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绿血记
  • 点击:2095评论:52019/08/24 19:23

1

云层之上,如倒泻了一桶油漆,冰雹夹着绿色的闪电,倾泻而下,绿油油地瘆了一大片。

天降异象,引起人们恐慌。于此,政府不便过多解读,便假借一个捞子堪舆学会放出风来:天降祥瑞于斯,大吉将至矣。

不久,坊间传闻,福永万福广场边上的小巷子里出现了一个神算子。唐装布鞋,羽扇墨镜。他在树上敲了一棵钉子,挂一旗帜,上书:有眼无珠曾道人,洞悉世事钟半仙。

阳光甚烈,但巷子林荫蔽日,徐风习习。神算子钟义举半躺在竹椅上,一块绿油油的疤痕在衣袖内若隐若现。他前面放着一排矮小的阉鸡凳,坐着几个信众。他的羽扇一挥,众人依次将“诚意”投进一旁的“功德箱”内。

与其他舌灿莲花的神棍不同,只管坐下,不待开口,钟义举便知你所求何事,让来者甚为震惊。之后,不管他扯什么,你必须要信,心中稍有质疑,他立马可知,并毫不客气地将你赶走。

日渐,他声名匪浅。

2

黄梅最热衷将李大头推到广场上溜。广场上的音乐此起彼伏,处处翩翩舞影。

黄梅固定好轮椅,外套一甩,穿着紧绷的舞衣就飘进人群中。

有一中年男子过来搂着她,黏着她的脸。黄梅迎合着,两个身躯紧贴在一起,随着音乐的节奏左甩右甩。

死娘炮。

轮椅上的李大头低骂着,恨不得撕了那个一脸春色的男子。

黄梅眼角的余光如练,嘴角蜉游着一丝快感。她薄薄的舞衣下,腰肢扭得像条蛇。男子的手从她背上往下滑,落在屁股上。两人深情对望,目光迷离。

狗男女。李大头又骂了一句。口齿不清,唾涎像根线般从嘴角往下滑。

曲终,黄梅和男子被剥离,他们的额角渗着细密的汗珠。黄梅走过来,拿起挂在轮椅上的水杯,咕咚咕咚地灌着。

李大头歪着嘴巴骂她贱人。又伸着舌头舐舐干巴巴的嘴唇。

黄梅举着水杯,盯着李大头,问:想喝水?

她随即将杯里的水如奠酒般浇在地上,遗憾地说:水没了,先忍着吧,回去再喝。

李大头的舌头打着结,又骂了一句贱人。黄梅鄙夷地看着他,问,我的拉丁舞跳得怎么样?

李大头翻着白眼,将头搁在轮椅的把手上。

音乐又再响起,黄梅将水杯放好,滑了过去。另一个男人闪亮登场,他一把抱着黄梅的腰,往怀里一揽。黄梅那尖锐的乳峰便压在了他的胸前。两人像根麻花,绕在一块,盛溢的多巴胺像滚烫的热油,烫得李大头浑身发抖。

李大头想起自己提交给人大,但遭到一片耻笑的提案:建议禁止在公共场所跳舞。

如果这个提案被通过,就不会有今天的奇耻大辱。

李大头又想起了他的那些女人。一两万块的圣罗兰小提包,一出手就是几个。

她们的小蛮腰可比黄梅的软多了,细腻、润滑、翘臀如丘,一拍,有濑尿牛丸般的质感。

周星驰扮演的猪肉佬,是李大头最喜爱的角色。那句‘我以为我们的交往是建立在感情之上,原来也只是一盘生意’最绝了。屌丝的形象入木三分,穷酸之意言于形而溢于表。

屌丝耍流氓,通常以感情之名,欺财骗色。而像李大头这样的成功人士,是不屑于用此费心劳力的下作手段。票子一甩,群芳争妍斗艳,香自远方来。

李大头从不掩饰他资本家的优越性:我的爱情是买来的——

然而,他发梦也想不到,才四十多岁就中风了,只能坐在轮椅上,歪着嘴巴流着口水干着急。

李大头的不幸,让黄梅猝不及防,幸福来得太突然了。再也不用担心哪天回家,自己的床上躺着别的女人,而且顺理成章地接管了李大头的所有财产。

黄梅用毛巾拭擦着李大头嘴角的口水,咬牙切齿地说:大头啊大头,你想不到会有这么一天吧,你的女人呢?都去哪啦?

