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桥的那边
  • 点击:19790评论:22018/08/28 10:58

“这是酒的酸味。”

“肯定是,这是酒的酸味。”

他有些茫然地立在地铁站里,仰首望着头顶列车路线图上密密麻麻的车站。

地铁里杂沓的脚步声霍地消失得无影无踪,偌大的地铁站遽然安静下来。而他此时却心潮澎湃,“真的是酒的酸味吗?”他像个老头子怀疑几十年前的某桩往事的真实性般喃喃自语,“这是熟悉的味道。”他低下头,平视前方,隔离玻璃上出现几个人头,有男有女。他左右观望,大家都在低头刷手机屏,在他的左手边是个三十多岁的女人,怀里横抱着约莫两岁的小女孩,小女孩睡着了,头挂在她妈妈的左肘间。他想起新闻镜头下的叙利亚无家可归的难民,于是多看了两眼。这时,睡梦中的小女孩小手抓几把女人的乳房,接着又用嘴巴、额头、鼻子来蹭,女人盯着小女孩窃笑,双臂把小女孩“送”出去,再搂回来,小女孩又安安分分地睡了。“还是个没断奶的小女孩呢。”他心里暗笑。与此同时他两颊热浪滚滚,女人侧过脸,眉毛挑来挑去,顶起眼皮看了看他,而他整个人愣住了。

“刚才的酒的酸味难道是乳香?”女人的乳香跟酒的酸味甚为相似,可又截然不同,乳香是乳的香味,酒酸则是酸的气味。他陷入思索。可是这阵酒的酸味又是那么的似曾相识,带有穿透时空的气息。

“噢噢噢,别闹了,莹莹别闹了,快到家了,妈妈和我的莹莹快到家了。”女人双臂不停地抖着半睡半醒的小女孩,他在注视着小女孩。女人脸不知为何红了。她前额的刘海微卷蓬松,额头细汗密布。胸前淡黄色的T恤有两三处深色些,可能是乳垢,也可能是小女孩的鼻涕。他猛然发现,女人右肩挂着乡下人的简易的红色背带。他仔细观察一阵那条背带,肩带有花纹,带兜后面还缝了一块四方形的白色网状布料,他来自乡下,知道这块网状布料的用处。隐约可见带兜上黄色的花纹,线路很细而且弯曲,像波斯菊。波斯菊与乡下背带搭配,显得不伦不类。不过也许是背带折叠的原因吧,可能是朵普通的大红花也未定。他在乡下长这么大还没见过波斯菊的背带图案。没准女人少女时代曾经见过,心里喜欢,便自己亲手绣上去呢。

他把视线从背带上拉到女人的胸前,原来小女孩的手又抓住女人的高高隆起的乳房了。小女孩白嫩饱满的小手握紧拳头,好像要抓出乳汁似的。说小孩子吮乳能刺激妈妈催乳素的分泌,让乳汁分泌更加旺盛,同时还有助于消除妈妈的奶胀,防止发生乳腺炎。女人是个少妇,乳汁相当旺盛,只需看两个丰满的乳房就知道了。松垮的T恤印出乳罩上蕾丝的纹路,乳罩包不住整个乳房,上面部分露了出来,T恤熨贴在上面。乳房如此大,里面定然储藏很多乳汁吧。他想起喷泉,女人的乳房就是两个喷泉,源源不断地喷出乳汁来。这么旺盛的乳汁,生命力肯定是很强盛的了。他快速扫视女人全身,发现她右边脚下放了一只鼓鼓的黑色布袋子,像乡下人赶集常用的布袋子,能装几十斤的物品。那么说她这个布袋子足足有几十斤重了。很难想象她是怎么做到的。真是个强盛的生命力啊。

