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长诗:怀老杜
  • 点击:895评论:62018/04/30 09:35

怀老杜


01

邀请你莅临我书房并非本意

我不把你当作圣人:我们是朋友。

穿过公元八世纪风尘的眼睑

你端庄的巨影子落在金色刻度上。

公元712年的巩县太小,

一个金色名词正在诞生。

河图洛书,这个终极背书

轻掩你的忠骨。你老死客乡终成为

璀璨图腾,泱泱大国的铭牌

不可避免的倾颓倒塌。

面对君王与臣民对弈,你高傲如鸿雁

你一次次流放到南方,再往南

蜀道和川江,绳索和号子,江边的渔火

彻夜难眠。你的掌纹接纳你,又抛弃你

你是游子。不曾离开,不曾归来。

入木三尺的朱门,酒肉依然腐臭

路上依然有冻死的尸骨——

你肯定为此感到哀伤。茅屋遍野

秋风下依然有无家可归之人

罗列如蚁群。你未实现的宏愿

后世也未能替你实现。

这肯定让你遗憾,我亦如此。


02

你的一生被漂泊的阔大吸引

一切在你钢丝胡子之下

徒增你的悲伤

现实的渺小。

你矮小身段里有盛世的怅惘

有大雨无法浇灭的滚烫碎瓦砾。

你浑浊之眼,被千年风尘熏染浑浊;

秋风挤破茅草屋的画卷里,你闪动着悲悯

你流下的清泪,比整个洞庭湖壮阔。

怀揣对万物的善意,你很清楚

众生在你诗行里成为化石。


千年星辰布展的光芒无以掩盖

你是最亮的皇冠

你照亮暗影。

你从时代的荒芜中伸出图腾之手

高擎着灯盏

从不需担心它陨灭。星辰总是高耸于天穹

也从不需担心它陨落于暗夜——

光芒装饰的同一批使者。

你从未屈服于庄严的黑色

恰是你从不吐露的玄机。

黑色语调诞生的语言,过于凄苦

后人撰写的赞美诗,过于失真。


在群峰耸立的天空之国

神祇与巨像交替传送着锋芒

隐匿在衰退盛唐的马蹄中。

被尘土被扬起又掩埋的某种隐喻和箴言

火山灰般沉默,刑具般残酷。

你将满腔愤怒抛向后世:

与其做高贵的奴隶,不如做流亡的诗人!


03

暗夜创造你,你让黑暗更暗

你越加明亮。你成了语言帝国的渊薮

让名字变成专属名词。

你为沉默而生,又被认定为亘古的沉默。

你以迁徙为荣耀,以苦难下酒

交替誊写枯骨、断桥、老妪

在伤别离的史诗里,或颠沛流离的旅途中

眼泪盛放出灰暗花朵,让经卷黯然。

缺少浪漫,你无法寄情于浪漫;

