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驿马:用文学去掉生活表象遮羞布
  • 点击:14215评论:12018/07/13 14:24


分享主题:散文的在场——与文学之缘

嘉宾:驿马 主持人:晓霞

时间:2018年7月12日晚上9点


主持人:

用文学砌一座城!欢迎大家来到第41期的邻家文弹,我是主持人晓霞。今天我们邀请的嘉宾是驿马。


2013年,一篇《在木棉湾的日子》在邻家社区网上引起了热议,这篇文章的摘要是这样说的:“与妓为邻、和小姐面对面、偷窥、反目、遇到女神。木棉湾的日子,回不去的曾经。”而比文章更加吸引人的,是对文章的评论,长达上百条,是空前绝后的文学争辩。文友争辩十分正常,也不记怀,现在回忆起来,似乎也曾热血一番。

此后,驿马开始走进大家的视野。他来自大别山麓的一个小山村,因喜爱文学,勤于创作散文和短篇小说,文章散见于省市地方报刊,发表的作品也有了近百万字。在邻家,他陆续发表了一系列在场主义的散文创作。其中《山居笔记》获得2015年深圳睦邻文学奖年度十佳。

驿马的散文,不刻意抒情,不过多粉饰,笔法写实厚重,描摹细节生动。他和文学的缘分兜兜转转,反复试验,经过这几年的沉淀,终于找到了不温不火的状态。


下面把现场交给驿马,开始今天的主题分享:与文学之缘。大家掌声欢迎~


驿马:

大约是在2013年4月份,我那时比较闲,某天在网上随意乱逛,居然就溜达到了邻家文学社区。当时的邻家刚开张,我记得有郑荣、隆焱、刘菡萏等人,道长、李玉、憨憨老叟他们几个月以后才加入的,王盛菲更晚,几乎2013年的赛事快结束才进来,当然就别提什么邻家币了。

物以稀为贵,邻家对我们这第一批作者很重视,鼓励大家多创作,为繁荣社区文学写出精品文章。老亨先生还热情地请我们到邻家作客,并盛情设宴款待。可谓马骨千金,我们这些草根写手受到如此高规格的礼遇,只有努力写作,来报答黄金台上意。

就在去邻家探班的那月,我写了篇一万六千字的非虚构文章《在木棉湾的日子》,在邻家网引发了一次不小的震动。这篇文章有人支持,有人反对,或褒或贬,甚至导致了口水战,文章最后点击量达到了十一万八千,评论多达一百四十条,创下了年度点击量记录。

我在这次纷纷扬扬的大讨论过程里,第一次抛出“在场主义”的理念。有人就说了,你那是故弄玄虚,扯起虎皮当大旗。还真不是,我写了八年散文,风花雪月的什么都写,最后觉得越写越没趣,因为周围人都是这种笔调,看到眉山周闻道提出的“在场主义”后,眼睛一亮,像佛子明白了大乘教义一般,从此皈依。

什么是散文的“在场”?为什么散文要强调在场?这个话题,我不好去贸然诠释。在后面我的文学经历里会提到这些,请大家留意。


一个人和能文学结缘,基本上都是受一个或几个人影响的结果。我呢,是受我父亲的影响。

父亲是我们那个小山村里走出的唯一大学生,他学理工科,却是个不折不扣的文学爱好者。在我儿时的记忆里,他一年难得回来几次,每次回来只能待上一个星期左右,但就是这短短的一个星期,却注定影响了我一辈子。

至今我还清晰地记得,父亲每次回家都会带着一本长篇小说,这是他回家休假时的精神食粮吧。按理说,这是成人的精神食粮,我一个小屁孩是啃不动的。可是父亲带回来的书对我是有很大吸引力的,于是,我也装模作样地把父亲放置在案头的长篇小说拿过来读,那时候,我才七八岁,刚上二年级,在识字不多的情况下,凭着一本《新华字典》,硬是把一本三十万字的小说看完。父亲见我喜欢读书,也没打扰我,反正这本书是借图书馆的,迟点还没关系;所以他任凭我在吃饭、走路时和睡觉前抱着这本书没完没了地看。想想那时我真幸福,在同龄的孩子还在为一本连环画你争我抢的时候,我已经开始看小说了,而且是三十万多字的长篇小说。

