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后的蛙鸣


王竹青锁上门,又不放心地拽了拽,再检查一遍水电燃气吧,钥匙伸进锁孔里停顿了一下,又拔了出来。既然要离开这个家,就干脆点,何必还这么拖拖拉拉。在楼梯拐弯处,王竹青最后看了一眼房门,春节的大红对联和福字完好无损,家和万事兴的横批跳入眼帘,她的心被扎了一下,提着拉杆箱匆匆下楼。

小区外的人行道有些窄,拉杆箱在凹凸不平的路上左摇右摆,要坐公交或地铁需穿过天桥。王竹青后悔带多了衣物。这是十多年来第一次决定离开家,不是去旅游,不是去探亲,而是要独自生活,也许是流浪,内心有忐忑不安,也有一种憧憬和期待。天桥上那个流浪汉迎面走来,破烂的黑衣服配上一头纠结的长头发随风乱舞,一只手里拎着脏兮兮的编织袋,一只手夹着还未燃尽的香烟屁股,贪婪地吸上一口,向旁边的垃圾桶走去。王竹青对他并不陌生,每次都能在天桥或者小区外发现这个流浪汉,他靠捡垃圾为生,经常睡在天桥上,一床花色不明的被子偶尔会搭在栏杆上晾晒。王竹青不知流浪汉为什么不回家,她只知道自己想逃离那个家,她不相信会像流浪汉一样的境遇,毕竟可以找一份像样的工作养活自己,即便找不到工作,卡里的钱也足够维持一段日子。

地铁上的人不算太多,还没到下班高峰,王竹青坐下来给闺蜜思雨打电话,铃声快要结束时思雨的声音才传过来,简短急促。有事吗?问得王竹青一愣,平常通话都是非常欢快的语调,今天听起来气呼呼的。王竹青反问她,没事吧,你。思雨那边传来一声断喝,你必须和我说清楚!王竹青挂断了电话,不用问,这对冤家又吵架了。原打算先去思雨家借住几天,等找到工作再就近租房,现在看是不可能了。地铁停了又走,乘客换了一拨又一拨,王竹青盯着地铁线路图不知该在哪站下,一个熟悉的站名闯入耳中,那是她生活过多年的地方。王竹青不再犹豫,绕了一圈注定还是回来了。

路过园岭新村那栋楼,王竹青望向路边第二扇窗,窗口飘出炒菜的味道,丝丝缕缕抓挠着她的心,多么亲切的家的味道。两年前她还从这个窗口眺望,等待女儿背着书包摇摆着马尾辫由远及近的身影,看丈夫于博怀抱滚圆的大西瓜呼哧带喘地走入她的眼帘。窗口变得不再清晰,泪水模糊了视线,王竹青快速擦了擦,低头与往昔擦肩而过。

临街居民楼改建的一家小旅店,醒目的价目表吸引了王竹青,也许要住上几天,大宾馆一晚最普通也得二百多,小旅店价格便宜一半,出门在外能省就省吧。房间狭小局促,洗过的床单还是有明显的污痕,好在卫生间里不是抽水马桶而是蹲式便池,总算减少了一份担心。王竹青去外面吃了一份青菜面,买了一条廉价床单、一袋瓜子,回来铺好床单打开电视,磕着瓜子,守着手机,很怕错过一个电话和短信。于博自从这两年在公司住,每周只能回家一次,他的说法是公司离家远,又不会开车,天天跑太累。人不住家里,电话倒是来得挺勤快,内容基本就是问王竹青在干嘛,吃饭没有,女儿来电话没有,三言两语,没有多一句的想念。王竹青今天离开家,不知他的电话会不会再打过来。她不在乎一个电话,而是在乎他的态度,若有电话就表明他对昨晚的话后悔了。女儿高中住校,也是每周回来一次,一家人属于典型的周末聚。家是一块磁石,三个人周末开始短暂地被家吸引粘连在一起,吃饭睡觉吵闹,周一又挣脱家的藩篱,上学的上学,上班的上班,剩下王竹青一人固守磁石。

王竹青在这个家守了十年,将女儿从天真烂漫的儿童抚养成青春洋溢的少女,将丈夫从一个普通职员锻造成公司精英,为此,她也把自己从职场女性熬成了家庭主妇。王竹青不希望他们感恩戴德,但至少要考虑一下她的感受吧。

