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闪一闪亮晶晶
  • 点击:15225评论:192023/09/18 16:43

手术之前,我没有主动跟任何人讲这件事,杨李阳的出现是个意外,他是来深圳出差的,且同样没有提前告知,因而看到他微信消息的时候,我着实很纠结,也更加的烦躁,杨李阳在微信上说晚上十一点到宝安,让我去陪他喝点,彼时我正躺在医院准备第二天的痔疮手术。 

纠结和烦躁都是一种情绪,我此生最大的抱负就是不受情绪所左右,于是当机立断,我换上平时穿的衣服,从病房里溜出来,打车,朝宝安进发。

手术可以拖一拖,反正也已经拖了三年,不怕再多几天,且我本就一直在畏惧中徘徊,同学的出现,恰到时机将我从恐惧的漩涡中拽出来,我要感谢杨同学。

在过往的三年多时间里,我饱受痔疮的摧残,孤身在深圳打熬,医院是我最不敢进的地方,一方面是怕花钱,另一方面是单纯的畏惧,本着能拖一天是一天的原则,我熬到现在,终于拖不下去了。

王医生说痔疮手术是个小手术,不必担心,这话没有减弱我的恐惧,头一回做手术的我,很难找到安全感,谁说男人不需要安全感呢?我就很需要。王医生是个极好的人,我很确信他的热情与体贴并非因为得知我是自费手术的患者,我一向看人很准。

手术不大,术后也是需要住几天院的,我没有告诉父亲,这只会增加他的忧愁,我那大半生都没走出过平邑县的老父亲,除了无休止的叹气之外,他应该不会千里迢迢跑到深圳来照顾我,即便来了,我也是不放心的,加上我最近刚刚查了建造师考试的成绩,经过六年的奋战,我再一次失败了,这件事也是我近来情绪不佳的原因之一,如果父亲知道了,难免又要紧皱眉头叹息几个月,我觉得这样对他的肝功能是个极大的负担,为了他好,我决定什么都不告诉他。

“大黄啊,还是羡慕你,三十多了还没结婚,多快活,自由自在,连房贷都没有。”这是杨李阳见到我开口说的第一句话,成功地让我有了立刻打道回府的心思。

大黄这个称呼早在上学那会就诞生了,起初我是不乐意的,这俩字怎么听怎么跟犬类近亲,架不住六个人的寝室里有五个人黑天白夜地喊大黄,我也就认命了,但我生气的不在这称呼上,而是他刚见面就用一句话揭了我的三处伤疤,首先他说我没结婚,这本在我看来没什么,只是在世俗的眼睛中,三十多岁的老处男是一种怪胎,要么肉体上有病,要么精神上有病,总要占一条,所以连带着在我的潜意识里,大龄未婚也成了难以启齿的隐疾;第二点,他说我自由自在,也就是说我工作不好,忙不起来,潜台词就是挣钱少咯,在这个时代,穷是一种显性疾病;第三,他说我没房贷,故意的,嘲笑我买不起房,连首付都拿不出来。差不多,我只能从他话里分析出这三层意思,仅此便生生磨灭了我对老同学见面的所有温情想象。

比起初入社会的时候,如今我对情绪的控制已经有了长足的进步,我可以将这种心情上的巨大落差掩藏起来,他毕竟是我的老同学,多年未见,同窗之谊还是有的,若非如此,干嘛大半夜把我拽出来喝酒叙旧呢!

我这人,喝点酒就管不住嘴,什么都往外说,藏不住话,杨李阳很快就知道了我要手术的事。

“什么什么,你要做手术啊,那你家里人过来没?”他表现得很关切。

“没有啊。”我说。

“那你做完手术那几天谁照顾呢?”

“我请了护工。”

“得不少钱吧。”

“还行,比起手术费住院费也不算贵。”

“手术费住院费不是可以报销啊?”

