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梦华(第四十七章)
  • 点击:5965评论:02020/11/25 23:53

何翠莲失眠有好长一段时间了,她现在又瘦又憔悴。一家人都很担心她,她却说没事,不肯去看医生。李梓南实在放心不下,硬拽着她去看个老中医。老中医对她望闻问切,给她开了几副药,私下告诉李梓南,心病还须心药医。

李梓南心想,她的心病不就是担心他和她离婚吗?他早就表明态度了,也说了不少安慰她的话。就连苏茜也回美国去了,她怎么还不放心,不肯相信他呢?至于网上流传关于他和苏茜的传言,他没法让人家住嘴,总不能叫他去把人家的嘴堵上,把人家的手绑起来吧?难道何翠莲的心病与他买下苏茜曾经租住的那个房子有关?他恍然大悟,艰难地做出决定,要把那个房子给卖了。

他打电话告诉苏茜他要卖房的事。苏茜很心疼他,但没多问,一切尽在不言中。他问苏茜,房子里那些画要不要给她寄到美国去,或者找个地方存起来。苏茜说不留了,就当废品处理掉吧。

之前,苗苗和小朵为了照顾李昕的情绪,没去看那房子。现在她们听说李梓南要卖掉那房子,她们着急了,一定要去看看,不然会很遗憾。她们问李梓南拿了钥匙。

她们打开门锁走进房子里,记忆的匣子也随之打开了。往事历历在目,像老电影一样嘎嘎地播放着,房子里的一切还是那么亲切。

“所有东西都还在,还跟二十几年前一模一样。”苗苗吊着下巴看傻了眼。

“除了那只大肥猫。”小朵有点忧伤。

“这些东西只有摆放在这个房子里才是完美,如果房子卖了,这些东西放到别处也没意义了。”苗苗叹息。

“我们多拍些照片和视频留作纪念吧。”小朵说。

“好啊好啊,用我手机拍。你先帮我拍,我再帮你拍。”喵喵说着就摆起姿势,“记得开美颜啊。”

“你放心吧,哪能不开美颜?”

“每个姿势多拍几张,我以后慢慢筛选。”

“好。”

苗苗像模特一样,换了一个又一个姿势和背景。

“这边这边……等等等等,我再换个姿势。”

“你尽管换,我累死也不怕,就怕你手机内存不够!”小朵揶揄道。

“嘿嘿,我手机内存256G呢。待会还要拍视频,你要是不把我拍好看点我夹死你!”

小朵憋着嘴,装出一副要哭的样子。

“等等,我得换个忧伤的表情。”苗苗环顾一下房子,跑到窗边:“这边这边,逆着光更忧伤,更有意境。”

“哎,看来今天就耗在这里了,命苦啊。”

“别磨蹭,赶紧的!”

小朵拖着腿,摇摇晃晃走过去。

门吱呀一声响,苗苗和小朵向门口望去,见何翠莲和李昕来了。她们很惊讶。

“婶子。”

“阿姨。”

“你们也在呢。”何翠莲笑了笑。

苗苗和小朵以为李昕会责怪她们偷偷跑来看这房子,没想到这丫头一进门就看傻眼了,像小孩子第一次参观海洋馆一样。

“这房子漂亮吗?”何翠莲问李昕。

李昕呆呆地点了点头,继续环顾着房子。

“我和你爸结婚前,我常来这里。那时候,李灿几乎每天都叫他奶奶带他来这里,和李佑一起玩。你苗苗姐和小朵姐,还有你奶奶,都在这里住过。这房子里有太多人的记忆了,卖了实在可惜啊!”

“那就跟爸爸说别卖了吧!”李昕央求着。

何翠莲笑了笑,没说话,在房子里转一圈就走了。

李昕恋恋不舍地跟着她走了。

苗苗和小朵送她们出门。

门口围了好多人,探头探脑的,他们都是刚才在房子外面拍照的人。

苗苗和小朵送走何翠莲和李昕后,赶紧把门关上,差点夹到人家的脑袋。

晚上,李梓南回家很晚,因为最近工厂事情比较多。他蹑手蹑脚走进卧室,估计何翠莲睡着了,怕吵醒她。

他刚躺下,何翠莲就坐了起来。

“翠莲,把你吵醒了?” 李梓南也坐起来。

“我还没睡着。”

“还失眠吗?”

“嗯。”何翠莲把灯打开,“梓南,我跟你说个事。”

“什么事?”

