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旷野与桔子
  • 点击:15535评论:32023/09/07 22:00

旷野与桔子


桔园里,沉甸甸的桔子正往下垂着身体

旷野,这不知名的小野花

也耐不住寂寞

花枝向地下匍匐,花朵绽放

小白花,小紫花,小喇叭花点缀在路边,田埂,老岸

桔子日渐圆润,由青转黄

硕大的果实,累累的,挂在枝丫

挂在  绿叶掩映的枝头

独自窃喜,我都熟了

主人,你,怎么还不来采摘

春色里,谁家良田啄新泥

春天里,满垅油菜花,把我的乡村染黄

柳枝从鹅黃转成淡绿

李花白,满树洁白

山间白,田野黄,远远望去

旷野在怒放,怒放着黄、白两种色块

偶尔也有陪衬的一粒粒小小的绿

这绿,不经意就点缀在枝条上

星星点点

桃花开了,粉嫩嫩的

山上的野葛藤,已是开了二片叶子的淡绿

山上的空土,油菜地,田埂老岸上

毛葱们,这人间美味,一个一个比賽似的长起来了,水嫩水嫩

绿绿的惹人怜爱

山塘下,谁家的水田已翻了新泥

种水稻、种西瓜

撬沟,埋肥,再盖上泥土

人勤,春早,地绝不负韶华

修辞

吉文说,姐,你写诗近乎记事

所有的修辞手法,包括

拟人,拟物,通感,隐喻,夸张

你一个都没用,他说得如此着急

因为,缺张力啊

其实还有更多,我一样不用

对比,意象,比喻,我都没用

我喜欢,用动词撬起名词

以小词,比如小草,比如锣鼓,来衬托空洞的大词

比如伟大,比如崇高或者辉煌

形容词之于我,乃无用之物

弃之无悔

副词之于我,可有可无

虚词,只不过是些多余的陪衬

就像主家请酒的陪客

亦如嫁女的伴娘

接地气的,还得靠实词

实词,乃天地万物耳

一首诗能否生动,还得依赖动词

事物描述的是否形象,栩栩如生

关鍵,非细节莫属

2022.1.16夜



小年,南北有别


小年,北方过二十三日

南方过二十四日

传说那年腊月二十三

一位穷苦的年轻人

眼见就快年三十了

年无肉,他急

于是,找屠夫借肉,屠夫不允

退而求其次,逐借猪头肉

猪头肉价贱,但屠夫依然不借

他有些沮丧,有些生气,唉叹这世道、发狠

他说:如果我将来称帝,

我一定要过两个年。

一个小年,一个大年

若干年之后,真的成了真命天子

有一个年下,他想起自己说过的话

时间是年下二十二日

那就定明天过小年

有人一级一级向下传旨

消息从北到南,一路传过来

传到南方就二十四日了



木槿花开寒露来


寒露这个节气,气温不再居高

天空乌云满天,忽而洒了几滴雨

盼雨的人,开始沸騰了

人是矛盾的,明明是白天短了

夜晚长了

可人还是很累的样子

寒露,村庄某处的木槿花开了

在一栋毛坯新屋大门靠左边的篱笆柴上

小小的,有粉色,也有淡紫

一个枝头,三两朵木槿

旁若无人,肆意绽放



斜风大雨


七 月四日下午四时许

坐标指向文竹,我們一行四人

依冉,雅琦,罗敏和我

在街上刚刷完一轮贴在墙壁上的暑假班招生广告

东南方向的乌云,在山边

一层一层,随风移动

风向南。朝南的雨就下一阵

忽又向东,雨便调转方向,从东面斜斜地打过来

没过几分钟,雨中一个太阳

挂在西天

雷声阵阵,一阵远似一阵

地下的水泥地面,可以照见自己的影子

雨,慢慢变得稀稀落落

太阳,小雨,微风



立春之后


正月里碰上立春

迎春的鞭炮响彻村庄和大地

可立春之后,比冬天还冷

立春的第二天,下了年后的第一场雪

风,在樟树的梢头起舞

樟枝乱颤,枝叶忽而向南,忽而向西

雪,鹅毛一样的大雪,紛飞洒落

这样的冷天,我紧紧身子

早晨,我打开大门,穿越雪花去厨房

漱洗,煮面条,手冻僵了

整個正月,都是雨雪天气

我不知道,天上怎么这么多泪

难不成,它也像徐州八孩的母亲一样

受了天大的委屈?