“我又没深圳的医保。”

“什么什么?你是自费手术啊。”

“对呀,没有社保的人不自费还能怎么办,众筹吗?”

仅仅泄露了这个消息还不算很后悔,最让我忧心的是随后这张嘴又泄露了我会换头术这件事,还好我从之后的观察里确信他只是将我的话当作醉酒后的臆语,彼时,他只顾着将啤酒瓶子在桌子上排列整齐。

换头术是我自己的叫法,自然不是单纯从物理意义上把脑袋砍下来交换,而是在双方自愿的前提下,我跟对方头碰头许愿,之后就可以发生身份的互换,这不是笑话,到目前为止我已经有过成功的先例,虽然仅仅一次,且是与一条狗,不要问我狗是如何表达自愿这种情绪的,如果真要解释,大概是它也有强烈的摆脱命运的意愿吧。起初我也不觉得会成功,我只是将那条狗当做假想中的一个人,用来练习这种神术,我对着它念叨了一下午,我问它想不想做一个人,体验一把狗主子的快活,如果愿意的话,就要在心里默默祈祷,最好像个人一样点点头,我不厌其烦地向它灌输这套程序,并且无数次将它的脑袋捧到我脑门前,头抵头,献上我的祈祷,终于,我成功了。

老黄已经两顿饭没给我送了,搁在以前,我早就喊得让全村人畜都知道,好在我心胸宽广不跟他计较。老黄这几天心情低落,我虽然不惧,但也不想触霉头,一两顿饭不吃,原也不是要命的事,何况我这把年纪,饭量太大也不算好事。

我说了,搁在以前,老黄绝不敢苛待我的吃食,那时候,他家院子里养着三头牛,五只羊,夜里睡觉,老黄两口子都是在大门里头的过道里睡,高粱杆编的簿子上多铺草褥子,冬日里加两床棉被,过道口用玉米杆堵上,即便这样,冬夜里北风起来的时候,依旧冻得他们两口子蜷缩成老狗一样,不,这样说岂不是连我自己也骂了,应该是蜷缩成两只短尾巴兔子。之所以受这份苦,主要是为了防贼,那几年,偷羊的贼十分猖獗,组团作案的都有家伙,刀、枪,有时候主家即便发现了也不敢做声,所以家家户户养狗。狗与狗也不尽相同的,有些狗听见响动也装聋,久了,主家不满意就会打发掉,再换一只,我可不一样,夜里要是让我看见小偷,我是真下嘴。

老黄喂牛喂羊,家里的庄稼地也没落下,两口子起早贪黑,把儿子供成了大学生,前年他儿子毕业,肩上担子一卸,他老婆竟然一场病给带走了,剩下老黄一个,独木难支,索性把圈养的牲畜一卖,专心侍弄他那一亩三分地,吃喝不愁,倒也落个清闲。

我是在老黄家出生的,十年前,还是十一年前,我也记不太清楚了,那会他们家就养着牛,院子里一股子牛屎味,这是我生下来嗅到的第一种气味,以至于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都以为整个世界都是被牛屎味包裹着的。我生下来不久就再没见过母亲,记忆里隐约有个模糊的影子,看不真切,至于父亲 则是听都没听过,自然也就不存在感情。至于母亲,长大后我曾游走在村子里悄悄打听过,从年纪长我许多的狗三爷口中得知,她大约是因为年纪太大而被老黄卖了,这在农村是很寻常的事,被卖的结局无非就是被杀掉,留下一身皮毛,贡献生命里最后一点价值,总不会是被接去养老。想到那可怜的老母亲,我一度恨不得咬死老黄。

