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片瓦的崩溃
  • 点击:16262评论:112023/09/01 22:05

我醒了,在很平常的日子里醒来。

醒来等于没醒,不能下床,就算下了床又能做什么呢?

躺在床上发呆是我的常态。

醒来之后,不是享受生命在时光中缓缓地流动,而是苦憋的承受中药带来的肉体折磨。其实,我不是睡醒的,是中药咬醒的。我一醒来,立即接收到左腿上传来丝丝咬咬的麻疼。左腿膝盖上方绑着巴掌大的纱布,包裹着一大砣饼状的中药块,经过两三个夜晚的被窝热温而烘干水分早已硬成铁饼,那丝咬麻疼正是那中药块的杰作,像一台永不停歇的发电机,不断地释放电流来噬咬着我的肉皮。其实已经不见了皮肉,里面的嫩肉全翻卷过来,并发泡发胀,腐臭冲鼻,溃烂得无法直视。再细一看,几颗肉球竦然隆起,散布其中,边缘被漂浮的黑血包围,堆积成痂,整个左腿肿得像一个大馒头,如此脆弱的时刻还得承受中药绵绵不绝的细密电击,可以想象难受程度。如果我的左腿一直保持不动,会好受些,因为痛得麻木了,就反而忘却了疼痛。如果粗鲁地动一下,不小心使铁饼似的中药块猛然撞击溃烂皮肉,造成的痛楚就像突然从天而降的一堆石头,一齐砸到我左腿溃烂脆弱的伤口上,新痛加旧痛,会让我疼得嘴里“咝咝”的直往外吐气。

我不能一直保持不动,就算什么也不做,也要吃喝拉撒,因为这些人体功能性的程序动作,一天里要多次离床。每一次离床,都是一个极大的“工程”。每天早上醒来,除了被中药咬醒,还会被尿意憋醒,也有时候睡得太死,直到被一群饿猪的叫嚷声吵醒。我这次醒来,是中药咬醒的,尿意也有,但不强烈,能不动弹就不动弹。父母早已起床去忙碌了,外面天光大亮,从仅有的一扇小门斜射进来,在暗陬陬的小屋里,变成斜角度的方形光柱,一明一暗对比明显,有些刺眼。斜光柱里面有无数晶莹闪亮的粒粒灰尘在自由地上下飞舞着,像被赋予了灵魂,与活物无异,释放着天性,我总是盯着它们发呆,如同看一场以生命而舞的表演节目。那时没有手机,也没有手表的时代,我不知道是几点了,凭天光通亮的感觉,判定应该不早了,对于一个在床上躺了近半年的我来说,天亮的程度对我的关系并不大,也不关心这些,我关心的是……学业?工作?爱情?这些我要么已失去了,要么还没有,是一无所有的状态。其实,我不知道自己该关心什么?只知道又过了一天,一开始,还能知道过了几天,从一天,到五天,到十天……慢慢地,日子过混乱了,去了多少时日,根本记不清了。以前还经常问母亲,我躺多久了,现在也懒得问了,半年的时间在生命长河里只是一瞬间,可是在当下的我来说,是无比的漫长,漫长到恒久无涯,是没有尽头的黑暗,是一种透心寒的绝望。所以,整天无所事事的我,就爱胡思乱想,导致大脑的想象力异常的活跃发达,每天活在自己的幻想世界里,从远古想到未来,从学校想到江湖,从生存想到死亡,像上演一部乱拼凑的庞大剧集的电视剧,凡是脑袋里的认知和思维所能达到的,电视剧里都一一达到了。其实,比肉体折磨更可怕的,是精神折磨,一个十六岁的懵懂少年,承受着失学的苦痛,无异于抹去智商,断去双臂,以残疾人的心态对这个社会既期待又恐惧,除了睡眠时间,其他只要睁着眼的,脑海里都是无意义的千头万绪,连吃喝拉撒也不停歇,所以,根本不知道自己要关心什么?

