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成本指向东
  • 点击:446评论:02021/04/08 17:07

1

时间是夜晚九点,我看了一下手机,确认。在乡村,这个时候应该算晚了,人们也开始上床休息,但在这到处是楼盘工厂的大深圳小罗岗,这时候能算晚么?城市正喧嚣着,还有各处的灯光,似乎也精力过剩。我所住的幸福公寓307房,外面的喧嚣声与灯光不分强弱从窗口扑进来。我走过去把窗帘拉上。橘红色的窗帘不厚,挡不住噪音,却可以挡住别处的灯光,还有疑似窥探的眼睛。室内的灯是日光灯,在橘红色窗帘的作用下显得特别柔和。我早把空调调至二十六度,这是最适合人体的温度。周红线仰躺在床上,躺成一个大写的“大”字。床单上印的是小红花,一朵一朵,鲜艳、拥簇,她犹如躺在鲜花丛中,目光殷切地望着我。多么美好的时刻。我知道,这时候我该说什么话做什么动作。我府下身子,朝周红线耳根上呵了呵口气,说:可能上辈子我们一对恋人,很可惜没有做成夫妻,欠下的感情这辈子就要用这种方式来弥补,老婆,你说是不是?你听听,我这话是多么地好听,走心。果然。嗯、嗯、嗯,周红线用力地点头,是的,是的,一定是这样。她双手搂住我的脖子,用力地连亲我几下,说:老公,我爱你。我说:老婆,我也爱你。然后,使出全身之力进入她身体。周红线吃惊的大眼珠翻了一下白,然后双手紧紧地抱住我,屁股往上顶。我说:现在我们是一个人了,老婆你讲对不对。周红线说,对、对、对,老公,现在我很幸福。

我喊周红线喊老婆,周红线喊我喊老公,亲热、肉麻、甜蜜、缠绵,但我们却不是法律意义上的夫妻。法律意义上的,我老婆在老家带娃,周红线老公在老家养鸭子。我们是一对临时夫妻,以夫妻的名义住在一起。请不要用道德的尺子来量我。我不想做道德君子。此时一切跟道德无关。我们在外务工,背井离乡,别妻离子,内心空虚,生活沉闷,还有一种叫性欲需要得到满足,或许也包括了爱情,于是结成临时夫妻。在外来工群体中,像我们这种临时夫妻相当普遍。夜幕降临,城中村街上那一对对手牵着手的就极有可能是临时夫妻。

我与周红线,白天要上班,夜里很少去村街上闲逛,除非要买生活用品,倒不是怕什么,在这个所有人都是陌生人的城市里,没有人知道我们的老底,也不存在流言蜚语。这就人在他乡的好处。我们不去逛街,是要争取更多的时间缠绵。临时夫妻,未来没有保障的,说不定一次回家或离职就是永远分离,此生再无相见。我们珍惜当下,在有限的时间做更多的爱。只是偶尔,我们会去的博爱湖走走。那一汪用灯光映照湖水、亭台楼阁、假山、分岔的小径、修剪好的植物,写足了城市休闲的意义。我们管这个叫散步。仿佛如此一说,人生一下子提升了不少档次,与这个城市有了某种紧密的联系。我们手牵手慢慢地走,有时也会相互挽着,紧密相依。如果看到树下有恋人接吻,我们也会放开胆来拥抱接吻。有样学样。走了一段时间,多半是周红线先说:老公,我们回吧。于是,他们相拥着返回出租屋。