狗三爷比我母亲活得还要久,三年前他死的时候据说有二十三岁高龄,活得久,见识就多,懂的也多,就是他告诉我,被卖了也好过被主家杀了吃肉来得好,这村子里,那样惨的他可见多了,卖到别处去,至少不用眼睁睁看着她遭罪,这就已经很好了。狗三爷自己的结局更好,他是寿终正寝被他主家郑重埋进土里的,入土那天我去看了,他主家哭得眼圈通红,看样子就差给狗三爷立个碑了,这样的结局,全村几十年里也没有几个,他之所以得了这般善终,据说是年轻时候替主家挡过窃贼的枪子,救过主家的命。由彼及身,想来我的结局应该也不会太差,至少不应该像母亲那样被卖了,我也是替主家挡过灾的,那年冬天,初雪未降,北风不分日夜地嚎,夜里老黄家进了三个偷羊的贼,虽然没枪,却各个擎着一把大砍刀,月色里泛着冷光,那贼头尚未爬上墙我就听见了动静,却不急着预警,只等他一个人越墙而入一只脚刚落地的时候猛地嚎起来,贼头吓得脚下一软差点跌倒,但到底是做惯了贼的,胆子不比常人,反应也够迅速,抖手给了我一块土疙瘩,虽然没砸我脑袋上,但耳边生风的刹那也着实把我吓了一跳,于是一人一狗,在月色下对峙起来,风依旧呼啸,院子里静悄悄的,牛羊的反刍声极有规律,我寄希望于刚才的嚎叫可以把老黄两口子叫醒,那会,老黄媳妇还没死,可是因为身体不太好,受不得冬寒,两口子夜里不敢再睡过道,把床搬回了屋里,隔着墙和窗户,我还能听到老黄的呼噜声,他没醒,我可不管这些 攒了一波力气,开始没命地嚎起来,趁他不注意扑过去挠一爪子,立刻逃开,恨得那贼头要跟我拼命。随后另两个贼也跳进来,分别砸开羊圈的门锁,贼头则追我,想把我灭口,此时我的嚎叫已经将左右四邻的狗全都从梦乡里拖出来,月色下,这一片可热闹极了,狗吠声此起彼伏,在这热闹声里,我终于看到老黄屋里亮起昏黄的灯光,这时候贼头已经放弃了追我,他把大门从里头打开,三个人赶着一群羊往外跑,已经顾不上趴在羊圈深处的那几头牛。

贼跑出不远,老黄两口子扛着顶门棍就追上去,我冲在最前头,紧紧坠在贼身后,那贼发了狠,回身一竿子正抽到我前腿上,我本正追得急,猝不及防,谁知道这厮忽然转身,我的一条腿登时就折了,看架势,这几个贼是想把我跟紧随而来的老黄两口子解决掉,好在这时候,风中传来乡亲们的呐喊,无数手电影影绰绰照过来,显是附近的村民被惊醒,都来帮着拿贼,那三个毛贼登时心慌,撇下羊群落荒而逃,我还想着追上去,奈何一条腿已经残了,有心无力。

虽然一阵后怕,老黄家的牛羊却保了下来,老黄也够意思,给我找了兽医来接了骨,我又是能跑能跳的好狗了,只是遇上阴天下雨,我那条前腿总走不利索,也是没法子的事。

那次之后,老黄对我的态度越发好了许多,吃喝上从来不亏待,隔三差五开个荤,逢年过节他们家包饺子,也总能让我吃上几个,就是这黄河岸边有名的糖醋鲤鱼,我也吃过,这一点,我不能冤了老黄,有一说一,他一直对我不错,要不然,我也不会那么快放下因为母亲被卖而对他生出的仇怨。

狗三爷还活着的时候,有一回我冥冥之中仿佛嗅到空气中残留了母亲身上的气味,我顺着气味寻出去很久很远,直到这气味消失在一条大河的这边,那河太宽了,看不到另一边,河水尽是滚滚的黄泥汤子,呼啸着如同万马奔腾,我只在岸边站了片刻就心惊胆战不敢久留,于是跑回来,狗三爷说那是黄河,我所见到的还不是河水最湍急的地段,也不过是支流的支流罢了。

