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梦华(第四十八章)
  • 点击:5862评论:02020/11/26 21:30

海内有网络,天涯若比邻。郭一竹涉嫌拐卖儿童被警方逮捕的事,很快在枫市传开了。

郭一竹供认,他是受周正德的指使拐走李佑,周正德给他二十万美元。警方经过调查,证实当年在李佑被拐前后,郭一竹两次收到周正德从美国汇过来的钱,一共二十万美元。

苏茜得知这个消息后,很震惊,很愤怒,若不是考虑到尔森的感受,她真想踏碎周正德的骨灰盒,撒掉他骨灰。尔森之前够难受了,现在这个消息让他更难受,觉得他父亲周正德可以用丧尽天良来形容了。他每天躲在自己房间里,几乎不外出,自觉没脸见太阳。

郭一竹有此下场,最幸灾乐祸的是彭宇。彭宇一直发愁没办法对付郭一竹,没想到郭一竹栽在李梓南和冯云庆手里了。他估计郭一竹这回要坐穿牢底了。

彭宇把这个消息告诉父母,二老很高兴,特别是父亲,比自己当初刑满释放还高兴,觉得夺孙有望了。

晚上,彭宇的母亲多炒几个菜,彭宇和他父亲喝点小酒庆祝。

一家人刚吃完晚饭,碗筷还没收拾,就听到有人按门铃。

“谁呀?是我们家的门铃响吗?”彭父问。

“不是吧。”彭母说。

一人家凝神屏气,侧耳倾听。

门铃又响了。

“是我们家门铃。”彭宇说。

“我们家门铃还能用?”彭父刑满释放回家好几年了,第一次听到自家门铃响。

“能用。”彭宇站起来,“我去开门。”

“唉。”彭父叹了一口气,想起二十年前他还没落马的时候,自家门铃常响。

彭宇一开门,看见他的儿子郭哲,顿时愣住了。父子俩对视着不说话。

“是谁呀?宇儿。”彭母喊着问。

彭宇没回应,还在和儿子对视着,一脸惊讶和激动。

“是谁呀?怎么开个门那么久。”彭母向门口走来。

彭母看见郭哲,也愣住了,揉了揉眼,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小哲!”彭母喊叫一声。

彭父闻声跑到门口,也愣了一下,嘴里发出咯咯的声音,不知是哭是笑,只见两行浑浊的眼泪流下来。

“快,快进家里来,别在门外站着!”彭母把郭哲拉进家里。

二老簇拥着郭哲来到客厅。

“快坐快坐小哲!”彭母让郭哲坐在沙发上。

二老坐在郭哲对面,打量着郭哲,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郭哲有点不自在,站了起来,看着坐在旁边的彭宇,忸怩地叫了一声:“爸。”

彭宇心头一热,激动地看着郭哲,鼻子发酸,问:“你……你叫我爸?”

郭哲没有回应,目光投向一边,脸上掠过一丝赧色。

“是啊,小哲叫你爸爸了。”彭母很激动,泪水在眼里打转。

“是啊是啊,叫你爸爸呢,你快应啊。”彭父也很激动。

“小哲,你能再叫一声爸爸吗?”彭宇央求着说。

郭哲犹豫片刻,又忸怩地叫了一声:“爸。”

“哎!”彭宇站起来,抱住郭哲,眼泪滑了下来,“小哲,我的儿子!”

“爷爷、奶奶!” 郭哲冲彭父彭母叫。

“哎,大孙子啊!”

彭父彭母扑过来抱住郭哲,泪流满面。

一家人感动够了,各自回坐。

彭宇屁股刚着座,郭哲就嗫嚅着问:“爸,你能不能,帮我向李梓南求个情,原谅我爸爸一回?”声音变小,“我……我继父。”

彭宇热乎乎的心里像被人突然倒进一碗醋,一股酸楚和委屈往上涌,连鼻子和眼睛也感到酸。

彭父彭母一脸尴尬。他们刚才吃晚饭的时候还庆祝郭一竹被捕呢,现在可倒好,自己的孙子为郭一竹奔走来了。

郭哲见彭宇不说话,把目光从彭宇脸上移开,低下头,

彭母讪讪一笑:“宇儿,你和李梓南交情深,要不你向他求个情吧。”

“是啊,我的大孙子肯认我们了,我们跟郭一竹有什么恩怨都放下吧。向李梓南求个情,行不?”彭父央求着彭宇。

彭宇用力搓了搓脸,长长地呼出一口气,说:“我试试吧。”

郭哲抬起头看向彭宇,眼神里充满惊喜和感动。

彭宇知道这事向谁求情都没用,彭父比彭宇更明白这道理。他们之所以这样说,只是为了安慰郭哲,随便卖个人情而已。

“我儿子认我了。”彭宇告诉李梓南。

“噢。好啊!”李梓南有点惊讶,“他想通了?”

