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八卦岭
  • 点击:4387评论:62019/07/07 20:12

八卦岭是深圳市福田区位于笋岗东路的一个片区,上世纪在小平第二次南巡后的1993年9月,我也同千千万万东南飞的孔雀一样,从13朝古都的洛阳飞来深圳,第一站就是在地处八卦岭的鹏盛村作为了栖身的落脚点。

我是在42岁一个并不年轻的年龄,从一个许多人看来还不错的副处级位置下海的。我应聘的是曾发行了新中国第一张股票的新中国第一家股份制企业,股票代码0009(后政为000009)的深圳老八股之一的中国宝安集团,时任总经理的陈政立先生在看了我写的一篇关于企业文化的命题作文后,又亲自面试,同意聘任我出任主持工作的宣传部副部长,试用期为三个月。正是因了这个头銜,我被分配到集团在八卦岭鹏盛村购买的集体宿舍一间单身公寓。

这间单身公寓30多平方米,朝南的内凉台一半是厨房,一半是洗手间,布局还算合理,一个人住绰绰有余。当时应聘而来的新员工大多都是两人一间,我因带了个长,住了个单间。

那时的八卦岭是个已具规模的老工业区,一憧接一幢的工业厂房鳞次栉比,密密麻麻,大大小小的企业就座落在千篇一律的标准厂房里,如果不仔细辨认那大同小异的招牌和门面,你很难区分企业间的差异。

鹏盛村算是新建不久的建筑,在八卦岭这个老工业区显得有些鹤立鸡群。我们

住的公寓距离上班的深南中路的宝安大厦不远,集团专门配置了一辆六十多座的豪华进口大巴作为班车,接送我们上下班。早上坐了大半车人,而下午下班,不少人为了自由活动,不坐班车,偌大的车厢,坐了稀稀拉拉几个人,显得空空荡荡。

初来乍到深圳,新的城市,新的环境,新的单位,新的工作,新的公寓,一切都是新的。比起那些刚来深圳,“十元店”里暂栖身的下海者,我是太幸运了。八卦岭鹏盛村的这间单身公寓不仅给了我这只老孔雀一个温暖的小窝,每天早晨正是从从这里出门,我开始飞向了属于自己的那片天地。每天傍晚,带着奔波一天的劳累,回到这里安身休息。

上班不久,我就赶上了宝安集团通过证券二级市场,控股上海延中实业从而轰动全国的史称“深资北伐第枪”的“宝延风波”。习惯了在内地机关干啥都听领导布置任务的我,被老总叫去批了一顿,企业这么大的动作,你这个宣传部长为什么按兵不动?我这才如梦方醒,明白了在深圳、在企业必须各自为战,主动出击,那种在内地机关拨拨转转的被动懒散作风不改变,是绝对会被老板炒鱿鱼的。

那天挨批后,我立即召集全部会议,紧急部署,出差的出差,写稿的写稿,联系新闻媒体,組织新闻发布会,忙了个屁滾尿流,不亦乐乎,才跟上了集团的工作节奏,看到老总脸上的一絲笑意,我这才松了口气,显然,企业这份工并不是好打的。从那时起,我很少再按时定点地坐集团班车回八卦岭了,每晚的加班加点成了家常便饭。有时太晚,连最后的公交车也沒了,就走回八卦岭,久而久之,倒也习以为常了。

上世纪50年初,有一部著名的长篇小说《工作着是美丽的》,以此来形容我住在八卦岭的那段打工岁月,应该是恰如其份的。

那时的宝安集团,顺应了小平南巡后改革开放的滾滾洪流,在上海滩收购延中,在浦东兴建上海宝安大厦,在武汉收购南湖机场,在北京开发恒丰别墅花园,一系列的大手笔、大动作震动全国。正是在企业迅猛发展的大背景下,我和部里的同事们一起策划了在人民日报等全国11家大报推出的11个整版的“全国诚聘精英大行动”招聘广告。在光明日报推出了“东方辉煌一一中国宝安集团成功之谜”20个整版的长篇纪实报告文学。在中央电视台黄金时段推出了“与发展中的中国一起发展,与成长中的中国一起成长”的企业品牌广告。