我不止一次对周围的狗邻们说过,只要我活着就不让小偷从老黄家里拿走一块骨头,这话得到了一众狗邻们的崇拜与敬仰,可惜这话无法翻译给老黄听,否则他一定更加感动,也幸亏人类听不懂,否则要是让别的人听了,一定要说我认贼作父,有奶便是娘,踩着亲娘的尸骨上位等等,诸如此类的恶毒的风凉话,那些假道学的人类最擅长站在一旁说这些,他们哪里懂得一口吃食的重要性,要是把他们扒光了衣服丢到冰天雪地的荒郊野外饿上几天,再派几个人一路追着打,他们就明白有个安稳的地方吃一口饱饭是多么的幸福。现在,老黄已经两顿饭没给我送到跟前了,我也只是心里骂他几句,不敢跟他翻脸,自然,也是我知道原因,老黄正有烦恼。

  • 1
  • 2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深圳自闭症幻想人格分裂城市乡村寓言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2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打赏5000,共计8000
  • 2023-10-26
  • 文夕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3-10-07
  • 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3-10-06
  • 陈彻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3-10-05
  • 陈彻打赏2000,共计2000
  • 2023-10-04
  • 打赏2000,共计3000
  • 2023-09-26
  • 十十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3-09-19
  • 谢龙打赏1000,共计1000
  • 2023-09-19
  • 打赏1000,共计1000
  • 2023-09-18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文夕评委2023/10/07 00:23:05
    • 分享到:
  • 这个小说有点好玩,我喜欢里面狗生的内心世界,一只单身狗,为高贵的母狗动心而跟随私奔,又半途而废。可做人又被(包括父亲老黄)否定之否定,一个人躺在病床上让一栋楼的人都成功地听到他的呐喊……最后他看到自闭症孩子,星星一样干净纯粹的眼睛,令他向往……构思妙
  • 本评论已获得 1000 邻家币明细>>
  • 哈,谢谢文夕老师,周末快乐😁
    • 陈彻评委2023/10/04 12:13:18
    • 分享到:
  • 这一篇的设定是很牛,但写得有点乱(或者是我没读懂),作者能不能帮我捋一捋:跟狗换头的是大黄,不是小黄,对吧?只是人和狗换了头,但怎么进入狗身的人能继承狗的记忆呢?跟人换了头的狗是谁?干了什么?是不是就是那个小黄?跟狗换头的这条线跟后来大黄跟自闭症儿童换头的线有何关系?老黄跟这两条线有何关系?
  • 本评论已获得 1000 邻家币明细>>
  • 1:最愁跟人解释自己的作品了,看在是评委的面子上,我回忆了一下,写这个短篇源于抖音上刷到一个自闭症儿童的视频。普通人跟自闭症的世界不相通
  • 2:出于好奇他们的精神世界是什么样的,安排了换头的情节,意识的继承在网络小说中倒是普遍接受的一个设定,我没考虑这个设定的接受度问题
  • 3:大小黄是一个人;可以单纯的理解为黄耀祖跟自己土狗在一个不确定的时间里互换了角色,代替对方生活了一段时间,一来是为了中间大段以狗的角度叙事方便带入角色
  • 4:另一个就是为了引出最后与自闭症儿童的互换,然后让故事在此处戛然而止;老黄只是老黄,大黄的父亲,土狗的主人,仅此而已(邻家这个评论区字数限制是真烦啊🤐)
    • 陈彻2023/10/06 18:45:41
    • 分享到:
  • 懂了,我看出了大小黄应该是一个人,只是最后跟自闭症儿童互换这一块写散了,如果能把这一块跟前面内容捏合得更完整些,让它们有情节的延续性,那样就太好看了。
    • 1布衣2023/10/06 01:47:54
    • 分享到:
