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圳深似海
  • 点击:4478评论:32021/05/31 08:09

我在深圳第一次见到尤理想时,他正在布吉公园门口唱歌。一个自制的黑色音箱立在地上,远看像个黑人侏儒,里面发出滋滋啦啦沙哑的歌声,我知道那是从尤理想嘴里发出来的。旁边那些补鞋、卖水果、卖小物件的摊贩们,看着尤理想,忍不住一个劲地笑。尤理想直直地站着,双手紧握麦克风,闭着眼睛,一动不动,唱着张学友的《一千个伤心的理由》。一抹夕阳透过高层建筑物的罅隙,斜斜地投射在公园的大门上,配上尤理想的歌声,周围瞬间涂满了黄昏时特有的忧伤。

一曲终了,又唱一曲,每曲开唱之前,尤理想都会报歌名,而且都是长串长串的名字,比如《每次都想呼喊你的名字》,《爱多一次痛多一次》,《你的柔情我永远不懂》这样的歌名。我不清楚歌名为什么要这样长,也不理解尤理想为什么喜欢唱这样长歌名的歌。人群里钻出三个戴红领巾的小学生,他们分别把几枚硬币搁在音箱上,尤理想赶紧罢手,对着麦克风说,小朋友,我不是卖唱的,把你们的钱收回去!

时值下班高峰期,不少路人驻足观看,小小的十字街口顿时拥堵起来。

我妈找到我时,尤理想刚唱完最后一首歌,正弯腰给众人鞠躬,一个劲地说着同一句话,谢谢大家赏光。人群里传来稀稀拉拉的掌声和笑声,很快,看热闹的人便散开了。我妈逛了一下午的街,布吉街两旁的店铺她几乎逛了个遍,当她拉着我在人群里穿梭准备去新一佳商场时,我不想去了,站在路边不动。她说,不想走了?不想走了就去公园门口等我,买好了你的衣服我还要去公园旁边的银行存钱,你在那里不要乱走。我妈是管钱的,我爸是赚钱的,从我记事起一直都这样。记得我爷曾在我面前说过这样的话:你妈是地主婆,你爸是长工佬。唉,你爸就是个软踏踏的“妻管严”。我妈常在别的女人面前讲,要想男人“老实”,首先要管住他们的钱包,男人都一个样,钱多了就管不住裤裆里那东西。我妈打开大包小包,抖开衣服给我看,问我喜不喜欢。我不想看,说,只要是拉链的就好。我妈说,晓得晓得,都是拉链的。

讲话的时候,我妈抬头看见了尤理想,她说,你舅公在这里唱歌了?我说,你都看见了还明知故问。我妈嘀咕道,越来越会呛人了,你这孩子。这时尤理想也看见了我,他的眼睛闪了几闪,把音箱和电线收进三轮车里,走了过来,很惊讶地说,小家伙,你什么时候也来深圳了?我说,今天到的,我要在这里念书了。尤理想问,看到我刚才唱歌了?我点点头,嗯了一声。

尤理想是我妈的亲弟,也就是我的亲舅。别人说尤理想的脑子坏了,是个癫子。尤理想最忌讳别人说他是癫子,他说过,哪个敢讲我是癫子,我就屌死哪个——这话尤理想说了快三年了。我从不觉得尤理想脑子有问题,相反认为他比脑子好的人还要清醒。因为他会唱歌,而且唱得好听,是我眼里的歌唱家。

目睹尤理想在布吉公园门口唱歌那一幕时,是2005年初秋的一个黄昏,这点我记得很清楚,因为那天是我来深圳上学的第一天。我有难以启齿的心理疾病,老家的同学时不时捉弄我,弄得我惧怕上学,整天沉默寡言,学习成绩一落千丈。我爷同我爸妈商量,叫他们带我来深圳上学,说换个地方就没人知道我怕那东西了。我爸看我妈,意思要她拿主意。我妈犹豫着。我爷卷了一颗喇叭烟,点燃吸着,用一个老村支书的口吻撂下一句话,富了口袋,误了下代,以后你们眼涕当尿屙的时候就晚了!我妈不想带我来深圳,不过最终还是同意了,絮絮叨叨地说,那东西有什么好怕的呢?真是见鬼了,一个莫名其妙,一个神神叨叨,看来一定是风水出问题了,真要请“卢半仙”来看看了。我晓得我妈讲的“一个一个”的意思,莫名其妙的那个人是我,神神叨叨的那个人是尤理想。

