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寻常巷陌
  • 点击:456评论:22018/08/30 22:31

这世间,哪来那么多一见钟情,更多的,是耳鬓厮磨后的抚慰与温热。就如一块地方,你选择了它,因为许多无奈,再在朝夕的相处中爱上它,因为贫乏,因为精彩,因为情怀。

/01/

在一遍遍的走过里,在一次次的注目后,我忽然第一次有了家园的意识。家可以仅仅是自己的家人,自家的房子,而家园还包括了整个周遭。窗外的树叶子绿了又黄了,小区里有只流浪花猫在此长驻,小区外的街道、店铺、河流、石桥、巷道。这些每一天都要踏过的路面,每一天出门都会碰见的人与物。它们是条条框框,界定与支架起我们每一天的生活。路边卖九层糕的大婶,她与我没有任何关系,可是如果那天她没有在路边售卖,我就吃不到九层糕,如果她卖的时候,我没有刚好路过并买了一块,那么那一天,她的糕就会少卖掉一块或者迟卖完一会。每个人的生命,都在与别人所织的交集中行进着。

一条南北走向的河,一条东西走向的路,把这一块我所生活的地方切割成一个田字格。我住的小区,便在这田字格的左下方,紧贴着田中十字线条的这个小块。田字状排列的四栋楼,加上一扇伸缩门,两扇常年不开的铁栅栏门,便形成一个独立的小区。楼中间的院子里盖了一间小平房,一对中年夫妻住在里面当保安。小块地方的好处,就是觉得安全性高。院子里有些什么动静,总是逃不过保安的眼睛。外面的车辆想开进来停在小区院子里,保安发现了便立马拉起伸缩门,将车挡在门外,毕竟院里就这么点地方,住户们在交了停车年费的情况下,还经常会无处安放晚归的车。各家快递公司都会把包裹放在保安室门口,逢着有快件,再也不用楼上楼下跑了。回家的时候保安室里的老大姐会对我喊一声“有快递哎”。然后便从一堆包装里找出我的包裹。安全、便捷,有限的经济条件下的居住,满足这两点便足够了。

并且我们还有树,窗外就是街道,两棵香樟树,枝头正横逸在我们二楼的窗口,我总把那绿叶浓密的枝干,当成自家的盆景。春天里红褐的老叶子一层层地落了,粉绿的嫩叶子一层层长满枝头。嫩叶子不知不觉中长大,变成深绿。夏天里,枝头开满细细碎碎的绒绒的小花,黄绿的颜色,和嫩枝条一样的素朴颜色。花儿不美,可是香,那时节里,空气中满满的全是樟花清新浓郁的香。秋天里,部分叶子一天天的红了,黄了,褐了,像垂挂的风铃,像栖息的彩蝶。只是很少的一部分叶子而已,作为常绿树,它始终是满身披挂着绿色。但是它仍然热烈地用自己的方式回应和参与着每个季节。它们是我窗边动态的关于季节关于美的风景画。

更美之处是近处还有河,十几米宽的河面,往北流入不远处的瓯江里。早先的时候,祖先们总是临河而居,因为河流边才适合生存。我们小的时候,与河仍是常有接触,会去河边洗衣服,夏天还在河里洗头,玩水。我现在还记得第一次用洗发水,站在河水漫过的石阶上,打开洗发水,类似咳嗽糖浆那么大小的一瓶,倒一些在头发上,揉出许多泡沫和香香的气息,再在清凉的河水里漂洗干净。而现在这些城市里的小河道,于居住在周边的人,更多的只是不同于路面的一种妆点和风景。水的灵动柔婉可以打破建筑的呆板,所以有河流的地方,总是美的。水的镜面效果,还可以往深远处拓展空间。水中楼房与树木、云天的倒影,看过去像是那河流的底部,也有另一个广阔的世界。尤其在晚上,我曾不止一次地呆望着河水里的高楼和矮屋,望着那些或明或暗的窗户,怀疑水下面是否有另一个平行世界。

田字格的右上角有菜市场,凡居家过日子的,没有哪家会不需要去这个地方。所以河边通往菜场的路,白天里总有络绎不绝的行人,田字左下角右下角里的居民,都从这里经过去菜市场,在这样的地段里,路边一溜排的老旧的民房,全成了店铺。卖水果的,卖油条豆浆和芝麻葱香饼的,卖粽子和松糕的,卖拖鞋的,卖大米粉干鸡蛋和食用油的,卖鞋刷子鞋油扫把拖把垃圾桶塑料盆等日用杂货的。说全是店铺,好像有许多一样。其实也就这么几家,已经全罗列在这里了,毕竟只是五十来米长的一条路。且其中还有挺大一块地方,是某家族的祠堂。祠堂红漆的两扇大门,常年关闭着。门口的空间,便也为旁边的店铺据为己用了。

