爽大方,有钱就请人喝酒,这样的人,走到哪儿身边也有几个兄弟。他把几个兄弟叫来,说:兄弟们,今儿助哥哥我干一票。他们蹲守手机店,两个在外,两个在里,就等哪个倒霉鬼来买诺基亚手机。晚上八点半时,手机店进来一个穿厂服的姑娘,她挑来挑去就挑了一部诺基亚的。刘哥朝外面的兄弟打眼色。抢劫方案来之前就谋划好。姑娘走出店门外面两人就跟上。姑娘走出约二十米时,那两人一前一后把姑娘拦住,其中一个说:你让我好找哇。姑娘说,我不认识你。另一个说,你是会说不认识我,你借了刘哥两千块钱不想还了?有五个月了吧,你算算利息是多少?谁借了你的钱?姑娘大声说,声音里露出怯意与不安。这时刘哥与另一个也过来了。那人用匕首轻轻顶住姑娘的腰,说:女孩子学耍无赖不好,走,我们找个地方好好聊聊。姑娘顿时花容失色,人老实多了。他们把姑娘押到一座烂尾楼里。姑娘惊恐不安,忙问你们要干什么,然后呜呜地哭,很无助。刘哥对我说,我差点心软了。一个兄弟说,你再哭老子一脚踹你到阴沟里去。姑娘不敢哭了。刘哥用亲切而又柔和的调调说:你新买的手机很不错,可以给哥哥看下不?刘哥拿了手机跑步送给许姑娘。许姑娘眉开眼笑,抱住刘哥用力地连亲几下:你太好了,你太厉害了。刘哥突然想到,他们帮了自己这么大的忙,应该请他们喝酒,便打电话过去:喂,你们在哪?他们说,还能在哪?老地方,烂尾楼哇。刘哥说,还呆那鬼地方干吗,想翻修重建吗?他们说,刘哥你赶紧过来,这里的句号要你打哩。刘哥意识到情况不妙,赶紧跑步过去。夜本是暗的,但因为有别处的灯光过来,刘哥见女孩赤身裸体蹲在那儿哭,双肩在抖动,身上抖出一种光泽。三位兄弟围住女孩,嘴上叼着烟。其中一个兄弟说:哭什么哭?你迟早要给男人睡,给我们哥几个先睡不行吗?另一个兄弟说:刘哥该你上了,我们不让她走就想让刘哥你也享受下,她还是处女哩,真想不到。刘哥大吼一声:你们狗吊的过分了。他捡起衣服丢给女孩,说:你赶紧走吧,你赶紧走。刘哥对我说:我永远都忘不了她失魂丢魄踉跄跄而逃离的背影和无助的哭声,我承认我是坏男孩,干过不少坏事,可干坏事也得有底线。你不知道,这事我心里落下后遗症了。我老是做恶梦,梦见那女孩跳楼自杀了,这会吓醒,醒后再睡,姑娘化作厉鬼来找我报仇。这事我一辈子都不会安生。你讲,若不是许姑娘长得太好看了,我怎么会为她去抢手机呢?这一切都不会发生。没过几天刘哥与许姑娘分手了,跑到另外一个区找工作,与那些兄弟分道扬镳。我拍了拍刘哥的肩说,刘哥你放心,我长得这么丑,人又笨,好看的女孩肯定追不上,相貌平平的女孩能让我追就很OK了。我是长得丑,也不知怎么个丑法,反正很自卑。

也不知怎么走的,我来到福田区这个叫洗马井的工业园。时间到了2010年,中国经济正走在腾飞的路上,搞贸易、开档口、办工厂、搞服务,生意都好得不得了。到处都缺人手,特别缺普工,工厂门口都竖起了招工牌,有的还跑汽车站火车站拉人。洗马井工业园工厂多,工作不难找。我所关心的是工厂里女孩多不多,所以,每来到一家工厂门口,先瞅一会儿招工启示,再散一支烟给保安:大哥,厂里女人多不多。大多数保安皆说:哪里有女人,全是裤裆里藏把枪的。只有这家金辉电器厂,保安拉长着调调说:有哇,百分之八十的都是女人。那就这儿吧。填应聘表时,保安摸着我的头奸笑着说:没想到你卵毛都没长齐就会想女人。我打掉他的手,说:想女人又不是你们这些老男人的专利。进了厂才知上当了,厂里女人是多,但都是大妈大姨级别的,稍为年轻一点也是做大嫂了。胡依格是唯一的未婚女性。