连我自己都难于理解,怕蛇,怕鬼,怕坟墓可以理解,为什么怕那一粒小小的东西?当我明白怎么回事的时候,已然是成年人了。我的妻子梅子是个洞察力极强的人,和她好上没多久,她就发现了我的着装奇怪,浑身上下的开口处,都是由拉链组成的。她说,吴声,你的服装好特别哦。我支支吾吾,左右言之。她就捂嘴笑,说还真是“无声”,比蚊子的声音还小。我说,六岁之前我的声音是很大的,还得了个“小喇叭”的外号,后来慢慢就变小了。她问,为什么呢?我说,不晓得。其实我是晓得的,我的声音是在别人的嘲笑中一天天变小的。但我不想告诉她,至少现在不想让她晓得。不过很快,还是被她看出了端倪。那天午后,我坐公交车来到梅子家里,只有梅子一个人在家,她的家人都去了水产批发市场。梅子深圳户口,祖籍梅州,她一家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搬迁过来的,一直居住在福田,一家人自然就成了深圳人。梅子的爷爷以前是个渔夫,搬来深圳后还是个渔夫,不同的是梅州没海,深圳有海,由河里网鱼变成了海里网鱼,这个过程自然流畅,就像她爷爷是个渔夫,她父亲也是个渔夫一个样——中国人很难摆脱“老本行”与“接班人”的千年烙印。到了九十年代初,也就是梅子出生那年,她家不再下海网鱼了,做起了水产批发生意。这一举措可谓“华丽转身”,水产生意越做越大越做越好,几年下来在福田车公庙“望城楼”高档小区买了一套复式楼房,一家老老少少讲着白话,变成了货真价实的深圳人。后来梅子的父亲涉足房地产,几年下来赚得盆满钵满。

那天我一进梅子的家门,像往常一样张开鼻孔呼呼地嗅了起来,空气里似乎有淡淡的鱼腥味,似乎又没有。梅子从冰箱里拿出一罐“红牛”递给我,笑着说,狗一样嗅什么?每次都这样,讨厌!我说,你家里有鱼腥味,每回来我都闻得到。梅子说,哪有呀,乱讲。我说有的,真有的,我的鼻子灵是出了名的。梅子笑骂一句,狗鼻子。又说,你这是心理作用。我说可能是吧,不过你爷和你爸妈身上真的有鱼腥味。梅子怼我,瞧不起农民了吧,别忘了你也是个不折不扣的农民。我说不敢,绝不是这个意思,怎么说你全家都是深圳人,我呢,说好听一点是深圳的客人,不过你爷他们身上确确实实有股鱼腥味。梅子斜我一眼,说,我身上有鱼腥味吗?我说不晓得,好像有,好像又没有,还没好好闻过。梅子说,什么好像有好像没有,我身上就是没有,来,你闻闻。说着整个身子凑了过来。梅子身上确实没有鱼腥味,相反我在她身上闻到了一股少女特有的体香味,这味道令我神往,周身过电一样一阵颤栗,下身火烤一般,呼地燥热起来。梅子闭了眼,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地弹跳着,如丝丝琴弦,弹奏出一曲美妙的青春之歌。这个初冬的午后,梅子大约知道了我那可笑而耻辱的秘密。是的,在别人眼里是可笑的,但在我内心深处是耻辱的,这种耻辱或许伴随我一生。当我手忙脚乱准备褪去梅子的衣物时,那东西倏然映入我眼帘,浑身顿时像浇了一盆冷水,颤抖起来。我碰到它了,我竟然碰到了那该死的东西了!我跌跌撞撞向卫生间跑去。身后传来梅子梦呓般的问话,你怎么啦,吴声,你到底怎么啦?我开了水龙头,洗手,搓手,冲水,梅子裤头上那粒小小的东西,不停地在我眼前闪现。

