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蓝虎
  • 点击:7577评论:22021/02/19 16:23

一.

前面马路缓坡向下,尽头是天桥,蜿蜒的桥体在半空交错,蜷缩在周围高楼之间,立体感相当强,浑似一个巨大的旋涡。天桥共三层,中间那层最凸显,边上种植的簕杜鹃正开着,与绿叶杂糅一起理不出界限,再往上的天桥,边上种的不是簕杜鹃,而是一种藤类植物,郁绿的藤蔓珠帘般垂下来,随风摆舞。巨蛇般蜿蜒交错的天桥拢成的逼仄的空间,仿佛巨大的钢琴按键高低错落的灰白色柱子,生命力旺盛的盆栽和高挑入空的大王椰,它们在人力干预下高度统一,静穆地浸润在迷蒙安详的晨光中。他透过相对于封闭空间的车厢窗玻璃远眺,宛若那是一个被人类文明遗弃了的异度空间。

“原来是你!”听到声音时他正看着窗外的景物出神,所以没有留意。直到第二次才低下头,愣了片刻才认出正仰头凝视着他的人。标致的鹅蛋脸,畅直的鼻梁,鼻翼宽窄适宜,鼻头不翘,圆润如悬滴,颧骨丰润而不隆,额前梳的是斜刘海,三七分。时空刹那间凝固住了,连同他脸上的表情,也一并固化了。“哦,是你?!”他惊讶地说。映着窗外的晨光,他瞳仁氤氲着一团淡淡的雾气。忽而清晰忽而模糊。

“真没想到,居然在这里遇见你!”

“是啊,我也没想到。”

“可不是吗!”她瞪圆了眼,细长的睫毛尖稍齐刷刷向上挑,好像脱离母体要飞起来了,“我们有好多年没见面了吧,还是不敢相信,我不会在做梦吧?‘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这句台词我是真信了。”

也许过度激动,眼膜漾着微光,像是湿润了。

“真的是久别重逢。”他慨叹道。

“是啊。顿时觉得这个世界好小。”

她眼睛像地铁安检人员手里的检测仪似的,贴着他从头到脚“检测”一遍,说。目光停在他脸上,定住了。“嗯,还是有不小变化。”

车身这时猛然晃了晃。

“是吗?”他嗫嚅道,握紧车杆,止住上半身的摇晃,定力由上而下推至脚底,稳住了身体。他声音低低的,一抹惊讶从细密的抬头纹间掠过,一丝凉意滞留在纹缝中。

“是啊!”她说,不假思索那种。

他迷惘眨了下眼睛,羞怯地低下头,寻思自己哪里被她看出变了,她是打量他全身后才说他以前不是这样的,但不知道是说外在形象改变呢还是指内在改变。时光的刻刀一剜一剜雕了六年,毫无疑问,必定会在脸上留下“到此一游”的痕迹:鱼尾纹多年媳妇熬成婆,熬出花来了,一抿就一撮;刮掉长出来的胡须也是硬的,还夹杂着通体灰白色的;抬头纹不用抬头也有了,也长了,中间那条已然横至冢墓和丘陵部位,上下两条也快赶上了,眉毛上边又长出了一道“眉毛”,变成“双眉毛”。这副未老先衰相他每天早上刷牙洗脸,对着镜子,早就已经习以为常了。至于内在变化,他是身在此山,云深不知了。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时间会让你改变。”他说,语气故作轻快。

“时间这把杀猪刀,真的是刀刀见红啊。哈哈。”她说,笑起来,眼角一丝鱼尾纹也没有,如花初绽,还是这么美,时间像是从身边绕过去了。不像他,一笑,口鼻眼全赶一块了,两撮鱼尾纹像两把微型扇子,笑没了,扇子舒开,还有褶子。

他把头微微仰起,闭上眼睛,一泓蓝色的水又从胸口漫上来,在鼻头处吻来吻去。

“你来广州多久了?”

“五年了。你呢?”他低下头,说。水随即压迫着沉下去。

“我毕业就来了。”她歪着头,认真兮兮盯着他,“还是不敢相信啊,简直像狗血偶像剧里的桥段。一个晴朗的早晨,一辆公交车,一个转身,一个对视。简直了。”

“我也没想到。”他说,看向窗外。


二.

