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蓝紫色鸡鸣
  • 点击:9254评论:22023/09/12 11:11



1

“咯!”611宿舍

又来了!一定是幻听,林少静摇了摇头,一骨碌翻起来,去洗漱台冲了把脸。

嗯?声音又没有了,,临近期末考,最近有点压力,过度疲劳,她赶紧躺下酝酿睡眠。

深圳湾静默如水——月色合上了晓静倦怠的眼眸,瘦削的脸庞上有一层细密绒毛,这个年纪的女孩子,总有各种奇妙幻想——睡前,宿舍里还针锋相对地争论,昨天篮球赛到底哪个男生才是“最有价值球员”,“林子涵好帅!”少静一脸花痴,小声嚷嚷。怡婷暗暗觉得那个总给队友传球的腼腆男生宇辰清秀可爱,至于球技,那是锦上添花,“要是他知道到是我托人给他送水就好了”怡婷有点不好意思,游离在舍友的讨论之外。

“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

断断续续,怡婷回想起地理课上梁老师讲的摩尔斯电码相关知识“三短三长三短”,对比了一下这声音的频率,可不就是“SOS”求救信号嘛。

“婷,有没有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原来少静也还没睡着,她压低嗓子,满脸疑惑:“嗯.....?”怡婷似乎有点不愿承认——要是真有什么超自然的现象,就太可怕了。

想到年级里流行的日本凶杀恐怖小说《白夜行》,少静一阵寒颤,“婷,我,要不我们两个睡一块吧。”

“少静多动”,别看她名字娴静,其实不然,叽叽喳喳像个百灵鸟;别看她平时活泼,遇到小考失利都会哭鼻子,更何况是这么诡异的声音。

两个女生一块钻到被子里躺下,窃窃私语

“你觉得,像不像鸡叫?”少静说

“好像是,我在农村老家时,家里人以前养过几只鸡,里面一只大公鸡可凶了,天天追着我咯咯咯地叫,要啄人。”怡婷的老家在潮汕,潮汕料理喜欢用鸡肉,“没有一只鸡能够活着走出潮汕”,自然饲养的不少。

“可是,学校怎么会有鸡呢?

这里可是市中心,也不会有人养鸡啊

会不会是对面小区的业主养着准备吃的,然后鸡趁人不备逃出来了?迷糊的声音传来,琳琳这个时候也被她们吵醒了

盼兮哼了几句戏腔:“时不利兮骓不逝,小鸡小鸡奈若何啊,要真是这样,这就是一只向往自由的鸡,像王小波特立独行的猪里的那只猪一样生的伟大,被抓住后也死的光荣啊”

众人冷汗,盼兮一贯热爱戏剧,算是个“票友”

“不管啦,明早早读还有语文默写检查,早早睡吧,起来“临阵磨枪”,”杨蓉蓉提议到,然后塞上耳塞扭过头睡,这可不寻常,蓉蓉平时是宿舍话最多的。

2

“鸿门宴,一二”

“项王军壁垓下……”轰隆隆的读书声。

“同学们,上节课我们学习了鸿门宴,刘邦、项羽、樊哙,那个英雄辈出的年代令我们唏嘘,这样的故事常常成为传统戏剧的题材,比如有京剧《霸王别姬》,还有道菜叫“霸王别鸡”,此鸡非彼姬,乃是用老鳖和走地鸡炖的。那么,今天我们就试着默写一下《鸿门宴》。”

大家哈哈大笑,也就不那么抗拒“艰难的默写检查了,就连平日不怎么认真的同学也立刻拿出了笔严阵以待,颇有“慷慨赴死”的心气。

只有吴江迟迟未动笔,“语文老师又讲冷笑话”,他上课常常走神,因此常常成为语文老师举的教学案例中被调侃的主角。

“吴江,还不动笔?都高二了,再这样下去你下次考试马上就要自刎乌江(谐音吴江的名字)了,何谈霸王别姬啊。”

“嗨呀,知道了,我这不是正在找笔。”吴江还是惯常先找个借口,一脸无奈。

“霸王别姬(鸡)”,611宿舍的几位女生颇有默契地想到了昨晚的怪事......