2022.02.11



出生



一个大队,一条山路,一上一下,两个村庄,一同送两个老妪出丧,我长这么大,第一次碰上。一一题记。

冬至前一天,山上一个老妪往生了

因为两个村庄离得有些路程,山上的村庄与我家素无往来

因此,我对这个老妪的人生苦处一无所知

山下的老妪八十九岁,她不仅是我的邻家婶娘

曾经,她家借住过我祖父的老屋

一住就是三十余年

她家所有的娃儿,都在我家老屋出生,长大

同一栋老屋比郐而居我和她家适龄的娃兰儿

一同长大,我们有好多的童年小秘密

被老屋收藏

邻家婶娘也在同一天的清晨过辈了

这个日子嘿大嘿大,两个老妪

又在同一天下葬

孝儿孝孙,批麻带孝

三套锣鼓,悲怆有力

我,和众多房族叔婶一样

都是送行者,慢慢的走一路悲伤

上得龙泉寺

山上东坑冲的送葬队伍也走到山腰了

一家上山,一家往下走

两家的老妪要在禾岭坳的山头安息

这葬礼像婚礼一样,撞轿了

我们这边捧骨灰盒的手

突然就感觉好沉了

大孝子抱不动了

我们停留了两分钟,逐继续向前

禾岭坳的拦丧处

左边一家。右边一家

都有亲朋在祭拜

礼生喊作辑

左边一个礼生喊,右边也一个礼生喊

这孤寂的禾岭坳,热闹起来了

这孤独的墓中人,又来了伴儿

八十九的老妪是喜丧,儿孙满堂,有福享

七十三岁的老妪,三天前自己赶墟买好了寿衣

之后,正常吃饭,正常做家务农事

听说,这个老妪也有福,有儿有女

就过一道小门坎,轻轻摔一跤

就和子女天人永隔了



山上的百合花开了


夏日里的天,善变

早晨看天气預報,晴转多云

直至下午三时许,阳光也晴好

空气中却有点狂燥,有些闷热

没有风,这是暴雨前的预兆

我到屋面收拾晾晒的东西

油菜籽,蒜头,绿豆,以及胡豆

之后下楼锁好门,提篮,带水,扛把锄头,带把镰刀就出门

准备上山塘下的油茶树林子

除草,其实这那里长的是草

分明是野柴,绿葛藤,绕满了油茶树

我早想将之除去

在窑岭,给良风奶奶还伞时

她说:“你的花生苗出的不怎么好,去看看吧。”

