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八卦岭
  • 点击:556评论:62019/07/07 20:12

八卦岭是深圳市福田区位于笋岗东路的一个片区,上世纪在小平第二次南巡后的1993年9月,我也同千千万万东南飞的孔雀一样,从13朝古都的洛阳飞来深圳,第一站就是在地处八卦岭的鹏盛村作为了栖身的落脚点。

我是在42岁一个并不年轻的年龄,从一个许多人看来还不错的副处级位置下海的。我应聘的是曾发行了新中国第一张股票的新中国第一家股份制企业,股票代码0009(后政为000009)的深圳老八股之一的中国宝安集团,时任总经理的陈政立先生在看了我写的一篇关于企业文化的命题作文后,又亲自面试,同意聘任我出任主持工作的宣传部副部长,试用期为三个月。正是因了这个头銜,我被分配到集团在八卦岭鹏盛村购买的集体宿舍一间单身公寓。

这间单身公寓30多平方米,朝南的内凉台一半是厨房,一半是洗手间,布局还算合理,一个人住绰绰有余。当时应聘而来的新员工大多都是两人一间,我因带了个长,住了个单间。

那时的八卦岭是个已具规模的老工业区,一憧接一幢的工业厂房鳞次栉比,密密麻麻,大大小小的企业就座落在千篇一律的标准厂房里,如果不仔细辨认那大同小异的招牌和门面,你很难区分企业间的差异。

鹏盛村算是新建不久的建筑,在八卦岭这个老工业区显得有些鹤立鸡群。我们

住的公寓距离上班的深南中路的宝安大厦不远,集团专门配置了一辆六十多座的豪华进口大巴作为班车,接送我们上下班。早上坐了大半车人,而下午下班,不少人为了自由活动,不坐班车,偌大的车厢,坐了稀稀拉拉几个人,显得空空荡荡。

初来乍到深圳,新的城市,新的环境,新的单位,新的工作,新的公寓,一切都是新的。比起那些刚来深圳,“十元店”里暂栖身的下海者,我是太幸运了。八卦岭鹏盛村的这间单身公寓不仅给了我这只老孔雀一个温暖的小窝,每天早晨正是从从这里出门,我开始飞向了属于自己的那片天地。每天傍晚,带着奔波一天的劳累,回到这里安身休息。

上班不久,我就赶上了宝安集团通过证券二级市场,控股上海延中实业从而轰动全国的史称“深资北伐第枪”的“宝延风波”。习惯了在内地机关干啥都听领导布置任务的我,被老总叫去批了一顿,企业这么大的动作,你这个宣传部长为什么按兵不动?我这才如梦方醒,明白了在深圳、在企业必须各自为战,主动出击,那种在内地机关拨拨转转的被动懒散作风不改变,是绝对会被老板炒鱿鱼的。

那天挨批后,我立即召集全部会议,紧急部署,出差的出差,写稿的写稿,联系新闻媒体,組织新闻发布会,忙了个屁滾尿流,不亦乐乎,才跟上了集团的工作节奏,看到老总脸上的一絲笑意,我这才松了口气,显然,企业这份工并不是好打的。从那时起,我很少再按时定点地坐集团班车回八卦岭了,每晚的加班加点成了家常便饭。有时太晚,连最后的公交车也沒了,就走回八卦岭,久而久之,倒也习以为常了。

上世纪50年初,有一部著名的长篇小说《工作着是美丽的》,以此来形容我住在八卦岭的那段打工岁月,应该是恰如其份的。

那时的宝安集团,顺应了小平南巡后改革开放的滾滾洪流,在上海滩收购延中,在浦东兴建上海宝安大厦,在武汉收购南湖机场,在北京开发恒丰别墅花园,一系列的大手笔、大动作震动全国。正是在企业迅猛发展的大背景下,我和部里的同事们一起策划了在人民日报等全国11家大报推出的11个整版的“全国诚聘精英大行动”招聘广告。在光明日报推出了“东方辉煌一一中国宝安集团成功之谜”20个整版的长篇纪实报告文学。在中央电视台黄金时段推出了“与发展中的中国一起发展,与成长中的中国一起成长”的企业品牌广告。