我记得看过的第一篇长篇小说名字叫做《长长的乌拉银河》,是描写东北地区鄂伦春民族土地改革的故事。因为年纪小,所以我没注意作者的名字,但三十多年过去了,小说主人公兴涛尔干与他的弟弟巴图热的形象,还在我的记忆里清晰如故。说明这篇小说的作者的人物形象塑造得很成功,同时也说明文学作品与众不同的魅力所在。

九岁时,父亲把我接到他身边。从那时起,我的阅读范围也渐渐扩大。父亲的阅读很广泛,他喜欢小说,同时还喜欢散文;他读莎士比亚的作品,也读托尔斯泰的名著。在这种日复一日的耳濡目染里,我终于对文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他读过的书我几乎都读过,在很小的时候,我就读过《钢铁是怎样炼成的》《静静的顿河》《战争与和平》等世界名著,我也读过中国作家费枝的散文集《寸草春晖》。谁敢相信,一个十来岁的孩子居然读过这么多书!

读书多,作文就一直写得很好。班主任是语文老师,姓张,她非常喜欢我的文笔,经常把我的作文拿到班上当做范文朗读。在她的鼓励和推荐下,我的一篇作文居然被《小学生作文选》录用,这是我第一次看到自己的文字变成铅字,也可以看做是我文学创作之路上的一次稚嫩的萌芽吧!

从那时起,我就有了一个挥之不去的情结:我梦想着当一名作家,写自己的长篇小说,让自己笔下的人物也在别人的记忆里鲜活起来。


可惜,理想和现实是有距离的。这么多年来,我在报刊杂志上发表的豆腐块,如果集腋成裘地出一个集子,倒也客观;但是终究显得单薄,难以与厚重的长篇小说相提并论。这期间,我也曾写过不少长篇,而且也怀着虔诚的心态,用雪白的稿纸誊写了,然后投递到各大文学期刊去,可是每每都是石沉大海,杳如黄鹤。

我的梦想就这样在现实的礁石上撞得粉碎。

大约是2003年吧,我无意中接触到网络,发现有很多文学网站如雨后春笋冒出,可以供业余的作者过上一把作家瘾。于是我在注册了若干个马甲,在个大网站之间流连、发文。我那时写过不少长篇,有穿越的、玄幻的、言情的和历史的等等,各个题材的小说。后来发现,起点中文网的福利很高,有的作者年收入过百万。于是怀着既能挣钱又能圆梦的心情,与起点中文网签约。再后来,我发现,起点的钱不好挣,每月要交稿十五万字,每天要更新五千字以上,而且你的收入还需要点击量来支撑。总之,这是个要钱不要命的行当,我辈为稻粱谋而日日作牛马走,只能在业余时间码码字,面对着每月十五万字的任务,只好望洋兴叹!退出吧!我终于尝到了叶公好龙的滋味。


我和文学的缘分不能就此中断了,我的目光开始转向散文。散文可以直抒胸意,释放情怀,是一个作者的心灵和思想的文字外观。所以在以后的时间里,我业余写作的体裁基本以散文为主。

我写散文的前期还没有脱离俗套,主要都是一些心灵鸡汤之类的心情文字,而且颇受欢迎,在网上和生活里都有不少粉丝。这样的写作持续了几年,直到某天一个文友很不客气地说,你的那些文章已经公式化、脸谱化了,你看那些博客里、QQ空间里这样的文章多达百万,你的只不过辞藻上艳丽一些,词语拆解上讲究一些罢了!


