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城市选择作品
    • 原以为春丽的《再见,深圳》,似段作文的《再见,固戍》一样,依依不舍惜别固戍。本文实则,她依然于深圳脚踏实地工作、生活。尽管上下班时,车流分外拥堵,无数来深建设者 一如既往地热烈而深情地爱着深圳。作者历经的众多老板,无不是特区精神的代表,无论成败,不拘泥于旧制度,敢闯敢创。譬如第18任老板,年近五旬,仍然激情洋溢,脱离此前的业务员工作,走向创业之路。
    • 一言“尽情玩一玩”,却为全力以赴打拼。空谈误国,实干兴邦,年青精神,默默奋斗,让深圳永堡青春。
    • 只有读完《再见,深圳》,才知道作者吴春丽没有离开深圳。她在深圳打拼21年,历经19任老板,搬家32次,亲人病故等接踵而至的折腾辛。面对这一切,她没有不仅没有逃离深圳,而是爱上了深圳,在深圳深深地扎下了根。她总把他乡当故乡,不管老板变更,不怕命运折腾,默默地为深圳贡献自已的年华青春。她是无数打工人的一个缩影,她是来深建设者中的“女[神”。
    • 这篇小散文很有意思,饶有兴致看完。特别喜欢那种人物众多的叙事,家长里短,絮絮叨叨,宛如七十二房客那种,要么就是长久不衰的外地媳妇本地郎,都是通过琐碎的邻里关系,串起了温馨和睦又嬉笑怒骂的生活细节。文中的人物绰号让人捧腹,烫烫和串串是一对麻辣烫店的搭档,估摸是外向风趣的人儿,生意也不会差到哪去。不过我特别喜欢风车车这个绰号,甚至有想借来当小说角色的想法,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能发自内心热爱生活就是成功。
    • 愿风车车在飞泉诗人的小说中愈加明眸皓齿,明艳动人!殷切期盼!
    • 这些普通的人却能在邻居想跳楼时纷纷献策献计,邻里之间的关系又让人羡慕和感动。自从离开蔡屋围,就没有这样的邻里之间的互动了,想想还是很怀念的。这篇文章让我回味了一回。
    • 作者以深圳全国示范区、14号、16号地铁的发展变化为大背景,以打工人的平凡生活为主题,以主人翁肥肥为代表人物,实地反映了他(她)们在都市小镇里以城为家,以苦为乐,团结互助,互救互爱,无比坚强的打工人的新时代精神。为此而感动,为此而点赞!
    • 哈哈!送人玫瑰,手有余香!君子贵人而贱己,先人而后己。
    • 深圳,一座让人从青少年起向往的城市,没有知识的人去能找到工作挣到钱;有知识的人去了能找到更好的工作挣更多的钱。我们跟随春丽的文字,体验着搬家,换工作,换老板,与不同的人打交道。看的是她,何尝不是我们自己的缩影。深圳变了、繁华了、也有的消失了;自己在这里也变了,知识增加了,经验丰富了,与这座城有了感情了。既便我们怀念家乡,我们也一样舍不得生活了十年二十年的深圳。所以再见深圳,无论怎么再见,都是永恒。
    • 梦想是美好滴,但现实是骨感滴,现在深圳正处于一个经济转型的时期,之前在深圳打拼多年,迫不得已离开了这里,伤离别泪眼婆娑。深圳的打工者就像一颗榕树扎根于泥土,遍布深圳的各个角落,为深圳的蓝撑起一片天。细看作者来深已经21年,搬了32次家,换了19任老板。她从一个稚嫩的小姑娘现在成为成熟稳重的中年美女,亦是一个深圳的拓荒者,现在真的不忍心离开这里啊!
    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第
    • 最新来访
    • 如果早点发出,这篇文章有很多机会入决,因为题材上与众不同。在深圳,招聘和应聘仿佛是镜像的双生子,彼此不分离。我们更多看到的是应聘过程中的酸甜苦辣,如果换个角度,从招聘者角度看,也是非常有意思的。本文展示了招聘过程中遇到的各色人等,年过五旬找不到工作的老师傅,住酒店花了两三万的啃老族,廉价的暑期工和技术精湛的炒更组,活色生香,如舞台上的生旦净末,在招聘者提供的舞台尽情表演,优胜劣汰,非常残酷。

