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枕头粑叫粽子
  • 点击:13502评论:52023/09/22 15:53

枕头粑因其状形似枕头而得名,长大才知道枕头粑其实叫粽子。应该是十七八岁吧!那时在县城读书,一个周末中午,去在农机厂工作的二姨孃家,二姨孃问我吃饭没成?我吞吞吐吐老半天才咬字清楚地说还没有,二姨孃就说煎粽子给我吃。二姨孃拿出一个还没有剥开的、所谓的粽子放到桌上,我一见脱口而出,这明明是枕头粑呀。二姨孃差点笑岔了气,说枕头粑是峒场人的叫法。

那时我已经知道了什么叫“丢脸”,明白“峒场人”跟“乡巴佬”是一对连体孪生兄弟,性质上带有绝对的贬义。是讥讽居住在山高皇帝远没见过多大世面的人。二姨孃的话虽然没有讽刺我的意思,但我的脸还是不由自主地感觉到火烫一样,不用镜子就知道脸巴丑得与猴子屁股有得一比。

上世纪六十年代,我出生在大石山区里,老家四面大山围着,那几座山究竟有多高,我也没有去丈量过。自长辈的口中知道,几辈人没有哪一个爬登山顶过,没有看到过山背后的世界。簸箕大个天,被峒场的几座高山给撑着。天空下,满目山地多硗确,常年以种苞谷为主,入不敷出。如果家里没有亲戚是田坝的或吃商品粮的,一年里想吃到一餐白米饭简直比爬屋前屋后的大山还难。有些峒场人家的孩子,长到了大人,要了老婆都还不知道世上有白米饭,更不要说枕头粑了。

枕头粑是用糯白米来包,山里没有粑叶,要包只能用芭蕉叶或芭蕉芋叶,再就是竹叶。宽大的芭蕉叶得撕成小张来蒸过,因为生芭蕉叶容易脆裂,蒸过后的芭蕉叶绵扯扯的,包东西不易破。相对小张的芭蕉芋叶就不用撕开了,一张包一个。至于竹叶,根本无法包大的枕头粑,只能包小的三角粑。

外婆家在红水河畔边,有一些水田。逢年过节之际,外婆都会带来口信叫母亲去一趟,给一些粘米或糯米给母亲拿回来。那时都穷,挣工分吃饭,外婆家也没有很多的白米。所以,母亲背回来的白米斤两少得可怜。少,总比一点没有要好得多。得来的当晚,是要煮一餐吃的,母亲是够着大家的饭量来煮,掐得精准无比,全家人连锅巴铲吃完刚好塞得肚圆。剩下的白米就留存,主要用来招待“贵客”或过什么重要的大节才煮一餐。所以啊,那米有时收藏得生了米虫都舍不得煮吃。

端午节和过年的时候,母亲包枕头粑都是糯米和粘米兑半来包。只包四五个大的,包十多个小的三角粑。大的放有包心,包心一般是那些豆类,豇豆、饭豆、绿豆,很少有肉做的包心。小小的三角粑就没有包心了。包的粑也没有稻草来捆绑,都是用从山上黄皮树上剥下来的黄皮索来绑。大的有包心的当然是我们自己享用。小的吗,是准备给每年大年三十夜洗脚洗得对的亲戚朋友,在那天不由自主来访的话,就递给一两个小的没包心的。不是母亲抠,实在是那时的白米对于峒场人家来说,是奢侈食品。那么要怎样洗脚才洗对头呢?风俗说大年三十夜洗脚不要洗过菠萝盖,就是膝盖。洗过了,来年出门永远碰不到人家开饭时间,或是有好吃正在开吃的时候。

粘、糯兑半来包的枕头粑,黏性不足,稍微冷却后剥开不用刀子切割,只要筷子重重地一扒拉就散开了。还有就是再一次蒸热后,那粑的两头变得稀里哗啦。坦白说,我小时候从来没得吃过纯糯米包过的枕头粑,一直都是吃兑了粘米包的枕头粑,但依然吃得津津有味。从而,少年记忆里枕头粑的特点都是黏性不足。直到那次去二姨孃家吃到纯糯米的枕头粑,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糯米枕头粑。

