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驿马:用文学去掉生活表象遮羞布
  • 点击:39440评论:12018/07/13 14:24


分享主题:散文的在场——与文学之缘

嘉宾:驿马 主持人:晓霞

时间:2018年7月12日晚上9点


主持人:

用文学砌一座城!欢迎大家来到第41期的邻家文弹,我是主持人晓霞。今天我们邀请的嘉宾是驿马。


2013年,一篇《在木棉湾的日子》在邻家社区网上引起了热议,这篇文章的摘要是这样说的:“与妓为邻、和小姐面对面、偷窥、反目、遇到女神。木棉湾的日子,回不去的曾经。”而比文章更加吸引人的,是对文章的评论,长达上百条,是空前绝后的文学争辩。文友争辩十分正常,也不记怀,现在回忆起来,似乎也曾热血一番。

此后,驿马开始走进大家的视野。他来自大别山麓的一个小山村,因喜爱文学,勤于创作散文和短篇小说,文章散见于省市地方报刊,发表的作品也有了近百万字。在邻家,他陆续发表了一系列在场主义的散文创作。其中《山居笔记》获得2015年深圳睦邻文学奖年度十佳。

驿马的散文,不刻意抒情,不过多粉饰,笔法写实厚重,描摹细节生动。他和文学的缘分兜兜转转,反复试验,经过这几年的沉淀,终于找到了不温不火的状态。


下面把现场交给驿马,开始今天的主题分享:与文学之缘。大家掌声欢迎~


驿马:

大约是在2013年4月份,我那时比较闲,某天在网上随意乱逛,居然就溜达到了邻家文学社区。当时的邻家刚开张,我记得有郑荣、隆焱、刘菡萏等人,道长、李玉、憨憨老叟他们几个月以后才加入的,王盛菲更晚,几乎2013年的赛事快结束才进来,当然就别提什么邻家币了。

物以稀为贵,邻家对我们这第一批作者很重视,鼓励大家多创作,为繁荣社区文学写出精品文章。老亨先生还热情地请我们到邻家作客,并盛情设宴款待。可谓马骨千金,我们这些草根写手受到如此高规格的礼遇,只有努力写作,来报答黄金台上意。

就在去邻家探班的那月,我写了篇一万六千字的非虚构文章《在木棉湾的日子》,在邻家网引发了一次不小的震动。这篇文章有人支持,有人反对,或褒或贬,甚至导致了口水战,文章最后点击量达到了十一万八千,评论多达一百四十条,创下了年度点击量记录。

我在这次纷纷扬扬的大讨论过程里,第一次抛出“在场主义”的理念。有人就说了,你那是故弄玄虚,扯起虎皮当大旗。还真不是,我写了八年散文,风花雪月的什么都写,最后觉得越写越没趣,因为周围人都是这种笔调,看到眉山周闻道提出的“在场主义”后,眼睛一亮,像佛子明白了大乘教义一般,从此皈依。

什么是散文的“在场”?为什么散文要强调在场?这个话题,我不好去贸然诠释。在后面我的文学经历里会提到这些,请大家留意。


一个人和能文学结缘,基本上都是受一个或几个人影响的结果。我呢,是受我父亲的影响。

父亲是我们那个小山村里走出的唯一大学生,他学理工科,却是个不折不扣的文学爱好者。在我儿时的记忆里,他一年难得回来几次,每次回来只能待上一个星期左右,但就是这短短的一个星期,却注定影响了我一辈子。

至今我还清晰地记得,父亲每次回家都会带着一本长篇小说,这是他回家休假时的精神食粮吧。按理说,这是成人的精神食粮,我一个小屁孩是啃不动的。可是父亲带回来的书对我是有很大吸引力的,于是,我也装模作样地把父亲放置在案头的长篇小说拿过来读,那时候,我才七八岁,刚上二年级,在识字不多的情况下,凭着一本《新华字典》,硬是把一本三十万字的小说看完。父亲见我喜欢读书,也没打扰我,反正这本书是借图书馆的,迟点还没关系;所以他任凭我在吃饭、走路时和睡觉前抱着这本书没完没了地看。想想那时我真幸福,在同龄的孩子还在为一本连环画你争我抢的时候,我已经开始看小说了,而且是三十万多字的长篇小说。

