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下坠的夜晚
  • 点击:6586评论:82017/12/15 15:29

即使管理处已经将小区道路两边茂密的芒果树都摘过一遍,但仍旧不断有熟透的芒果掉落到路边或是一楼的小院子里。有些落在清洁员无法打扫的地方,不用几天就迅速腐烂,形成一滩散发芒果味的发酵酱泥。朱素莲清早在打扫自家院子时发现了两个只剩下皮和核的芒果,像被人吃过扔下的,她怀疑是楼上的住客干的,他们一定是故意的。

楼上住着几个年轻人,常常会在夜晚弹吉它唱歌和说话,而且也不将窗户关上。即便她将房间所有的窗都关上,仍然可以听见他们说笑的声音从天花板上传下来,虽然并不能听清楚他们说话的内容,但那些模糊的声音却像苍蝇的嗡鸣声般缠绕着她,让她整夜在床上翻来覆去无法入睡。老头子倒是睡得香,每次和他说起这些夜间的噪音时,他都会说:“什么声音?我没有听到。我觉得是你神经过敏,你总是神经过敏。”

她曾多次向管理处和屋主投诉都毫无效果,后来不得不亲自到楼上去敲门指责他们。年轻人们态度全是诚恳,却依旧不改。朱素莲干脆瞅准他们第二天下楼时打开家门站在自家门口,一个个数落他们。虽然明知道这样并不会令他们搬走,但至少能让他们收敛一些。

最近几天他们却突然安静了,连开门的动静都没有,静得像没有人住一样。眼下看这芒果皮,说明他们又回来了。朱素莲站在院子里朝楼上的窗口看,静静地等待着他们其中的一个出现在窗口,然后好指着脚下的果皮警告他们。她在院子里来回走了好几遍,最后终于看见一个年轻女人在窗口出现了,却是一张陌生的面孔。

“这芒果皮是你们扔下来的吗?”朱素莲说。

“不是,我昨天才搬进来的,而且我不吃芒果。”女人说。

“哦——,你是新搬来的啊。”朱素莲仔细地打量着那个年轻女人并迅速从心底掂量了一番这个女人是否难以对付。“那就是之前的住客扔的了,你不知道啊,他们一点礼节都不懂的。”她突然有种冲动想将那伙年轻人的恶行一件一件讲给她听,以证明她对他们是有多么容忍,再者也可以起到警示作用,让新来的租客知道不打扰别人是件很重要的礼节。但是她只张了张嘴巴,又将这种冲动咽了下去。

朱素莲对楼上换了住客有些高兴,她吩咐老头子把院里的落叶和芒果皮清理干净。“别总是疑神疑鬼的,也许是树上掉下来就烂的了。”老头子架着眼镜翻动手中的报纸说话,也并不抬头看她。朱素莲乜斜着眼看着这个几十年来都不曾取得过她欢心的人,特别是每回都说中她下怀的时候的样子尤其令人憎恶。她说:“哼,你以为你能好到哪去。拿着那叠报纸,你就能在沙发上坐一个上午,什么都不干。”

“至少我从来不会像你那么多是非。”

“是非?你当然了,睡得跟死了一样,雷打都不醒。哼,我天天晚上都睡不好,谁同情我。”

“你总为一点小事就去和别人计较,难道你没发觉自己有多难讲吗?几十年都是这样。”

朱素莲不想再跟他争论,她要去市场买菜,儿子晚点会过来吃午饭。儿子在市区中心供了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每个月都会有一到两次过来看他们,偶尔会把小外孙带来,但自从儿子从这里搬出去后,儿媳妇就践行了她“保证一次都不会来看她”的诺言。老头子说,除了他和儿子,根本没有人能容得了她这种性格。她无所谓,和周围的人格格不入并不是什么罕见的事情,从年轻时就这样了,也从未想过要去改变什么。她只是想自在地活着,不想忍受任何委屈而己。

