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梦华(第四十三章)
  • 点击:3879评论:02020/11/19 21:49

枫市的春天很美,百花盛开,春意盎然。街道两旁的树枝上,长满了新叶,嫩嫩的,像极了婴儿的耳朵,真让人忍不住想摸一摸。空气湿漉漉的,弥漫着淡淡的花香,像刚出浴的美人。天气不冷不热,但是一些爱美的女孩早已迫不及待穿上了裙子,不怕春风不解风情。

海边、湖边、公园、花田、山上、林间……处处都有游客的身影,或三五成群,或双双结伴,或奔跑嬉戏,或相偎相依,或拍照留影,每个人都用心感受时光之美,岁月静好。

李家的工厂在这个百花盛开的季节里开工了,李家全家人每天忙得不可开交。工厂工人还不够,苗苗和小朵负责招人,李灿、李昕负责外贸的事,周末也不得闲。李佑看起来也很忙,但没出做什么事,每天在工厂和办公室之间来回溜达。

这个周末稍有闲暇,李灿约李昕、苗苗、小朵去湖边钓鱼。她们就纳闷了,以前没发现李灿有钓鱼的爱好啊,估计他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他还嘱咐她们仨不能叫别人,这让她们明白了这别人指的就是李佑和尔森,她们也猜到了李灿的意图。

果然,醉翁之意不在酒,说要钓鱼的人来得最晚,连鱼竿都没带。

“什么事啊?神神秘秘的。”苗苗问李灿。

“到石头上坐下说吧。”

李灿向一块很大的石头冲去,一跃而上,再把她们一个个拉上大石头坐下。

李灿拿出手机。

“哎呀,别拍照了,先说事吧。”苗苗以为李灿要拍照。

“我不拍照,我给你们看几张照片。”

“照片?”

“嗯。”

李灿打开手机里的相册,她们仨围过来看。

“哇,照片上的这个房子好漂亮啊,爬满了爬山虎,好有复古风啊。”李昕笑嘻嘻地赞叹。

苗苗和小朵一脸惊讶,相互看了对方一眼。

“这照片你从哪里弄来的?”苗苗问。

“我拍的。”

“什么?你拍的?什么时候拍的?”苗苗更惊讶了。

“就几天前拍的。”

“这是爸爸妈妈以前住的房子,没想到这房子竟然还在,还跟二十几年前一样。我和苗苗小时候也在里面住过呢。”小朵很惊喜。

李昕听得一头雾水,不知道李灿为什么要给她们看这房子的照片。

“我在网上看到这个房子的照片时,感觉很眼熟,后来我特意去看一下这房子,拍了几张照片。我隐约记得我小时候去过这个房子。”李灿说。

“真是不可思议啊!这房子竟然还在,周围可都是高楼大厦啊。”苗苗惊叹不已。

“这就是我要跟你们说的事,这房子爸爸在很早以前就买下了。”

“你爸早就买下这房子了?”苗苗不太相信。

“是的。我查过了,确实是我爸在很早前就买下了。很多网友说,这是枫市最有故事,最浪漫的房子。现在这房子已经成了网红打卡地,每天都有很多人到房子旁边拍照,还有到那拍婚纱照的。”

“为什么呀?”李昕问。

李灿叹了一口气,说:“前段时间,苏茜回枫市和爸爸见面的事,引起很多人关注,很多人在网上说什么前缘未了、再续前缘、凄美爱情感天动地。还有人说他们俩就是在这房子里见面的,爸爸买下这房子就是因为忘不了苏茜。”

其实,网上还有人说李梓南买下的那个房子,爬满了绿油油的爬山虎,难怪李梓南被绿。不过李灿没跟她们仨说这话。

“他们真是在那房子里见面的?”李昕很窝火。

“这个不确定,不过那房子真是爸爸在很久以前就买下的,听说里面的摆设还跟二十几年前一样。我跟你们说这事,就是担心爸爸和苏茜会像网友说的那样再续前缘。”