1994年元月,我们在集团陈政立老总的支持下,创办了至今在全国企业报刊界经久不衰的《宝安风》内刊。集团投资,由我出任制片主任与北京电影学院青年电影制片厂合拍的电影《砚床》,在上海第三届国际电影节上被美国福克斯公司购买,成为新中国成立后被好莱坞购买的第一部中国电影。导演刘冰鉴和美术全荣哲获得了第16届中国电影金鸡奖“导演处女作”和“最佳美术”两项提名,圆了宝安集团作为一家老牌上市公司和一群有志青年的电影梦。

更令人出乎意料的是,我居住的八卦岭鹏盛村单身公寓在1998年宝安集团的房改中,每间公寓以不到十万元的价格

出售给了企业员工。因我在初来深圳时在此住过几年,对这个小区环境十分熟悉,位置离后来集团从深南中路的宝安大厦搬至雅园立交附近的宝安广场也更近,就毫不犹豫地认购了一套。后面的故事不说,是每个深圳人都知道的了,随着深圳日新月异的发展,八卦岭的房价也翻了跟头似的猛涨,前几年又通了地铁,出了小区门往东走200米就是9号线的园岭站,加上小区门前的八卦一路,一条街都布滿了各种风味的大小餐厅,成了名符其实的饮食一条街。还有门庭若市、近在咫尺的沃尔玛,与邻为伴的宝安北路上形形色色、配套齐全的各类专业市场,要多便利有多便利,真是个衣食住行的好地方。

最最令我开心滿意的,是八卦岭鹏盛村地属的学位房,被划入了园岭实验小学。自买下这间单身公寓后,我就把全家户口都落户到了这里。前年小孙子到了上学年龄,不费吹灰之力就进了园岭实验小学,全家皆大欢喜。小区离学校一条马路之隔,走路十几分钟,中午接送孙子在此吃饭午休,非常轻松。

当然,从八卦岭鹏盛村那间单身公寓搬家后,我已换了两次住房,一次比一次更上一层楼。但八卦岭鹏盛村的公寓,我却始终舍不得出手。不单单是人老了,有些恋旧,更主要是想再等等,看能不能有朝一日,列入城市旧改,再加些钱,换套大的。毕竟,这里地处福田,位置居中,交通便捷,配套完善,只是比我现在的住房小,其它方面都要强。

这就是我告别洛阳,初入深圳的第一站一一福田八卦岭。感谢宝安集团,给了我下海打工的这个平台。感谢福田八卦岭,给了我来深后第一个遮风挡雨的新家园。感谢深圳特区,给了我这个算不上英雄的用武之地。

我的不离不弃的宝安、深圳!我的一往情深的福田、八卦岭!


  • 1
  • 关键词:纪实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4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深圳老亨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7-09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1994年元月,我们创办了至今在全国企业报刊界经久不衰的《宝安风》内刊。集团投资,由我出任制片主任与北京电影学院青年电影制片厂合拍的电影《砚床》,在上海第三届国际电影节上被美国福克斯公司购买,成为新中国成立后被好莱坞购买的第一部中国电影。”但是这段故事就值得好好记忆。干货满满
  • 单是
  • 谢谢老亨!
  • 谢谢“别看了”的鼓励!

    回复

    • 别看了3秀才2019/07/11 09:18:02
    • 分享到:
  • 过去就是历史,经历就是经验。很走心的作品,赏了。
  • 点评精辟!谢谢鼓励!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2星
  • 2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2
  • 36100
  • 58
  • 3370
  • 《夜莺之歌》可名为“深圳爱情故事”,读来真有遗珠之美,作品完成度很高,语言、情节、人物、时代感均有一定的高度。塑造了一个叫人印象深刻的女性形象,不一般的歌女,这个叫“赛沐贞”的女性或许会让人熟悉起来。又巧妙借用了早期流行歌坛的历史为蓝本,将人的遭遇跟时代结合起来,虽然不是大江大河式,却将个人在时代进程中的际遇与生活呈现出来。文字优美,韵味很浓,有部分情景描绘得真是精彩。