困倦感袭来,十点多了,还没有接到于博的电话和短信,王竹青发狠地关掉手机,痛痛快快冲凉,也许从今晚起,她就要脱胎换骨了。躺在单人床上,闭了眼,耳朵却顽固地开着。走廊里有男人咳嗽声,还有一个人在唱“爱上一个不回家的人”,沉重的关门声,隔壁房间床板的咯吱声,伴着一个女孩子高低起伏的叫声。到底是便宜,这么不隔音,王竹青翻身压住一侧耳朵。声音还在不依不饶,分分秒秒抢夺着王竹青的耳朵。男人“哦——”的一声低吼,女孩子“啊——”的高声回应,不可遏制地触动王竹青紧绷的身体,令她条件反射般扭动,一股隐秘的被压抑的热浪冲撞着她,她咬紧下唇,死死抓住床单,脑海里闪现出昨晚的一幕。

王竹青在床上无聊地翻看手机,耳朵却不放过客厅里的响动,球赛还有几分钟就结束,等于博的球迷瘾过足了,就该让她过过女人瘾了。她早早地沐浴更衣,甚至还洒了一点香水,将很久没穿的那条红色透明睡裙套在一丝不挂的身上,对着镜子摆了几个搔首弄姿的造型,算不上浪荡,也有几分妖娆,不信这次于博无动于衷。

一片红云飘到于博眼前,他拿着遥控器正打算换频道,被王竹青的身体遮挡住,说道,别闹,我还没看完呢。于博伸手去拽她,她的身体趁机倒向他怀里,遥控器掉到地板上,于博的手不小心按到了王竹青的乳峰上,王竹青微闭着眼,等待他掀开红裙,尽情品尝。

于博推开王竹青,弯腰拾起遥控器,换了一个台,客厅里顿时充斥着血腥战斗的画面。王竹青愣了几秒,用异样的眼神盯着于博,于博被盯得浑身不自在,又随手换了一个台。是不是你那方面出问题了?要么明天我陪你去看看医生。王竹青试探问他。于博别过头说,为什么夫妻间一定要做爱才算正常,我对这种事早就厌烦了。

王竹青琢磨不透,以前也没过度透支,四十岁正是精力旺盛的年龄,工作压力大,也不至于泯灭身体欲望吧。

无数次的忍耐,换来的却是冰冷的厌烦。

积攒了太久的怒火燃烧着王竹青的血液,她推他,他任她推。她的推变成了捶打,他任她捶打。王竹青不死心地抓了一下他的下体,软塌塌羞于见人。

王竹青用力将他的脸扳过来,一字一句告诉他,既然你不拿我当女人,我就去找他,白送上门的女人谁也不会拒绝的。

他长得帅吗?于博突然冒出一句。王竹青说,那是自然。

很能干吗?于博又问。男人是否能干,王竹青说,只看鼻子就知道了。

于博摸了摸鼻子,打了个哈欠。

王竹青被他的态度激怒了,本想刺激一下他,哪个男人能容忍自己老婆出墙呢,偏偏他于博满不在乎。

明天我就离开这个家去找他!你就和你的球赛过吧。王竹青忿忿地甩出最后一句话。

那就提前祝你们性福。于博嘴角往两边拉了拉,似笑非笑地结束了谈话。

王竹青急切地想找一份工作,人才大市场里面到处晃动着年轻的面孔失望的面孔,有多少年没走进这里了。她从来没想到过自己的年龄和学历已经被排除在“人才”之外了,大学生批量生产的时代,本科生等于初中毕业水平,硕士博士海归们才可以算得上人才。她将打印好的简历攥得皱巴巴的,终是没有投出去。外面阳光刺目,一时竟不知何去何从。一个小伙子走过来和她打招呼,大姐,找工作是吧,我们保险公司正在招纳人才,看您这气质非常适合,要不要试试?王竹青不解地盯着他,反问,你觉得我是能说会道的人吗?小伙子笑道,也不是都要能说会道,关键是要打动客户的心。王竹青冷冷地说,我连自家人的心都打动不了,还能打动谁的心呢。小伙子显然不明所以,一个胖女孩拽走了他,别和她废话了,看她那样子,肯定是受刺激了。王竹青觉得胖女孩倒是不笨,她从来没想过要做保险,内心是比较排斥这一行的。拉保险的人都有一种黏人的功夫,黏腻程度能让人见了绕道走,她才不想为了一张保单自降身价让人生厌呢。

附近有个小型的人才市场,王竹青精神一振,进去转了几分钟就出来了。这里招聘的大部分都是普工技术工,像她一个学中文的最好的职位就是文秘文员,再一看年龄都要青春妙龄,大妈级的还凑什么热闹。文笔好又如何,公文写作与文学创作完全两回事,王竹青平时拿文学当爱好,偶尔发表得点稿费还不够付半个月的银行月供呢,她当家知道柴米贵,却不知外面的工作好难找。