“叮铃铃”,

下午最后一节课是体育,少静心不在焉地站在队列里,直到体育老师一声解散的喊声,才打断她的思绪,她赶忙拉住身边的怡婷,提议一起回宿舍楼破昨晚的“鸡叫大案”。

两个女生,似乎有点势单力薄,“不如,不如我们叫吴江和我们一块去吧”怡婷说。

好主意!

吴江听少静和怡婷七嘴八舌地叙述完前因后果,半信半疑,不过他一直以帮助广大女生朋友为己任,就拍拍胸脯,毫不犹豫地应承下来,保护女生是绅士的责任嘛。

这家伙,老那么臭屁,他死党说的。

三个人鬼鬼祟祟,以搬东西为借口一起进入女生宿舍。

“咯咯,咯咯”

嘘!吴江示意,似乎不是宿舍这一层,而是更上面一层——露天的楼顶。

“你们说,会不会是有人在楼顶养了一只鸡?”少静说完,连自己都被逗笑了。

“有可能是一只不需要喂食的丧尸怪鸡肉,也许是和奥特曼、哥斯拉电视里的核污染怪物”吴江装的一脸严肃,想要获得两位女士的崇拜感“不过没关系,我吴哥,正义的化身,会保护二位女士,至死不渝”

“哇偶,我好崇拜你哦,才怪”怡婷他们显然不相信吴的“恐吓”。

“好吧,当务之急是找出罪魁祸首,谁有胆量和我深入虎穴,做一回杨子荣。”

怡婷拉着有点怯的少静,似乎中了激将法,“走就走,少静我们不怕”

顶楼也就一层楼梯,三个人拉拉拽拽地挪了十分钟,才到防火门。

“咯咯,咯咯”

听,就是这儿!吴江兴奋地说到。叫声变大了。

“哪有什么妖魔鬼怪,我们要做自己的主人”吴江喊着国际歌的曲调给自己壮胆,纵身推门先入,其余两人犹犹豫豫,还是跟上了。

“啊? 蓉蓉,怎么在这儿?”

3

蓉蓉惊讶地起身,回过头。

一只公鸡在她身边,鸡冠是浅蓝色的,羽毛鲜亮,此刻却像落败的霸王一样卧着

大家恍然大悟,紧接着又不解。

“咯咯咯”

疑惑,奇怪,吴江挠了挠脑袋。

“咯咯”

冷静,静待解释,怡婷等着蓉蓉开口。

“咯咯,咯,咯咯咯”

惊讶,委屈,又有种被朋友隐瞒的嗔怒,少静瞪大了眼睛,表情复杂。

蓉蓉也瞪大了眼睛,她实在没想到有人能找到这里,或者说,早有预料会被发现,却没想到这么快,这里隐藏着她的秘密,蓝紫色的。

蓉蓉不敢对视有点失望的舍友,又觉得在吴江这个“外人”面前愈发丢脸。

蓉蓉眼眶有点湿润,不被理解的感觉让她难以释怀,“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别,别呀”吴江急了“,别哭了,这到底,到底......为什么呢?”他最见不得女生哭,一下子手足无措。

少静和怡婷也觉得自己的表情管理有点失控,收敛了下,还是选择“相信”蓉蓉。

两个女生簇拥着蓉蓉坐在顶楼的台阶上,帮她擦掉眼泪,“蓉蓉,不管怎样我们肯定站你这边”。

吴江这时才饶有兴味地逗那只蓝紫色鸡冠的大公鸡,“咯,咯咯,鸡哥,你还挺会享受的,这日光浴.....”

4

蓉蓉的家在黄土高原,13岁时父母来深务工,她才跟来深圳读书。更小的时候她在爷爷家附近上寄宿小学,每周回爷爷家一次,而父母在省城工作。

爷爷养了七八只鸡,蓉蓉常跟着鸡满山坡地撒野,尤其是一只蓝紫色鸡冠的大公鸡——那是爷爷的最爱,也是她的“好朋友”,爷爷耳朵不好使了,没办法,蓉蓉就和“蓝紫鸡”讲“对童话里白马王子的向往,对山坡上阴森密林的怀疑,爷爷好笨,老因为听不见话乱打岔”,讲“爷爷真好,上次走了四五里山路来学校给我送一包牛舌饼”,能讲一晌,隔壁窑洞婶子稀奇地看着这个“城里小女孩”,有点戏谑。

