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遥望家乡年
  • 点击:1909评论:22021/01/25 20:41

先前几年独自带着小孩在南方,面对过年我一点都没有心情,对年已没有了多少热切的盼望。因为一年又一年的过去了,成长之后是个多事之秋,所有的事情都来了,并且一年又一年有增无减。

你愿意过也好,不愿意也罢,日子还是在悄悄地溜走,生活还得继续,必需收拾好心情。记得那时还年轻,同老师、同学们讲起过,感觉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就过得慢,一年一年的过就过得快。但不管如何,人终究得慢慢长大并慢慢变老的,谁又能拒绝长大、谁又能青春永驻!当一切降临到你头上谁又能抵挡?还记得快要十年前,母亲在大哥家说要去小哥家过,小哥小嫂便接她过去了,电话里告诉我她在那很好,并三番五次说:“你不要搭东西回来!”那时婆婆也快六十岁,她在湖北,说不来这边过年,因此也寄钱给她了……

再后来的几年每逢临近过年总有间隔着回老家过年的打算,带上小孩去寻根索源,于我也是很快乐的事。说到底还是我们小时候过年是那么的单纯而快乐,我们那时虽然清贫,但因内心丰腴而知足。“小孩盼过年,大人盼插田(秧),”这是小时候每逢过年时听大人们讲得最多的话。小孩子盼过年就是渴望着长大,大人当然是盼望来年五谷丰登,我大的哥哥他们小时候在年头年尾少口粮的事时有发生,因此特别盼望旧年快点过去。过年与插田(秧)还真有些关联,过完年等到开春后就要忙着春耕生产。农民丰收了过年才能喜悦,写到这里就不由得使得我想起离我家最近的五姑父披着蓑衣在斜风细雨中牵着牛耕田的身影,年复一年就在田里劳作,离不开土地标本式的中国农民!把自己的一生交给了田土。那样的日子早就一去不复返了,八零年代初期,我们那儿的庄稼人边务农边加工肠衣还自找销路等等,我家大哥是村卫生站的医生,还一边种田种菜,并且种田也用上了现代机器,我们那儿农村早就好得不得了。

我这人到底是老了还是太怀旧?每逢过年过节已故的父母亲双亲最使我怀念的,记得小时候父亲掌勺母亲烧火做团圆饭,我和妹妹两个最小的孩子做寒假作业,大的哥哥姐姐劈柴,搞着卫生等等,那一幕幕像幅永不褪色的油画珍藏在我心底,这些年来都伴随着我的梦漂泊,我这人与生俱来对吃大鱼大肉没有多少盼望,或许是因小时候也很少常有肉吃。父亲倒是在我几岁时便订有《中国少年报》等,我对精神上的粮食还真有些渴望,记得小时候的一次过年父亲决定奖励一下我们,他算了算我们的期末考试总分数,谁最高分谁就能得到五元钱。妹妹眼睛不眨的盯着父亲生怕他算错了,而又眼睁睁的看着父亲把钱奖给了我。我当然把钱用在买书上,至今还记得那些小小的图书,其实妹妹也有看的份,只是先后的问题了,但难免还要争着、吵着,就在那么打打闹闹中我们成长起来了。

爷爷奶奶先是生了六个女儿,四十以后才得子,伯父和我父亲两个宝贝儿子,爷爷让那六个女儿帮他种田,爷爷买了很多田,伯父和父亲上学,伯父后来上了北大,曾听说爷爷想要父亲留下来种田,父亲终究还是学了中医。有了六个女儿的帮忙,爷爷富裕了,但后来便被划成地主.这样便影响到大我们十多来岁的哥哥们,推荐上高中都没有他们的名。在成都工学院(现四川大学)教书的伯父中年了也一直未婚,后来英年早逝。改革开放后父亲只有把希望寄托在我们小的姊妹仨身上,那些年每到过年父亲都要我们自己要制定下来年的学习计划,每逢暑假“双抢”(收稻谷和插秧)了,稻谷收了(我们那叫“打禾”)后插田

(秧)时静候中考,高考的消息,听这家在自家责任田里说他家的没上分数线,那家田里说村里文老师家的儿子上清华,女儿上了湖南师大。上个世纪恢复高考制度后九十年代前,那年头村里第一个考上清华的好不令人艳羡!很多农家子弟便向文老师家看齐了。