我记得看过的第一篇长篇小说名字叫做《长长的乌拉银河》,是描写东北地区鄂伦春民族土地改革的故事。因为年纪小,所以我没注意作者的名字,但三十多年过去了,小说主人公兴涛尔干与他的弟弟巴图热的形象,还在我的记忆里清晰如故。说明这篇小说的作者的人物形象塑造得很成功,同时也说明文学作品与众不同的魅力所在。

九岁时,父亲把我接到他身边。从那时起,我的阅读范围也渐渐扩大。父亲的阅读很广泛,他喜欢小说,同时还喜欢散文;他读莎士比亚的作品,也读托尔斯泰的名著。在这种日复一日的耳濡目染里,我终于对文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他读过的书我几乎都读过,在很小的时候,我就读过《钢铁是怎样炼成的》《静静的顿河》《战争与和平》等世界名著,我也读过中国作家费枝的散文集《寸草春晖》。谁敢相信,一个十来岁的孩子居然读过这么多书!

读书多,作文就一直写得很好。班主任是语文老师,姓张,她非常喜欢我的文笔,经常把我的作文拿到班上当做范文朗读。在她的鼓励和推荐下,我的一篇作文居然被《小学生作文选》录用,这是我第一次看到自己的文字变成铅字,也可以看做是我文学创作之路上的一次稚嫩的萌芽吧!

从那时起,我就有了一个挥之不去的情结:我梦想着当一名作家,写自己的长篇小说,让自己笔下的人物也在别人的记忆里鲜活起来。


可惜,理想和现实是有距离的。这么多年来,我在报刊杂志上发表的豆腐块,如果集腋成裘地出一个集子,倒也客观;但是终究显得单薄,难以与厚重的长篇小说相提并论。这期间,我也曾写过不少长篇,而且也怀着虔诚的心态,用雪白的稿纸誊写了,然后投递到各大文学期刊去,可是每每都是石沉大海,杳如黄鹤。

我的梦想就这样在现实的礁石上撞得粉碎。

大约是2003年吧,我无意中接触到网络,发现有很多文学网站如雨后春笋冒出,可以供业余的作者过上一把作家瘾。于是我在注册了若干个马甲,在个大网站之间流连、发文。我那时写过不少长篇,有穿越的、玄幻的、言情的和历史的等等,各个题材的小说。后来发现,起点中文网的福利很高,有的作者年收入过百万。于是怀着既能挣钱又能圆梦的心情,与起点中文网签约。再后来,我发现,起点的钱不好挣,每月要交稿十五万字,每天要更新五千字以上,而且你的收入还需要点击量来支撑。总之,这是个要钱不要命的行当,我辈为稻粱谋而日日作牛马走,只能在业余时间码码字,面对着每月十五万字的任务,只好望洋兴叹!退出吧!我终于尝到了叶公好龙的滋味。


我和文学的缘分不能就此中断了,我的目光开始转向散文。散文可以直抒胸意,释放情怀,是一个作者的心灵和思想的文字外观。所以在以后的时间里,我业余写作的体裁基本以散文为主。

我写散文的前期还没有脱离俗套,主要都是一些心灵鸡汤之类的心情文字,而且颇受欢迎,在网上和生活里都有不少粉丝。这样的写作持续了几年,直到某天一个文友很不客气地说,你的那些文章已经公式化、脸谱化了,你看那些博客里、QQ空间里这样的文章多达百万,你的只不过辞藻上艳丽一些,词语拆解上讲究一些罢了!