我们都是加油站的员工。周红线做服务员。她穿一件米黄色的工作服,见到车来了就招手,像交警一样指挥停车,问客人加多少号的,扭开车油箱盖,把油枪放进去,然后去给另外一辆车加油。客人去服务台付了款后,她坚决不会忘记收小票。她的工资由两部分组成,一是基础工资,二是绩效工资。绩效工资凭小票计算。我怎么会把钱忘了呢?忘了什么也不会忘了钱。夜里,我们说悄悄话时周红线总是这么说。前一句是我夸她聪明能干,从不会丢掉小票。请别鄙视我,我觉得,哄女人,夸是成本最低的方法。夜间在一起,我们用大量的时间来说悄悄话,说得丰富多彩摇曳生姿。比如,当我进入她身体时,她会猛然想到加油,说,你那东西很像一把油枪,然后咯咯地坏笑。我双手摁住她的头,用力地亲,说:你这个流氓婆,你这个狐狸精。周红线说,我是不是太色了?我说,我就喜欢你这色的样子。周红线很满意这份加油的工作。她说,太轻松了,一点都不累,比在家里种田养鸭子不知道轻松多少。说到这她又连亲几下我,说,所以我有大把的精力折磨你哟,你可别不高兴。我说,我工作也不累呀,我也有大把的精力不怕你折磨。我在加油站做行政兼财务,打打杂算算账,一个加油站没多少事。我说工作不累是真的。我们虽说同在加油站工作,却不是同一个加油站。两个加油站相隔约两公里,我们在中间的城中村租了一间公寓房,不大,十五平米,有独立卫生间,小阳台上可以做饭,衣服挂在防盗网上晒。早上我们不做饭,去路边摊上吃早点,五块钱一份的。吃好早点,周红线走东我走西,互说拜拜晚上见。下午下了班原路返回,几乎是同时到家。对,我们就把这间小屋称为家,一下子有了温暖的感觉。到了家里,周红线做饭食,我躺在床上刷微信。吃好饭,赶紧刷牙、洗澡。她的头交给我洗。她的头发有点长。这时,周红线总是一脸享受,说,老公,我那个老公从来不会给我洗头,我一下子很幸福。我说,这个老公跟那个老公不一样。如果我们没有去博爱湖走走,就爬上床开始搂搂抱抱。我们只要在一起,只要在自己的小屋里,只要两只手闲着,就要搂搂抱抱,说些傻里傻气的悄悄话。周红线说,很可惜我们白天不能在一起。我则用手指刮了刮她鼻子说:别那么贪心好不好,我们晚上不是在一起吗?周红线说,好、好、好,我不贪心,能遇上你我很开心。我们一个礼拜至少要过四次性生活。到了周六晚上,性生活过得尤其疯狂,因为星期天不用上班了。我们一个星期只有一天休息。哇,明天不用上班了,顿感精力十足。我们即使没有做爱,也是搂抱着睡,相互抚摸对方的身体。我们这对临时夫妻感情进入了最甜蜜期。我说这是度蜜月。

2

我叫孔方,男,今年三十有五,江西省丫山县布镇人,农民的儿子,说准确一点是农民工的儿子,打工二代。虽说是80后,也是奔四十的人了,也可以说是正年富力强时。我在农村长大,很小就开始干农活,挖土挑担砍柴收稻,却没有饿肚子,所以体质很不错,去工地搬砖码头扛包都受得了。我没有考上大学,上的是中专。中专多读三年,拿了一张大专文凭,学的是财务。毕业后南下深圳找工作。我工作比较好找,这可能跟姓名有关。孔方后面加个兄字,我就不是人而是钱了。初次与周红线相识,我说我叫孔方,周红线立即大笑起来,说不如后面加个兄字,多有意思哈。我说大家是这么喊我。我每次去新单位应聘,老板总是问,你叫孔方。我说是的。老板说,不如后面加个字,孔方兄。我说大家是这么喊我。老板大笑,说你明天就来上班吧,你来了等于钱来了,财务这专业也学得好。不是我骄傲,大深圳打工这十多年,换了很多公司,都是我炒老板。有的老板望着我离去的背影,会伤心欲绝:这小子走了,会不会钱也走了?不过,也得承认,大公司我进不了,我的文凭份量不够,但我不沮丧。我眼下这份工作,是2018年谋得的。我开车来此加油,见墙上贴着招聘启示,招行政兼财务。我正想换工作,前份工作干得很不爽,况且此份工作一月多有五百块钱。我前去应聘,过程与之前一样老调。老板问,你叫孔方。我说是的。老板说不如后面加个字,孔方兄。我说大家是这么喊我。老板大笑,说你明天就来上班吧,你来了等于钱来了,这岗位很适合你。我来加油站上班后,加油站的生意果然大有起色。老板哈哈大笑,孔方兄不错哈,你来了果然带来了财运。我心里说,屁,财运也是你的,跟我没毛线关系。