黄梅把热粥泼在他的脸上,说:大头,吃饭了。

黄梅把水淋在他的脸上,说:大头,洗把脸吧。

黄梅把他推倒在地上,说:大头,睡觉了。

黄梅贴着男子的脸,扭着腰肢,任由他的手在她的背部上下游走。

李大头的下巴歪向一边,眼里烁着火苗。他可以承受黄梅的谑待,但不能忍受她当着自己的面让别的男人摸来摸去。

李大头想走开,但轮椅已经被锁定,他打不开掣动阀。

很多人认出了李大头,他们O着嘴说:那不是雄道地产的李老板吗?怎么啦,坐轮椅上了?

旁边有人应道:人家看他老婆跳舞来了。

哪个?

就那个,穿着黑色单肩紧身舞衣,在跳拉丁舞的那个。

李大头分明看到他们眼里淫邪的光茫。他铁青着脸。

李大头哀求黄梅,你可以打我,骂我,但请不要这样折磨我。

黄梅侧着头,小指伸进耳孔内,旋了旋,然后弹了弹,说,你说什么?我听不清。

李大头说,我求你了。

黄梅冷哼道:知道难受了吗?你把那些浪货带回家的时候,怎么没想过我的感受?举头三尺有神灵,这是上天给你的报应,我怎敢逆天而行?

李大头怨毒地看着她。

李大头以前不相信报应,但现在已经太迟了。他喜欢给别人戴绿帽子,但不能容忍别人给自己戴绿帽子。他尚心存一丝侥幸,毕竟还没有捉奸在床。

黄梅到底有没有给自己戴绿帽子?这让他很纠结,他既想知道,但又怕知道。

李大头让人给他请了个医生,每天上门做针炙。

每当医生将银针从李大头身上拨下来。黄梅就不厌其烦地问:他还能站起来吗?

医生也不厌其烦地答,不好说。

此刻,黄梅的脸上就浮现出一束冷笑。

唾液从李大头的嘴角流下来,他怨毒地看着黄梅。

送走了医生,黄梅在李大头面前蹲了下来,她用双手挟了挟两乳,让乳沟变得深不可测,说道,看见了没有,你嫌弃的东西人家当是宝。

李大头翻着白眼,喘着粗气,口齿不清地骂道:贱人——

黄梅莞尔一笑,说,你错了,他们叫我爱人。

李大头眼前一黑,歪倒在了轮椅上。

3

老林跟随李大头多年,李大头中风后,身边人就只有他了。李大头派他跟踪黄梅,看她到底有没有拿他的钱在外面养男人。数天后,老林回复,老板多虑了。

李大头不相信,他隐隐感觉到,老林不那么可靠了,有事瞒着他,但没办法,找不到还能用的人。

钟义举的名气传到李大头的耳里,他让老林把他请来。

老林去了一趟万福广场,回来复曰:钟半仙不提供上门服务,请老板移驾就尊。

李大头无奈,让老林把他弄上汽车,直奔万福广场。

小巷之内,一对年轻夫妻正站在那旗帜前吵骂。女的说,我就知道你和那个贱人还藕断丝连,我们离婚吧。

男的说,冤枉啊,你是我老婆,却宁愿信个神棍也不信我?

女的又说,我就是太相信你了,你去找她过日子吧。

女的拂袖而去。男的指着钟义举咬牙切齿地骂,不说真话你会死啊。

钟义举的嘴角一撇,说,一个要用无数个谎言来圆的谎言,为什么就不能直接去面对它呢?

李大头坐在车内,看着男人追着女的不断地解释,口齿不清地问:他真的那么厉害?

