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黑雪(黑雪)
  • 文字是我身体和灵魂的栖息地。
TA的评论
  • TA回复了作品《木子的心事》 感谢孙勇老师的鼓励和抬爱!希望自己的文字不负读者不负您,更不辜负这大好的秋日。
  • 2019/09/13 16:55:28
  • TA评论了作品《入深圳记:火车穿过苍茫》 诗人来写散文,文字是精致的,感受也入木三分。这篇文章没有确切的人和事儿,却涵盖着这个城市里众多人的身影。一列开向陌生土地的火车,载着欢喜忧伤和希冀,也带回记忆和文明的印记。看似微小却很庞大,看似一条线却拉扯着千万条命运。有历史的追问,有文化的思考,它不断地抛弃却又不断地制造着 火花,一路前行,穿过苍茫的黑夜,又行经星辰淡去的黎明,迎来灿烂的朝霞和辉煌的白昼。有故事也有诗意。
  • 2019/09/05 11:31:43
  • 溪有源回复> 感谢薛老师精细的点评,这么多年看你佳作迭出,每每给我们美好的阅读享受,向您学习!
  • 2019/09/06 09:40:58
  • TA回复了作品《木子的心事》 感谢唐老师的提名和评论!得到您的认可和鼓励,不胜荣幸。
  • 2019/09/05 11:21:05
  • TA回复了作品《池楠的婚礼》 感谢飞泉来访,还有独特的评。这篇小文确实比木子要流畅自然,篇幅和情感也恰到好处。真心希望评委们也能发现这篇不起眼的小文,藏身在这江湖一隅,默默欢喜。
  • 2019/08/26 11:28:34
  • TA回复了作品《木子的心事》 感谢touming的大赏和评论!意见中肯,收获多多。今后,定取长补短,创作更好的作品。
  • 2019/08/26 11:23:30
  • TA回复了作品《木子的心事》 感谢清的阅读和评论。这个故事,我写得有点像流水账,见笑。而生活何尝不是一本反复重复、麻烦不断的流水账呢?活着活着这就老了。
  • 2019/08/24 19:08:03
  • TA回复了作品《木子的心事》 终于等到飞泉式的评。除了诗人特有的气质,写评也是一流。小说年代确实需要考证,又被你发现,小汗颜。可见你慧眼识珠的本领非同凡响!瑜难掩瑕,在这个非虚构势头猛涨的势头之下,我须再严谨一些。谢谢!
  • 2019/08/22 10:36:18
  • TA回复了作品《木子的心事》 感谢春风妙语的细致点评,连小说的后续也展望出来了。以己度人,总是那些不动声色的人,让我们看到自己,也看到生活的五味陈杂。
  • 2019/08/22 10:28:32
  • TA评论了作品《木子的心事》 感谢所有阅读小文和慷慨打赏的朋友!感谢邻家,给我写作的自由和热情
  • 2019/08/21 18:23:53
  • 笑笑书生回复> 我要感谢自己的睿智投资
  • 2019/08/22 11:29:14
  • TA评论了作品《木子的心事》 小文借助第三人称的方式塑造了一个来深圳生活的平凡女子。篇幅不长不短,有点不伦不类,不算中篇却跨度很大,又不像短篇,没有一个戛然而止的横切面。这是我认为最不满意的地方。可思来想去,在“入深圳”这个主题下,这个女子却又代表了一个群体的形象。字里行间穿梭着我自己,也有行走在我身边的女人。尽管文体有些模糊,创作起来却很自由。在我尚未找到一种模式来承载这个故事前,全当一种尝试吧!
  • 2019/08/21 18:20:03
  • TA回复了作品《池楠的婚礼》 感谢你的来访和评论。正如你所说,这个世界存在着一些特殊的个体,他们永远都需要隐身在灰色的地带里。尽管站在上帝面前,一切灵魂都是平等的。可是,那只针对信仰,而非生活。
  • 2019/08/21 15:31:24
  • TA回复了作品《木子的心事》 小文是有点消沉,但文字比起生活来说,尚不能企及那种真实和深刻。总是那些默不作声的人和事儿,自然而然地成就了生活本身。
  • 2019/08/19 16:19:12
  • TA回复了作品《木子的心事》 笑笑书生的评论比我写的小说还精彩!读完他的评,可以不用看小说了。
  • 2019/08/19 16:15:08
  • TA评论了作品《月是深圳明》 有点霸气,有点调侃,有点诗意,有点纠结,日子就不虚不构地过去了。最后的诗歌很喜欢,大宇宙里的小生活,隐喻得巧妙!