我结婚有十余年了。老婆是在一家电子厂里认识的。她在流水线上做普工。她也是江西丫山县人,隔一个乡镇,东山坝乡。发现她是丫山人,我就决定追她。这是经过成本核算的。学财务没学到别的本事,就是学到了算成本,用老家的话说是算盘珠子拔得鬼精。丫山人嫁女儿彩礼不贵,比隔壁于都县要便宜一半多。可能也是同是丫山人的原因,只请了五回夜宵她便答应嫁给我。令我喜不自禁,这谈恋爱都省下不少钱哈。事实上她家真没要我多少彩礼。老婆说,欠下的债还不是要我们来还,我才不那么傻。村里人都说我是用最低的成本把老婆娶回家。婚后,我们很快就有了孩子。现在我是三个孩子的父亲了,一个儿子两个女儿,分别是九岁,六岁,三岁。老婆从生下第一孩子就没有出来打工了,就在家里带娃。这,有条件所限,也是经过成本核算的。家父在我十五岁时就从脚手架上跌下来跌死了。我能拿到这张大专文凭,全赖父亲的赔偿款。母亲身体实在太差了,她自己都需要别人照顾,所以,没有长辈来帮我带孩子,老婆只好放在老家。外面的生活成本实在太高了,如果把老婆带出来,孩子也要跟出来,那老婆就没办法上班,我这点工资根本不够开支。农村的生活成本低,老婆在家带娃,那三亩半责任田就不会荒废,稻米、蔬菜、瓜果她可以种到来吃,再养几只老母鸡,一个月有两千元足够开支了。眼下我月工资是五千五,留下一千给自己打零用,余下的可以存起来了。小孩读书也是个事,带到外面来,像我们这样的外来工是享受不到义务教育的优待,读私校费用太高了。在老家钱可以少花很多钱。虽然如今农村的教育水平实在太差了,但没有办法,只有看孩子们自身的造化了。

把老婆放在老家带娃,一切都好,唯一不好的就是做爱不方便。别人怎么样不好说,反正我对做爱这事特别有热情,说了也不怕你们笑话,我真的可以每天做一回爱,压根儿不用补肾的方子。打工生活单调,夜里回到宿舍,没什么卵事,脑子闪一下就闪到做爱上。我也还算年轻吧,身体里的荷尔蒙时常跑出来撕咬,搞得我很难受。各位,现在你们知道我的痛苦了吧?我不想找站街女郎,也从未找过。这也是经过成本核算的。站街女郎稍为年轻一点的找一回要二百三百,一个月算找十回,就会花掉二三千元。我一个月只有一千元零用钱,这哪够哈,难道自己不要花吗?另一个原因是害怕染到病,站街女郎多少男人睡过,风险系数太高了。要是惹上艾滋病,这辈子就玩完了。唯一最好的选项是找一个老公不在身边的女人做临时夫妻。外面很多男人都这么做。可是我一直未能找到。可能是我长相不佳,身上又缺钱。看着别人手牵着手一副恩爱得不得了的样子,我就妒嫉得要命。我怎么这么命苦?

看来,做爱只能跟老婆了。出于这种原因,我咬了咬牙,2017年从二手市场买回一辆小车,大众桑塔纳,最低配那种,很省油。自己有小车就很方便回家了,一个月或两个月把休息天调整到一起,开着小车回趟家,名义上看孩子,其实是想跟老婆做爱。第一次开着小车回家,老婆的眼神满是惊愕,有两种内容,这时候你怎么回来了?借了谁的小车?真会摆阔。我告诉她这是自己买的,她立即尖叫起来:摆什么臭脸?败家子。入夜,哄孩子们睡着后,我抱着她说,还不是想你吗,有一辆小车方便。老婆一脸嫌弃,说有什么好想的,老夫老妻了,再说,多烧钱哈,败家子。她虽这么说,并没有拒绝我的求欢,但只是躺在那儿,像一具硅胶娃。我老婆什么都好,就是对做爱缺少热情,不知是不是性冷淡,自从结婚起就没有热情过,当然我要也不会拒绝,仿佛那事儿只是例行妻子的公事。我有点沮丧。回趟老家有七百公里,过路费加油钱往返一千五百多,这爱做得成本太高了。所以,我一个晚上会要她两回。老婆很是厌烦地说:你怎么还要哈?我说,多爱一回,平均费用就会降低一点。老婆骂道:你神经病呀,回来干嘛?浪费那么多钱。我不是神经病。我是学财务的,知道算成本。我下载了哈罗出行APP,每次回家,就去网上捞几个顺风客。捞上四个,基本不亏,还有点赚,但这种情况很少。每次回家,少则亏两三百,多则亏七八百,一千元是上限。有一次,回程放空,亏了我一千多,心痛死了,害得我连几个月欠债过日子。从成本核算的角度来说,还是在外面找个临时老婆合算。所以,我满脑子又在想这个事了。只要身边出现年龄相当的新女人,我都要去打听,她老公跟出来了没有,再权衡一下,是不是我的菜。

