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梦华(第五十章)
  • 点击:6240评论:02020/11/26 21:35

李佑养母打不通李佑手机,只好联系李梓南。李梓南没告诉李佑养母为什么李佑的手机打不通,他把自己的手机从窗户递给李佑。此时,李佑“闭关修炼”已有大半个月了。

“阿冬,这两天你手机怎么打不通?”养母问。

“手机坏了。你有什么事啊?妈。”李佑现在很少给养父养母打电话了。

“阿霞,就要和隔壁村的一个小伙子结婚了。”

“这么快?”李佑有点惊讶。

“你怎么不着急?你不要她了?”养母问。

“随她去吧,不耽误人家。”

李佑若有所失,没和养母多说,就挂了电话。此时,他的内心是矛盾的,他喜欢王秋霞的勤劳、朴实、温柔、善良,但他更喜欢城市里那些会打扮,穿名牌,慢条斯理割牛排,会卖萌,爱撒娇,手捧奶茶挎名包,长腿短裙露蛮腰的女孩。尽管她们当中有些人拜金、虚伪、好吃懒做、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全靠香水除臭。

娶妻娶德不娶色,这个道理李佑知道,但做不到。他也知道,这跟一些女孩不喜欢老实人,偏要喜欢那些小白脸帅渣男是同一个道理。他有时觉得自己真是个只会用下半身思考的视觉动物,恨不得拿把剪刀剪了自己。

“家里出了什么事?”李梓南接过手机,见李佑神色有点不对劲。

“阿霞要结婚了。”

“你不是和她处对象吗?”李梓南很惊讶。

李佑没应声,李梓南见他脸上掠过一丝愧色。

“你要不要回去看看?我放你出去。”李梓南问。

“不用了。”李佑离开窗户。

李佑整天喊着要出去,现在李梓南想放他出去回老家看看,他都不愿出去。李佑朝三慕四,薄情寡义,一点都不像李梓南,反倒是李灿像李梓南。人的基因可以遗传,有些疾病也可以遗传,反而是人的品性不易遗传。李梓南想到这些,顿感悲凉。

医院给李梓南来电了,叫他去一趟,说他的检查结果出来了。

“你怎么一个人来?你家属呢?”医生问李梓南。

“我自己能来,就叫自己来吧,不用人陪。”

“你之前没有感觉到身体不舒服吗?怎么不早点来检查?”

“我之前偶尔会感到有点腹痛,没重视,最近痛得比较厉害,才肯来检查。”

“你应该尽早来才对。”

“是什么情况?医生。”

“肝癌……”

尽管李梓南心里早有最坏打算,但听到这个检查结果,脑袋还是轰一声响,仿佛有块石头往下掉,砸在他心上。

“而且已经是晚期了。”

李梓南又听到医生这么说,心上那块石头更沉了,快把他的心压碎了。

“我还有多少日子?”李梓南问。

“这个不好说,你现在要马上住院治疗。”

“嗯,过几天吧,最近有点忙。”

“还要过几天?”医生大吃一惊,“有什么事比救命还重要?现在可是争分夺秒啊。”

李梓南淡然一笑:“谢谢你,医生。我先回去了,我会尽快来住院治疗的。”

“唉,”医生无奈地摇摇头,“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你。”

李梓南叫司机开车先走,他独自走回去。他每当感到难过或绝望时,总喜欢一个人在大街上走着,感觉这样时光会变慢些,能让他慢慢地追忆往事。他想起二十几年前,他把李佑丢了又捡回来的那天晚上,他曾说过愿用半生阳寿换李佑一生平安,若能看李佑长大成人,他就了无牵挂了。他觉得他这话恐怕要一语成谶了。现在李佑是长大了,但还不会做人,他真放心不下。

其实,让他放心不下和舍不得的人和事太多了,这世界所有美好的事,他都舍不得。他原本以为自己不怕死,现在发现自己是怕死的。

李梓南回到家里,敲了敲李佑的窗户,把钥匙递给李佑。

“答应我,好好做人!好吗?”李梓南语气很平静。

李佑点点头,接过钥匙,有点摸不着头脑,没有表现出重获自由的喜悦。

晚上,大家上桌吃饭的时候,看见李佑走来,都很惊讶。

苗苗忍不住噗嗤一笑,问:“你减刑了?”