“啊?会这样吗?哥。”李欣很惊慌。

“不会吧,二叔不是那样的人,他不会对不起我翠莲婶的。”苗苗不以为然地说。

“是啊,就算爸爸心里还……”小朵突然意识到什么,改了口,“重情重义的人反而不会轻易辜负别人,再说爸爸也很爱翠莲婶啊。他和妈妈分开那么多年,单独见个面叙叙旧很正常啊,我们不要想多了。”

“是啊,网上什么人都有,胡说八道,恶意造谣一大堆,能信吗?”苗苗说。

“但愿是我多虑了。”李灿松了一口气。

“哎哎哎,我们去看看那房子吧,离这里不远。”苗苗提议。

“好啊好啊!”小朵拍手叫好。

“我不去!有什么好看的,要去你们自己去!”李昕气囊囊地说,站起来要离开。

“昕昕,你慢点。”李灿站起来,扶李昕下石头。

“开玩笑的,哪有那闲工夫,那破房子有什么好看的?”苗苗冲小朵使眼色。

“回家回家,谁稀罕那房子。”小朵吐了吐舌头。

小朵和苗苗跟在李灿和李昕身后,摸爬着下石头。

李灿觉得跟苗苗和小朵说这事也没什么用,真后悔跟她俩说,只跟李昕说就好了。苗苗是个神经大条的人,什么都不当回事,何翠莲和苏茜谁当她婶子,她感觉都一样。至于小朵呢,说不定她更希望苏茜和李梓南在一起呢,她可是叫苏茜妈妈呀,是苏茜在她小时候给了她母爱。

李灿知道苗苗和小朵过后肯定要去看那房子,说不定还会问李梓南拿钥匙进去看呢,毕竟她俩小时候也在那房子里住过,那里面有她们美好的记忆。其实,李灿也想进那房子里看看,他小时候也在那房子里待过玩过,只是这段记忆太模糊了,像一个白衣仙女穿梭在白云里,隐隐约约。他想归想,但不敢去,他要顾及李昕的感受。

李昕一连几个晚上睡不好,为李灿说的事担心。

这天晚上,李昕来敲父母卧室的房门:“爸,妈,你们睡了吗?”

“没呢。”李梓南在房内应了一声,走来开门。

“爸,我房间的衣柜好像坏了,你来帮我看看。”

“好。”

李梓南跟着李昕来到房间,李昕搬来一把椅子给李梓南坐。

“不是说衣柜有问题吗?”李梓南没坐。

“爸,衣柜没坏。你先坐下,我问你点事。”

“什么事那么着急?不能明天再说。”李梓南坐下,一脸疑惑。

李昕坐在李梓南对面,问:“爸,你是不是心里面还有苏茜?”

李梓南愣了一下,强颜一笑:“你这孩子怎么突然问这事?”

“你告诉我到底有没有?”李昕看着李梓南的眼。

“哪有这事?别瞎想!”李梓南像一个伪装的妖精不敢正视孙悟空的眼。

“我不信!不然你怎么会买下你和苏茜以前住过的房子?”李昕质问着。

“谁说的?”李梓南一下慌了。

“你别满我了,全枫市的人都知道了。你们前段时间是不是在那房子里见面?”

李梓南感觉像被人一下子掀开被子,隐私全无,很窝火,但他又不忍心对女儿发火,强颜一笑,说:“别听别人瞎说!”

“爸,你不会和我妈离婚吧?我好害怕!”李昕哭了。

李昕的眼泪像灭火器,把李梓南心里的火一下子浇灭了。

“不会的,不会的,别胡思乱想!”李梓南从桌上的纸盒里抽出两张纸巾帮李昕擦眼泪。

李昕抱着李梓南,哭着说:“你要向我保证!”

