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时光总是不经意流逝(组诗)
  • 点击:2037评论:22018/04/16 09:49

时光总是不经意流逝(组诗)


会友诗


三两好友约好相聚,并不容易

在周建茶行,说笑着饮一盏白茶

远道而来的福建白毫浮沉于水中

多像我们,沸水与无法逃脱的玻璃杯

陈超说要离开深圳,我们都感突然

这或是最好的选择,对于他和女儿

对于我们,某种伤感纤毫毕现

我们有意隐藏情绪,别离却心照不宣

我给每人带了一本诗集,纯作纪念

他们不会阅读,我想,连我自己都厌恶

自己籍籍无名的糟糕文字,何况他们

他们嬉笑着,让我签名,我为自己的字

报以羞赧之色。我写了正楷,庄严如教授

我已不像以前那样飘逸,假装诗人

我们合作一个作品:写诗、题字或作画

周建的字遒劲张狂,映衬我字迹的清淡

两人性格亦是如此。陈超驾轻就熟

两三笔勾勒了一个茶盏,氤氲着热气

三人签字,盖章,嘻嘻哈哈,不失威严

像某种缺失的仪式,刚好被弥补

他将一方印章赠予我,就像久违信物

——已好久没有人送我礼物,我亦如此

这样珍贵的小物件并不比香车宝马

逊色,相反,远胜那些虚无的奢华

而我们并未去珍惜。我想起很多被我

遗忘的人,还有遗忘我的人,就如同

彼此爱过,或恨过,终究要离散

就好比枝叶总要分离,牙齿总要离开牙龈

黑发总要变成白发。我们无法一直同行

在某个时刻,某个地点,终究各自散去

我们需要一个珍贵道别。这一趟来去匆忙

无需热烈眼神与拥抱,这与我们年龄相悖

就像离岸的船只,无法再度回归,远方是

唯一的归宿,我们只能抵达岸的另一端

饭桌上,我们谈起熟人或往事,感情浓烈

又常欲言又止,那些平淡过往不值得提起

更不值得留恋,时间之水无法逆流

我想起诗人李双鱼的诗句:落花无法返枝

这多少让我伤感,眼看就要散去

眼中有了不舍,彼此又充满感激

我们或心存遗憾,生活的不如意我们

总会雨露均沾,这无法避免,也无力逃避

我们不再谈论国事、中美关系和金融危机

幼稚,且愚蠢,我们讨论的无非是琐事

孩子学籍、深户、父母老去、生意流水

不觉得多么不堪重负,也不觉得无比轻松

周建说他对现在很满足,卖茶、玩古器物

偶尔写写书法;陈超打算经营珠宝,或餐馆

我在狼藉的文字中迷失,我乐意沉醉于此

这是普通人的普通祈愿,并不宏大,也不卑微

我们懂得去抵制诱惑:外遇、偷情或金融投机

亦要肩负责任:像父亲曾经替我们做的

人到中年的诱惑像夏娃的苹果,已落地

已被鸟啄食;人到中年的责任,却高于天空

高于朴素的理想和喧闹,我们挪动双脚

一步步逼近远方,空阔,或苍茫

这不重要,我们依然笑对生活的琐碎

笑靥如花,像孩子,我们的心并不苍老

人生微茫,如此寻常,像这杯茶,这顿饭

岁月终将我们稀释,这并不会让我们慌张

我们沉默告别,只互道一声,各自珍重


药方


十六开白纸誊写的药方,我保留

多年,像维持一个古老的秘密。

这是我某个亲人某天写给我的

护身符。我用黑色水笔誊写

字迹工整,显示我的虔诚

橘核、川楝子、吴茱萸、柴胡

白芍、枳壳,这些陌生中药名

却像亲人护卫我,在我陷入循环

病痛旋涡。他们的手托举疲倦的我

这种力量穿透白色纸片和胶囊

乌黑的字,杂糅药香。煲在陶瓷罐

说不出的气味被水蒸气带出

苦难与疾病是姊妹,她们都在那里

我等待着入口那刻,良药苦口的说法

缠绕着舌头。我准备好糖果与蜂蜜

兑换苦涩的药材。春天我成了落伍者

我需要某种庇护,在我被某些事情

撂倒前,我总会被这些药方拯救。


寒禅寺


某次徒步,临近黄昏,走过某村尽头

寒禅寺出现在眼前,烟火稀疏

这个并不兴旺的庙宇,如此孤独

它的名字亦是如此,让我想到噤若寒蝉