彭宇笑了笑:“他上我家来,想让我向你为郭一竹求情。”

“郭一竹罪有应得,无法原谅,这也不是我说了算。”

“我明白,我只是顺口答应他而已。”

“唉。”李梓南叹了一口气,“你我都是苦命的男人啊,一个儿子丢了十八年才找回来,一个等了二十几年儿子才肯认父亲。”

“是啊,等了二十几年了,可现在也没觉得有多久,感觉就像几天的工夫。”

“这人活着就是在等,等一个人,等几件事……”

“呵呵,哥,你怎么像个诗人一样。”

“不叹息了,走,咱去喝两杯,给你庆祝一下。”

“好。”

冯云庆打算独自出门旅行一段时间,就国内游,国内的三山五岳就够他游玩了。这几年来他太忙太累了,需要放松放松。他习惯在出远门之前,打开邮箱看看。他看见邮箱里没有新邮件,删了一些不必保留的邮件,正要关电脑,来了一封新邮件。他见发件人的邮箱有点眼熟,想了一下,发现这邮箱就是之前给他匿名提供苏茜下落的邮箱,都是从美国发来的。

冯云庆打开新邮件,是个视频。他把视频下载下来,打开一看,是个监控视频,还很清晰。视频里,有几个人在美国一个高尔夫球场打球,周正德就在其中。

这周正德都死了好几年了,匿名者给冯云庆发来这个视频是什么意思呢?冯云庆觉得这事有点蹊跷,继续往下下看。

视频里,周正德挥杆自如,一连打了几个好球。他擦了擦汗,歇了一小会儿,再次高举球杆,准备击球。这时,一道闪电从天而降,击中他高举的球杆,噼一声响,他一下子倒在地上。他身边的人吓得连滚带爬,四处散逃。

冯云庆被视频里的闪电和雷声吓了一跳,继续往下看。

周正德像个木炭一样躺在地上,一动不动,身体冒着烟……

冯云庆似乎隔着屏幕都能闻到烤肉的味道。

过了几分钟,和周正德一起打球的几个人一边抬头望天,一边蹑手蹑脚来到周正德身边查看他情况,每个人脸上满是惊恐的表情,还浑身颤抖。

冯云庆还想继续往下看,但视频结束了。他重复看了几遍,确定这个视频没有造假。原来周正德不是暴病而亡,而是雷劈身亡。天啊,大晴天的,周正德竟然被雷劈死,真是不可思议啊!难道这是天意吗?

冯云庆在想,给他匿名发邮件的人到底是谁呢?这个人一定恨透了周正德。该不会是苏茜吧?不排除这种可能。看来,他又有事要忙了,暂时不能出门旅游了。眼下最紧急的事是给李梓南看看这个视频。

冯云庆忙给李梓南打电话,叫李梓南来一趟。

李梓南匆匆赶来了,他知道凡是冯云庆找他都不是小事。

“这人不是周正德吗?”视频一打开,李梓南就认出周正德。

“是他。”

“你视频有什么问题吗?”

“你慢慢往下看。”

李梓南继续往下看,看到一半,也被视频里的闪电和雷声吓到了,浑身打了个激灵。

“他是被雷劈死的?”李梓南惊骇不已,不太敢相信。

“是的。”

“这视频是真的吗?那可是个大晴天啊。”

“是真的,没有造假,我确认过了。”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李梓南笑得有点怪异,“苍天有眼啊!苍天有眼啊!恶有恶报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哥,你这下可以放心了,你之前担心的事不用再担心了。”

“是啊,这几年来,我一直担心是苏茜……嗨,不说这事了,不说这事了。”李梓南突然想了一件事,问:“这视频,哪来的?”