记忆中最热闹的一次过年是九零年代初姐姐考上了湖南怀化师专音乐系后,带回了男朋友回家过年的那一次,从未照过全家福的我们一大家子便过了一把照全家福的瘾。喜庆的春联映衬着我们的笑脸,朴素的父亲一改平时的风格,穿了西装系着领带。从那以后,我们家的日子越来越好了,逢年过节,年迈的父母就是常常站在屋外马路遥望村口,指望在城市工作的儿女快点出现在视野。

我来异乡工作两年后,第一次回家过年,大嫂说你们上班没有“双抢”那么辛苦吧,我笑着辛苦是不辛苦的,但好像是天天“双抢”呢!

说真的,特别是初来南方的那几年一直在外企,我们要过年,可他们外国人不要过年,要出货就必需得赶货,使得我们的员工过年也像是在搞“双抢”。那时我已在外经历了很多,父亲也离开这个尘世快十四年,过年那种热闹的感觉渐渐在我心底里渐渐淡去,心里除了怀念,还有悲痛化作激励我继续前行的力量。岁月这把飞刀日复一日在消磨着我们曾经梦想回家乡过年的激情,有时,人在职场,久而久之也疲惫不堪,能不回就没有回。

其实念想还是时时在心头的,甚至老家的一只小狗都在脑海中挥之不去。整整十年了,那一年大侄儿带着女友回家完婚,我一家三口第一次齐齐回湖南家乡益阳过年,上大学四年级的侄女早已回家忙着准备,小哥小嫂及两个儿子加上我们的老母亲快二十个人呢,这真是一次难得的大团圆。小嫂主厨,在大年前的二十九忙到深夜,准备着鸡,猪肉,鱼等,做正宗的湘菜。

我们家乡的乡俗,大年三十吃的最隆重的一餐饭叫做“过年”,有的人家选择在早上过年,有的选择在中午过年,因此过年这天一大早开始鞭炮响个不停,我家经常在中午过年,上午十一点半左右堂屋里排好桌椅,供桌上有全鸡、鱼、猪肉等,摆好碗筷,酒杯,盛上饭也倒上酒,点燃香和蜡烛,燃放鞭炮祭祖便开始啦!说着祝福与吉利的话。

祭祖完毕便,圆桌围拢才就可以享受着美味的年饭,坐上满满的两大桌,敬菜敬酒,好不热闹,小嫂还不忘介绍着扣肉和东坡肘子都是在表哥的亲家那里买的,没喂过饲料的正宗土猪肉做的。大家还聊着工作中的点点滴滴,各持己见,妹夫很有兴趣的说着他成功培训着员工的事直到喝醉。时间在吃喝谈笑中悄然溜走。临近黄昏我们便去祖坟山墓地祭拜,在先人的墓前点燃香和蜡烛后,燃响鞭炮拜拜起来(我们家乡土话叫着“送亮”)。其实是在农历小年二十四那天就要云“送亮”的,好像听说过是接先人回家过年,自我的太老祖父开始等先人便长眠在金甲山的那小山上。虽然是过大年的好日子,但当姐夫说爸爸最喜欢我时,我的眼泪又不由自主地落下来,父亲为我们的学习工作操劳的点点滴滴一切仿佛就在眼前,还记得有次回家过年,父亲还在,他在祖母墓前还哭着他的母亲我的祖母,而两年之后自己也突然病逝。姐夫还说起九十年代的大年三十年父亲带着他们来祖父祖母墓前行鞠躬礼时摄下了难忘的镜头,说有机会要找出来给我丈夫看,祭祖不忘先人这也是我们中国人过年的永恒孝敬主题。

忙碌了一年的人们讲究在大年三十把对新年的祝福写进春联时,现在对联都是教美术专业的教授姐夫写的,以前父亲让我写我也乐意,记得曾写过:“但愿世间人无病,哪怕架上药生尘”,横批:“杏林春色”。父亲是当地有名的中医师,他在另一镇医院工作,医术高超,对病人如亲人。大哥,小哥和妹妹他们也都在医疗战线上工作,因此亲戚朋友常说我家是医学世家,这一点也不为过。

