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的横切面
  • 点击:12381评论:42023/10/16 15:29


一、

六约六和路,那是一条由龙岗大道岔向沙荷路的垂直向上的通道。由六约邮局往上走,就是原来的泰昌工业区。九十年代中的上下班高峰期,人流汹涌。泰昌工业区内有十几栋厂房。其中有一家是做小变压器的台资电子厂。电子厂规模不大,三百多号人。(那时几百号人的工厂比比皆是,遍地开花。)上班时间长,每天加到十点、十一点也是正常的事。由于老板要扩大生产,三个月多也没发工资。厂里正暗流涌动,大家七嘴八舌在背地里叫嚷着准备罢工。导火索在一个阴沉的下午点燃了,一个工人以没有生活费为由,向人事部写借条,并请假。正是赶货期,人事部老大不批假,更不借支。那位工人火了,在人事部吵闹起来了,车间的工人闻声围了过去,申诉这么久不发工资,早就过不下去了。人事部经理见事大了,赶紧叫一个代表来跟他有话好好说,其余的人,各就各位。刚才一个个还人声嚷嚷,要出头去跟人事经理谈,但真的要上场去跟人事经理谈,大家面面相觑,几乎都露怯了。工人们都是初出来打工的,没见过什么世面,也不知道怎样谈,一时都没有人上阵去。人群中,一阵骚动之后,其中一个高高瘦瘦的女 孩这时站出来了对人事经理大声说,张经理,我代表工人跟您谈。高瘦女孩,边说边举手走出人群。张经理定眼看了看走出人群来到面前的高瘦女孩说,行,你现在跟我进办公室去谈。高瘦女孩说,不,我要当着大家的面,跟您提出我早想好的话。张经理,见女孩态度坚定,一时也就让步了,说,你说!只见高瘦女孩,伸出左手,数着手指头说,现在我们代表大家提几这几点要求:第一条;工资要按时发放,第二条;另除非赶着出货,不能天天加班到十一点,且加班要按1.5倍的加班费,第三条,加班到十点,要提供夜宵,这几条,大家同意吗?女孩高声问道,

女孩的声音中气充足,语调节奏分明,吐子清晰,神态自然大方。人群里一时不知谁带头鼓起了掌,在场的工人,一齐大声附和说,同意。人事经理此时挥手叫人群安静,高声说,你们的诉求,我要跟台湾的老板汇报,争取给大家一个最好的答复。现在,我的要求是,你们都回到工位上去,现由这位女孩跟着我进人事办公室谈相关细节问题,并由她亲自跟踪这件她所提到的大伙儿的利益诉求!

我在人群中,真为那女孩的胆识与担当叫好。虽说人多力量大,如果没有这个女孩站出来,据理抗争,也许工人们只会抱怨及一窝蜂似的乱轰轰地闹罢工,对于怎样以双方损失最小的方式来解决这个问题,一时都没有想过。

那次事件之后,这对我触动非常之大。原来我想着,这女孩这样出面提要求,会不会被老板炒掉?可是,过了数月之后,老板从台湾回到工厂,点名提她为人事专员。后来,我问起那女孩,你当时不怕被炒掉吗?她说,干嘛怕炒掉呢?如果老板讲理明智,就应该感谢我,因为他要炒掉我,他的工厂损失更大,而我也可以另找一家工厂干呀。她这番话一下子颠覆了我的认知:只要你有能力,有担当,有魄力,就有机会。另一方面通过她的说辞老板也意识到,工人利益是最大的利益,没有工人,他的工厂哪能开下去呢? 由此,我知道人得去多学点东西,多去读点书,更要去认识更多不同的人,让自己由一个拖着泥浆水来深圳的胆小怕事乡下姑娘,彻底改变。

经历罢工,我仿佛看到了车轮滚滚辗压过所有的旧事物,旧思想,朝着更广阔的天地驰骋。

二、

我搬到横岗莲心路某一栋楼,历数有十年整了。写些此话时,我仿佛一下子又老了十年。

我们住的这栋楼有五层,我们住四楼。五楼有A、B两套房。最初是两个刚毕业的研究生在上面租住。他俩就职于横岗六约最大的一家制造业公司。过了不久,此家公司搬去了惠州,他俩一人去了惠州,另一个进市内去了。他俩走后,五楼A套房搬来一个金姓女生,来自吉林朝鲜族。我们每天打照面,是在我早上出去锻练回来上楼时,此时的她抖着蓬乱的短发,登登下楼,与我撞个满怀。楼道有些儿黑,我乍看,以为迎面是个男生,到两有贴面而过,才知道是她。我想,朝鲜姑娘不都是长长的辫子,温柔的?她一身中性打扮,与“朝鲜姑娘“的气质似乎不符。