本以为自己是条待价而沽的鲜鱼,能早点被买走,经过一上午的时间验证,终于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鲜鱼早就成了咸鱼干无人问津。时光毫不留情地洗刷了青春,留给她的只是一地碎屑。女人心情不好的时候,逛商场是最有效的办法,王竹青果断甩掉一身烦恼,整理心情走进一家装潢美观的商场。一楼的鞋子专柜,各色女鞋仿佛一件件艺术品摆在闪闪发光的格架里,热情冷艳高傲柔媚的面孔与不菲的价格相得益彰。王竹青浏览轻抚,目光定格在一双红色敞口细跟鞋上。导购将红色高跟鞋拿下来请她试穿,王竹青笑着摇摇头。她已经有多少年没穿过这么高的细跟鞋了,手指粗的金色鞋跟足有八公分高,配上纯正的玫瑰红亮漆鞋身,看一眼就醉了心。记得有次逛街也看到过类似的一款,王竹青拉着于博说,我想试穿,思雨就有一双。于博嗤笑了一声说,鞋子也分人穿,你整天在家用得着穿这种鞋子去买菜吗?她当时觉得于博的话也有道理,但还是故意说,等哪天我重回江湖,就穿它给你看。可是这次下定决心离家重归职场,白领丽人的梦轻易就被那些招聘条件打碎了。再看这双鞋,疼痛隐隐约约漫过心间,也许一辈子都与它无缘了。

走到化妆品专柜旁,一家不太知名的品牌在试用装的盒子上贴着一张卡片,上面写着招导购一名。王竹青眼睛一亮,既然应聘那些正规大公司不够条件,那么做一个小小导购问题不大吧。她开口问道,请问谁负责招聘导购?妆容精致的女导购将她从上到下打量一番,问,你不只三十了吧?王竹青说,导购还有年龄限制吗?女导购微微一笑,姐姐你大概不了解这一行吧,你见过哪家化妆品导购用阿姨的,那样谁还敢来买产品呢。王竹青被她说得面红耳赤,看看镜子里自己素面朝天的样子,虽然比同龄人看着年轻点,但与这些青春洋溢的女孩子怎么比啊。

逛商场反而让心情更糟糕,王竹青懊恼不已,看来真是要重新给自己角色定位了。

肚子不争气地叫了,王竹青一看时间都下午两点了。一无所获还得解决吃饭问题,她就近选了一家桂林米粉店,只要了一份青菜粉。吃完饭又该去哪里呢,工作不解决,就不能先去租房,那就还得继续住旅店,想到那个声音,她放下了筷子。

下午的阳光让人慵懒,困意袭来,王竹青又不想这么早回到那个压抑的旅店,转来转去居然来到了一处公园。巨大的榕树将炙热的阳光阻挡在枝叶外,湖面上偶尔有大鸟掠过,公园的小径鲜有人迹。

多少个白天黑夜,王竹青用文字麻醉自己,寻找属于自己的桃花源,一个人的时候仿佛活在梦中,梦游一般没有思想没有意识,她渴望能打破这种生活,可一旦丈夫和女儿回来打破了她的梦游,她又生出许多烦恼。丈夫对这个家的漠不关心,女儿因学习压力大而反复无常的情绪,都会影响到她的心情。

  • 标签:流浪应聘被骗回家
我要点赞(打赏)

余额: 0您的账户余额不足,请充值

ico100 ico200 ico500
ico1000 ico2000 ico10000
ico52000 ico520000 ico5200000
注:100邻家币相当于1元人民币。点赞1元起,打赏作者和邻家,一炮双响,回报一个永久"广告"位。

打赏点评:

0/50
了解点赞(打赏)
  • 睦邻文学奖打赏了400000邻家币
  • 寒塘听雨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笑谈一生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笑谈一生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心灵拾贝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更多
  • 张樯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张樯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秦锦屏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秦锦屏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虞宵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小宇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虞宵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刘菡萏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曾楚桥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邻家三皮匠之魏先和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春风妙语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电击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道长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张夏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FEI FEI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深圳的红树林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段作文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FEI FEI打赏了500邻家币
  • 以文会友·邻家帮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虞宵 共计打赏10000邻家币
  • 张樯 共计打赏10000邻家币
  • 分享到:张樯评委1220积分2016/09/30 21:13:12