开始我并未与胡依格同一岗位工作。她在成品区,我在生产区,虽说同一大车间里,但相隔几十米,我只能偶尔抬头远远地看着她。我的工作岗位是装配,用一把螺丝刀把些部件拧在一起。同一工作台还三个四十来岁的女人。小厂管理较松散,可以边干活边聊天。老女人聊的那些天无非是是是非非家长里短,我不爱听。她们说话我闷着头干活。第三天,一个女人突然嘿我一句:嘿,小孩子。我有点惊愕地抬头看她,一肚子疑问。她先笑,是那种想憋住又憋不住的笑。小孩子会不会想女朋友哈,会想的话那边有一个。她指了指胡依格。另一个女人说,追上了她那你就捡到了宝,比金银财宝还厉害的宝。她们又是大笑。我连翻她们几个白眼,想,要是可以跟她做搭档肯定要比这几个老女人强。第五天,我想辞职不干了,混在这群老女人中间,有点受不了。这时,厂长过来敲了敲工作台说,王贵生,我给你换个岗位怎么样?我说去那。他说去成品区打包。我转头望了望胡依格那边。厂长接着说,她是年轻小姑娘,你是年轻小后生,你们年轻人应该有共同语言,可以工作愉快。我点了点头,心里可高兴了,终于可以离开这几个老女人。后来才知道,厂里没有哪个女人愿意跟胡依格搭档。她们都说是受不了她。厂里一般是叫新员工过去。新员工也干不了几天就会去找厂长:给我调岗哈,不调岗我只有辞职。就我的前任,一位三十多岁的大嫂,刚开始几天没事,到了第四天,胡依格就问大嫂:你认识青龙吗?大嫂说我不认得。胡依格叹了一口气,说你要是认识青龙那就太好了。大嫂说我为什么要认识他呀。胡依格说,青龙是洗马井这一带黑社会的老大,本事大得很,没有谁敢不给他面子,认识他,他可以罩着你。大嫂说,我打我的工,不用求人罩着。胡依格说,你怎么会这样想问题呢?有人罩着多好哈,特别是我们女人。大嫂说,女人怎么了?又不去招谁惹谁。胡依格说,可有人惹你呢?万一有几个臭流氓拖你进烂尾轮奸你呢?你她妈的你才会遭轮奸,大嫂大怒。胡依格也跳起来:我一片好心你怎么骂人?土包子少教养。两人就这么吵起来了。厂长把我领到胡依格跟前。她正弯腰给产品装箱,屁股翘起来了。她屁股很大,如同扣了两片南瓜。她穿的是紧身牛仔裤,绷,把青春的活力都绷出来了,浑圆、结实、性感,我有种冲动,那屁股摸一摸该是多么美好的享受。我想这个女孩可以追一追。厂长说,胡依格,今天给你送来了一位小帅哥。胡依格站直身子,裂嘴而笑:原来是个小孩子呀。我发现她长得并不好看,眼睛偏小,面腔骨有点突出,鼻子是猪鼻子,门牙有条缝,可以塞进两根牙签,胸脯虽不似飞机场的跑道,像扣两个茶杯盖,也不是我理想中大型号那种,最理想的还是大屁股,听村中大人讲,大屁股女人好生养,生孩子如同放屁一样。你看,我是不是想得很长远。我说,可以问一下你多大了吗?胡依格说,刚来就想查户口?我说,我是想搞清楚,该喊你姐姐还是喊你妹妹。胡依格说,当然该喊姐姐啦,我都二十岁了。我说,是该喊你姐姐,但我只比你小两岁,你为什么要喊我小孩子?怎么了?胡依格说,你不服气?我说,小孩子一叫,你就长我一辈似的,有大两岁就长一辈的道理吗?胡依格说,我是你师傅,师傅就大你一辈,明白吗?

