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届福田区“睦邻文学奖”获奖作品
2016/11/1 15:36:33|阅读38435次|作者:秘书处

一、 评奖说明

大赛按照公平、公正、透明的原则来评奖。评奖分三个阶段,海选、提名和终评,层层筛选,优中选优。为体现评选的权威性和专业性,大赛特别聘请邓一光、孟繁华、邱华栋、南翔、葛红兵为终评委,从决赛入围作品中,评选出福田区11篇获奖作品(年度大奖,即“睦邻文学大奖”作品1篇;年度十佳,即“睦邻文学奖”作品10篇)。

所有参赛作品经工作人员海选,在海选入围作品的基础上,以“评委提名季”的形式,进行提名工作。今年提名评委一共15位:胡野秋、秦锦屏、王国华、王威、费新乾、唐兴林、廖令鹏、朱正安、张樯、范明、郭建勋、虞宵、唐小林、刘洪霞、欧阳德彬。每人独立推选20篇,彼此可重复提名,一共推选出105篇决赛入围作品。

所有决赛入围作品均呈送5位终评委,以免有遗珠之憾。终评委注重作品的思想性和艺术性,注重作品的“植根性”,所选作品比较接地气,能很好地结合深圳本地及社区,体现大赛“为社区立传,为民生著史”的主旨。兼顾题材、主题、风格的多样化。各终评委独立推选1篇年度大奖作品和10篇年度十佳作品,最后汇总统计。

年度大奖作品不评分,实行计票制,一位终审评委一票(今年有一位终评委弃投)。年度十佳作品按三个等级打分:特优秀3分,很优秀2分,较优秀1分。终评委需写上每篇获奖作品的评语。

如年度大奖作品无法获得压倒性票数,出现平票的情况,计算其所有终评分;如终评分打平,计算其评委提名票;如评委提名票打平,计算其邻家币数量。落选的年度大奖作品,自动划入年度十佳作品之列。其它年度十佳作品按终评分统计,由高到低,足额产生。今年深圳市和福田区同时评奖,按照“先市后区”的评奖规则,终评第1名为市级年度大奖,第2名为区级年度大奖(须为福田区参赛作品)。依次类推,第3至12名为市级年度十佳,第13至22名为区级年度十佳(须为福田区参赛作品)。落选的优秀决赛入围作品,大赛组委会将向各区推荐奖励。

(大赛组委会保留最终解释权)


二、 获奖作品名单


2016年福田区“睦邻文学奖”获奖作品名单

(注:社区为文章内容涉及到的社区,而不是作者的住址属地。)


三、获奖作品评语


福田区“睦邻文学大奖”一名

游利华《三人行》                              10分+提名8票

《三人行》采用温婉细腻的女性视角,通过三个女人深港两地生活的家长里短,建构了栩栩如生的小说世界,予人身临其境之感。文本具有一定的文学素养,观察细致而深入,譬如刷洗牛仔裤这样的场景,亦能绘声绘色,是篇比较成熟的小说。难得的是,作者自爱且爱人,同时揣足了耐心,尤其留意生活中有质地的细节,不疾不缓,娓娓道来,无一处诡异,却大体切中情感和人性的痛痒处,它告诉人们,生活也许擅变,但人能使生活变得完善。


福田区“睦邻文学奖”十名

李玉《开店》                                   3分+提名7票

《开店》是一篇日记体的非虚构作品,语言质朴无华,内容却直击读者心灵。读罢掩卷,不禁长叹,在深圳开一间小店如此艰难!倒闭与开张快速循环,是现代化进程之象征,还是一线城市之特点?深圳强调创新创业创客,但铩羽而归者想必也不在少数。不断开张又关门的店,错位的生意、人际与生活,作者好脾气地看过来,津津乐道地写下来,竟然有了点命运的味道。作者懂得如何组织材料,形成有效结构——如果能把画蛇添足的“后记”拿掉。


笑笑书生《行走帖》                             3分+提名4票

《行走帖》既贴着地面,又荡漾着春风,在诗意里徜徉,在哲思中起伏,在隐秘而惬意的快乐中彰显万物,以此呈现自我的内心秩序,陌生化的异质结构和纹理,为人生的某个阶段加冕。诗歌的全部秘诀在诗意,华丽的辞藻堆不出来诗意,真正的诗意隐藏在生活的缝隙里,平白如尘,这组诗就富有细微处的诗意,以行走为题,移步换景,意象缤纷,笔调开阔,涵盖了诸多深圳元素,试图揭开都市繁华文明的表象,呈现本真自然的内核。