“那房子还是不要卖了吧。”

“为什么?你之前不是同意了吗?”

“那房子有太多人的记忆了,咱妈也在那里住过呢。你为了让我安心,照顾我的情绪,要卖了房子,显得我多小气,多不近人情。”何翠莲流下眼泪,“我知道你忘不了苏茜,但我也知道你心里还有我,我相信你不会离开我。”

“翠莲。”李梓南擦去何翠莲脸上的眼泪,亲吻一下她的额头,把她抱在怀里。

这一宿,何翠莲睡得很安稳,她好久没睡这么香了。

苏茜得知房子不卖了,她很感动,赞叹何翠莲的宽广胸怀。苗苗和小朵可高兴坏了,比考古学家发掘古墓还高兴。

几天后,李灿带夏小汐去看那个“网红房子”。他对那房子没有一点印象了,去看那房子完全是因为好奇。

李佑对那房子也没印象了,更不会去看那房子。他连老家的养父养母和女朋友都差点给忘了,怎么会稀罕那个房子呢。

一天晚上,王秋霞给李佑打电话,因为李佑很长时间没有和她视频通话了。

“阿冬哥,你最近还好吗?”王秋霞问。

“还行吧,每天很忙。”

王秋霞听见李佑这边很嘈杂,估计他在酒吧。

“我妈最近老催我去相亲,可我不想去。”

“哎呀,她叫你去你就去看看嘛。”李佑有点不耐烦。

“你怎么这样说,你不是要和我在一起吗?我想去找你。”

“你别来,我每天都很忙,从早忙到晚。”

“你忙你的,我不需要你……”

“哎哎哎,先不说了,忙呢。”

王秋霞话还没说完,就被李佑打断了。她还想说话,却发现李佑挂电话了。她很难受,像被人夹住喉咙,想哭哭不出来。

几天前,冯云庆去了一趟李佑的北方老家,还是为了查李佑当年被拐的事。王秋霞向冯云庆打听李佑的近况,冯云庆建议她别太相信李佑的话,别对李佑太痴情。她听了还不乐意,现在她终于相信冯云庆的话了。

当时,冯云庆在李佑养父养母家里拿走了李佑小时候在枫市被人偷拍的那张原照片,还去见了几个人。

现在,冯云庆已经锁定了嫌疑人,此人就在枫市,离他很近,他几乎能闻到此人的气息。

他像放老鼠夹一样把车停在路边,料定嫌疑人一定会像田鼠一样路过此地。他拉下车窗,点了一根烟,守候着。

这段路有点僻静,偶尔会有行人从他车子旁边路过。他抽完了一根烟,嫌疑人还没出现。他一点都不急躁,又点了一根烟。

第二根烟抽了一半,一个男子从他车后面路过他车门。他看了一眼男子的背影,把头伸出车窗外,喊道:“郭先生,请留步!”

男子停住脚步,转过身,原来是郭一竹。

郭一竹看了冯云庆片刻,缓缓向冯云庆走来。

他们俩之前没接触过,但都知道对方。

“冯先生有什么事吗?”郭一竹很淡定地问,但心里很忐忑。

“想和你聊一聊。”

“有什么事说吧。”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能否屈尊跟我走一趟?”

“我没空。”

“好吧,只怕你以后来找我,我没空见你了。”

郭一竹心里一惊,知道冯云庆不是个喜欢卖关子的人,来找他肯定有事,而且不是好事。他能想到的事都想到了,但不知道冯云庆找他具体是为哪件事,看来他干过不少坏事。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他决定跟冯云庆走一趟。他知道冯云庆不会对他怎样,殴打、绑架、威胁等不是冯云庆的做事风格。

郭一竹上车,冯云庆把烟夹灭,开车走了。

一路上,两人都没说话,都很淡定,像嵇康冷落钟会。

冯云庆带郭一竹进入酒店包房,随手把门关上。

郭一竹吓了一跳,以为冯云庆要关门打狗。

“坐吧,郭先生!”冯云庆去拿杯子倒水。

郭一竹见冯云庆此时还对他那么客气,惊心稍缓,松了一口气。

“请喝水。”冯云庆端来两杯水,一杯放在郭一竹面前。

“谢谢!”郭一竹没敢喝水,生怕冯云庆在水里放了什么东西。

冯云庆喝了一口水,把杯子放下,从西装的内兜里掏出一张照片,放在郭一竹面前,问你:“你见过这张照片吗?”