  • 1
  • 2
  • 3
  • 4
1/5页上一页12345下一页
  • 关键词:非过去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6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隐词打赏2000,共计2000
  • 2020-11-17
  • 茨平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0-11-08
  • 陈彻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0-11-08
  • 陈彻打赏5000,共计5000
  • 2020-11-06
  • 520周冠打赏34000,共计34000
  • 2020-11-02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陈彻4举人2020/11/06 12:54:01
    • 分享到:
  • 很精彩的故事呀,叙述的节奏很冷静,成功地牵引了读者的兴趣。只是前面铺垫的有点多,后面拆开“包袱”又有些仓促。由于这个“青龙”始终没有出现过,其实读到中段的时候我已经有些猜到是怎么回事了,如果在这个时候加点疑似青龙的人稍微出现那么一下,会稍微打消读者的疑虑,按照作者的布局继续迷下去。其实这个“青龙”是胡伊格这个可怜的女人对爱情和生活近乎无望却执着的梦想,如果能在方面再深挖一下就更好了。拙见。
    • 茨平2020/11/06 16:02:02
    • 分享到:
  • 这个建议真好,改日立即动手修改,多谢陈姐!

    回复

    • 茨平3秀才2020/11/05 19:26:02
    • 分享到:
  • 再说一句,深谢老亨多次打赏。这篇稿子的确花了点心思去写,三易其稿吧。正面强攻,侧翼包抄,最后采用此法写,觉得更好一点。你的痛苦来自于哪,你就会幻想于哪,不只是中国人,恐怕全世界人性都这样。所谓侠客,所谓清官,所谓明君,都来自于此。小说原名《臆症》《伤心洗马井》,最后才是此名,我也不知哪个好,望师友们赐教。 小说,小心谨慎地说。故事,多加点事。呵呵!
  • 你的痛苦来自于哪,你就会幻想于哪,不只是中国人,恐怕全世界人性都这样。所谓侠客,所谓清官,所谓明君,都来自于此。这个主旨太好了,感觉可以拍成独立电影
    • 茨平2020/11/06 16:02:50
    • 分享到:
  • 哈哈

    回复

    • 别看了3秀才2020/12/15 14:24:36
    • 分享到:
  • 小说名字不错,中间部分也有点题。虽是虚构小说却是诚意满满,结合当时深圳的环境柔进作者精心安排好的故事,每个出场的人都在推动剧情发展,心思要很细腻才能做到自然顺畅。语言上还可以在提升一下,整体挺好。
  • 回复
  • 这个故事编得好
    • 茨平2020/11/01 21:18:16
    • 分享到:
  • 多谢 表扬会使人进!

    回复

  • 最近来访
  • 茨平
  • (我名即我号)
  • 3秀才
  • 3星
  • 3钻
  • 没事写字玩
  • 没事写字玩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30
  • 59162
  • 39
  • 6300
  • 夜上阑珊新近发表的小散文《勒杜鹃》,弥漫着浓浓的春天气息,虽然这几天深圳正处于寒冬。文章开头并没有直接写勒杜鹃,而是用牡丹花作了一个小引子,喜欢她的大红大绿,雍容贵气。紧接着作者笔锋一转重笔写了文章的主要花卉--勒杜鹃。从深圳的深南大道、公园、写字楼、小区、城中村、小巷里、老房子,到阳台上,都可以看到它火红的身影,最后直奔主旨:那开出一簇簇的花朵,就像深圳这座城市里的打工者,来了就是深圳人。

    方华吉勒杜鹃

    2021/1/11 20:34:49
  • 非常感谢老亨和元罗君的抬爱与慷慨打赏。相信每个人都有一个非比寻常的2020,疫情带给我们不一样的人生体验,我们做不了时代的英雄,但是可以用天然真挚的文字见证时代历史,记录平凡生命的轨迹。感谢邻家,让我们的生命可以在这里相交相感 。年终感言记录我们这一年的欢喜悲忧,也让我们能够在岁月轮回,新旧交替之际,让匆匆的自己能够停足顿首片刻,回望来时的路, 远眺前方的景,在心里,为自己燃一盏灯,继续上路!