此语如当头喝棒般惊醒了我。我在反省中考虑下一步该走么走,开始研习诸多当今散文名家的作品。

当今散文无非四大流派:余继聪为代表的美文散文、周闻道为代表的在场主义散文、杨献平为代表的原生态散文以及马明博为代表的新散文。其中周闻道先生的在场主义散文理念让我颇受触动,散文的在场理念,据我理解就是去掉生活表象里的最后一层遮羞布,以旁观者的角度,以个人认知的笔触,把我们不敢言说的事物的客观本质还原给读者。

我认为真正意义上的好散文就应该如此,那些心灵鸡汤之类的文字,充其量只能供小资们作茶余饭后的甜点。从那以后,我的散文风格逐渐往这方面转变。我写的七十年代的乡村系列散文在网上受到了好评。当然也有反对意见,有位知名的散文评论家给了我尖锐的批评,他不点名地批评说我写的七十年代的乡村散文是伪乡村散文。对此我淡然受之。

在七十年代,我还是个孩子,一个孩子的眼里只能看到这个世界的苦难和偶然迸发出的美好,往深里写,无非是缘木求鱼。

我手写我心、自由地表达、包罗万象、形散而神不散,这就是散文。没有必要地往框框条条里面钻。这是我的心得。

我在写散文的同时,还没有忘记儿时的小说梦,长篇小说《红宝石,蓝宝石》在断断续续地写,已经十几万字了,还没有到高潮部分。                

不着急,慢慢地写,也不求于发表。我和文学的缘分就这样不温不火地继续着。


最后,我用杨献平老师的一段话来结束我的疯言疯语:

“文学写作就像单兵作战,一个人就是一把尖刀,一枚响箭,应当避开大规模的会战,进行悲剧式的运动战与野战。耐力、思想、、独立、自由、求新,显然是必备的要素,缺一不可。在这个物质凌驾,肉身狂欢,信仰与道德空前糟糕的年代,一个文字写作者,不是你融入了什么,而是你有没有前进的勇气,有没有负伤之后自我包扎的能力与面壁自省的信心。与其跟从风向与潮流,不如束发紧腰,如林冲夜奔、荆轲刺秦般落草为寇,一去不返。即使那山上无草无木,也可以亲手种植,可以从山下取水、挑土。哪怕只有一株青草,也要以仁慈、真诚的方式,让它自由、健康成长。即使没有阳光,也可以自己尝试着搭建云梯,摘掉遮蔽的乌云,让光芒照射在你和你的泥土和草木上。”


写了几十年了,我还是个这样的草寇。就文学而言,我只能算是个打酱油的,而且是老抽级别的。谢谢大家。


主持人

非常感谢驿马的分享,下面是交流互动,聊天唠嗑,欢迎大家积极踊跃交流发言。


李我:

驿马老师能否就在场散文延展一下。


主持人:

其实在场主义,说白了,就是把屋子捅个窟窿,让里面更亮,大家看得更清楚,但是很多人没有这个勇气,我们大部分人写到关键时刻,只好顾言而他,因为大家都明白的原因。

在场主义散文奖到14年就结束了,也是因为这样的原因。后来河南教授楚些推出新散文理论,山西作家玄武推出小众散文,都是在场主义的延续,反而是周闻道,这几年默默无闻。


张谋:

在场主义散文奖,刘亮程获过,周晓枫获过。起点,天涯,新散文,刚好是我的运动轨迹。


驿马:

张谋兄的《南方》其实也是散文的在场体现。


孙竞:

散文可以直抒胸意,释放情怀,是一个作者的心灵和思想的文字外观。


主持人:

感谢驿马的分享,希望今天的散文在场主义可以给大家带来思考。谢谢大家的陪伴,大家晚安啦~

  • 1
  • 2
  • 3
  • 4
  • 关键词:驿马在场主义散文创作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黄元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7-17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黄元罗4举人2018/07/17 09:17:25
    • 分享到:
  • 本期的邻家文弹很有料,我忍不住地大吃了几口。印象中,散文就是“煽情的文字”的简称,令人意外的是,待聆听完驿马先生的讲座,突然间发现,散文也有锋利的棱角。只不过,有些读者囿于眼界暂时没有发现这一特性,有些写作者缺乏迎难而上的勇气,致使这一特性渐趋淡化。期待驿马先生能在今后多创作些更为精彩的在场主义散文,为文学界注入更为纯正的氛围。
  • 回复
  • 最近来访
  • 4举人
  • 3星
  • 4钻
  • 你来人间一趟,你要看看太阳
  • 你来人间一趟,你要看看太阳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33
  • 19395
  • 48
  • 12050
  • 作为打工者,说好听点叫社畜。总是在现实和梦想中挣扎,最后不得不屈于现实。这段人生经历挺温馨的,有辛酸,也有感动。有点小可惜的是内容留于表面,看下来没有让人印象深刻的点。大部分细节都用总结性词语带过,难免有些遗憾。这些故事能被记录下来,是多么可贵呀。