他的脸又哄热起来,一道闪光从眼角划过,列车进站了。他站在一干人的前面,率先进入车厢,一阵浓烈的空调的凉气迎面扑来,让人对盛夏的威力更有深入体肤的领悟。

时下上午时点多,上班高峰期早过了,加上这个不是转线站,此时车厢的乘客不多,还有座位。他不找座位坐,而是进来就靠在座位与门边之间的夹角里,斜立着。他不做低头族,除了偶尔看看小说。等人全上来了,都找定了位置,他才想起方才那对母女。女人也没有找座位坐,而是站在他斜对面、入门靠左边的角落里,令他颇感奇怪。他油然想起女人刚才哄小女孩说的快到家的话,也许她们下个站就下去了,所以才不坐吧。女人左手单手搂住小女孩,右手反过去想把右肩背带拿到手里。但尝试几次都不成功,原因是她右手一放开小女孩,小女孩便像倒挂在铁钩上的条状物,顷刻闹腾起来,女人害怕吵到别人吧,右手只得马上接过来,兜来兜去地哄。他看她失败几次,心里都替她着急,于是曲线向她走过去,他在她身边站住,后背靠在车厢中间的小玻璃窗上。他看了看前面车厢,两边的人年老的眯眼养神,年轻的低头看手机,没有人发现他走过来了。他暗暗做好准备,等女人下次做刚才失败的动作,他就施以“援助之手”。他不敢朝女人这边看,而是用余光默默关注着动向,好像海底的乌贼,伺机出手捕捉猎物。

他此行是去见高中开雕塑工作室的同学。同学昨天晚上微信问他有没有空,他接了越秀区某家大学附属医院的单,明天上午去医院给院方领导汇报,现场需要个助手做笔录,把院方修改意见记录下来,他回去再对照整理,进行修改。还有就是多个人,也可以撑撑场面,毕竟有个团队看起来有实力,别人也比较信任。他在学校上班,如今七月底,暑假过去十多天了。他没有回家,而是留在广州,平时也没什么事做,所以答应下来。他们约好上午十点在东山口地铁A出口碰头,再一起去医院。

大学肄业,曾有几个同学在珠三角工作,而五年眨眼过去了,现在只留下他独自在广州“坚守”着。其他人大多回家乡,要么考上公务员,要么进入当地学校体制。而他还在广州漂泊。开始是觉得大城市机会多,五年过去了,他连“机会”的尾巴都不知道摸着没有,也许压根就不清楚什么是“机会”。总之,他还留在广州,如今没了“机会”的概念,也不知道自己图的是什么。而今到处都说“不忘初心”的话,他的“初心”就是“一片朦胧”。十几天前他告知那个有空联系的直系师兄,说搬屋子了,前天师兄带师姐过来附近的医院产检,上午九点多给他打电话说产检完过来他那蹭个饭,顺便看看“新屋”。他当时醒了差不多半个小时了,但懒在床上,接到电话后不知从哪里来了一股劲,马上收拾房间,下楼买菜,整治了一桌饭菜。三菜一汤:排骨青菜汤、鲍鱼青菜汤、番茄炒蛋、熟食湛江白切鸡。席间聊到搬家的事,师兄说起他认识的一个中年朋友,把广州的城中村住了个遍:珠村、上社、客村、江夏、长湴、石牌等等。他轻描淡写地说自己五年来也搬了四次,还不包括寄宿在车陂的发小出租屋那三个月,要是算上他也住过五个城中村了。待会要去见的同学是高中同在文科班的美术生,当时班上有五个美术生,而今其他四个有做广告设计的,有研发游戏的,还有一个专职开淘宝店,也只有他在“坚守”着美术。也许是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吧,他对这位同学倍感钦佩,有时甚至觉得他就是他自己。然而又很不像,同学坚守的是可以触摸的艺术,他“坚守”的是什么连他自己也不知道。

他此时面对着莹白的车厢,两边的黑暗呼啸而过,他的眼角像被黑暗针刺了似的,微疼泛酸,想流泪。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但若到伤心之处,那也是说发生就发生的事。他余光发现旁边的女人右手正轻轻脱开小女孩托住的屁股,于是把泪咽了回去。

女人这次很快就把右肩上的背带拿到手,放在小女孩的肚子上。他在心里不由得自嘲:徒劳。女人忍着小女孩被猛然惊醒的闹腾,在闹腾还没全面爆发时已经完成了拿背带的过程。之前她太小心了,以致多次“夭折”。就在他有种身心坠入徒劳的无力与滑稽时,他闻到了方才的“酒的酸味”。这是一桩往事了。

夜空繁星点点,微明的薄云悠悠。月色笼罩,在不远处的楼顶、木棉树和白色的帆和桅杆上浮动。夏夜空气中的热流随风在脸上游走,而后背方形瓷砖的清凉丝丝侵入体肤。他想起方才走下图书馆阶梯,走在半截时,无意间嗅到了阵阵酒的酸味。他仿佛一个醉汉倒躺在街道上,不管行人和眼色,回味着还残留在唇齿间的酒味。可在此之前他没喝酒,而是在图书馆里静静地看书,不知魏晋。