这个偶发的念头倏地闪过,我有点罪过

有个女人跪在里面,在那里磕头祈福

她双手合十,念念有词,声音中渗透出焦虑

逆光中瘦弱的背影,像我故乡的母亲

我的母亲也曾在佛前祈福,在艰难岁月

某次,我看到母亲跪得肿胀的膝盖

心疼不已,对于她,却是如此值得

寒禅寺里的女人,也让我心疼

我无能给她安慰,我不知她为谁祈福

她那样安详与执着,夕阳的光芒将它包裹

她的身子颤抖晃动,也许她正泪流不止


途经厦门


车刚到站,厦门的远山就被打开

模糊不清的气息席卷扑来

把我折叠成面目凌厉的中年人。

这是异乡停靠站,不是起点,也不是

终点。我明白,此刻,会和一些人分离

这是我无法抗拒的。身旁的陌生女孩

前座的陌生中年,幽灵般的身形闪过

像猫一样蹑手蹑脚,他们的步履轻盈。

有人上车,奔赴下一站,正如有人下车

他们已经抵达,这是司空见惯的转换

没有诀别,没有忧伤。一个女孩靠近窗前

她敲着车窗,说着我听不懂的方言

我亦听不到她的声响,我们交流

像两个蠢笨的机器人,比划着手势

我们张牙舞爪地表演,直到彼此笑场。

空旷的车道有绿色的士车驶过

有人下车,它又飞驰离去,落下飞起

像停靠在花瓣上偶遇的蝴蝶。

换班的列车长,拖着行李箱缓慢走过站台

挺直身子,充满仪式感,直至消失。

迟到的人,拥挤着进门,大声喧哗

一些人总不按常理出牌,他们推搡着

总以为身处家门外,旁人依然唯命是从

某些方言和训斥小孩的声音闯入耳际

亮丽声色,如维也纳金色大厅的苍蝇

车终开动,我吃抹茶曲奇饼,就着冰红茶

我无意虚构一段旅程,失去灵魂和活力

只当做是旅途中,偶然碰到的人生片段

或许最终,它会被认为是人生的一部分。



小妹独自去了医院,瞒着我

动完乳腺纤维肿囊手术

第二天我才得知消息

这种轻描淡写让我骇然。

次日我去医院,雨就忽然下起来

我从雨中穿过两排榕树,绿木之于白墙

如生动之于晦涩,甜蜜之于疾苦。

榕树下躲雨,如同躲开莫名的灾难

病痛与疾苦,榕树叶宽大而坚韧

我想到父亲手掌,以及厚厚的茧。

疾病如此仓促,从不预告

猝不及防地侵入身体各个区域

我们都是凡人,遭遇它们不可避免

医院洁白的墙与消毒水余味

让我感知生动的另一面。

生存,与死亡,这对孪生兄弟

并不和睦,却携手同老走完一生。

生命不能以逻辑来诊断

它很傲慢,对于所有人都是相同结局。

多少让人感到平衡,就像这雨

总会撒到路上没伞的人身上。


鼠标残骸


铺满白色方形瓷砖的鼠标残骸

像他被拆卸的人生。

两分钟前,他摔下黑色鼠标

说不清楚缘由,他用尽了力气。

之前,他被鼠标无情调戏

点击不到所选的字符,那些扭曲的文字

嘲笑他,他唯一的手敲打着桌子

他的愤怒,是凝固的黑色琥珀

他被包裹在中央,无法动弹

他以超重力加速度摔下鼠标

鼠标与坚硬地板碰撞是疼痛的

他坠楼的朋友与地面的碰撞

也是如此,这种碰撞发生在

锥型的骨骼与花岗岩之间

报复的深渊黑洞一般吞噬他

许久,他捡起鼠标残骸,恸哭

无法遏制地,像个孩子。

他再也无法将它拼合回去

就像他无法拼合的一生。


蝴蝶与蜜蜂


这个夜里,想起的一只蝴蝶与蜜蜂

像任何蝴蝶或蜜蜂中的一只

在人类的句型里

蝴蝶是个隐喻,蜜蜂是个词语

比如性,上瘾,喝着烈性酒

倚着门的女人,是隐喻

打着响指的生物体

悠悠晃晃走来,抹着蜜

放荡的笑,露出针刺的牙齿

不需要口蜜腹剑,触须细长就足够

她足以勾去我的魂魄

我躲在她的阴影里,这只展开的蝴蝶

活似枯叶,而蜜蜂趴在叶子上

这样的图景,多么美妙。


譬如黄昏


01

吃了一片药,胶囊,小小圆柱体

轻松吞下喉管。吃一片西柚

红色多汁染红嘴唇

打了个盹,已是黄昏。

我开始厌恶自己,我很羞赧

无法写出艺术诗歌