若干年后的新婚那天,梅子穿了一身拉链开口的衣服。我想,梅子真是个细心体贴的好女人。夜里我心无挂碍,像剥杉树皮那样,剥去了梅子身上所有的衣物。事后她蛇一样缠着我,突然说,奇怪了,一个小小的东西,你到底怕它什么?我问,什么我怕什么?梅子说,别装了,纽扣呀,你妈都讲给我听了。我忌讳别人在我面前提起扣子两个字,但新婚之夜,我不好在梅子面前表示不快,于是想转移话题,说,不是我妈,是咱妈。梅子说,一时还改不了口。我成功转移了话题,继续说,你妈你妈,这样听起来多不好,像骂人似的,得及时改口,我妈是你妈,你妈也是我妈。梅子扑哧一笑,说,好好好,我现在就改,是咱妈,行了吧。听咱妈讲,你小时候就怕纽扣,刚开始我还不信,纽扣有什么好怕的,于是我上网查了,果然有这样的人,中国有,外国也有,东方有,西方也有,真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你讲讲,纽扣有什么好怕的?看来无法绕过纽扣这个令人呕心的话题了,迟早逃不掉的问题,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面对。我有点不悦地说,讲不清楚,怕就是怕,没什么理由,你不是上网查过了吗,网上一定讲清楚了有的人为什么怕纽扣。梅子说,这是病,你爸,不,咱爸咱妈就从来没带你去看过医生?我说,看个球,农村人哪有这么多讲究,他们什么也不懂,能吃能睡能干活就是没病。梅子表示不理解,说,生理上的疾病往往比身体上的疾病还更可怕。翻个身,梅子继续说,对了,咱舅尤理想也没去看过医生吧。我嗯了一声,没再言语,表示新婚之夜不想谈及疾病和医生之类的话题。梅子意会,说那就早点睡吧。我说,我还没玩尽兴呢,一次怎么能放过你呢,起码也得来个回马枪吧。


尤理想是尤家第七个孩子,他的下面还有一个妹妹。我外婆个子矮小,一个很普通的农村妇女,唯一显著的是,臀部宽大厚实,像两扇磨盘。都说臀部厚实的女人会生孩子,这话不假,我外婆一口气生了八个孩子,七女一男。在重男轻女的国度里,尤理想的降临,无疑给这个阴盛阳衰的家庭带来欢欣与希望。尤理想这个名字,是我外公给起的,好听也好记,顺顺溜溜的,同时也谐音“有理想”之意。我外公是个“闷葫芦”,一天难讲上几句话,一有空就摆弄他那把二胡,坐在院子里,闭上眼,轻盈地把小镇的夜晚拉得悠长而深邃。尤理想继承了他父亲的“艺术”基因,从小就喜欢唱歌,小学、初中以及高中两年的时间里,尤理想都是学校里出了名的“歌唱家”,只要学校里有文艺活动,尤理想必是主角无疑。但尤理想别的功课并不理想,所以高中读了两年,他就不想上学了,说读书真是辛苦,于是自动退学回家撸锄把了。

我两岁之前在吴家,两岁之后在尤家。我是1992年出生的,那时候举国都有一股“南下”热,千千万万的人潮水般涌向广东,我爸我妈是其中的两朵浪花,飘到了深圳这座年轻的城市。我小时候讲话迟,咿咿呀呀的尽讲些鸟话,根本没人听得懂,到三岁半才开口讲人话。那时候我是尤理想眼里的“玩具”,他经常抱起我抛向天空,然后放下,又让我不停地转圈圈,世界在我眼里倾斜、旋转、倒塌,我趴在地上晕乎乎的难受,生平说出了第一句别人听得懂的话:舅,舅公。