这几家开店的,有个别是本地人,比如卖粽子和松糕的,其它基本是来此谋生的外乡人。为了便于生计,外来的店主们,常常就把店铺门口的那么一点点空地做了厨房,架起液化气的炉灶,或是用电磁炉,在路边煮饭烧菜。逢着正午或是傍晚走在这条短短的路上,便有各种烹制食物的气息流窜在路上,辣椒和腊肉一起,在大火的爆炒里飘出的呛着鼻子和喉咙却又让舌根往外流口水的爆烈香味,经过久久的煮制而溢出来的油酥河鱼的鲜香,一小碗豆瓣酱,加了剁碎的青红椒和虾米肉丁,在煮米饭时一起蒸熟了,那厚而暖的酱香,便铺满了整条路,整条河。卖大米的,卖芝麻葱香饼的,卖杂货的人家,我常常见他们坐在路边吃饭。时不时地有摩托车,小货车,小轿车从近旁开过去,车辆时不时地得踩刹车避让行人和其它车辆,开开停停。尾气混着烟尘,飘在饭桌边。我常常偷偷地去看看他们那一顿饭菜的内容。偷偷地是觉得这样有些不礼貌,怕这样看向他们让他们觉得不舒服,其实他们哪里会注意这些?每次看过去时,他们总是聊得正欢吃得正香。偶尔也见他们喝些啤酒、白酒,红通通的脸映在满满的日光里。电饭锅放在饭桌边的地面上,碗筷搁在地上的小塑料箱里。

这段路走完,便是个三岔道,往前再走上十几米,过一座石桥,便是窄窄的一条直巷子,一直通往江边。巷子两边都是老旧的民居,间或有些口通往四通八达的其它巷道。从三岔道口往右走便进入一条宽巷子,里面也是有许多家店铺。卖水果的店主,那对年纪并不十分大的夫妻,竟然有四个孩子,最大的女儿已经结了婚,最小的儿子还在上小学。卖卤肉的,卖馒头烙饼和鸭蛋的,卖桌椅板凳等简单家具的,家电修理店,理发店,雪糕批发店,早餐店,分立在巷子两边。早餐店里有只大黄猫,常躺在店门口的一个小木架子上睡觉,我还用手指摸过那猫咪的鼻子。三岔道口往左,是座廊桥,廊桥下有两排石凳,常有人坐在这里休息聊天。城管不上班的时候,这桥下总会有商贩摆了各种物品在卖:两大蓝鸡蛋,一兜子白花花的大蒜头,几箱鱿鱼干、虾干,每天傍晚旁边卤肉店的老板会在这里架起小推车,卖卤猪头肉猪耳朵,还有花生米、豆干等其它可以混合在一起凉拌的菜。而逢了节假日,有四个孩子的水果店夫妇,便早早地在搬过来几筐水果,占据好位置。

顺廊桥下去,右手边便是菜市场。菜场分了楼上楼下,一层是熟食、海鲜、肉类,二层是蔬菜、面条和豆制品,初来乍到的人,第一次进菜场常会不知道上楼,走完一层便会生出疑惑,这菜场里怎么会连一根绿叶菜也没有!某天傍晚我拎着一袋青菜和西红柿走出菜场时,就有个男子看着我手里的菜,看到救星一般问我这些哪里买的。我告诉他楼上,蔬菜都在二楼,他立马恍然大悟地道谢着,飞快地转身回去菜场了。

我不是一个好的煮妇,既无好的厨艺,又不愿为食物花许多心思和耐心。我对美食也并无多大的欲望。但是这些丝毫不影响我对菜场的兴趣。哪怕不买,看一看也是好的。甚至于出差去了别的城市,如果条件允许,我也会去逛一逛离旅馆最近的菜场。看看生的熟的荤的素的都有啥。也许,菜市场里所展示的,是最接地气,最贴生活,最有烟火味的俗世风情。若是看到了某些不认识的物种,便开心地觉得真是不虚此行。

