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桥的那边
  • 点击:16467评论:22018/08/28 10:58

“这是酒的酸味。”

“肯定是,这是酒的酸味。”

他有些茫然地立在地铁站里,仰首望着头顶列车路线图上密密麻麻的车站。

地铁里杂沓的脚步声霍地消失得无影无踪,偌大的地铁站遽然安静下来。而他此时却心潮澎湃,“真的是酒的酸味吗?”他像个老头子怀疑几十年前的某桩往事的真实性般喃喃自语,“这是熟悉的味道。”他低下头,平视前方,隔离玻璃上出现几个人头,有男有女。他左右观望,大家都在低头刷手机屏,在他的左手边是个三十多岁的女人,怀里横抱着约莫两岁的小女孩,小女孩睡着了,头挂在她妈妈的左肘间。他想起新闻镜头下的叙利亚无家可归的难民,于是多看了两眼。这时,睡梦中的小女孩小手抓几把女人的乳房,接着又用嘴巴、额头、鼻子来蹭,女人盯着小女孩窃笑,双臂把小女孩“送”出去,再搂回来,小女孩又安安分分地睡了。“还是个没断奶的小女孩呢。”他心里暗笑。与此同时他两颊热浪滚滚,女人侧过脸,眉毛挑来挑去,顶起眼皮看了看他,而他整个人愣住了。

“刚才的酒的酸味难道是乳香?”女人的乳香跟酒的酸味甚为相似,可又截然不同,乳香是乳的香味,酒酸则是酸的气味。他陷入思索。可是这阵酒的酸味又是那么的似曾相识,带有穿透时空的气息。

“噢噢噢,别闹了,莹莹别闹了,快到家了,妈妈和我的莹莹快到家了。”女人双臂不停地抖着半睡半醒的小女孩,他在注视着小女孩。女人脸不知为何红了。她前额的刘海微卷蓬松,额头细汗密布。胸前淡黄色的T恤有两三处深色些,可能是乳垢,也可能是小女孩的鼻涕。他猛然发现,女人右肩挂着乡下人的简易的红色背带。他仔细观察一阵那条背带,肩带有花纹,带兜后面还缝了一块四方形的白色网状布料,他来自乡下,知道这块网状布料的用处。隐约可见带兜上黄色的花纹,线路很细而且弯曲,像波斯菊。波斯菊与乡下背带搭配,显得不伦不类。不过也许是背带折叠的原因吧,可能是朵普通的大红花也未定。他在乡下长这么大还没见过波斯菊的背带图案。没准女人少女时代曾经见过,心里喜欢,便自己亲手绣上去呢。

他把视线从背带上拉到女人的胸前,原来小女孩的手又抓住女人的高高隆起的乳房了。小女孩白嫩饱满的小手握紧拳头,好像要抓出乳汁似的。说小孩子吮乳能刺激妈妈催乳素的分泌,让乳汁分泌更加旺盛,同时还有助于消除妈妈的奶胀,防止发生乳腺炎。女人是个少妇,乳汁相当旺盛,只需看两个丰满的乳房就知道了。松垮的T恤印出乳罩上蕾丝的纹路,乳罩包不住整个乳房,上面部分露了出来,T恤熨贴在上面。乳房如此大,里面定然储藏很多乳汁吧。他想起喷泉,女人的乳房就是两个喷泉,源源不断地喷出乳汁来。这么旺盛的乳汁,生命力肯定是很强盛的了。他快速扫视女人全身,发现她右边脚下放了一只鼓鼓的黑色布袋子,像乡下人赶集常用的布袋子,能装几十斤的物品。那么说她这个布袋子足足有几十斤重了。很难想象她是怎么做到的。真是个强盛的生命力啊。

他的脸又哄热起来,一道闪光从眼角划过,列车进站了。他站在一干人的前面,率先进入车厢,一阵浓烈的空调的凉气迎面扑来,让人对盛夏的威力更有深入体肤的领悟。

时下上午时点多,上班高峰期早过了,加上这个不是转线站,此时车厢的乘客不多,还有座位。他不找座位坐,而是进来就靠在座位与门边之间的夹角里,斜立着。他不做低头族,除了偶尔看看小说。等人全上来了,都找定了位置,他才想起方才那对母女。女人也没有找座位坐,而是站在他斜对面、入门靠左边的角落里,令他颇感奇怪。他油然想起女人刚才哄小女孩说的快到家的话,也许她们下个站就下去了,所以才不坐吧。女人左手单手搂住小女孩,右手反过去想把右肩背带拿到手里。但尝试几次都不成功,原因是她右手一放开小女孩,小女孩便像倒挂在铁钩上的条状物,顷刻闹腾起来,女人害怕吵到别人吧,右手只得马上接过来,兜来兜去地哄。他看她失败几次,心里都替她着急,于是曲线向她走过去,他在她身边站住,后背靠在车厢中间的小玻璃窗上。他看了看前面车厢,两边的人年老的眯眼养神,年轻的低头看手机,没有人发现他走过来了。他暗暗做好准备,等女人下次做刚才失败的动作,他就施以“援助之手”。他不敢朝女人这边看,而是用余光默默关注着动向,好像海底的乌贼,伺机出手捕捉猎物。