老林说,他算得准不准有待时间验证,但人人都说,只要你站在他面前,心里想什么,他倒是知道得一清二楚。

李大头点点头,让老林抱他下车,推他过去。

福永大道上车水马龙,但这藏于小区旁的巷子却颇为清静,目送那对男女离去后,神算子便靠在竹椅上假寐。

老林将李大头推到他面前,轻轻地唤了一声钟半仙。钟义举星目半睁,瞥了他们一眼,手中的羽扇指了指旁边的“功德箱”。

老林掏出一张大钞扔了进去。

李大头朝老林挥挥手,示意他回避。

老林便回到车上去等待。

李大头横着舌头,口齿不清地说,大师,你好——

钟义举嗤嗤一笑,说,李老板请回吧。李大头一怔。钟义举又说,咬着舌头说话不辛苦么?

李大头忽然大笑,道:果然是半仙,什么都瞒不过你。

口齿伶俐,吐字清晰。

李大头说,大师应该知道我的来意吧。

钟义举点点头,说,嗯,知道一点点。

李大头说,说说看。

钟义举不语,从地上捡起一片绿色的树叶,横放在头顶上。

李大头说,这是一个男人的耻辱。

钟义举朝“功德箱”扇了扇。李大头从怀里掏了两千块钱扔了进去。

李大头说,事成之后,另行酬谢两万元,不知大师意下如何?

钟义举的眼角一蹙,羽扇朝下一摆。

跟聪明人打交道,无须过多言语,心照不宣。李大头虽然不太相信他如传闻般神奇,但就凭他一眼识穿自己,至少也是个懂察颜观色之人,而且他对钱感兴趣,对钱感兴趣的人知道自己的目标是什么,目标明确的人办事比较可靠。

李大头扔下一张名片,摇着轮椅往回走。

老林见李大头要走了,连忙过来推他,然后抱上车。

老林问:这么快?

李大头的嘴角咧了咧,不语。

4

自从被绿色的闪电劈中,钟义举就发觉自己能洞悉别人所思。烦恼随即而来,了然其身,就不免会说出一些得罪人的话,谁愿意被赤裸祼地暴晒?身边的朋友渐渐疏远他。

女朋友秦小秧也离他而去。她说,你给不了我想要的生活?

她想要的生活是什么?他听到她心里只有一片泪水哗啦哗啦流动的声音。

雨落在地下要泄洪,人活在世上得吃饭。

两万元是票大生意。

李大头说,这关乎一个男人的尊严。他装作口齿不清,让黄梅放下警惕。他怀疑每一个和她跳拉丁舞的男人,但又好像都不是。

黄梅依然推李大头到广场上跳舞。李大头似乎已习惯她的放荡,面无表情。

钟义举混在人群里,盯着黄梅,她的内心只有报复后的快感,她和舞伴应该没有奸情。

他跟踪了黄梅几天,却没从她的心中读到有价值的信息。他怀疑李大头是不是想得太多了。

李大头对他这个结论不满,暗骂了句废物。此话被钟义举听到了,他脸色发黑,却又不便发作,只得继续跟踪黄梅。

黄梅的日常生活很有规律,每天就美容院——公司——推李大头去广场跳舞。偶尔也会到咖啡馆里发呆。在她发呆的时候,钟义举读到了一些比较复杂的信息。他想潜得更深一点,但那些陈年往事只是一掠而过。直到有一天,他发觉黄梅的心中隐约地出现一个男性身影。钟义举欣喜若狂,想要抓住他,但这个影子很模糊,像梦一样飘忽。

钟义举常常想起秦小秧,一想起她,就会隐隐作痛。他发现,那个影子出现在黄梅心里的时候,也是这种感觉。

钟义举问李大头,是否有怀疑的对像。李大头压着声音说,我说是老林,你信不信?

钟义举大吃一惊,说,不会吧?