李佑讪讪一笑,点了点头。

李昕和李灿也忍不住笑了笑。

李灿挪了挪椅子,给李佑腾个位。

李佑有点生分的感觉,像几年前刚回到李家的样子。

晚睡前,李梓南从浴室里洗完澡出来,看见何翠莲还没睡,坐在床上看杂志。她看见李梓南出来了,把杂志放下,似乎特意等李梓南一起睡。

“你怎么突然把李佑放出来了?”原来她是有话要问李梓南。

“人要是不思悔改,关再久也没用。”李梓南上床坐着,用被子盖住下半身。

“也是,但愿他能吸取教训吧。”

“翠莲。”李梓南握住何翠莲的手,“如果将来我不在了,李佑、李灿、李昕、苗苗、盈盈、还有小朵,你可要照顾好这些孩子啊。”

“你这话说的,你上哪去?”

“我跟你说个事,你要有个心理准备啊。”

“什么事?”何翠莲一下子紧张起来,以为李梓南要去美国找苏茜。

“我可能活不了多久了。” 李梓南强颜笑道。

“啊?”何翠莲大吃一惊,“呸!别胡说!别开这种玩笑!”

“我没有开玩笑,我悄悄去医院检查了,肝癌晚期。”

“不可能!”何翠莲的脸一下子变苍白了,像被人撒上一把面粉,“怎么会这样?确诊了吗?不会是搞错了吧?”

“确诊了,不会有错。去检查之前我就猜个八九不离十了。”

“好端端的,怎么会这样?”何翠莲看着李梓南,鼻翼在颤抖,眼泪哗哗往下流。

“翠莲,我舍不得你,舍不得孩子们,也舍不得苏茜。”李梓南紧紧抱住何翠莲,生怕一松手,自己就被风吹走。他的眼泪滴在何翠莲的后背上。

此时,何翠莲觉得即便李梓南抛弃她,去美国找苏茜,她也不怨李梓南,只要李梓南活着就好。

“我不让你死!你一定得活着!”

“我也不想死,只怕阎王爷不答应。”

“我明天陪你去住院,一定要把你的病治好!”

“好吧。”

门外突然响起敲门声,李梓南和何翠莲顿时停止哭泣。

何翠莲擦了擦眼泪,去开门。

门一开,何翠莲愣住了,外面站着李昕、李灿,还有苗苗。

“你们大晚上不睡觉,有什么事吗?”何翠莲问

“妈,我们都知道了。”

李昕说完跑进房里,来到李梓南身边,抱住李梓南。

李灿和苗苗也来到李梓南身边,抱住李梓南。

李梓南也抱住他们仨,心里很温暖,但身体某个地方隐约感觉有点冷,像冬夜里棉被没盖好。他下意识往门口望去,见李佑站在门外,他顿感全身暖和了,像是有人给他拉了拉被角,盖好棉被。

何翠莲陪着李梓南在医院住院,工厂的事全都交给李灿、李昕、苗苗、小朵。李佑偶尔会去工厂转转,或者去医院看看李梓南,这让李梓南心里有了些许慰藉。

李梓南嘱咐何翠莲和苗苗,他得病的事暂不告诉他哥嫂。但是,过了几天苗苗就打电话告诉她爸妈了,她担心再拖着她爸妈就见不上她二叔了。

李哥和李嫂得知消息后,叫上盈盈一起赶往枫市。

“老二,你不该这样啊,你做了那么多善事,怎么好人没好报啊?”李嫂抹着眼泪说。

“嫂子,不要这么想。”李梓南笑了笑,“如果我不积德行善,也许我不能活到现在。”

“咱爸妈走得早,可眼下你……”李哥喉咙哽得说不下去了,颤着手抹着眼泪。他上次哭是十几年前母亲去世的时候了,他差点忘了悲伤是什么感觉。

“哥,嫂子,别难过,人活一辈子谁不死?就当是我提前去陪咱爸妈吧。到那时,你们就把我的骨灰埋在咱爸妈坟墓旁边吧。”

李梓南本想安慰哥嫂几句,没想到这话一说,反倒让他们更伤心了,哭得稀里哗啦。直到医生走进病房,他们才意识到应该安慰李梓南才对,自己怎么先哭起来了?他们立马停止哭泣。