他此行是去见高中开雕塑工作室的同学。同学昨天晚上微信问他有没有空,他接了越秀区某家大学附属医院的单,明天上午去医院给院方领导汇报,现场需要个助手做笔录,把院方修改意见记录下来,他回去再对照整理,进行修改。还有就是多个人,也可以撑撑场面,毕竟有个团队看起来有实力,别人也比较信任。他在学校上班,如今七月底,暑假过去十多天了。他没有回家,而是留在广州,平时也没什么事做,所以答应下来。他们约好上午十点在东山口地铁A出口碰头,再一起去医院。

大学肄业,曾有几个同学在珠三角工作,而五年眨眼过去了,现在只留下他独自在广州“坚守”着。其他人大多回家乡,要么考上公务员,要么进入当地学校体制。而他还在广州漂泊。开始是觉得大城市机会多,五年过去了,他连“机会”的尾巴都不知道摸着没有,也许压根就不清楚什么是“机会”。总之,他还留在广州,如今没了“机会”的概念,也不知道自己图的是什么。而今到处都说“不忘初心”的话,他的“初心”就是“一片朦胧”。十几天前他告知那个有空联系的直系师兄,说搬屋子了,前天师兄带师姐过来附近的医院产检,上午九点多给他打电话说产检完过来他那蹭个饭,顺便看看“新屋”。他当时醒了差不多半个小时了,但懒在床上,接到电话后不知从哪里来了一股劲,马上收拾房间,下楼买菜,整治了一桌饭菜。三菜一汤:排骨青菜汤、鲍鱼青菜汤、番茄炒蛋、熟食湛江白切鸡。席间聊到搬家的事,师兄说起他认识的一个中年朋友,把广州的城中村住了个遍:珠村、上社、客村、江夏、长湴、石牌等等。他轻描淡写地说自己五年来也搬了四次,还不包括寄宿在车陂的发小出租屋那三个月,要是算上他也住过五个城中村了。待会要去见的同学是高中同在文科班的美术生,当时班上有五个美术生,而今其他四个有做广告设计的,有研发游戏的,还有一个专职开淘宝店,也只有他在“坚守”着美术。也许是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吧,他对这位同学倍感钦佩,有时甚至觉得他就是他自己。然而又很不像,同学坚守的是可以触摸的艺术,他“坚守”的是什么连他自己也不知道。

他此时面对着莹白的车厢,两边的黑暗呼啸而过,他的眼角像被黑暗针刺了似的,微疼泛酸,想流泪。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但若到伤心之处,那也是说发生就发生的事。他余光发现旁边的女人右手正轻轻脱开小女孩托住的屁股,于是把泪咽了回去。

女人这次很快就把右肩上的背带拿到手,放在小女孩的肚子上。他在心里不由得自嘲:徒劳。女人忍着小女孩被猛然惊醒的闹腾,在闹腾还没全面爆发时已经完成了拿背带的过程。之前她太小心了,以致多次“夭折”。就在他有种身心坠入徒劳的无力与滑稽时,他闻到了方才的“酒的酸味”。这是一桩往事了。

夜空繁星点点,微明的薄云悠悠。月色笼罩,在不远处的楼顶、木棉树和白色的帆和桅杆上浮动。夏夜空气中的热流随风在脸上游走,而后背方形瓷砖的清凉丝丝侵入体肤。他想起方才走下图书馆阶梯,走在半截时,无意间嗅到了阵阵酒的酸味。他仿佛一个醉汉倒躺在街道上,不管行人和眼色,回味着还残留在唇齿间的酒味。可在此之前他没喝酒,而是在图书馆里静静地看书,不知魏晋。