一个一无所有的人,能有资格去关心什么?曾经的同学们坐在宽敞明亮的大教室里,向清华北大发起全力的冲击;曾经心动的姑娘,已南下深圳寻梦,穿得一身潮流味,挽着别人的臂膀小鸟依人……而我躺在肮脏的破床上被腿瘤所折磨,羡慕这个羡慕那个,羡慕万事万物,哪怕是一个老婆子,驼着背颤巍巍地从门口经过,我都羡慕不已,想到她肯定儿孙满堂,想到她已不用学习和工作,只需要背着双手安享晚年,人生已经很完满。工作是什么?我回答不上来,只知道雷锋所说的,工作是你成为一颗螺丝钉,守好你的岗位,尽好你的职责,而如何去守岗,如何去尽责,我是一片未知的茫然。

我茫然的眼睛望向屋顶,那一片片淋了几十年风雨的旧瓦片,都默默地无声无息,无风无波。我不禁在想:它们是甘愿承受着一切风雨,还是命运之神的安排不得不接受?我不知道,但我努力地想猜出它们的想法,我的未来,会不会是一块瓦片?普通而平凡,默默地承受着一切,守着岗,尽着责,咦?它们不正是和螺丝钉一样吗?那每颗螺丝钉都是心甘情愿地吗?还是被迫接受?如果那些瓦片,那些螺丝钉能开口说话,我会很有兴趣地问他们这些问题。这些问题,对我很重要,或许,根本不重要,但我这个时期的关注点的确在那里,也只有这个时候,我像个冷静理智的学者,想象力发达的大脑有了主题在一个劲地研究,或许不能说是研究,而应该是自问自答,但每一问每一答都是极认真的。

一个人无聊太久,那些简单常见的事物在他眼里都成了陪伴者,他就想跟这些陪伴者说说话,解解闷,探讨探讨人生。特殊的处境,产生特殊的精神世界。

我每天醒来后,总爱先盯着那片瓦出神,因为在我的视线里,只有遮住天空的瓦才是最干净整齐的、最像样子的地方,这房子的任何地方都比不上那片瓦。我所躺的床并不大,却也挤了三个人:父亲、母亲和我,因为我爱在觉中碾动,脚上的药渣沫洒得到处都是,药液溢出浸湿床单,我所睡的最里面总是一块块黑紫,母亲尽管勤换床单,也赶不上中药的破坏速度,无论何时往床上一瞅,那肮脏现场不忍直视。还好我家不会有什么人来,就没有人知道我家的床是怎么个邋遢相。

其实就算床上被他们看到是凌乱脏污的样子,他们也不会惊奇的。

我往床尾的方向一眼望去,这一望,就变了一个世界,我每天提醒自己不要去望,可总是情不自禁地望一眼,对于少年,越是不想看的东西,就越想看,心里挂记得很。只要一眼,就再也收不回了,那里是最混乱的地方,却也是我最恐惧的地方。其实也没有什么,甚至有些好笑,就是一堆旧铁床架一叠叠地堆码在那里,无数的床脚都直直地杵向我,露出正方形的黑黑洞眼。因年代太久远,那原本是公社时代知青宿舍里的产物,堆放得很有年头了。这些旧铁床架都成了黑绿色,上面厚厚的灰尘堆积,像披了雪粉,只要用手指一划,会划出一个槽印来,像在灰地上写字一样。这间房子不足二十平,还被这些旧铁床架占了一半的面积。刚搬进来时,床尾的风景实在太惹眼,父亲用蓝白相间的尼龙布给隔开,当作一面墙,可以眼不见心不烦。然而在我眼里那是一片神秘的地方,对少年来说,兴趣在于未知,于是,尼龙墙被我一次次好奇地撩起来探究,明知道里面是什么样,但每次要忍不住地撩望一下。后来,父亲有堆放不下的工具,就卷起尼龙墙,把工具放置在里头。久而久之,尼龙布完全被卷到一边,里面的丑模样就彻底袒露于我的眼帘中了。不知从何时起,也许是看了太多鬼故事的杂书,我对这些静物产生越来越深的恐惧,当父亲在百米外的楼架里忙碌时,当母亲去地下室麻将馆“搓摸敲拍”时,我就特别害怕那些旧床架,总把那些旧铁床架联想成一堆堆下了符咒的僵尸,那一根根床脚是僵尸们的腿脚,那些黑绿变成寒绿,同时周围莫名的晦暗下来,恍若突陷冥界,满屋子鬼气浓浓,阴森异常。只要有了这个联想的苗头,就再也刹不住车了,原本淡定的我,变得慌乱无主,大脑嗡嗡直响。再过一会儿,发现那些僵尸突然全都复活过来,纷纷挺着躯干猛然站起,顶着凶神恶煞的脸,先扭动扭动身子,再平伸着双手向我缓跳而来……尽管是在这大白天里,可阳光只在门口徘徊,联想力强大的我越想越害怕,赶紧将被子把头捂住。只要不去想,就什么事也没有,一旦往这方面联想了,就会失控,越想越细致,越想越真实,甩也甩不掉,摆也摆不脱,虽然能蒙头闭眼,却不能阻止可恨的大脑,大脑看到那些僵尸们已经跳到床边,他们狰狞的脸,阴狠的眼,血色的獠牙,脏污的朝珠,残破的朝服,正舞舞爪爪的商量着怎么吸掉我的阳气,吞噬我的血肉,一场人间末日正在上演。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天气并不热,深秋已有微寒侵肤,可我竟捂出了豆粒大的汗珠。