报完前面是华侨医院(潭村)站,车子开始踽踽而行,好不容易龟行进入天桥底,有相当一会了,车子还在转那个公交车进站小弯道。车厢里的乘客貌似对这种情况都见怪不怪了。唯独他,虽然知道早出门与晚出门十分钟的区别就是从这个站开始,但每次还是会有些不耐烦。华侨医院(潭村)站前面是华南快速的一个出口,早上过了七点三十分准时堵车。

车子终于缓停到站了。一迭滴卡声后卡顿前进,刚驶出天桥底,光线豁然一亮,一朵簕杜鹃花瓣划过迷蒙的窗玻璃落下。对面宛若玦玉弧形的天桥疏朗开阔,桥体背对着朝阳,清晰雪白,好一会才露出蓝灰的底色。

“我们毕业旅游后就没见面了,一晃六年过去了。时间过得真快。”她说,“我们是在凤凰旅游认识的吧。我记得到凤凰是上午九点多。”

“是啊,走到客栈正好十点。”

“那个客栈名字还记得吗?”

“万名塔。”

“对!我记起来了,那客栈前面好像有座白塔。”

“嗯。”

“说起毕业旅游,真是花钱买累。我们在吉首下火车,我当时还以为到了,出了车站,没想到还要坐两个多小时巴士才见到凤凰庐山真面,到了凤凰,下车后导游领着我们去客栈,客栈老板娘又说上一拨客人刚走,房间还没打扫干净。我们只好在外边等。如果不是担心有碍观瞻,我都想躺在地上睡了。没想到还能遇见你。太神奇了!”说到最后她重复道,眉毛又向上挑起来,一根都没有粘连。

是啊,谁想到呢?没准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人习惯把自己不能掌控的事情归为上天的力量,在冥冥之中推动事情发展。也许吧,阔别多年,忽然见面,确实令人怀疑。然不止于此,从见面伊始,原本尘封的回忆线条在交谈中隐隐浮出水面,不惟感慨往事如风,当前的怀疑传导至回忆的起点,就连起点也开始生疑。

他们是在虹桥边“清风坊”酒吧相遇的。那是离开凤凰的前天晚上发生的事,他在跳岩附近一角城门下听流浪歌手唱了两首民谣,买了两包应景姜糖,晚饭点了一盘血粑鸭,旅程基本上算是圆满了。于是走到虹桥,径直下来,准备回客栈,不想听到江边飘来歌声,想着明天一别不知何时才能来了,游兴又起,循着淆乱的歌声,转入到那间酒吧。他进去时酒吧里面已经人满为患了。他是如何来到那个小露台的,忘记了。回忆就是那么奇怪,总能删繁就简,掉入主题。他记得露台完全是存在的缘故,总之一想起来,露台就已经在那里了,如停在半空的“天空之城”,有时他人就站在上面。露台与回忆的起点两点一线,中间氤氲的繁芜自动消隐了。可能是同个专业,上课大多都在人文学院大楼上课,抬头不见低头见,有了这层潜在的“脸熟”,所以他一见到她时没有怯场,而是主动跟她打招呼。

“你也在这里?”他其实是想说是你啊,可一开口,话到了舌尖,打了个卷,便生成你也在这里。而且目光到了她身上,自动虚化成了朦胧的重影。

“怎么?不可以吗?”她说,双手抱胸,乜斜了他一眼。连符号都透着对陌生人随意搭讪的不友好态度。他的心情一下子降至冰点。

“我可以坐在这里吗?”他又询问道。

“可以啊。酒吧又不是我开的。”她说,样子相当倨傲。

他们在露台上还聊了哪些内容,时过境迁,他早已忘记殆尽了。记忆是有选择性的,一径到了“这里”,他就记得不怎么如意的开场白。然而他当年肯定不知道,在未来很长的某个时刻,回忆被再次唤醒后,自己会像鲑鱼洄游一样,不定期地“定期”游回到那个露台,然后无数次“离开”。

他凝视着前方,一种说不明的感觉在他内心发霉似的滋生,远处的空间仿佛也在审视着他所处的这个空间,眼前的一切都不是真实的存在。

“你知道还有谁在广州吗?”她歪着头问。

“哦,还有谁在广州?刚毕业那会有好几个,但后来听说都考回去了,联系也都断了。我就知道自己还在广州,现在加上你。”

“是啊,广州生活压力太大了,回去也挺好的。”她脸掠过一抹云翳,瞳仁有点游移,云翳凝成一点,落在上面,像风中的轻烟般散开,像在逃避什么,又像在专注什么,语气看似散漫又像感慨,末了,眨一下眼,“你有没有想过离开?”