朱素莲拿起购物袋一边走一边盘算着一会该买什么菜,在经过路口一处垃圾桶时,见到有一束被丢弃的花——淡绿的桔梗配白色的满天星——里面还有好几朵开得正艳,她觉得有些可惜,寻思着是现在拿回去还是等会买完菜再拿。她看看四周,又觉得等会回来时或许早被清洁工清走了。她从中选了几枝还在盛开的花又返回了家里,用剪刀朝花的根部斜斜地剪了一下,找出花瓶添了些水把花插进去。她用手拨弄花的位置,又看花的高低与花瓶是否适合。屋里很安静,老头子仍旧在翻他的报纸,外面的道路只有风吹树叶沙沙的声音,她突然有种错觉——在这个地方,整一条街上,只有她一个人居住——这种孤单感让她很舒服,这是她向往以久的那种安宁感。老头子翻报纸的声音打断了她的错觉,她看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你再不出去把那些芒果皮扫掉我就扔到你的枕头上去。”然后用力关上门再次出去了。

朱素莲对自己的晚年生活没有满意不满意之感,她或许还能再活上十年,又或者更长。她对寿命的长短没有太大的介怀,对生活也没有特别要求。她不善于与别人相处,性格执拗,常常与人发生龃龉。在五十岁时还要与丈夫闹离婚,她无法对周围的人友善,她不需要这些所谓的温情并认为人与人之间根本没有什么交融点。如果说她一定得有一个生活期望,那就是她希望自己能够一个人独居。整栋楼,整条街都只有她一个人,不和别人打交道是她最喜欢的事情。

去到菜市场已经晚了,烧鹅已卖完了。只有这一家做的最好吃,她不愿将就光顾其它档口,于是临时改变主意,买了半斤虾和一斤白贝,家里冰箱还有半边鸡,三个人吃也够了。路过水果摊时打算顺道买些水果回去。她扫视了一遍所有的水果,发现黑加仑不错,颗粒又大,新鲜。她从购物袋里取出老花镜戴上,用手摘了一颗捏了捏,又用拇指搓搓上面的白霜放进了嘴里。

“这些是今天的?”她又拿起一颗放进嘴。

“是啊,很甜的。”

“多少钱一斤?”

“18块。”

“这么贵。”她又摘了一颗放进嘴里。

“阿姨,不要再摘了,再摘我都卖不出去了。”

“不就吃了两颗吗,哪有这么严重。这个有散装的吗?”

“买散装的就不要吃那些好的了,真是的。”卖水果的很不情愿地从里面拿出一个塑料框,里面都是散落的提子。

“这个怎么卖啊?”朱素莲用手在里面翻动了几下,又往嘴里塞了两颗。

“八块钱一斤咯。”

“味道又不怎么样,六块钱行不行。”

“阿姨,不好吃你都吃了那么多颗了,八块钱你不要就算了。”

“这么小气干什么,我又不是不买。”

朱素莲一手扶着眼镜一手在框里翻动着挑选,这些散落的提子粒粒都新鲜饱满,价钱却很便宜。她时常都会到水果摊上买一些特价水果。有时是龙眼,有时是各种提子葡萄。但她从来不买在地上箱子里那些更便宜却有破损的水果,节俭与落魄并不是同一回事。

回到家时,儿子还没来。她把菜都放置好,准备开始煮饭。不久儿子打电话来说今天不能来了。“哼,又是那个女人在搞鬼吧?”她说。“她就见不得你来见我,我可是你妈哟。”“你只会帮着她说话,她什么人我还不知道吗?不就嫌弃我多讲了她几句吗,记一辈子的仇。我讲她还不是希望她做得更好一些?”

她放了电话走到厨房里,不知道下一步该做些什么好,愣愣地站着发呆。

“你也不至于这么恼火,他肯定也是有事来不了嘛。”老头子放下报纸说了一句。

她并不回答,仍旧在厨房里站着,脸色阴沉。

“你是不是又开始钻牛角尖了?食古不化。”

她突然抓起水槽里的菜扔到垃圾桶里,然后朝老头子大声喊:“关你屁事!我就是钻牛角尖,钻死你!”接着走进房间用力把门关上。老头子把报纸扔到一边站起来走到厨房,从垃圾桶里将被扔掉的菜重新捡起来对着房间门说:“神经病!有病就到医院去看啦!发什么神经。”