即使是那样的枕头粑,母亲也很少吃,都是留给我们几个姊弟吃。在包白米枕头粑的同时,母亲都会提前一天拿糯苞谷来浸泡后磨成浆,用布口袋装好吊起,把水沥干成粉,放上豆类包心,包得一个个有圆豆腐那么大。然后在八拳锅底部交叉垫上两根木棍,木棍上面放上用篾条编成的笆折,笆折上铺一层芭蕉叶,最后把一个个糯苞谷粑放上去,盖上锅盖,大火蒸熟就行。母亲每次都是吃糯苞谷粑。

长大以后才知道母亲一生最爱吃糯的东西,如糯饭、枕头粑、糍粑等等,与糯沾边的食物她都喜欢吃。我们养儿育女时,母亲也老了,她依然喜欢吃糯的东西。

2020年至2022年,三年特殊时期,逢年过节我们回不去,母亲也没有来。三月三、端午、八月十五、春节,我都会打电话给小妹,问她们想吃什么我给买回去。过去一清二白的日子,已经成了记忆和黄历,如今买不到的是不想吃的,想吃的没有买不到的。小妹讲什么肉呀什么菜呀都不缺,就是没时间包枕头粑和蒸糯米饭,说母亲爱吃,买些回去就好。这些都不是难事,现在县城随时都能买到如意的枕头粑、三角粽、糍粑及五色糯米饭。那就各种买一些,包装好后赶到车站寄放中巴带回去给母亲。

母亲出生于1933年,算算年龄已经整整九十高龄了。不得不承认母亲的胃口比我们七姐弟哪个的胃口都好,尤其是在糯食方面。她可以连续几天,每天不吃其他东西,专门只吃糯的东西,都没有肚胀不消化,心慌胃酸的感觉。

今年农历二月初,我们几姐弟带上各自的小孩去给过世得二十九年的父亲安坟。母亲也去了。那几百米的山道,我们走得气喘吁吁,而母亲却走得神定气闲。母亲饱满的精神、硬朗的体质和其高龄,是不是与她喜爱糯食有关不得而知。




  • 1
  • 2
  • 关键词:母亲、粽子、峒场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iris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3-09-26
  • 春风妙语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3-09-23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iris1布衣2023/09/24 08:04:42
    • 分享到:
  • 其实我不知道哪种算枕头粽?是那种大大的方方的那种么?对于吃货的我,那么多种类的粽子中,我最喜欢的还是肉粽,太甜的我有点吃不下去。这篇文章满满都是回忆,作者的母亲已九十高龄了,虽已人到中年,可有妈的孩子仍然还是宝呀。“那几百米的山道,我们走得气喘吁吁,而母亲却走得神定气闲。”不管母亲的这种状态是不是跟喜欢吃糯米有关,祝福老人家长命百岁,健康幸福。
  • 本评论已获得 1000 邻家币明细>>
    • 鲁莽2023/09/30 21:02:56
    • 分享到:
  • 感谢阅读,株双节快乐
  • 恭喜作者,你的母亲跟我的母亲同年出生,我母亲1933年3月,健在。我们都是有妈妈的孩子,有妈的孩子多么幸福。你们叫枕头粑,就是枕头棕。你的文章详实记录了做枕头粑的经过。“端午节和过年的时候,母亲包枕头粑都是糯米和粘米兑半来包。只包四五个大的,包十多个小的三角粑。大的放有包心,包豆类,豇豆、饭豆、绿豆,很少有肉做的包心”那个年代都过得清苦。不过一家人在一起包棕子,温暖,详和,其乐融融。
  • 本评论已获得 1000 邻家币明细>>
    • 鲁莽2023/09/30 21:05:32
    • 分享到:
  • 无巧不成书,没想到老师的母亲跟俺的母亲不但同年,还同月呢,俺母亲1933年农历3月初二
  • 接上:我年少时过端午节是吃包子和咸蛋。80年代碌续吃棕子。年少时我虽然生活在城市,没得正宗的棕叶,也不像现在有网购。现在在深圳二十多年,各地的棕子都品尝过。 文友梦晴家是广西人,每年都 要包枕头棕。很好吃。都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母亲饱满的精神、硬朗的体质和其高龄,是不是与她喜爱糯食有关”,糯米补中气,生活在大山。空气好,人长寿。祝你和我的母亲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最近来访
  • 鲁莽
  • (我名即我号)
  • 2童生
  • 1星
  • 1钻
  • 粉丝|作品|积分
  • 7
  • 11
  • 2390
  • 这篇文章说是小说,看起来更像散文,情节跳跃,语言流畅。用诗的语言描写了三代女人。“这三个女人,既想成为和自己母亲一样的人,又拼命挣脱上一代的束缚,想做完全相反的人,她们是那样的不同又是那样的相似,”最后“她们又都变成了一株植物……”三位母亲人生完全不同,第一位母亲生了生育过度,劳累不堪。第二位母亲被计划生育,守着女儿过着没有男人的生活。到了第三位母亲没有婚育,领养了“我”,人口终于负增长了……