花生是我在谷雨后种下的

种在对芯坳,我们二三队好些人家都把花生种在上面

一直没时间去看看长出苗了没

这原是一个外地老板承包的油茶山地

他把油茶树推倒,种上百合

不到一年就一直荒着,承包人也不知所踪

每年夏季,漫山遍野的百合

星星点点的撒落在山坡

无人采摘

一年年自生自灭

我的花生就种在这些百合地里

从窑岭下去,走过坑塘

爬上山坡,就是对芯坳

坳上平整处,就是我的花生地

我的对面是七妹家的

花生苗出场好,像一朵一朵的绿菜,一排排列队,齐整整挨著

纵橫交錯,旁边人家的

花生苗出场次点,但整体还好

我的,有些拱出头了,有些露个小脑袋,羞答答的,不敢张望

有些帅帅的也像小菜

有的还埋在土里,迟迟不想出头的样子

整体感觉不佳,稀稀落落的

倒是我撒了一把籽在沟里

挤挤挨挨的绿菜样有十几棵,长势喜人

于是,我把沟里的花生苗挖出来

移栽到没出好的土中

做完这些

我起身回头,发现一朵淡淡的百合花

怒放在阳光下,一忽儿淡白,一忽儿呈淡紫

我的心情,也淡淡的,一怱儿白,一忽儿紫

  • 1
  • 2
  • 关键词:花生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3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冯毅打赏1000,共计1000
  • 2023-09-10
  • 尘来尘去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3-09-09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实词,说出了作文的最朴素的道理,关键在于一个“实”,实心,实意,实情,实在表达。很赞同作者的这个观点。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作家汪雪英在广东成名很早。曾用笔名汪洋,出版了多部著作。那部《飘在东莞十八年》广为人知。而《她们的奋斗》,是她采写的各行各业的女强人。擅长写散文、诗歌和报告文学。而她还有个非常美丽有才华的女儿,十二岁还出版了长篇小说,而且诗歌写得也特别好,在《诗刊》、《星星诗刊》、《诗潮》、《作品》等多家刊物发表。但她们母子诗风相反,一个偏向传统、写实,一个偏向现代派,以隐喻、象征为主要创作手法。
  • 本评论已获得 1000 邻家币明细>>
    • 汪雪英1布衣2023/09/07 22:02:35
    • 分享到:
  • 乱了,一键排版,这个还是不行,几首诗挤在一块了。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1星
  • 1钻
  • 汪雪英,江西省吉安市永新县人,广东省作协会员,出版《漂在东莞十八年》等八部文学作品。星火杂志社永新驿驿长。
  • 汪雪英,江西省吉安市永新县人,广东省作协会员,出版《漂在东莞十八年》等八部文学作品。星火杂志社永新驿驿长。
  • 粉丝|作品|积分
  • 0
  • 1
  • 310
  • 这篇文章说是小说,看起来更像散文,情节跳跃,语言流畅。用诗的语言描写了三代女人。“这三个女人,既想成为和自己母亲一样的人,又拼命挣脱上一代的束缚,想做完全相反的人,她们是那样的不同又是那样的相似,”最后“她们又都变成了一株植物……”三位母亲人生完全不同,第一位母亲生了生育过度,劳累不堪。第二位母亲被计划生育,守着女儿过着没有男人的生活。到了第三位母亲没有婚育,领养了“我”,人口终于负增长了……

    文夕三个女人的植物诗

    2023/10/12 21:44:59
  • 《断尾》这个名字很哲学!断尾对于一些动物来说是生存的本能,对人来说却是智慧。在人的一生中,有许多时候需要做出断尾的抉择,尽管疼得生不如死,但是生存更重要,只有生存才有希望,对能实现理想。铅山的壁虎两耳是贯穿的,从这个耳孔望进去,可以看那只耳孔外的世界,这是一个隐喻,两耳的两边也许是两个世界,从此生望去,看到壁虎耳外的前生或者来世,公公从断尾铅山壁虎的一只耳孔看到另一只耳孔外更大的世界。他激动得大喊

    文夕断尾

    2023/10/12 20:28:35
  • “舞蹈还能这样跳,你的白腿,旋转的裙摆,实在是太漂亮了,活力四射,真的让人念念不忘呀。你就像一个五彩陀螺,在我的心头转,转来转去,就带走了我的心。”江新爱她真的成了陀螺,为了生活了为工作不停地旋转,这篇小说短而精,在小小的篇幅里道同事业、生活、爱情之中种种微妙的链接,很耐读而又给人回味无穷。

    红红的雨陀螺

    2023/10/12 13:55:24
  • 龙华四季,基实就是写她自己人生的几个阶段,成长中的快乐与哀愁,总之作者算是苦尽甘来,过的还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作者又是勤奋的,打过工,又经营着自己的店,看完了写的冬,总之也让我感觉了:没有一个冬天不可逾越,没有一个春天不会来临。生命生活就是这样,需要反反复复地创造,反反经受考验......

    理红龙华四季

    2023/10/12 10:58:31
  • 深圳四十多年沧海桑田,荣哥的事件已没法复制,但荣哥这种精神值得讴歌赞美,这种蛮干苦苦用心的劲儿也可用在现代科技的研发上。作者的文字有力量、有嚼劲,构思缜密,一点一滴地叙述着荣哥为了求生存求发展,踏实肯干的工作作风写得滴水不漏,文风四平八稳,干净而有利索!

    理红荔香夜话

    2023/10/12 10:46:13
  • “三个女人的植物诗”,人非草木。但人就如草木一样,而又比草木生得活沉重,作者在舒缓的述说着如弹奏起一曲曲悲凉的曲子,一个时代同另一个时代还是有所不同,女人过得好与否,同社会的文明、时代的发展有着很大的关系。总之第三代女人所处的社会的进步还是超越前面的,虽然在作者笔下的文没有一一叙述,但还是读得懂的。我来读了一遍,不留句言,好像心里不踏实......

    红红的雨三个女人的植物诗

    2023/10/11 21:53:39
  • 写出了中英街的现状和历史,通过老人映照历史,通过导游写了为了追求想要的生活,而做出的不懈努力,通过水客,写了中英街的暗潮涌动,求生之艰辛。其中种种,只有海浪知道。

    昆阳森林三汲浪

    2023/10/11 17:28:42
  • 飞泉的诗一如既往的好!有力度、有高度、有气势!血脉里都流淌着对诗歌的热爱,所以他笔耕不辍。生命里不能没有光,在黑暗中,突然出现一丝亮光,生活里便有了希望。各种光充斥在飞泉的诗里,只愿飞泉拾到适合自己的光,照亮自己。不再如:你对我说,孩子,暴雨终将过去 “太阳还会绽放,像你的笑容” ......之后又 落在一片片乌黯的云层之后 那是我凋落的心.....

