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飞泉(我名即我号)
  • 江飞泉,福建建瓯人,江西财大经济学学士,北科大工商管理硕士,诗人,广东省作协会员。出版诗集《今夜万物安睡》《苍生辽阔》。
TA的评论
  • TA回复了作品《人间净土——丽江城的日与夜》 丽江还是那个丽江,你已经不是那个你了,谢谢梦晴姐。说真的,现在丽江真的不如那时了,那时真的一顿饭可以等两小时,晒太阳。
  • 2019/11/26 15:31:24
  • TA回复了作品《人间净土——丽江城的日与夜》 很多事情过去了很多年,最初的印象总是让人无比怀念。已经近十年没去丽江了,或许也没有最初时的惊艳和感动了,我想这份感情还是留藏心底吧,或许是对它最好的纪念。
  • 2019/11/26 10:47:48
  • TA评论了作品《人间净土——丽江城的日与夜》 最早去丽江是2004年的事情了。之后再去过一次,却远没有第一次那么令人刻骨铭心。当然现在的丽江早已不是那时的丽江了。那时的丽江是静谧的、诗意的、带有异域风情的,它很神秘,也很古朴。但身处其中,又处处能感受到热情和天性之美。无论是万神园还是洛克故居,无论是茶马古道还是束河古镇,都令人向往。
  • 2019/11/26 10:47:35
  • 江飞泉回复> 很多事情过去了很多年,最初的印象总是让人无比怀念。已经近十年没去丽江了,或许也没有最初时的惊艳和感动了,我想这份感情还是留藏心底吧,或许是对它最好的纪念。
  • 2019/11/26 10:47:48
  • TA回复了作品《​父亲,我喊不出你名字里的疼》 唯一能报答的,只有努力拼搏,成为父亲希望你成为的那个人。当我们无法说出父母心中的疼时,好好努力吧,这样,他们的疼会减少几分,我们的爱也会增加几分。
  • 2019/11/15 10:22:28
  • TA评论了作品《​父亲,我喊不出你名字里的疼》 再看这首关于父亲的作品,内心难免联想到前几日连续看的电影《偷自行车的人》《小鞋子》和《草房子》,里面形形色色的父亲就是我们熟悉或者陌生的那一个。父亲是经常被我们忽略的人,关于母亲的文字浩如烟海,而对于父亲的书写,仿佛被遗忘一样。但我们知道,父亲是更加不会表达的那一个,他对你的爱是和母亲一样的。于是,我看到作者笔下罗列父亲的好,但作者却无法真正代替父亲感受到生命的疼生活的苦。
  • 2019/11/15 10:12:17
  • 江飞泉回复> 唯一能报答的,只有努力拼搏,成为父亲希望你成为的那个人。当我们无法说出父母心中的疼时,好好努力吧,这样,他们的疼会减少几分,我们的爱也会增加几分。
  • 2019/11/15 10:22:28
  • TA回复了作品《白昼流星(外三首)》 邻家一直鼓励在地文学或在场文学的写作,这是有着强大生命力的文学样板。因为只有对身边的美好热爱的人,才有能力掌控和驾驭更加宏大的叙事,更加无远弗届的未来。加油。
  • 2019/11/15 10:02:30
  • TA评论了作品《白昼流星(外三首)》 虽然文字有些稚嫩,但还是有蛮多可取处。其一就是质朴的情感,通篇没有过多的修饰和纷繁意象,反而释放了一种直白纯朴之美,譬如,关于学校宿舍的校友,本身就带有校园里质朴的特质,这种回忆总是令人记忆犹新,且非常美好。作者应该非常年轻,有着令人艳羡的年龄资本,意味着有更多见证生活美妙的机会。于是,想建议下,多写写身边的事物,身边的人,身边的风景。
  • 2019/11/15 10:02:18
  • 江飞泉回复> 邻家一直鼓励在地文学或在场文学的写作,这是有着强大生命力的文学样板。因为只有对身边的美好热爱的人,才有能力掌控和驾驭更加宏大的叙事,更加无远弗届的未来。加油。
  • 2019/11/15 10:02:30
  • TA回复了作品《秋日游马峦山》 而这些句子最终变成内心的诗意,让马峦的一路风景相随,就像诗中所说,山在那里,石在那里,而心亦在那里。
  • 2019/11/11 10:34:57
  • TA评论了作品《秋日游马峦山》 前一阵刚同友人前往马峦,一路去了瀑布群、马峦村、东纵纪念馆、曾生故居,遗憾的是大万世居没去,但对马峦的风景风情还是心驰神往,希望还有机会再去探寻。所以看到春燕的这组诗歌,一下子勾起那时记忆。这组诗歌很清新,并非那种旅游诗,聱牙诘屈之作,更多的是,将风景和心境的融合,借助身边小事物的指引,企及内心之上的意蕴和情绪。文字之间不乏灵动句子,通过这些句子抒发对生活的思索和对苍生万物的悯惜。
  • 2019/11/11 10:32:57
  • 叶紫回复> 谢谢飞泉的用心点评!