我听着歌剧,昏昏欲睡。

我从客厅回到书房,浑身燥热

我必须承认禀赋渐弱

在蛇形的某段日子,譬如黄昏。


02

整个一周,都在与药物作斗争

中药呵护疝气,药膏拯救肩周炎

还需药物让口腔溃疡缴械:

我被折磨的肉身呀,与中世纪一样漫长

我喝着苦涩中药汤,加草莓与冰糖

想着体内病毒逐一死去

像被扫射倒下的敌兵。

我并非不堪一击,这让我骄傲。

对乙酰氨基酚不是奇怪名字

我们是兄弟。它给我安慰

在阴晴不定的时刻,譬如黄昏。


03

有阳光的房子,冗长的午觉很迷人

一只猫躲在我身后,对我笑

她有着和小妹一样的名字

她有一副迷人的面孔。

在昼夜交割的瞬间,我吞下孤独

车流折射的光阴,让黄昏变得有意义

譬如黄昏,成为专属名词

给赋闲许久的中年人勇气

不再觉得被世界抛弃。


04

沉重的头颅败给一场感冒

感冒胶囊像个摆设

我被特洛伊病毒(木马)的利刃架着脖颈

无法动弹的手脚残缺的士兵

无法对抗莫名的惊惧。

口饮药水,紫色泡沫在舌苔上。

浮游物阻塞发声

口腔变得坦荡,隧道一样悠长。

浪漫主义的药物并无效果,而疼痛像血。

这个黄昏

我们从未相爱过,我们互为黑名单。


荒轨


两条残断钢铁之脚。

远处落脚地,成片的荒废建筑

烂尾钢铁丛林,鬼屋般沉寂

那曾经被通过你输运的水泥与砂浆

玻璃、脚手架、钢筋,还有

黝黑的人。取缔了野花、稻田与飞舞的蜂蝶

那些健壮的汉子,他们的手折断在钢铁丛林

他们的腿永远再没逃开。

而你并不久远的功绩,总被习惯遗忘。

你生锈的通身是乌贼的触手。

你曾被要求拆除,毁掉,被列入遗迹。

你身上黏贴的气息,皮屑,血丝

他们用消毒液与洗洁剂冲刷你的肌肤

那些怯懦的施令者,残暴者,叫嚣者。

你不激动,也不战栗。

一言不发,面对死寂的天空。

你路过的路就像我们丢失的路。

那有红色旗帜,飘扬在死亡与死亡之间

在虚假谎言与凝固的衰竭气息之间



  • 1
  • 关键词:时光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3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诗歌,总是耐读的不多,而江飞泉老师是个例外!意境开阔,形象具体,让人读之思之,更加感谢生活给我们的馈赠。例如《鼠标残骸》让人读到:人生不可任性,情绪不可失控,两者都会都会给我们无法愈合的伤害!《蝴蝶与蜜蜂》表现日子的琐常,平实的日子是生活的触须,久长最有力量!蜜蜂落在蝴蝶化身的枯叶上,就是生活的磨难在我们身上结成的疤,我们能不能雕之成花?!
  • 谢谢王老师精彩点评。这组诗更注重日常细节,或许也更加好读,更加打动人心。

    回复

  • 最近来访
  • 5进士
  • 4星
  • 3钻
  • 江飞泉,生于福建建瓯,北科大工商管理硕士,诗人,传记作家,广东省作协会员。已出版诗集《今夜万物安睡》《苍生辽阔》。
  • 江飞泉,生于福建建瓯,北科大工商管理硕士,诗人,传记作家,广东省作协会员。已出版诗集《今夜万物安睡》《苍生辽阔》。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61
  • 428188
  • 111
  • 27540
  • 这个作品让人共鸣,因为我们都把青春散落在深圳这片热土上了。十多年前到深圳,谁不是口袋空空如也,谁不希望赶快找个管吃管住的落脚点。我们经历了希翼、失望、挣扎、奋斗、迷茫,见到了各式各样的人,每个人都给我们上了一课。我们应当记住那些给予我们帮助的贵人,比如介绍工作、借钱应急、指点迷津、出谋划策的人。正是有这样一批人,才让我们的青春得以在深圳的土上发光发热。深圳在发展,我们也在成长,感谢这一场相遇。