  • 1
  • 2
  • 3
  • 4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成本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3星
  • 3钻
  • 没事写字玩
  • 没事写字玩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30
  • 88162
  • 43
  • 6720
  • 幽默和风趣的叙述,让人会心一笑。或许是总习惯从文章中得到什么大义凌然或是慷慨激昂的说理,竟然有些不习惯这样生活的小场景。忙忙碌碌的大城市生活,让多数穷人焦虑不堪,充满乐趣的小生活,如今又有几人歌颂,或是有这闲情雅致写来调侃,而这在我看来,恰恰是现代人最缺的品质。

    陈尘有一天我买了一个茶杯

    2021/4/1 17:39:43
  •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成长史,每个写作者都有自己的之路,读完地三仙这文,有点小触动,他道出了我们这些卑微的写作者的心理暗伤。是的,我们可能永远是站在路牙子上,不可能走进金光大道。可是,写作者,有哪个不想迈上金光大道呢?这是梦想,这是情怀。明知不可为却默默地坚持,就像侠客仗剑上华山,论剑肯定不是你,当下观众鼓鼓掌也好哇。哦,我很想跟作者一起痛饮三杯。

    茨平站在写作的马路牙子上

    2021/3/19 14:34:08
  • 夜上阑珊新近发表的小散文《勒杜鹃》,弥漫着浓浓的春天气息,虽然这几天深圳正处于寒冬。文章开头并没有直接写勒杜鹃,而是用牡丹花作了一个小引子,喜欢她的大红大绿,雍容贵气。紧接着作者笔锋一转重笔写了文章的主要花卉--勒杜鹃。从深圳的深南大道、公园、写字楼、小区、城中村、小巷里、老房子,到阳台上,都可以看到它火红的身影,最后直奔主旨:那开出一簇簇的花朵,就像深圳这座城市里的打工者,来了就是深圳人。

    方华吉勒杜鹃

    2021/1/11 20:34:49
  • 非常感谢老亨和元罗君的抬爱与慷慨打赏。相信每个人都有一个非比寻常的2020,疫情带给我们不一样的人生体验,我们做不了时代的英雄,但是可以用天然真挚的文字见证时代历史,记录平凡生命的轨迹。感谢邻家,让我们的生命可以在这里相交相感 。年终感言记录我们这一年的欢喜悲忧,也让我们能够在岁月轮回,新旧交替之际,让匆匆的自己能够停足顿首片刻,回望来时的路, 远眺前方的景,在心里,为自己燃一盏灯,继续上路!

    王学君2020讲不出再见

    2021/1/5 6:44:07
  • 阅读可以使人生更精彩,使生命更丰盈。阅读也是一门人生的必修课,有修为的人,能多经典,也能把自己读成经典。但从古至今,阅读更多是个人的事,自己的事,能够从自己阅读出发,有对阅读的喜爱出发,把推广阅读作为自己的毕生的事业——纯公益的事业来做,实在是难得,实在是了不起。到了后期,推广活动不仅停留在做几次阅读分享,办几场阅读沙龙,还能调动社会力量,联系爱心企业参与,这样就把对于阅读的公益推广做强做大了!

    老练之一做快乐的公益领读人

    2020/12/29 21:23:54
  • 这个小说,来自一句玩笑话。几个文友凑一起瞎聊,我指着某说,我要写你与某某私奔。他们起哄,我就真写了。我没写他们私奔过程,这样会掉进套里。初习写作时,我明白,把假故事编真了才算成功。现在明白,小说就是把简单的事情搞复杂来,越复杂可能越有味道。于是,在这里,我拼命往复杂里搞,横生枝节,摁在看似简单的过程中。最后说一句,写文有时真痛快,有时真痛苦。

    茨平闹药

    2020/12/22 11:16:09
  • 诚如深圳老亨所言,作品的篇幅太短了,建议写成金融系列故事。那天陈彻老师讲到,写出自身行业的独特故事,让更多的人阅读与分享。我是股票爱好者,多次持有与操盘深发展,在股市风云际会中沉浮,感慨万千,期待多一些细节描写,加长篇幅,让读者看个痛快。

    阮声股票的魔力

    2020/12/3 21:43:18
  • 那天一起坐地铁回家,聊起你的经历、你的行业,兴高竟不觉路短。我因前几年写物流行业的剧本,对这个行业了解了不少,发现这几乎是当代中国城市里最辛苦也最有希望的行业,百万物流人支撑起了整个中国的消费经济,几乎每个中国人都离不开快递、外卖,但并没有多少人了解物流人的工作原理、付出的辛苦。所有快递员一年只有春节休息3、5天,其他节假日永远无休,收入也远没有大家以为的那么高。这个行业值得大书特书,阮声,加油!