朱素莲从来都没有觉得自己做错过什么,她在市里一所小医院工作了几十年,只有一件事情曾让她怀疑过自己。临退休前两年,因为某些不明利益的分配不公让她无法忍受,决定暗地里给有关部门写一封检举信。过后不久有调查组下来了,带走了医院的几个领导,全院也为此召开了会议,进行了整顿,从此所有人每个月都不会再有一个装着现金的信封了。朱素莲并不在乎这个信封,那一点金额并不足以让她产生消费欲望。她以为或许有人会和她一样感到不公,也会赞同她的做法。但是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她却成了全院的公敌,大家都在背后指责她议论她,讲关于她的各种流言。后来在一次节日晚会上,一个讽刺一名恶妇的小品获得了全场热烈的掌声,虽然那小品的内容与她毫不相关,但所有的人都知道男主角在大骂“老猪婆”时实际上就是在骂她,她在他们的嗤笑中脸色铁青愤然离场。只有这一次,她曾经怀疑自己是否做错了,但很快又将这种不快的情绪抛之脑外。她并不屑与那些人来往,反正用不了多久她便可以退休了,不需要再忍受那些人的冷言冷语和白眼。

楼上新来的租客生活规律,白天上班,夜晚早睡。即便如此,朱素莲晚上也并不总是安稳地睡着,但至少没有任何可以埋怨的理由了,失眠也显得特别心安理得。不久这种安宁被女人肚里出世的婴儿打破了,楼上又开始了热热闹闹的声响,每日总有前来探望他们的人扯着大嗓门说着他们的家乡话,婴儿的哭啼声越来越响亮。

朱素莲原本安静下来的心绪又被婴儿哭闹的声音再一次扰乱,她不知道那个小人儿是个男孩还是女孩,为什么总喜欢在夜里无时无刻突然就放声大哭。每到半夜上两三点钟的时候就准时开始哼哼,随后啼哭,声音越哭越响亮,而前来安抚的大人却迟迟不来。朱素莲替他们着急,为什么一开始哼哼的时候就立马赶过去呢?非要等到哭声响彻整条街的时候才急急忙忙地起来,然后才

“哦哦——”的安抚婴儿。她静静地留心听着楼上的声音,猜测着他们此刻的举止。朱素莲越发讨厌这个突然出现的婴儿,她觉得她有必要提醒一下他们应该好好学习一下怎么带孩子。她瞄准他们抱小孩出去散步的时候,站在院子里对他们说:“哎——你们家的小孩真能哭,吵得我晚上都睡不好觉啊。”

“嗯,是啊,我们也为这事烦恼呢,一到晚上就哭呢。”

“最好去医院看看啊,别是得了什么病才好。”

“看过了,没事。”

可是一到晚上,婴儿的啼哭声就让朱素莲在床上咬牙切齿地翻来覆去。她想过要去管理处投诉他们,但是这种事情他们必定是不会管的,况且她察觉到管理处就之前的几次投诉已经对她产生了偏见。她又想找楼上的房东,由她对他们进行告诫。但是房东也肯定不会理会她,她曾与房东为之前的几个租客而产生过争执。但是后来她在半夜想到了一个非常妙的办法,既能起来警示的作用又不必麻烦任何人——趁他们都不在家的时候写一张字条贴到他们的门上。她越想越兴奋,干脆也不打算睡了,从床上起来就去找笔和纸,然后放在厅里的饭桌上,开始琢磨用语。