“暂时没有这个想法。你呢?”

“我也暂时没有。不过也难说,没准哪天买张车票就离开了。”她脖颈往下缩,瞳仁这次固定住了,盈盈像一汪深林里平静的湖水。

“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你也这么想吗?”

“我没有。我如果决定离开,到时再说吧。”

“我以前幻想过,毕业后要完成一个宏伟的计划。”

“现在实现了吗?”

“没有。”

“是什么计划?”

“至少去十个城市工作,每个城市短则半年,长则两年,那样十个城市都有自己的印记,是不是很美妙!”

“是很美妙。那你去过几个城市了?”

“刚才不是说了吗,就广州,一个。而且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离开。”

“离开不是很容易吗?你说的,买一张票就解决了。”

“说得容易,可是去哪呢?”

“随便。”

“如果去了发现自己并不喜欢那个城市怎办?”

“那就再回来咯。广州也不是你喜欢的城市吧?”

“岂止不喜欢,简直是讨厌。讨厌这里的交通,讨厌这里的空气,讨厌这里的生活节奏,还有讨厌现在的工作。”她说这话完全不顾及周边人的表情,不像是为了带节奏,样子很认真,与他对视的双眸霎时定住了。

“那为什么不离开?”

“还没想好去哪里。”

他每次低眉,回忆就像水量丰沛的泉水在大脑里面往上拱,他担心泄露了内心的秘密,时不时把脸别向窗外,谁料,飞逝而过的景物简直是电影胶片上的一格格镜头,回忆一帧一帧地往回放。

“现在回想起凤凰旅游的事,感觉那是几个世纪前的事了。我记得当时坐的是绿皮火车,差不多二十个小时。”

“十七个。”

“嗯!”她果断应道,瞳仁放亮,穿过窗户橙红的阳光投射在她柔顺的头发上,头发被涂上了亮光,好像挑染。小巧直挺的鼻子连着人中轻轻凹陷的小沟,两颊清淡的妆粉不像是真的,倒像是细微的绒毛,微卷在红扑扑的脸蛋上,“而且是硬座,那可是八月啊。火车跑起来上气不接下气,哐当哐当。窗户生锈吃死了,拉不下来,时不时就有一大股黑烟气灌进来,呛你一脸。车厢没有空调,头顶的转头风扇吹的是热风。挤在过道的连坐票也不舍得买的大叔大妈,什么姿势都有,简直像是难民过境,光膀子的、抠脚趾的,嘴巴朝天张着呼噜大睡的,样子跟蛤蟆求雨似的。最恶心的是他们身上那个焗味,又酸又臭,熏得你只想呕吐,真的是死都没那么煎熬。最令我要死还不是这些,而是失眠,十七个小时呐,我连瞌睡也没有,下火车那会,脚一着地,顿时天旋地转。不过,说是这么说,现在回想起来,其实也挺美妙的。回忆里的人事物总是会让我们忘了当时的酸甜苦辣,只剩下没心没肺的轻盈,用以麻醉自己。”

“往事不堪回首。”


三.

她微信找他的那个早上,他被梦惊醒了。

为什么会在那一刻往回看?他看似无意,但一切都像是为了这一瞬间的到来。梵净的晨光,轻易透过窗玻璃,把窗内窗外冰水般融在一起。深蓝色的柏油马路。车门哐当关上,轮子徐徐转动,准备加速了,恰好就在那一刻,他把脸别向车后头,看到一个奔跑的丽影在向他招手,这既像是梦中的场景,又像是电影的某个桥段。也恰恰他认出了那个丽影,梦猝然醒了。怔怔望着透着微明晨光的天花板。