此语如当头喝棒般惊醒了我。我在反省中考虑下一步该走么走,开始研习诸多当今散文名家的作品。

当今散文无非四大流派:余继聪为代表的美文散文、周闻道为代表的在场主义散文、杨献平为代表的原生态散文以及马明博为代表的新散文。其中周闻道先生的在场主义散文理念让我颇受触动,散文的在场理念,据我理解就是去掉生活表象里的最后一层遮羞布,以旁观者的角度,以个人认知的笔触,把我们不敢言说的事物的客观本质还原给读者。

我认为真正意义上的好散文就应该如此,那些心灵鸡汤之类的文字,充其量只能供小资们作茶余饭后的甜点。从那以后,我的散文风格逐渐往这方面转变。我写的七十年代的乡村系列散文在网上受到了好评。当然也有反对意见,有位知名的散文评论家给了我尖锐的批评,他不点名地批评说我写的七十年代的乡村散文是伪乡村散文。对此我淡然受之。

在七十年代,我还是个孩子,一个孩子的眼里只能看到这个世界的苦难和偶然迸发出的美好,往深里写,无非是缘木求鱼。

我手写我心、自由地表达、包罗万象、形散而神不散,这就是散文。没有必要地往框框条条里面钻。这是我的心得。

我在写散文的同时,还没有忘记儿时的小说梦,长篇小说《红宝石,蓝宝石》在断断续续地写,已经十几万字了,还没有到高潮部分。                

不着急,慢慢地写,也不求于发表。我和文学的缘分就这样不温不火地继续着。


最后,我用杨献平老师的一段话来结束我的疯言疯语:

“文学写作就像单兵作战,一个人就是一把尖刀,一枚响箭,应当避开大规模的会战,进行悲剧式的运动战与野战。耐力、思想、、独立、自由、求新,显然是必备的要素,缺一不可。在这个物质凌驾,肉身狂欢,信仰与道德空前糟糕的年代,一个文字写作者,不是你融入了什么,而是你有没有前进的勇气,有没有负伤之后自我包扎的能力与面壁自省的信心。与其跟从风向与潮流,不如束发紧腰,如林冲夜奔、荆轲刺秦般落草为寇,一去不返。即使那山上无草无木,也可以亲手种植,可以从山下取水、挑土。哪怕只有一株青草,也要以仁慈、真诚的方式,让它自由、健康成长。即使没有阳光,也可以自己尝试着搭建云梯,摘掉遮蔽的乌云,让光芒照射在你和你的泥土和草木上。”


写了几十年了,我还是个这样的草寇。就文学而言,我只能算是个打酱油的,而且是老抽级别的。谢谢大家。


主持人

非常感谢驿马的分享,下面是交流互动,聊天唠嗑,欢迎大家积极踊跃交流发言。


李我:

驿马老师能否就在场散文延展一下。


主持人:

其实在场主义,说白了,就是把屋子捅个窟窿,让里面更亮,大家看得更清楚,但是很多人没有这个勇气,我们大部分人写到关键时刻,只好顾言而他,因为大家都明白的原因。

在场主义散文奖到14年就结束了,也是因为这样的原因。后来河南教授楚些推出新散文理论,山西作家玄武推出小众散文,都是在场主义的延续,反而是周闻道,这几年默默无闻。


张谋:

在场主义散文奖,刘亮程获过,周晓枫获过。起点,天涯,新散文,刚好是我的运动轨迹。


驿马:

张谋兄的《南方》其实也是散文的在场体现。


孙竞:

散文可以直抒胸意,释放情怀,是一个作者的心灵和思想的文字外观。


主持人:

感谢驿马的分享,希望今天的散文在场主义可以给大家带来思考。谢谢大家的陪伴,大家晚安啦~

  • 1
  • 关键词:驿马在场主义散文创作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黄元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7-17
  • 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8-07-13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黄元罗4举人2018/07/17 09:17:25
    • 分享到:
  • 本期的邻家文弹很有料,我忍不住地大吃了几口。印象中,散文就是“煽情的文字”的简称,令人意外的是,待聆听完驿马先生的讲座,突然间发现,散文也有锋利的棱角。只不过,有些读者囿于眼界暂时没有发现这一特性,有些写作者缺乏迎难而上的勇气,致使这一特性渐趋淡化。期待驿马先生能在今后多创作些更为精彩的在场主义散文,为文学界注入更为纯正的氛围。
  • 回复
  • 最近来访
  • 4举人
  • 3星
  • 4钻
  • 你来人间一趟,你要看看太阳
  • 你来人间一趟,你要看看太阳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30
  • 18192
  • 48
  • 10120
  • 李老师的语言风趣而幽默,把自己一波三折的深圳经历写得有声有色。同时也验证了 “这座城市不是我们的故乡,却有我们的主场”这句经典之语。许多来深圳的人,都有过徘徊无助,但是机遇总是垂青有准备的人,李老师就是这样一个有准备的人:他不甘于内地的沉闷和安稳,抛弃了无生机的生活,选择闯深圳,不断跳槽,不断前进,终于成就自己。回首来路,每个人都不由得感谢深圳,在内心对自己说:深圳不相信弱者的眼泪,坚守才是强者。