    文夕三个女人的植物诗

    2023/10/12 21:44:59
  • 《断尾》这个名字很哲学!断尾对于一些动物来说是生存的本能,对人来说却是智慧。在人的一生中,有许多时候需要做出断尾的抉择,尽管疼得生不如死,但是生存更重要,只有生存才有希望,对能实现理想。铅山的壁虎两耳是贯穿的,从这个耳孔望进去,可以看那只耳孔外的世界,这是一个隐喻,两耳的两边也许是两个世界,从此生望去,看到壁虎耳外的前生或者来世,公公从断尾铅山壁虎的一只耳孔看到另一只耳孔外更大的世界。他激动得大喊

    文夕断尾

    2023/10/12 20:28:35
  • “舞蹈还能这样跳,你的白腿,旋转的裙摆,实在是太漂亮了,活力四射,真的让人念念不忘呀。你就像一个五彩陀螺,在我的心头转,转来转去,就带走了我的心。”江新爱她真的成了陀螺,为了生活了为工作不停地旋转,这篇小说短而精,在小小的篇幅里道同事业、生活、爱情之中种种微妙的链接,很耐读而又给人回味无穷。

    红红的雨陀螺

    2023/10/12 13:55:24
  • 龙华四季,基实就是写她自己人生的几个阶段,成长中的快乐与哀愁,总之作者算是苦尽甘来,过的还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作者又是勤奋的,打过工,又经营着自己的店,看完了写的冬,总之也让我感觉了:没有一个冬天不可逾越,没有一个春天不会来临。生命生活就是这样,需要反反复复地创造,反反经受考验......

    理红龙华四季

    2023/10/12 10:58:31
  • 深圳四十多年沧海桑田,荣哥的事件已没法复制,但荣哥这种精神值得讴歌赞美,这种蛮干苦苦用心的劲儿也可用在现代科技的研发上。作者的文字有力量、有嚼劲,构思缜密,一点一滴地叙述着荣哥为了求生存求发展,踏实肯干的工作作风写得滴水不漏,文风四平八稳,干净而有利索!

    理红荔香夜话

    2023/10/12 10:46:13
  • “三个女人的植物诗”,人非草木。但人就如草木一样,而又比草木生得活沉重,作者在舒缓的述说着如弹奏起一曲曲悲凉的曲子,一个时代同另一个时代还是有所不同,女人过得好与否,同社会的文明、时代的发展有着很大的关系。总之第三代女人所处的社会的进步还是超越前面的,虽然在作者笔下的文没有一一叙述,但还是读得懂的。我来读了一遍,不留句言,好像心里不踏实......

    红红的雨三个女人的植物诗

    2023/10/11 21:53:39
  • 写出了中英街的现状和历史,通过老人映照历史,通过导游写了为了追求想要的生活,而做出的不懈努力,通过水客,写了中英街的暗潮涌动,求生之艰辛。其中种种,只有海浪知道。

    昆阳森林三汲浪

    2023/10/11 17:28:42
  • 飞泉的诗一如既往的好!有力度、有高度、有气势!血脉里都流淌着对诗歌的热爱,所以他笔耕不辍。生命里不能没有光,在黑暗中,突然出现一丝亮光,生活里便有了希望。各种光充斥在飞泉的诗里,只愿飞泉拾到适合自己的光,照亮自己。不再如:你对我说,孩子,暴雨终将过去 “太阳还会绽放,像你的笑容” ......之后又 落在一片片乌黯的云层之后 那是我凋落的心.....

