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驿马:用文学去掉生活表象遮羞布
  • 点击:29906评论:12018/07/13 14:24


分享主题:散文的在场——与文学之缘

嘉宾:驿马 主持人:晓霞

时间:2018年7月12日晚上9点


主持人:

用文学砌一座城!欢迎大家来到第41期的邻家文弹,我是主持人晓霞。今天我们邀请的嘉宾是驿马。


2013年,一篇《在木棉湾的日子》在邻家社区网上引起了热议,这篇文章的摘要是这样说的:“与妓为邻、和小姐面对面、偷窥、反目、遇到女神。木棉湾的日子,回不去的曾经。”而比文章更加吸引人的,是对文章的评论,长达上百条,是空前绝后的文学争辩。文友争辩十分正常,也不记怀,现在回忆起来,似乎也曾热血一番。

此后,驿马开始走进大家的视野。他来自大别山麓的一个小山村,因喜爱文学,勤于创作散文和短篇小说,文章散见于省市地方报刊,发表的作品也有了近百万字。在邻家,他陆续发表了一系列在场主义的散文创作。其中《山居笔记》获得2015年深圳睦邻文学奖年度十佳。

驿马的散文,不刻意抒情,不过多粉饰,笔法写实厚重,描摹细节生动。他和文学的缘分兜兜转转,反复试验,经过这几年的沉淀,终于找到了不温不火的状态。


下面把现场交给驿马,开始今天的主题分享:与文学之缘。大家掌声欢迎~


驿马:

大约是在2013年4月份,我那时比较闲,某天在网上随意乱逛,居然就溜达到了邻家文学社区。当时的邻家刚开张,我记得有郑荣、隆焱、刘菡萏等人,道长、李玉、憨憨老叟他们几个月以后才加入的,王盛菲更晚,几乎2013年的赛事快结束才进来,当然就别提什么邻家币了。

物以稀为贵,邻家对我们这第一批作者很重视,鼓励大家多创作,为繁荣社区文学写出精品文章。老亨先生还热情地请我们到邻家作客,并盛情设宴款待。可谓马骨千金,我们这些草根写手受到如此高规格的礼遇,只有努力写作,来报答黄金台上意。

就在去邻家探班的那月,我写了篇一万六千字的非虚构文章《在木棉湾的日子》,在邻家网引发了一次不小的震动。这篇文章有人支持,有人反对,或褒或贬,甚至导致了口水战,文章最后点击量达到了十一万八千,评论多达一百四十条,创下了年度点击量记录。

我在这次纷纷扬扬的大讨论过程里,第一次抛出“在场主义”的理念。有人就说了,你那是故弄玄虚,扯起虎皮当大旗。还真不是,我写了八年散文,风花雪月的什么都写,最后觉得越写越没趣,因为周围人都是这种笔调,看到眉山周闻道提出的“在场主义”后,眼睛一亮,像佛子明白了大乘教义一般,从此皈依。

什么是散文的“在场”?为什么散文要强调在场?这个话题,我不好去贸然诠释。在后面我的文学经历里会提到这些,请大家留意。


一个人和能文学结缘,基本上都是受一个或几个人影响的结果。我呢,是受我父亲的影响。

父亲是我们那个小山村里走出的唯一大学生,他学理工科,却是个不折不扣的文学爱好者。在我儿时的记忆里,他一年难得回来几次,每次回来只能待上一个星期左右,但就是这短短的一个星期,却注定影响了我一辈子。

至今我还清晰地记得,父亲每次回家都会带着一本长篇小说,这是他回家休假时的精神食粮吧。按理说,这是成人的精神食粮,我一个小屁孩是啃不动的。可是父亲带回来的书对我是有很大吸引力的,于是,我也装模作样地把父亲放置在案头的长篇小说拿过来读,那时候,我才七八岁,刚上二年级,在识字不多的情况下,凭着一本《新华字典》,硬是把一本三十万字的小说看完。父亲见我喜欢读书,也没打扰我,反正这本书是借图书馆的,迟点还没关系;所以他任凭我在吃饭、走路时和睡觉前抱着这本书没完没了地看。想想那时我真幸福,在同龄的孩子还在为一本连环画你争我抢的时候,我已经开始看小说了,而且是三十万多字的长篇小说。