早出门,晚十几点才回家,似乎是她的常态。至于为什么我们知道她回来了,因为她上楼的脚步声,如刀剁在地上,整个楼梯都为之震颤,这“余震”传到我们躺在床上的耳朵里,分量就格外的重。重重的脚步声,消失在楼道尽头之后,接着就听到门“哐啷”一声关了。

有次她客厅的灯不亮了,找我先生帮忙弄。他回来后,跟我说,那女孩房里塞得呀,简直没地方放脚。我说她一个人住一室一厅,哪有那么多东西呢?他说估计都是网上买的。什么杂七杂八的都有。加上大大小小的塑料盒子装着的,不知道的以为她是开网店的。这样过了半年,她一个人进进出出。且,有时候晚上还在剁案板,我们估计她是不是在做朝鲜泡菜。那剁案板的声音,在深夜听起来,有点儿吓人,像是剁肉般,惊天动地。

第二天遇见她,想问她,半夜剁什么?没好问。我们想,她是不是没找到男朋友?又过了一段时间,来了一个六十多的老太太和她一起坐。我们估计是她的妈。老太太白天不出门,每天晚上八点后,拉一个小推车出门去。我们想,就她母女俩的生活,用得着拉小推车去买菜吗?有一次,老太太在我们门口,声音像小猫似,探着头说:谭先生!谭先生!先生开门出去,说阿姨你有什么事吗?我才看清她的脸,头发挽在脑后,形成一个髻,额头皱纹已成川字,脸带忧郁之气,她的声音细小而尖。她说她的门老是哐啷哐啷响,能不能帮忙整下。先生爽快地答应了。我们问她女儿好久没看到了,是不是出差去了?她说,是搬到市内去住了。

有一段时间,沿街的房子政府进行刷墙改造。白天施工,我们都上班去了。她一个人在家,大概是受不了电子钻墙孔及民工们搭架时的把墙敲得呯呯响。打电话给我先生说,她担心楼下塌下来了。地板都要裂了。她说她吓得躲在床底下不敢了出来。她说话的声音细而弱,像是被惊吓过度了般。到我们下班回家,她见了我们,犹如抓到了救星般,说这房子再也不能住了,得赶紧让那些民工加固楼房。她絮絮叨叨,我们看她神经这般紧张,只好安慰她。她说要那些民工赔她的精神损失费,我们暗自发笑,她怎么会有这想法呢?

二三年了,她一直住在这里,也没有老乡来往,更不见她的爱人来住。我们估计她应该是失去了爱人,现只身跟着女儿来深圳生活,现女儿又因工作变动,不能跟她同住,导致她一个人孤零零地守在这个陌生的南方城市,不知道她是如何对付,这每天既无人说话,又无事可做的日子。

过了一段时间,她对我们说,她到七八月份,也要搬走了。大意是,她女儿在惠州买了房。她要搬过去同住。只是,直到现在,她也没有搬走。是不是因为惠州的房子没有交付,还是其它原因不得而知。而她也基本每天都困守在楼上。除了晚上八点以后出去拖着个手推车去买菜。至于半夜仍然听到她剁泡菜的声音。我也不知道,她的泡菜一个人怎么吃得完?

再说说五楼B套房的租客吧。他是一位个子细长的,年纪大约在三十多的小伙子。我们叫他L吧。L经常穿着某酒店的制服,早早出门去上班。除了上下楼相遇外,我了解他不多。倒是跟他同住的,一个个子比矮,但同样是瘦小男子引起了我们的注意。我们故且叫他C吧。C的头发自然卷,脸色偏黑,走路头往前伸,步子却迈得很大。C每次下楼梯遇到我时,于我的感觉他好像惧怕女人似的,头低着,远远地就让着我。我想,我又不是老虎,他至于让着我那么远吗?他好像没上班,一直呆在家里。除了偶尔出去提了一把青菜及一二个萝卜回来,就一直闷在家里。有天,从阳台顶上探下来一截绿萝,嘿,从这绿萝枝叶的茂盛程度来看,我想楼上应该是绿意盎然了,要不也不会一支绿萝出墙来呢。果不其然,某天我抬头一看五楼的阳台,放了一排花盆,种植着各色的植物,这是一般租房少有的阳台一景。