1994年元月,我们在集团陈政立老总的支持下,创办了至今在全国企业报刊界经久不衰的《宝安风》内刊。集团投资,由我出任制片主任与北京电影学院青年电影制片厂合拍的电影《砚床》,在上海第三届国际电影节上被美国福克斯公司购买,成为新中国成立后被好莱坞购买的第一部中国电影。导演刘冰鉴和美术全荣哲获得了第16届中国电影金鸡奖“导演处女作”和“最佳美术”两项提名,圆了宝安集团作为一家老牌上市公司和一群有志青年的电影梦。

更令人出乎意料的是,我居住的八卦岭鹏盛村单身公寓在1998年宝安集团的房改中,每间公寓以不到十万元的价格

出售给了企业员工。因我在初来深圳时在此住过几年,对这个小区环境十分熟悉,位置离后来集团从深南中路的宝安大厦搬至雅园立交附近的宝安广场也更近,就毫不犹豫地认购了一套。后面的故事不说,是每个深圳人都知道的了,随着深圳日新月异的发展,八卦岭的房价也翻了跟头似的猛涨,前几年又通了地铁,出了小区门往东走200米就是9号线的园岭站,加上小区门前的八卦一路,一条街都布滿了各种风味的大小餐厅,成了名符其实的饮食一条街。还有门庭若市、近在咫尺的沃尔玛,与邻为伴的宝安北路上形形色色、配套齐全的各类专业市场,要多便利有多便利,真是个衣食住行的好地方。

最最令我开心滿意的,是八卦岭鹏盛村地属的学位房,被划入了园岭实验小学。自买下这间单身公寓后,我就把全家户口都落户到了这里。前年小孙子到了上学年龄,不费吹灰之力就进了园岭实验小学,全家皆大欢喜。小区离学校一条马路之隔,走路十几分钟,中午接送孙子在此吃饭午休,非常轻松。

当然,从八卦岭鹏盛村那间单身公寓搬家后,我已换了两次住房,一次比一次更上一层楼。但八卦岭鹏盛村的公寓,我却始终舍不得出手。不单单是人老了,有些恋旧,更主要是想再等等,看能不能有朝一日,列入城市旧改,再加些钱,换套大的。毕竟,这里地处福田,位置居中,交通便捷,配套完善,只是比我现在的住房小,其它方面都要强。

这就是我告别洛阳,初入深圳的第一站一一福田八卦岭。感谢宝安集团,给了我下海打工的这个平台。感谢福田八卦岭,给了我来深后第一个遮风挡雨的新家园。感谢深圳特区,给了我这个算不上英雄的用武之地。

我的不离不弃的宝安、深圳!我的一往情深的福田、八卦岭!


  • 1
  • 关键词:纪实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4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深圳老亨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7-09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1994年元月,我们创办了至今在全国企业报刊界经久不衰的《宝安风》内刊。集团投资,由我出任制片主任与北京电影学院青年电影制片厂合拍的电影《砚床》,在上海第三届国际电影节上被美国福克斯公司购买,成为新中国成立后被好莱坞购买的第一部中国电影。”但是这段故事就值得好好记忆。干货满满
  • 单是
  • 谢谢老亨!
  • 谢谢“别看了”的鼓励!

    回复

    • 别看了3秀才2019/07/11 09:18:02
    • 分享到:
  • 过去就是历史,经历就是经验。很走心的作品,赏了。
  • 点评精辟!谢谢鼓励!