  • 2019/11/11 13:09:57
  • 江飞泉回复> 而这些句子最终变成内心的诗意,让马峦的一路风景相随,就像诗中所说,山在那里,石在那里,而心亦在那里。
  • 2019/11/11 10:34:57
  • TA回复了作品《演技不灭,将星不朽》 抗日时期他们的事迹和功绩,我党不仅承认,而且高度赞赏。然而,现实中有多少反映这类题材的作品呢?《中国远征军》《铁血昆仑关》《血战台儿庄》《捍卫者》《喋血孤城》《七七事变》,寥寥无几!
  • 2019/11/11 10:22:22
  • TA评论了作品《演技不灭,将星不朽》 花半个月时间写了两万多字的剧评,内心依然难掩激动,久久不能平静,我已经好久没有如此了。那么多将星,如璀璨星辰,成为败军之将,如寻常百姓一样过着囚犯的生活,让人无限感慨,又心生感动。他们叱咤风云半生,转瞬功名成土,令人叹息。但他们建立的不世功勋,依然会被铭记。剧中借演员说出:艰难的岁月,艰苦卓绝的抗日战争,在民族气概之下,中国人民的爱国主义的热情,字里行间不乏豪迈之情。
  • 2019/11/11 10:20:54
  • 江飞泉回复> 抗日时期他们的事迹和功绩,我党不仅承认,而且高度赞赏。然而,现实中有多少反映这类题材的作品呢?《中国远征军》《铁血昆仑关》《血战台儿庄》《捍卫者》《喋血孤城》《七七事变》,寥寥无几!
  • 2019/11/11 10:22:22
  • TA回复了作品《紧握一把故土的苍茫》 无论是故乡还是异乡,丽江都是值得去一趟的,不,是N趟。出发吧,兄弟
  • 2019/10/31 20:50:46
  • TA回复了作品《马峦山望乡村生活图景》 春华秋实,岁月变迁中带走无数尘埃与喧闹,又将安宁美好驻留,看得出作者是热爱生活的人。祝福。
  • 2019/10/28 10:21:57
  • TA评论了作品《马峦山望乡村生活图景》 说不出是散文诗还是散文,但文字里有种说不出的韵味,有着令人着迷的思绪色彩和人生况味。这种况味又不等同亨利梭罗的瓦尔登湖那种遗世,是一种恬淡,一种隽永,一种生活之外的高蹈。马峦山对我而言也不陌生,我也曾经数次抵达那里,或考察地盘,或短暂栖居,但似乎都有作者的心境记录那种美好。马峦山自然是美的,在于它的远离市区喧嚣,也在于它幽静安宁。而作者的状态也是让人赞叹的,能静心平气,从容记录生活的一年四季
  • 2019/10/28 10:19:33
  • 苏鸟或蛋回复> 谢谢你,哪有什么静心平气,都是满满的焦虑,只是在村里和在村里焦虑的点不一样。城里担心工作,村里焦虑生活。
  • 2019/11/26 15:01:09
  • 江飞泉回复> 春华秋实,岁月变迁中带走无数尘埃与喧闹,又将安宁美好驻留,看得出作者是热爱生活的人。祝福。
  • 2019/10/28 10:21:57
  • TA回复了作品《这几类“邻家人”做不得》 不过最怕一咕噜发十来篇轰炸,但质量略逊,整体上还是鼓励一定水准的作品,本着交流和互动的原则,发上来的作品质量高,人家点评不也更加赏心悦目吗?这是相互的。总之,元罗还是提出很多的建议,一并谢之。
  • 2019/10/08 11:18:39
  • TA评论了作品《这几类“邻家人”做不得》 元罗兄果真对邻家一片拳拳之心啊,每一点都发自肺腑。的确,如你所言,邻家是每个人的邻家,如一片森林,是由很多生态组成的,难免就有各种人等。而且邻家赛事决定了它的烟火气和锅焦味,互动互评是维持文学生态的一个重要指标,也是邻家葳蕤向上的重要原因。的确,邻家人中有不少元罗说的各色人等,但也不能一概而论,一棍子打死。有的文友可能线上不大喜欢点评,但线下活动积极主动,一样为邻家做出贡献。