    微微尘夜莺之歌

    2019/9/20 15:13:07
  • 文有点散,又有点收。散在点到为止,收在容纳百态。不管是招聘还是报刊亭不卖报纸,这是时态的转变,特别生活,许多细微的东西日常化便熟视无睹,经过作者的记录被激发出来,引起读者共鸣。

    别看了招聘记

    2019/9/19 16:17:22
  • 看到黄老师这篇文章,暗搓搓地想,自己是属于圈外人?还是圈内人?是不爱互动型?好象都不是,就是觉得邻家是娘家人,自己写了点东西,赶紧献宝似地给娘家人献出来,不互动,一是确实有点忙,二是真的跟这个圈子里的作家和评委都不熟,我可以随心所欲写,但真的不敢评,因为好多作家水平都很高,我只暗暗学习,特别喜欢黄老师的点评和鼓励,邻家有你,真好。

    欧阳静茹今夏,邻家的瓜更加甜

    2019/9/19 16:15:45
  • 一首小诗,洋洋洒洒着无数的思念与牵挂,还有字里行间的感触万千和欲说还羞的近乡情怯。寂静的路上,杂乱的并不是气流,而是这位南粤小丫那剪不断理还乱的心思。我也读出了这样的画面:空座和安静的作者之间,少了酒杯和明月,多了渴望和惆怅。远去的岁月看似无情,但是有没有发现,正因为时间一直流向未来,那些往事才弥足珍贵?而珍惜是一种能力。学会这种能力,心里若空了,随时用爱和阳光填满;而即便再重的过往,心也盛得下。

    雪候鸟归途

    2019/9/19 10:37:19
  • 记得我在一首《台风》的诗里写过,形容台风如烈性伏特加,但却没有喝过,也不敢尝试,实在不胜酒力。看到这篇,似乎浮现出作者的豪爽面庞,颇有古代侠女风范,大有于山巅雪夜,侠士们推杯换盏,豪迈之气呼之欲出。其实,品酒更见人品,更见性格品德,这是酒能唤醒人最初的本真,所有的隐藏将被褪去,留下的就是人的真性情。而以茶兑酒,更是君子侠士的结合体,似乎颇得人心,能解醉意,更能沁心。

    江飞泉微醺伏特加

    2019/9/19 10:24:19
  • 四种人,四个人生,修理工,菜农,清洁工,小旅店老板,扮演的都是普通的角色,甚至无足重轻,对于深圳这个庞然大机器,这些零件卑微到尘埃。然而,不容忽视的,对于每个个体,每个家庭,他们又是如此重要,他们承担着一个家庭的生计命脉,也扮演着自己立命于这座城的价值。他们纵使是小螺丝钉,又呈现出不同程度的苦痛与命运的归宿。这些小人物没有必然联系,却向我们提供了一个都市应有的温度和包容。

    江飞泉四种深圳

    2019/9/19 0:27:43
  • 著名作家刘庆邦说,�每个写作者无不希望通过作品作用于人的精神,使人性更善良,心灵更纯洁,灵魂更高尚,社会更美好。我喜欢世上所有美好的事物,它能带给我温暖和感动。那对清洁工夫妇,时隔多年,我至今仍清晰地记得他们黝黑的面容和纯朴的笑容。凡人善举,正是这些普通而平凡的人,他们的举动给人温暖,令人感动。我喜欢记录生活中的每一个美好瞬间,记录生命里的每一次感动,让更多的人感受到生活中的真诚、善良与美好。

    郁小尘入深圳记:有梦真好

    2019/9/18 22:18:17
  • 往前追溯十几年,或者更久,凉帽是很常见的物件,只是随着时代的发展,凉帽慢慢地退出了历史舞台,成为了用于缅怀的追忆,甚至连凉帽的制作、编造,都面临着消失的危险。或许,再过许多年,我们的后辈就看不到凉帽了。想想这些,就特别的惋惜,遗憾这些民间财富的消亡。在这样的思想下,写下关于凉帽的诗句,用文字的方式来延续凉帽的存在,这也许是文字存在的又一意义,记录、再现,让我们通过文字看到那些即将流逝的事物。