    王学君2020讲不出再见

    2021/1/5 6:44:07
  • 阅读可以使人生更精彩,使生命更丰盈。阅读也是一门人生的必修课,有修为的人,能多经典,也能把自己读成经典。但从古至今,阅读更多是个人的事,自己的事,能够从自己阅读出发,有对阅读的喜爱出发,把推广阅读作为自己的毕生的事业——纯公益的事业来做,实在是难得,实在是了不起。到了后期,推广活动不仅停留在做几次阅读分享,办几场阅读沙龙,还能调动社会力量,联系爱心企业参与,这样就把对于阅读的公益推广做强做大了!

    老练之一做快乐的公益领读人

    2020/12/29 21:23:54
  • 这个小说,来自一句玩笑话。几个文友凑一起瞎聊,我指着某说,我要写你与某某私奔。他们起哄,我就真写了。我没写他们私奔过程,这样会掉进套里。初习写作时,我明白,把假故事编真了才算成功。现在明白,小说就是把简单的事情搞复杂来,越复杂可能越有味道。于是,在这里,我拼命往复杂里搞,横生枝节,摁在看似简单的过程中。最后说一句,写文有时真痛快,有时真痛苦。

    茨平闹药

    2020/12/22 11:16:09
  • 诚如深圳老亨所言,作品的篇幅太短了,建议写成金融系列故事。那天陈彻老师讲到,写出自身行业的独特故事,让更多的人阅读与分享。我是股票爱好者,多次持有与操盘深发展,在股市风云际会中沉浮,感慨万千,期待多一些细节描写,加长篇幅,让读者看个痛快。

    阮声股票的魔力

    2020/12/3 21:43:18
  • 那天一起坐地铁回家,聊起你的经历、你的行业,兴高竟不觉路短。我因前几年写物流行业的剧本,对这个行业了解了不少,发现这几乎是当代中国城市里最辛苦也最有希望的行业,百万物流人支撑起了整个中国的消费经济,几乎每个中国人都离不开快递、外卖,但并没有多少人了解物流人的工作原理、付出的辛苦。所有快递员一年只有春节休息3、5天,其他节假日永远无休,收入也远没有大家以为的那么高。这个行业值得大书特书,阮声,加油!

    陈彻遇见邻家,寻觅久违的文学梦

    2020/12/2 16:01:21
  • 其实,在看到你文章之前,我都不知道深圳发展银行已经消失了。读了你的一系列文章之后,才了解到深圳银行业经历过如此波澜激荡的发展历程。看来任何一个行业外人只能了解到只鳞片爪,只有行内人才能深入、全面地讲出来因去果。希望能有更多行业的人都来说说自己所从事的行业,那天跟阮声一起坐地铁回家,跟他聊起他在快递业的经历,也是大开眼界。希望各行业的人来讲各行业的深圳故事,能成为2021年邻家写作的一个内容。

    陈彻股票的魔力

    2020/12/2 15:56:11
  • 感谢各位倾情打赏,这或者就是写作的动力。文字搬运是个苦行僧,搬呀搬呀发现四周无一人,多孤苦,此时多么需要掌声。打赏就是。这篇小说,来自网上热传的不雅视频。都说小说是从新闻结束的地方开始,于是想哈想哈就有了这个故事。人生有很多岔道,我主观地让他们朝好的方向走。但尽管如此,人生乃然有很多条趟不过去的河。河只是一种象征,各位可以从伦理中跳出来,作另外的想象。

