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q/518016GX/
    • 凌风《爱》2017/12/13
    • 前世金字梅花,今生亦是金字梅花。
    • 黄元罗《净水已生萍》2017/11/22
    • 十四岁的春芹在中秋节放假期间,遇到了从深圳归来探亲的堂姐及其男友李程伟,在短短的一、两天的交往中,对未来堂姐夫产生了一丝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并在多年后将之称为“一去不复返的初恋”。其实,在我看来,与其说这是“初恋”,倒不如说是未成年的留守儿童在长期缺少关爱的情形下,对比她大不了多少、又给她以缕缕关爱的略微有些熟悉的人的“依恋”。
    • 笑笑书生《净水已生萍》2017/11/21
    • 那瓶“神仙水”已经生萍,小女孩心头也已经生萍。但那毕竟只是浮萍,无根,叶青青,随波而微微荡漾,已如海上波澜。山耶水耶?风耶萍耶?情缱绻,意渺渺,宛在水中央,宛在萍叶间。略显粗犷的文字,却表达出十分精细、生动、空灵的意蕴,人与景合,景与情谐,如一首不分行的长诗——读毕,我心也已生萍。
    • 吴春丽《南方有雪》2017/11/13
    • 有三年的时间了吧,因为喜欢邻家,每天都要进邻家读写评。去年的某一天,突然感觉脖子处有剌痛感,刚开始还以为是落枕了,想着过几天会好的,谁知道症状越来越严重了,去医院一拍片子,原来是劲椎病。医生说,你是不是每天都保持同一个动作?可不是嘛,每天对着电脑,就在邻家读写评。我问医生,这病能治好吗?医生说,只能改变现有的生活方式、姿式。也就从那时开始,不怎么敢老是对着电脑了。劲椎病不算大病,但疼起来蛮痛的!
    • 黄元罗《【平衡同题征文】学步者》2017/10/25
    • 岁月催人老,上了年纪的人,其身体器官会很无情地渐趋失去“平衡”,失去“平衡”的身体有时候会制造出令家人不满的行为。家人为何不明真相呢?或许就如文中的“他”及“他的父亲”般,不愿告诉他们。男人是家里的顶梁柱,怎么能老呢?怎么能让家人担心呢?怎么能让一个家庭突然间失去“平衡”呢?挺感人的一篇亲情文,拜读了。
    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第
    • 最近来访
    • 热门文章
    • 分类阅读
    睦邻文学奖讲论系列活动
    2016福田区文学大赛
    • 红红的雨回复》
    • 真人
    • 香柏树叶回复》
    • 真人
    • 香柏树叶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