  • 1
  • 2
1/10页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第
  • 关键词:言情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叶紫4举人2021/02/24 12:52:54
    • 分享到:
  • 好长的小说,语言有张爱玲的细腻着色,初看题目,读了很长都还没读出题目的寓意来,翻到最后,才明白作者设置的这个题目用意。文笔纤细,作为女性作者也难以达到这种程度,而作者是男性却能把很多感觉及意识描写很到位。
    • 一叶2021/03/03 12:55:12
    • 分享到:
  • 谢谢叶紫的阅读和点评!争取写完成度更高的小说!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3星
  • 3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9
  • 45080
  • 20
  • 6320
  • 在文学作品中,很少见描写他们的文字,但他们却是深圳一个很庞大的、很重要的基层群体,是这个城市稳定和谐的基石。从事这个行业六七年了,感受了很多网格的辛酸苦辣。他们的光点总是闪烁在我的身边,那些微光我还无法用宏大的文字来概述,先且在岁月里,一点一点记录。

    兰心微光

    2021/6/21 8:23:16
  • 我想我应该是比较早看到老段这篇非虚构文章的人之一。认识老段其人,已是几年前,其文与其人,是保持一致性的。最近两三年,老段在非虚构写作方面下了很多功夫,所写非虚构作品,都特别用心,经常听到他提及,这个星期要去采访哪一位朋友,下个星期要去采访哪一位朋友。这篇非虚构作品也一样,一万五千字,写了三位台湾同胞在深圳工作、创业的经历,字里行间充满了温暖,让人读之久久回味。祝愿老段在非虚构写作方面走得更好更远。

    梁龙基台湾人在深圳

    2021/6/21 8:10:32
  • 读完作者的《台湾人在深圳》,让我感慨万千。文章情真意切,让人读之想对这几位在深圳台湾人说声谢谢!人的相识很神奇,邂逅、买东西、偶遇…都是相遇相识的缘由。对工作倾心付出的张总,在公司管理层易主无法融入新的管理者的简单粗暴中毅然辞职,重新勘测市场成功转行创业;以工作为生命的杨总终于收获了自己的幸福!拾金不昧得遇知恩图报的何先生;每一份缘都弥足珍贵,每一次的相聚都是那么地美好,都说“爱拼才会羸”

    春风妙语台湾人在深圳

    2021/6/20 15:18:57
  • 从头到尾看完了,一声叹息,俗话说,人多嘴杂,各家有各家的打算,邻居间要办好一件事真难!虽说到后面还是要等别人加装成功再决定,但至少有20户签字了,真诚的付出还是没有白费,为无私付出的带头者点赞。文章情节紧凑,扣人心弦,让人一口气看下来,最后又留下悬念,耐人寻味,引人深思。

    云云邻居,加梯吧

    2021/6/19 11:36:25
  • 六个人,看似性格迥异却异中有同,他们都只是普通的网格员,但都爱岗敬业,与居民打成一片,把简单而繁琐的事情做得细致、周到,他们筑就了抗疫工作最坚实的基础。作者文笔老到,寥寥数语就刻画出一个立体的活脱脱的人物,无论是把工作看得比获奖重的小伙,还是不敢说出舅舅名字的新人,都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好的人和事还需要好的记录者,能被作者记录的人是幸福的。

    云云微光

    2021/6/18 17:12:59
  • 赚人玫瑰,手有余香。以微小的善,换来同样的感动。这是人与人之间的温情所在。你的一举一动,将是影响他人,他人也影响自己。谁说,城市里没有温暖,只要你有一颗温暖易感的心,那么何处都是温情所在。为作者点赞,也为身边的每个有善举,能以己之不易,谅他人艰辛的人点赞。

    叶紫龙岗禾田路,温暖彼此

    2021/6/18 15:06:30
  • 深圳不会辜负每一个努力奋斗的人,只是假以时日而已。执着与豁达,是奠定生活质量的基础。有些事,当我们努力够了时,总会在不经意的过程中收获好的结局。许多来深圳的人,正是凭借了努力的信念,才得以在深圳安身立命。作者的经历,正是千万个来深圳安身的人的缩影。

    叶紫深圳教师上岸记

    2021/6/18 14:43:59
  • 明明迷惘忙乱的日子却被你描成了一朵花,佩服你的文笔,欣赏你乐观的心态!年轻就是资本,拼搏就是底气,只要你不放弃,深圳的花草都是为你而盛开;在深圳,我从来不为自己是租房而形秽,只会为自己不够出色而内疚,有爱的地方处处是家。