  • 2019/08/13 23:34:30
  • 笑笑书生回复> 谢谢黑雪来访并打赏
  • 2019/08/14 09:14:28
  • TA评论了作品《深圳辞典:我的二十六个地理图鉴》 江飞泉的诗总给一种力透纸背的感觉。比普通的忧伤深刻,比寻常的欢喜浓稠。有深夜熬出眼睛的猩红,有与炽热阳光对视的勇猛,有穿梭于人海的孤寂,也有注视众生喜乐的冷静和思考。诗歌大概就是这样吧,高于寻常感受的同时,寻求更尖锐的文字,才能触碰到那些昏昏欲睡的灵魂。
  • 2019/08/05 08:53:29
  • 江飞泉回复> 丽娜第一时间送上打赏和点评,感激不尽!不愧为龙岗强力后援团!
  • 2019/08/05 10:35:46
  • TA评论了作品《黑夜的咽喉 只流得过酒》 诗歌,从某种角度而言,是文字极致的代表。就像赤道的酷热和两极的严寒,像未经调和的纯色,也像最为高亢的海豚音,那里有最迅猛的速度、最缓慢的忧伤、最浓烈的爱恨……它们组合起来的画面,一定是再也无法提炼的,无法筛选的。而诗人要做的是,把自己放进情景中去。这种勇气和力量,总是让我禁不住动容。 就像无香诗中写的:黑夜的咽喉,只流得过酒,就像孤独赋予一株罂粟的毒……读着读着,你便读懂一个诗人极致的孤独。
  • 2019/04/02 18:16:28
  • 无香回复> 知音啊
  • 2019/04/03 09:19:28
  • TA回复了作品《池楠的婚礼》 谢谢你的评论和打赏。被读者发现文字中的亮点是件非常幸福的事,就像我们常说的,灵犀一动。很多时候,我们对某件事、某个场景有相似的感知力,只有在获得共鸣时,才发现,自己不过是错过了表达。
  • 2019/03/28 09:40:59
  • TA评论了作品《池楠的婚礼》 选择这个题材码文,酝酿了很久。提起笔来,还是有很多不尽人意的地方。比如:文字修饰过多,情节衔接不够,词语推敲尚不精,以及多余场景的赘述……但是,就故事而言,它又是值得记录的。因为这个故事来自于真实生活,有血有肉,仅这一点,它便有存在的理由。当我发现这个故事时,我的世界一直是平静的,每个人都相安无事地活着,按照正常的标准,婚丧嫁娶。可是,是这样的吗?总有一些人,在我们看不见的角落,苍白而隐忍地活着。
  • 2019/03/27 09:24:30
  • TA回复了作品《池楠的婚礼》 谢谢“嘲讽”的阅读和打赏。正如你所说,同性恋是个锋利的话题,永远饱含争议。但在这个快节奏的都市里,它依旧是个灰色地带,更是被人忽视的一部分。
  • 2019/03/27 08:53:47
  • TA回复了作品《烈焰》 感谢昆阳森林的点评,小文铺垫有点多,谢谢您的指正。短篇,还是简洁好,定会接受您的建议。
  • 2018/09/10 19:40:10
  • TA回复了作品《烈焰》 谢谢评委王元涛先生的点评!正如您所说的,我在文字中“藏”的本领还需学习,开头很落俗套。幸而,这个故事能按照我设计的模样,基本呈现出来,也算是一次尝试。感谢您的认可!
  • 2018/09/10 09:37:48
  • TA回复了作品《抛物线》 谢谢费掌门的认可和抬爱。小文尚有很多不成熟的地方,比如细节描写过于拖沓,情节也不甚明朗。但是,正如您所说的,我运用的特殊的表达方式来叙述这个故事。对比、反射、映照,算是我又一次大胆的尝试吧!