晚上母亲在大厨房里用柴烧起大火来,意味着一年比一年更红红火火,守岁兼娱乐活动也开始啦,他们喜欢打牌的打牌,侄女剁着饺子馅,小嫂,两个小外甥加我女儿也跟着包起饺子来。记得以前过年从未包过饺子,小嫂告诉我这些年过年都有包饺子了。我们吃了饺子后喜欢看电视的便在楼上的客厅烤着电炉,欣赏春节联欢晚会,喜欢打牌的在一楼客厅里烤着炭火的仍继续打牌,大家尽情享受这幸福快乐的时光。

新年的钟声还未敲响,突然整个天空被焰火烧得通红,很多农家放着烟花,到零点时分四面八方的鞭炮在那一刻汇聚响彻云宵,堂屋的大门关上叫着“关柴门”……

到第二天的大年初一,真正的新年开始了,午饭前有拜年来的亲戚朋友,中饭时便把酒话家常,这拜年这一活动通常要持续到正月十五,年才算过完。说起拜年这个事,我最记得的是,外甥在正月初一定要去舅舅拜年这一事,我的二舅老爷九十多岁还活时,父亲自己都六十多了,即使大年初一那天,地上还打着白霜,他也要步行十里路左右去为他的舅舅拜年。那时我们还小,大年初一那天要去队上挨家挨户拜年,依稀记得那拜年只是为几块红薯片和一碗爆米花的事,那时没有什么好吃的,红薯片也不是油炸的,而是用粗一点的砂子伴着一起炒的,那种玉米爆米花也不是家家户户都有。很多家都会在堂屋用柴烧着火,我母亲那时念得最多的一句话是:“有呷(吃的意思)冇呷,烧坨火炸”(烤的意思),想起也是很温暖的事情,毕竟过年天气冷。

十五那天的灯最热闹,唱益阳地花鼓,浓郁的地方特色,耍龙灯,特别热闹。印象里,小时候故乡的元宵节不但热闹而且还会乐翻天的,正月十五年就要过完了,人们于是在元宵节那一天便及时行乐地狂欢起来。

那天早早起床,早餐吃过糍粑或面条之后,家中的主力立即便加入耍龙灯的队伍中,走在最前面的人提着一个扎着红绸子的马灯的是司仪,走进人家大门口便道贺喜,主人家便燃起鞭炮迎接。司仪的人背着一个大袋子装烟等礼品(因为每当表演结束,那家主人最后都要奉上礼品的)。耍龙灯的耍龙灯,敲锣打鼓的敲锣打鼓,吹唢呐的吹唢呐等等。各自发挥起自己训练好的特长。有的甚至还配有益阳地花鼓,由耍龙的队伍围起来,一个旦角和一个妹子,便又唱又跳地表演起来,如果是双人花鼓,多加一个妹子就是,称之为龙灯花鼓。也有仅单独打(打字是益阳土话,表演的意思)地花鼓的。耍龙灯和打地花鼓也有一些忌讳的,比方:哪家在新年前一年死了人的,就不能去他家表演,那家有收新媳妇的(儿子娶老婆结婚了),一定要去他家新娘房里唱赞美词,都是说些吉利的好话和寓意美好未来的事。譬如:“贺喜老板屋里娶了亲啊,年底生个胖娃娃啊。”收了新媳妇的人家听了乐得合不拢嘴,表演的自然收到不少“包封”(烟和糕点等礼品),我们小孩子也追着跑遍好几个生产队,耍龙灯和打地花鼓的通常要到热闹到零点或鸡叫头遍了才收场的,我就是看着故乡的这些传统元宵节的节目长大的。有时元宵过后,有些大人在劳动时还一边饶有兴趣地也一边哼着益阳的地花鼓,如:“正月里来呀,我的郎啊,只要搭个信呀……”

  • 1
  • 2
  • 3
  • 4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逢年过节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3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理红打赏1000,共计1000
  • 2021-01-31
  • yvette点赞10(1000),共计1000
  • 2021-01-28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别看了3秀才2021/01/26 10:15:07
    • 分享到:
  • 会过去的,来年依旧春暖花开。
  • 谢谢您的打赏,感谢你的鼓励~