  • 想起那首久违的歌曲:一闪一闪亮晶晶,漫天都是小星星,远浮于世烟云外,似若钻石夜空明。 作者的文收尾都是极好的甚是喜欢。愿我们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心地永远保持善良和晴朗。一如既往的优秀呀😊
  • 本评论已获得 1000 邻家币明细>>
    • 十十4举人2023/09/19 17:48:31
    • 分享到:
  • 我想大部分人都如文中所言“医院是我最不敢进的地方,一方面是怕花钱,另一方面是单纯的畏惧”。没人陪伴的主人公黄耀祖在医院做了手术后,只得花钱请陪护照顾自己。在医院,他碰到了龙华区公益团体带来的眼睛干净又漂亮的自闭症男孩小岱,他用手中的埙为黄耀祖吹奏了一首悠扬的世界名曲《故乡的原风景》。文中,主角竟然用了“换头术”,也就是跟他养的狗互换头颅,用狗狗的口吻讲述“老黄”的故事。
  • 本评论已获得 1000 邻家币明细>>
    • 1布衣2023/10/06 01:46:08
    • 分享到:
  • 主人公是个老处男又无房的男人正在害怕人生里第一次手术,还在恐慌中的他却在手术前迎来了自己老同学杨李阳,酒后吐真言,黄耀祖还透露了自己会“换头术”。第一次成功是和一只狗狗交换了愿望发生了身份互换,狗生同样命途多舛。手术后的大黄遇到了正好来送温暖的公益团体,自闭症儿童无邪单纯的心灵世界让大黄惊喜,那也是曾经的自己,曾经的我们都不曾生在社会的大染缸里,还不曾学会佩戴各种面具。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前两年我继继续续在《中国作家网》发短篇小说和诗歌,也看到了地三仙在此网发文。刚才百度一下,发现是个写网络小的,我正好从去年开始,在起点中文网和番用不用的笔名连载小说,其中因为某章内容涉政,起点那本小说要修改,没时间修改,暂时停更了,而番茄那两本有声小说,一本完结,一本在断断续续的更新中,两本故事很特别,一本是古代言情探案,另一本是奇幻、战队争!欢迎大家去番茄App搜"尘来尘去″笔名,即可免费听读。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手机打字容易犯错,正在番茄网上连载的有声小说,用了一些邻家作者真名,或半个真名。希望你们看到或听到自己的名字。这部小说,可以让你看到或听到这个千年前女儿国里奇特的风俗风情和环境及动物的描写。
  • 作家朋友,您这广告打得稀碎啊另外,我不是写网络小的哟
    • 十十4举人2023/09/19 17:51:34
    • 分享到:
  • 接上:后来主人公又跟小岱互换头颅,亲自体验了自闭症孩子的内心世界。感悟到成年人的世界充斥着无穷尽的欲念,希望我们都可以减少欲望,让快乐多一些。这篇文章非常独特,带些幽默和风趣,唯一感觉有些缺陷的是自闭症孩子这一块叙述得太少了,感觉故事还没讲完。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现阶段开始追求蜻蜓点水以及足够宽广的留白😂 😂 😂 🙃
  • 有点搞笑,又有点心酸。如果真的能与狗狗互换身份,或许可以过的纯粹一点。最后想问一句大黄的痔疮手术做了没?在医院自费不便宜哦,不做可惜了。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这位仁兄关注的点很是奇特哟😿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4星
  • 3钻
  • 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我的故乡在远方
  • 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我的故乡在远方
  • 粉丝|作品|积分
  • 7
  • 62
  • 4950
  • 这篇文章说是小说,看起来更像散文,情节跳跃,语言流畅。用诗的语言描写了三代女人。“这三个女人,既想成为和自己母亲一样的人,又拼命挣脱上一代的束缚,想做完全相反的人,她们是那样的不同又是那样的相似,”最后“她们又都变成了一株植物……”三位母亲人生完全不同,第一位母亲生了生育过度,劳累不堪。第二位母亲被计划生育,守着女儿过着没有男人的生活。到了第三位母亲没有婚育,领养了“我”,人口终于负增长了……