那年春天的一个早上,尤理想突然消失了,给家里留下一张字条,说他不想呆在家里撸锄把了,要去深圳闯荡,将来当个歌唱家。外婆焦急万分,冒着蒙蒙细雨去了柳树湾车站,试图把儿子叫回来。当她赶到车站时,开往深圳的班车早已走了。看着无精打采回来的外婆,我外公喝了一口茶水,丢下一句:儿大不由你,随他去吧,都这么大的人了,吃不了亏。是的,尤理想吃不了亏,生得牛高马大,只要他不惹事,就没人敢把他怎样。尤理想遗传了外公高大的体格,在人面前一站,不怒自威。七岁那年,我发现自己害怕纽扣,凡有纽扣的衣服都不敢穿,单独的纽扣更让我呕心。这发现惹来一些人的好奇,特别是小伙伴们,常拿纽扣来捉弄我,偷偷往我口袋里塞各种纽扣,我一碰到就吓得大哭,他们却开心大笑,说我是天底下最怪的一个人。外公外婆也说我怪,说纽扣有什么好怕的,不信,是装的吧。只有尤理想相信我,他给我买的衣服都是拉链开口的。小伙伴们拿纽扣捉弄我,尤理想就吼他们,骂他们,甚至恐吓他们。只要尤理想在,就没有一个人敢拿纽扣来吓唬我。尤理想成了我的私人保镖。

  • 1
  • 2
  • 3
1/7页上一页1234567下一页 第
  • 关键词:都市、理想、成长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3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黄元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1-07-24
  • 520周冠打赏45000,共计45000
  • 2021-06-07
  • 紫荆花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1-06-06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黄元罗4举人2021/07/24 09:29:02
    • 分享到:
  • 文章中的“尤理想”、“吴声”等精神病患者,他们的人生之所以无处安放,在很大程度上是不被周围人理解。即便是亲朋好友,也仅仅简单地认为他们心理有病,却没有从精神层面给予他们关怀。由此观之,这篇小说很值得我们一读再读,因为它所体现出来的“漠视精神病患者”的现象以及带给我们的警示确实值得我们每个人反思。
  • 本评论已获得 1000 邻家币明细>>
    • 紫荆花1布衣2021/06/04 10:11:46
    • 分享到:
  • 小说以精神疾病与心理疾病作为切入点,讲述了一群从乡村浅水来到城市海洋小人物的追求与挣扎。有辛酸,有温馨,有死亡,也有重生,亲情友情爱情始终弥漫其中。从乡村走向城市,再从城市返回乡村,似乎是这个时代的一个轮回。乡村与城市的格格不入,理想与现实的差距悬殊,使他们时刻处在时代海洋的旋涡里。作者对小人物抱有同情和担当,试图让他们突围生活困顿与精神困境。通篇时空交错跳动的叙事,让文本多了些曲折与灵气。
  • 本评论已获得 1000 邻家币明细>>
  • 感谢您的点评和打赏!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3星
  • 2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
  • 66100
  • 7
  • 1800
  • 文章中的“尤理想”、“吴声”等精神病患者,他们的人生之所以无处安放,在很大程度上是不被周围人理解。即便是亲朋好友,也仅仅简单地认为他们心理有病,却没有从精神层面给予他们关怀。由此观之,这篇小说很值得我们一读再读,因为它所体现出来的“漠视精神病患者”的现象以及带给我们的警示确实值得我们每个人反思。

    黄元罗圳深似海

    2021/7/24 9:29:02
  • 非常喜欢这组既带有“位卑未敢忘忧国”思想,又充满市井小民烟火气息的“碎言碎语”。在字里行间,我既看到了作者的悲悯意识,他极力维护拾荒老人等弱势群体的尊严;还看到了作者的家国情怀,他衷心为遭遇洪涝灾害的河南人民祈福;更看到了作者的小资情调,偷得浮生半日闲,吆喝来三五好友,在深圳随处寻爿餐馆,点一份酸菜鱼,咪两口小酒,再上谈天文地理,下侃鸡毛蒜皮,真是快哉啊!