河的西边是民居,有些太过老旧的看着已属于危房的老屋子,房主早已搬出去,房子租给外来谋生的人。有收废品的,打扫卫生的大叔大婶租住在这里。黑洞洞的破了玻璃的窗边,晾着内衣裤,窗台上晒着军绿色的劳保鞋,鞋的主人在外忙碌着,挣一份生活。一切是心酸破旧的模样,可是主人在墙边种的一架丝瓜,在阳光里舒展着筋骨,深绿的叶子长的密密匝匝,一朵朵嫩黄的小花,精神抖擞地开在那绿帘上。一个破旧的洗脸盆里种着蚂蚁菜,细碎的叶子覆满了盆面,开着几小朵红的黄的紫的小花。那一点点的彩色,便让人觉得,主人在风雨烈日的劳作后,也有幸福和快乐。门前搭起的简陋的棚子下,栓着一条黄狗。狗趴在地上,紧闭着眼睛,沉沉睡去的样子。它一定深爱它的家。河边的风那般清凉,这一带的伙伴很多,它的主人会用粗糙的大手拍它的大脑袋。生活,其实并不需要太绚丽,太繁琐。

河西的这条路虽然也是通向菜场,但走得人不多,所以只在靠近路口处有一家店铺,卖劳保用品和一些坛坛罐罐。我买过一个泥土烧制的黑褐色的小号腌菜坛子,用那坛子腌过一次黄瓜,不成功。后来初秋里又在那坛子里做了一次葡萄酒,酒的好坏不值得一提,但是颜色不错,浅浅的紫红色。最关键的是过程令我开心。把一堆葡萄一颗颗捏得破碎,加上糖,连同一些阳光和期待,封存进坛子里。许多天过后,里面的东西就变了模样和味道。仔细想想,只觉得世间万事万物,每一样都如此稀奇。

坛子店外临河的大树边,不知是什么人栽下一棵三角梅,也不知那棵三角梅长了多少年,只是在突然注意到它的时候,看到那紫红的花朵,已经满满地开在高高的树梢上。我站在对岸粽子松糕店的门口,隔着一河的绿水仰视它。多么奇怪的一种花,竟然可以长到那么高的地方。它一定已有很多年岁了。它一定早于我,已经来到了这个地方。它昂然地,往更高远处生长,我在烟火缭绕地喜怒哀乐里,翻转着年轮。

秋初,河里的水似乎涨高了许多,快要齐着路面的感觉。水位高了 ,河面看上去似乎比原来宽阔了一些。风吹着,河里便满铺了暗绿的波纹。这时的河,似乎与人更近了一些。四只麻鸭,聚在一起,悠悠哒哒地往对岸游,游过去张望了一会,又游回来。行人寥寥的这一侧河边,土狗在树荫下走过,往小巷子里走去,树荫下的空地上散落着一堆嫩姜的芽尖和皮,显然刚才有人坐在树下拣择过一些嫩姜。我前不久才做过一大瓶糖醋嫩姜,所以认得这些垃圾。几只鸡在旁边的灌木丛里寻找着什么,还有一只在小树丛边的土地上扒了个浅坑,趴在坑里。我在这样的路上走过,似乎又回到了儿时的故乡。这些似曾相识的场景,让我觉得亲切、安适。我从遥远的地方来,嵌在这片土地上,它满面灰尘,却又素洁而踏实。我属于这里,这里也属于我。安顿肉身与精神最好的地方,便是这样一个有归属感的地方。

  • 1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生活生命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虽然没有看完,但这文字,对寻常生活的细致的感受,叙述的语气,字里行间的隐没的情感,是我所喜欢的,仿佛看到了萧红的呼兰河,温州是我生活过的地方,永嘉的一个小工业村,也就处在欧江边上,每日所见也如同你所见,但就是没有记录下来,如今看到这些文字我很温暖...
  • 回复
    • 嘲讽3秀才2018/08/31 11:54:42
    • 分享到:
  • 陌上人如玉。
  • 回复
  • 最近来访
  • 初棉
  • (我名即我号)
  • 2童生
  • 2星
  • 1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9
  • 26800
  • 16
  • 1700
  • 这个作品让人共鸣,因为我们都把青春散落在深圳这片热土上了。十多年前到深圳,谁不是口袋空空如也,谁不希望赶快找个管吃管住的落脚点。我们经历了希翼、失望、挣扎、奋斗、迷茫,见到了各式各样的人,每个人都给我们上了一课。我们应当记住那些给予我们帮助的贵人,比如介绍工作、借钱应急、指点迷津、出谋划策的人。正是有这样一批人,才让我们的青春得以在深圳的土上发光发热。深圳在发展,我们也在成长,感谢这一场相遇。