    别看了那群银行里的年轻人

    2020/9/25 16:05:46
  • “深圳的包容性和丰富性,是深圳人从全中国、全世界带来的,这种包容性和丰富性没有任何包袱,只要你从外面带来,就能在这里轻松落地,没有本地势力排挤你、压迫你,“来了就是深圳人”的核心要义是只有你自己有权为自己设计在这个城市的生活方式,没有现成的模式供你照搬。”——这也是为什么年轻人前赴后继奔向深圳的原因吧!另外,我对吃的要求不高,觉得窑鸡、酿豆腐、酿苦瓜已经很好吃了!看到了一个原来不了解的坪山!

    小龙的旅行从南山到坪山

    2020/9/23 22:51:11
  • “白云苍狗,人生过半,我要过怎样的下半生?”这不也正是我对自己的追问吗?我想,在深圳这片热土上,一定有着许多如我这样的人,心怀文学梦想却囿于生活,举棋不定、踌躇不前,只管眼巴巴地瞧着别人在文字世界里收获和精彩……而作者的这篇文字,让我欣喜地仿佛看到了未来的自己,看到了长年深埋于生活里那颗种子发芽的可能。就好像黑暗的角落忽然照进了一道光,这就是文字的力量吧。

    陈尘我在深圳没人脉

    2020/9/23 15:57:44
  • 往事又历历在目浮现眼前。再次回味和走进那段青葱岁月,我们都已经步入中年!那是属于我们共同的青春故事。我们哭过,闹过也笑过,还记得抢遥控器吗,还记得丹霞山之行吗?我们互相见证了对方的青春。我们的脑海中永远是对方年轻的模样!那是我们的黄金时代和S银行的黄金时代!那枚蓝色的行徽将一直和我们的青春永续。虽然S银行已经成为历史,但是将成为我们生命中永怀的一页!

    我们深发展人那群银行里的年轻人

    2020/9/18 22:55:46
  • 在日常的生活中发掘出了诗意,升华出了热爱。若没读过大量文学名著,凝结不出这样的文字,抵达不了如此的心境。只有绝对宁静的心灵,才有这样“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的心境。

    欧阳德彬秋天的石芽岭

    2020/9/18 17:43:04
  • 感谢两位老师及文友们的点评解读,本组诗篇以“蛇口”“渔民”“海边”“乡愁”为主线,写给那些在深圳改革开放40年里,来深圳追梦的“弄潮儿”,他们就如海中的一束浪涛,在日出日落中,以奋斗者的姿态,追寻梦想的歌声。同时,最后又以乡愁结尾,意在释放所有建设深圳的人,在40年里,一切的来来回回,让深圳的乡愁遍地生长,也让深圳发生沧桑巨变。

    李建华深圳40年记:吹过蛇口的歌声

    2020/9/18 14:40:42
  • 一篇很有质感的小说,一个拥有安静的名字却注定无法安静的女人,不安于平庸生活却无法摆脱。现实的乏味和网络吸引是当今大部分人的同感,安静面对急于厌恶的丈夫以及网上知音,陷入精神困境。但莫子安排的有些随意,从结尾看来似乎又是丈夫的化身,但无论他存在与否都有很大的漏洞。本来现实与虚拟的平行世界挺有写头,可是莫子的人设假如真是丈夫,那整个小说就垮了。不过整体叙事除了促些点,不够从容,其他还是可圈可点的。