他从图书馆出来,大概是九点多了,当他走到半截的阶梯,猛一抬头,望见不甚明亮的月色下那株巨大的木棉树时,他闻到了酸酒味,忽远忽近。晚上的木棉树叶子比白天还要緑,也还要大,投到地上的黑影也比白天的要深得多。他猛力吸几口,心中很讶异。学校周边没有酒厂,附近也没人喝酒,哪里来的酒酸味?百思不得其解的他禁不住沿着酸酒味这股味进行回忆。可他搜索枯肠也想不出来什么时候经历过。他站在月色弥漫的矩形广场上,静静地回忆,直到什么也想不出来。他仰望星空,不知为何觉得自己实在渺小,太渺小了,在没有起始的时间长河中,人的一生不过是沧海一粟。他这么想是有缘由的,当时他对博尔赫斯的“迷宫式”的小说万分痴迷,甚至引用“分叉的小径”来形容自己的一生。他现在意识到的生存只是其中的一条小径,而另外一条小径同样与之齐头并进,就像刚才闻到的酸酒味的场景。如此一想,“谜底”揭晓了,这阵阵的酒酸味不是往昔经历,而是人生“另一条小径”,另一个自己正走在那条小径上。而两条小径不是平行的直线,而是像生物基因链似的,交叉螺旋前进,总会有重合点,于是在重合的那一刻,仿佛“心有灵犀”般发生共振,于是才产生“似曾相识”之感。

纵然识破了“谜底”,他也没想过站起来,而是闭上了眼,继续躺着。不知为何,他的思绪退出“酒的酸味”后,直接跳到西门上。

在他闻到“酒的酸味”的前两天,他无意间发现了学校的西门。那天夕阳西下,虽然已经六点半了,但太阳还没完全下山,也就是说天还是亮的。他吃过晚饭后在行人如织的校道上慢走,走到那个只有一间移动的孤独的保安亭前,突然停住脚步,再提步就出了西门。他背着手,低头,微弓着腰,像个民国教授,左手往内倒握着洛夫诗集《众荷喧哗》。径直出了校园,来到杂草火一般燃烧的外郊。

这里堆放不少建筑垃圾,一堆码着一堆,堆放时间久了,上面长出了杂草,还有牵牛花、爬山虎等藤科植物。他之前在旁边的学校第四教学楼上课,曾从窗外看到有十几只黑色的羊忽上忽下地吃草。现在小路上还有绿豆大小黑色的羊屎。他继续顺着羊肠小径往外走。太阳差不多完全落下山了,西边的天残红如火烧。隆起的建筑垃圾上的草叶和远处丛树的梢顶镀上一层金黄色。他来到外面黄泥路才停步。黄泥路是个双车道,然宽度却不够双车擦肩而过,相逢时彼此都要拐进路边的小水沟里,侧着身才能过。他的右手边不远处有座桥,桥上有个人伏在桥栏上钓鱼,他的脚边放了一只红色的塑料桶。左手边大约两百米左右就是上坡路,坡度不大,路的两边是几爿老商店,门和匾都散发着历史的温度。

他站在灰尘清扬的路口,仿佛走到了人生的十字路口。他突然失忆似的不知道往哪边抬脚,可他又不能像罗伯特·博洛斯特那样,选择那“一条清晨人迹罕至的小路一直走到底”。他思考走出来的动机,但头绪仅仅延伸到西门,仿佛绷得太紧的弦,猛一用力便断了。人总想给自己一生设定一个目的地,并为之奋斗。他连如何走到这里都不清楚,更何况人生。他看着桥边的人和那只红色的塑料桶,夕阳西下,桥前后芒草晚风中摇曳,苦楝树和桉树树梢还有淡淡的阳光。他脑海突发奇想,“真像一幅画!”是人走进了画中,还是画框入了人呢?他想起刘松年的《秋树寒鸦图》,小桥、流水、茅舍、山,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寒鸦,秋日的空寂跃然纸上。这条黄泥路过往的车不多,行人更是稀少,桥再过去是从北面延伸而来的铁路和一座矮矮的山丘。山丘过去是什么呢?他在想。此时此刻,此情此景,他想走到桥上,然后过铁路,爬上那抔山丘。爬上了又能怎样呢?他不清楚。管不了那么多了,先走过去看看吧。至少走到桥边,看红色塑料桶里有哪些鱼。然而当他往桥那边抬起脚,他又想,也许是个脾气古怪的中年男子,塑料桶里一条鱼也没有,要是那样的话,看桶和不看桶就要斟酌了。要是这样的话,还走过去干嘛呢,不是讨人厌吗?不管了,先走过去再说吧,他决定了。于是迈开了脚步。