李大头说,和那个贱人有接触的都有嫌疑,所以我要你去查证。

李大头中风后,老林是唯一一个留在他身边的人,如果是他,那事情就不是这么简单了。

老林看着憨厚老实,但自己就是听不出他的内心在想什么。

钟义举决定先接近黄梅,挖一挖有何秘闻。

这日,黄梅如常来到咖啡馆,点了一杯斋啡就坐在窗边发呆。

钟义举一言不发地坐在她的对面。黄梅看看四周,见还有很多空位,皱皱眉头,瞥了他一眼,然后继续对着窗外发呆。

钟义举盯着黄梅,他看见她的心内有一丝隐痛,影子的信息也具体了一些。

黄梅见他如此无礼,戚着眉头骂,你有病啊。

钟义举轻轻一笑,说道:不好意思,我看你像我朋友的一个故人。

  • 1
1/4页上一页1234下一页
  • 关键词:都市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8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未雨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31
  • 叶紫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27
  • 曾楚桥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26
  • 梦蝶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26
  • 梦蝶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9-08-26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未雨1布衣2019/08/30 22:39:18
    • 分享到:
  • 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些不愿示人的破事。算命的神棍本来就应该察人于色,但他却偏偏喜欢说真话,所以他必须有些于常人的特质——绿血,当人人信奉难得糊涂时,说真话是惹人讨厌的,除非另有所图。是孤独地清醒?还是快乐地同流合污?当你以为可以快乐地随波逐流时,却又发觉无法割舍对真相的渴望。每一个角色都是一种隐喻,只是水平有限,所表仅隅,望各位老师多多赐教。
  • 回复
    • 叶紫4举人2019/08/26 14:11:12
    • 分享到:
  • “命是掌握在有话语权的人手里的,谁能编排我李大头的命?我弄死他。”作者借一个算命人之口,塑造了一个有钱就自以为是,以自己的内心肮脏去度天下人之腹的“李大头”,同时在处理黄梅这个角色时,并没有按老套的剧情让她“从良归正”,而是按人性的发展常规,让她早已经丢弃精神的灵魂,宁愿享爱着物质的无忧,精神的空虚,都不愿拾捡往日。作者以荒诞的笔法,反讽世事人情,金钱主宰的世界,读来让人入胜,又不失深深地思索。
  • 回复
    • 曾楚桥3秀才2019/08/26 10:57:37
    • 分享到:
  • 有人说黑人的血是墨绿色的,后来知道那是谣传。估计在这个星球上,人类的血液都是红色的吧。绿色的血只怕没人见过。也因了这绿色的血液,让我对《绿血记》有了更深也更迫切的阅读期待。这种期待不仅是因为小说在叙事上有令人眼前一亮的策略,更值得我期待的,可能是对题材的嗅觉和敏感。这种敏感源于个人长期的写作习惯以及作者在写作过程中的突发奇想。是的,我已经很少看到这类带有异质的写作了。它把读者带到了更高层次的思考。
  • 只有昆虫的血是绿色的。

    回复

    • 梦蝶5进士2019/08/26 09:03:54
    • 分享到:
  • 秦小秧,黄梅,李大头,钟义举,算命的路人,人性的弱点与复杂,一一呈现。秦小秧,她的生活需要一个脚踏实地的男朋友;黄梅,她不是一个薄情寡义的女人,她出于下策,用自己去报答李大头,虽然这种报答为人不耻,但在小说里合情合理;钟义举,一个想拥有爱情又不上进的年轻人,想利用巧舌如簧去骗取钱财,恰巧被闪电击中拥有了某些特异功能;算命的路人,纯属想寻找一种心里上的安慰,工作还得继续;李大头前因后果串起了这个故事
  • 回复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1星
  • 1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5100
  • 1
  • 260
  • 《夜莺之歌》可名为“深圳爱情故事”,读来真有遗珠之美,作品完成度很高,语言、情节、人物、时代感均有一定的高度。塑造了一个叫人印象深刻的女性形象,不一般的歌女,这个叫“赛沐贞”的女性或许会让人熟悉起来。又巧妙借用了早期流行歌坛的历史为蓝本,将人的遭遇跟时代结合起来,虽然不是大江大河式,却将个人在时代进程中的际遇与生活呈现出来。文字优美,韵味很浓,有部分情景描绘得真是精彩。

    微微尘夜莺之歌

    2019/9/20 15:13:07
  • 文有点散,又有点收。散在点到为止,收在容纳百态。不管是招聘还是报刊亭不卖报纸,这是时态的转变,特别生活,许多细微的东西日常化便熟视无睹,经过作者的记录被激发出来,引起读者共鸣。