这样长时间捂着,也不是个事儿,本来不强烈的尿意此刻像突然被充鼓的气球一样,在沸腾,在膨胀,再不消些许,就要爆开膀胱了。

我得下床了。

可在此刻胆量小到极点的我,不敢揭开被单,直等到有人从门口经过时,人的气息让我感觉到一种安全感,才敢有胆露出头来,只要一露头,心里的阴鬼联想就会全部消失,一切都会打败,就像美国商业大片里铺天盖地的反派突然全部被终结一样,还给世界一片平静美好。还好,等不了多久会有人经过的,因为我家旁边就是公厕,整个食品站,就这一间厕所。要不了一刻钟,就会有人来解决排泄问题。几分钟后,果然有一个小孩从门口晃过,听那脚步声的轻快节奏,赶时间似的“噌噌噌”地跑上去了。当听到小孩的跑步声,心中豁然敞亮,连小孩子都不怕,我为何在大白天惧怕成这样?是不是太可笑?于是猛地拨开盖被,睁开眼,望向头顶那片瓦,那一片整齐的瓦像神庙佛陀一样,稳如磐石,没有因为僵尸的“出现”而慌了手脚,乱了法阵,始终淡定地禅坐上空,与我怯懦的心潮起伏形成鲜明的对比。我再一扭头,斗胆地望向房间深处,那些旧床架始终一动未动,没有任何移动的迹象,深绿依然,显得安详淡然,我所有恐惧的对象,丝毫不存在。

只感方才的一切确实太好笑,可是,明知好笑,我每天仍要经历一遍,像固定的劫难,逃不掉,避不开。

“人在长时间的孤独空间里,必然会胡思乱想,会看到奇奇怪怪的东西。”这是父亲经常提醒我的声音,总会在耳边想起。可真到那个时候,我就乱了方寸,父亲的话所给的力量会变得微不足道,忘至九霄云外。我想,也许是因为少年的思维是单向的,当遇到某一事时,会自动屏蔽其他杂音。

既然这里的世界是安详淡然的,我方大吁一口气。现在得去解决排泄问题,经过了一阵恐慌的“劫难”,现在不仅尿意逼紧,便意也来凑热闹。我不能再耗在床上了,轻轻地掀开被子,慢慢地挪到床边,只要一动,左大腿药敷处传来的痛楚,如无数的针尖在反复的戳扎,我咬紧牙,承受着,缓缓地小心地伸腿下地,像一个电量微弱的机器人。

这个时候需要一个承痛期,是每天起床必须经历的程序。因铁砣似的中药块已经与腿上的血肉粘成一块,下地后要坐在床沿边“扛伤害”,因为直腿要弯曲,那敷药处正是拉伸皮肉的地方,使大面积粘在中药块上的血肉不得不脱离。在脱离的那一刻,是一片片的撕裂之痛,如有疯子用双手指甲划破血肉一样,疼得我眼冒金星,牙口直颤。