“尊敬的住户:由于你们对小孩管教无方,小孩半夜的哭闹给周围邻居带来了极大的困扰。请你们注意一下。”落款写的是“本楼业主”。

  • 1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老人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9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费新乾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8-09-04
  • 繁柯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8-02-11
  • 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8-02-08
  • L.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8-02-08
  • 春风妙语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12-22
  • 520周冠打赏38000,共计38000
  • 2017-12-18
  • 嘲讽打赏5000,共计5000
  • 2017-12-15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无影的小说我看过一些,调子都比较灰,擅长对生活,特别是婚姻生活动手术刀,对人生的病灶做解剖。朱素莲这样一个小气、刻薄、倔犟的女人,处处与人为敌,折腾得人人不得安宁。也许只有这样不断制造对抗,在众声喧哗中,她才能找到自己的存在感。当老伴离去,世界归于她一心所求的安静,她反而迷失了自己,“感到自己身体正在不断下坠,周围一片黑暗”。小说塑造了典型人物,揭示了人性阴暗面,作为一个短篇,我们不能要求更多了。
  • 回复
  • 这篇小说塑造了一个饱满的退休妇女朱素莲的形象,折射出生活中的多少酸甜苦辣。朱素莲人心倒是不坏,却因为性格上的好管闲事,成了同事和邻里的公敌,近乎一种“平庸之恶”。在其老公死后,她终于得到安静的居住环境,却深深坠入生命的空虚和黑暗之中。这种升华式的结尾很是巧妙,也十分有力量。
  • 回复
  • 无影发在邻家的文章不多但质量高。两作品获得十佳,两作品周冠,这篇也将进入周冠。无影描写人物内心与外在很仔细。朱素莲退休在家无事所做,脾气傲、犟、狠心、小气。稍遇一点事就大吵大闹。邻里之间总是猜测,没有同情心。老头子在的时成天也跟老头子过意不去,典型的“更年期”,骂得老头子生气急上脑得了脑溢血,直到头子死她都悼不出一滴眼泪。夜终于静了下来,可太静的夜让她有了恐慌,太静的夜终于让她迫害怕,心更无安宁。
  • 回复
    • 黄元罗4举人2018/02/09 08:26:15
    • 分享到:
  • 不得不承认,在现实生活中,“朱素莲”还真是不少!对于该类群体,我们基本上是避之唯恐不及!很少会有人静下心来理性思考:“朱素莲”与周围人格格不入的性格是不是与生俱来的?如果不是的话,这种怪癖是不是一种病?这种病还有没有办法根治?窃以为,这一系列引人深思的未解之谜才是本文的亮点和精华所在。
  • 回复
    • 陈彻4举人2018/02/07 12:40:34
    • 分享到:
  • 很好的一个切入点,你又一次准确地找到患处把手术刀插了进去。我也又一次认真细致地读了下去。可是你没有如从前一样把所有患处都剖析透彻啊!这个讨厌的老女人她到底是如何变成这么讨厌的?我找不到从她的角度完全合理化的解释。一个坏人她的坏,也一定是有足够的外力内因把她推到这个境地的,读到最后要让读者能理解她“如果我是她也我会变这样的,”最后失去老伴的痛虽然真切,但无法让我感同身受,就是因为之前写得太匆忙。
    • 雪川2018/02/12 19:09:26
    • 分享到:
  • 陈彻评论到位

    回复

    • 电击,4举人2017/12/16 16:09:28
    • 分享到:
  • 这么多事的老女人,是生活中真实存在的缩影。这世界是喧嚣的,可是这正是生活的写照。如果,你把世界按下了静音,那么会感到沉寂会让人窒息。楼上婴儿的哭声,老头翻报纸的沙沙声,也许还有楼上坠落的芒果皮的声音,也或许还有收破烂的叫声,还有街市汽车的笛声,这些构成了鲜活的生活。更加万籁俱寂的是另一个世界。作品细腻记叙了一个追寻寂静的女人的典型的角色,不予否定。只做了同情的表述。老头的意外离世使她惊醒。
  • 回复
    • 晓霞囡2童生2017/12/15 17:03:17
    • 分享到:
  • 很庆幸,朱素莲最后还会哽咽,还会流泪。这个傲女人,够直,够犟,够狠心,够小气。世界喧闹的时候,她钻牛角尖,需要安静。但在这个冷漠的社会里,谁会像要求她大度一点、心胸豁达一点,来对待她呢?谁做到了呢?
  •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4星
  • 3钻
  • 坚持在孤独中行走的人
  • 坚持在孤独中行走的人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29
  • 332551
  • 18
  • 4260
  • 憩园好高产。你的冲动,随时随地都会产生——这是写作的瘾。你一直在看,在思考,在组织,以赋予其美好的形式。茶杯,电脑,湖面,鱼,老屋,上下铺,缝纫机,手电筒,挂画,奖状,明星海报,石榴树,铁锁,乱石,枯枝叶,马蜂窝,甚至精神病青年,这些意象既然存在,必有其道理与意义。憩园的诗心与哲思在乱石枯叶间跳跃,发光,一闪而过,那些被捕捉的部分,变成了一串串柔软的句子。诗很神秘,诗并不神秘——与这个世界相比。