    回复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2星
  • 1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8100
  • 10
  • 710
  • 虚无,感觉恍恍惚惚的,感觉这个故事是一个梦。时光碎片一样的文字,也像断章。不同作者以往风格,一口气看完,有深意,有反思,不敢揣摩人物的凌乱心思。看似简单,却把细小的事情深刻的描写,看一遍,看似有千头万绪,其实就是一个爱情的故事的描绘,佩服作者驾驭文字的魄力。之前也看过书生写过与之近似的一篇,我看完,就像在梦游。。。

    梦蝶媚惑

    2019/7/13 20:19:24
  • “溯溪而下,本没有路的,惟溪流蜿蜒”。 从诗中可以看出,诗人热爱大自然的原动力。诗人对时间,生命在大自然中的描写有着特别的情感,感怀而又有深意。写雨,湖,梅花,山村,通过时间,凸显生命的沉重,让自然景物在画面上有了质感,字里行间,读来温暖,如沐春风。也许是意象太过密集,有些许审美疲劳,诗意上也有重复之感。

    梦蝶马峦山(组诗)

    2019/7/13 8:50:26
  • 可怕的房事,在深圳,留在这里,最怕什么,租房。衣食住行,缺一不可,在深圳,我还算幸运,二十年,我只搬过两次家。作者从看房,到买房,心里在纠结,在放弃,在坚持中来回折腾,折射出现实生活的残酷,谋生的艰难。两极分化越来越明显,怎样求生,或是说绝处求生。痛定思痛之后,买,买了就是赚到,也写出了大众买房的心态,小产权房,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梦蝶​100万,我住进了郊区城中村

    2019/7/13 7:17:57
  • 作品主要分为两大部分,前一部分写的是在汕头,后一部分写的是在深圳,汕头我不熟悉,深圳我却感慨颇多。作者采用大量的白描手法,来展现人物的性格与命运。小说里的优点很多,其中印象最深的是台风贯穿始末 ,既有隐意,也有象征,读着让我沉浸在意境的遐想里。我猜测,这篇文章的作者应该也是漂泊中的一员,否则写不出这样的文字来,许多丰盈的细节可以见证。

    紫荆花候鸟的春天

    2019/7/12 21:52:59
  • 从飞泉把这首作品贴出来,我足足用了2天的时间去阅读和学习。24首作品,诗人信手拈来,毫不费力,一行行的文字排开,创造出令人惊喜的诗歌意象,给读者带来审美的愉悦。飞泉的作品还是一如既往的技法相当娴熟,包括他在作品上的一些选材、修辞与用词,都是令人晦涩难懂,但作者这些充满灵性的诗作,又是时尚和奇特的。

    莲花汉子​铜质玫瑰

    2019/7/12 16:46:01
  • 坂田小黄车维修人员、麻墈村刘文清一家、龙华汽车站广场清洁工老李、景乐新村旅馆史老板。他们属于平凡而卑微的底层人物,为明天就业犯愁,为未来落叶如何归根烦恼……这是龙华的一角,也是社会普遍的现象,人们的生活品质需要保障,深漂打工者想要归属感,城市会是他们新的根吗?

    嘲讽四种深圳

    2019/7/12 11:57:02
  • 早年工作于华强北,或生活在其附近的人,不会不记得生意极好的万佳超市,后因租赁到期,而业主坚决不肯再续,遂无奈搬至华发北路,由曼哈国际商城取代。又数年曼哈易主,由各类通讯产品取而代之。时华强集团的老总,极力主张将集团名下的地产出租,于是先后有航空、物流进驻,企业陆续搬至关外。实不愧是老总,其后证明是对的,自此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华强北”诞生了。作者写了好几篇“深圳十大,”可谓熟悉深圳,也用心了。

    风居住的街道福田地理坐标

    2019/7/12 10:21:35
  • 这是今年写成的第11篇作品,也是前两天刚完成的,有人说读出了一点新意思,不知道她有没有骗我[呲牙]。我说过了,接下来半年,能写几个算几个,但一定会往狠里写。昨晚与一非常熟悉一二十年前宝安文坛的非文艺界人士喝酒,他说你写吧,别在乎发不发表,别在乎那点稿费,能写出来就好。我说是的,后来想想,我当时肯定喝得二麻麻了,不在乎,并非不需要[捂脸]