    黄元罗碎言碎语(组诗)

    2021/7/24 8:45:10
  • 标题有些诗意,小说刚开始讲述黄胜男的工作与家庭,铺垫比较长。女儿给妈妈泡了一杯柠檬水后,仿佛在点题欲言又止。第二天故事发生转折,进入高潮,一杯柠檬水原来是毒药。反映青少年教育存在的社会问题,令人深思。故事的结尾有些仓促。我突发奇想,如果公司投标的是青少年教育项目,融入深圳话题。她下午投标时只是迟到,后来带着女儿参加会议,以亲历者现身说法,最终于赢得投标项目,母女俩最后拥抱在一起,泪流满面。

    阮声一杯柠檬水

    2021/7/24 0:23:01
  • 都说父爱如山,作者却把父爱用温暖的阳光来比喻,真是如一股暖流缓缓淌进儿女的心窝。随着孩子渐渐长大,父亲却慢慢变老,步履蹒跚。好在父母看着儿女长大,心里却是安慰,儿女就是父母眼里最美的花儿。正如您陪我渐渐长大,我陪您慢慢变老。诗歌写的好温暖,值得一读。

    相向而行你是我最温暖的阳光

    2021/7/24 0:11:13
  • 这篇小说很有教育意义。父母常常只顾着满足孩子的物质需求,很少顾及孩子的内心在想什么,他们真正需要什么。以为拼命的挣钱,就给了孩子更好的生活,孩子会感激自己,会听话,会好好学习,却根本没想到孩子和别人的交往,已让她误入歧途。两代人缺乏交流,母亲只顾着自己的生意,孩子和单亲母亲之间的感情越来越淡。而她的是非观,价值观都还没定,很容易受别人的影响。一杯柠檬水里的毒,是女儿买的药,也是母亲自己酿的苦果。

    小猪猪一杯柠檬水

    2021/7/23 22:54:01
  • 我的天呀,好像是真的一样。我从惊吓中终于醒来了,原来这是小说,否则我也怕自己会被毒死(大哭)。现实生活中父母都忙,然后小学高年级同学早恋的事学真的存在,作者别有用心构思出一些故事情节,现在的教育还真是一个大问题,但教育也如同治病,不能头痛医头,脚痛医脚。这小说其实还可以再深入地写,再来些故事情节和高潮,可能更加引人入胜。

    理红一杯柠檬水

    2021/7/23 22:50:37
  • 喜欢这篇短小精悍的美文。作者通过自己的亲身经历。描写了东门前后的变化。不论是以前的东门还是现在的东门,都让我无比的向往。不仅仅因为在东门可以逛街购物吃美食,还因为那里的每一个人都充满着朝气,都拥有着无限的活力,每个人身上都藏着创造奇迹的无限可能。正如作者所说,每一个来到东门的人都有散发着微光。每一道光既照亮自己,又照亮这个世界。本文的作者就是那一道特别闪亮的光。

    小猪猪我们一起发光

    2021/7/23 22:16:39
  • 第一次看到施霞的现代诗。关于这个父母的文字啊,不管什么体裁,好像怎么写也写不够。与我自己而言呢,也是一样的,父母在作家笔下是写不完的语言和财富。这首诗歌,如果做一些分段,会便于阅读,个别文字稍微有所精简,会更好一点。

    董文馨??1413你是我最温暖的阳光

    2021/7/23 21:27:01
  • 我想每个人都有记忆中的美味,提到这些,我也会想起家乡的卷糕啊、软儿梨啊,拉条子啊等等。每当我们忆起这些,就会怀念和这些美味有关的人。看似作者写的是记忆中的美味,以窑番薯为重笔墨,实则透露着难以忘怀的父女情,描写很温馨很有画面感,再如数家珍的介绍了其他广东美食,又回忆起年少时的小伙伴,也带读者走进了从前的记忆。文字干练,描写紧凑,实属一篇美文。

