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宇(江湖无名号)
  • 爱生活,爱奋斗!背井离乡的70后。个人公众号:id:li39894951不可理玉
TA的评论
  • TA评论了作品《邻家作品精评雅集》 穿过这些评论,我似乎看到午夜一点,甚至更晚,作者摸索着哄睡身边的小外孙子,悄悄起床,打开电脑……她的时间很多,给了家庭,给了外孙,给了交际,还有一些挤来的时间,给了邻家好文字。她的热情与青春活力,与年龄无关,与她的坚持努力和付出有关。从这些评论可以看出,她关注的不只是邻家的老朋友,还关注鼓励新人。在邻家这片沃土,郑荣是一堆肥料的存在,她的关怀,滋养了很多文字爱好者的心灵。包括我。感谢!
  • 2019/08/24 11:38:49
  • 春风妙语回复> 谢谢小宇的精彩点评
  • 2019/08/25 00:36:53
  • TA评论了作品《来世新娘》 非常喜欢这组诗歌,也许是因为它押着宽韵,读起来,朗朗上口,韵味十足。细品之下,这其中的爱情也动人心魄。爱情是很神秘的东西,有着雪域高原莲花一般清纯干净的向往,也有着凡间世俗的柴米油盐。作者由远及近,从天上写到人间,从往世写到今生,既悲情又激情。“用诗意的深情款款诠释着梦里那份喃喃的葱茏”这是诗人内心里对爱情的向往和歌唱。
  • 2019/08/24 11:33:42
  • TA评论了作品《空中花园》 听过最多的段子,就是段先生的段子。又黄又辣。当然,段先生牛的不只是男欢女爱的段子讲得好, 小说也是一流,虽然其中少不了激情四射的场景。只是,段先生的这场情爱演绎有一个悲凉的背景。最要命的情爱就是这样吧——镜中花,水中月,却为此耗尽一生。 这种婚姻在现代社会里,并不少见,多少中年男女在其中度日如年。可是,又无力逃离。
  • 2019/08/19 16:52:00
  • 段作文回复> 逃不脱就不逃了
  • 2019/08/19 18:02:00
  • TA评论了作品《下梅林上人》 喜欢看这样的故事,每一个大小人物都鲜活无比,谁也不知道这些大小人物,在下一段里会有怎样的人生际遇。揣着揭开面纱的“目的”,就会有一直读下去的冲动。有故事的人,是幸福的人,尤其是爱好文字的人。这些生活中,经历的事,遇到了人,他日的某刻,跃然笔下,就成了永远的存在。 生命,因为这些存在而深刻。
  • 2019/08/19 16:41:32
  • TA回复了作品《​100万,我住进了郊区城中村》 感谢关注点评打赏。在深圳,最折磨人的,莫过于房事了。有房的,想尽办法再买,投资;没房的,为一处居所,绞尽脑汁。
  • 2019/08/19 16:35:26
  • TA评论了作品《​避雨的人(6首)》 父亲、母亲、侄子、乐宝,是诗人生命里最重要的吧? 虽然诗里写的是上海的日常,下雨的日常,生活的日常。但诗人终归是诗人,敏感的,脆弱的,多联想的。诗人的伟大之处在于,把普通的日子过成诗,把生活的碎片写成诗。 作为一个读者,我能做的,就是穿过这些诗句,畅想诗人的表情——充满期待或者是目光迷离。其实,这又有什么重要的呢,于诗人来说,花开是诗,花落亦是诗啊!