    别看了招聘记

    2019/9/19 16:17:22
  • 看到黄老师这篇文章,暗搓搓地想,自己是属于圈外人?还是圈内人?是不爱互动型?好象都不是,就是觉得邻家是娘家人,自己写了点东西,赶紧献宝似地给娘家人献出来,不互动,一是确实有点忙,二是真的跟这个圈子里的作家和评委都不熟,我可以随心所欲写,但真的不敢评,因为好多作家水平都很高,我只暗暗学习,特别喜欢黄老师的点评和鼓励,邻家有你,真好。

    欧阳静茹今夏,邻家的瓜更加甜

    2019/9/19 16:15:45
  • 一首小诗,洋洋洒洒着无数的思念与牵挂,还有字里行间的感触万千和欲说还羞的近乡情怯。寂静的路上,杂乱的并不是气流,而是这位南粤小丫那剪不断理还乱的心思。我也读出了这样的画面:空座和安静的作者之间,少了酒杯和明月,多了渴望和惆怅。远去的岁月看似无情,但是有没有发现,正因为时间一直流向未来,那些往事才弥足珍贵?而珍惜是一种能力。学会这种能力,心里若空了,随时用爱和阳光填满;而即便再重的过往,心也盛得下。

    雪候鸟归途

    2019/9/19 10:37:19
  • 记得我在一首《台风》的诗里写过,形容台风如烈性伏特加,但却没有喝过,也不敢尝试,实在不胜酒力。看到这篇,似乎浮现出作者的豪爽面庞,颇有古代侠女风范,大有于山巅雪夜,侠士们推杯换盏,豪迈之气呼之欲出。其实,品酒更见人品,更见性格品德,这是酒能唤醒人最初的本真,所有的隐藏将被褪去,留下的就是人的真性情。而以茶兑酒,更是君子侠士的结合体,似乎颇得人心,能解醉意,更能沁心。

    江飞泉微醺伏特加

    2019/9/19 10:24:19
  • 四种人,四个人生,修理工,菜农,清洁工,小旅店老板,扮演的都是普通的角色,甚至无足重轻,对于深圳这个庞然大机器,这些零件卑微到尘埃。然而,不容忽视的,对于每个个体,每个家庭,他们又是如此重要,他们承担着一个家庭的生计命脉,也扮演着自己立命于这座城的价值。他们纵使是小螺丝钉,又呈现出不同程度的苦痛与命运的归宿。这些小人物没有必然联系,却向我们提供了一个都市应有的温度和包容。

    江飞泉四种深圳

    2019/9/19 0:27:43
  • 著名作家刘庆邦说,�每个写作者无不希望通过作品作用于人的精神,使人性更善良,心灵更纯洁,灵魂更高尚,社会更美好。我喜欢世上所有美好的事物,它能带给我温暖和感动。那对清洁工夫妇,时隔多年,我至今仍清晰地记得他们黝黑的面容和纯朴的笑容。凡人善举,正是这些普通而平凡的人,他们的举动给人温暖,令人感动。我喜欢记录生活中的每一个美好瞬间,记录生命里的每一次感动,让更多的人感受到生活中的真诚、善良与美好。

    郁小尘入深圳记:有梦真好

    2019/9/18 22:18:17
  • 往前追溯十几年,或者更久,凉帽是很常见的物件,只是随着时代的发展,凉帽慢慢地退出了历史舞台,成为了用于缅怀的追忆,甚至连凉帽的制作、编造,都面临着消失的危险。或许,再过许多年,我们的后辈就看不到凉帽了。想想这些,就特别的惋惜,遗憾这些民间财富的消亡。在这样的思想下,写下关于凉帽的诗句,用文字的方式来延续凉帽的存在,这也许是文字存在的又一意义,记录、再现,让我们通过文字看到那些即将流逝的事物。