  • 1
  • 2
1/6页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 关键词:辍学生活居家治病抑郁少年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23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谢龙打赏1000,共计1000
  • 2023-10-10
  • 春风妙语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3-10-10
  • 王元涛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3-10-10
  • 王元涛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23-10-09
  • 段作文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3-09-22
  • Xzz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3-09-08
  • 莲花汉子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3-09-08
  • 白木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3-09-07
  • 春风妙语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3-09-05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苦难落到身体上,是灾殃;但苦难落在笔头上,却可以是美。这一篇作品,即为典型。白描痛感与苦楚,需要巨大的心理空间。没有人确切知道,这种心理空间,是源于先天禀赋,还是来自后天习得。要知道,有多少人,在这类煎熬与考验面前,都已无声默默退出了,他们无从进入我们的视野。只有少数幸运者,才有可能在最绝望的时刻,依然下意识地坚信生命自身的力量。这才是生活的真相。因此,一位了不起的人给出过这样一个定义:美是冲突。
  • 本评论已获得 1000 邻家币明细>>
  • 把病痛和死亡都是令人刻骨铭心的。没有亲身经历,一般人是写不了这么入心入骨的。人生中的这些疼痛与所有不幸,承受之余,能够写出来,还写得这么深刻,我觉得就够了。一篇小说跟人一样,结果如何,有时也得认命。
  • 本评论已获得 1000 邻家币明细>>
  • 第一句话多了个“把”字。
  • 恭喜一棠的文章决赛入围。近两天雨这么大,你一直在骑行的路上。没时间玩手机,也没时间关心网上的动态。都说苦难是财富,你经历了那么的苦难,工作的,生活的,那时家庭的不幸。最终还是咬着牙皮鼓持下来。扛,是你的法宝。幸好有文字可以写,可以让痛苦随着文字把它记录下来,得以释放。但是,这么艰难,你对写作从来没放弃。谁叫你我都那么热爱文学呢?从你们年轻人身上,让我学习到了坚忍与坚强,不向困难低头,一直勇往直前。
  • 本评论已获得 1000 邻家币明细>>
  • 纠错:最终还是咬着牙皮鼓持下来是最终还是咬着牙坚持下来了。
    • Xzz1布衣2023/09/07 19:41:19
    • 分享到:
  • ”读完文章,心情是沉重的,我无法想象一位少年历经腿瘤的折磨是多么的疼痛,但从文章中可以感受到他生病时内心的痛苦。落下的学业、心动的女孩、茫然的未来,这些像是一座座大山压得让人窒息,又像是腿上浓浓的中药味熏得呛鼻。但是我想说,没关系,人的一生中总是要经历大大小小的磨难,愿你历经千帆,归来仍是少年。
  • 本评论已获得 1000 邻家币明细>>
  • 读完一棠的这篇小说,我觉得这就是青春疼痛文学。文笔底子不够好的作者,通常就只能写浮夸的排比句,用浮夸的词语,站在大楼顶上给自己打聚光灯摆姿态,扯开嗓门喊出自己脆弱的痛楚。而这篇作品里它所描写的故事情节像血一样,流到哪里都是一片痕迹,想遮掩又遮掩不住,让我随着故事里主人公的悲催痛苦命运一同呼吸,让我“感受疼痛”。
  • 本评论已获得 1000 邻家币明细>>
    • 白木4举人2023/09/06 21:02:58
    • 分享到:
  • 以极其压抑的心情看完全文,我想作者写下文字的过程就像是撕开伤口,又往上撒了一把盐。家庭不幸,身体不幸,可幸好这世间还有文字,写下来是痛,也是疗愈的过程。作者说家里只有遮住天空的瓦才是最干净整齐的、最像样子的地方,可是当遭遇讨债,父母因赌而大打出手的时候,那片瓦的崩溃使作者头顶再无遮风挡雨之物,余生更加残酷的狂风骤雨还在后头。文章在一句惊魂失魄地大嚎声后戛然而止,似未写完,犹如潦草的人生,不见终点。
  • 本评论已获得 1000 邻家币明细>>
  • 这是篇一中学辍学生活,道出作者青春期的痛苦与彷徨。作者的左腿有几粒良性肿瘤,经村郎中的手术后要敷药。辍学半年,从睡到床上疼痛难熬想到死,再从母亲的关爱、勤劳、忍辱,以及父亲烟、酒、赌成性,甚至年猪被债主拉去抵债。青春期的糟心事,让作者伤透心。以致于现在让认识作者的人理解到他为什么要走出大山?为什么要那么拼?为什么“恨”父亲。当作者也为人父,包容和理解父亲,台风天还去送外卖,寄钱帮贴家用。
  • 本评论已获得 1000 邻家币明细>>
  • 虽然我并不是很喜欢这种故事情节,苦难不应该是刻意在文字中显现的,而是应在情节的带动下,自然地浮现在读者的眼前。在这篇小说里面,表现苦难的形式并不单一,并没有费尽心思的虚构悲凉,而是顺其自然的平铺直述。我不得不承认,作品描写都是生动而细腻的。诸如:“我不是睡醒的,是中药咬醒的”,这样的句子就像容嬷嬷的那根针一样,深深地扎在我的心里!期待作者能再次获奖!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接上:文章情感描写细腻,病后心理活动刻画仔细,生动,感人至胜。同学阿丽的关心,阿辉同学的死亡让作者坚定好好活的信念。多年来,作者从一个内刊编辑转型送外卖,不得不佩服你的勇气。望作者送快递时注意安全,把你的所见所闻记于笔端,特别是让人充满温暖的瞬间。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3星
  • 3钻
  • 粉丝|作品|积分
  • 20
  • 7
  • 5290
  • 这篇文章说是小说,看起来更像散文,情节跳跃,语言流畅。用诗的语言描写了三代女人。“这三个女人,既想成为和自己母亲一样的人,又拼命挣脱上一代的束缚,想做完全相反的人,她们是那样的不同又是那样的相似,”最后“她们又都变成了一株植物……”三位母亲人生完全不同,第一位母亲生了生育过度,劳累不堪。第二位母亲被计划生育,守着女儿过着没有男人的生活。到了第三位母亲没有婚育,领养了“我”,人口终于负增长了……