“好好好,爸爸向你保证。”李梓南摸着女儿的脑袋,“爸爸不会和你妈妈离婚的,永远不会! ”

李梓南回到房间,何翠莲已经睡了。

他以为何翠莲睡着了,蹑手蹑脚走到床边上床。

“修好了?”何翠莲没睡着。

“啊,修好了。”

“早点睡吧。”何翠莲说完侧过身去,背对着他。

他伸出手想碰何翠莲的肩膀,但没碰,收了回来,盖好被子睡觉。

他发现,自从苏茜回枫市后,何翠莲就变了,每天心事重重。他当然知道她的心事,安慰的话他也说了不少,实在想不出有什么办法能让她安心,就像他没办法让自己不想苏茜一样。

虽然李梓南向李昕做了保证,但李昕还是不放心,她知道这种保证不过是一张空头支票罢了。神仙都挡不住人想人,她又怎能阻止得了她爸爸和苏茜的发展呢?她曾想去找苏茜谈一谈,但后来作罢,心虚得很。她去跟人家谈什么?问人家是不是心里还有她爸?两人是不是还相爱?然后叫人家远离她爸?荒唐!人家可是她男朋友的母亲啊,还是她同父异母的哥哥的母亲呢,说不定以后人家还会成为她婆婆呢。抛开这些不说,人家至少是个长辈,是个大公司的老板,人家还给她家借一大笔资金重开工厂。她一个黄毛丫头哪有底气像斗小三那样去和人家谈啊!

再说了,都二十几年过去了,他爸和苏茜心里还有对方,这感情多深啊!当初她爸如果知道苏茜是为了救子迫不得已离开,她爸可能不会再娶任何女人。她想到这些,感觉像是她妈捡了一个大便宜,她更心虚了。

她爸若真跟她妈离婚,和苏茜复婚,她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她现在能做的就是让她妈早点有个心理准备,别到时候事发突然,心里受不了。

“妈,万一我爸和你离婚你怎么办?”李昕问得很直接。

“你爸为什么要和我离婚?”何翠莲假装疑惑,其实她很明白李昕为什么突然这样问。

“你呀,就别装糊涂了。”

何翠莲不说话,连续眨了几下眼,眼里泛起泪花。

“妈,别怕,如果真走到那一步,我和我哥都站你一边。”李昕抱住何翠莲。

“不会的,别胡思乱想,你爸不是那样的人,苏茜也不会……”

李昕知道何翠莲不是装糊涂,她只是自我安慰而已。其实李昕不提醒她,她也早有心理准备了。她不能在孩子们面前表现出自己的担忧啊,这样只会让孩子们更担心。

何翠莲知道,李梓南的心里有苏茜,也有她,两人各在天平两端,或许是苏茜更有分量,或许是她更有分量,或许两人分量一样。李梓南或许会倾向另一端,或许会直接拿掉其中一人。如果李梓南真忍心抛弃她这个糟糠之妻,她不会吵也不会闹,默然接受。她的经济和生活也不成问题,毕竟李家的资产也有她一半,只是她会失去她深爱的男人,这会让她伤心失望。

  • 1
  • 2
  • 3
  • 4
  • 关键词:都市言情青春浪漫凄美虐恋孽缘豪门甜文阴谋复仇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1星
  • 1钻
  • 八桂子弟,深漂一族。
  • 八桂子弟,深漂一族。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1600
  • 56
  • 4280
  • 夜上阑珊新近发表的小散文《勒杜鹃》,弥漫着浓浓的春天气息,虽然这几天深圳正处于寒冬。文章开头并没有直接写勒杜鹃,而是用牡丹花作了一个小引子,喜欢她的大红大绿,雍容贵气。紧接着作者笔锋一转重笔写了文章的主要花卉--勒杜鹃。从深圳的深南大道、公园、写字楼、小区、城中村、小巷里、老房子,到阳台上,都可以看到它火红的身影,最后直奔主旨:那开出一簇簇的花朵,就像深圳这座城市里的打工者,来了就是深圳人。

    方华吉勒杜鹃

    2021/1/11 20:34:49
  • 非常感谢老亨和元罗君的抬爱与慷慨打赏。相信每个人都有一个非比寻常的2020,疫情带给我们不一样的人生体验,我们做不了时代的英雄,但是可以用天然真挚的文字见证时代历史,记录平凡生命的轨迹。感谢邻家,让我们的生命可以在这里相交相感 。年终感言记录我们这一年的欢喜悲忧,也让我们能够在岁月轮回,新旧交替之际,让匆匆的自己能够停足顿首片刻,回望来时的路, 远眺前方的景,在心里,为自己燃一盏灯,继续上路!