      江飞泉招聘记

      2019/9/15 16:32:50
    • 看看你的产出,再看看自己的,不禁汗颜。飞泉的创作,以诗歌为核主。诗歌女神在飞泉大学时代曾经跟他谈过恋爱,如胶似漆,死去活来;后来踏入社会,女神就在飞泉的体内睡着了,直到邻家的出现,重新为他们提供了一片小树林、一个后花园,于是女神醒来,飞泉重新拾起诗笔,日吟夜唱,一行行精美、睿智、极具个人风格的诗句如万斛清泉,不择地而出。一晃几年过去了,飞泉和诗神仍然在热恋之中,祝福他们。邻家是诗歌和文学的月老。

      笑笑书生五年,二十一篇,持续在路上

      2019/9/14 21:26:14
    • 花费了较长时间才读完,两次北漂,两次南漂,会弹吉它、画漫画、写歌词、写文章,这让读者去思考人生:怎样去规划人生,发挥个人的专长,而不是率性的、被动的去生存,是有教育、启发意义的。穿插的歌词,有抒情作用。 文章很长,不耐读,可能是缺乏认真的结构安排所致。 叙述文字虽然有性情,但是太粗糙,文学艺术性较弱。

      张军深圳卷帘人

      2019/9/13 22:34:49
    • 虚实实,亦真亦幻,这是一篇带诗意带魔幻色彩的都市小说。作者构思精巧、故事有趣,凭其笔力的深入,将制衣厂车工孟非的工作、爱情、生活空间立体呈现且一一剖析,借梦中出现的仙女提取镜像,折射出孟非这个底层人物的挣扎与灵魂深处的伤痛。 梦中仙女亦可视为爱情之外对理想和事业的追求,也就具有了隐藏于文字之外的气象与境界。 作为小说,本篇还待精雕细琢,有些词句与对话,稍嫌粗粝,但,瑕不掩玉。

      张军梦中人

      2019/9/13 15:25:13
    • 凉帽的制作过程、客家人美好的憧憬和甜蜜幸福的生活画卷,就这样被三言两语清晰地铺展开来。值得薪火相传的,不单单是生活的那些细节点滴,还有客家人与生俱来的勤劳、智慧和乐观。而看到“乡愁”二字,我其实有些如鲠在喉的感觉,毕竟在深圳打拼了十几年的我,也是乡愁满满。《长歌与乡愁》,把凉帽中凝结着的乡愁情愫具体化,这样一来,旧时光中的祖母、母亲和兄弟姊妹的记忆,成了岭南文化的灵魂,便多了很多烟火色和人情味儿。

      雪候鸟长歌与乡愁

      2019/9/13 14:42:02
    • 仅仅看题目,还以为是那种小鲜肉小萝莉的偶像剧。读完便知道,是赞美老师的作品。我们习惯于用园丁、好大一棵树去比喻老师,而作者将老师教书育人的事业比喻成偶像剧,让人感觉很新鲜。不愧是能源脑洞!剧本的编排、情节这些描写,把老师的令人尊敬之处细致的表现出来,这也正是诗歌的魅力之处。 必须承认,老师才是最值得我们尊敬的偶像明星。老师为社会创造的价值也是不可估量的。为老师们点赞,也为作者的才华点赞!

      醒着的行者偶像剧

      2019/9/13 14:21:08
    • 改革开放40年,深圳成为一个互联网电子商务和人工智能高度发达的一线城市,这方面文学题材写的人不多,而流水线上的底层呐喊声很响。作者写“e时代”的题材,通过自己参加了电子商务的培训课程,尝试做电子商务,开设微信诗歌公众号,寄托对深圳这座城市的人文理念的向往和追求。 把触角伸向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有当下性和在地性。 文章结构上,前后加入了诗歌的元素,首尾照应,形式新颖。

      张军深圳——e时代的诗篇

      2019/9/13 11:43:42
    • 拜读方老师的大作,深受感动,十多年前,和方老师同为德昌人,深知公司上班的忙碌。在繁忙的工作之余,方老师踏遍宝安的大街小巷、奇峰古庙,用汗水、勤奋、执着谱写了一曲宝安的赞歌。作品具有深厚的人文底蕴,朴实的文字浸透着作者真挚的情感,一切景语皆情语。为方老师点赞!顺祝老师中秋快乐!