我记得看过的第一篇长篇小说名字叫做《长长的乌拉银河》,是描写东北地区鄂伦春民族土地改革的故事。因为年纪小,所以我没注意作者的名字,但三十多年过去了,小说主人公兴涛尔干与他的弟弟巴图热的形象,还在我的记忆里清晰如故。说明这篇小说的作者的人物形象塑造得很成功,同时也说明文学作品与众不同的魅力所在。

九岁时,父亲把我接到他身边。从那时起,我的阅读范围也渐渐扩大。父亲的阅读很广泛,他喜欢小说,同时还喜欢散文;他读莎士比亚的作品,也读托尔斯泰的名著。在这种日复一日的耳濡目染里,我终于对文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他读过的书我几乎都读过,在很小的时候,我就读过《钢铁是怎样炼成的》《静静的顿河》《战争与和平》等世界名著,我也读过中国作家费枝的散文集《寸草春晖》。谁敢相信,一个十来岁的孩子居然读过这么多书!

读书多,作文就一直写得很好。班主任是语文老师,姓张,她非常喜欢我的文笔,经常把我的作文拿到班上当做范文朗读。在她的鼓励和推荐下,我的一篇作文居然被《小学生作文选》录用,这是我第一次看到自己的文字变成铅字,也可以看做是我文学创作之路上的一次稚嫩的萌芽吧!

从那时起,我就有了一个挥之不去的情结:我梦想着当一名作家,写自己的长篇小说,让自己笔下的人物也在别人的记忆里鲜活起来。


可惜,理想和现实是有距离的。这么多年来,我在报刊杂志上发表的豆腐块,如果集腋成裘地出一个集子,倒也客观;但是终究显得单薄,难以与厚重的长篇小说相提并论。这期间,我也曾写过不少长篇,而且也怀着虔诚的心态,用雪白的稿纸誊写了,然后投递到各大文学期刊去,可是每每都是石沉大海,杳如黄鹤。

我的梦想就这样在现实的礁石上撞得粉碎。

大约是2003年吧,我无意中接触到网络,发现有很多文学网站如雨后春笋冒出,可以供业余的作者过上一把作家瘾。于是我在注册了若干个马甲,在个大网站之间流连、发文。我那时写过不少长篇,有穿越的、玄幻的、言情的和历史的等等,各个题材的小说。后来发现,起点中文网的福利很高,有的作者年收入过百万。于是怀着既能挣钱又能圆梦的心情,与起点中文网签约。再后来,我发现,起点的钱不好挣,每月要交稿十五万字,每天要更新五千字以上,而且你的收入还需要点击量来支撑。总之,这是个要钱不要命的行当,我辈为稻粱谋而日日作牛马走,只能在业余时间码码字,面对着每月十五万字的任务,只好望洋兴叹!退出吧!我终于尝到了叶公好龙的滋味。


我和文学的缘分不能就此中断了,我的目光开始转向散文。散文可以直抒胸意,释放情怀,是一个作者的心灵和思想的文字外观。所以在以后的时间里,我业余写作的体裁基本以散文为主。

我写散文的前期还没有脱离俗套,主要都是一些心灵鸡汤之类的心情文字,而且颇受欢迎,在网上和生活里都有不少粉丝。这样的写作持续了几年,直到某天一个文友很不客气地说,你的那些文章已经公式化、脸谱化了,你看那些博客里、QQ空间里这样的文章多达百万,你的只不过辞藻上艳丽一些,词语拆解上讲究一些罢了!


此语如当头喝棒般惊醒了我。我在反省中考虑下一步该走么走,开始研习诸多当今散文名家的作品。

当今散文无非四大流派:余继聪为代表的美文散文、周闻道为代表的在场主义散文、杨献平为代表的原生态散文以及马明博为代表的新散文。其中周闻道先生的在场主义散文理念让我颇受触动,散文的在场理念,据我理解就是去掉生活表象里的最后一层遮羞布,以旁观者的角度,以个人认知的笔触,把我们不敢言说的事物的客观本质还原给读者。

