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隐词(江湖无名号)
  • 因为成人,所以童话
TA的评论
  • TA回复了作品《【平衡同题征文】木兰花慢》 谢谢春丽。这个小文19号就发到征文邮箱了,今天收到信息说要我在这里发一次,就乖乖听话再发一次。感谢春丽一直以来对我的鼓励!感恩有你!!
  • 2017/10/23 18:13:09
  • TA回复了作品《谒山》 谢谢老师点评!
  • 2017/08/22 08:51:43
  • TA回复了作品《谒山》 谢谢春丽,多谢鼓励!感动
  • 2017/08/22 08:51:24
  • TA回复了作品《谒山》 谢谢刘老师!
  • 2017/07/07 11:34:29
  • TA回复了作品《谒山》 谢谢阅读!
  • 2017/07/07 11:33:42
  • TA回复了作品《谒山》 谢谢黄老师指点
  • 2017/07/07 11:33:17
  • TA评论了作品《顶硬上的“睦邻文学奖”》 10月某天,建英发了一个链接。这链接就像爱丽丝的兔子洞,我经由这个兔子洞,来到了邻家文学网这座奇幻森林,我在森林中欣喜四顾,看到一棵叫520的檀树,彼时悲喜无处可逃,唯有言表,树上玲珑的树洞开始接收我的呓语。我将如同岩浆般滚烫的喜怒哀乐,渲洒在信笺上,用火漆封缄,邮寄给这座宽容不拘一格的森林。那文字没有章法技术,只是情绪、向往、或者是某个深夜梦境的记录。不经意我收获了涛声重重彩笺尺素,感恩所有!
  • 2016/11/08 19:03:01
  • 电击回复> 说谢谢妹妹光临了。
  • 2016/09/23 09:18:07
  • TA回复了作品《夕阳以西》 谢谢电击,你的文字总是给人震撼。
  • 2016/09/22 10:21:41
  • TA回复了作品《枕歌待旦(地铁工人专题长篇组诗)》 全是写实的意象,一个个,音符般迷人,让人进入一个陌生神奇的世界,那个世界在繁华人世的地下,那些平凡伟大的人们,默默蛰伏着,耕耘着,他们,值得书写!
  • 2016/09/07 23:41:31
  • TA评论了作品《枕歌待旦(地铁工人专题长篇组诗)》 我读过余秀华的哀伤:此刻的世界,孤独尖锐,我向芳草萋萋的左岸告别,我喊:救救我。 也读周梦蝶的痛苦:近水近松近月,冷,总免不了有些,而冷是不怕冷的……也读风花雪月,也读豪迈激昂。而云替的这组诗,就像一碗五谷杂粮饭,营养丰富。我仿佛看到江湖长衫少年,仗剑行走江湖,看尽世间悲苦,却是乐观坚韧,这些文字就像粗犷的纤歌,又似船工的号子。那被照明灯漂黑的线路工,隧道口的黑夜,锁住枕木的螺栓,越过长源村的铁轨
  • 2016/09/07 23:40:13
  • 云替回复> 您给的评价太高了。我非常感动。我只怨自己粗陋的诗作水平无法将“地铁人”的精神更好地彰显出来,也担心此种“颂歌体”作品文学性偏弱,不利于阅读鉴赏。然而,我既然身为地铁人,在睦邻赛中尽力于此,亦不后悔了。
  • 2016/09/08 12:46:29
  • 隐词回复> 全是写实的意象,一个个,音符般迷人,让人进入一个陌生神奇的世界,那个世界在繁华人世的地下,那些平凡伟大的人们,默默蛰伏着,耕耘着,他们,值得书写!
  • 2016/09/07 23:41:31
  • 隐词回复> 负责任的巡查工,那听风的汉子,抽着劣质香烟的老师傅,1435中想像的爱情,图腾般优美的菱形岔……
  • 2016/09/07 23:41:24
  • TA回复了作品《夕阳以西》 谢谢云替,飘逸少年——云替!