中考前两天,爸爸突然托辞要外出调研开店,打算在广州和人合伙开个陕西面馆。留下老妈照顾蓉蓉,快中考了,蓉蓉也没多问,没多想。

别耽误功课了,老爸走之前说。

嗯,没耽误,后来蓉蓉考得不错,后来她来了海月中学——深圳排的上号的名校。

后来……

中考后假期她回去扫墓,才知道爷爷养的鸡也被大伙儿办白事儿时宰了,她有点不爽,也无力。大人的事儿,他们也是为了爷爷好走啊。

蓉蓉那只蓝紫色鸡冠的好朋友也不例外。

好巧不巧,这只鸡的鸡冠也是蓝紫色的。

从蓉蓉哭哭啼啼的只言片语中,少静和怡婷断断续续地提炼出以上信息。

“蓉蓉没能回去,没能见爷爷最后一面。”这是少静她们从叙述的刻意留白中推断出来的。

5

吴江装作漫不经心地插嘴到:所以这只鸡就是蓉蓉那个老朋友?

少静快人快语:怎么可能啊,且不说鸡能不能带上飞机和高铁,就是能带上,在城里怎么会安然无恙地地养这么久呢?

周末返校,学校对面小区里逃出来一只鸡,在大马路上乱窜,被飞驰而来的一辆自行车挂伤了,一瘸一拐。

蓉蓉正拉着行李箱穿过马路,目睹了这一幕。这只鸡的鸡冠和那位old friend相似,恍惚间觉得好像就是那个“鸡朋友”,冒险把它藏在书包里面,偷偷带进学校,放在楼顶上饲养,偷偷带食堂的米饭给它,希望它的腿伤早日痊愈,但同时也心惊胆战,怕被宿管和舍友们发现。

大致如此,少静和怡婷是蓉蓉的好朋友,吴江也是,至少听到她的秘密后就是了,她喜欢这个学校的人和事。

吴江此刻停下了逗鸡的手,突然严肃,有点不像平时的他,说:

“ 一切都会过去,那只鸡,在它应该待的地方,你爷爷也是。”

似乎在对蓉蓉说,却看着天空。

傍晚五点,深圳湾的晚霞是蓝紫色的,四个少年并排坐,夕阳要落下了,但这前一刻,似乎永恒无比,连那只正在养伤的公鸡也停止了“咯咯,咯”的打扰。

6

后来,后来,

后来,那只公鸡呢?

费了一番功夫,鸡还是被还大家给对面小区的住户了

也许主人家听完同学们的叙述后,大发善心养起了它,也许上了人的餐桌,谁知道呢? 这是个有一半残忍度的猜测,不过同学们已经得到可以选择的那一半温情了。

晚霞过后,他们就会理解一只秋蝉的凋谢,一树三角梅的死亡,以及那只公鸡在他们中学时光里赋予的蓝紫色声音。

“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请林少静同学赏析一下这句诗”语文老师关切的目光向她投来

少静“啊”了一声才抽思而出:“不要说太阳到达桑榆之间已近傍晚......”

循环往复,又是下午五点,她脸上细密的绒毛好像在试图捕捉深圳湾的余霞,稍纵即逝。


  • 1
  • 2
  • 关键词:深圳高中生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4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十十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3-09-18
  • 北国寒星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3-09-13
  • 悠悠打赏1000,共计1000
  • 2023-09-13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十十4举人2023/09/16 11:52:35
    • 分享到:
  • 首先,《蓝紫色鸡鸣》就很吸引人,知道是高中生写的文章后更是来了兴趣。作者的语言干净、利落,看得舒服,也让大家更能了解现阶段的学生。想当年自己还只是个会写游记的人,而作者能写出如此的文章已非常了不得。
  • 本评论已获得 1000 邻家币明细>>
  • 在老年文学群中,读惯教授们深沉的感叹人生诗文,乍读《蓝紫色鸡鸣》,犹如呼吸早春花园空气,颇有一种耳目一新的爽快。这是一篇高中生写高中女孩儿的心态,文章通过咯咯的鸡鸣幻声,揭示犹如早春绿芽般,青涩的春情萌发和爱意涌动,写得感人、委婉、缱绻。 值得肯定的是,作者虽然还是置身其中的小姑娘,但能跳出界外,以作家眼力观察周边人和事,透视高中生的心理。 作者语言活泼、幽默、俏皮,使文章具有感人魅力,值得称道。
  • 本评论已获得 1000 邻家币明细>>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1星
  • 1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1600
  • 33
  • 2110
  • 这篇文章说是小说,看起来更像散文,情节跳跃,语言流畅。用诗的语言描写了三代女人。“这三个女人,既想成为和自己母亲一样的人,又拼命挣脱上一代的束缚,想做完全相反的人,她们是那样的不同又是那样的相似,”最后“她们又都变成了一株植物……”三位母亲人生完全不同,第一位母亲生了生育过度,劳累不堪。第二位母亲被计划生育,守着女儿过着没有男人的生活。到了第三位母亲没有婚育,领养了“我”,人口终于负增长了……