    云云我在深圳租房已8年

    2021/6/17 19:16:57
  • 这篇书写挂面手艺的非虚构根基十分扎实。从制面过程描写的详细程度看,读者完全可以按部就班一展身手,做出像模像样的挂面来;从历史的维度来看,父亲经历了百年沉浮,由手艺折射出许多大国变迁;从手艺和个人生活来看,战乱与运动殃及百姓,在和平年代一技傍身则衣食无忧,挂面也更紧地维系了家人感情。“平凡”的文章我近年一直关注,这篇跟前作相比,精进许多。另外,题目可否改成《父亲的挂面》,简洁一些。郑重推荐!

    欧阳德彬父亲的挂面

    2021/6/17 14:55:39
  • 房子不是家,有爱你的人才是家。不论陪伴你的人能陪多久,只要此刻她在,你需要。这就是幸福。你是个勇敢,率真的姑娘,你们也是城市蜗居群像的缩影。深圳并不残酷,她更像是代表未来。即使像我这种混了快10年买不起房的打工人,在深圳依然很踏实,不需要看人脸色,只有我敢不敢拼。

    别看了我在深圳租房已8年

    2021/6/15 15:30:05
  • “我知道,在每个异乡人的心中,都有一间属于自己的小店。在某个不经意的瞬间,它像一束微光,给予你温情与暖意。”文中的小店之所以温暖人心,都因为关联着故乡,小店的阿姨虽然健忘,但因为能让作者和朋友想起奶奶,想起姥姥,从而成为心灵的依托,成为向往的地方。而当小店消失后,作者的怅然若失溢于纸背,那既是缅怀又是乡愁。文章语句朴实,情感真挚,极易引起读者的共鸣,让人情不自禁想起久违的温情和暖意。

    云云再见,城中村的小店

    2021/6/11 17:16:06
  • 本文以七天三检的核酸检测为内容,全文以语言、动作描写为主,营造出了紧张而匆促的氛围,真实再现了社区工作者们在核酸检测工作的艰辛和尽职尽责。文章语言幽默,生动活泼,形象地表现出了疫情期间广大基层工作者们平凡中见伟大的精神,而正是无数人的无私奉献,坚守岗位,才筑就了我们牢固的抗疫防线,让我们相信:抗疫必胜!

    云云七天三检

    2021/6/11 15:30:40
  • 作者的肺腑之作,读来感人至深,我羡慕这样的青春,那般的执着,考编之路艰辛却从未放弃,本文既有真实的叙述,又有城市美景的细腻描绘,让我们理解了作者源源不断的动力,深圳是一座美丽的城市,是属于青春与活力的城市,只要你足够拼搏,足够努力,深圳的蓝天白云就是为你摇旗呐喊的啦啦队!

    云云深圳教师上岸记

    2021/6/11 15:03:05
  • 读完有太多的感动,一个人来到陌生的城市里,谋生、求索、创业、恋爱,安家,一路荆棘一路歌,友情的温暖,追求的不懈,让作者终于在深圳这个城市扎下了根。深南大道记录了多少人奋斗的足迹,是多少人拼搏的见证,感动于作者的坚持,感慨于像作者那样为梦想而奋斗的人的坚毅,深圳是一座建设者的城市。本文就是为奋斗者而写的赞歌,是无数拓荒者的拼搏底本,心若在,梦就在,我心安处是吾乡。

    云云我和深南大道

    2021/6/7 14:18:48
  • “来了就是深圳人”这是来到深圳后最触动我的一句话,本文中无论是装修公司的戴小姐团队,还是夜里出来卖水果的妇女,以及奔波的作者自己,都是为了梦想为了生活在忙碌,而彼此间的惺惺相惜成就了诸多感动,这种感动来源于人与人之间的真诚、共情、互助,而这些正是我们能把异乡当故乡的底气和动力,文中的戴小姐的敬业感动了作者,而作者的真诚又鼓励了戴小姐,给了她前行的动力。在这个城市,我们都是努力的陌生人!

    云云龙岗禾田路,温暖彼此

    2021/6/7 10:47:36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