郭一竹瞥了一眼桌子上的照片,脑袋轰一声响,立马掩饰自己的惊慌,不慌不忙地说:“这张片没见过,但照片上的小孩倒是有点眼熟。”

冯云庆看出他故作镇定,笑了笑,问:“想一想,在哪见过照片上的这个小孩?”

郭一竹假装想了想,说:“这好像是李梓南儿子小时候的照片。”

“没错,这就是李梓南儿子李佑小时候的照片。知道我从哪弄来的吗?”

“哪来的跟我没关系,你找我有什么事就直说吧。”

“好吧。讲故事先讲结果,再倒叙也很精彩。”冯云庆又喝了一口水:“我一直在调查当年是谁拐走李佑,我怀疑是你。”

郭一竹顿时脸色大变,依然故作镇定,强颜一笑:“凡事都要讲证据,你有证据吗?”

“当然有。这张照片是我从李佑养父养母家里拿来的,他养父养母说,这照片是当年在李佑的裤兜里发现的。”冯云庆翻过照片,“这照片背面被涂画的这个地方写着一排数字,这排数字其实是个手机号码,用圆珠笔写的。涂画用的是水彩笔,水彩笔笔尖粗,没在照片上留下印记,但是圆珠笔写的号码留下印记了。这个手机号是你的手机号。”

郭一竹快速伸出手想夺过照片,但冯云庆比他更快,迅速收起照片。

郭一竹笑了笑:“你怎么知道那是我的电话号码?那时的手机号根本就没有实名制。”

冯云庆欠了欠身子,凑近郭一竹的脸,也笑了笑,说:“查过了,你当年用的就是这个手机号,你向银行贷、找工作、办业务等等,都是登记这个手机号。”冯云庆说完坐回自己的座位。

“呵呵呵,好。就算是我的手机号码。你有什么证据是我写的?”郭一竹的表情有点狰狞。

冯云庆站了起来,一边踱步一边说:“你有一个亲戚叫费仕,跟李佑的养父养母同一个镇。当年你叫费仕从老家开车到枫市,指使他拐走李佑。你事先在远处偷拍了李佑的照片。当时费仕没有手机,你就用圆珠笔在照片背面写下你的手机号码,叫他事成后联系你。不巧的是那支圆珠笔没有墨水了,写下的号码很模糊,印迹倒是很清晰。后来你找来一支黑色墨水的水彩笔,想在照片背面再次写下手机号,可你突然意识到写在照片上不妥,于是就用水彩笔把原先写得不清晰的号码给涂掉。当年,你低价买下李梓南的房子,就是让费仕帮忙买的。”

“哈哈哈哈哈……”郭一竹笑得前仰后合,“冯大律师,你不写小说,不做编剧,实在太可惜了。做个编剧,做成功了,挣的钱可不比律师少啊。你说了那么多,你有证据吗?你倒是拿出证据来呀!”

冯云庆走到郭一竹身后,拍了拍他的肩旁,说:“你就当故事听吧,听我往下说。那时候,李佑每天都是由何翠莲的婆婆带着,你们没有下手的机会。后来你发现李梓南有时会把李佑、李灿带到裁缝铺,两个小家伙常在裁缝铺外面玩。于是,你叫费仕先熟悉裁缝铺周围的环境。

在一个周日的上午,费仕有了可乘之机,当时李佑、李灿离开了李梓南的视线。他把李佑引诱到一个小巷子里,抱走李佑,按事先规划好的路线逃跑,全部避开有摄像头的路段。”

“冯云庆!”郭一竹坐不住了,站了起来“你说够了吗?编完了吗?”

“没完。”冯云庆继续往下说,“费仕开车把李佑带回自己老家去。当年有个人在镇上的一个小餐馆里看见费仕带着李佑吃饭,费仕对那人说李佑是他一个亲戚的孩子。费仕的村庄和李佑养父养母的村庄相距十几公里,他把李佑丢在李佑养父养母所在的村庄外面的小路上。李佑被人发现后带回村里,后来被领养。当时费仕把那张照片放在李佑的裤兜里,忘了带走。