    文夕三个女人的植物诗

    2023/10/12 21:44:59
  • 《断尾》这个名字很哲学!断尾对于一些动物来说是生存的本能,对人来说却是智慧。在人的一生中,有许多时候需要做出断尾的抉择,尽管疼得生不如死,但是生存更重要,只有生存才有希望,对能实现理想。铅山的壁虎两耳是贯穿的,从这个耳孔望进去,可以看那只耳孔外的世界,这是一个隐喻,两耳的两边也许是两个世界,从此生望去,看到壁虎耳外的前生或者来世,公公从断尾铅山壁虎的一只耳孔看到另一只耳孔外更大的世界。他激动得大喊

    文夕断尾

    2023/10/12 20:28:35
  • “舞蹈还能这样跳,你的白腿,旋转的裙摆,实在是太漂亮了,活力四射,真的让人念念不忘呀。你就像一个五彩陀螺,在我的心头转,转来转去,就带走了我的心。”江新爱她真的成了陀螺,为了生活了为工作不停地旋转,这篇小说短而精,在小小的篇幅里道同事业、生活、爱情之中种种微妙的链接,很耐读而又给人回味无穷。

    红红的雨陀螺

    2023/10/12 13:55:24
  • 龙华四季,基实就是写她自己人生的几个阶段,成长中的快乐与哀愁,总之作者算是苦尽甘来,过的还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作者又是勤奋的,打过工,又经营着自己的店,看完了写的冬,总之也让我感觉了:没有一个冬天不可逾越,没有一个春天不会来临。生命生活就是这样,需要反反复复地创造,反反经受考验......

    理红龙华四季

    2023/10/12 10:58:31
  • 深圳四十多年沧海桑田,荣哥的事件已没法复制,但荣哥这种精神值得讴歌赞美,这种蛮干苦苦用心的劲儿也可用在现代科技的研发上。作者的文字有力量、有嚼劲,构思缜密,一点一滴地叙述着荣哥为了求生存求发展,踏实肯干的工作作风写得滴水不漏,文风四平八稳,干净而有利索!

    理红荔香夜话

    2023/10/12 10:46:13
  • “三个女人的植物诗”,人非草木。但人就如草木一样,而又比草木生得活沉重,作者在舒缓的述说着如弹奏起一曲曲悲凉的曲子,一个时代同另一个时代还是有所不同,女人过得好与否,同社会的文明、时代的发展有着很大的关系。总之第三代女人所处的社会的进步还是超越前面的,虽然在作者笔下的文没有一一叙述,但还是读得懂的。我来读了一遍,不留句言,好像心里不踏实......

    红红的雨三个女人的植物诗

    2023/10/11 21:53:39
  • 写出了中英街的现状和历史,通过老人映照历史,通过导游写了为了追求想要的生活,而做出的不懈努力,通过水客,写了中英街的暗潮涌动,求生之艰辛。其中种种,只有海浪知道。

    昆阳森林三汲浪

    2023/10/11 17:28:42
  • 飞泉的诗一如既往的好!有力度、有高度、有气势!血脉里都流淌着对诗歌的热爱,所以他笔耕不辍。生命里不能没有光,在黑暗中,突然出现一丝亮光,生活里便有了希望。各种光充斥在飞泉的诗里,只愿飞泉拾到适合自己的光,照亮自己。不再如:你对我说,孩子,暴雨终将过去 “太阳还会绽放,像你的笑容” ......之后又 落在一片片乌黯的云层之后 那是我凋落的心.....

    红红的雨拾光者

    2023/10/11 16:26:45
  • 这篇能吸引我读下去,特别是写深圳家长的卷,写得轻松自如,也令人读来轻松活泼,不像有些人写的那些,自认为硬是道理。其实嘛,像深圳中学,那么几十个人能上清北,整人数一千七八,盲目跟风卷,还不是傻丢钱。我是看原籍是四川人的作者来认真读的,当年我伯父57年毕业于北大然后去四川教大学。 作者的文笔原浆味,不僵硬,很潇洒自如,故事与故事交织在一起,也不零乱,很干爽!