  • 2019/08/16 14:38:55
  • 红红的雨回复> 花开是画,花落是诗
  • 2019/08/16 15:24:25
  • TA评论了作品《评论集:时光的珍藏VII》 诗人字字珠玑,时常在夜里啪啪敲字。 大家看到的是他洋洋洒洒数百字的评论,这背后却是废寝忘食的努力。作者点评的这些作品,除了诗歌外,多数都是数千字,甚至上几万字的作品,一目十行,也是需要不少的时间吧?时间比他这个广告人多的人多了,却鲜有人为此付出;比他文采好的,也有很多,但却无他的热情;穿过这些评论,我看到的是一颗滚烫的火热的心。于文字,于文友。 邻家有飞泉,严冬不缺暖。
  • 2019/08/16 11:01:44
  • 江飞泉回复> 第一句就看错,堪称啪啪还在敲字,开个玩笑谢谢玉的精彩点评,能给大家带去温暖,很值得。
  • 2019/08/16 18:43:35
  • TA评论了作品《深圳梦》 我不懂诗歌,也不懂90后年轻小伙。但我对于生活一直保有热情,有时候也会像诗人一样思考。有时候也会揣摩深圳和故乡的不同。曾经感觉故乡的一切触手可及,而在深圳,一切都很缥缈——够不着,看不透。随着时间的推移,虽然我吹着深圳的风,听着深圳的鸟鸣,但我丝毫感觉不到少年时那些日子的质感。是的,生活在深圳,好像生活在梦中。
  • 2019/08/16 09:25:27
  • TA评论了作品《月是深圳明》 终于让我逮到首个席位:作者的文章看过很多,真正是每一篇里都能读出他走过的路,看过的书,或者遇见的人。作者的文采是有目共睹的,就像他在这篇作品里所述:我赞同艺术就是艺术,文学就是文学,就像雪就是雪,剑就是剑,玫瑰就是玫瑰;面对作者,我还要加一句:书生就是书生,满腹地才学与见识,风土掩不去。因为他爱李白,所以,尤爱月亮。在他的月亮里,还有李白的酒香,飘散在深圳的夜晚。
  • 2019/08/12 09:49:48
  • 笑笑书生回复> 谢谢小宇兄诗意的点评和丰厚的打赏
  • 2019/08/12 10:35:46
  • TA评论了作品《入深记——海水咸,海水甜》 似乎每个来深圳的人,都经历了这样或者那样的困难,或者说,只是如今回过头去看的时候,更多的人释怀了而已。就像作者说的,这日子不是渐渐好起来了吗? 92年是什么样子呢,看看深圳的历史图片就知道了,我是96年第一次来深圳的,比作者稍晚。 那人头攒动的上班路上,下雨的时候,从高处望下去,红蓝绿黄的伞将路面全部挡住,目光所及的竟然像花朵一样鲜艳。未来可能无限光明,但记忆总是免不了有些酸涩。经过的人,都懂。
  • 2019/08/05 10:31:38
  • 淘书乐回复> 感谢小宇老师精彩点评!
  • 2019/08/05 17:40:51
  • TA评论了作品《入深记——我的二十六个地理图鉴》 飞泉的诗,在邻家的众多诗人里,可以说是“颜值”担当。产量和质量都相当“迷人”。他一组一组的诗,看着似珍珠,细读之后会发现像子弹,像利箭。像这组26个字母诗,仅创意已经领先了一步。相信每个在深圳的人,都有自己的26个字母的故事。作者对深圳的感情都凝聚在这些地标里,如数家珍,似数伤痕,这可能和诗人的气质有关。这首诗也一定会引起更多人回想自己走过的路,经过的人,点点滴滴,回忆青春,告别青春。
  • 2019/08/05 10:00:25
  • 江飞泉回复> 如果真的是颜值担当,多好。好在我们对文学都不离不弃,谢谢玉!