    王学君2020讲不出再见

    2021/1/5 6:44:07
  • 阅读可以使人生更精彩,使生命更丰盈。阅读也是一门人生的必修课,有修为的人,能多经典,也能把自己读成经典。但从古至今,阅读更多是个人的事,自己的事,能够从自己阅读出发,有对阅读的喜爱出发,把推广阅读作为自己的毕生的事业——纯公益的事业来做,实在是难得,实在是了不起。到了后期,推广活动不仅停留在做几次阅读分享,办几场阅读沙龙,还能调动社会力量,联系爱心企业参与,这样就把对于阅读的公益推广做强做大了!

    老练之一做快乐的公益领读人

    2020/12/29 21:23:54
  • 这个小说,来自一句玩笑话。几个文友凑一起瞎聊,我指着某说,我要写你与某某私奔。他们起哄,我就真写了。我没写他们私奔过程,这样会掉进套里。初习写作时,我明白,把假故事编真了才算成功。现在明白,小说就是把简单的事情搞复杂来,越复杂可能越有味道。于是,在这里,我拼命往复杂里搞,横生枝节,摁在看似简单的过程中。最后说一句,写文有时真痛快,有时真痛苦。

    茨平闹药

    2020/12/22 11:16:09
  • 诚如深圳老亨所言,作品的篇幅太短了,建议写成金融系列故事。那天陈彻老师讲到,写出自身行业的独特故事,让更多的人阅读与分享。我是股票爱好者,多次持有与操盘深发展,在股市风云际会中沉浮,感慨万千,期待多一些细节描写,加长篇幅,让读者看个痛快。

    阮声股票的魔力

    2020/12/3 21:43:18
  • 那天一起坐地铁回家,聊起你的经历、你的行业,兴高竟不觉路短。我因前几年写物流行业的剧本,对这个行业了解了不少,发现这几乎是当代中国城市里最辛苦也最有希望的行业,百万物流人支撑起了整个中国的消费经济,几乎每个中国人都离不开快递、外卖,但并没有多少人了解物流人的工作原理、付出的辛苦。所有快递员一年只有春节休息3、5天,其他节假日永远无休,收入也远没有大家以为的那么高。这个行业值得大书特书,阮声,加油!

    陈彻遇见邻家,寻觅久违的文学梦

    2020/12/2 16:01:21
  • 其实,在看到你文章之前,我都不知道深圳发展银行已经消失了。读了你的一系列文章之后,才了解到深圳银行业经历过如此波澜激荡的发展历程。看来任何一个行业外人只能了解到只鳞片爪,只有行内人才能深入、全面地讲出来因去果。希望能有更多行业的人都来说说自己所从事的行业,那天跟阮声一起坐地铁回家,跟他聊起他在快递业的经历,也是大开眼界。希望各行业的人来讲各行业的深圳故事,能成为2021年邻家写作的一个内容。

    陈彻股票的魔力

    2020/12/2 15:56:11
  • 感谢各位倾情打赏,这或者就是写作的动力。文字搬运是个苦行僧,搬呀搬呀发现四周无一人,多孤苦,此时多么需要掌声。打赏就是。这篇小说,来自网上热传的不雅视频。都说小说是从新闻结束的地方开始,于是想哈想哈就有了这个故事。人生有很多岔道,我主观地让他们朝好的方向走。但尽管如此,人生乃然有很多条趟不过去的河。河只是一种象征,各位可以从伦理中跳出来,作另外的想象。