    叶紫26年前,我走出家乡红土地

    2019/6/18 14:28:26
  • 从作者的文中所描述的经历,再次证明了有志不在晚的真理。深圳就是这样一个城市,不管你是十八岁来,还是四十八岁来,都有适合你的舞台,前提是你不断地努力。正是作者这种不断学习,努力前进的精神,最终在深圳拥有了自己的舞台。这也是千千万万来深圳务工、创业者的共同的精神缩影。向文中的主人公学习!

    叶紫入深圳记—我在深圳浴火重生

    2019/6/18 13:56:49
  • 在故事里,我看到了一个男孩是如何变成一个男人的心路,也经历了从怀揣着梦想的不甘一直到背负着生活的不安,最后还尝了把爱情是如何从风花雪月变成了柴米油盐,故事很普通,普通到每个字眼都是从你我的生活里抠出来的。

    西水路

    2019/6/17 17:50:38
  • 这篇散文的标题别有深意,表面上看,是作者偷得浮生半日闲,在游览莲花山的过程中遇到富有爱心的老奶奶,上百个跳广场舞的大爷大妈大叔大婶,老年人自发组织的读书沙龙以及一对对谈情说爱的年轻人,等等;若往深层次想,又何尝不是包括莲花山在内的深圳在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有幸邂逅总设计师呢?

    黄元罗遇见莲花山

    2019/6/16 18:49:53
  • 我忽然找到了H君说的“邪门”的深层原因:写作本是一件寂寞的事,尤其是在这个经济发展的社会里,非专职、不知名的作者甚至是作家,没有一种氛围的激励,是很难坚持下去的,而深圳,恰好就有这样浓厚的氛围,深圳是全国内刊最多的城市,在深圳写作,你绝对不是独行侠,总有那么一群人在你左右,与你一同前行,你不敢懈怠,不好意思落后于人,他们的存在对你就是一种鞭策和激励。

    深圳老亨深圳,叫我如何不爱你?!

    2019/6/16 8:14:57
  • 这篇小说主要讲述了主人公朱文飞从大学校园生活到社会的情感经历。在这当中,有甜蜜和幸福,也有心酸和苦涩。然而这其中的酸甜苦辣,也许只有作者才能深刻地体会。但是在读这篇小说的时候,却让我们不由自主地回想起自己的校园生活。在那个纯真又懵懂的美好时光里,谁心里不是住着一个最爱的女孩或者男孩?但是,现实偏偏又是残酷的。在那一地鸡毛的背后,往往是不休止的争吵。再美好的爱情终究抵不过彼此的不信任和不理解…

    萧大侠水路

    2019/6/16 1:03:30
  • 喜欢这样的故事,把自己脚下佳美的踪迹,心路的历程,用温暖的文字,娓娓道来。媚子老师心里有梦也有光,梦想带着光前行,光为梦想照亮前面的路!自考,工厂和讲台,也是我过去二十多年的生活轨迹。甚至连2017孩子高考的情节也有几分相似。读着媚子的故事,对于我来说,有一种特别的亲切与感动。祝福媚子老师,梦想慢慢实现,追梦的激情永不改变!