  • 2019/08/05 10:34:18
  • TA回复了作品《​100万,我住进了郊区城中村》 感谢荣姐在遛孙回乡的间隙,还有时间上来看俺这文章。感谢鼓励,虽然没有走出村庄,但心里还有阳光,因为,你们,就在不远的地方。
  • 2019/07/30 10:54:28
  • TA回复了作品《​100万,我住进了郊区城中村》 这顿酒没有白喝啊,这在邻家的评论可以留芳千古的了。若干年后,后人若打开邻家,说不定还有人说,快,到高坳新村去看看书生喝过酒的地方。
  • 2019/07/30 10:53:02
  • TA评论了作品《杀鱼》 先曝个料,在写这个评论之前,我写写删删三次————主要是怕说错了,让人贱笑。打错字了,但我不想改,就这样吧! 看过作者的很多篇小说,细节小到要用显微镜。公园里的花花草草,地下商业的纵横交错,以及邱棠杀鱼时的慌乱无章……在她的笔下,要么美不胜收,要么生动到令人发指————第一次杀鱼,不都是这鬼样吗? 好吧,再说说邱棠和双鲤的爱情,是爱情吗?也许只是一段情缘。爱情一说就是错,我还是不多说了。
  • 2019/07/29 16:34:05
  • 江飞泉回复> 我怎么感觉贱笑是故意的呢,玉评得好认真。
  • 2019/08/07 23:18:39
  • 游利华回复> 玉哥看得评的都很认真啊。
  • 2019/07/29 17:09:50
  • TA评论了作品《外婆的微笑》 被外婆爱过的孩子都是幸福的。 和邻家的其他作者不同,该作者文风很独有一套,读来竟有朱自清的味道。我的外婆在我一岁不到的时候就离开了人世,但若干年后,我还能说起极小的细节,母亲甚是奇怪,说我当时只一岁有余,怎么意记得住了。那年,第一次看韩 国电影《外婆的家》,眼泪流了一次又一次,平凡的细节,不动声色的情感递进,这就像我们经历的生活,普通,不深刻,却终生难忘。
  • 2019/07/29 16:25:32
  • 梁龙基回复> 感谢小宇老师的鼓励和支持。生活也许都是这样,平平淡淡的,没有太多的曲折离奇,但就是那么平淡无奇的种种小事,却经常让我们很感动。再次感谢您的精彩评论,非常感谢!
  • 2019/07/29 16:47:20
  • TA评论了作品《病隙琐记》 昨天看到一句话:不要轻易带孩子去的地方。其中就有医院。可见,医院是令人害怕地方,呛鼻的消毒水味道让每个去过的人,都心生恐惧。但生老病死,食五谷杂粮,生病似乎是不可避免的事实。作者在遭遇 病痛之苦时,仍以平和的心态讲述自己的亲历,让读者看到疾病带给人类的痛疼之外,更多的是面对生活的从容。生理上的痛疼可能无法化解,但每个人都有追求快乐的权利,这对身边的人很有必要。因为,对于亲人来说,你的快乐大过一切。
  • 2019/07/29 16:13:31
  • TA评论了作品《深圳房东》 遇上这样的房东,不知道得是前生积了多少德。从救助寻亲不见无家可归的“我”,到放小偷一码成就一个企业家,又到说明一个想傍大款做小三的女租客……这房东真是正能量曝棚。在深圳,我更多的是听说关于房东突然涨租、变相扣押金、水电虚收等恶行,也让我和身边的很多人一样,恨透了这些“不劳而获”的收租人。这个房东的故事,像一束光,让我看到在深圳这座城市里美好的光芒。
  • 2019/07/29 15:44:58
  • TA评论了作品《一直往南方开》 看了亨老板的评论,吓得我删掉了已经打出的100余字,原来是非虚构写作界的大咖。但我看了那些似曾相识的过往,仍然想写一点什么,也许,这就是共鸣。初次南下,感觉一切都是恍恍惚惚的,至今好像也未曾清醒。街上长年挂着的“大放血”“大清货”“明天就走”“今晚撤场”的条幅,一夜之间拔地而起的出租屋……下班时,人山人海的工业区道路,下班后,冲向饭堂的人群,打饭窗口前,一只只伸出去的手……因为经历,倍感亲切。