      媚子行走在深圳(宝安篇)

      2019/9/13 11:03:58
    • 本作品是用诗一般的语言写成的散文。它优雅、精粹、严谨、情理交融,这样的优质语言得以诞生,本身就是文学的光荣(相比之下,邻家很多作者的语言,实在是太粗糙了)。作者把中国城市化进程中诸多重大的社会问题与民生关切,巧妙且自然地融入笔端,用简短的篇幅予以呈现,难能可贵。

      孙行者入深圳记:火车穿过苍茫

      2019/9/13 0:01:12
    • 说实话,这些天看了无数类似的入深记,但这篇依然让我感动。每个人对命运的不甘和奋发进取的坚韧生命力令人叹为观止。心怀坚定信念似乎没有什么可以阻挡。好比那句话,只要你奔跑前进,世界都会为你让路。但背后的艰难只有自己清楚。我身边类似的类似的朋友很多,春燕、学君、黎戈、梦晴,她们作为女性似乎肩负着比男性更大的压力,也迸发出更顽强的生命力。这种基于精神内核的力量总会带来巨大的能源,似一团火苗燃起,生生不息。

      江飞泉从流水线走向讲台

      2019/9/12 23:37:07
    • 这是一个蛮有意思的小品,通过一次戏剧性的未成功的接人事件切入,回忆起遥远的1988年,那一年中国奥运军团兵败汉城,那一年荷兰夺得欧洲杯。而作者碰到了3元的快餐和20元一斤的龙眼,现在想起,依然有物是人非之感。而光阴之箭从不会为任何一个人停留,它只会留下深刻的记录。那一次没留下,终究还是七年后再度结缘。全文记录流畅,如果能将细节拓展,不啻为一个风趣的入深记。而我们也能从个体切面中窥见社会变迁

      江飞泉31年前,我第一次到深圳

      2019/9/12 23:10:59
    • 不知是不是去年客家凉帽的参赛作品,但文字很打动人。尤其次首关于母亲的描述,让人眼前一热。去年我也写了一组《母亲的凉帽》,这篇似乎异曲同工。或者说,关于母亲的诗篇都能有相同的打动人心的力量。客家凉帽作为一项久违的客家物质文化遗产,寄托了客家人在迁徙、变迁、人文传承过程中所做的努力,最终能将类似凉帽这项人文遗产流传下来。于是我们还可以看到凉帽的编制过程,看到它寄托着母亲的记忆

      江飞泉长歌与乡愁

      2019/9/12 23:00:23
    • 有点另类的题目,引我读完这篇小说。不妨说,这篇小说其实有两个主角:木子,以及她脸上的痣。“痣”是女人木子的“生命志”和“深圳志”。生命的蝴蝶效应,因“痣”而起。以一个短篇,写一个女人的一生,需要相当的功力:立意、剪裁、文笔,都要好。在我看来,这“三好”,作者都做到了。在有限的篇幅里,作者取舍精当,语言凌厉干脆,一剑穿心,通篇几乎没有废话赘词,而且,女人木子的形象也稳稳地立起来了。佳作!

      孙行者木子的心事

      2019/9/12 22:29:13
    • 浪人,是社会最底层最边缘的人,也是红尘中所有人在特定阶段(困厄、落魄时)都有可能遭遇的生命状态。浪人在远方,也在身边;浪人是他者,又何尝不是自己?所谓人生际遇,在某种意义上,就是浪人与浪人的邂逅。本作品的主体是写底层,但又不仅仅是写底层,有多维人生镜像在其中。语言利索、准确,擅长写景,也是本作品的特色之一。不足之处是直接议论和抒情(抒胸臆)的文字偏多,克制一些可能更好。

      孙行者浪人

      2019/9/12 19:49:10
    • 仓促不是理由,错别字是大问题,一定要解决。养老,当然是真正的大问题,作者笔下流露出的温情,是个人比较喜欢的,尽管我们也知道,衰老不讨喜,与衰老为伴的生活,事实上往往都是庸常无奈而滞重的。给出路,想点子,不是小说的使命,但拥有这种动机,却足以体现作者的良苦用心:在深圳这座年轻城市,养老问题不该只躲在角落。关于叙述技巧,三百六十度全知视角,当然就手便利,但其弊端在于,容易失却焦点。作者对此,不可不察。

      王元涛养老

      2019/9/12 18:17: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