  • 2016/09/07 20:18:21
  • TA回复了作品《玲珑岛》 是的。所以把山移走了
  • 2016/08/11 18:31:17
  • TA回复了作品《玲珑岛》 拥抱春丽!感谢你
  • 2016/08/11 18:30:11
  • TA回复了作品《玲珑岛》 我做义工的时候去过麻风村,所以,写了这个故事,谢谢石渔
  • 2016/08/11 18:29:36
  • TA回复了作品《玲珑岛》 谢谢电击老师的鼓励
  • 2016/08/11 18:28:28
  • TA回复了作品《漂鸟》 (接上面啊)这座包罗万象的城市,这片让人又爱又恨的热土,每块砖头都刻满故事,每丝风都飘浮着梦想啊。《漂鸟》犹如一幅小小浮世绘。朴素的文字为槌,敲响你内心的鼓点,真挚的情感如针,锥疼干涸已久的泪腺。
  • 2016/08/08 15:35:34
  • TA评论了作品《漂鸟》 “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就是认清了生活的真相后还依然热爱它”。如此,那么,漂流在异乡的我们,都是真正的无名英雄。生活是热火朝天的蓬勃,也是无可奈何的挣扎,有暗夜苍凉的孤独,也有星星点灯的美好。在深圳,在珠三角,每一个行色匆匆寻找生活的人们,用不同的姿态或行走,或奔跑,或跌倒爬行,或傲然飞翔,或挂彩逃跑,有的人保持初心,有的人背叛纯净。
  • 2016/08/08 15:35:04
  • 徐建英回复> 很有深度的评论,辛苦媛媛
  • 2016/08/08 23:41:57
  • 隐词回复> (接上面啊)这座包罗万象的城市,这片让人又爱又恨的热土,每块砖头都刻满故事,每丝风都飘浮着梦想啊。《漂鸟》犹如一幅小小浮世绘。朴素的文字为槌,敲响你内心的鼓点,真挚的情感如针,锥疼干涸已久的泪腺。
  • 2016/08/08 15:35:34
  • TA评论了作品《旧橱窗》 婚姻是一袭华美的袍,却爬满了虱子,那些噬啮五脏六腑的疼痛,时常躲在冠冕堂皇的外衣下难以启齿,精神和肉体的暴力假借爱的名义施予。看来选择一个安全的旅伴度过漫长的人生真是一场奋不顾身的冒险。爱情的帆船脆弱不堪,说翻就翻。漫长的婚姻需要隐忍仁慈的心共同呵护。旧橱窗埋葬曾经的幸福向往,一个”井“字,是记录邪恶的旁证。 喜欢电击冷静的文字。
  • 2016/05/04 23:01:29
  • 小太阳回复> 我经常在你的文字里,去寻找心灵的安逸。谢谢隐词。
  • 2016/05/05 05:40:18
  • TA回复了作品《国昌不见了》 (接上面)祈愿所有的长者优雅老去,也希望未来我们的苍老岁月是一段可以认真对待的好时光!
  • 2016/04/19 14:01:10
  • TA评论了作品《国昌不见了》 帕金森综合症(老年痴呆症)中风……这些都是长者们容易发生的疾病,会导致间歇性不认识最亲近的人。几年前,世界上最疼爱我的那个人,二度中风后,头天晚上急着打电话叫我回去看他,当我回到家的时候,他却不认识我,问我是谁。一个父亲不认识他视若掌上明珠的女儿,这种心如刀绞的痛难以言表,我情愿理解成他的记忆堆积了太多的爱和牵挂!那一刻,他如同孩子般无助。这种力不从心无可奈何的无力感该是让他多么恐惧。
  • 2016/04/19 14:00:42
  • 隐词回复> (接上面)祈愿所有的长者优雅老去,也希望未来我们的苍老岁月是一段可以认真对待的好时光!