    文夕三个女人的植物诗

    2023/10/12 21:44:59
  • 《断尾》这个名字很哲学!断尾对于一些动物来说是生存的本能,对人来说却是智慧。在人的一生中,有许多时候需要做出断尾的抉择,尽管疼得生不如死,但是生存更重要,只有生存才有希望,对能实现理想。铅山的壁虎两耳是贯穿的,从这个耳孔望进去,可以看那只耳孔外的世界,这是一个隐喻,两耳的两边也许是两个世界,从此生望去,看到壁虎耳外的前生或者来世,公公从断尾铅山壁虎的一只耳孔看到另一只耳孔外更大的世界。他激动得大喊

    文夕断尾

    2023/10/12 20:28:35
  • “舞蹈还能这样跳,你的白腿,旋转的裙摆,实在是太漂亮了,活力四射,真的让人念念不忘呀。你就像一个五彩陀螺,在我的心头转,转来转去,就带走了我的心。”江新爱她真的成了陀螺,为了生活了为工作不停地旋转,这篇小说短而精,在小小的篇幅里道同事业、生活、爱情之中种种微妙的链接,很耐读而又给人回味无穷。

    红红的雨陀螺

    2023/10/12 13:55:24
  • 龙华四季,基实就是写她自己人生的几个阶段,成长中的快乐与哀愁,总之作者算是苦尽甘来,过的还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作者又是勤奋的,打过工,又经营着自己的店,看完了写的冬,总之也让我感觉了:没有一个冬天不可逾越,没有一个春天不会来临。生命生活就是这样,需要反反复复地创造,反反经受考验......

    理红龙华四季

    2023/10/12 10:58:31
  • 深圳四十多年沧海桑田,荣哥的事件已没法复制,但荣哥这种精神值得讴歌赞美,这种蛮干苦苦用心的劲儿也可用在现代科技的研发上。作者的文字有力量、有嚼劲,构思缜密,一点一滴地叙述着荣哥为了求生存求发展,踏实肯干的工作作风写得滴水不漏,文风四平八稳,干净而有利索!

    理红荔香夜话

    2023/10/12 10:46:13
  • “三个女人的植物诗”,人非草木。但人就如草木一样,而又比草木生得活沉重,作者在舒缓的述说着如弹奏起一曲曲悲凉的曲子,一个时代同另一个时代还是有所不同,女人过得好与否,同社会的文明、时代的发展有着很大的关系。总之第三代女人所处的社会的进步还是超越前面的,虽然在作者笔下的文没有一一叙述,但还是读得懂的。我来读了一遍,不留句言,好像心里不踏实......

    红红的雨三个女人的植物诗

    2023/10/11 21:53:39
  • 写出了中英街的现状和历史,通过老人映照历史,通过导游写了为了追求想要的生活,而做出的不懈努力,通过水客,写了中英街的暗潮涌动,求生之艰辛。其中种种,只有海浪知道。

    昆阳森林三汲浪

    2023/10/11 17:28:42
  • 飞泉的诗一如既往的好!有力度、有高度、有气势!血脉里都流淌着对诗歌的热爱,所以他笔耕不辍。生命里不能没有光,在黑暗中,突然出现一丝亮光,生活里便有了希望。各种光充斥在飞泉的诗里,只愿飞泉拾到适合自己的光,照亮自己。不再如:你对我说,孩子,暴雨终将过去 “太阳还会绽放,像你的笑容” ......之后又 落在一片片乌黯的云层之后 那是我凋落的心.....