缺乏狂野,你从不化身狂野——

像老虎或雄狮,佯装愤怒面庞。

你从不遮掩的阴沉面孔下,眼神突兀

遗嘱成为后代的谜题

掩盖在安葬你的草堂与迷雾。


04

你没有提供解决苦难的钥匙

你的一生都在计划还乡。

收复家乡的好消息被你揉成纸团

总想收复家园的人

一定是迁徙的人。

你眼中的日晷映照着

肝胆的光泽。

你被进贡成荒芜仕途的楷模

这不可一世的隐喻来得太迟,流传太久。

后人为你清洗圣杯

让你汲取冰凉的酒,用枯竭嘴唇

和发寒的牙齿。

被折磨的破旧补丁透露的禅意,夜壶般荒诞。


诋毁你的人死于最终的诋毁

你永存于你亲自创造的

朴素词语和诗句。文字丝毫毕现

笔锋辗转,你高耸于诗歌的花园

如一根挺立的大理石柱

收集所有大牌仰仗者。

后人无法挤进你设置的文字牢笼

你被标注成“诗圣”,“子美”是你更好的名字。

你从不张扬盛世威名

远逊于被金色胆汁浇灌的

你的丹青之心。


05

你穿过光阴的虫洞,应邀前来

披着几万夜的风雨。

你脱下修辞学刻意修饰的语言。

你不屑头枕金戈铁马

在绵长冰冷的时间河回溯,你无法邀我入梦。

我要在书房为你点亮马灯

蜡烛或豆大的煤油灯盏。你身着布衫

禅坐于窗下,燃起雄心与伟业

我要与你彻夜长谈。

寒夜诞生你。

被古琴曲谱或刚性的念珠拨弄的图像里

历史沉静得像冰冷的深渊。

我谨记箴言:无法说透虚构的盛世

就无法描写苦难。


06

说到你,无法回避的摧残

——历史、战争、饥馁、衰竭的盛世,

你一生被痛苦与疾病标注,远征如影随形。

倒塌的泥墙,像十一月的黄昏

黑色和暗紫色发出喟叹,在石壕村的牌坊前。

你无法改变命运的颜色

酸碱度失衡的苦涩土壤裂缝与裂缝接驳处

你涕泗流淌。

到处迁徙的旅途阻断你

稗草般的本命无力改写他人。

山川应懂得你的苦痛。

孤舟应懂得你的苦痛。

野花,应懂得,年轮,也应懂得。

你的诺言摇晃在山丘

草芥的暗影,泥泞包裹的激情

你不想埋骨异乡。你违背了誓言:

离别的人都要回来

离别的人最终埋骨异乡。


你一直祈祷北方,向着长安

抛弃伟大与被伟大供奉的故乡。

抬头远眺,天空燃烧像火山

像血淋淋的创口。

凄厉的劝诫。

你立于草堂外

雕塑维持了你的姿势

静寂而凌厉。


07

在任何历史供奉的排位中

没有太多比你占据醒目位置。

无人质疑你阴沉皮囊下的柔顺面孔。

野花、断桥、驿站、石碑,围拢你的脚踝

辛酸命运的导管倒吸滚热血液

你的心脏嫁接着长安。

病逝的劫难终于带走你:暗夜的孤星

你消逝在千年的光环中。

你没回到你诞生的大地

天空是你的归宿。

你只在天穹闪耀。

无须追溯你荣耀的源头

高耸的界碑镂刻你,在群峰与星辰之间。


公元712年后的巩义,被你送入殿堂

闪烁千年,后人争相朝拜。

你重生在永恒的时间容器里

像城中草木迎春开放

千年的风骨在脚下连绵、延伸。

在后世从未断裂的追悼中

你无须被刻意装裱,无须被刻意粉饰

——你早已神圣不容侵犯。

  • 1
  • 关键词:杜甫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4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范明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6-10
  • 孙行者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6-10
  • 520周冠打赏36000,共计36000
  • 2018-05-07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新诗人写古诗人,将对杜甫的敬仰之情抒发得淋漓尽致。谋篇布局很讲究,技法娴熟。善于营造意象,语言精美。咏叹环环相扣,情感充沛,思绪悠远,写得很有耐心。是一组好诗。不过,行数似可精简若不必写这么长,以避免意境上与情绪上的重复。另,个别句子在语法与分行上似有瑕疵,请斟酌。
  • ......不过,行数似可精简若干,不必写这么长,以避免意境上与情绪上的重复。另,个别句子在语法与分行上似有瑕疵,请斟酌。(有笔误,更正再发)
  • 回复

    • 范明评委2018/06/09 09:57:26
    • 分享到:
  • 《小长诗,怀老杜》这组诗写的激情奔放又内敛沉郁。写出了“诗圣”杜甫的精神杜甫的魂,诗人不把老杜当圣人,而当作朋友,赞颂老杜忧国忧民的情怀,人格的高尚,诗艺的精湛,丹青之心,神圣不容侵犯。这是诗人内心的呐喊,也是对现世诗歌的反观,诗人以怀老杜,来表达诗人对诗歌力量的理解与追求。
  • 很欣喜看到范老师的精彩点评。因为很喜欢老杜,所以发自内心,如对朋友倾诉。