  • 2019/10/08 10:59:24
  • 江飞泉回复> 不过最怕一咕噜发十来篇轰炸,但质量略逊,整体上还是鼓励一定水准的作品,本着交流和互动的原则,发上来的作品质量高,人家点评不也更加赏心悦目吗?这是相互的。总之,元罗还是提出很多的建议,一并谢之。
  • 2019/10/08 11:18:39
  • TA回复了作品《父亲的慢》 如果能将时光定格,倔强的父亲就将一直在心灵深处,从未走开。如果能让时光慢点,让父母慢点变老,我们能做些什么?
  • 2019/09/27 12:29:08
  • TA评论了作品《父亲的慢》 最后一句打动了我。让我想到朋友魏先和那首《那是我的父亲》,前面大段的铺陈,就为了送出最后一句的感叹:父亲啊,永远是那个让人遗憾却永远靠不近的人。作者用“慢”的意象,将父亲喝酒、下棋的过程呈现出来,给了慢动作回放的效果,让人动容。前两节的细节描写很美,光斑停在他的鞋面上,斜阳暗示着晚年暮秋,却并不让人感觉萧瑟肃杀,情感的容器装得下“父亲的慢”,却装不下时光的流转,而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 2019/09/27 12:26:14
  • 冷富春回复> 谢谢飞泉老师的精彩点评。魏老师的《那是我的父亲》我也读过,写得太好了!
  • 2019/09/27 23:55:51
  • 江飞泉回复> 如果能将时光定格,倔强的父亲就将一直在心灵深处,从未走开。如果能让时光慢点,让父母慢点变老,我们能做些什么?
  • 2019/09/27 12:29:08
  • TA回复了作品《深圳之上,高楼之下》 这更让人亲切,验证了他们切实就在我们身边,也许偶然擦肩而过的老人,或许就是他们的一员。任何功德都应被供奉。
  • 2019/09/27 12:04:46
  • TA回复了作品《深圳之上,高楼之下》 他们安贫乐道,却不显山露水,他们是深圳的一份子,也是建设功臣。但愿城市没有将他们遗忘,能为他们造一座白色巨塔。巧合的是,《造塔者说》作者,著名作家游利华也认识彭叔,他们是红岗西村的邻居
  • 2019/09/27 12:04:32
  • TA评论了作品《深圳之上,高楼之下》 先佑这篇基建工程兵的采写并不容易,一个重要原因便是:它不能投机取巧,也不能胡编乱造。这是特殊题材的桎梏,要写好一个人的传记是非常具有难度的事情。基建工程老兵彭叔代表的是大多数,即在深圳定居下来,也算安稳知足,但没有大富大贵起来的那部分。的确,有少数成为既得利益者,但大多数没有。好在,很多像彭叔这样的城市基石,刚硬、质朴、坚挺,他们支撑着这座城市的框架和脊梁。他们在某种意义上,更让我们尊敬。
  • 2019/09/27 12:00:32
  • 江飞泉回复> 这更让人亲切,验证了他们切实就在我们身边,也许偶然擦肩而过的老人,或许就是他们的一员。任何功德都应被供奉。
  • 2019/09/27 12:04:46
  • 江飞泉回复> 他们安贫乐道,却不显山露水,他们是深圳的一份子,也是建设功臣。但愿城市没有将他们遗忘,能为他们造一座白色巨塔。巧合的是,《造塔者说》作者,著名作家游利华也认识彭叔,他们是红岗西村的邻居
  • 2019/09/27 12:04:32
  • TA回复了作品《白色城堡——天鹅的颂诗》 这个评精得不能再精了。看来天鹅确实是很多人的心头好啊。贴出的是第一部分,还没写完,都写两年了