他从图书馆出来,大概是九点多了,当他走到半截的阶梯,猛一抬头,望见不甚明亮的月色下那株巨大的木棉树时,他闻到了酸酒味,忽远忽近。晚上的木棉树叶子比白天还要緑,也还要大,投到地上的黑影也比白天的要深得多。他猛力吸几口,心中很讶异。学校周边没有酒厂,附近也没人喝酒,哪里来的酒酸味?百思不得其解的他禁不住沿着酸酒味这股味进行回忆。可他搜索枯肠也想不出来什么时候经历过。他站在月色弥漫的矩形广场上,静静地回忆,直到什么也想不出来。他仰望星空,不知为何觉得自己实在渺小,太渺小了,在没有起始的时间长河中,人的一生不过是沧海一粟。他这么想是有缘由的,当时他对博尔赫斯的“迷宫式”的小说万分痴迷,甚至引用“分叉的小径”来形容自己的一生。他现在意识到的生存只是其中的一条小径,而另外一条小径同样与之齐头并进,就像刚才闻到的酸酒味的场景。如此一想,“谜底”揭晓了,这阵阵的酒酸味不是往昔经历,而是人生“另一条小径”,另一个自己正走在那条小径上。而两条小径不是平行的直线,而是像生物基因链似的,交叉螺旋前进,总会有重合点,于是在重合的那一刻,仿佛“心有灵犀”般发生共振,于是才产生“似曾相识”之感。

纵然识破了“谜底”,他也没想过站起来,而是闭上了眼,继续躺着。不知为何,他的思绪退出“酒的酸味”后,直接跳到西门上。

在他闻到“酒的酸味”的前两天,他无意间发现了学校的西门。那天夕阳西下,虽然已经六点半了,但太阳还没完全下山,也就是说天还是亮的。他吃过晚饭后在行人如织的校道上慢走,走到那个只有一间移动的孤独的保安亭前,突然停住脚步,再提步就出了西门。他背着手,低头,微弓着腰,像个民国教授,左手往内倒握着洛夫诗集《众荷喧哗》。径直出了校园,来到杂草火一般燃烧的外郊。

这里堆放不少建筑垃圾,一堆码着一堆,堆放时间久了,上面长出了杂草,还有牵牛花、爬山虎等藤科植物。他之前在旁边的学校第四教学楼上课,曾从窗外看到有十几只黑色的羊忽上忽下地吃草。现在小路上还有绿豆大小黑色的羊屎。他继续顺着羊肠小径往外走。太阳差不多完全落下山了,西边的天残红如火烧。隆起的建筑垃圾上的草叶和远处丛树的梢顶镀上一层金黄色。他来到外面黄泥路才停步。黄泥路是个双车道,然宽度却不够双车擦肩而过,相逢时彼此都要拐进路边的小水沟里,侧着身才能过。他的右手边不远处有座桥,桥上有个人伏在桥栏上钓鱼,他的脚边放了一只红色的塑料桶。左手边大约两百米左右就是上坡路,坡度不大,路的两边是几爿老商店,门和匾都散发着历史的温度。

他站在灰尘清扬的路口,仿佛走到了人生的十字路口。他突然失忆似的不知道往哪边抬脚,可他又不能像罗伯特·博洛斯特那样,选择那“一条清晨人迹罕至的小路一直走到底”。他思考走出来的动机,但头绪仅仅延伸到西门,仿佛绷得太紧的弦,猛一用力便断了。人总想给自己一生设定一个目的地,并为之奋斗。他连如何走到这里都不清楚,更何况人生。他看着桥边的人和那只红色的塑料桶,夕阳西下,桥前后芒草晚风中摇曳,苦楝树和桉树树梢还有淡淡的阳光。他脑海突发奇想,“真像一幅画!”是人走进了画中,还是画框入了人呢?他想起刘松年的《秋树寒鸦图》,小桥、流水、茅舍、山,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寒鸦,秋日的空寂跃然纸上。这条黄泥路过往的车不多,行人更是稀少,桥再过去是从北面延伸而来的铁路和一座矮矮的山丘。山丘过去是什么呢?他在想。此时此刻,此情此景,他想走到桥上,然后过铁路,爬上那抔山丘。爬上了又能怎样呢?他不清楚。管不了那么多了,先走过去看看吧。至少走到桥边,看红色塑料桶里有哪些鱼。然而当他往桥那边抬起脚,他又想,也许是个脾气古怪的中年男子,塑料桶里一条鱼也没有,要是那样的话,看桶和不看桶就要斟酌了。要是这样的话,还走过去干嘛呢,不是讨人厌吗?不管了,先走过去再说吧,他决定了。于是迈开了脚步。