后来从L嘴里得知,C是他的弟弟。因为喜欢画画,一直没有工作,就在租房里画画。由他养着。他自己在附近一个酒店里做侍者,薪水并不高,还要养“不务正业”的弟弟,经L这样一说,我越发觉得C不太正常。他见人怕,极自卑的眼神,出卖了他哥哥对他的好。我真想上楼去,看看他画画的水平,是不是又是一个凡高呢。虽然他偏着头走路时,看起来有一只耳朵似乎也不见了,但是我相信这小楼上怎可能住上凡高呢,我总究是没有去的。后来L辞职去了广州,C不得不去谋了一份超市打杂的工作,此后便天天看他早上七点半就出门了,晚上六点多回来时提着油跟米的劲头,自然比提着一把青菜及萝卜的大。走路头也抬起来了,见着我,再也不躲了,偶尔还点一下头。

再过了一段时间,他搬了。他那些花呀绿植呀,自然早就蔫了。那画画的架子,搬家时一起当垃圾扔出去了。

后来就搬来了小罗。他是一个长得很敦实,眼睛大大的,身高一米七左右的,三十多岁的湖南人。搬来的第一天晚上,他房间的狗吠声响了一夜。原来,与他一起来的还有一条小狗。我们上楼去干涉,他解释说,刚搬来小狗不太适应,过几天就好了。我们想,楼上来了个养狗的,以后麻烦多了。过了几天,那小狗果然不叫了。估计是适应了。再后来,每到晚上十点多钟,小狗又在狂吠,我们打电话给他。他说是他不在小狗寂寞了,他一会儿就回来。后来听到他的上楼回家的脚步声小狗果真不吠了。

他一个单身汉养一条狗,只要人到点没回来小狗就吠。疫情两年,小狗慢慢大了,估计是发情期到了,时不时狂吠。出门遛时,拉都拉不回来。去年他又领了一只贵妃犬回来,这下养了两条狗了。我们说他,一只狗就狗他侍候了,还养俩,他说一只没有伴。二只狗相互在一起后,更是闹腾,只要他不在家,同声狂吠,后来他索性辞职,找了一个在家网上做事的工作。他早上起不来,晚上十一点必去遛狗。困了一天的狗儿,下楼时特别兴奋,吭哧吭哧奔跑着下楼梯,小罗就在后面呼哧呼哧跟着,直到消失在小区的巷道里。这几年我们一直没看到有女子跟他同居,我们想他若是老家里有老婆,他一年到头都不回老家,估计老婆早跟人跑了。若是没老婆,怎不找一个女朋友过,天天侍候俩狗?

我们实在搞不懂,为什么有的人生活跟我们的不一样。

有一段时间,也曾看见他加入了做外卖员的行列。那辆印着外卖快递标志的电动车,时不时地停在楼下。不过,总是停在楼下的时间居多。没多久,那电动车就一天到晚停在楼下不动了。再过了一段时间,就不见了。估计是转让出去或退了。

  • 1
  • 2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罢工租房生存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3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高峰4举人2023/10/19 18:00:53
    • 分享到:
  • 俗话说:远亲不如近邻。然而,当今社会邻里关系越来越冷漠,印证了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这句古话。报载:一位60岁的老人,7年未交物业费,物业公司叫来警察打开房门,突然发现卫生间内有一堆白骨,原来,老人已于7年前在室内死亡,邻里之间形同陌路,邻居死了7年竟然无人察觉。当然,本文所述的是共同租赁的生活片断,对租住在一起,共同生活在一个区域的人的关注,同在屋檐下,演绎百样人生。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高峰4举人2023/10/19 17:18:22
    • 分享到:
  • 一个企业的发展需要很多因素,资金,市场,客源,销售渠道,员工等等,而员工却是企业发展的根本,是一个企业的灵魂,是企业最大的财富。一个人如果没有了灵魂是什么样子,同样,一个企业如何让管理科学化、人性化,是这个企业的关键所在。工人利益是最大的利益,一个好的企业,应当把员工当朋友,员工有困难要及时想办法帮忙解决,众人拾柴火焰高,只有员工的付出,饱满的工作热情,才能使企业有生命活力,才能顺利发展。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江飞泉6探花2023/10/16 20:36:34
    • 分享到:
  • 春燕这篇清淡的文字俨然成为她的风格了。或许清淡就是这座大都市的调味剂,并不需要过于浓烈的情感,却总能更打动人心。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叶紫2023/10/17 10:05:51
    • 分享到:
  • 谢谢飞泉的到访,顺手写下的文字,便是最好的生活回忆。
  • 最近来访
  • 4举人
  • 3星
  • 3钻
  • 粉丝|作品|积分
  • 50
  • 62
  • 10480
  • 这篇文章说是小说,看起来更像散文,情节跳跃,语言流畅。用诗的语言描写了三代女人。“这三个女人,既想成为和自己母亲一样的人,又拼命挣脱上一代的束缚,想做完全相反的人,她们是那样的不同又是那样的相似,”最后“她们又都变成了一株植物……”三位母亲人生完全不同,第一位母亲生了生育过度,劳累不堪。第二位母亲被计划生育,守着女儿过着没有男人的生活。到了第三位母亲没有婚育,领养了“我”,人口终于负增长了……