    笑笑书生小长诗

    2018/10/12 12:48:55
  • 红薯叶,非常平凡的一道家常菜。或许,是因为常吃红薯叶,慢慢地就滋生了点滴式的感悟。我喜欢将点滴式的感悟,先储备起来,等待一个时机的爆发,再行文,再书写成自己想要的文章。细节,是我最想要的美。与一道菜相处,其实时间久了,就会把日常生活过成诗。生活本来没有诗,可我用心去感知人与物的交融、互渗。当我因一片红薯叶生情,被它触动,忍不住为它写下一首小诗:《被染稠的生活》。世界很大,要体会细微,在于人的细心。

    吴春丽把日常生活过成诗

    2018/10/11 9:35:12
  • 国庆七天,加班了两天,也没看一本书,看一部电影,写一首诗。整理资料,发现了去年底看过的几部电影观后感,整理了下发出来,第一是温习当时的观影情境,第二算是交一份文字功课。事实上,上面提及的四部电影都是非常经典的,也是我力荐的电影。无论是《海边的曼彻斯特》里的卡西阿弗莱克,还是《死亡诗社》里罗宾威廉姆斯,都奉献了最佳男主的演出。四部电影,讲的都是人性、爱、救赎、伤痛、悲情——这才是最感人的。

    江飞泉那些光影里穿透人性的悲欢

    2018/10/4 9:26:19
  • 这个作品让人共鸣,因为我们都把青春散落在深圳这片热土上了。十多年前到深圳,谁不是口袋空空如也,谁不希望赶快找个管吃管住的落脚点。我们经历了希翼、失望、挣扎、奋斗、迷茫,见到了各式各样的人,每个人都给我们上了一课。我们应当记住那些给予我们帮助的贵人,比如介绍工作、借钱应急、指点迷津、出谋划策的人。正是有这样一批人,才让我们的青春得以在深圳的土上发光发热。深圳在发展,我们也在成长,感谢这一场相遇。

    心灵拾贝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8 15:16:10
  • 小说从一个生活的截面揭示了现实的荒唐与无奈。文字虽短,但笔下的几个人物却很鲜活。小说所描述的人、描述的事,其实是整个中国社会的缩影。这是个病态的、氤氲着怪臭味道的社会,在深圳,在全中国,有千千万万个王秋实一般的人。他们活得卑微,甚至没有尊严。但是在这个唯金钱至上的社会,很多人也一直在坚守那一份美好,那一份纯净,至于能坚持多久,还有多少人在坚持?我们无法预测。坚持总归是好事,否则,社会就彻底烂掉了。

    唐兴林王秋石大雨中赴宴

    2018/9/13 13:21:29
  • 透过阳光般的文字,我仿佛看到了一颗中年男人善感、多情又温暖的心。我想,情怀,应该是一个作家或诗人最大的才华。这组诗歌,每一首都犹如一部温暖的小电影,在唯美的画面里,感受到了一种浓浓的人文关怀。好的诗歌不是炫技,更不是无病呻吟。我们能够从诗行里触摸到坚硬亦或是柔软的生活质感,就是诗歌最大的魅力。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每首诗歌的结尾,像是画龙点睛,让整首诗一下子灵动起来。

    唐兴林深圳日记

    2018/9/13 12:07:28
  • 冬十年的文字很平实,语言算不上精致,不在我个人偏爱的范围,行文也没有太多技术上的加工,按照我日常的职业训练,也在范围之外。但是这篇文体模棱的文字却深深地吸引了我,它让我介入、追溯、感动。就像一个温和、相貌也凡常的人,不见悲喜也难觅性情,但就是会给你好感和踏实,莫名又天然。因为,它有温度。我想这即应是真实的力量。真实往往比技术可贵,比用心和装饰朴质。那些青春散落此间,回顾是少年,此时依旧是。

    朱铁军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2 14:35:18
  • 诗涉日常,多易成口语诗;咏物达情,又容易虚华泛滥。在某种程度上觉得诗歌应是分寸的艺术。鲁子的这一组梧桐书简,好读但简而不滞,含情但饱而不胀,语言被有分寸地使用,山海星辰、溪花月柳、人鸟鱼虫,都入境入心,且禅意清湛,慈悲与敬畏、物化我化融于其间,诗意充沛。但作为组诗,其后两节在表达与气质上似与前端有所失调,读来略感脱离。