  • 1
1/6页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 关键词:都市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3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吴春丽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9-10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吴春丽6探花2018/09/08 09:54:56
    • 分享到:
  • 作品的点击率也有517,却出现了零评论的纪录?为什么呢?是作者的文字不够好?我知道,作者的语言功底非常扎实。去年的睦邻,他是获奖者之一。我也喜欢洛夫的《问》:在桥上/独自向流水撒着花瓣/一条游鱼跃了起来/在空中/只逗留三分之一秒/这时/你在哪里?听说,作者从事的是教育工作吧?!能带领娃娃们学习的人,肯定是有几把刷子的人!作者的语言,文笔,构思,我都极喜欢!读他的文字,我感受到有种细腻在全文中流淌。
    • 一叶2018/09/10 18:52:52
    • 分享到:
  • 春丽谬赞了。谢谢你的阅读和点评,今天是教师节,祝好!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3星
  • 3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9
  • 7088
  • 16
  • 5690
  • 他看着我一直在看他的手,就解释说,我的手不好看。是个干苦力的命。 他说,你不心疼啊,这么新卖废品是最不划算的。 单从对这个收废品的人的描写,就可以看到在外漂泊的艰难生活的一斑,一个收废品的人尚且对文化文学有如此的敬畏和爱惜,何况一辈子都在为文学熬夜熬日的人呢!不管生活如何,总算还有文学相伴。

    平溪慧子手记:深圳生活纹路

    2019/8/18 20:50:18
  • 这是一部令人振奋也让人感动的城市奋斗史书,真替作者感到高兴,同时也为他点个大大的赞。能够远离舒服区选择来竞争激烈的深圳打拼已经让人佩服,而在短短几年的奋斗生涯里,取得令人瞩目的成绩,更是淋漓畅快,让人赞赏不已。尤其获得政府资助的清华高级工商管理课程,并不是所有人能做到,让我想到同样的2008年辞职考MBA的往事,尽管目前还没得到有效用途,但我也是无怨无悔。

    江飞泉入深圳记—我在深圳浴火重生

    2019/8/18 17:39:19
  • 感觉是一种泥胎打滑,种子挣不开壳,朝阳里的某种色盲,绝望中时不时流露的男人媚态,作者是个多面手,能把这些感觉表达到位,写绝望写死亡,写冷漠写空转,无疑是文坛顶级高手,像双雪涛、于一爽等等,但,这里是邻家的坛子,你的作品要冲着大奖来,你要拿出最适合的,最精彩的,我相信你会得大奖,似是而非的爱,模棱两可的笑,东成西就的果,写出命运的况味,写出流变中的宿命!

    健字号手记:深圳生活纹路

    2019/8/18 1:59:10
  • 深圳,曾经代加工的辉煌时代已经过去。在不断前进的路上,转型升级把一些低密度制造业给淘汰出局。这是进步。勤勉踏实的人,在哪里工作都会有容身之地。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处理,繁复沉重的工作负担。让改革开放之初的一代人既找到了自身的价值,又实现了自己的理想,更找到了前进的方向。入深故事皆不同,每篇都有汗与累!

    涸辙之鱼入深圳记

    2019/8/17 12:58:19
  • 故事里的事,说是就是,故事里的事,说不是就不是。像写实又像是写虚,作者这样安排一个故事,告诉我们情节,与我们摸索出来的结局,或有出入。有些作者写的故事情节,我们刚看到开头就已经知道结尾,而好的故事情节,让我们心潮澎湃,在作者的迂回转折中把读者带向一个情感的制高点,读来欲罢不能!

    涸辙之鱼私生子

    2019/8/17 12:47:36
  • 月是深圳明,情是书生真。由唐朝的月亮到深圳的月亮,月亮还是那个月亮。无论月亮在哪儿,书生意气风发,书生的月亮在心里,心里的明月,永远照亮着你,不管万水千山。书生此文,写情写景抒情,都错落有致,细细道来,情真意切,感动!

    涸辙之鱼月是深圳明

    2019/8/17 12:34:23
  • 卖马蹄的人是为了养家糊口,买马蹄的人是为了自己的老伴,自己的爱人。撕开马蹄的外表,里面的内涵可是美好的,它好吃,醇甘清香,糯香爽口。看,卖马蹄的人,为了更好的吸引顾客,假装受伤,而买马蹄的人,因为有自己的心事,反而不曾留意。做人应学马蹄,不应该虚有其表!