    橙橙长歌与乡愁

    2019/9/18 19:28:07
  • 在五湖四海普通百姓的理解中,到深圳打工,大体印象便是进工厂,干流水拉,毕竟一家普通工厂上万人,流水线工人占比80%左右。有的工人在同一家工厂同一个车间,同一条拉线同一个工位,干同一类似产品,可以无怨无悔奉献一二十年青春。酸甜苦辣个中滋味,都不能懈怠勤劳的双手,过得简单知足。

    只因不才入深圳记:深圳,你让我泪流满面

    2019/9/18 17:09:55
  • 在邻家,长篇有长篇的精彩,短文有短文的嚼头。就像这篇千字文当中的“售票小哥”和“我”那般,虽说身处底层社会,却不失至真至善的人性亮点以及“撸起袖子加油干”的追梦态度。说句实话,这类文章阅读起来,因为字数不是很多,视觉上不感到累;由于内容颇为励志,更能触动心里的那根弦。

    黄元罗深圳公交的售票小哥

    2019/9/17 17:15:53
  • 非常感谢元罗老师对邻家社区文学的关注与厚爱,同时也非常感谢你对老大姐的厚爱。正因为你心中有大爱,你对文学的爱,对邻家社区文学的爱。所以,文友们一直在猜测,元罗老师是不是商人?在邻家投资这么火热?许多的文章都有会收到你1000币的打欣赏,心情好,作者的文章写得好,还会收到你的饭盒一个。临近大赛即将进止稿时,我发了一篇文章上来,同样受到几个不认识的文友和我熟悉的打赏,半天之内文章进入推荐。

    春风妙语今夏,邻家的瓜更加甜

    2019/9/17 14:56:41
  • 凉帽是岭南客家的文化符号,在某种程度上也是深圳非物质文化遗产,这种题材的诗歌不太容易写,写得太正,容易给人端住的感觉,显得高高在上不接地气,不太容易体现出个人的情感体验。《竹篾翻飞》不太像主流写作,读起来没有讴歌的意味,多的是寄情于物,站在旁观者的角度写凉帽制作的过程,寄寓了作者和凉帽制作者的情感、愿景,可观、可感。第二首《长歌与乡愁》则主要写情感,这种题材就比较多了,第一首更显得灵动传神。

    溪有源长歌与乡愁

    2019/9/17 13:14:24
  • 我已经担任过两次初选评委,就我所知,大多数初选评委都特别希望读到人新、文新、耳目一新的作品,我们总是把更多精力放在选拔更多新人作品中,对于老面孔的熟人则更多了一分挑剔和高要求。比如这届里笑笑书生和水去先生的作品,我都是一眼就看上,但再三读之却觉得并未突破他们从前的水平,那就不如把机会让给更多新人去崭露头角吧。这一届少了很多熟面孔令我很惆怅,我们这个圈子好不容易形成,大家要报团取暖,不要轻易离开。

    陈彻今夏,邻家的瓜更加甜

    2019/9/17 13:08:08
  • 梦晴的这篇《姐弟仨的深圳路》,仔细读毕。该非虚构没有宏大的事件,有的只是来深圳打拼的一家人的真实记录,既说明了来深圳的原因,也讲明了在深圳讨生活的不易,既写了姐姐的成功,也写了弟弟的失败,还写了自已打工的艰难困苦的历程,不避讳,不夸大,原计原味原生态!是不可多得的小人物的奋斗史的真实写照!深圳的一砖一瓦,深圳的高楼大厦,深圳的辉煌腾飞,无不凝聚了类似梦晴这一家的千干万万个来深建设者的心血和汗水!!

    方华吉入深圳记:姐弟仨的深圳路

    2019/9/17 11:01:16
  • 对第二则故事感兴趣,并点赞。结果有点出乎意料,但也说明了一个真相:世间只有两件东西不可直视,一个是太阳,一个是人心。人性的复杂可见一斑。当你风华正茂,风光无限时,一切都是美好的;当你跌落云端、满身负累时,一切美好都消失了。这是精致利益主义者的观念,也是对他们无情的鞭笞。昨天看到一个故事类似于此,一个“下嫁”给窝囊丈夫的精致女性,在得癌症时,得到她平时不待见的丈夫及夫家的兄弟姐妹精心照料

    江飞泉我和她(外一章)

    2019/9/17 9:54:16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