    文夕三个女人的植物诗

    2023/10/12 21:44:59
  • 《断尾》这个名字很哲学!断尾对于一些动物来说是生存的本能,对人来说却是智慧。在人的一生中,有许多时候需要做出断尾的抉择,尽管疼得生不如死,但是生存更重要,只有生存才有希望,对能实现理想。铅山的壁虎两耳是贯穿的,从这个耳孔望进去,可以看那只耳孔外的世界,这是一个隐喻,两耳的两边也许是两个世界,从此生望去,看到壁虎耳外的前生或者来世,公公从断尾铅山壁虎的一只耳孔看到另一只耳孔外更大的世界。他激动得大喊

    文夕断尾

    2023/10/12 20:28:35
  • “舞蹈还能这样跳,你的白腿,旋转的裙摆,实在是太漂亮了,活力四射,真的让人念念不忘呀。你就像一个五彩陀螺,在我的心头转,转来转去,就带走了我的心。”江新爱她真的成了陀螺,为了生活了为工作不停地旋转,这篇小说短而精,在小小的篇幅里道同事业、生活、爱情之中种种微妙的链接,很耐读而又给人回味无穷。

    红红的雨陀螺

    2023/10/12 13:55:24
  • 龙华四季,基实就是写她自己人生的几个阶段,成长中的快乐与哀愁,总之作者算是苦尽甘来,过的还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作者又是勤奋的,打过工,又经营着自己的店,看完了写的冬,总之也让我感觉了:没有一个冬天不可逾越,没有一个春天不会来临。生命生活就是这样,需要反反复复地创造,反反经受考验......

    理红龙华四季

    2023/10/12 10:58:31
  • 深圳四十多年沧海桑田,荣哥的事件已没法复制,但荣哥这种精神值得讴歌赞美,这种蛮干苦苦用心的劲儿也可用在现代科技的研发上。作者的文字有力量、有嚼劲,构思缜密,一点一滴地叙述着荣哥为了求生存求发展,踏实肯干的工作作风写得滴水不漏,文风四平八稳,干净而有利索!

    理红荔香夜话

    2023/10/12 10:46:13
  • “三个女人的植物诗”,人非草木。但人就如草木一样,而又比草木生得活沉重,作者在舒缓的述说着如弹奏起一曲曲悲凉的曲子,一个时代同另一个时代还是有所不同,女人过得好与否,同社会的文明、时代的发展有着很大的关系。总之第三代女人所处的社会的进步还是超越前面的,虽然在作者笔下的文没有一一叙述,但还是读得懂的。我来读了一遍,不留句言,好像心里不踏实......

    红红的雨三个女人的植物诗

    2023/10/11 21:53:39
  • 写出了中英街的现状和历史,通过老人映照历史,通过导游写了为了追求想要的生活,而做出的不懈努力,通过水客,写了中英街的暗潮涌动,求生之艰辛。其中种种,只有海浪知道。

    昆阳森林三汲浪

    2023/10/11 17:28:42
  • 飞泉的诗一如既往的好!有力度、有高度、有气势!血脉里都流淌着对诗歌的热爱,所以他笔耕不辍。生命里不能没有光,在黑暗中,突然出现一丝亮光,生活里便有了希望。各种光充斥在飞泉的诗里,只愿飞泉拾到适合自己的光,照亮自己。不再如:你对我说,孩子,暴雨终将过去 “太阳还会绽放,像你的笑容” ......之后又 落在一片片乌黯的云层之后 那是我凋落的心.....