  • 2019/09/26 11:47:29
  • TA回复了作品《微醺伏特加》 古人很多名士饮酒后都会留下不朽诗篇,李太白的《将进酒》自不必说,而我最喜欢的是曹操的《短歌行》,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谁能解忧,唯有杜康……豪迈之气不可一世,真心叹服。
  • 2019/09/19 10:24:42
  • TA评论了作品《微醺伏特加》 记得我在一首《台风》的诗里写过,形容台风如烈性伏特加,但却没有喝过,也不敢尝试,实在不胜酒力。看到这篇,似乎浮现出作者的豪爽面庞,颇有古代侠女风范,大有于山巅雪夜,侠士们推杯换盏,豪迈之气呼之欲出。其实,品酒更见人品,更见性格品德,这是酒能唤醒人最初的本真,所有的隐藏将被褪去,留下的就是人的真性情。而以茶兑酒,更是君子侠士的结合体,似乎颇得人心,能解醉意,更能沁心。
  • 2019/09/19 10:24:19
  • 拾柒回复> 谢谢文友夸奖!酒香茶浓,建议文友浅尝,有人大碗豪饮,有人小杯浅酌,可以小酌一杯,偶尔小放纵内心,格外舒坦。
  • 2019/09/25 16:35:19
  • 江飞泉回复> 古人很多名士饮酒后都会留下不朽诗篇,李太白的《将进酒》自不必说,而我最喜欢的是曹操的《短歌行》,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谁能解忧,唯有杜康……豪迈之气不可一世,真心叹服。
  • 2019/09/19 10:24:42
  • TA回复了作品《四种深圳》 相风说有限的个人视角包容无限的现实,这在本文中体现得淋漓尽致。独立成篇,又彼此相关,揭示了不同的经历走向,却有着殊途同归的命运结局。先佑塑造得很成功,有望得到终评青睐。
  • 2019/09/19 00:28:02
  • TA评论了作品《四种深圳》 四种人,四个人生,修理工,菜农,清洁工,小旅店老板,扮演的都是普通的角色,甚至无足重轻,对于深圳这个庞然大机器,这些零件卑微到尘埃。然而,不容忽视的,对于每个个体,每个家庭,他们又是如此重要,他们承担着一个家庭的生计命脉,也扮演着自己立命于这座城的价值。他们纵使是小螺丝钉,又呈现出不同程度的苦痛与命运的归宿。这些小人物没有必然联系,却向我们提供了一个都市应有的温度和包容。
  • 2019/09/19 00:27:43
  • 江飞泉回复> 相风说有限的个人视角包容无限的现实,这在本文中体现得淋漓尽致。独立成篇,又彼此相关,揭示了不同的经历走向,却有着殊途同归的命运结局。先佑塑造得很成功,有望得到终评青睐。
  • 2019/09/19 00:28:02
  • TA回复了作品《我和她(外一章)》 而她的弟妹儿子连出现一次都难。命运的讽刺真是来得及时,好在那个女的醒悟了。不知文中这个悔恨的姑娘醒悟了没有,否则,她的人生估摸也就这样了。
  • 2019/09/17 09:54:31
  • TA评论了作品《我和她(外一章)》 对第二则故事感兴趣,并点赞。结果有点出乎意料,但也说明了一个真相:世间只有两件东西不可直视,一个是太阳,一个是人心。人性的复杂可见一斑。当你风华正茂,风光无限时,一切都是美好的;当你跌落云端、满身负累时,一切美好都消失了。这是精致利益主义者的观念,也是对他们无情的鞭笞。昨天看到一个故事类似于此,一个“下嫁”给窝囊丈夫的精致女性,在得癌症时,得到她平时不待见的丈夫及夫家的兄弟姐妹精心照料
  • 2019/09/17 09:54:16
  • 陈昌华回复> 谢谢关注点评!