这天下午,李梓南觉得病房有点闷,独自到外面透透气。

医院里人来人往,李梓南慢悠悠地走着,观察着每个人脸上的表情。有的人忧伤,有人的着急,有的人憔悴,有的人麻木,也有的人开心,估计是要出院了吧,或者家里有人生孩子了吧,总之准是有好事了。

李梓南觉得,人的生老病死,除了“老”以外,生、病、死,都跟医院有关。在“生老病死”当中,最可怕的是病。这个世界上不知有多少人因病致贫,甚至家破人亡。他得了这个病,如果他经济条件不好,他早就放弃治疗了。他来医院住院治疗,一是为了让家人放心,二是他还抱着一丝希望。尽管他知道这丝希望细如蚕丝,拉不动一艘将要沉没的船,但他还是希望能有奇迹发生,或许老天能像当年眷顾他儿子一样眷顾他一回。

他不知不觉来到医院的花园,这里有一些跟他一样穿着病服的人在散步。他与这些人眼神相对的时候,双方眼睛里透出同病相怜的目光,尽管不知道对方得的是什么病。

他坐在长椅上,背对着西边斜照过来的阳光,影子被拉得很长。他时而抬头看树上的鸟儿秀恩爱,时而看地上的蚂蚁在觅食,时而看着一片落叶发呆,时而盯着自己的影子想自己还能活多久。

他看见自己的影子旁边有一道被拉得更长的身影,很眼熟,一时想不起在哪见过。他缓缓转过身,看见苏茜站在他身后,手扶着长椅的靠背。他的心一颤,像平静的湖面被蜻蜓点了一下,荡漾开来。

“茜儿,你回来了!”

“你怎么不告诉我?”苏茜坐在他左边。

“大老远的,怕你担心。我想到了临时死的时候,再见你一面,我就知足了。”

“你不同意,我不敢死!即使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 ,天地合,我命亦不敢绝!你还记得你说过这样的话吗?”苏茜的声音很小很平静,像自言自语。

李梓南淡然一笑:“那时候年轻,净喜欢这些海誓山盟。”

“你突然这样,我好害怕。”

“对不起,我斗不过命运了!”

“我不怪你。”

“我想等我走后,捐献□□,让别人帮我多看看这个世界。”

苏茜看着李梓南,簌簌泪下。

“茜儿,不要难过。”李梓南帮苏茜擦眼泪,“就当我先走一步吧。”

“如果你走了,有个方法也许能让你在五六十年后,或更久以后复活,你愿意吗?”

“你是说人体冷冻,等待将来复活?”

“是的,以捐献遗体的方式把身体冷冻起来,等将来医学技术发达到一定程度,再试图解冻复活。”

李梓南苦笑一下:“到那时,也许你和翠莲都不在了,孩子们都比我还老,或许也不在了。我活过来,那多孤独啊。”

“能不能活过来还是个未知数呢,但至少能给我们一个期待,一个念想。”

“是啊,我们就当你出了一趟远门,等你回来。”

李梓南和苏茜听见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转头一看,见何翠莲站在身后。苏茜和何翠莲对视一笑,笑得那么亲切,那么淡然,心中再无任何顾忌,像两个默契的搭档将要一起面对悲伤。

何翠莲坐到李梓南右边,握住李梓南的冰冷发青手,想给他传递一点温度。

“昕昕跟我说过这事,只有这样,我们以后才有可能再见。像苏茜说的那样,给我们一个期待和念想吧。”何翠莲像是恳求,又像是憧憬。

李梓南看向远方,若有所思,嘴脸浮起一丝微笑,自言自语:“我去了另一个世界,我的亲人想念着我,我在那边想念着我的亲人,期待着再见,多好啊!”

何翠莲脸上露出一丝欣慰的笑容,头靠在李梓南肩膀上。苏茜不由靠近李梓南,头也靠在李梓南肩膀上。她俩紧紧地依偎着李梓南,怕他这座历尽沧桑早已风化的石山轰然倒塌。

  • 1
  • 2
  • 3
  • 4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都市言情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2星
  • 1钻
  • 八桂子弟,深漂一族。
  • 八桂子弟,深漂一族。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6600
  • 57
  • 4460
  • 幽默和风趣的叙述,让人会心一笑。或许是总习惯从文章中得到什么大义凌然或是慷慨激昂的说理,竟然有些不习惯这样生活的小场景。忙忙碌碌的大城市生活,让多数穷人焦虑不堪,充满乐趣的小生活,如今又有几人歌颂,或是有这闲情雅致写来调侃,而这在我看来,恰恰是现代人最缺的品质。