    橙橙长歌与乡愁

    2019/9/18 19:28:07
  • 在五湖四海普通百姓的理解中,到深圳打工,大体印象便是进工厂,干流水拉,毕竟一家普通工厂上万人,流水线工人占比80%左右。有的工人在同一家工厂同一个车间,同一条拉线同一个工位,干同一类似产品,可以无怨无悔奉献一二十年青春。酸甜苦辣个中滋味,都不能懈怠勤劳的双手,过得简单知足。

    只因不才入深圳记:深圳,你让我泪流满面

    2019/9/18 17:09:55
  • 在邻家,长篇有长篇的精彩,短文有短文的嚼头。就像这篇千字文当中的“售票小哥”和“我”那般,虽说身处底层社会,却不失至真至善的人性亮点以及“撸起袖子加油干”的追梦态度。说句实话,这类文章阅读起来,因为字数不是很多,视觉上不感到累;由于内容颇为励志,更能触动心里的那根弦。

    黄元罗深圳公交的售票小哥

    2019/9/17 17:15:53
  • 非常感谢元罗老师对邻家社区文学的关注与厚爱,同时也非常感谢你对老大姐的厚爱。正因为你心中有大爱,你对文学的爱,对邻家社区文学的爱。所以,文友们一直在猜测,元罗老师是不是商人?在邻家投资这么火热?许多的文章都有会收到你1000币的打欣赏,心情好,作者的文章写得好,还会收到你的饭盒一个。临近大赛即将进止稿时,我发了一篇文章上来,同样受到几个不认识的文友和我熟悉的打赏,半天之内文章进入推荐。

    春风妙语今夏,邻家的瓜更加甜

    2019/9/17 14:56:41
  • 凉帽是岭南客家的文化符号,在某种程度上也是深圳非物质文化遗产,这种题材的诗歌不太容易写,写得太正,容易给人端住的感觉,显得高高在上不接地气,不太容易体现出个人的情感体验。《竹篾翻飞》不太像主流写作,读起来没有讴歌的意味,多的是寄情于物,站在旁观者的角度写凉帽制作的过程,寄寓了作者和凉帽制作者的情感、愿景,可观、可感。第二首《长歌与乡愁》则主要写情感,这种题材就比较多了,第一首更显得灵动传神。

    溪有源长歌与乡愁

    2019/9/17 13:14:24
  • 我已经担任过两次初选评委,就我所知,大多数初选评委都特别希望读到人新、文新、耳目一新的作品,我们总是把更多精力放在选拔更多新人作品中,对于老面孔的熟人则更多了一分挑剔和高要求。比如这届里笑笑书生和水去先生的作品,我都是一眼就看上,但再三读之却觉得并未突破他们从前的水平,那就不如把机会让给更多新人去崭露头角吧。这一届少了很多熟面孔令我很惆怅,我们这个圈子好不容易形成,大家要报团取暖,不要轻易离开。

    陈彻今夏,邻家的瓜更加甜

    2019/9/17 13:08:08
  • 梦晴的这篇《姐弟仨的深圳路》,仔细读毕。该非虚构没有宏大的事件,有的只是来深圳打拼的一家人的真实记录,既说明了来深圳的原因,也讲明了在深圳讨生活的不易,既写了姐姐的成功,也写了弟弟的失败,还写了自已打工的艰难困苦的历程,不避讳,不夸大,原计原味原生态!是不可多得的小人物的奋斗史的真实写照!深圳的一砖一瓦,深圳的高楼大厦,深圳的辉煌腾飞,无不凝聚了类似梦晴这一家的千干万万个来深建设者的心血和汗水!!

    方华吉入深圳记:姐弟仨的深圳路

    2019/9/17 11:01:16
  • 对第二则故事感兴趣,并点赞。结果有点出乎意料,但也说明了一个真相:世间只有两件东西不可直视,一个是太阳,一个是人心。人性的复杂可见一斑。当你风华正茂,风光无限时,一切都是美好的;当你跌落云端、满身负累时,一切美好都消失了。这是精致利益主义者的观念,也是对他们无情的鞭笞。昨天看到一个故事类似于此,一个“下嫁”给窝囊丈夫的精致女性,在得癌症时,得到她平时不待见的丈夫及夫家的兄弟姐妹精心照料

    江飞泉我和她(外一章)

    2019/9/17 9:54:16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