    心灵拾贝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8 15:16:10
  • 小说从一个生活的截面揭示了现实的荒唐与无奈。文字虽短,但笔下的几个人物却很鲜活。小说所描述的人、描述的事,其实是整个中国社会的缩影。这是个病态的、氤氲着怪臭味道的社会,在深圳,在全中国,有千千万万个王秋实一般的人。他们活得卑微,甚至没有尊严。但是在这个唯金钱至上的社会,很多人也一直在坚守那一份美好,那一份纯净,至于能坚持多久,还有多少人在坚持?我们无法预测。坚持总归是好事,否则,社会就彻底烂掉了。

    唐兴林王秋石大雨中赴宴

    2018/9/13 13:21:29
  • 透过阳光般的文字,我仿佛看到了一颗中年男人善感、多情又温暖的心。我想,情怀,应该是一个作家或诗人最大的才华。这组诗歌,每一首都犹如一部温暖的小电影,在唯美的画面里,感受到了一种浓浓的人文关怀。好的诗歌不是炫技,更不是无病呻吟。我们能够从诗行里触摸到坚硬亦或是柔软的生活质感,就是诗歌最大的魅力。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每首诗歌的结尾,像是画龙点睛,让整首诗一下子灵动起来。

    唐兴林深圳日记

    2018/9/13 12:07:28
  • 冬十年的文字很平实,语言算不上精致,不在我个人偏爱的范围,行文也没有太多技术上的加工,按照我日常的职业训练,也在范围之外。但是这篇文体模棱的文字却深深地吸引了我,它让我介入、追溯、感动。就像一个温和、相貌也凡常的人,不见悲喜也难觅性情,但就是会给你好感和踏实,莫名又天然。因为,它有温度。我想这即应是真实的力量。真实往往比技术可贵,比用心和装饰朴质。那些青春散落此间,回顾是少年,此时依旧是。

    朱铁军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2 14:35:18
  • 诗涉日常,多易成口语诗;咏物达情,又容易虚华泛滥。在某种程度上觉得诗歌应是分寸的艺术。鲁子的这一组梧桐书简,好读但简而不滞,含情但饱而不胀,语言被有分寸地使用,山海星辰、溪花月柳、人鸟鱼虫,都入境入心,且禅意清湛,慈悲与敬畏、物化我化融于其间,诗意充沛。但作为组诗,其后两节在表达与气质上似与前端有所失调,读来略感脱离。

    朱铁军梧桐书简

    2018/9/12 14:34:53
  • 初读时其实并不喜欢这组诗,诗人说诗歌是语言的尽头,在这尽头作为读诗者,我首先获得的是未尽、蹒跚、以及黯然。然而反复重读,却被卷席其间,不能脱离。这组诗有其独特的庞大的气场,它从未在意或期待你的抵达,但语言却被营造成城,围困入者,如潮如藻,诗歌因而已凌起于物象和情绪之上,携同读者与其自体共同生成了强劲的生命性。这或即是诗歌的魅力,也是诗性的魔力。

    朱铁军索居深圳

    2018/9/12 14:34:32
  • 以深圳故事为题写小说需要点底气。它看似简单,实则宽杂,控制不好就落入平庸,像无题可取的对付之举。此文起初投稿至特区文学,作者神秘任性,除署名老师父外,再无信息。编辑审读完,第一时间推荐到了邻家。作为一部长篇来说,这部作品完成度很高,人物立体,故事纵横,矛盾交错,情节跌宕,结构和收放也都控制得稳当,加上浓烈的时代感和本城色彩,以及故事的可读性,完全匹配得上文题。老师父不知有多老,但属睦邻新人,推荐。

    朱铁军深圳故事

    2018/9/12 14:33:59
  • 翻旧作,得知行安很年轻,其诗作有灵性,诗意转换等技能正趋近成熟,这组诗写得也不错,因而举新、推荐。但是,一首诗如何抵达读者,这是我作为读者而非诗人的长期疑惑。诗承担想象,承载语言飞行的气场,而想象负责其到达的距离。那么诗人是否必须要在诗的想象中启动隐秘,并将隐秘坦然地视作读诗者的应有共情,或者说模糊真的可以成为诗歌美学品质的必需一种么?这是个值得诗人与读诗者互问的话题。