    陈尘有一天我买了一个茶杯

    2021/4/1 17:39:43
  •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成长史,每个写作者都有自己的之路,读完地三仙这文,有点小触动,他道出了我们这些卑微的写作者的心理暗伤。是的,我们可能永远是站在路牙子上,不可能走进金光大道。可是,写作者,有哪个不想迈上金光大道呢?这是梦想,这是情怀。明知不可为却默默地坚持,就像侠客仗剑上华山,论剑肯定不是你,当下观众鼓鼓掌也好哇。哦,我很想跟作者一起痛饮三杯。

    茨平站在写作的马路牙子上

    2021/3/19 14:34:08
  • 夜上阑珊新近发表的小散文《勒杜鹃》,弥漫着浓浓的春天气息,虽然这几天深圳正处于寒冬。文章开头并没有直接写勒杜鹃,而是用牡丹花作了一个小引子,喜欢她的大红大绿,雍容贵气。紧接着作者笔锋一转重笔写了文章的主要花卉--勒杜鹃。从深圳的深南大道、公园、写字楼、小区、城中村、小巷里、老房子,到阳台上,都可以看到它火红的身影,最后直奔主旨:那开出一簇簇的花朵,就像深圳这座城市里的打工者,来了就是深圳人。

    方华吉勒杜鹃

    2021/1/11 20:34:49
  • 非常感谢老亨和元罗君的抬爱与慷慨打赏。相信每个人都有一个非比寻常的2020,疫情带给我们不一样的人生体验,我们做不了时代的英雄,但是可以用天然真挚的文字见证时代历史,记录平凡生命的轨迹。感谢邻家,让我们的生命可以在这里相交相感 。年终感言记录我们这一年的欢喜悲忧,也让我们能够在岁月轮回,新旧交替之际,让匆匆的自己能够停足顿首片刻,回望来时的路, 远眺前方的景,在心里,为自己燃一盏灯,继续上路!

    王学君2020讲不出再见

    2021/1/5 6:44:07
  • 阅读可以使人生更精彩,使生命更丰盈。阅读也是一门人生的必修课,有修为的人,能多经典,也能把自己读成经典。但从古至今,阅读更多是个人的事,自己的事,能够从自己阅读出发,有对阅读的喜爱出发,把推广阅读作为自己的毕生的事业——纯公益的事业来做,实在是难得,实在是了不起。到了后期,推广活动不仅停留在做几次阅读分享,办几场阅读沙龙,还能调动社会力量,联系爱心企业参与,这样就把对于阅读的公益推广做强做大了!

    老练之一做快乐的公益领读人

    2020/12/29 21:23:54
  • 这个小说,来自一句玩笑话。几个文友凑一起瞎聊,我指着某说,我要写你与某某私奔。他们起哄,我就真写了。我没写他们私奔过程,这样会掉进套里。初习写作时,我明白,把假故事编真了才算成功。现在明白,小说就是把简单的事情搞复杂来,越复杂可能越有味道。于是,在这里,我拼命往复杂里搞,横生枝节,摁在看似简单的过程中。最后说一句,写文有时真痛快,有时真痛苦。

    茨平闹药

    2020/12/22 11:16:09
  • 诚如深圳老亨所言,作品的篇幅太短了,建议写成金融系列故事。那天陈彻老师讲到,写出自身行业的独特故事,让更多的人阅读与分享。我是股票爱好者,多次持有与操盘深发展,在股市风云际会中沉浮,感慨万千,期待多一些细节描写,加长篇幅,让读者看个痛快。

    阮声股票的魔力

    2020/12/3 21:43:18
  • 那天一起坐地铁回家,聊起你的经历、你的行业,兴高竟不觉路短。我因前几年写物流行业的剧本,对这个行业了解了不少,发现这几乎是当代中国城市里最辛苦也最有希望的行业,百万物流人支撑起了整个中国的消费经济,几乎每个中国人都离不开快递、外卖,但并没有多少人了解物流人的工作原理、付出的辛苦。所有快递员一年只有春节休息3、5天,其他节假日永远无休,收入也远没有大家以为的那么高。这个行业值得大书特书,阮声,加油!

