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深圳市“睦邻文学奖”获奖作品
2015/11/4 15:57:54|阅读62083次|作者:秘书处

一、 评奖说明

大赛按照公平、公正、透明的原则来评奖。评奖分三个阶段,海选、中评和终评,层层筛选,优中选优。为体现评选的权威性和专业性,大赛特别聘请方方、贺绍俊、邓一光、徐则臣、南翔为终评委,从决赛入围作品中,评选出深圳市及福田区总共22篇获奖作品(年度大奖,即“睦邻文学大奖”作品,深圳市及福田区各1篇;年度十佳,即“睦邻文学奖”作品,深圳市及福田区各10篇)。

所有参赛作品经工作人员海选,在海选入围作品的基础上,以“评委提名季”的形式,进行提名工作。今年提名评委一共15位,10位去年的提名评委:胡野秋、秦锦屏、王国华、王威、朱铁军、费新乾、唐兴林、朱正安、张樯、王元涛,新增5位提名评委:范明、孙夜、郭建勋、虞宵、陈彻。每人独立推选20篇,从4461篇参赛作品中(截至9月30日)挑选出125篇作为决赛入围作品。

所有决赛入围的作品均呈送5位终评委,以免有遗珠之憾。终评委注重作品的思想性和艺术性,注重作品的“植根性”,所选作品比较接地气,能很好地结合深圳本地及社区,体现大赛“为社区立传,为民生著史”的主旨。兼顾题材、主题、风格的多样化。各终评委独立推选1篇年度大奖作品和10篇年度十佳作品,最后汇总统计。

年度大奖作品不评分,实行计票制,每位终审评委一票(今年有一位终评委弃投)。年度十佳作品按三个等级打分:特优秀3分,很优秀2分,较优秀1分。终评委需写上每篇获奖作品的评语。

如年度大奖作品无法获得压倒性的票数,出现平票的情况,计算其所有终评分;如终评分打平,计算其评委提名票;如评委提名票打平,由大赛组委会进行最后定夺。落选的年度大奖作品,自动划入年度十佳作品之列。其它年度十佳作品按终评分统计,由高到低,足额产生。今年深圳市和福田区同时评奖,按照“先市后区”的评奖规则,终评第1名为市级年度大奖,第2名为区级年度大奖(须为福田区参赛作品)。依次类推,第3至12名为市级年度十佳,第13至22名为区级年度十佳(须为福田区参赛作品)。落选的优秀决赛入围作品,大赛组委会将向各区推荐奖励。

(大赛组委会保留最终解释权)


二、 获奖作品名单

深圳市“睦邻文学奖”获奖作品名单



三、获奖作品评语

深圳市“睦邻文学大奖”一名

再见,固戍     作者:段作文                    

《再见,固戍》将生活的盘底、流水日子的光与影,用白描式的直逼内心的文字和盘托出,让“固戍”这两个生硬的字眼满贯了人情味。迁徙流动的时代,需要情感化、朴拙的文字记录下个体生命的经历与心灵。这种个人岁月的简史,何尝不是芸芸世界中最容易被时代忽略、但其实更应该被记住的生活?直面真实的生存困境,在现实世界挣扎之际不断反思并详尽记述,或许这才是真正的“打工文学”,也是“打工文学”难能可贵的价值和意义。


深圳市“睦邻文学奖”十名

最大的星星借着你的双眼凝视着我     作者:旧海棠  

《最大的星星借着你的双眼凝视着我》是一个关于寻找的故事,寻找他人更是寻找自己。平和、隐忍、暗藏玄机和禅机,其实这玄机和禅机非人为做作,而是自然由心而生。作者就像亲切随和的带路人,松弛地讲述了一个反日常的灵异故事,让读者进入文字假定的情境迷宫,却发现迷宫中其实正是人们忽略掉的日常经验。作者亦是节制的,拥有针尖之处见功夫的营筑能力,让人们在探谜之程中无须费力,便能稳坐高处,一拥快乐。


深圳改革开放纪念物     作者:伟彬                

《深圳改革开放纪念物》的构思和选材都颇为用心,提供了一个个活生生的样本,来见证深圳改革开放的历史。这些样本都打上了作者的个人印记,通过个人化的叙述来映照普遍的历史。他精心记录的这些事件和物证,既是他个人在这座城市的人生第一,也是无数深圳移民在这座城市挥洒青春的共同的记忆符号。这些鲜活、有血有肉、带有体温的深圳故事,将我们带回了这座城市的历史现场,并唤醒了定格在我们记忆深处的一个个瞬间。