  • 2019/09/18 13:17:48
  • 江飞泉回复> 而她的弟妹儿子连出现一次都难。命运的讽刺真是来得及时,好在那个女的醒悟了。不知文中这个悔恨的姑娘醒悟了没有,否则,她的人生估摸也就这样了。
  • 2019/09/17 09:54:31
  • TA回复了作品《当代武大郎的故事》 这更让人敬佩王某,“居然”能接受一个男人的奇耻大辱,抚养两个与自己没有血缘关系的孩子长大,或许,这是上苍对良善的回报,晚年终得善果,只是内心伤痛唯有自知。可见,人性的善恶美丑,真不能以外貌概而论之。
  • 2019/09/17 09:41:53
  • TA评论了作品《当代武大郎的故事》 老先生是我认识多年却为谋面的朋友,此次在邻家相逢,颇为惊喜。这篇短文内容上是可以深入挖掘和生发的,可能是精力有限,未能将细节描绘,如果能将细节补充完整,是个妙趣横生的故事。俗话说,人生无常,不是你的终归不是你的,反之亦然。且不论周某的妇道伦理,比她更出格的大有人在,只是那两个小孩能成才且能接受这种基因带来的困惑,多半成长路上嚼舌根的人已经将真相传递给他们了。
  • 2019/09/17 09:41:39
  • 金国先生回复> 江先生的评论是相当中肯的,如果写细一点,效果可能是不错的。谢谢江先生点评。
  • 2019/09/20 07:12:32
  • 江飞泉回复> 这更让人敬佩王某,“居然”能接受一个男人的奇耻大辱,抚养两个与自己没有血缘关系的孩子长大,或许,这是上苍对良善的回报,晚年终得善果,只是内心伤痛唯有自知。可见,人性的善恶美丑,真不能以外貌概而论之。
  • 2019/09/17 09:41:53
  • TA回复了作品《千万年的愿》 大抵,普通人都想有个寄托,所以我们冀望于神灵庇护,冀望于在许愿时能真正兑现。最后,祝福所有人都能如愿以偿,兑现内心的梦想。
  • 2019/09/17 09:30:13
  • TA评论了作品《千万年的愿》 尽管这首短诗在诗意和结构上都有不少问题,但还是围绕着意愿这个主题抒发感情,这是值得认可的。自古以来,中国人都会借助传统节日如中秋、端午、清明,祭奠祖先,祈福祝顺,求得护佑锦囊,以保全家老小太平安康。如果说,我们无法伸张宏愿,祝福国家太平,民众如意,但至少可以祈福护佑亲人朋友,父母、兄弟姐妹、爱人。这是千百年来,中国人最质朴的内心诉求,也是最亘古愿景传达,难怪那些寺庙常年烟火不息,佛灯不灭。
  • 2019/09/17 09:29:58
  • 回复> 多谢江老师的精彩的点评,此首亦是中秋节当天写的,亦看到潮汕人通过虔诚的祭拜月娘娘有所感触。
  • 2019/09/17 18:06:59
  • 江飞泉回复> 大抵,普通人都想有个寄托,所以我们冀望于神灵庇护,冀望于在许愿时能真正兑现。最后,祝福所有人都能如愿以偿,兑现内心的梦想。
  • 2019/09/17 09:30:13
  • TA回复了作品《今夏,邻家的瓜更加甜》 邻家已是相对公平的文赛了,每部作品都赤裸裸地展现眼前,任由点评,提名也是公开公正的,甚至为了鼓励新人,特意不提名老作者的作品,想想其他的一些比赛吧。
  • 2019/09/16 11:36:35
  • TA回复了作品《今夏,邻家的瓜更加甜》 元罗一直关注关心邻家,值得我们新老作者点赞,希望能继续多多为邻家发声,也希望你有机会作为作者参赛哦。
  • 2019/09/16 11:11:03
  • TA回复了作品《今夏,邻家的瓜更加甜》 的确每年都有遗珠,但入决,最终获奖的作品大致是实至名归的。所以也建议每位参赛者能放宽心态,提高自己的写作水平,奉献最好的作品,相信得奖是迟早的事情。邻家永远是开放的,也希望更多新老作者继续奉献好作品。
  • 2019/09/16 11:01:32