“是别人匿名发给我的,跟之前给我提供苏茜下落的是同一个发件人,都是从美国那边发过来的。”

“会是苏茜吗?”

“有可能,但也有可能是其他跟周正德有仇的人。像他这种人仇人多得很。我估计这视频很快就会在网上流传,目的就是报复周正德,尽管他已死。”

果然,不出冯云庆所料,视频当天就在网上传开了。但是,让冯云庆没预料到的是,关于苏茜的传言也同时在网上传开了,说那个高尔夫球场怕人家以为该球场是雷区,为了消除不良影响,巨额赔偿周正德家属,不让苏茜给周正德报保险,并要求苏茜对外谎称周正德是暴病身亡。看来,给冯云庆匿名发邮件的人不是苏茜。这匿名者到底是谁呢?冯云庆一时想不出来。

该视频和传言并没让苏茜受到恶语攻击,周正德依然是众矢之的,成了恶有恶报的典型,毕竟这人太坏了。一时间,“举杆发誓”成了网络调侃语。

更令人哭笑不得的是,第二天大街上一些户外广告竟用“举杆发誓”打起了广告。其他商家纷纷效仿,短短几天时间,大街上很多户外广告都写着“举杆发誓”。某产品举杆发誓,保证符合国际标准;某饮料举杆发誓,保证不添加色素;某饭店举杆发誓,保证用的是纯花生油等等。

李梓南打电话问苏茜近况,苏茜说她一切安好,她还告诉李梓南,网上的传言是真的,她当初不但外对谎称周正德是暴病身亡,对尔森也是这么说,主要是怕尔森受不了打击。最近关于周正德的事频频曝出,尔森心理受到很大打击,她很担心尔森。

一直以来,李昕和尔森不在一起的时候,几乎都是视频聊天。她今天竟然接到了尔森打来的电话。

“嗨,尔森,想我了吧?”李昕笑嘻嘻说。

“昕昕,是我。”是苏茜的声音。

李昕顿感尴尬,问:“阿姨,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阿姨想跟你商量个事。”

“您请讲。”

“你能不能来美国陪一陪尔森?”

“他怎么了?”

“他的郁抑症更严重了,有点想不开。”

“啊?”李昕的心像一张渔网突然收紧,“他……他怎么了?”

“他出了点状况,他昨天割腕了……”

“啊!”李昕脑袋轰一声响,“他现在怎么样了?”

“现在脱离生命危险了,幸亏发现及时。所以我想问问你,能不能来美国陪陪他?我想,或许只有你能安慰他了。”

“好的。我马上订最早的机票。”

“那太好了,谢谢你!昕昕。请代我向……你妈妈问好。”苏茜本来想说“代我向你爸爸妈妈问好”,但最后只说代问好李昕妈妈。

李昕跟父母说了这事,他们都同意,但有点不放心,叫苗苗一起去。苗苗当然乐意了,立马上网订机票。

枫市没有飞往美国的飞机,李昕和苗苗得到其他城市坐飞机,李灿和小朵送他们去机场。

飞了十几个小时,她们终于到了美国洛杉矶。苏茜派司机到机场接她们。她们带的行李不多,每人一个小箱子,都是衣服。李昕叫司机直接把她们送去医院。

苏茜在病房里陪尔森,她没想到李昕和苗苗直接到医院来了,她很感动。她在李昕身上看到李梓南那种率真善良的品格。

尔森不知道李昕要来,当他见到李昕出现在眼前时,他像吃了还魂丹一样,那张死人一样的脸瞬间有了血色和生机。

“昕昕,你怎么来了?”尔森挣扎着想起来。

“别起来,尔森,快躺好!”李昕让尔森躺下。

李昕看着尔森手腕上缠着纱布,心如刀割,泪如雨下,央求着说:“尔森,以后不要再做傻事了好吗?”