山居笔记    作者: 驿马                                

《山居笔记》没有写深圳这个现代都市的花团锦簇,而是撷取那些安插在摩天大楼、荒废违建、嘈杂市井的灰调生活进行探幽,破落的景观也是深圳的毛细血管。作者用真实可感的笔触记录这方天地光怪陆离的景象,揭示城市边缘的喧嚣和沉默、奔波和死亡,并由此生发出对人生、对命运、对这个“奇特的世界”恰如其分的感悟。作品构思较为巧妙,感情深切,既有对外部环境世界沧桑变迁的思索,又有观照自己内心世界的生命感悟。


放她一马     作者:刘菡萏                              

《放她一马》解构了当今男性放纵欲望的社会现象,以一次旅行为线索,写了两个心思活跃而精神倦怠的中年男子的出游与回归。风流浪子要悬崖勒马放过即将到手的女人,是良心的悔悟,还是浮躁的终结?打动读者的是对生活的精细洞察与深入幽微的摹写。小说在短暂的铺陈后,语速若滚滚车轮,令人应接不暇,意象的密集与场景的快速转换,给小说注入了加速度。而对人性的体察,则使文本接近生活的真实,也使文字有了真实的呼吸。


与荣格的一次雨中约会     作者:曾楚桥                    

《与荣格的一次雨中约会》注重构思和结构,一个智慧的结构本身就是一种审美。在非虚构中,现实与历史完成从不知道到知道的旅程;在虚构中,现实与历史的交集地却是一座中心车站。这一次,我们被带上一位阴郁男人驾驶的车,做一趟吊诡的心理分析之旅。作者拥有良好的小说观和可喜的文体意识,题材不流俗,叙述以少胜多,段落中常常辐射出诘问创造的穿透力,彰显出作者驾驭虚构类作品的自觉。


布吉城寨     作者:张夏                          

《布吉城寨》用文学的自由表达,为日益钢筋水泥化的城市裹上了一层精神肤色。无论是时空追溯,还是全景鸟瞰,都有一份与城市共生共融的使命立意。布吉,可说是中国新型社区的一个标本,它芜杂、喧嚣,也充满生气。作者以360°无死角的触须,横扫布吉城寨的方方面面:既有阳光下浮游的尘埃,也有汗水扑面的人群;既呈现了布吉光鲜亮丽的面貌,也触碰了新与旧的撕裂、社区在高速发展中的蜕变之痛。


天堂鸟      作者:安小橙                              

《天堂鸟》看似轻浅的情节中处处隐藏着玄机,作者对分寸的把握可谓驾轻就熟,这是小说写作中较为难能可贵的技能,点到为止比招式密匝更具有叙述势能。篇幅不大,却将几段复杂的人际关系,平和生活背面的明争暗斗,巧妙地溶解在漫不经心的场域中轻缓陈述,借由剧本中女人的台词,不着痕迹地在一个阅读者并不会很在意的位置,道出了此文的核心意图。所谓写作的成熟,首要的一点,便是除去匠心,作者显然做到了。


还俗     作者:柏亚利                            

《还俗》以“跳进、跳出”的戏剧手法写小说,使小说不断有“闪回”感,以实写虚,以虚写实。难能可贵的是它的主题以及文中所探讨的内容,它的哲思和外延已经超越文章本身。它揭示了消费时代困扰着几乎所有红尘中人的问题:人如何安顿自己的心灵?人生多苦,而一味沉浮利欲者也堪怜,这是一个悲悯众生的大课题。从出家到还俗,是一个灵魂跌宕的过程。人生既需要坐实,又需要澄空。生活的本相其实就在雅俗之间、空实之间。


铁皮屋     作者:非思                                  

《铁皮屋》平实、琐细、针头线脑,作者迈着小碎步,笃定安静地行走在一条幽静的小路上,身边盛开的不是诱人心绪的栀子花,而是蓬勃的狗尾草。无论多么简陋,被世界冷落,家的经历都是个体生命中最重大的历史,没有之一。八万多字的文本,叙述得像不加剪辑的超长镜头,它所造成的效果却是无比真实的还原和强烈的代入,几乎每个深圳人都能从中找到大量的共鸣和同质的感触,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堪称一部深圳民间记忆史。


立体主义的年轻人     作者:憩园                      

《立体主义的年轻人》组诗跳脱有趣,荒诞而不失真诚,智巧又不失幽默,勾勒出的生活栩栩如生;伸出丰富的触角,几乎是不加选择地感受着生活及生命的丰饶,正是这种不取舍或者说不懂取舍,使年轻人更加“立体”。如同组诗的立题,语言从四面八方奔来,直抒年轻人幽深微妙的心理现实,新颖地描述出年轻人被时代裹挟的窘迫,以及守望者不随时代变化的永恒特质,完整地展示了作者开阔的想象力和开放性驾驭词义的能力。



  •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