  • 2019/07/24 16:23:51
  • 深圳老亨回复> 这些往事,看似琐碎,转眼就不存在了。东莞一个鞋厂,几万人,一夜之间撤了,上百栋宿舍,空无一人,鬼都害怕。往昔的拥挤与热闹,也都随人散而曲终。所以,我们要赶紧记录下来。
  • 2019/07/26 10:01:58
  • 相风回复> 还在学习中。多谢李玉兄点评。善做自媒体,向你学习。
  • 2019/07/24 16:48:46
  • TA评论了作品《母亲在深圳》 1000个儿子心里,有一万个母亲印象。就像作者在街头巷尾偶遇的这些母亲。母亲似乎天生就是为子女而活的,她的时间,她的精力,她的财务,她力所能及的能力,都给了子女。作者笔下的母亲,和我们身边的那些陌生的母亲一样,隐忍,勤劳,甘愿为子女付出一生。作者远离家门,远离母亲,看到一个和母亲相仿年龄的人,总会忍不住想念。这种心情,感同身受。平凡的,纯朴的,细微的,都是母爱的标签。
  • 2019/07/24 16:11:32
  • 李双鱼回复> 谢谢玉哥。
  • 2019/07/31 10:23:17
  • TA评论了作品《深圳卷帘人》 行文缜密,字字句句,这水去是动了凡心了。点点滴滴,写尽了前半生的自己,和深圳的历史。
  • 2019/07/24 15:56:55
  • TA评论了作品《咖啡馆里的上帝》 写得太美,原来夸下海口说要写166个字的,现在才知道说太多,纯属多余。就俩字:哇,好看! 下次记得融入:飞机、深圳,那是我们。当然,如果写绵绵冰,记得我。
  • 2019/07/11 13:03:26
  • 宋憩园回复> 绝对也是必须的“绵绵友”
  • 2019/07/11 23:21:50
  • 江飞泉回复> 你们是绵绵友
  • 2019/07/11 16:09:58
  • TA评论了作品《​马峦山,岭南之地的桃源镜像》 很难把桃德和花花草草联系在一起,他真的是人如其名,一个笑起来露出洁白牙齿的汉子。但是他一说到自然 ,一说到植物,那真的是眼睛放光的喜欢。正因为对自然的喜欢,这些都进入了他的心里,他的梦里,他的诗里。诗情画意,是他的生活,把生活过成诗,最美人生,不过如此! 经过马峦山,再诗此组诗,倍感亲切。
  • 2019/07/10 11:23:51
  • 莲花汉子回复> 有空我们几个约起去马峦山徒步,野炊!
  • 2019/07/10 11:44:12
  • TA评论了作品《​100万,我住进了郊区城中村》 作为来深圳7年的新岭南人,对于租房和你真是感同身受。租房住,最大的问题是,不能好好装扮自已的住处,因为,谁也不知道,房东哪天要赶人出门了。租房合同,是最不靠谱的合同了吧?扣押金,加房租……这些被动,才让我们特别望有一所自己的住处,不被人逼租,不被人逼搬,而且可以好好地收拾干净,装扮漂亮,像家的样子。在上沙租房六年,除了灯泡,我什么都没有换过——因为,我也不知道,我能住到哪一天。
  • 2019/07/10 11:18:45
  • TA回复了作品《​100万,我住进了郊区城中村》 不为其他,就为了不用担心被房东逼着搬走,不用担心,被房东一次一次加租,而且没得商量。 感谢红红的雨!
  • 2019/07/10 11:07:12
  • TA评论了作品《香蜜湖之夜》 如果说城市之夜,那深圳作为一线城市,她的夜晚应该是景观一流的。而作为城市中心的香蜜湖,她的夜晚更加诗意盎然。作者在香蜜湖的夜晚浅吟低唱,让喧嚣的夜晚变得忧伤。 好在忧伤过后,诗人收获了诗行。夜晚因星光而璀璨,你因诗意而美好。
  • 2019/05/27 11:08:39
  • 老练之一回复> 这些诗因为老师的点评而美好几许!