    回复

    • 江飞泉5进士2018/06/09 11:47:10
    • 分享到:
  • 很欣喜看到范老师的精彩点评。因为很喜欢老杜,所以发自内心,如对朋友倾诉。
  • 回复
  • 最近来访
  • 5进士
  • 4星
  • 3钻
  • 江飞泉,生于福建建瓯,江西财大经济学学士,北科大工商管理硕士,诗人,传记作家,深圳市作协会员。出版诗集《今夜万物安睡》。
  • 江飞泉,生于福建建瓯,江西财大经济学学士,北科大工商管理硕士,诗人,传记作家,深圳市作协会员。出版诗集《今夜万物安睡》。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60
  • 333466
  • 105
  • 25940
  • 这是一篇颇有讽刺意味的小说!浴缸就是生活里的梦想,可是在这繁华高悬的大都市,为生活而挣扎的人们,柴米油盐的事都难保,何处安放“至尊浴缸”呢?又何人能容你拥有“至尊浴缸”?看似滑稽的想法,在作者行文里却合情而合理,足见作者的功力。此文让人读来忍俊不禁的同时,又不得不慨叹,在深圳房价高企,租房纪录不断上涨的情况下,不要说租房族容不下一只“至尊浴缸”, 就是普通的有房阶层恐怕也是一种奢侈的拥用吧?

    叶紫至尊浴缸

    2018/7/12 10:37:44
  • 当文学写作重复光临我时,总是将我一分为二:一个我拥有善、良知和思考,另一个我塞满欲望、世俗和卑污。一部份文学作品在“岁月静好、现世安稳”这八个字的笼罩下,诞生“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另一部份作品则对生命相反的部份(就象白天和黑夜这两个部份)中的人性进行了深度挖掘,露出现世的真诚和悲悯。

    冲动的钻石这一年,药很苦

    2018/7/11 12:59:13
  • 每一列火车都承载着许许多多平凡百姓的梦想,这其中也许包含着是亲人对家乡的期待,游子对父母的思念,人们出行选择最多的交通方式就是铁路,而铁路不仅仅是运送旅客抵达目的地,更是承载着每一位旅客的梦想与情感。它把追梦者带入梦想的大都市,它把常年在外的游子带回母亲身边,它更是在传统佳节时把家人团聚在一起的纽带,小小的车厢却拉动着每一位旅客那对目的地热切的期盼与深情。

    欣欣暑假的火车

    2018/7/11 10:56:39
  • 读完此篇,感觉一段原汁原味的生活呈现在眼前,十分真实,甚至真实得有点让人不忍直视。一对生活在深圳的饮食男女,要谈钱,要做爱,要面对赤裸裸的现实生活。这篇作品的可贵之处就是行文坦诚不加矫饰,唤起读者对生活的反思。

    欧阳德彬原点(鸟城系列之五)

    2018/7/6 12:41:35
  • 这组诗从都市表层的细部着手,刺破表面的隔膜,抵达了一些隐秘的纵深之处。比如,都市街头习以为常的共享单车,恰恰像都市人一样身不由己。比如,在翻天覆地的建设之中,生活的痕迹很快就被抹去,人再也找不到自我。诗中意象若能够唤起读者的想象和思考,我觉得便是好诗。

    欧阳德彬工业雨丝

    2018/7/6 12:34:08
  • 这篇小说的取材很巧妙,故事紧紧围绕深圳的奇妙之地大芬村,既有商业性,又带着艺术气息。没有实地调查和与画师的交流,很难写出这一世界的隐秘之处。看得出来,张夏下了实地勘察的功夫,才让人物活灵活现,悲喜可感。归根结底,画师也是普通人,也被时代所裹挟,也带着普遍人性。

    欧阳德彬大隐隐于市

    2018/7/6 12:27:14
  • 作者以一个“创业小白”的视角,着力塑造了一位风度翩翩的深圳儒商形象,打破读者心中“无商不奸”的认知惯性。在一座物欲横流的城市,商业成功的同时又心有人文主义情怀,实在难能可贵,这恰是文学作品中应该表现的人物形象。这篇小说的语言明白简洁,十分贴近深圳现实生活中的语言习惯,读起来明白晓畅,顺滑到底。

    欧阳德彬儒商

    2018/7/6 12:11:45
  • 零零碎碎点点滴滴的叙述,悉心记录着那些交往过的女人,款款道出一段段风光绮丽的新加坡恋情史。其中的几位现代感十足的都市女性,个性中似乎还带着点《聊斋志异》女性中的柔美主动与放荡不羁,给人留下深刻印象,惹人遐想。