  • 1
  • 2
  • 3
  • 4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都市言情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2星
  • 1钻
  • 八桂子弟,深漂一族。
  • 八桂子弟,深漂一族。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6600
  • 57
  • 4460
  • 幽默和风趣的叙述,让人会心一笑。或许是总习惯从文章中得到什么大义凌然或是慷慨激昂的说理,竟然有些不习惯这样生活的小场景。忙忙碌碌的大城市生活,让多数穷人焦虑不堪,充满乐趣的小生活,如今又有几人歌颂,或是有这闲情雅致写来调侃,而这在我看来,恰恰是现代人最缺的品质。

    陈尘有一天我买了一个茶杯

    2021/4/1 17:39:43
  •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成长史,每个写作者都有自己的之路,读完地三仙这文,有点小触动,他道出了我们这些卑微的写作者的心理暗伤。是的,我们可能永远是站在路牙子上,不可能走进金光大道。可是,写作者,有哪个不想迈上金光大道呢?这是梦想,这是情怀。明知不可为却默默地坚持,就像侠客仗剑上华山,论剑肯定不是你,当下观众鼓鼓掌也好哇。哦,我很想跟作者一起痛饮三杯。

    茨平站在写作的马路牙子上

    2021/3/19 14:34:08
  • 夜上阑珊新近发表的小散文《勒杜鹃》,弥漫着浓浓的春天气息,虽然这几天深圳正处于寒冬。文章开头并没有直接写勒杜鹃,而是用牡丹花作了一个小引子,喜欢她的大红大绿,雍容贵气。紧接着作者笔锋一转重笔写了文章的主要花卉--勒杜鹃。从深圳的深南大道、公园、写字楼、小区、城中村、小巷里、老房子,到阳台上,都可以看到它火红的身影,最后直奔主旨:那开出一簇簇的花朵,就像深圳这座城市里的打工者,来了就是深圳人。

    方华吉勒杜鹃

    2021/1/11 20:34:49
  • 非常感谢老亨和元罗君的抬爱与慷慨打赏。相信每个人都有一个非比寻常的2020,疫情带给我们不一样的人生体验,我们做不了时代的英雄,但是可以用天然真挚的文字见证时代历史,记录平凡生命的轨迹。感谢邻家,让我们的生命可以在这里相交相感 。年终感言记录我们这一年的欢喜悲忧,也让我们能够在岁月轮回,新旧交替之际,让匆匆的自己能够停足顿首片刻,回望来时的路, 远眺前方的景,在心里,为自己燃一盏灯,继续上路!

    王学君2020讲不出再见

    2021/1/5 6:44:07
  • 阅读可以使人生更精彩,使生命更丰盈。阅读也是一门人生的必修课,有修为的人,能多经典,也能把自己读成经典。但从古至今,阅读更多是个人的事,自己的事,能够从自己阅读出发,有对阅读的喜爱出发,把推广阅读作为自己的毕生的事业——纯公益的事业来做,实在是难得,实在是了不起。到了后期,推广活动不仅停留在做几次阅读分享,办几场阅读沙龙,还能调动社会力量,联系爱心企业参与,这样就把对于阅读的公益推广做强做大了!

    老练之一做快乐的公益领读人

    2020/12/29 21:23:54
  • 这个小说,来自一句玩笑话。几个文友凑一起瞎聊,我指着某说,我要写你与某某私奔。他们起哄,我就真写了。我没写他们私奔过程,这样会掉进套里。初习写作时,我明白,把假故事编真了才算成功。现在明白,小说就是把简单的事情搞复杂来,越复杂可能越有味道。于是,在这里,我拼命往复杂里搞,横生枝节,摁在看似简单的过程中。最后说一句,写文有时真痛快,有时真痛苦。

    茨平闹药

    2020/12/22 11:16:09
  • 诚如深圳老亨所言,作品的篇幅太短了,建议写成金融系列故事。那天陈彻老师讲到,写出自身行业的独特故事,让更多的人阅读与分享。我是股票爱好者,多次持有与操盘深发展,在股市风云际会中沉浮,感慨万千,期待多一些细节描写,加长篇幅,让读者看个痛快。

    阮声股票的魔力

    2020/12/3 21:43:18
  • 那天一起坐地铁回家,聊起你的经历、你的行业,兴高竟不觉路短。我因前几年写物流行业的剧本,对这个行业了解了不少,发现这几乎是当代中国城市里最辛苦也最有希望的行业,百万物流人支撑起了整个中国的消费经济,几乎每个中国人都离不开快递、外卖,但并没有多少人了解物流人的工作原理、付出的辛苦。所有快递员一年只有春节休息3、5天,其他节假日永远无休,收入也远没有大家以为的那么高。这个行业值得大书特书,阮声,加油!