    红红的雨拾光者

    2023/10/11 16:26:45
  • 这篇能吸引我读下去,特别是写深圳家长的卷,写得轻松自如,也令人读来轻松活泼,不像有些人写的那些,自认为硬是道理。其实嘛,像深圳中学,那么几十个人能上清北,整人数一千七八,盲目跟风卷,还不是傻丢钱。我是看原籍是四川人的作者来认真读的,当年我伯父57年毕业于北大然后去四川教大学。 作者的文笔原浆味,不僵硬,很潇洒自如,故事与故事交织在一起,也不零乱,很干爽!

    红红的雨福田南,石厦北,石厦南

    2023/10/11 15:55:01
  • 很纯粹的思绪,诗意随诗人所描述的花朵、燕子、海鸥飞扬。诗歌有无数的表现形式,这样的唯美诗句令多数人开心,因为读来轻松,忘却了一切,没有现实的了磕绊。诗人是热爱大自然,热爱生活的,所以能把日常琐碎写入诗中,并且是在开怀时写的,不信你去读“宠物狗的耳语”,写得可爱极了!哈哈......

    红红的雨日落时分的吟唱

    2023/10/11 15:41:08
  • 作者打工多年,写诗多年。她的诗来自生活,也高于了生活。工作、生活,是有点像苦瓜的滋味,但尝过苦味之后,又滋养了身心。正像苦瓜可以选择结果不结果的事,工作会苦,但可以选择乐观对待,它就变味了,平淡甚至清甜了。女诗人因为月光,便有了深度的思考,生命的节律也因为月的亏盈而潮起潮落,因月亏而心生诗,月圆梦也圆了。作者的诗越写越好。赞

    红红的雨月光里的我们

    2023/10/11 15:20:30
  • 文字如饭菜,厨师好,材料好,味道好,“三好”才算好。这篇小文有此三好。真没想到,六六作者的文字的语感——味道这么好——轻、松、醇、纯、新、鲜、透。虽不长情节,但生活、情感、品格、精神等的功夫已内涵在长长短短的句子和温情从容的对话里了。文学是人学,不光是写“人”,最重要是“人”写,“人”的精神与“写”的劳动最好是自然、和谐、统一,那么他一落笔,便有了个人的味道。文如其人是此理,六六找到了文学的钥匙。

    廖令鹏太阳下山有月光

    2023/10/11 11:23:25
  • 这是一篇很有涵养的散文佳作。其涵养,不仅体现在作者深厚的文学功底、不俗的艺术造诣与丰富的知识储备上,更体现在作者见天地、见苍生的通达境界中。作者文笔雅致、从容、大气,于云淡风轻、静水流深的叙述中,将自己的艺术史、心灵史、家族史与地方志乃至中国当代史融汇起来,让我读得心潮澎湃。这篇散文值得再三品读。我的10个提名指标已经用完,读到此文,忍不住赘评几句,以此表达对此文以及此文作者的敬意。

    孙行者墨点无多泪点多

    2023/10/10 23:48:04
  • 这应该算一片非虚构小说吧,报告文学似的笔调,熟悉的场景,很像是讲述的真人真事。时代背景是大家共同经历过的,主角的南漂经历,也容易让人感同身受。题材和角度虽然有点旧,但这种孜孜不倦的书写,也是值得铭记、关注和尊重的,就如同社会不能遗忘个体在时代潮流中的命运沉浮,这座城市不能忽略每个人微小的内心世界。只是小说开头入戏有点慢了,人物形象不是很立体,这可能跟笑兰写惯了散文有关,节奏感方面建议再润色一下。

    张夏远方以远

    2023/10/10 23:40:55
  • 谢龙的小说,笔调轻快、跳跃,年轻态。但又带着生活的肌理和质感,夹叙夹议转换自然。心理描写深刻而简洁,自然流露,就像不时迸出的小火花,有点个性。抑郁症能通过这种偶尔自我放逐,文艺的漂泊,在山水间行走呼吸而痊愈吗?当重新面对生活本身时,那种曾被唤醒的孤独只会更清晰,被现实的泥泞重新碾压时只会更疼痛。文学难以拯救生活,但或许可以拯救心灵。靠近,治愈不了社会人生赋予的隐疾,但或许可以解释它。

    张夏​靠近

    2023/10/10 23:18:0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