    红红的雨拾光者

    2023/10/11 16:26:45
  • 这篇能吸引我读下去,特别是写深圳家长的卷,写得轻松自如,也令人读来轻松活泼,不像有些人写的那些,自认为硬是道理。其实嘛,像深圳中学,那么几十个人能上清北,整人数一千七八,盲目跟风卷,还不是傻丢钱。我是看原籍是四川人的作者来认真读的,当年我伯父57年毕业于北大然后去四川教大学。 作者的文笔原浆味,不僵硬,很潇洒自如,故事与故事交织在一起,也不零乱,很干爽!

    红红的雨福田南,石厦北,石厦南

    2023/10/11 15:55:01
  • 很纯粹的思绪,诗意随诗人所描述的花朵、燕子、海鸥飞扬。诗歌有无数的表现形式,这样的唯美诗句令多数人开心,因为读来轻松,忘却了一切,没有现实的了磕绊。诗人是热爱大自然,热爱生活的,所以能把日常琐碎写入诗中,并且是在开怀时写的,不信你去读“宠物狗的耳语”,写得可爱极了!哈哈......

    红红的雨日落时分的吟唱

    2023/10/11 15:41:08
  • 作者打工多年,写诗多年。她的诗来自生活,也高于了生活。工作、生活,是有点像苦瓜的滋味,但尝过苦味之后,又滋养了身心。正像苦瓜可以选择结果不结果的事,工作会苦,但可以选择乐观对待,它就变味了,平淡甚至清甜了。女诗人因为月光,便有了深度的思考,生命的节律也因为月的亏盈而潮起潮落,因月亏而心生诗,月圆梦也圆了。作者的诗越写越好。赞

    红红的雨月光里的我们

    2023/10/11 15:20:30
  • 文字如饭菜,厨师好,材料好,味道好,“三好”才算好。这篇小文有此三好。真没想到,六六作者的文字的语感——味道这么好——轻、松、醇、纯、新、鲜、透。虽不长情节,但生活、情感、品格、精神等的功夫已内涵在长长短短的句子和温情从容的对话里了。文学是人学,不光是写“人”,最重要是“人”写,“人”的精神与“写”的劳动最好是自然、和谐、统一,那么他一落笔,便有了个人的味道。文如其人是此理,六六找到了文学的钥匙。

    廖令鹏太阳下山有月光

    2023/10/11 11:23:25
  • 这是一篇很有涵养的散文佳作。其涵养,不仅体现在作者深厚的文学功底、不俗的艺术造诣与丰富的知识储备上,更体现在作者见天地、见苍生的通达境界中。作者文笔雅致、从容、大气,于云淡风轻、静水流深的叙述中,将自己的艺术史、心灵史、家族史与地方志乃至中国当代史融汇起来,让我读得心潮澎湃。这篇散文值得再三品读。我的10个提名指标已经用完,读到此文,忍不住赘评几句,以此表达对此文以及此文作者的敬意。

    孙行者墨点无多泪点多

    2023/10/10 23:48:04
  • 这应该算一片非虚构小说吧,报告文学似的笔调,熟悉的场景,很像是讲述的真人真事。时代背景是大家共同经历过的,主角的南漂经历,也容易让人感同身受。题材和角度虽然有点旧,但这种孜孜不倦的书写,也是值得铭记、关注和尊重的,就如同社会不能遗忘个体在时代潮流中的命运沉浮,这座城市不能忽略每个人微小的内心世界。只是小说开头入戏有点慢了,人物形象不是很立体,这可能跟笑兰写惯了散文有关,节奏感方面建议再润色一下。

    张夏远方以远

    2023/10/10 23:40:55
  • 谢龙的小说,笔调轻快、跳跃,年轻态。但又带着生活的肌理和质感,夹叙夹议转换自然。心理描写深刻而简洁,自然流露,就像不时迸出的小火花,有点个性。抑郁症能通过这种偶尔自我放逐,文艺的漂泊,在山水间行走呼吸而痊愈吗?当重新面对生活本身时,那种曾被唤醒的孤独只会更清晰,被现实的泥泞重新碾压时只会更疼痛。文学难以拯救生活,但或许可以拯救心灵。靠近,治愈不了社会人生赋予的隐疾,但或许可以解释它。

    张夏​靠近

    2023/10/10 23:18:0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