    王学君从流水线走向讲台

    2019/6/14 19:58:31
  • 开始我看了反问为什么那么多想要去西藏,是什么吸引了大家,老段写的“我”各种经历,是否有点自己的影子,成分不像很多,红叶倒是写了不少,高师傅,各种咒语,有时候胃疼折磨着你,病痛的起源是什么?落叶归根你,跑去西藏干嘛,也许年轻时去走一槽就不会这样想了,咒语的信念不科学,但是有些人还是信仰的,寄托,寂寞,孤独,对应该是一种孤独感

    谭家幺少余温

    2019/6/13 21:40:29
  • 散文不长,作者用荒诞虚幻构造一个空间,把房价物价等现实话题与之融合,与平行世界的读者产生共鸣,发生化学反应,擦出火花。可以看出作者忧国忧民的人文情怀。然,一人之力难以匹敌,借文抒情。

    放学别走看不见的深圳人

    2019/6/11 15:40:42
  • 感谢老亨兄鼓励!鲁克生来乍到,只带着满腔热情和热血,想在深圳这片热土上留下几枚脚印。蒙兄不弃,给了鲁克诸多温暖。那饼茶,弟一直没舍得喝呢。这世界,每个陌生人给予我的点点滴滴的好,我都深深记得,我会把这些好、这些暖化成文字,化成诗歌,化成脚印,留在深圳,留在各处,留在这苍茫的大地上。人心如地——我携带着诗歌,悄悄路过。祝福邻家,祝福深圳,祝福拼搏在特区的每一双手臂和每一颗怦怦跳动着的善良有爱的心灵!

    鲁克入深圳记

    2019/6/11 8:58:18
  • 读了此篇,看到了强者,但更多地看到了不强者。现实就是这样,在地球村里寻找生存的空隙,不能只有悲哀,而要用阳光照亮心情,用积极点燃行动。放松和放开同等重要,不能让心萎缩,拥抱城市同拥抱爱人都是温馨感!多点关爱,多点浪漫,阳光总在风雨后,佩服作者的心境:“他们”像扫描机一样,记住每个人的名字,每天都整理一遍…“他们”按自己的逻辑牵引…运行着深圳的地下世界。我只希望还是坚强、不必在意的漫长…

    文缘看不见的深圳人

    2019/6/8 17:41:25
  • 每个人的故事都有感人的地方,每个人的内心都有表述不完的心路历程。坚毅和执着似乎就是人生路上的两大法宝,奋斗总会有希望,不奋斗什么希望也没有;所以人生是一个不断完善的过程,只有不断刷新自我,才可能超越自我。如作者所说“每一个瞬间似乎都在生命中绽放”﹗关键是把握的程度、奋斗和坚持的程度;刀不磨会生锈,人不学会落后;自强是需要内力的修炼,知识改变人生,智慧成就未来,相信功夫不负有心人,铁杵磨成绣花针!

    文缘从流水线走向讲台

    2019/6/8 15:58:34
  • “抬头不见天 低头不见地 没关系 我能看见清晰的梦”,多好的诗句,让人读到了一种生命的苟且与艰辛,同时还让我联想每一条人生之路,在其起始阶段都饱含酸楚与艰难。但没关系,年轻人有梦,年轻是他们的资本,他们会不止歇地去追逐前方的梦。周遭一片黯淡,作者的梦却是清晰的,真好!这首诗,选题、立意、切入点、积极阳光的主旨,都很好!有一个小建议——“披上远方的霞光”,改为“披着西天的晚霞”,是否更有诗意?

    老练之一穿过福田红树林公园去上班

    2019/6/6 11:51:22
  • 显然,五天后红叶并不能来到阿里。在老段笔下,这个故事遍布苍凉,与喜剧没有丝毫的关系——“我”也好,唐小乐也好,王先生、小西、高师傅也好,他们都有着不同的人生,但这人生很难以世俗意义上的“幸福”来描述。老段的小说,一如既往地从容、稳健,就像一个中年人,历尽沧桑,饱经风霜,以近乎不带感情的语调向你讲述他的前半生,细阅之下,却有叩击心灵的力量。身处西藏的红叶,可能象征了美好与希望,但却可望不可及。

    笑笑书生余温

    2019/6/5 20:03:02
  • 作者用自己的所观叙写所感,把深圳的商业人文经济以简单的文字传达给读者。我们读诗,感受着作者或自身赋予文字相应的意义。深圳是什么样子?是作者诗里的样子,是炒米油盐吃住行的样子,是追寻梦想疯狂的样子,是失败时沮丧的样子……她是作者的所有,也是每个深圳人的所有。

    别看了入深圳记

    2019/6/5 15:30:12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