    陈彻遇见邻家,寻觅久违的文学梦

    2020/12/2 16:01:21
  • 其实,在看到你文章之前,我都不知道深圳发展银行已经消失了。读了你的一系列文章之后,才了解到深圳银行业经历过如此波澜激荡的发展历程。看来任何一个行业外人只能了解到只鳞片爪,只有行内人才能深入、全面地讲出来因去果。希望能有更多行业的人都来说说自己所从事的行业,那天跟阮声一起坐地铁回家,跟他聊起他在快递业的经历,也是大开眼界。希望各行业的人来讲各行业的深圳故事,能成为2021年邻家写作的一个内容。

    陈彻股票的魔力

    2020/12/2 15:56:11
  • 感谢各位倾情打赏,这或者就是写作的动力。文字搬运是个苦行僧,搬呀搬呀发现四周无一人,多孤苦,此时多么需要掌声。打赏就是。这篇小说,来自网上热传的不雅视频。都说小说是从新闻结束的地方开始,于是想哈想哈就有了这个故事。人生有很多岔道,我主观地让他们朝好的方向走。但尽管如此,人生乃然有很多条趟不过去的河。河只是一种象征,各位可以从伦理中跳出来,作另外的想象。

    茨平趟不过去的河

    2020/11/24 14:18:32
  • 字里行间流露出对文学的热爱,这样的人会活得很带劲儿,有理想有追求且一步一个脚印向上攀登着,这样的人生对于理想主义者来说就是最大的幸福。邻家聚集了一大群这样的文学爱好者,我们聚在一起单纯、热烈、美好,无论生活中遇到什么挫折、艰难、变故,只要精神世界的理想还在前方,就总能在跌倒的地方爬起来,收拾好伤口再出发。用故事点亮的城市有万家灯火的热闹,在这样的城市里生活就不会孤独。

    陈彻用故事,点亮城市

    2020/11/17 20:24:46
  • 陈老师,当初阅读了你的《被房号串起的日子》以后,我就认为你这篇文章肯定会得奖,甚至可能是获得大奖。你的文字蕴含真情,在朴实无华中,娓娓道来。文章围绕房子这一主线,从初入深圳打工,到与丈夫结缘,一个又一个和房子有关的故事,以及你的自强不息的奋斗,凭借自己的努力成为教师,让我敬佩。获奖实至名归。希望在邻家看到陈老师更多的作品!

    谢龙与文字为伴

    2020/11/17 18:25:27
  • 楚桥说得对,越是最痛切的亲情讲述,越是要收着写。把读者看哭的作品固然是出色的,但这一位母亲的人生应该不止令人难过,更应该有悲凉、愤怒、遗憾、思考的情绪,如果行文能把这些情绪都勾出来,那就更好了。推荐这次入决的一篇作品,赵俊的《父亲,我究竟该回忆什么》,这篇在这方面做得很好。可是不管怎么样,写自己的父母对我们来说都是异常艰难的事,因为可能要面对一个自己不愿面对的自己。让我写的话,肯定没你写得好。

    陈彻​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1/6 13:10:04
  • 很精彩的故事呀,叙述的节奏很冷静,成功地牵引了读者的兴趣。只是前面铺垫的有点多,后面拆开“包袱”又有些仓促。由于这个“青龙”始终没有出现过,其实读到中段的时候我已经有些猜到是怎么回事了,如果在这个时候加点疑似青龙的人稍微出现那么一下,会稍微打消读者的疑虑,按照作者的布局继续迷下去。其实这个“青龙”是胡伊格这个可怜的女人对爱情和生活近乎无望却执着的梦想,如果能在方面再深挖一下就更好了。拙见。

    陈彻后遗症

    2020/11/6 12:54:01
  • 你太机智了,竟然想到了投资,真是块发财的好料啊!我太实在了,除了当评委推作品打赏,就是用这个普通账号打赏,两个号的邻家币都已经消耗殆尽。不过也是有收获的,这两个月读到了太多好作品,度过了美好的阅读时光。邻家是个温暖的所在,这里喧嚷热闹,其乐融融,很快又将迎来一年一度的节日:颁奖礼,有邻家,所有文友都不孤独。

    陈彻写在2020年睦邻文学奖揭晓季

    2020/11/6 12:37:36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