“嗯。”尔森点了点头,眼眶里的泪水滑了下来。

  • 1
  • 2
  • 3
  • 4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都市言情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2星
  • 1钻
  • 八桂子弟,深漂一族。
  • 八桂子弟,深漂一族。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6600
  • 57
  • 4460
  • 幽默和风趣的叙述,让人会心一笑。或许是总习惯从文章中得到什么大义凌然或是慷慨激昂的说理,竟然有些不习惯这样生活的小场景。忙忙碌碌的大城市生活,让多数穷人焦虑不堪,充满乐趣的小生活,如今又有几人歌颂,或是有这闲情雅致写来调侃,而这在我看来,恰恰是现代人最缺的品质。

    陈尘有一天我买了一个茶杯

    2021/4/1 17:39:43
  •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成长史,每个写作者都有自己的之路,读完地三仙这文,有点小触动,他道出了我们这些卑微的写作者的心理暗伤。是的,我们可能永远是站在路牙子上,不可能走进金光大道。可是,写作者,有哪个不想迈上金光大道呢?这是梦想,这是情怀。明知不可为却默默地坚持,就像侠客仗剑上华山,论剑肯定不是你,当下观众鼓鼓掌也好哇。哦,我很想跟作者一起痛饮三杯。

    茨平站在写作的马路牙子上

    2021/3/19 14:34:08
  • 夜上阑珊新近发表的小散文《勒杜鹃》,弥漫着浓浓的春天气息,虽然这几天深圳正处于寒冬。文章开头并没有直接写勒杜鹃,而是用牡丹花作了一个小引子,喜欢她的大红大绿,雍容贵气。紧接着作者笔锋一转重笔写了文章的主要花卉--勒杜鹃。从深圳的深南大道、公园、写字楼、小区、城中村、小巷里、老房子,到阳台上,都可以看到它火红的身影,最后直奔主旨:那开出一簇簇的花朵,就像深圳这座城市里的打工者,来了就是深圳人。

    方华吉勒杜鹃

    2021/1/11 20:34:49
  • 非常感谢老亨和元罗君的抬爱与慷慨打赏。相信每个人都有一个非比寻常的2020,疫情带给我们不一样的人生体验,我们做不了时代的英雄,但是可以用天然真挚的文字见证时代历史,记录平凡生命的轨迹。感谢邻家,让我们的生命可以在这里相交相感 。年终感言记录我们这一年的欢喜悲忧,也让我们能够在岁月轮回,新旧交替之际,让匆匆的自己能够停足顿首片刻,回望来时的路, 远眺前方的景,在心里,为自己燃一盏灯,继续上路!

    王学君2020讲不出再见

    2021/1/5 6:44:07
  • 阅读可以使人生更精彩,使生命更丰盈。阅读也是一门人生的必修课,有修为的人,能多经典,也能把自己读成经典。但从古至今,阅读更多是个人的事,自己的事,能够从自己阅读出发,有对阅读的喜爱出发,把推广阅读作为自己的毕生的事业——纯公益的事业来做,实在是难得,实在是了不起。到了后期,推广活动不仅停留在做几次阅读分享,办几场阅读沙龙,还能调动社会力量,联系爱心企业参与,这样就把对于阅读的公益推广做强做大了!

    老练之一做快乐的公益领读人

    2020/12/29 21:23:54
  • 这个小说,来自一句玩笑话。几个文友凑一起瞎聊,我指着某说,我要写你与某某私奔。他们起哄,我就真写了。我没写他们私奔过程,这样会掉进套里。初习写作时,我明白,把假故事编真了才算成功。现在明白,小说就是把简单的事情搞复杂来,越复杂可能越有味道。于是,在这里,我拼命往复杂里搞,横生枝节,摁在看似简单的过程中。最后说一句,写文有时真痛快,有时真痛苦。

    茨平闹药

    2020/12/22 11:16:09
  • 诚如深圳老亨所言,作品的篇幅太短了,建议写成金融系列故事。那天陈彻老师讲到,写出自身行业的独特故事,让更多的人阅读与分享。我是股票爱好者,多次持有与操盘深发展,在股市风云际会中沉浮,感慨万千,期待多一些细节描写,加长篇幅,让读者看个痛快。

    阮声股票的魔力

    2020/12/3 21:43:18
  • 那天一起坐地铁回家,聊起你的经历、你的行业,兴高竟不觉路短。我因前几年写物流行业的剧本,对这个行业了解了不少,发现这几乎是当代中国城市里最辛苦也最有希望的行业,百万物流人支撑起了整个中国的消费经济,几乎每个中国人都离不开快递、外卖,但并没有多少人了解物流人的工作原理、付出的辛苦。所有快递员一年只有春节休息3、5天,其他节假日永远无休,收入也远没有大家以为的那么高。这个行业值得大书特书,阮声,加油!