我认为真正意义上的好散文就应该如此,那些心灵鸡汤之类的文字,充其量只能供小资们作茶余饭后的甜点。从那以后,我的散文风格逐渐往这方面转变。我写的七十年代的乡村系列散文在网上受到了好评。当然也有反对意见,有位知名的散文评论家给了我尖锐的批评,他不点名地批评说我写的七十年代的乡村散文是伪乡村散文。对此我淡然受之。

在七十年代,我还是个孩子,一个孩子的眼里只能看到这个世界的苦难和偶然迸发出的美好,往深里写,无非是缘木求鱼。

我手写我心、自由地表达、包罗万象、形散而神不散,这就是散文。没有必要地往框框条条里面钻。这是我的心得。

我在写散文的同时,还没有忘记儿时的小说梦,长篇小说《红宝石,蓝宝石》在断断续续地写,已经十几万字了,还没有到高潮部分。                

不着急,慢慢地写,也不求于发表。我和文学的缘分就这样不温不火地继续着。


最后,我用杨献平老师的一段话来结束我的疯言疯语:

“文学写作就像单兵作战,一个人就是一把尖刀,一枚响箭,应当避开大规模的会战,进行悲剧式的运动战与野战。耐力、思想、、独立、自由、求新,显然是必备的要素,缺一不可。在这个物质凌驾,肉身狂欢,信仰与道德空前糟糕的年代,一个文字写作者,不是你融入了什么,而是你有没有前进的勇气,有没有负伤之后自我包扎的能力与面壁自省的信心。与其跟从风向与潮流,不如束发紧腰,如林冲夜奔、荆轲刺秦般落草为寇,一去不返。即使那山上无草无木,也可以亲手种植,可以从山下取水、挑土。哪怕只有一株青草,也要以仁慈、真诚的方式,让它自由、健康成长。即使没有阳光,也可以自己尝试着搭建云梯,摘掉遮蔽的乌云,让光芒照射在你和你的泥土和草木上。”


写了几十年了,我还是个这样的草寇。就文学而言,我只能算是个打酱油的,而且是老抽级别的。谢谢大家。


主持人

非常感谢驿马的分享,下面是交流互动,聊天唠嗑,欢迎大家积极踊跃交流发言。


李我:

驿马老师能否就在场散文延展一下。


主持人:

其实在场主义,说白了,就是把屋子捅个窟窿,让里面更亮,大家看得更清楚,但是很多人没有这个勇气,我们大部分人写到关键时刻,只好顾言而他,因为大家都明白的原因。

在场主义散文奖到14年就结束了,也是因为这样的原因。后来河南教授楚些推出新散文理论,山西作家玄武推出小众散文,都是在场主义的延续,反而是周闻道,这几年默默无闻。


张谋:

在场主义散文奖,刘亮程获过,周晓枫获过。起点,天涯,新散文,刚好是我的运动轨迹。


驿马:

张谋兄的《南方》其实也是散文的在场体现。


孙竞:

散文可以直抒胸意,释放情怀,是一个作者的心灵和思想的文字外观。


主持人:

感谢驿马的分享,希望今天的散文在场主义可以给大家带来思考。谢谢大家的陪伴,大家晚安啦~

  • 1
  • 2
  • 关键词:驿马在场主义散文创作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黄元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7-17
  • 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8-07-13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黄元罗4举人2018/07/17 09:17:25
    • 分享到:
  • 本期的邻家文弹很有料,我忍不住地大吃了几口。印象中,散文就是“煽情的文字”的简称,令人意外的是,待聆听完驿马先生的讲座,突然间发现,散文也有锋利的棱角。只不过,有些读者囿于眼界暂时没有发现这一特性,有些写作者缺乏迎难而上的勇气,致使这一特性渐趋淡化。期待驿马先生能在今后多创作些更为精彩的在场主义散文,为文学界注入更为纯正的氛围。
  • 回复
  • 最近来访
  • 4举人
  • 3星
  • 4钻
  • 你来人间一趟,你要看看太阳
  • 你来人间一趟,你要看看太阳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31
  • 6964
  • 48
  • 11410
  • 笔者语言精简,利落爽气,一字一句间便呈现出一个踏实肯干、精气神十足的女性形象。这般勤劳向上的人,在哪儿都能下岗再就业,在哪儿都能把生活过得滋润精彩。疫情背景下,由“保洁大妈”不难联想到吃苦耐劳、勇敢敞亮的万千国人,他们历经磨难但不失生活热情,严冬之下仍心怀春天。

