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憩园(诗坛新星)
  • 诗让我们更亲密
版力/加精
  • TA评论了作品《咖啡馆里的上帝》 额鲁特�珊丹评论: 这组诗歌,以白描的手法将时代变迁中的个人命运,作了跳跃、碎片化的蒙太奇连接,使诗歌具备了长度和厚度,从而扺达诗歌意欲表达的主旨——忧患和悲悯的角度,有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冷静。 诗歌中的我,大多处在局外,这种观察,是作者价值覌的隐线,也是用痛苦换来的。这种身处局外的表达,比诗中的那些忍受更为深刻,痛世中的失望与痛苦,也更加令人纠结。
  • 2019/07/10 21:21:00
  • 宋憩园回复> 接上面评论:诗歌涉及了多个方面,气象万千。这组诗最成功、出彩的地方,是碎片化跳跃式的“取镜”以及多角度、多层次的“射线”,立体感很强,具有时代气息。
  • 2019/07/10 21:21:45
  • TA评论了作品《立体主义的年轻人(38-58)》 我们对一个东西的理解往往是概念性的、意义上的非此即彼,或者是所谓多元化的。其实事物本身可能什么也不是,什么也没有。哲学、诗歌、艺术、矛盾等,都是人创造出来为了服务于人的需要、快乐和享受目的的。最后,往往被这些东西所牵累。为摆脱和自我解救,我们会不断再创造新的东西,尽管这些最后也注定要沦落为牵累。
  • 2015/09/12 17:43:06
  • TA评论了作品《立体主义的年轻人(38-58)》 在我的写作里往往会出现真实的场景和人物,这会给读者造成一种亲切和暧昧的直觉感受,这不是我刻意为之的,也自然不是我所诉求的,其实,我也没什么诉求的。我的写作可以是利刃,也可以是绵软的大腿,无论何种感觉上的东西,只要最终都能在你那里找到可以理解的理由,和可以栖身的地方就行了。
  • 2015/09/09 19:47:16
  • TA评论了作品《青梅园所在的位置 (外十三首)》 这组诗我安静地读完了,说这话的原因在于,像这么长的诗,可以让人读完并且感到很舒服的,在聒噪的今天,真是属于很难得的。海棠的诗属于那种自然而然的诗,于生活的瞬间处体悟出一种独特体验,她的文字着眼点是小处的、随意的,得出的感悟是可以用于大世界、大生活的。
  • 2015/02/04 11:22:16
  • 旧海棠回复> 刚注册,还不太会玩。你好多钱钱呀,打赏俺一点钱吧!作者不能修改或删除吗?对于我,这太要命了!
  • 2015/02/05 21:31:27
  • 宋憩园回复> 久不见哈
  • 2015/02/05 16:45:11
  • 旧海棠回复> 真舍是夸呀! 很奇怪手机回复不了,电脑才能回复。
  • 2015/02/04 22:44:37
  • TA评论了作品《新年三愿之:诗歌嘉年华》 新年又一大动作,足以彰显邻家的一愿景:关注深圳时下诗歌生态,搭建平台,梳理深圳当下活跃诗人名录,呈现其力作,向外发出属于深圳的诗歌声音。同时,这将也是一次“群魔共舞”的时刻。
  • 2015/01/08 10:40:03
  • TA评论了作品《​“全民写作宣言”众筹金句》 诗歌是一种语言游戏,是游戏,就有它的游戏规则,这个规则就是尊重语言,赋予语言以肌体、活力和生命的气息,善于发现,揭示,从不同的视角呈现我所看到的,体会到的事物。从语言到现实,从现实到语言。
  • 2014/12/15 17:30:45
  • TA评论了作品《​“全民写作宣言”众筹金句》 我所理解的写作关涉现实是建立在关涉自我生存境况的基础上的,不是人云亦云地胡乱关涉。如果社会在理想的意义上是一个湖泊,掌握好角度、力度,将个体这颗小石子猛地甩出去,依然会惊动整个湖泊。甚至是产生连带效应。这才是我想做的,并一直在努力做的。
  • 2014/12/12 20:11:28
  • TA评论了作品《​“全民写作宣言”众筹金句》 写作,我们面对的是一个永远不能臻于极致的结果,但又必须竭尽全力地付出。一旦我们认识到了这一点,每一次写作中本能的参与都反而变的有了意义,因为无限接近的在路上的写作的刺激感、危险性也将随之增强,且伴随我们写作的所有时空并会以此丰满着我们的写作经验。
  • 2014/12/12 20:04:36
  • TA评论了作品《高压锅的思索》 生活处处有诗意,有诗的物象。我们所涉及的物象肯定是与我们有关联的,或接触或感受到的。如同高压锅可以入诗一样。原因在于我们抓到了一个情感,借此,与之搭建了有效的平台。我们应该多尝试写与我们生活接近的东西,少嚼剩饭,抛弃那些被前人写烂掉的“云啊月啊英雄气概啊”等,写作最后还得回到生活中来,而且是回到我们个人的生活中来。 一些感触,与兄共勉。
  • 2014/12/02 00:20:00
  • 伟彬回复> 谢憩园及老亨的大驾光临,你们的鼓励与支持是我们这些文字爱好者的前进动力。我等象高压锅一样化压力为动力。
  • 2014/12/02 09:22:23
  • TA评论了作品《城市论》 沐子的文字不拘泥于形式,语言个性明朗,或者说,形式和语言由着她的情绪随意组合,这使得即便有些看似“理性”的词语、“无边”的想象都具有了让读者愿意主动参与的恰到好处的罅隙。同时,她是“不安分”的、创作能力极强的诗人。 她的诗空间开阔,物料丰富,佐料丰盈,有嚼头。诗的情绪与诗人的性情相得益彰,是一种“真诚的写作”。这种气质,让她从写作群体里很自然地凸了出来,具有了较为鲜明的杨沐子的个体属性。
  • 2014/10/18 03:35:55
  • 杨沐子回复> 个性,有时也是“混蛋”,如何从“混蛋”的状态走出来还是个难题。。。。谢安
  • 2014/10/18 22:16: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