江飞泉《二十四个圳事》                         3分+提名4票  

《二十四个圳事》抓住了农历节气与都市生活的格格不入,甚至不断看见“反季节”,跳出了看图说话的藩篱。二十四节气的华丽规整与都市生活的苦闷无序,形成一种反差与碰撞,季节是表皮,而生活才是内核。诗中有“我”,我的眼、我的知觉、我的灵魂,在季节凉暖与草木风云之间流转、探索、搜寻、捕捉,形成有机的意象、形式与节奏,可咀嚼,可吟咏,可回甘。字里行间唱叹不休,气势磅礴,格调铿锵,韵律和节奏把握得当。


马虹玫《冷焰》                                 2分+提名8票

《冷焰》可以归为女性文学的范畴之中,它探讨了女性的生存与命运,无论是作为知识分子的冷焰,还是作为平民的黄婵,还是深陷底层的阿水,通过作者之笔,给予了最深切的关注。三个处于社会不同阶层的女性,却有着相同的不幸和悲惨的命运。小说娓娓道来,张弛有度的叙述,揭示了当今社会女性的艰难生存和精神困境,同时彰显出作品的艺术魅力。女性文学自有它的特殊之处,有着永远也不时的主题,这也是它的魅力之所在。


卫鸦《木马》                                   2分+提名6票

《木马》整个故事展开得很流畅,伏笔、转折、高潮,起承转合都很漂亮。结局稍显平淡,但总归是美好的。难得的是有温暖的基调,人性的光辉在故事的反转中,照亮了普通的小人物,为当下疲软失德的社会注入一剂强心针。文学的普世价值是审美,揭丑和审丑不是目的,只是手段和工具。文学可以写人性之恶,甚至将其推到极致,但这恶中还能开出人性之花,就像在灰烬中葆有火种,如果呈给读者的只是灰烬,文学的价值将大打折扣。


王顺健《早安,苦恶鸟》                         2分+提名3票

《早安,苦恶鸟》跨越深港两地,又彼此相互映衬,呈现了一场相邻城市的异地恋和颇具现代感的婚恋观,同时呈现了房奴卑微的生活状态。虽然语言还有待进一步锤炼,题材架构方面的新颖别致却可圈可点。小说中亦真亦幻的特定场景和语言表达的冲击力,在变幻万千、绝处逢生,又自然起承转合的险境中,一个个绝妙且又精当的细节,出现在无关信仰又崇尚信仰的时代。作品呈现自由心性和自由精神的链条,成为迂回往复的进化物。


王建荣《老实人》                               2分+提名3票

《老实人》书写年轻人在深圳的生活困顿与情欲煎熬,从独特的视角来呈现青年男女之间微妙的关系。很多青年如小说中的主人公那样,起点不高,若想一步步跻身更高的生活阶层,困难重重,总是难逃周边环境的格格不入,物质生活的窘迫困顿,旺盛情欲的纠结煎熬。该小说以白描见长,常常通过细部抵达人物心理,切入人性深处,就像做一个微创手术,表面开的口子小,但下的刀却深。写人性的蜕变,如蛹化蝶,这过程本身就足够迷人。


冰凌花《最后的蛙鸣》                           2分+提名3票

《最后的蛙鸣》以近乎残忍的笔调,撕开了貌似光鲜的婚姻,剥开了中年妇女在家庭和社会中的困境。小说选取“离家出走”作为切入点,使故事有了张力:读者对女主人公离家后的命运充满好奇,期待被带进一个生活之外既熟悉又陌生的奇境。在作品塑造的人物形象上,关于命运和伦理,关于现实和伪情,定格放大许多个瞬间,无法预知又无从抵达的时代悲剧和现形婚姻的旅途,有时让人无法招架,却又不得不回归到重塑自我的精神土壤中来。


老痴《阿贞的肚子》                             2分+提名1票

《阿贞的肚子》故事可谓是司空见怪,无非男欢女爱、以权谋私、背叛出轨之类,但故事的叙述却摇曳生姿,别出心裁。从同一个人,分出两条线来讲述,好像精神分裂出一个自我,一个他我。以自我的角度,来讲述他我的故事,而且不做作,不勉强,天衣无缝。“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但文中的“我”既是当局者,又是旁观者,于是这个简单的故事,就不是一碗清水看到底了,而是有了深度,有了温度,有了各种混沌,欲语还休。


骚风《隐语》                                   1分+提名6票

《隐语》有历史的跨度、现实的厚度与广度,有反观、自省与批判;对乡土的怀念和依恋,是作者浓得化不开的情结;将高雅艺术元素和现实的诸多错位、迷失进行对照,以此传达和表现丰富的内心。让诗歌从关注生活中日常的遇见和观察,转而关注生命中抽象的命题和思考;让诗歌渗透哲学思考,从而增大诗歌写作和阅读的空间、厚重和质感。文字精雕细琢,华丽中透出苍凉,有种遒劲之美,对八十年代理想主义情怀的诗歌传统有所承续。

  • 标签
  • 福田区
  • 睦邻文学奖
  • 获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