    涓流保洁大妈

    2020/3/23 17:17:38
  • 大鹏象大自然一样对美的事物鬼斧神工,我们在这片美好之上再制造人间美好。还有什么比得上人们对美好追求的幸福呢。美总是令人向往和无法抗拒。在人间寻寻觅觅,就像终天遇到了一生的追求,就像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我们站在仰慕最高贵的地方分亨那遍洁净的心灵归宿。

    识以深圳玫瑰海岸

    2020/3/23 13:10:30
  • 兮爸爸是一位爸爸,也是一名人民警察。双重身份使他肩上的担子比普通人更重。从爸爸的视角出发,这是影响一家人的战役;从警察的视角出发,这是影响全国(全球)的战役,这是一场没有硝烟却很艰巨的战争,他们在跟疫情对抗,坚信这个冬天一定会过去。内容比较零散,但是精神犹存,让人肃然起敬。

    别看了​兮宝战疫记

    2020/3/17 16:26:55
  • 这个春天让我真正认识口罩的作用和意义,它开遍世界为人类挺身而出,象玉兰花芬芳的灵魂只为挡住病毒的伤害。带上口罩可让我们更好更快地战胜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我们彼此让口罩说话,让口罩革命,就是道德、尊重和贡献。那朵朵看似柔弱的花朵却肩负伟大而崇高的使命,它们只有付出不求回报,就象那群奔赴前线的勇士和英雄,我只有歌颂。

    识以玉兰花

    2020/3/14 15:01:13
  • 看到最后有微微伤感,不在于曾经邻里的失散和变迁,而是岁月无法挽留。没想到这个女孩都这么大了,而且也是能写会道,一次征文还同列。此次看到冰姐的回忆录,才感觉女儿的优秀是合理的。毫无疑问,园岭是我熟悉的地方,所以我一直想看看作者笔下的园岭和我印象中的园岭有什么不同。那些流动在邻居之间,沉浸在园岭大街小巷的情愫在时间的尖角滴落怀念的露水,从而酿成了时光的美酒,让人醉意不已又乐此不疲。

    江飞泉园岭十年点滴录

    2020/3/12 18:44:34
  • 读作者佳作,如醍醐灌顶。文章虽短,意蕴颇深。言说武汉史地,大话荆楚人文,赞美华中美景,如数家珍。揭露政治生态,鞭笞官场暗昏,抨击小人得势,入木三分。赞赏作者文字功底,看似一篇侃侃而谈的随笔,实则是一篇对仗工整、合辙押韵的赋文。对美女校友得意忘形的批判,卒见作者嫉恶如仇刚正不阿,鉴赏美丑精准,是非不差半分。希望再次欣赏诸如此类力作、佳文!

    北国寒星疫中读城记

    2020/3/7 15:20:14
  • 字里行间是生活的琐碎,文章始末是情感的真挚。一处10年点滴记忆的出租屋,一群女儿混熟的玩伴,每个人的成长是那么的相似却有各不相同。这波回忆杀,充满了真实和温馨,也许还有无奈和唏嘘吧,毕竟这就是生活啊!

    别看了园岭十年点滴录

    2020/3/5 9:20:35
  • 瑞雪不久前发表的《神奇的红土地》游记,以清丽的笔触,描绘了红土地的自然景观、人文历史和土地贫瘠,取得了读者的好评。今天,又发表一篇堪称姊妹篇游记——《有个美丽的地方》,那个地方叫念湖,是个藏匿大山深处高山湖泊。那里湖光山色,梯田村落,有鱼逐浪,候鸟翱翔,那是游人停泊心灵的港湾,鸟类栖息的天堂。祖国名山大川,无论游记还是实景,人们屡见不鲜,可贵的是为不见经传的美景,传名立传,做美丽地方的“伯乐”。

    北国寒星有一个美丽的地方

    2020/3/1 23:38:36
  • 我几次去过深圳,但一直没有去过园岭。读了水去先生的《园岭迷藏》,闭目回忆一下,街道店铺、公园书店、小巷货摊,新旧杂陈的景观,活灵活现地浮现在眼前,似曾相识,仿佛我亲自到过园岭,并且动了“再一次旧地重游”的好感!这就是这篇作品给人的视觉效果!文章很像一篇介绍园岭地理人文的导游词,而作者则是语言质朴绘声绘色的导游员,而那迷宫式的迂回盘转的城市结构,使身临其境的观光者,如同捉迷藏一般,这是此文魅力所在。