    陈彻遇见邻家,寻觅久违的文学梦

    2020/12/2 16:01:21
  • 其实,在看到你文章之前,我都不知道深圳发展银行已经消失了。读了你的一系列文章之后,才了解到深圳银行业经历过如此波澜激荡的发展历程。看来任何一个行业外人只能了解到只鳞片爪,只有行内人才能深入、全面地讲出来因去果。希望能有更多行业的人都来说说自己所从事的行业,那天跟阮声一起坐地铁回家,跟他聊起他在快递业的经历,也是大开眼界。希望各行业的人来讲各行业的深圳故事,能成为2021年邻家写作的一个内容。

    陈彻股票的魔力

    2020/12/2 15:56:11
  • 感谢各位倾情打赏,这或者就是写作的动力。文字搬运是个苦行僧,搬呀搬呀发现四周无一人,多孤苦,此时多么需要掌声。打赏就是。这篇小说,来自网上热传的不雅视频。都说小说是从新闻结束的地方开始,于是想哈想哈就有了这个故事。人生有很多岔道,我主观地让他们朝好的方向走。但尽管如此,人生乃然有很多条趟不过去的河。河只是一种象征,各位可以从伦理中跳出来,作另外的想象。

    茨平趟不过去的河

    2020/11/24 14:18:32
  • 字里行间流露出对文学的热爱,这样的人会活得很带劲儿,有理想有追求且一步一个脚印向上攀登着,这样的人生对于理想主义者来说就是最大的幸福。邻家聚集了一大群这样的文学爱好者,我们聚在一起单纯、热烈、美好,无论生活中遇到什么挫折、艰难、变故,只要精神世界的理想还在前方,就总能在跌倒的地方爬起来,收拾好伤口再出发。用故事点亮的城市有万家灯火的热闹,在这样的城市里生活就不会孤独。

    陈彻用故事,点亮城市

    2020/11/17 20:24:46
  • 陈老师,当初阅读了你的《被房号串起的日子》以后,我就认为你这篇文章肯定会得奖,甚至可能是获得大奖。你的文字蕴含真情,在朴实无华中,娓娓道来。文章围绕房子这一主线,从初入深圳打工,到与丈夫结缘,一个又一个和房子有关的故事,以及你的自强不息的奋斗,凭借自己的努力成为教师,让我敬佩。获奖实至名归。希望在邻家看到陈老师更多的作品!

    谢龙与文字为伴

    2020/11/17 18:25:27
  • 楚桥说得对,越是最痛切的亲情讲述,越是要收着写。把读者看哭的作品固然是出色的,但这一位母亲的人生应该不止令人难过,更应该有悲凉、愤怒、遗憾、思考的情绪,如果行文能把这些情绪都勾出来,那就更好了。推荐这次入决的一篇作品,赵俊的《父亲,我究竟该回忆什么》,这篇在这方面做得很好。可是不管怎么样,写自己的父母对我们来说都是异常艰难的事,因为可能要面对一个自己不愿面对的自己。让我写的话,肯定没你写得好。

    陈彻​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1/6 13:10:04
  • 很精彩的故事呀,叙述的节奏很冷静,成功地牵引了读者的兴趣。只是前面铺垫的有点多,后面拆开“包袱”又有些仓促。由于这个“青龙”始终没有出现过,其实读到中段的时候我已经有些猜到是怎么回事了,如果在这个时候加点疑似青龙的人稍微出现那么一下,会稍微打消读者的疑虑,按照作者的布局继续迷下去。其实这个“青龙”是胡伊格这个可怜的女人对爱情和生活近乎无望却执着的梦想,如果能在方面再深挖一下就更好了。拙见。

    陈彻后遗症

    2020/11/6 12:54:01
  • 你太机智了,竟然想到了投资,真是块发财的好料啊!我太实在了,除了当评委推作品打赏,就是用这个普通账号打赏,两个号的邻家币都已经消耗殆尽。不过也是有收获的,这两个月读到了太多好作品,度过了美好的阅读时光。邻家是个温暖的所在,这里喧嚷热闹,其乐融融,很快又将迎来一年一度的节日:颁奖礼,有邻家,所有文友都不孤独。

    陈彻写在2020年睦邻文学奖揭晓季

    2020/11/6 12:37:36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