    每个人都在不断逃离,不论是蛮荒之地还是繁华都市,有些疼痛是必须的,有些隐忍是必然的。在作品塑造的人物形象上,关于命运和伦理,关于现实和伪情,定格放大许多个瞬间,无法预知又无从抵达的时代悲剧和现形婚姻的旅途,有时让人无法招架却又不得不回归到重塑自我的精神土壤中来。徜徉在虚拟和梦幻、超然和现实之间,天使与魔鬼存在于每个人的内心深处,有时它们背道而驰,有时又是并肩同行。

    分享到:柴火2016/10/01 14:47:52

    张樯老师的评语击中了小说的命脉,感谢您的点评推荐,祝国庆快乐

      回复
  • 分享到:秦锦屏评委1380积分2016/09/28 10:00:31

    柴火,多么温暖的名字!最后的蛙鸣,多么绝望呐喊!这是一部让人心碎的悲剧作品。悲剧作品不难写,难得是写出诗意,写出新意。柴火的贡献在于她以近乎残忍的笔调撕开了貌似光鲜的婚姻,剥开了“中年女子”在家庭和社会中突围的困境。与其说这是一个“个像“,不如说是当下都市的“一组群像”。细细打量,在我们周遭邻里的生活中不乏这样的例子。柴火将张爱玲笔下的一袭“袍子”彻底扯落,露出生活中巨大无望的“缺”!

    分享到:柴火2016/09/28 16:20:54

    看到秦主席的评语我忍不住流泪了,《最后的蛙鸣》参赛以来认可者不多,也从未奢望获奖,您所说的每一句都是我所想表达的,能遇到真正读懂它的知音足矣。

      回复
  • 分享到:虞宵评委1250积分2016/09/25 10:12:47

    一个都市里情感失意的女人的内心剖析。女主人公杨竹青在面对婚姻、儿女教育等等诸多失意、不满、纠结的境地,令人感同身受,尤其描述流浪汉和被骗那几段,有着很深的隐喻意味,主人公情感的荒芜,如同无人关注,无人问津的流浪汉,还有被捉弄、被轻视、被欺骗,令人惆怅、感伤。

    分享到:冰凌花2016/09/26 10:28:33

    十分感谢虞宵老师在休息日还点评推荐打赏此文,辛苦了

      回复
  • 分享到:曾楚桥5750积分2016/09/15 23:10:33

    小说选取离家这个切入点,可谓颇显心机。由此故事便有了张力:读者对女主离家后便充满了期待。期待作家把读者带进一个生活之外即熟悉又陌生的奇境。熟悉的,便说明小说是有生活基础的。而陌生感则带来深思后的趣味。在戏剧化的冲突中,作家对都市女性的心理把握也可圈可点。唯一有结尾,居然让我猜不到。让我马失前蹄,可为一例。

    分享到:冰凌花2016/09/17 20:30:43

    谢谢楚桥指教,我还当加倍努力

      回复
  • 分享到:寒塘听雨18010积分2016/12/30 16:37:21

    都市里情感失意的女人的内心剖析,细腻逼真,杨竹青在面对婚姻、儿女教育等等诸多失意、不满、纠结令人唏嘘感慨,丈夫的冷漠、女儿的不懂事、职场的挫败、网友的无情、猥琐男的骚扰、骗子的骗术.....系列的打击让这个本来心身俱惫的女人更加失望,选择了想要逃离,却发现家已经回不去了——一个人的婚姻不要等到危机了才去救赎;绝望的蛙鸣,是被蛇吞食后挣扎中的呐喊,小说寓意深邃令人深思回味。

      回复
  • 分享到:笑谈一生1240积分2016/12/28 13:46:22

    绝望的蛙鸣、流浪汉的被子、钉子一样的红色高跟鞋等元素在作品中铺陈暗喻,让人读来思索概叹,婚姻难道要等到危机了才去救赎吗?流浪汉最后都能找到家而有家的中年女人最后却无家可归,这不啻是婚姻家庭留给人的千古天问——时代在变,婚姻却在穿新鞋走老路,这可怎么办好?主人公最后在天桥上可以像一个婴儿一样熟睡,却把之后的操心烦恼留给了如我一样无辜的读者去纠结去故作高明……

      回复
上一页1234下一页 第
  • 我要评论

表情评论只呈现200个字符

0/200

  • 最近来访
  • 热门文章
  • 新生
  • 南山社区 @南山茉莉
  • 13
  • 36700
  • 6
  • 1560
  • 作者:西楚霸王
  • 西楚霸王,原名陈勇80后,四川德阳人。现居东莞,从事电脑连接器销售工作。热爱写作,热爱武侠。曾为宁夏日
  • 更多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