    回复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2星
  • 2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
  • 29748
  • 2
  • 1740
  • 夜上阑珊新近发表的小散文《勒杜鹃》,弥漫着浓浓的春天气息,虽然这几天深圳正处于寒冬。文章开头并没有直接写勒杜鹃,而是用牡丹花作了一个小引子,喜欢她的大红大绿,雍容贵气。紧接着作者笔锋一转重笔写了文章的主要花卉--勒杜鹃。从深圳的深南大道、公园、写字楼、小区、城中村、小巷里、老房子,到阳台上,都可以看到它火红的身影,最后直奔主旨:那开出一簇簇的花朵,就像深圳这座城市里的打工者,来了就是深圳人。

    方华吉勒杜鹃

    2021/1/11 20:34:49
  • 非常感谢老亨和元罗君的抬爱与慷慨打赏。相信每个人都有一个非比寻常的2020,疫情带给我们不一样的人生体验,我们做不了时代的英雄,但是可以用天然真挚的文字见证时代历史,记录平凡生命的轨迹。感谢邻家,让我们的生命可以在这里相交相感 。年终感言记录我们这一年的欢喜悲忧,也让我们能够在岁月轮回,新旧交替之际,让匆匆的自己能够停足顿首片刻,回望来时的路, 远眺前方的景,在心里,为自己燃一盏灯,继续上路!

    王学君2020讲不出再见

    2021/1/5 6:44:07
  • 阅读可以使人生更精彩,使生命更丰盈。阅读也是一门人生的必修课,有修为的人,能多经典,也能把自己读成经典。但从古至今,阅读更多是个人的事,自己的事,能够从自己阅读出发,有对阅读的喜爱出发,把推广阅读作为自己的毕生的事业——纯公益的事业来做,实在是难得,实在是了不起。到了后期,推广活动不仅停留在做几次阅读分享,办几场阅读沙龙,还能调动社会力量,联系爱心企业参与,这样就把对于阅读的公益推广做强做大了!

    老练之一做快乐的公益领读人

    2020/12/29 21:23:54
  • 这个小说,来自一句玩笑话。几个文友凑一起瞎聊,我指着某说,我要写你与某某私奔。他们起哄,我就真写了。我没写他们私奔过程,这样会掉进套里。初习写作时,我明白,把假故事编真了才算成功。现在明白,小说就是把简单的事情搞复杂来,越复杂可能越有味道。于是,在这里,我拼命往复杂里搞,横生枝节,摁在看似简单的过程中。最后说一句,写文有时真痛快,有时真痛苦。

    茨平闹药

    2020/12/22 11:16:09
  • 诚如深圳老亨所言,作品的篇幅太短了,建议写成金融系列故事。那天陈彻老师讲到,写出自身行业的独特故事,让更多的人阅读与分享。我是股票爱好者,多次持有与操盘深发展,在股市风云际会中沉浮,感慨万千,期待多一些细节描写,加长篇幅,让读者看个痛快。

    阮声股票的魔力

    2020/12/3 21:43:18
  • 那天一起坐地铁回家,聊起你的经历、你的行业,兴高竟不觉路短。我因前几年写物流行业的剧本,对这个行业了解了不少,发现这几乎是当代中国城市里最辛苦也最有希望的行业,百万物流人支撑起了整个中国的消费经济,几乎每个中国人都离不开快递、外卖,但并没有多少人了解物流人的工作原理、付出的辛苦。所有快递员一年只有春节休息3、5天,其他节假日永远无休,收入也远没有大家以为的那么高。这个行业值得大书特书,阮声,加油!

    陈彻遇见邻家,寻觅久违的文学梦

    2020/12/2 16:01:21
  • 其实,在看到你文章之前,我都不知道深圳发展银行已经消失了。读了你的一系列文章之后,才了解到深圳银行业经历过如此波澜激荡的发展历程。看来任何一个行业外人只能了解到只鳞片爪,只有行内人才能深入、全面地讲出来因去果。希望能有更多行业的人都来说说自己所从事的行业,那天跟阮声一起坐地铁回家,跟他聊起他在快递业的经历,也是大开眼界。希望各行业的人来讲各行业的深圳故事,能成为2021年邻家写作的一个内容。

    陈彻股票的魔力

    2020/12/2 15:56:11
  • 感谢各位倾情打赏,这或者就是写作的动力。文字搬运是个苦行僧,搬呀搬呀发现四周无一人,多孤苦,此时多么需要掌声。打赏就是。这篇小说,来自网上热传的不雅视频。都说小说是从新闻结束的地方开始,于是想哈想哈就有了这个故事。人生有很多岔道,我主观地让他们朝好的方向走。但尽管如此,人生乃然有很多条趟不过去的河。河只是一种象征,各位可以从伦理中跳出来,作另外的想象。