    红红的雨福田南,石厦北,石厦南

    2023/10/11 15:55:01
  • 很纯粹的思绪,诗意随诗人所描述的花朵、燕子、海鸥飞扬。诗歌有无数的表现形式,这样的唯美诗句令多数人开心,因为读来轻松,忘却了一切,没有现实的了磕绊。诗人是热爱大自然,热爱生活的,所以能把日常琐碎写入诗中,并且是在开怀时写的,不信你去读“宠物狗的耳语”,写得可爱极了!哈哈......

    红红的雨日落时分的吟唱

    2023/10/11 15:41:08
  • 作者打工多年,写诗多年。她的诗来自生活,也高于了生活。工作、生活,是有点像苦瓜的滋味,但尝过苦味之后,又滋养了身心。正像苦瓜可以选择结果不结果的事,工作会苦,但可以选择乐观对待,它就变味了,平淡甚至清甜了。女诗人因为月光,便有了深度的思考,生命的节律也因为月的亏盈而潮起潮落,因月亏而心生诗,月圆梦也圆了。作者的诗越写越好。赞

    红红的雨月光里的我们

    2023/10/11 15:20:30
  • 文字如饭菜,厨师好,材料好,味道好,“三好”才算好。这篇小文有此三好。真没想到,六六作者的文字的语感——味道这么好——轻、松、醇、纯、新、鲜、透。虽不长情节,但生活、情感、品格、精神等的功夫已内涵在长长短短的句子和温情从容的对话里了。文学是人学,不光是写“人”,最重要是“人”写,“人”的精神与“写”的劳动最好是自然、和谐、统一,那么他一落笔,便有了个人的味道。文如其人是此理,六六找到了文学的钥匙。

    廖令鹏太阳下山有月光

    2023/10/11 11:23:25
  • 这是一篇很有涵养的散文佳作。其涵养,不仅体现在作者深厚的文学功底、不俗的艺术造诣与丰富的知识储备上,更体现在作者见天地、见苍生的通达境界中。作者文笔雅致、从容、大气,于云淡风轻、静水流深的叙述中,将自己的艺术史、心灵史、家族史与地方志乃至中国当代史融汇起来,让我读得心潮澎湃。这篇散文值得再三品读。我的10个提名指标已经用完,读到此文,忍不住赘评几句,以此表达对此文以及此文作者的敬意。

    孙行者墨点无多泪点多

    2023/10/10 23:48:04
  • 这应该算一片非虚构小说吧,报告文学似的笔调,熟悉的场景,很像是讲述的真人真事。时代背景是大家共同经历过的,主角的南漂经历,也容易让人感同身受。题材和角度虽然有点旧,但这种孜孜不倦的书写,也是值得铭记、关注和尊重的,就如同社会不能遗忘个体在时代潮流中的命运沉浮,这座城市不能忽略每个人微小的内心世界。只是小说开头入戏有点慢了,人物形象不是很立体,这可能跟笑兰写惯了散文有关,节奏感方面建议再润色一下。

    张夏远方以远

    2023/10/10 23:40:55
  • 谢龙的小说,笔调轻快、跳跃,年轻态。但又带着生活的肌理和质感,夹叙夹议转换自然。心理描写深刻而简洁,自然流露,就像不时迸出的小火花,有点个性。抑郁症能通过这种偶尔自我放逐,文艺的漂泊,在山水间行走呼吸而痊愈吗?当重新面对生活本身时,那种曾被唤醒的孤独只会更清晰,被现实的泥泞重新碾压时只会更疼痛。文学难以拯救生活,但或许可以拯救心灵。靠近,治愈不了社会人生赋予的隐疾,但或许可以解释它。

    张夏​靠近

    2023/10/10 23:18:0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