    茨平趟不过去的河

    2020/11/24 14:18:32
  • 字里行间流露出对文学的热爱,这样的人会活得很带劲儿,有理想有追求且一步一个脚印向上攀登着,这样的人生对于理想主义者来说就是最大的幸福。邻家聚集了一大群这样的文学爱好者,我们聚在一起单纯、热烈、美好,无论生活中遇到什么挫折、艰难、变故,只要精神世界的理想还在前方,就总能在跌倒的地方爬起来,收拾好伤口再出发。用故事点亮的城市有万家灯火的热闹,在这样的城市里生活就不会孤独。

    陈彻用故事,点亮城市

    2020/11/17 20:24:46
  • 陈老师,当初阅读了你的《被房号串起的日子》以后,我就认为你这篇文章肯定会得奖,甚至可能是获得大奖。你的文字蕴含真情,在朴实无华中,娓娓道来。文章围绕房子这一主线,从初入深圳打工,到与丈夫结缘,一个又一个和房子有关的故事,以及你的自强不息的奋斗,凭借自己的努力成为教师,让我敬佩。获奖实至名归。希望在邻家看到陈老师更多的作品!

    谢龙与文字为伴

    2020/11/17 18:25:27
  • 楚桥说得对,越是最痛切的亲情讲述,越是要收着写。把读者看哭的作品固然是出色的,但这一位母亲的人生应该不止令人难过,更应该有悲凉、愤怒、遗憾、思考的情绪,如果行文能把这些情绪都勾出来,那就更好了。推荐这次入决的一篇作品,赵俊的《父亲,我究竟该回忆什么》,这篇在这方面做得很好。可是不管怎么样,写自己的父母对我们来说都是异常艰难的事,因为可能要面对一个自己不愿面对的自己。让我写的话,肯定没你写得好。

    陈彻​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1/6 13:10:04
  • 很精彩的故事呀,叙述的节奏很冷静,成功地牵引了读者的兴趣。只是前面铺垫的有点多,后面拆开“包袱”又有些仓促。由于这个“青龙”始终没有出现过,其实读到中段的时候我已经有些猜到是怎么回事了,如果在这个时候加点疑似青龙的人稍微出现那么一下,会稍微打消读者的疑虑,按照作者的布局继续迷下去。其实这个“青龙”是胡伊格这个可怜的女人对爱情和生活近乎无望却执着的梦想,如果能在方面再深挖一下就更好了。拙见。

    陈彻后遗症

    2020/11/6 12:54:01
  • 你太机智了,竟然想到了投资,真是块发财的好料啊!我太实在了,除了当评委推作品打赏,就是用这个普通账号打赏,两个号的邻家币都已经消耗殆尽。不过也是有收获的,这两个月读到了太多好作品,度过了美好的阅读时光。邻家是个温暖的所在,这里喧嚷热闹,其乐融融,很快又将迎来一年一度的节日:颁奖礼,有邻家,所有文友都不孤独。

    陈彻写在2020年睦邻文学奖揭晓季

    2020/11/6 12:37:36
  • 再说一句,深谢老亨多次打赏。这篇稿子的确花了点心思去写,三易其稿吧。正面强攻,侧翼包抄,最后采用此法写,觉得更好一点。你的痛苦来自于哪,你就会幻想于哪,不只是中国人,恐怕全世界人性都这样。所谓侠客,所谓清官,所谓明君,都来自于此。小说原名《臆症》《伤心洗马井》,最后才是此名,我也不知哪个好,望师友们赐教。 小说,小心谨慎地说。故事,多加点事。呵呵!

    茨平后遗症

    2020/11/5 19:26:02
  • 身体弱,没文化,很难改变自己的命运。少时从父,中年从夫,老来从子,是一位典型的老式传统弱势女性。这种文字,我觉得作者不必有太多的旁白和感慨,而是耐心地结合时代背景讲述母亲的一生。当然,作为儿子,在书写母亲的人生时,确实难以做到那么理性,或藏或露都有太多讲究。所以,写自己或者写至亲是技术难度很大的事儿。

    海棠未眠​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0/31 17:49:50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