    北国寒星园岭迷藏

    2020/2/28 21:57:34
  • 深度好文!作者以细腻笔触,描绘与活化了在新冠肆虐下,农村人的乡情、社情和心情。新冠肺炎突然把国人,投入一个陌生的情境,年节不能正常过,亲友不能走动,离乡的游子们,想亲近家乡山水,也变得绝不可能!尽管百姓听话,但对突然而至的瘟灾,心有余悸、心有余怨,一旦战疫斗志松弛,过年过节的习俗,又会卷土重来,使封村封城创造的大好形势,就可能毁于一旦。作者以生动文笔给世人提个醒,对当前抗疫斗争极具现实意义。

    北国寒星封村记03:海上明月共潮生

    2020/2/25 17:22:46
  • 新冠肺炎肆虐,举国上下,爱国听话,禁足在家。于是,空街空巷,空市空店,从南到北,从东到西,在全国范围内,为新冠病毒唱起“空城计”。困守在家的人们,难免感到孤独和寂寞,一些有识之士,更难免把关心和牵挂,幻化成更深层次的隐忧和焦虑。战疫是考验国人同仇敌忾的意志,也是考验每个国民的心态和情绪。本文活化一个忧国忧民的老人,希望他有典型意义。 为答谢嘲讽、别看了和古风三文友的打赏鼓励 ,决定把本文修改再发!

    北国寒星书房遗梦

    2020/2/24 14:02:17
  • 结局看似有些可惜,但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三观不同的人在一起不叫举案齐眉,而是搭伙过日子。与其将就在一起直至多年后伤痕累累地分道扬镳,不如尽早各自找到认为“对”的那个人。爱情本来就不仅仅是花前月下那一朝一夕的浪漫,而是经历得起平淡流年侵袭的柴米油盐之考验。文中的男女无关对错,只是价值观、爱情观之别而已。作者用阳光正好开篇,以渐行渐远收尾,给读者内容上的留白,也给有心者行为上的思考。

    雪候鸟浪漫消亡日

    2020/2/21 10:34:56
  • 我把它弄丢了,是凄美的纯情。个人感觉最后一句可能多余。我朋友曾问,你作品中这句话是不是特意这样写?的确,我设计过那句话,甚至有些自得。但冷静之后,朋友是对的,刻意设计的变化,虽然挺精妙,氛围情境却与全文有了游离感。读到小说的最后一句,我从淡妙的感觉中退出来,玫瑰沾灰,将枯败的美赤裸裸呈现,已经能揪动心灵,又何必一定把它扔掉?希望能读到更多作品。

    木落园岭之恋

    2020/2/17 17:24:07
  • 焦虑情绪是人之常情,任何人都会有,只是轻重之分。焦虑主要来自于恐惧,恐惧主要是因为对病毒的不了解,严重的会产生疫病心理,要克服这样的心理状态,首先要做好各项防护,第二要及时的分散注意力,用生活中的一些事情将注意力往其他事物上引导,看电视电影是一个很好的方法,做家务,读书写字,和朋友交流工作都是不错的选择。注意合理休息和适当的室内运动。最后要始终相信我们的国家,相信我们的医疗人员,一定会打赢这场仗。

    积田大叔恐慌的是什么?

    2020/2/17 12:09:33
  • 三则日记分别写面对灾难的漫不经心与“不知道”,为需求与利益灾难前后所做的“蠢事”,个人正义与局部体制的矛盾,“我”是迷茫的勇士,那位太监被“我”当成真正的勇士。比起主题,小说更大的特色在于混乱与真实的混淆,看到了卡夫卡地洞和马原先锋小说的影子,不时现身的叙事者的混乱思维及对真实的强调,反而容易将读者从故事中抽离出来。“我”继续写的故事,包括正在写的日记,却早写于几十年前。有些稚嫩,却是有益的尝试。

    半行灾难日记

    2020/2/15 17:12:24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