    朱铁军梧桐书简

    2018/9/12 14:34:53
  • 初读时其实并不喜欢这组诗,诗人说诗歌是语言的尽头,在这尽头作为读诗者,我首先获得的是未尽、蹒跚、以及黯然。然而反复重读,却被卷席其间,不能脱离。这组诗有其独特的庞大的气场,它从未在意或期待你的抵达,但语言却被营造成城,围困入者,如潮如藻,诗歌因而已凌起于物象和情绪之上,携同读者与其自体共同生成了强劲的生命性。这或即是诗歌的魅力,也是诗性的魔力。

    朱铁军索居深圳

    2018/9/12 14:34:32
  • 以深圳故事为题写小说需要点底气。它看似简单,实则宽杂,控制不好就落入平庸,像无题可取的对付之举。此文起初投稿至特区文学,作者神秘任性,除署名老师父外,再无信息。编辑审读完,第一时间推荐到了邻家。作为一部长篇来说,这部作品完成度很高,人物立体,故事纵横,矛盾交错,情节跌宕,结构和收放也都控制得稳当,加上浓烈的时代感和本城色彩,以及故事的可读性,完全匹配得上文题。老师父不知有多老,但属睦邻新人,推荐。

    朱铁军深圳故事

    2018/9/12 14:33:59
  • 翻旧作,得知行安很年轻,其诗作有灵性,诗意转换等技能正趋近成熟,这组诗写得也不错,因而举新、推荐。但是,一首诗如何抵达读者,这是我作为读者而非诗人的长期疑惑。诗承担想象,承载语言飞行的气场,而想象负责其到达的距离。那么诗人是否必须要在诗的想象中启动隐秘,并将隐秘坦然地视作读诗者的应有共情,或者说模糊真的可以成为诗歌美学品质的必需一种么?这是个值得诗人与读诗者互问的话题。

    朱铁军多米诺

    2018/9/12 14:32:40
  • 故土乡情一向是文学作品的常见素材,这也是这个民族传统所皈恋的精神之所。如文中所述,客家人在乱世顽强生存,在荒蛮之中重新崛起,看清了世道,在天地间泰然自处,像种子一般在迁地生根生长。但无论漂泊何处,终究故土难离,一个宗祠,一处祖留之地,就是一个图腾和信仰,是归处之旗。文章写得真情饱满,有精神向度,也有前忆此时,时空穿梭中控制得当,浓淡相宜,虽文本仍可精练,但因新推荐鼓励。

    朱铁军泰安园

    2018/9/12 14:31:46
  • 本届提名之前便有所决意,今年绕开熟悉面孔,推些新人新作。实际开始后发现设想的确理想化了些。邻家植根本土,多年勤恳深耕,可谓罗入者众。但就文本所提供的新视野、新格局、新经验而言,写作的同质化状况依然普遍。听涛的此文无论是语言、意识、技术等,都“很小说”,有往好里写的姿态和积累,可是问题也很大众。无非是艺术上的欠力和文本上的失衡这些老谈,且放。推荐此篇是为新。新是生机,也是未来,有基础的新,即是希望。

    朱铁军从头再来

    2018/9/12 14:10:12
  • 去年因故缺席提名,赛后潜作看客,有注意到黄奇超。王元涛老师的总结非常精准到位:“有才气,不成熟”。今年复位,作者改名太奇,起初以为新人,但有似曾相识之感,翻看过往发现是他,且问题也依然是他。我们行业里常说,哪位初写者有灵气,这灵气得算一点天资所赋,而写作作为艺术一种,天赋却不足以撑满全程。能写出“阳光是稀客,月光是内心的一部分”,诗意天然已来,但表达形式则技艺尚欠。提名推荐,以示鼓励。

    朱铁军那些你我他

    2018/9/12 14:09:27
  • 老谢这个人物有代表性,小说的创作意识好,选择角度也好。城市家庭的老人,以烛火之力去燃助儿女、照顾孙辈,失去老伴,只能“半夜入梦来”,且尚有年迈老母,只能安置给小妹承担,这多重痛楚作者却仅作带出处理,并未做过多的笔染,而是用一道道“人间烟火”、煎炒蒸焖,“吃不能草率”来诠释“家福”,文本看似素常流水,却有深刻的人间与人性的观照。盐粒是情,调出生活之味,但在题记所预立的隐喻中拔高,稍觉不必。

    朱铁军人间盐粒

    2018/9/12 14:07:4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