    文夕三个女人的植物诗

    2023/10/12 21:44:59
  • 《断尾》这个名字很哲学!断尾对于一些动物来说是生存的本能,对人来说却是智慧。在人的一生中,有许多时候需要做出断尾的抉择,尽管疼得生不如死,但是生存更重要,只有生存才有希望,对能实现理想。铅山的壁虎两耳是贯穿的,从这个耳孔望进去,可以看那只耳孔外的世界,这是一个隐喻,两耳的两边也许是两个世界,从此生望去,看到壁虎耳外的前生或者来世,公公从断尾铅山壁虎的一只耳孔看到另一只耳孔外更大的世界。他激动得大喊

    文夕断尾

    2023/10/12 20:28:35
  • “舞蹈还能这样跳,你的白腿,旋转的裙摆,实在是太漂亮了,活力四射,真的让人念念不忘呀。你就像一个五彩陀螺,在我的心头转,转来转去,就带走了我的心。”江新爱她真的成了陀螺,为了生活了为工作不停地旋转,这篇小说短而精,在小小的篇幅里道同事业、生活、爱情之中种种微妙的链接,很耐读而又给人回味无穷。

    红红的雨陀螺

    2023/10/12 13:55:24
  • 龙华四季,基实就是写她自己人生的几个阶段,成长中的快乐与哀愁,总之作者算是苦尽甘来,过的还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作者又是勤奋的,打过工,又经营着自己的店,看完了写的冬,总之也让我感觉了:没有一个冬天不可逾越,没有一个春天不会来临。生命生活就是这样,需要反反复复地创造,反反经受考验......

    理红龙华四季

    2023/10/12 10:58:31
  • 深圳四十多年沧海桑田,荣哥的事件已没法复制,但荣哥这种精神值得讴歌赞美,这种蛮干苦苦用心的劲儿也可用在现代科技的研发上。作者的文字有力量、有嚼劲,构思缜密,一点一滴地叙述着荣哥为了求生存求发展,踏实肯干的工作作风写得滴水不漏,文风四平八稳,干净而有利索!

    理红荔香夜话

    2023/10/12 10:46:13
  • “三个女人的植物诗”,人非草木。但人就如草木一样,而又比草木生得活沉重,作者在舒缓的述说着如弹奏起一曲曲悲凉的曲子,一个时代同另一个时代还是有所不同,女人过得好与否,同社会的文明、时代的发展有着很大的关系。总之第三代女人所处的社会的进步还是超越前面的,虽然在作者笔下的文没有一一叙述,但还是读得懂的。我来读了一遍,不留句言,好像心里不踏实......

    红红的雨三个女人的植物诗

    2023/10/11 21:53:39
  • 写出了中英街的现状和历史,通过老人映照历史,通过导游写了为了追求想要的生活,而做出的不懈努力,通过水客,写了中英街的暗潮涌动,求生之艰辛。其中种种,只有海浪知道。

    昆阳森林三汲浪

    2023/10/11 17:28:42
  • 飞泉的诗一如既往的好!有力度、有高度、有气势!血脉里都流淌着对诗歌的热爱,所以他笔耕不辍。生命里不能没有光,在黑暗中,突然出现一丝亮光,生活里便有了希望。各种光充斥在飞泉的诗里,只愿飞泉拾到适合自己的光,照亮自己。不再如:你对我说,孩子,暴雨终将过去 “太阳还会绽放,像你的笑容” ......之后又 落在一片片乌黯的云层之后 那是我凋落的心.....