    胡野秋无法安静

    2020/9/16 15:43:02
  • 这是一篇特色鲜明的小说,在睦邻的所有作品中终于有了一个灰色的边缘性的人物,一个有罪恶感的自我鄙视却又不能自拔的“小三”。她对自己的身份既不认同又不放弃,导致了一种分裂性人格。她对自己父亲的怨怼,背后似乎又隐藏着某种不可告人的情节,并对今天的“我”有决定性影响。小说的语言有冷到极点的温度。但小说的短处也同样明显,不断“巧合”的细节让故事的合理性打了折扣,其实稍作处理,便会让叙事变得扎实很多的。

    胡野秋外卖

    2020/9/16 4:06:44
  • 这组诗透着对生活的深刻见解,有些酸楚,有些无奈,甚至还有一丝不屑。这些情绪或者状态,也许人人都有,但这首诗的表达却是人人所无的。我一直认为,只要每首诗里有一两句与众不同的好句子,就是好诗。而这组诗里,每首都有不止一两句那样的好句子。

    胡野秋一只哭泣着的鸟

    2020/9/16 0:03:07
  • 相信这是绝大多数深圳人的寻常历程,似乎没有一处是意外,但文字仍然让人感动,因为平实间能看到细腻而诚实的描述。从1到3是深圳人的共同记忆,保存这份情感殊为珍贵。遗憾的是作为一个教师,笔误太多,希望能仔细校对一遍。另外建议网站可以增加修改按钮(可以限定修改三次)。

    胡野秋我与坪山十三年

    2020/9/15 23:46:07
  • 以少胜多,是这篇文字的长处,选取了“第一次”入深的几个绝对独特的个人经验,在深圳的停留来自于一次意外:海峡两岸对国庆节的定义差距。此后三天寥寥几个片段都很精彩:3元快餐,30元龙眼,800块工资……现在很多文章(无论小说、散文)写到过去的生活,只有感受,没有细节,包括吃什么、喝什么、什么价?无人记录,于是生活显得模糊,这篇文字让人瞬间回到过去,提供了不少长文章没有的东西。

    胡野秋31年前,我第一次到深圳

    2020/9/15 23:21:03
  • 作者以平静的调子讲述与园岭的交集,淡淡的字句间充满温情,却绝不滥情。文辞考究,体察入微。文章精短,在有些人看来似乎分量不足,其实我觉得好文章不在长短,能让人意犹未尽倒是最好的。

    胡野秋园岭迷藏

    2020/9/15 23:01:14
  • 口罩这一波行情,让很多人赚得盆满钵满,也让很多人,陷入债务危机,如丧家之犬。口罩紧急之时,相信无数人为这个曾经一毛钱一片的商品绞尽脑汁——我就曾为了保证出门安全,自制了几十个,以备不时之需。朋友圈,也每天会窜出很多口罩代理,口罩机器销售——这似乎和冬年文字里的“商机”一样诱人。这期间,我邻居从土耳其回来,给我带回了四盒口罩,200个。邻居告诉我,是中国产的,质量没那么好。那是在新标准出来之前的产品

    小宇口罩江湖之百万订单

    2020/9/15 16:52:14
  • 在这篇文字里安放着温暖的灯盏,足以照亮阅读的人,照亮那些给某个城市生硬贴标签的人。生活如江河,泥沙俱下,大事件中,共情、共知乃为常见。喷东、喷西似为高人。因此,就更需要发现美好,温暖人心的力量。曾经几何,写“善”更需要勇气。因为文字中的力量可以排山倒海,也可以激动另一群体……但,正能量始终是我们聚焦期待的。感谢作者发现并用文字保存一段特殊时期的美与善!

    秦锦屏深爱

    2020/9/14 11:39:26
  • 提纯粗糙的生活,点画其中的图景,生成蕴含诗意的文字,让读者可观,可感,可叹,可敬!叶耳是成名很早的31区作家群里的“老”作家,他的诗歌从纯美,唯美到如今的烟火气息遍布期间,诗心未改。变的,只是观察的角度,表现的刻度、诗意的唯度,其细腻,真诚,超感,隐忍,及遍布在文字里那种徘徊在生活边缘的气息,以及对一些语言的把握和打磨都让人为之赞叹!

    秦锦屏致生活,给你

    2020/9/14 11:39:07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