  • 2018/09/10 09:32:01
  • TA评论了作品《南方Ⅱ:诗文志》 这是一篇“大散文”,“诗文志”恰如其分地表达了作者的写作方式和情绪。有点不拘一格,也挺天马行空。看得出,所有的文字都是作者亲身的经历和感受。能采用这样的方式记录,实在是生活和诗意最和谐的结合。不必苛求赞美,按照自己喜欢方式去写,这是对文字和自己灵魂的尊重。
  • 2018/08/31 20:25:05
  • 张谋回复> 谢谢黑雪:)
  • 2018/09/03 11:21:40
  • TA回复了作品《烈焰》 夏姐总能从故事细节中品味出世间百态,也能很中肯很客观地冷静看到故事中的偏颇。喜欢你的直爽和善良,感谢你的品读和留言。祝你码字快乐,灵感多多……
  • 2018/08/29 18:56:51
  • TA评论了作品《芍药》 看似是个故事,其实隐喻了所有的爱情。时间是残酷的,爱情是最好的证明。叶紫的文字很有感染力,高雅和粗俗切换自如,云游在其中,自然而然被熏染。文章不长,却囊括了很多内容。所有的故事,走到最后,总是时间,给我们最好的回答。
  • 2018/08/28 10:56:14
  • 叶紫回复> 不是所有的好景好情都能够重演。只是所有的流水静深里还得有人间烟火地温暖下去。
  • 2018/08/28 16:07:57
  • 叶紫回复> 谢谢黑雪,这个故事,里面是蕴含了太多,除了婚姻,除了爱情,所有的事情前段是上好的丝绸,下一段是用粗劣的汲水布图鸦了人间燥情的庸俗闹市的一块画布。
  • 2018/08/28 16:06:52
  • TA评论了作品《深圳启示录》 看得出,飞泉用了很大的心思来写这部小说。人物故事错综复杂,情节起伏多变,完全可以写成一部长篇小说。但是,天气太热,人心浮躁,耐心读下来的人并不多,实在可惜。写诗的人,对文字也是讲究的。仔细读来,文章里很多地方有你诗人的影子和独有的癖好。其中,也嫁接了不少自己生活的真实体验,渗透和隐喻着你对这个城市的认知、思考和期许和抱怨。
  • 2018/08/28 10:33:46
  • 江飞泉回复> 丽娜慧眼,如果时间和精力允许,这本来就是冲长篇去的,可惜能力有限。只好删除了一些枝节,不过这样也挺好,留下遗憾,更符合这部作品的心境。谢谢能花时间阅读。
  • 2018/08/28 11:00:12
  • TA回复了作品《烈焰》 “先闻其名,再知其事,后见其人。”书生用短短一段话,便我的伎俩识破了。 感谢你的阅读、评述和巨额打赏
  • 2018/08/28 10:08:31
  • TA回复了作品《烈焰》 叶紫看得仔细,分析得极为精准。我最初的设想,也是想达到:通过“道听途说”的方式,立体塑造一个一直没有出现的主角,这一效果。 感谢你的阅读和评论。
  • 2018/08/28 10:05:30
  • TA回复了作品《烈焰》 面对这样的故事,我总是心怀敬畏,如同敬畏那些树,那些石头,那些永远不为人知的过往岁月。但愿,文字,能给我们安慰,与君共勉。
  • 2018/08/28 10:01:47
  • TA回复了作品《烈焰》 石头里也有故事,只是它不说。茫茫人海里,有太多人缄口不言。这,也是人作为一个群体,最为悲壮的特质。
  • 2018/08/28 10:01:32
  • TA评论了作品《无所事事的星期四》 与其说这是一篇“软科幻”,不如说,这是一部人性狂想曲。里面透着对人“恶”的一面的理解,甚至是放大。有欲望,也有血腥、暴力,且不加掩饰。文字很自由,清晰地摆放着男人的视角和梦的体验,不做作,不隐瞒,倒也真实得彻底。幸而,间或一两句古典诗词和哲学思考,让人心归位,不至于迷途。
  • 2018/08/27 15:31:28
  • 笑笑书生回复> 谢谢黑雪点评,到位!还有巨赏
  • 2018/08/27 16:16:47
  • TA回复了作品《一只猫的记忆》 时隔半年,还有人来品读小文,实在荣幸。感谢唐先生深刻的解读,希望文字能给我们带来力量和最美的情感。
  • 2018/08/24 17:51:50
  • TA回复了作品《一只猫的记忆》 同情模式,每个人都有。感谢你的阅读和评论。
  • 2018/08/24 17:49:36
  • TA回复了作品《胶片里的荣光》 与未曾谋面的朋友谈天说地,实在是人生一大幸事!