    红红的雨拾光者

    2023/10/11 16:26:45
  • 这篇能吸引我读下去,特别是写深圳家长的卷,写得轻松自如,也令人读来轻松活泼,不像有些人写的那些,自认为硬是道理。其实嘛,像深圳中学,那么几十个人能上清北,整人数一千七八,盲目跟风卷,还不是傻丢钱。我是看原籍是四川人的作者来认真读的,当年我伯父57年毕业于北大然后去四川教大学。 作者的文笔原浆味,不僵硬,很潇洒自如,故事与故事交织在一起,也不零乱,很干爽!

    红红的雨福田南,石厦北,石厦南

    2023/10/11 15:55:01
  • 很纯粹的思绪,诗意随诗人所描述的花朵、燕子、海鸥飞扬。诗歌有无数的表现形式,这样的唯美诗句令多数人开心,因为读来轻松,忘却了一切,没有现实的了磕绊。诗人是热爱大自然,热爱生活的,所以能把日常琐碎写入诗中,并且是在开怀时写的,不信你去读“宠物狗的耳语”,写得可爱极了!哈哈......

    红红的雨日落时分的吟唱

    2023/10/11 15:41:08
  • 作者打工多年,写诗多年。她的诗来自生活,也高于了生活。工作、生活,是有点像苦瓜的滋味,但尝过苦味之后,又滋养了身心。正像苦瓜可以选择结果不结果的事,工作会苦,但可以选择乐观对待,它就变味了,平淡甚至清甜了。女诗人因为月光,便有了深度的思考,生命的节律也因为月的亏盈而潮起潮落,因月亏而心生诗,月圆梦也圆了。作者的诗越写越好。赞

    红红的雨月光里的我们

    2023/10/11 15:20:30
  • 文字如饭菜,厨师好,材料好,味道好,“三好”才算好。这篇小文有此三好。真没想到,六六作者的文字的语感——味道这么好——轻、松、醇、纯、新、鲜、透。虽不长情节,但生活、情感、品格、精神等的功夫已内涵在长长短短的句子和温情从容的对话里了。文学是人学,不光是写“人”,最重要是“人”写,“人”的精神与“写”的劳动最好是自然、和谐、统一,那么他一落笔,便有了个人的味道。文如其人是此理,六六找到了文学的钥匙。

    廖令鹏太阳下山有月光

    2023/10/11 11:23:25
  • 这是一篇很有涵养的散文佳作。其涵养,不仅体现在作者深厚的文学功底、不俗的艺术造诣与丰富的知识储备上,更体现在作者见天地、见苍生的通达境界中。作者文笔雅致、从容、大气,于云淡风轻、静水流深的叙述中,将自己的艺术史、心灵史、家族史与地方志乃至中国当代史融汇起来,让我读得心潮澎湃。这篇散文值得再三品读。我的10个提名指标已经用完,读到此文,忍不住赘评几句,以此表达对此文以及此文作者的敬意。

    孙行者墨点无多泪点多

    2023/10/10 23:48:04
  • 这应该算一片非虚构小说吧,报告文学似的笔调,熟悉的场景,很像是讲述的真人真事。时代背景是大家共同经历过的,主角的南漂经历,也容易让人感同身受。题材和角度虽然有点旧,但这种孜孜不倦的书写,也是值得铭记、关注和尊重的,就如同社会不能遗忘个体在时代潮流中的命运沉浮,这座城市不能忽略每个人微小的内心世界。只是小说开头入戏有点慢了,人物形象不是很立体,这可能跟笑兰写惯了散文有关,节奏感方面建议再润色一下。

    张夏远方以远

    2023/10/10 23:40:55
  • 谢龙的小说,笔调轻快、跳跃,年轻态。但又带着生活的肌理和质感,夹叙夹议转换自然。心理描写深刻而简洁,自然流露,就像不时迸出的小火花,有点个性。抑郁症能通过这种偶尔自我放逐,文艺的漂泊,在山水间行走呼吸而痊愈吗?当重新面对生活本身时,那种曾被唤醒的孤独只会更清晰,被现实的泥泞重新碾压时只会更疼痛。文学难以拯救生活,但或许可以拯救心灵。靠近,治愈不了社会人生赋予的隐疾,但或许可以解释它。

    张夏​靠近

    2023/10/10 23:18:0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