    茨平趟不过去的河

    2020/11/24 14:18:32
  • 字里行间流露出对文学的热爱,这样的人会活得很带劲儿,有理想有追求且一步一个脚印向上攀登着,这样的人生对于理想主义者来说就是最大的幸福。邻家聚集了一大群这样的文学爱好者,我们聚在一起单纯、热烈、美好,无论生活中遇到什么挫折、艰难、变故,只要精神世界的理想还在前方,就总能在跌倒的地方爬起来,收拾好伤口再出发。用故事点亮的城市有万家灯火的热闹,在这样的城市里生活就不会孤独。

    陈彻用故事,点亮城市

    2020/11/17 20:24:46
  • 陈老师,当初阅读了你的《被房号串起的日子》以后,我就认为你这篇文章肯定会得奖,甚至可能是获得大奖。你的文字蕴含真情,在朴实无华中,娓娓道来。文章围绕房子这一主线,从初入深圳打工,到与丈夫结缘,一个又一个和房子有关的故事,以及你的自强不息的奋斗,凭借自己的努力成为教师,让我敬佩。获奖实至名归。希望在邻家看到陈老师更多的作品!

    谢龙与文字为伴

    2020/11/17 18:25:27
  • 楚桥说得对,越是最痛切的亲情讲述,越是要收着写。把读者看哭的作品固然是出色的,但这一位母亲的人生应该不止令人难过,更应该有悲凉、愤怒、遗憾、思考的情绪,如果行文能把这些情绪都勾出来,那就更好了。推荐这次入决的一篇作品,赵俊的《父亲,我究竟该回忆什么》,这篇在这方面做得很好。可是不管怎么样,写自己的父母对我们来说都是异常艰难的事,因为可能要面对一个自己不愿面对的自己。让我写的话,肯定没你写得好。

    陈彻​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1/6 13:10:04
  • 很精彩的故事呀,叙述的节奏很冷静,成功地牵引了读者的兴趣。只是前面铺垫的有点多,后面拆开“包袱”又有些仓促。由于这个“青龙”始终没有出现过,其实读到中段的时候我已经有些猜到是怎么回事了,如果在这个时候加点疑似青龙的人稍微出现那么一下,会稍微打消读者的疑虑,按照作者的布局继续迷下去。其实这个“青龙”是胡伊格这个可怜的女人对爱情和生活近乎无望却执着的梦想,如果能在方面再深挖一下就更好了。拙见。

    陈彻后遗症

    2020/11/6 12:54:01
  • 你太机智了,竟然想到了投资,真是块发财的好料啊!我太实在了,除了当评委推作品打赏,就是用这个普通账号打赏,两个号的邻家币都已经消耗殆尽。不过也是有收获的,这两个月读到了太多好作品,度过了美好的阅读时光。邻家是个温暖的所在,这里喧嚷热闹,其乐融融,很快又将迎来一年一度的节日:颁奖礼,有邻家,所有文友都不孤独。

    陈彻写在2020年睦邻文学奖揭晓季

    2020/11/6 12:37:36
  • 再说一句,深谢老亨多次打赏。这篇稿子的确花了点心思去写,三易其稿吧。正面强攻,侧翼包抄,最后采用此法写,觉得更好一点。你的痛苦来自于哪,你就会幻想于哪,不只是中国人,恐怕全世界人性都这样。所谓侠客,所谓清官,所谓明君,都来自于此。小说原名《臆症》《伤心洗马井》,最后才是此名,我也不知哪个好,望师友们赐教。 小说,小心谨慎地说。故事,多加点事。呵呵!

    茨平后遗症

    2020/11/5 19:26:02
  • 身体弱,没文化,很难改变自己的命运。少时从父,中年从夫,老来从子,是一位典型的老式传统弱势女性。这种文字,我觉得作者不必有太多的旁白和感慨,而是耐心地结合时代背景讲述母亲的一生。当然,作为儿子,在书写母亲的人生时,确实难以做到那么理性,或藏或露都有太多讲究。所以,写自己或者写至亲是技术难度很大的事儿。

    海棠未眠​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0/31 17:49:50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