    涸辙之鱼城中村系列:马蹄

    2019/8/17 12:17:47
  • 点题就写在深圳的奋斗过程。人物形象,故事情节,如行云流水。故事不算错综复杂,但情节设计引人入胜。能吸引读者一口气读完,后面的一大段回忆,用来衬托上半段的描述,感觉有点衔接不上,静待整篇。再来细细阅读。

    涸辙之鱼深圳式奋斗

    2019/8/17 12:03:05
  • 这些年,没有骗我们消费的,只有卖楼的了!真是说出了卖房人的心声。想想当年陪着笑脸,跟你称兄道弟的中介小哥,为了套你卖成将来翻倍的房子, 施放的苦肉计,真是百感交集。李玉写得很克制,但我们都能感到他压抑着的愤慲,他流露出的真切感受,我闻到了板倒井,或者泥池大曲的清冽。文章就是这样写成的,真切的感情,加上作者训练有素的行文,更深一点,李玉的风格化叙事,一如父亲那篇!

    健字号​100万,我住进了郊区城中村

    2019/8/17 11:05:10
  • 坪山对于我来说并不陌生,特别是马峦山,可以说是四季去过。不同的季节马峦山有不同的风景。印象最深的是,一次跟草根文学艺术协会去马峦山采风,黄东和带上他的儿子,孙夜一路抱着小黄。我们老中青几代人走在家乡间的小路上让我们欣赏蓝天白云瀑布涓涓细流,欣赏樱花翠柳走地鸡鹅牛羊,品赏柴禾灶煮出来的白斩鹅、嫩姜焖鸭、豆腐酿等等,这些菜都有是驴友们自己做。下午还可打会小麻将。坪山青山绿水湿地公园让人留连往返。

    春风妙语关于坪山的一组诗歌

    2019/8/17 10:37:28
  • 这篇小说读后确实论人耳目一新。看似荒诞的内容,却有着内在合理的逻辑。正如作家笔下的人物,寄托着他的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毋庸置疑,作家的私心,掩藏在作品中人物的身上,一样合情合理。然而作品中的人物,并不是作家手中的玩偶。成功的作品,塑造的人物一定是鲜活的,有思想有灵魂。不同环境下的他们,所言所行往往会出乎作者的预料。

    淘书乐私生子

    2019/8/17 10:28:30
  • 我在等待最后的结果,主人公的男朋友什么时候出现。这个故事我看了两遍,第一次看到第十页,今天早上来看,更新到十三页。从开头的深圳职场故事延伸到后面的成长往事经历,一口气读下来,为主人公能紧握的命运手,而欢欣,而鼓舞。一切看似顺利简单,却是这样不经意间从小积累起来。幸运降临,不都是一个一个脚步的努力才换来的吗?

    梦蝶深圳式奋斗

    2019/8/17 9:48:44
  • 那天在沙井遇见刘郎,介绍说他是90后诗人,今天读完他的诗,果然气度不凡。一组37首组成《深圳梦》,串起了人们在深圳打拼的生活。《有的风》一直吹着我们往前走,《有时候》依然有人像妈妈那样抱着你,《写作业》我告诉孩子的,字是有生命的《深圳梦》你躺在深圳的某栋楼思考着怎么能把自已变成那只鸟等等。作者的诗易读易懂,每一首诗如天上的星星似乎相隔很远又很有关联。光可以可照亮黑暗中的路,孤独是一笔财富。

    春风妙语深圳梦

    2019/8/17 8:12:12
  • 坪山,在大龙岗时代就对它很熟悉了,聚龙山,坑梓大道,坪山湿地公园,都去过,赏过,还登上聚龙山顶,眺望落日,观赏繁花,书写诗篇。一去经年,有好几年没在踏足坪山,内心满是思念。此次,看到作者贴出一组坪山的诗歌,就当又回到那时的美好时光。那时聚龙山上的那座巨鼎好像有龙的纹饰,华丽壮观,被认为是镇山之宝。而坑梓大道当时再扩建之中,尘土飞扬,我们都说未来是一片恢弘远景。

    江飞泉关于坪山的一组诗歌

    2019/8/16 23:40:22
  • 俗话说“一波三折”,赵老师,这是“一深三入”啊,经历曲折,但文字里洋溢着对深圳的向往和追求,也散发着80年代特区深圳的那份活力和激情。那股闯劲后来没有了,至少2000年后当我来深圳的时候,已经找不到了。调档案、转户口等,是你们当时的最大障碍,也是波折的原由,到后来也都不再是问题了。我们各自的“入深圳记”,汇集成了这个时代的烙印,这也是“入深圳记”的意义所在。

    熊宗俊入深圳记:三顾鹏城方入深

    2019/8/16 22:50:39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