    心灵拾贝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8 15:16:10
  • 小说从一个生活的截面揭示了现实的荒唐与无奈。文字虽短,但笔下的几个人物却很鲜活。小说所描述的人、描述的事,其实是整个中国社会的缩影。这是个病态的、氤氲着怪臭味道的社会,在深圳,在全中国,有千千万万个王秋实一般的人。他们活得卑微,甚至没有尊严。但是在这个唯金钱至上的社会,很多人也一直在坚守那一份美好,那一份纯净,至于能坚持多久,还有多少人在坚持?我们无法预测。坚持总归是好事,否则,社会就彻底烂掉了。

    唐兴林王秋石大雨中赴宴

    2018/9/13 13:21:29
  • 透过阳光般的文字,我仿佛看到了一颗中年男人善感、多情又温暖的心。我想,情怀,应该是一个作家或诗人最大的才华。这组诗歌,每一首都犹如一部温暖的小电影,在唯美的画面里,感受到了一种浓浓的人文关怀。好的诗歌不是炫技,更不是无病呻吟。我们能够从诗行里触摸到坚硬亦或是柔软的生活质感,就是诗歌最大的魅力。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每首诗歌的结尾,像是画龙点睛,让整首诗一下子灵动起来。

    唐兴林深圳日记

    2018/9/13 12:07:28
  • 冬十年的文字很平实,语言算不上精致,不在我个人偏爱的范围,行文也没有太多技术上的加工,按照我日常的职业训练,也在范围之外。但是这篇文体模棱的文字却深深地吸引了我,它让我介入、追溯、感动。就像一个温和、相貌也凡常的人,不见悲喜也难觅性情,但就是会给你好感和踏实,莫名又天然。因为,它有温度。我想这即应是真实的力量。真实往往比技术可贵,比用心和装饰朴质。那些青春散落此间,回顾是少年,此时依旧是。

    朱铁军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2 14:35:18
  • 诗涉日常,多易成口语诗;咏物达情,又容易虚华泛滥。在某种程度上觉得诗歌应是分寸的艺术。鲁子的这一组梧桐书简,好读但简而不滞,含情但饱而不胀,语言被有分寸地使用,山海星辰、溪花月柳、人鸟鱼虫,都入境入心,且禅意清湛,慈悲与敬畏、物化我化融于其间,诗意充沛。但作为组诗,其后两节在表达与气质上似与前端有所失调,读来略感脱离。

    朱铁军梧桐书简

    2018/9/12 14:34:53
  • 初读时其实并不喜欢这组诗,诗人说诗歌是语言的尽头,在这尽头作为读诗者,我首先获得的是未尽、蹒跚、以及黯然。然而反复重读,却被卷席其间,不能脱离。这组诗有其独特的庞大的气场,它从未在意或期待你的抵达,但语言却被营造成城,围困入者,如潮如藻,诗歌因而已凌起于物象和情绪之上,携同读者与其自体共同生成了强劲的生命性。这或即是诗歌的魅力,也是诗性的魔力。

    朱铁军索居深圳

    2018/9/12 14:34:32
  • 以深圳故事为题写小说需要点底气。它看似简单,实则宽杂,控制不好就落入平庸,像无题可取的对付之举。此文起初投稿至特区文学,作者神秘任性,除署名老师父外,再无信息。编辑审读完,第一时间推荐到了邻家。作为一部长篇来说,这部作品完成度很高,人物立体,故事纵横,矛盾交错,情节跌宕,结构和收放也都控制得稳当,加上浓烈的时代感和本城色彩,以及故事的可读性,完全匹配得上文题。老师父不知有多老,但属睦邻新人,推荐。

    朱铁军深圳故事

    2018/9/12 14:33:59
  • 翻旧作,得知行安很年轻,其诗作有灵性,诗意转换等技能正趋近成熟,这组诗写得也不错,因而举新、推荐。但是,一首诗如何抵达读者,这是我作为读者而非诗人的长期疑惑。诗承担想象,承载语言飞行的气场,而想象负责其到达的距离。那么诗人是否必须要在诗的想象中启动隐秘,并将隐秘坦然地视作读诗者的应有共情,或者说模糊真的可以成为诗歌美学品质的必需一种么?这是个值得诗人与读诗者互问的话题。