    欧阳德彬新加坡那些事(二)

    2018/7/6 11:33:42
  • 作者对老年人的心理有精准的把握,一个和蔼可亲的“老谢”形象如在面前,鲜活可感。值得一提的是,作者的切入点非常巧妙,透过一个善于烹饪和观察的“乡村大厨”的视角,折射深圳家庭的当下生活状态,通过典型性写普遍性。作者对都市家庭生活做全景式的描摹,又有所侧重,能展示深圳生活的某些特点,值得肯定。

    欧阳德彬人间盐粒

    2018/7/6 11:17:52
  • 内容翔实,细节动人,也勾起了我对童年岁月的回忆和共鸣。没有对故乡足够的热爱以及对父母的感恩之情,是绝对写不出这么接地气的文字的。农村生活随着时代的变迁,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那时虽然清苦,但是孩子们很快乐,也很勤奋。现在条件好很多,却出现很多普通家境里的纨绔子弟,好吃懒做,互相攀比。李玉这样的文章,都可以被拿来对我们下一代孩子进行忆苦思甜的教科书了。

    张夏​老村旧事

    2018/7/5 15:18:28
  • 作者从衣食住行四个方面为,描写了他过去与现在的生活。过去在家乡的清贫生活与离开家乡后在深圳现代城市各方面的的宜居生活。从作者的文章里,又看到了我们那个年代的生活。衣服补了又补,一件棉衣从哥哥、姐姐、我,妹弟传下去,短了又用手工加长。作为50后的我,更比作者艰苦。所以现在看不得年轻人浪费,大手大脚。在深圳,我们都把他乡作为故乡,在这里打拼,在这里生根。每当入夜寂静时,又会思念家乡,思念父母与亲人。

    春风妙语​老村旧事

    2018/7/5 0:31:24
  • 这篇文章写的好:赞美了一代军人退伍后的本色,符合了习主席新时代的思想。文章虽然不长,但从几个层次简述了一代退休军人朴实的生活,反映了他们人生价值观,他的一举一动反映了为谁问题。他生活并不困难,他把养老钱和废品钱都给了生话需要的人,这和当今社会上自私丑恶的人是两种截然不同的人,歌颂谁,这在作者心中是明确的!我望作者多写这样朴实的人和事,树立正气,不忘初心。

    老柴老兵

    2018/7/4 20:44:20
  • 非常好看的小说!张夏的笔力比之前更有突飞猛进的进步,可喜可贺。而且摆脱了从前作品或多或少的那种涩滞感,这一篇越发流畅好读。让我最有兴趣的是九米这个人物,与其说陈红果爱上他终生不移,莫若说陈红果爱上的是爱情本身、爱上的是爱上九米的那个自己、那个自己无法抵达的心灵圣地。对九米的这种飘忽不实的写法太漂亮了。至于商业内容,我看不一定需要添加,别破坏了现在这种整体感。我倒是觉得崔大神这个人物似还需要加强。

    陈彻大隐隐于市

    2018/7/4 19:34:51
  • 世间的盐,在我理解就是“情”。人在这个世界,要生存要奋斗要活得精彩要活得有价值,但无论这些附加的成就多么辉煌,没有了“情”渗透其中,活着便失去了最基础的味道。老谢工于厨艺,深谙此道。无论从乡村到城市、从年轻到年老经历了多少起伏跌宕的变幻,他只固守内心那份亲情、爱情不放,因此对于儿子夫妻之间的矛盾也格外敏感。越是单纯的人越能守住初心,在这个信息爆炸、诱惑不断的年代,始终能珍惜“世间的盐”的人不多了。

    陈彻人间盐粒

    2018/7/4 19:30:05
  • 以散文的方式写故事,让读者读来轻松适意,语言也颇有毛姆之风,看似无意实则别有工巧,提现了作者深厚的文字功底。但全篇读下来几个女孩子给我留下的印象非常模糊,倒是第一篇的“我”、后来两篇的楚洋和子轩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不知是否作者有意为之。这三个男人的性格、背景、人生之路,其实可以单独拎出来好好写写了。

    陈彻新加坡那些事(二)

    2018/7/4 19:19:07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