    段作文媚惑

    2019/7/12 7:20:18
  • 还是保持你自己的风格吧,因为写风花雪月的诗太多了。我觉得嘛,只要你写的诗有个性,同别人的不一样,真实于自己的内心又何尝不可呢。老实说读你们写的诗一时半晌还真读不完,不像小说能满足视觉神经的快感,一口气就可以一目十行。这些诗,如果快速读下便是囫囵吞枣,不知到底写了什么,因此,我想说的是其实这些诗的信息量很大。

    红红的雨​铜质玫瑰

    2019/7/11 20:36:35
  • 老段的小说,很多没读过了,感觉手法也变了,挺魔幻的啊。“媚惑”,梦一般的故事,亦真亦幻想,我用极快的速度读完,好像写了很多,好像什么都没写,给我就是这么一个奇怪的感觉,读后让人想的可能很多,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想法吧。故事似乎很简单,但细想起来又不简单。总之,老段的写小说的思路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或许这就是进步吧。

    红红的雨媚惑

    2019/7/11 16:46:44
  • 额鲁特�珊丹评论: 这组诗歌,以白描的手法将时代变迁中的个人命运,作了跳跃、碎片化的蒙太奇连接,使诗歌具备了长度和厚度,从而扺达诗歌意欲表达的主旨——忧患和悲悯的角度,有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冷静。 诗歌中的我,大多处在局外,这种观察,是作者价值覌的隐线,也是用痛苦换来的。这种身处局外的表达,比诗中的那些忍受更为深刻,痛世中的失望与痛苦,也更加令人纠结。

    宋憩园咖啡馆里的上帝

    2019/7/10 21:21:00
  • 桃德的诗一向圆润而晶莹,有时无法与他经商的老板形象联系在一起。恍惚中,总觉得他内心柔软得如一株从赣西山区迁栽在深圳梧桐山下的薄荷叶,在某个燥热的闹市里独独地散发着清凉的诗香。在他的笔下,马峦山的一草一木是如此的摇曳多情。无论是状景还是描物,都点到神聚。在这方面,我总觉得他的笔名莲花汉子,该改成多情汉子了。通读他的诗,情在神凝,诗入画,画中有诗。带着花的芬芳又不失阳刚向上的基调。

    叶紫​马峦山,岭南之地的桃源镜像

    2019/7/10 14:22:18
  • 我不知道是否需要给这组作品作一个诠释:关于这么冰冷的文字,是否能引发共鸣。答案是否定的。这些日子,我一直在想要写怎样的作品,寻找的过程非常艰难。这让我这小半年产量急剧下降,工作的枯燥和生活的琐碎甚至改变了我的精神状况和心理状况。我发现自己急躁了,之前的内心安静被打破。我知道这种危险,却无法控制它。我于是将这种冰冷的情绪和急躁的精神状态诉诸笔端,最终成为《铜质玫瑰》的意象和隐喻。

    江飞泉​铜质玫瑰

    2019/7/10 12:20:59
  • 忙碌搬砖一上午,我伴着那首《蜗牛的家》,读完了全文,最后的反转,绝了。朴实的文字间,有草根的辛酸,有游子对家的渴望。 那年在布吉大芬看房时,中介对我说这里将是市中心。我觉得这人不太靠谱就没再联系,如今十年过去了,至少那里真的不是市中心。 还有,香蜜湖现在还有500一平的房子吗?我加500都行啊!眼光,真的很重要。

    雪候鸟​100万,我住进了郊区城中村

    2019/7/10 12:07:51
  • 很难把桃德和花花草草联系在一起,他真的是人如其名,一个笑起来露出洁白牙齿的汉子。但是他一说到自然 ,一说到植物,那真的是眼睛放光的喜欢。正因为对自然的喜欢,这些都进入了他的心里,他的梦里,他的诗里。诗情画意,是他的生活,把生活过成诗,最美人生,不过如此! 经过马峦山,再诗此组诗,倍感亲切。

    小宇​马峦山,岭南之地的桃源镜像

    2019/7/10 11:23:5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