    朱铁军多米诺

    2018/9/12 14:32:40
  • 故土乡情一向是文学作品的常见素材,这也是这个民族传统所皈恋的精神之所。如文中所述,客家人在乱世顽强生存,在荒蛮之中重新崛起,看清了世道,在天地间泰然自处,像种子一般在迁地生根生长。但无论漂泊何处,终究故土难离,一个宗祠,一处祖留之地,就是一个图腾和信仰,是归处之旗。文章写得真情饱满,有精神向度,也有前忆此时,时空穿梭中控制得当,浓淡相宜,虽文本仍可精练,但因新推荐鼓励。

    朱铁军泰安园

    2018/9/12 14:31:46
  • 本届提名之前便有所决意,今年绕开熟悉面孔,推些新人新作。实际开始后发现设想的确理想化了些。邻家植根本土,多年勤恳深耕,可谓罗入者众。但就文本所提供的新视野、新格局、新经验而言,写作的同质化状况依然普遍。听涛的此文无论是语言、意识、技术等,都“很小说”,有往好里写的姿态和积累,可是问题也很大众。无非是艺术上的欠力和文本上的失衡这些老谈,且放。推荐此篇是为新。新是生机,也是未来,有基础的新,即是希望。

    朱铁军从头再来

    2018/9/12 14:10:12
  • 去年因故缺席提名,赛后潜作看客,有注意到黄奇超。王元涛老师的总结非常精准到位:“有才气,不成熟”。今年复位,作者改名太奇,起初以为新人,但有似曾相识之感,翻看过往发现是他,且问题也依然是他。我们行业里常说,哪位初写者有灵气,这灵气得算一点天资所赋,而写作作为艺术一种,天赋却不足以撑满全程。能写出“阳光是稀客,月光是内心的一部分”,诗意天然已来,但表达形式则技艺尚欠。提名推荐,以示鼓励。

    朱铁军那些你我他

    2018/9/12 14:09:27
  • 老谢这个人物有代表性,小说的创作意识好,选择角度也好。城市家庭的老人,以烛火之力去燃助儿女、照顾孙辈,失去老伴,只能“半夜入梦来”,且尚有年迈老母,只能安置给小妹承担,这多重痛楚作者却仅作带出处理,并未做过多的笔染,而是用一道道“人间烟火”、煎炒蒸焖,“吃不能草率”来诠释“家福”,文本看似素常流水,却有深刻的人间与人性的观照。盐粒是情,调出生活之味,但在题记所预立的隐喻中拔高,稍觉不必。

    朱铁军人间盐粒

    2018/9/12 14:07:41
  • 我们经常说深圳的诗人、作家要跳出深圳写深圳。诗人和作家在深圳生活的时间长了就会“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感觉钝化。这位诗人他是旁观者清。对深圳的这种感觉,我认为是很有诗意,有灵感的。 一、把深圳的日常生活诗意化。用诗意的眼光看深圳,产生灵感,就成为急就章。 二、诗歌语言修辞手法的娴熟运用。暗喻、象征、通感等手法,使诗歌更有弹性,如:“我们各自抽完自己的沉默”等等,使诗歌的语言更有张力。

    张军深圳日记

    2018/9/10 22:42:59
  • 散文诗的妙处在亦文亦诗,难处也在于此。作者把握得还算到位,一直在用文叙述,用诗抒发,偶尔还有思考,时有金句。比如:“在深圳。街头和写字楼的距离只有一支笔长。”比如:“贫瘠的心房,阳光是稀客,但是月光却是内心的一部分。”。好句子有时候能弥补很多文章的不足。

    胡野秋那些你我他

    2018/9/10 21:47:25
  • 来自文友白杨牛林的评论:夜读静子《不知所踪的树》,感觉,平凡中见伟大,朴实中见真情,“唠叨”中见功力。同时,我既为一双老兄弟的手足情而感动,也为深圳日新月异的变化而欣喜,更为美文精炼的语言而感叹!此文情感饱满、语言强烈,处处充斥着对比,是时代与时代的对比,上一代人与这一代人的对比,城市发展迅捷与乡村滞后之间的对比,条条线路都带着作者的思考同步进行、朝前奔跑。好文!收藏了,盼读连续作品。

    静子不知所踪的树

    2018/9/10 12:08:2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