  • 2018/02/09 14:49:08
  • TA回复了作品《胶片里的荣光》 感谢黄元罗一直以来的支持和鼓励!这篇小文能获得如此高的评价,有赖于你的大赏呢!在这个充满人间喜乐的世界里,自由地享受或平凡或高尚的生活,于未曾谋面的朋友谈天说地,实在是人生一大幸事!
  • 2018/02/09 14:47:02
  • TA回复了作品《胶片里的荣光》 感谢韩雪儿如此高的评价,小开心小幸福作为一个朴素的码字人,能得到诸位大咖的褒奖,实在是荣幸之至!
  • 2018/02/09 14:37:40
  • TA回复了作品《胶片里的荣光》 诗意影评,这个评价好高!随性而写,不甚讲究。大抵和你一样,率性而为吧!
  • 2018/02/09 14:31:18
  • TA回复了作品《胶片里的荣光》 谢谢芜薇的鼓励和好评!假日适合看看电影,享受生活,写个小评……自娱自乐。祝冬日安好!
  • 2018/02/01 08:30:04
  • TA回复了作品《胶片里的荣光》 飞泉的评论总是洋洋洒洒,一不小心就成了评论中的评论。感谢你的支持,也感谢电影给我们带来的精彩体验,让我们在庸常的生活中寻找到不一样的人生。
  • 2018/02/01 08:27:50
  • TA评论了作品《​冬日笔记》 恭喜飞泉又获周冠!有文字相伴,不惧黑暗、不惧疼痛,不惧孤独。为你加油!
  • 2018/01/22 10:53:04
  • 江飞泉回复> 谢谢丽娜。文学之路非常艰辛,幸好有朋友之间的鼓励和鞭策,这是非常关键的因素。
  • 2018/01/22 19:03:38
  • TA回复了作品《灵魂的命运》 飞泉的评价让我汗颜,不过,我还是感谢你的鼓励。睦邻让我感受到了朋友之间赤诚的关爱,我是幸福的,也是幸运的。在文学的圣堂里,我们一起行走!
  • 2018/01/22 10:50:48
  • TA回复了作品《灵魂的命运》 我终于有勇气和力量,往前走啦!而且,我也有了方向,非常感谢!希望不久,可以与大家一起分享我的小说
  • 2018/01/22 10:48:34
  • TA回复了作品《灵魂的命运》 叶紫,很难表达我满满的谢意。你永远不知道:你善解人意的评价对我来说,是多么重要!这种感觉就像一个在密林里行走的迷途人,忽然看到远处有一束光亮,那种惊喜是很难相容的。
  • 2018/01/22 10:47:49
  • TA回复了作品《灵魂的命运》 谢谢撩妹女子及时而中肯的建议,开始整理小说啦!
  • 2018/01/22 10:42:51
  • TA评论了作品《致亲人书》 血脉相连的情是生死也无法阻隔的,清风枯草可以证明;回忆若在心底扎了根,时间也夺不走,那枯了又满的磨盘可以证明。在诗人眼里,一切都是诗,稻穗、蜘蛛,泥土和灰尘……它们带着诗人的使命,站成一排,站成思念,站成风景,站成爱情。
  • 2018/01/12 17:22:34
  • 江飞泉回复> 到家了才打开网站,就看到丽娜的贴心点评。说明你也是被感动了。这组诗因此有了力量。
  • 2018/01/14 18:19:38
  • TA回复了作品《和解》 “日升月落,花开花谢,一梦不须追往事,明日愁来明日愁。”诗意地活在当下,想必是书生的另一种领悟吧!文字、朋友和酒,能让我们找到活下去的勇气和力量,也是不错的。
  • 2017/12/22 12:42:26
  • TA回复了作品《和解》 "不念过往,不畏将来",我喜欢花开不半夏的睿智和从容,充满了豪情和力量。感谢你的品读和打赏,让这个冬天也温暖起来。
  • 2017/12/19 15:59:40
  • TA回复了作品《不过如此》 谢谢芜薇姐的鼓励和认可。像您学习,永远保持创作的激情,珍惜时间,无愧生命。
  • 2017/11/27 10:51:30
上一页12下一页 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