  • 1
1/6页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 关键词:都市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3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吴春丽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9-10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吴春丽6探花2018/09/08 09:54:56
    • 分享到:
  • 作品的点击率也有517,却出现了零评论的纪录?为什么呢?是作者的文字不够好?我知道,作者的语言功底非常扎实。去年的睦邻,他是获奖者之一。我也喜欢洛夫的《问》:在桥上/独自向流水撒着花瓣/一条游鱼跃了起来/在空中/只逗留三分之一秒/这时/你在哪里?听说,作者从事的是教育工作吧?!能带领娃娃们学习的人,肯定是有几把刷子的人!作者的语言,文笔,构思,我都极喜欢!读他的文字,我感受到有种细腻在全文中流淌。
    • 一叶2018/09/10 18:52:52
    • 分享到:
  • 春丽谬赞了。谢谢你的阅读和点评,今天是教师节,祝好!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3星
  • 3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9
  • 13174
  • 16
  • 5670
  • 还蛮喜欢你的文字,只是有点写着写着就飘了。如果以明心做点,刻画其他人,再引出明心上船的原因是不是更好些?交代一下伤的来源或者丰富船员的故事,应该会是相当精彩的部分。一篇故事出现的角色或情节设定都有用处的,我还有点小期待伤疤的故事,或者说是明心背后的故事,希望作者可以再斟酌一下。期待后续新作!

    别看了船上的生活

    2019/6/19 15:44:55
  • 李老师的语言风趣而幽默,把自己一波三折的深圳经历写得有声有色。同时也验证了 “这座城市不是我们的故乡,却有我们的主场”这句经典之语。许多来深圳的人,都有过徘徊无助,但是机遇总是垂青有准备的人,李老师就是这样一个有准备的人:他不甘于内地的沉闷和安稳,抛弃了无生机的生活,选择闯深圳,不断跳槽,不断前进,终于成就自己。回首来路,每个人都不由得感谢深圳,在内心对自己说:深圳不相信弱者的眼泪,坚守才是强者。

    叶紫26年前,我走出家乡红土地

    2019/6/18 14:28:26
  • 从作者的文中所描述的经历,再次证明了有志不在晚的真理。深圳就是这样一个城市,不管你是十八岁来,还是四十八岁来,都有适合你的舞台,前提是你不断地努力。正是作者这种不断学习,努力前进的精神,最终在深圳拥有了自己的舞台。这也是千千万万来深圳务工、创业者的共同的精神缩影。向文中的主人公学习!

    叶紫入深圳记—我在深圳浴火重生

    2019/6/18 13:56:49
  • 在故事里,我看到了一个男孩是如何变成一个男人的心路,也经历了从怀揣着梦想的不甘一直到背负着生活的不安,最后还尝了把爱情是如何从风花雪月变成了柴米油盐,故事很普通,普通到每个字眼都是从你我的生活里抠出来的。

    西水路

    2019/6/17 17:50:38
  • 这篇散文的标题别有深意,表面上看,是作者偷得浮生半日闲,在游览莲花山的过程中遇到富有爱心的老奶奶,上百个跳广场舞的大爷大妈大叔大婶,老年人自发组织的读书沙龙以及一对对谈情说爱的年轻人,等等;若往深层次想,又何尝不是包括莲花山在内的深圳在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有幸邂逅总设计师呢?

    黄元罗遇见莲花山

    2019/6/16 18:49:53
  • 我忽然找到了H君说的“邪门”的深层原因:写作本是一件寂寞的事,尤其是在这个经济发展的社会里,非专职、不知名的作者甚至是作家,没有一种氛围的激励,是很难坚持下去的,而深圳,恰好就有这样浓厚的氛围,深圳是全国内刊最多的城市,在深圳写作,你绝对不是独行侠,总有那么一群人在你左右,与你一同前行,你不敢懈怠,不好意思落后于人,他们的存在对你就是一种鞭策和激励。

    深圳老亨深圳,叫我如何不爱你?!

    2019/6/16 8:14:57
  • 这篇小说主要讲述了主人公朱文飞从大学校园生活到社会的情感经历。在这当中,有甜蜜和幸福,也有心酸和苦涩。然而这其中的酸甜苦辣,也许只有作者才能深刻地体会。但是在读这篇小说的时候,却让我们不由自主地回想起自己的校园生活。在那个纯真又懵懂的美好时光里,谁心里不是住着一个最爱的女孩或者男孩?但是,现实偏偏又是残酷的。在那一地鸡毛的背后,往往是不休止的争吵。再美好的爱情终究抵不过彼此的不信任和不理解…

    萧大侠水路

    2019/6/16 1:03:30
  • 喜欢这样的故事,把自己脚下佳美的踪迹,心路的历程,用温暖的文字,娓娓道来。媚子老师心里有梦也有光,梦想带着光前行,光为梦想照亮前面的路!自考,工厂和讲台,也是我过去二十多年的生活轨迹。甚至连2017孩子高考的情节也有几分相似。读着媚子的故事,对于我来说,有一种特别的亲切与感动。祝福媚子老师,梦想慢慢实现,追梦的激情永不改变!