    朱铁军多米诺

    2018/9/12 14:32:40
  • 故土乡情一向是文学作品的常见素材,这也是这个民族传统所皈恋的精神之所。如文中所述,客家人在乱世顽强生存,在荒蛮之中重新崛起,看清了世道,在天地间泰然自处,像种子一般在迁地生根生长。但无论漂泊何处,终究故土难离,一个宗祠,一处祖留之地,就是一个图腾和信仰,是归处之旗。文章写得真情饱满,有精神向度,也有前忆此时,时空穿梭中控制得当,浓淡相宜,虽文本仍可精练,但因新推荐鼓励。

    朱铁军泰安园

    2018/9/12 14:31:46
  • 本届提名之前便有所决意,今年绕开熟悉面孔,推些新人新作。实际开始后发现设想的确理想化了些。邻家植根本土,多年勤恳深耕,可谓罗入者众。但就文本所提供的新视野、新格局、新经验而言,写作的同质化状况依然普遍。听涛的此文无论是语言、意识、技术等,都“很小说”,有往好里写的姿态和积累,可是问题也很大众。无非是艺术上的欠力和文本上的失衡这些老谈,且放。推荐此篇是为新。新是生机,也是未来,有基础的新,即是希望。

    朱铁军从头再来

    2018/9/12 14:10:12
  • 去年因故缺席提名,赛后潜作看客,有注意到黄奇超。王元涛老师的总结非常精准到位:“有才气,不成熟”。今年复位,作者改名太奇,起初以为新人,但有似曾相识之感,翻看过往发现是他,且问题也依然是他。我们行业里常说,哪位初写者有灵气,这灵气得算一点天资所赋,而写作作为艺术一种,天赋却不足以撑满全程。能写出“阳光是稀客,月光是内心的一部分”,诗意天然已来,但表达形式则技艺尚欠。提名推荐,以示鼓励。

    朱铁军那些你我他

    2018/9/12 14:09:27
  • 老谢这个人物有代表性,小说的创作意识好,选择角度也好。城市家庭的老人,以烛火之力去燃助儿女、照顾孙辈,失去老伴,只能“半夜入梦来”,且尚有年迈老母,只能安置给小妹承担,这多重痛楚作者却仅作带出处理,并未做过多的笔染,而是用一道道“人间烟火”、煎炒蒸焖,“吃不能草率”来诠释“家福”,文本看似素常流水,却有深刻的人间与人性的观照。盐粒是情,调出生活之味,但在题记所预立的隐喻中拔高,稍觉不必。

    朱铁军人间盐粒

    2018/9/12 14:07:41
  • 我们经常说深圳的诗人、作家要跳出深圳写深圳。诗人和作家在深圳生活的时间长了就会“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感觉钝化。这位诗人他是旁观者清。对深圳的这种感觉,我认为是很有诗意,有灵感的。 一、把深圳的日常生活诗意化。用诗意的眼光看深圳,产生灵感,就成为急就章。 二、诗歌语言修辞手法的娴熟运用。暗喻、象征、通感等手法,使诗歌更有弹性,如:“我们各自抽完自己的沉默”等等,使诗歌的语言更有张力。

    张军深圳日记

    2018/9/10 22:42:59
  • 散文诗的妙处在亦文亦诗,难处也在于此。作者把握得还算到位,一直在用文叙述,用诗抒发,偶尔还有思考,时有金句。比如:“在深圳。街头和写字楼的距离只有一支笔长。”比如:“贫瘠的心房,阳光是稀客,但是月光却是内心的一部分。”。好句子有时候能弥补很多文章的不足。

    胡野秋那些你我他

    2018/9/10 21:47:25
  • 来自文友白杨牛林的评论:夜读静子《不知所踪的树》,感觉,平凡中见伟大,朴实中见真情,“唠叨”中见功力。同时,我既为一双老兄弟的手足情而感动,也为深圳日新月异的变化而欣喜,更为美文精炼的语言而感叹!此文情感饱满、语言强烈,处处充斥着对比,是时代与时代的对比,上一代人与这一代人的对比,城市发展迅捷与乡村滞后之间的对比,条条线路都带着作者的思考同步进行、朝前奔跑。好文!收藏了,盼读连续作品。

    静子不知所踪的树

    2018/9/10 12:08:2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