    董文馨??1413记忆中的美味

    2021/7/23 21:15:36
  • 这是我第一次看文馨写的小说,看完之后我想说文馨写的小说比她写的散文好。这篇小说的选材非常好,是大家关心的教育问题,也是社会问题,当下社会出现了一些弑母弑父事件,值得社会反思。作者紧扣主题描写了一个无知少女差点毒杀母亲的故事,发人深思。作者写作技巧也很成熟,人物性格刻画鲜明,美中不足结尾太仓促,感觉没结尾,女主的内心活动应该再展开,同时应该有反思思考,或是更多的情绪表达。事件之后的处理不够深刻

    夜上阑珊一杯柠檬水

    2021/7/23 20:27:39
  • 离异家庭往往容易诱发孩子的畸形心理形成,很多时候我们听到一些为人父母说到为了孩子强忍着不离婚,固然有些可笑,更多也是不得已。父母与子女的沟通尤其重要。小说里毒死亲妈的情节果然可怖,但现实中不乏此等情况,这也引得我们思索,在婚姻的选择上是不是应该更加慎重呢。提一点小小的建议,书面语跟口语的应用要有所区分,双引号里面的内容作为直接引述最好少用书面语,否则会让人物显得像机器一样。

    被监测了吗一杯柠檬水

    2021/7/23 19:33:03
  • 《一杯柠檬水》读后心情大有翻腾之感。情节发展到一定程度戛然而止,留有充分余地催人思考。如此发人深思,不能不说是作品成功的一个重要方面。作品触及的是一个常见而又棘手的问题,早恋。女儿认错,是在妈妈和男孩家长都到了派出所之后,说明问题的解决,需要学校、社会、家庭三结合。情节,引人入胜,前边铺垫,后边升级。既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很有吸引力。妈妈是作品中的第一人物,写得丰满、生动、感人。

    王工一一杯柠檬水

    2021/7/23 19:22:33
  • 读完《一杯柠檬水》颇让人心惊胆战,心有余悸。孩子们的教育问题成了现代社会的首要问题。在学校虽然有老师教育,回到家里,父母也要急时发现孩子们的动向,除搞好自己的工作外,也要注意培养孩子各方面的教育.电视丶手机、游戏让孩子们很容易接受到新资讯,他们思维超前,敢想敢做,不计后果。早恋、叛逆让家长们焦虑,事何引导孩子秀伤脑筋.我们那个年代,电话都没有更别提电视和手机。放学做完极少的作业就可做游戏藏猫猫.

    春风妙语一杯柠檬水

    2021/7/23 19:13:23
  • 邻家故事,就是这样邻家故事,就是这样一群又一群似乎相同但其实又各有所异的故事。千帆过尽处,花草绿叶依旧清新迷人,追梦人经历了酸甜苦辣、悲欢离合之后,“依旧坚强与执着”。个人历史也是这座城市历史的一个折射点,非常认同文中社会进步是“有更多地自由空间和公平正义的法治氛围,公民得到更多的宽容和尊严!”的观点。深圳,不负韶华不负卿!一群又一群似乎相同

    邻家三皮匠之魏先和深圳 宛如千帆过尽处相识的记忆

    2021/7/23 16:49:54
  • 这个小说写得轻快,读得轻松,情节一层层递进,悬念一步步落下,直到最后迷底揭开,意料之中的结局终于出现。全文以情节推动,并无其他烘托的藤蔓枝叶,显得干净利索。可以看出作者扎实的写作功底,轻松、熟练地驾驭着手里的笔。但窃以为,故事略显单薄,意料之中的结局更是让这篇小说显得中规中矩了。

    邻家三皮匠之魏先和是谁导演这场戏

    2021/7/23 16:20:2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