    陈彻遇见邻家,寻觅久违的文学梦

    2020/12/2 16:01:21
  • 其实,在看到你文章之前,我都不知道深圳发展银行已经消失了。读了你的一系列文章之后,才了解到深圳银行业经历过如此波澜激荡的发展历程。看来任何一个行业外人只能了解到只鳞片爪,只有行内人才能深入、全面地讲出来因去果。希望能有更多行业的人都来说说自己所从事的行业,那天跟阮声一起坐地铁回家,跟他聊起他在快递业的经历,也是大开眼界。希望各行业的人来讲各行业的深圳故事,能成为2021年邻家写作的一个内容。

    陈彻股票的魔力

    2020/12/2 15:56:11
  • 感谢各位倾情打赏,这或者就是写作的动力。文字搬运是个苦行僧,搬呀搬呀发现四周无一人,多孤苦,此时多么需要掌声。打赏就是。这篇小说,来自网上热传的不雅视频。都说小说是从新闻结束的地方开始,于是想哈想哈就有了这个故事。人生有很多岔道,我主观地让他们朝好的方向走。但尽管如此,人生乃然有很多条趟不过去的河。河只是一种象征,各位可以从伦理中跳出来,作另外的想象。

    茨平趟不过去的河

    2020/11/24 14:18:32
  • 字里行间流露出对文学的热爱,这样的人会活得很带劲儿,有理想有追求且一步一个脚印向上攀登着,这样的人生对于理想主义者来说就是最大的幸福。邻家聚集了一大群这样的文学爱好者,我们聚在一起单纯、热烈、美好,无论生活中遇到什么挫折、艰难、变故,只要精神世界的理想还在前方,就总能在跌倒的地方爬起来,收拾好伤口再出发。用故事点亮的城市有万家灯火的热闹,在这样的城市里生活就不会孤独。

    陈彻用故事,点亮城市

    2020/11/17 20:24:46
  • 陈老师,当初阅读了你的《被房号串起的日子》以后,我就认为你这篇文章肯定会得奖,甚至可能是获得大奖。你的文字蕴含真情,在朴实无华中,娓娓道来。文章围绕房子这一主线,从初入深圳打工,到与丈夫结缘,一个又一个和房子有关的故事,以及你的自强不息的奋斗,凭借自己的努力成为教师,让我敬佩。获奖实至名归。希望在邻家看到陈老师更多的作品!

    谢龙与文字为伴

    2020/11/17 18:25:27
  • 楚桥说得对,越是最痛切的亲情讲述,越是要收着写。把读者看哭的作品固然是出色的,但这一位母亲的人生应该不止令人难过,更应该有悲凉、愤怒、遗憾、思考的情绪,如果行文能把这些情绪都勾出来,那就更好了。推荐这次入决的一篇作品,赵俊的《父亲,我究竟该回忆什么》,这篇在这方面做得很好。可是不管怎么样,写自己的父母对我们来说都是异常艰难的事,因为可能要面对一个自己不愿面对的自己。让我写的话,肯定没你写得好。

    陈彻​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1/6 13:10:04
  • 很精彩的故事呀,叙述的节奏很冷静,成功地牵引了读者的兴趣。只是前面铺垫的有点多,后面拆开“包袱”又有些仓促。由于这个“青龙”始终没有出现过,其实读到中段的时候我已经有些猜到是怎么回事了,如果在这个时候加点疑似青龙的人稍微出现那么一下,会稍微打消读者的疑虑,按照作者的布局继续迷下去。其实这个“青龙”是胡伊格这个可怜的女人对爱情和生活近乎无望却执着的梦想,如果能在方面再深挖一下就更好了。拙见。

    陈彻后遗症

    2020/11/6 12:54:01
  • 你太机智了,竟然想到了投资,真是块发财的好料啊!我太实在了,除了当评委推作品打赏,就是用这个普通账号打赏,两个号的邻家币都已经消耗殆尽。不过也是有收获的,这两个月读到了太多好作品,度过了美好的阅读时光。邻家是个温暖的所在,这里喧嚷热闹,其乐融融,很快又将迎来一年一度的节日:颁奖礼,有邻家,所有文友都不孤独。

    陈彻写在2020年睦邻文学奖揭晓季

    2020/11/6 12:37:36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