    红红的雨拾光者

    2023/10/11 16:26:45
  • 这篇能吸引我读下去,特别是写深圳家长的卷,写得轻松自如,也令人读来轻松活泼,不像有些人写的那些,自认为硬是道理。其实嘛,像深圳中学,那么几十个人能上清北,整人数一千七八,盲目跟风卷,还不是傻丢钱。我是看原籍是四川人的作者来认真读的,当年我伯父57年毕业于北大然后去四川教大学。 作者的文笔原浆味,不僵硬,很潇洒自如,故事与故事交织在一起,也不零乱,很干爽!

    红红的雨福田南,石厦北,石厦南

    2023/10/11 15:55:01
  • 很纯粹的思绪,诗意随诗人所描述的花朵、燕子、海鸥飞扬。诗歌有无数的表现形式,这样的唯美诗句令多数人开心,因为读来轻松,忘却了一切,没有现实的了磕绊。诗人是热爱大自然,热爱生活的,所以能把日常琐碎写入诗中,并且是在开怀时写的,不信你去读“宠物狗的耳语”,写得可爱极了!哈哈......

    红红的雨日落时分的吟唱

    2023/10/11 15:41:08
  • 作者打工多年,写诗多年。她的诗来自生活,也高于了生活。工作、生活,是有点像苦瓜的滋味,但尝过苦味之后,又滋养了身心。正像苦瓜可以选择结果不结果的事,工作会苦,但可以选择乐观对待,它就变味了,平淡甚至清甜了。女诗人因为月光,便有了深度的思考,生命的节律也因为月的亏盈而潮起潮落,因月亏而心生诗,月圆梦也圆了。作者的诗越写越好。赞

    红红的雨月光里的我们

    2023/10/11 15:20:30
  • 文字如饭菜,厨师好,材料好,味道好,“三好”才算好。这篇小文有此三好。真没想到,六六作者的文字的语感——味道这么好——轻、松、醇、纯、新、鲜、透。虽不长情节,但生活、情感、品格、精神等的功夫已内涵在长长短短的句子和温情从容的对话里了。文学是人学,不光是写“人”,最重要是“人”写,“人”的精神与“写”的劳动最好是自然、和谐、统一,那么他一落笔,便有了个人的味道。文如其人是此理,六六找到了文学的钥匙。

    廖令鹏太阳下山有月光

    2023/10/11 11:23:25
  • 这是一篇很有涵养的散文佳作。其涵养,不仅体现在作者深厚的文学功底、不俗的艺术造诣与丰富的知识储备上,更体现在作者见天地、见苍生的通达境界中。作者文笔雅致、从容、大气,于云淡风轻、静水流深的叙述中,将自己的艺术史、心灵史、家族史与地方志乃至中国当代史融汇起来,让我读得心潮澎湃。这篇散文值得再三品读。我的10个提名指标已经用完,读到此文,忍不住赘评几句,以此表达对此文以及此文作者的敬意。

    孙行者墨点无多泪点多

    2023/10/10 23:48:04
  • 这应该算一片非虚构小说吧,报告文学似的笔调,熟悉的场景,很像是讲述的真人真事。时代背景是大家共同经历过的,主角的南漂经历,也容易让人感同身受。题材和角度虽然有点旧,但这种孜孜不倦的书写,也是值得铭记、关注和尊重的,就如同社会不能遗忘个体在时代潮流中的命运沉浮,这座城市不能忽略每个人微小的内心世界。只是小说开头入戏有点慢了,人物形象不是很立体,这可能跟笑兰写惯了散文有关,节奏感方面建议再润色一下。

    张夏远方以远

    2023/10/10 23:40:55
  • 谢龙的小说,笔调轻快、跳跃,年轻态。但又带着生活的肌理和质感,夹叙夹议转换自然。心理描写深刻而简洁,自然流露,就像不时迸出的小火花,有点个性。抑郁症能通过这种偶尔自我放逐,文艺的漂泊,在山水间行走呼吸而痊愈吗?当重新面对生活本身时,那种曾被唤醒的孤独只会更清晰,被现实的泥泞重新碾压时只会更疼痛。文学难以拯救生活,但或许可以拯救心灵。靠近,治愈不了社会人生赋予的隐疾,但或许可以解释它。

    张夏​靠近

    2023/10/10 23:18:0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