  • TA评论了作品《今夏,邻家的瓜更加甜》 邻家作为深圳文学的一个非官方平台,号召力还是很强的,云集了深圳写作水平最高的业余作者,很多新作者也是慕名加入,关键是要坚持,很多作者第一次参赛没获奖,就私下怀疑阴谋论,是非常不道德的。历届获奖者中,不乏像李瑄、游利华、黄春燕、梁卫平、吴春丽、张旭等老作者,他们的坚持与邻家为伴数年,相信终究会摘得硕果。任何文学都是马拉松,第一次参赛就获奖是运气,长期不懈的努力才是最好的证明。
  • 2019/09/16 10:59:20
  • 黄元罗回复> 感谢飞泉兄的精评,迄今尚未去过深圳,无法写出亲吻过深圳这片热土的文字,只好退而求其次,默默阅读精品,为你们点赞。
  • 2019/09/16 17:12:49
  • 江飞泉回复> 元罗一直关注关心邻家,值得我们新老作者点赞,希望能继续多多为邻家发声,也希望你有机会作为作者参赛哦。
  • 2019/09/16 11:11:03
  • 江飞泉回复> 的确每年都有遗珠,但入决,最终获奖的作品大致是实至名归的。所以也建议每位参赛者能放宽心态,提高自己的写作水平,奉献最好的作品,相信得奖是迟早的事情。邻家永远是开放的,也希望更多新老作者继续奉献好作品。
  • 2019/09/16 11:01:32
  • TA评论了作品《今夏,邻家的瓜更加甜》 想说两句,睦邻作为富有特色的文赛坚持了7年,真心不容易。但它的特点正是因为不设限,大凡书写深圳的好作品都欢迎,而且没有明文规定历届获奖者不得参赛,除非作者自己不愿意。大凡文赛,大抵都是以质量取胜,鼓励新人是应该的,也欢迎新人踊跃参加,前提是有好稿,初评评委的眼光还是毒辣的,今年就非常多新人作品入决,也是不少作品有望获奖。所以说邻家是熟人竞技场的说法,不仅是对这项赛事的误导,这是不赞同的。
  • 2019/09/16 10:52:09
  • 江飞泉回复> 邻家已是相对公平的文赛了,每部作品都赤裸裸地展现眼前,任由点评,提名也是公开公正的,甚至为了鼓励新人,特意不提名老作者的作品,想想其他的一些比赛吧。
  • 2019/09/16 11:36:35
  • TA回复了作品《​从清河村到深圳》 时间总会还历史公正,这是时间的伟大之处。也许未来,我们回顾清水河或者蔡屋围,或者白石洲时会满含深情,就像这首诗歌的基调,伤感之余,是满满的感念和反思。这样的诘问又能有多少价值?时间会告诉我们答案吗?
  • 2019/09/16 00:39:15
  • TA评论了作品《​从清河村到深圳》 也许长诗都不受读者青睐,这首没被提名有点遗憾。因为长诗本质上与中篇小说一样费心费力。我自己深有体会。这篇关于清水河的小长诗,确实挺苍凉的,这种苍凉源自对被涂抹的历史无奈,好比被风吹散的云层,或者被海水冲垮的河堤,在与城市钢铁丛林博弈中,历史遗迹总是节节败退,让人唏嘘不已。清水河曾经因为某次爆炸而令人铭记,但年轻一代有多少知道这段历史。时间总是试图掩盖历史真相,但总是失败。
  • 2019/09/16 00:39:02
  • 江飞泉回复> 时间总会还历史公正,这是时间的伟大之处。也许未来,我们回顾清水河或者蔡屋围,或者白石洲时会满含深情,就像这首诗歌的基调,伤感之余,是满满的感念和反思。这样的诘问又能有多少价值?时间会告诉我们答案吗?
  • 2019/09/16 00:39:15
  • TA回复了作品《招聘记》 我没做过HR,但也招聘过很多人,有时真看缘分,一个眼神,一个对话基本就能确定要不要对方,但也有谬误走眼的时候,而且要花费很大的心力去彼此博弈,也是很累心的。
  • 2019/09/15 16:33:04
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