    茨平趟不过去的河

    2020/11/24 14:18:32
  • 字里行间流露出对文学的热爱,这样的人会活得很带劲儿,有理想有追求且一步一个脚印向上攀登着,这样的人生对于理想主义者来说就是最大的幸福。邻家聚集了一大群这样的文学爱好者,我们聚在一起单纯、热烈、美好,无论生活中遇到什么挫折、艰难、变故,只要精神世界的理想还在前方,就总能在跌倒的地方爬起来,收拾好伤口再出发。用故事点亮的城市有万家灯火的热闹,在这样的城市里生活就不会孤独。

    陈彻用故事,点亮城市

    2020/11/17 20:24:46
  • 陈老师,当初阅读了你的《被房号串起的日子》以后,我就认为你这篇文章肯定会得奖,甚至可能是获得大奖。你的文字蕴含真情,在朴实无华中,娓娓道来。文章围绕房子这一主线,从初入深圳打工,到与丈夫结缘,一个又一个和房子有关的故事,以及你的自强不息的奋斗,凭借自己的努力成为教师,让我敬佩。获奖实至名归。希望在邻家看到陈老师更多的作品!

    谢龙与文字为伴

    2020/11/17 18:25:27
  • 楚桥说得对,越是最痛切的亲情讲述,越是要收着写。把读者看哭的作品固然是出色的,但这一位母亲的人生应该不止令人难过,更应该有悲凉、愤怒、遗憾、思考的情绪,如果行文能把这些情绪都勾出来,那就更好了。推荐这次入决的一篇作品,赵俊的《父亲,我究竟该回忆什么》,这篇在这方面做得很好。可是不管怎么样,写自己的父母对我们来说都是异常艰难的事,因为可能要面对一个自己不愿面对的自己。让我写的话,肯定没你写得好。

    陈彻​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1/6 13:10:04
  • 很精彩的故事呀,叙述的节奏很冷静,成功地牵引了读者的兴趣。只是前面铺垫的有点多,后面拆开“包袱”又有些仓促。由于这个“青龙”始终没有出现过,其实读到中段的时候我已经有些猜到是怎么回事了,如果在这个时候加点疑似青龙的人稍微出现那么一下,会稍微打消读者的疑虑,按照作者的布局继续迷下去。其实这个“青龙”是胡伊格这个可怜的女人对爱情和生活近乎无望却执着的梦想,如果能在方面再深挖一下就更好了。拙见。

    陈彻后遗症

    2020/11/6 12:54:01
  • 你太机智了,竟然想到了投资,真是块发财的好料啊!我太实在了,除了当评委推作品打赏,就是用这个普通账号打赏,两个号的邻家币都已经消耗殆尽。不过也是有收获的,这两个月读到了太多好作品,度过了美好的阅读时光。邻家是个温暖的所在,这里喧嚷热闹,其乐融融,很快又将迎来一年一度的节日:颁奖礼,有邻家,所有文友都不孤独。

    陈彻写在2020年睦邻文学奖揭晓季

    2020/11/6 12:37:36
  • 再说一句,深谢老亨多次打赏。这篇稿子的确花了点心思去写,三易其稿吧。正面强攻,侧翼包抄,最后采用此法写,觉得更好一点。你的痛苦来自于哪,你就会幻想于哪,不只是中国人,恐怕全世界人性都这样。所谓侠客,所谓清官,所谓明君,都来自于此。小说原名《臆症》《伤心洗马井》,最后才是此名,我也不知哪个好,望师友们赐教。 小说,小心谨慎地说。故事,多加点事。呵呵!

    茨平后遗症

    2020/11/5 19:26:02
  • 身体弱,没文化,很难改变自己的命运。少时从父,中年从夫,老来从子,是一位典型的老式传统弱势女性。这种文字,我觉得作者不必有太多的旁白和感慨,而是耐心地结合时代背景讲述母亲的一生。当然,作为儿子,在书写母亲的人生时,确实难以做到那么理性,或藏或露都有太多讲究。所以,写自己或者写至亲是技术难度很大的事儿。

    海棠未眠​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0/31 17:49:50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