    陈彻遇见邻家,寻觅久违的文学梦

    2020/12/2 16:01:21
  • 其实,在看到你文章之前,我都不知道深圳发展银行已经消失了。读了你的一系列文章之后,才了解到深圳银行业经历过如此波澜激荡的发展历程。看来任何一个行业外人只能了解到只鳞片爪,只有行内人才能深入、全面地讲出来因去果。希望能有更多行业的人都来说说自己所从事的行业,那天跟阮声一起坐地铁回家,跟他聊起他在快递业的经历,也是大开眼界。希望各行业的人来讲各行业的深圳故事,能成为2021年邻家写作的一个内容。

    陈彻股票的魔力

    2020/12/2 15:56:11
  • 感谢各位倾情打赏,这或者就是写作的动力。文字搬运是个苦行僧,搬呀搬呀发现四周无一人,多孤苦,此时多么需要掌声。打赏就是。这篇小说,来自网上热传的不雅视频。都说小说是从新闻结束的地方开始,于是想哈想哈就有了这个故事。人生有很多岔道,我主观地让他们朝好的方向走。但尽管如此,人生乃然有很多条趟不过去的河。河只是一种象征,各位可以从伦理中跳出来,作另外的想象。

    茨平趟不过去的河

    2020/11/24 14:18:32
  • 字里行间流露出对文学的热爱,这样的人会活得很带劲儿,有理想有追求且一步一个脚印向上攀登着,这样的人生对于理想主义者来说就是最大的幸福。邻家聚集了一大群这样的文学爱好者,我们聚在一起单纯、热烈、美好,无论生活中遇到什么挫折、艰难、变故,只要精神世界的理想还在前方,就总能在跌倒的地方爬起来,收拾好伤口再出发。用故事点亮的城市有万家灯火的热闹,在这样的城市里生活就不会孤独。

    陈彻用故事,点亮城市

    2020/11/17 20:24:46
  • 陈老师,当初阅读了你的《被房号串起的日子》以后,我就认为你这篇文章肯定会得奖,甚至可能是获得大奖。你的文字蕴含真情,在朴实无华中,娓娓道来。文章围绕房子这一主线,从初入深圳打工,到与丈夫结缘,一个又一个和房子有关的故事,以及你的自强不息的奋斗,凭借自己的努力成为教师,让我敬佩。获奖实至名归。希望在邻家看到陈老师更多的作品!

    谢龙与文字为伴

    2020/11/17 18:25:27
  • 楚桥说得对,越是最痛切的亲情讲述,越是要收着写。把读者看哭的作品固然是出色的,但这一位母亲的人生应该不止令人难过,更应该有悲凉、愤怒、遗憾、思考的情绪,如果行文能把这些情绪都勾出来,那就更好了。推荐这次入决的一篇作品,赵俊的《父亲,我究竟该回忆什么》,这篇在这方面做得很好。可是不管怎么样,写自己的父母对我们来说都是异常艰难的事,因为可能要面对一个自己不愿面对的自己。让我写的话,肯定没你写得好。

    陈彻​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1/6 13:10:04
  • 很精彩的故事呀,叙述的节奏很冷静,成功地牵引了读者的兴趣。只是前面铺垫的有点多,后面拆开“包袱”又有些仓促。由于这个“青龙”始终没有出现过,其实读到中段的时候我已经有些猜到是怎么回事了,如果在这个时候加点疑似青龙的人稍微出现那么一下,会稍微打消读者的疑虑,按照作者的布局继续迷下去。其实这个“青龙”是胡伊格这个可怜的女人对爱情和生活近乎无望却执着的梦想,如果能在方面再深挖一下就更好了。拙见。

    陈彻后遗症

    2020/11/6 12:54:01
  • 你太机智了,竟然想到了投资,真是块发财的好料啊!我太实在了,除了当评委推作品打赏,就是用这个普通账号打赏,两个号的邻家币都已经消耗殆尽。不过也是有收获的,这两个月读到了太多好作品,度过了美好的阅读时光。邻家是个温暖的所在,这里喧嚷热闹,其乐融融,很快又将迎来一年一度的节日:颁奖礼,有邻家,所有文友都不孤独。

    陈彻写在2020年睦邻文学奖揭晓季

    2020/11/6 12:37:36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