  • 2019/05/28 11:12:36
  • TA评论了作品《你好,中年男人》 练老师的诗,正所谓诗如其人:温婉。在我的印象里,练老师是一名教师。确实,他很像一个老师,亲和力与耐心。在目前的社会里,对于教师这个职业,像比是更重要——关键是,把一个角色扮演得如此贴合,那一定是一名好老师。像他在这组诗里说的一样,诗不是生活的全部,但因为有诗,心里才有了远方。
  • 2019/05/23 17:29:58
  • 老练之一回复> 感谢小宇老师的点评,开心中!
  • 2019/05/28 11:11:32
  • TA评论了作品《​宴客诗》 我更正一下,我眼睛不小。倔强是有的,那是我的衣裳。桃德家在高处,一览众山小。楼顶的花,或者草,想一想就很美好。那餐桌上的美味,更是,久久忘不了。
  • 2019/05/17 16:19:13
  • 春风妙语回复> 哈哈,都是眼小
  • 2019/05/20 01:22:13
  • 莲花汉子回复> 眼小是好事,不但帅,还能聚焦所有的事物,能让你有更好的洞察能力。话又说回,你的眼睛还真不小,有神,或许也善传情。当然,那天宴会上你的朗诵最是可爱,简短动人!
  • 2019/05/17 16:51:09
  • TA回复了作品《红玫瑰酒店》 冷菜迎来了热心人!感谢练老师的鼓励,感谢!
  • 2019/04/22 16:04:15
  • TA评论了作品《类似水中折射(2首)》 这足以抵抗秋雨后的微凉,或者刚好将微凉从腿脚蔓延周身。你这是几个意思啊,诗人,是怀想起,那个午后,相对慢挑绵绵冰时,让你依然后背发冷吗?来,你若浑身冰凉,我必棉袄献上。 这个冬天,读你的诗,坐在不干净的院子里,心灵纯净美好。
  • 2018/11/05 10:13:15
  • TA回复了作品《我在上沙村认识的人》 离开上沙几个月了,这篇文章,算是对那5年半的一个总结。擦肩而过的陌生人,一转身,就再也不见了
  • 2018/10/26 15:15:12
  • TA回复了作品《我在上沙村认识的人》 作为一名生活在深圳的打工者,日常接触的人群,就是这些啊,是他们组成了我的生活,成就了我的日常。感谢黄老师!
  • 2018/10/26 15:14:07
  • TA评论了作品《中了文学的蛊》 写作从来都不是热闹的事情,写诗尤其如此,可见,诗人多爱酒是有道理的。在书生的这些文字里,我仿佛看到了自己的影子——不管如何颠沛流离,对文字的热情从不被磨灭,反而会在“艰难的生计”中日渐壮大。不论是工作,还是写作,都是需要平台的,所幸,我们都生活在一个幸运的时代,让我们有机会在邻家的平台上,不断地发出自己的光芒,也许微弱,也许苍凉。
  • 2018/10/26 15:12:06
  • 笑笑书生回复> 如果时间真的是最值钱的,那么写作这个爱好其实相当昂贵
  • 2018/10/26 16:48:24
  • TA回复了作品《为深圳而来,为全民写作而来》 在有些人看来,可能会认为我在拍马屁,于我个人而言,事实而已。写作,已成为我在深圳生活重要的一部分,而这,确实要感谢邻家。不溜须拍马
  • 2018/10/23 21:02:23
  • TA评论了作品《我在上沙村认识的人》 我们在异乡,住在不同的村庄里,有的,还要换来换去。去年白石洲,今年南山村,明年说不定又搬往了清湖村。我们在村庄里认识不同的人,因为生活,总要接触这些人群,超市老板、快递小哥、饭店服务员等等,有段时间,我们会和某个人很近很近,近到天天见面;有时候 ,我们和某个人,一别后,就成了天涯,也许,这一世都不再遇见,即使,我们还在深圳,还在那个村庄……热爱生活,从关注社区的那些人,开始。
  • 2018/10/23 19:31:35
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