  • 2016/04/19 14:01:10
  • TA回复了作品《国昌不见了》 没有春丽的点评,我的文章都会黯然失色
  • 2016/04/19 13:45:27
  • TA回复了作品《国昌不见了》 谢谢石渔,确实不太通顺,我马上改。
  • 2016/04/19 13:44:32
  • TA回复了作品《国昌不见了》 谢谢七里,这个词语可能用得不太妥当。我再斟酌
  • 2016/04/19 13:43:48
  • TA回复了作品《佛珠》 拥抱春丽
  • 2016/04/16 15:35:57
  • 鲁三回复> 谢谢隐词老师的打赏。
  • 2016/03/21 20:28:41
  • TA回复了作品《微醺者》 谢谢电击老师解读。真心诚意向您讨教,结尾琢磨很久,写了两个都不满意,感觉不是自己想要的味道
  • 2016/03/19 22:24:13
  • TA回复了作品《微醺者》 其实写的是撞死了。只是有时候不敢写这个字眼! 感谢春丽!祝福你!
  • 2016/03/19 11:30:04
  • TA评论了作品《送一只羊去屠场》 我喜欢这种如水般流淌的思绪,隐忍乖巧又倔强叛逆,循规蹈矩又无法无天,无所事事,随意游走…… 现实生活就像北方的大雪封住了呼吸,但不妨碍用文字放纵下自己。用漫天的想象建立一个幸福牧场,把文字作为丰茂的牧草,在想象中养一只温暖的白毛羊吧,给自己留点梦境和勇敢的释放
  • 2016/03/17 10:54:43
  • 货货回复> 养一只白毛羊
  • 2016/03/17 18:27:00
  • 货货回复> 谢谢,是的,想象中遇到副总那样的人,羊一只白毛羊,给自己留点梦境和勇敢的释放。
  • 2016/03/17 18:25:49
  • TA评论了作品《讨说法》 行文潇洒!赞!!
  • 2016/03/15 22:18:03
  • TA评论了作品《迷路》 老张在公园散步时迷路了,看了廉洁行动的成果展览,警醒彻悟,柳暗花明处,他找到了让自己餐可安心,夜可安睡的那条路。老张感叹:要是不迷路就好了!可要是不迷路,老张就会一辈子“迷路”。一次迷路,改变人生和命运。 紧张的门铃声响打乱了情绪。是否为“打乱了我的情绪” 期待罗老师更多精彩微咖
  • 2016/03/15 22:13:28
  • 鲁三回复> 问好隐词老师,谢谢。
  • 2016/03/13 08:19:49
  • TA评论了作品《【平衡同题征文】一条鱼的记忆》 不知道为什么,读这篇文时,脑海毫无理由涌现《诗经》里的句子:上山采蘼芜,下山逢故夫。长跪问故夫,新人复何如?新人虽言好,未若故人姝……也许其实毫不相干,但女人厚重的深情有时候连我们自己也感到悲凉! 鱼的记忆力只有七秒,女人对男人的恨也只有七秒。纵算怨恨堆积成茧,男人一句话就缴械投降,忘却自己小小的心思,乖乖回头是岸,重新回到熟悉圈里,哪怕生活蓬头垢面,哪怕一地鸡毛,也是女人想要的弥足珍贵的小幸福
  • 2016/03/05 17:22:14
  • 笛子卡回复> 问好嫒嫒
  • 2016/03/09 09:15:37
  • TA评论了作品《岁月静好》 岁月静好,现世安稳,这凉薄的人世间,总有些可以打动人心的温暖可以伴我们前行,亲情友情的牵累,或者是文学的体贴,都可以是可以取暖的火种。 “之间,阿光加了那个男孩的QQ”是否可以为“其间”? 问好!
  • 2016/01/28 09:13:26
  • 鲁莽回复> 谢谢指点,“之间”、“其间”记住了。
  • 2016/01/31 09:54:20
  • TA回复了作品《佛珠》 谢谢解读,期待万华《桃花婆》夺冠
  • 2016/01/15 14:55:56
  • TA回复了作品《佛珠》 笑匠所言:引火用的树叶是用耙子拢的落叶或松针,烧柴只能捡枯枝腐根,如果没柴火可拾了一定要砍柴是不砍树的,只能砍一些小灌木。这情景与我们那里以前是一模一样啊,因为心存敬畏,所以有所约束。现在就不行了
  • 2016/01/15 14:53:45
上一页12下一页 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