    王学君从流水线走向讲台

    2019/6/14 19:58:31
  • 开始我看了反问为什么那么多想要去西藏,是什么吸引了大家,老段写的“我”各种经历,是否有点自己的影子,成分不像很多,红叶倒是写了不少,高师傅,各种咒语,有时候胃疼折磨着你,病痛的起源是什么?落叶归根你,跑去西藏干嘛,也许年轻时去走一槽就不会这样想了,咒语的信念不科学,但是有些人还是信仰的,寄托,寂寞,孤独,对应该是一种孤独感

    谭家幺少余温

    2019/6/13 21:40:29
  • 散文不长,作者用荒诞虚幻构造一个空间,把房价物价等现实话题与之融合,与平行世界的读者产生共鸣,发生化学反应,擦出火花。可以看出作者忧国忧民的人文情怀。然,一人之力难以匹敌,借文抒情。

    放学别走看不见的深圳人

    2019/6/11 15:40:42
  • 感谢老亨兄鼓励!鲁克生来乍到,只带着满腔热情和热血,想在深圳这片热土上留下几枚脚印。蒙兄不弃,给了鲁克诸多温暖。那饼茶,弟一直没舍得喝呢。这世界,每个陌生人给予我的点点滴滴的好,我都深深记得,我会把这些好、这些暖化成文字,化成诗歌,化成脚印,留在深圳,留在各处,留在这苍茫的大地上。人心如地——我携带着诗歌,悄悄路过。祝福邻家,祝福深圳,祝福拼搏在特区的每一双手臂和每一颗怦怦跳动着的善良有爱的心灵!

    鲁克入深圳记

    2019/6/11 8:58:18
  • 读了此篇,看到了强者,但更多地看到了不强者。现实就是这样,在地球村里寻找生存的空隙,不能只有悲哀,而要用阳光照亮心情,用积极点燃行动。放松和放开同等重要,不能让心萎缩,拥抱城市同拥抱爱人都是温馨感!多点关爱,多点浪漫,阳光总在风雨后,佩服作者的心境:“他们”像扫描机一样,记住每个人的名字,每天都整理一遍…“他们”按自己的逻辑牵引…运行着深圳的地下世界。我只希望还是坚强、不必在意的漫长…

    文缘看不见的深圳人

    2019/6/8 17:41:25
  • 每个人的故事都有感人的地方,每个人的内心都有表述不完的心路历程。坚毅和执着似乎就是人生路上的两大法宝,奋斗总会有希望,不奋斗什么希望也没有;所以人生是一个不断完善的过程,只有不断刷新自我,才可能超越自我。如作者所说“每一个瞬间似乎都在生命中绽放”﹗关键是把握的程度、奋斗和坚持的程度;刀不磨会生锈,人不学会落后;自强是需要内力的修炼,知识改变人生,智慧成就未来,相信功夫不负有心人,铁杵磨成绣花针!

    文缘从流水线走向讲台

    2019/6/8 15:58:34
  • “抬头不见天 低头不见地 没关系 我能看见清晰的梦”,多好的诗句,让人读到了一种生命的苟且与艰辛,同时还让我联想每一条人生之路,在其起始阶段都饱含酸楚与艰难。但没关系,年轻人有梦,年轻是他们的资本,他们会不止歇地去追逐前方的梦。周遭一片黯淡,作者的梦却是清晰的,真好!这首诗,选题、立意、切入点、积极阳光的主旨,都很好!有一个小建议——“披上远方的霞光”,改为“披着西天的晚霞”,是否更有诗意?

    老练之一穿过福田红树林公园去上班

    2019/6/6 11:51:22
  • 显然,五天后红叶并不能来到阿里。在老段笔下,这个故事遍布苍凉,与喜剧没有丝毫的关系——“我”也好,唐小乐也好,王先生、小西、高师傅也好,他们都有着不同的人生,但这人生很难以世俗意义上的“幸福”来描述。老段的小说,一如既往地从容、稳健,就像一个中年人,历尽沧桑,饱经风霜,以近乎不带感情的语调向你讲述他的前半生,细阅之下,却有叩击心灵的力量。身处西藏的红叶,可能象征了美好与希望,但却可望不可及。

    笑笑书生余温

    2019/6/5 20:03:02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