    红红的雨拾光者

    2023/10/11 16:26:45
  • 这篇能吸引我读下去,特别是写深圳家长的卷,写得轻松自如,也令人读来轻松活泼,不像有些人写的那些,自认为硬是道理。其实嘛,像深圳中学,那么几十个人能上清北,整人数一千七八,盲目跟风卷,还不是傻丢钱。我是看原籍是四川人的作者来认真读的,当年我伯父57年毕业于北大然后去四川教大学。 作者的文笔原浆味,不僵硬,很潇洒自如,故事与故事交织在一起,也不零乱,很干爽!

    红红的雨福田南,石厦北,石厦南

    2023/10/11 15:55:01
  • 很纯粹的思绪,诗意随诗人所描述的花朵、燕子、海鸥飞扬。诗歌有无数的表现形式,这样的唯美诗句令多数人开心,因为读来轻松,忘却了一切,没有现实的了磕绊。诗人是热爱大自然,热爱生活的,所以能把日常琐碎写入诗中,并且是在开怀时写的,不信你去读“宠物狗的耳语”,写得可爱极了!哈哈......

    红红的雨日落时分的吟唱

    2023/10/11 15:41:08
  • 作者打工多年,写诗多年。她的诗来自生活,也高于了生活。工作、生活,是有点像苦瓜的滋味,但尝过苦味之后,又滋养了身心。正像苦瓜可以选择结果不结果的事,工作会苦,但可以选择乐观对待,它就变味了,平淡甚至清甜了。女诗人因为月光,便有了深度的思考,生命的节律也因为月的亏盈而潮起潮落,因月亏而心生诗,月圆梦也圆了。作者的诗越写越好。赞

    红红的雨月光里的我们

    2023/10/11 15:20:30
  • 文字如饭菜,厨师好,材料好,味道好,“三好”才算好。这篇小文有此三好。真没想到,六六作者的文字的语感——味道这么好——轻、松、醇、纯、新、鲜、透。虽不长情节,但生活、情感、品格、精神等的功夫已内涵在长长短短的句子和温情从容的对话里了。文学是人学,不光是写“人”,最重要是“人”写,“人”的精神与“写”的劳动最好是自然、和谐、统一,那么他一落笔,便有了个人的味道。文如其人是此理,六六找到了文学的钥匙。

    廖令鹏太阳下山有月光

    2023/10/11 11:23:25
  • 这是一篇很有涵养的散文佳作。其涵养,不仅体现在作者深厚的文学功底、不俗的艺术造诣与丰富的知识储备上,更体现在作者见天地、见苍生的通达境界中。作者文笔雅致、从容、大气,于云淡风轻、静水流深的叙述中,将自己的艺术史、心灵史、家族史与地方志乃至中国当代史融汇起来,让我读得心潮澎湃。这篇散文值得再三品读。我的10个提名指标已经用完,读到此文,忍不住赘评几句,以此表达对此文以及此文作者的敬意。

    孙行者墨点无多泪点多

    2023/10/10 23:48:04
  • 这应该算一片非虚构小说吧,报告文学似的笔调,熟悉的场景,很像是讲述的真人真事。时代背景是大家共同经历过的,主角的南漂经历,也容易让人感同身受。题材和角度虽然有点旧,但这种孜孜不倦的书写,也是值得铭记、关注和尊重的,就如同社会不能遗忘个体在时代潮流中的命运沉浮,这座城市不能忽略每个人微小的内心世界。只是小说开头入戏有点慢了,人物形象不是很立体,这可能跟笑兰写惯了散文有关,节奏感方面建议再润色一下。

    张夏远方以远

    2023/10/10 23:40:55
  • 谢龙的小说,笔调轻快、跳跃,年轻态。但又带着生活的肌理和质感,夹叙夹议转换自然。心理描写深刻而简洁,自然流露,就像不时迸出的小火花,有点个性。抑郁症能通过这种偶尔自我放逐,文艺的漂泊,在山水间行走呼吸而痊愈吗?当重新面对生活本身时,那种曾被唤醒的孤独只会更清晰,被现实的泥泞重新碾压时只会更疼痛。文学难以拯救生活,但或许可以拯救心灵。靠近,治愈不了社会人生赋予的隐疾,但或许可以解释它。

    张夏​靠近

    2023/10/10 23:18:0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