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之急需,怎能辜负
  • 点击:17922评论:92018/08/13 11:58

多年之后,我和秦在网上重逢。我这才得知,自己当年辞职后,秦常常在新老同事中念及我,哈哈,我成了他的一个举例,他似乎短时间再没碰到合称的帮手。

回想起来,与秦共事的两年,是我坐班生涯中的最愉快与最珍贵。这愉快与珍贵既不来自创造与成就,也非高薪与回报,它纯属同事间相处模式的至佳,说白了,也不过基本的为人之道罢了,无关乎同事,朋友,或者夫妻,人与人之间,概莫能外。虽然辞职后我亦未安稳,依然漂泊在深圳高高低低的写字楼,却并不为自己的决定有所遗憾。至于秦的遗憾,相信也是短暂的,秦见惯大风大浪,极能顺应潮流与变化,是寻种即便身处夹缝也擅享受人生的人。市井里流行的北上广深的成功人士,大约指的秦这一类。

当着我的面,秦几乎没有褒奖过我,我也并不以为自己有几两能耐。秦是我的顶头上司,名片上印的行政部经理,作为董事长的好友,秦在公司的身份暧昧有加——那是一段极为特殊的时期,董事长一声召唤,秦便撂下自己南昌的摊子前来深圳。而我第一天踏入公司,秦就给我家人的感觉,如兄,如友,默契与放手,不需要酝酿,一握手便达成。这于我,茫茫的深圳,水泡一样明明灭灭的大公小司,真是从未有过的喜悦,以致早晨睁开眼睛,就有些迫不及待,恨不得上班时间改为七点,甚至周末也可以取消。

信任与亲切,在秦身上自然地散发,不必加以任何解释说明。而它,正是我之急需。

我之急需从来直指心灵,最大限度地,为此,我愿意放下其他,一切。而所谓的一切,不过是早该放下。

二十五一过,尤其过了二十六,即刻有一种不再年轻的自我沉重,尽管成长当属一日一日之渐进,然而心理上的分水岭,仿佛一夜之间清晰起来,肩膀上的负荷像是陡然增加。此时,二十出头的被我视作小弟弟小妹妹,我俨然老成持重的过来人,下意识地,与之有了距离;三十出头的则被我视作大哥大姐,而这种“大”或者夹杂着些许因为不情愿而蔓延开来的心理故意,在大哥大姐身上,我窥探并设想着自己无可避免的将来。二十六七,不上不下没着没落的年纪,工作,生活,皆处待定,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紧迫感,使得每一岁每半岁都开始锱铢必较。然而不远的将来,依然模糊,莫测,未知,又欲知。尽管时间总是不知不觉,一闪而过;可时间又如此具体,在窗台上阳光般跳跃,叫人无可奈何。此时回想,二十三十甚至四十,大好的光阴啊——哦,那再也回不去的光阴。

秦通知我面试,可上去17楼,见到秦,程式中的一板一眼并没有展开,而来公司的一路上我都在模拟。秦要做的,好像只是一次确认,确认聂小雨这个人的存在。现在,聂小雨伫立眼前,真真切切,那么,OK。秦指着蓝色格子间的拐角处,小雨,这是你的办公桌。毫无准备之下,我半是矜持着,既仓促,又淡定,我得回家准备一下,明天再来好吗?

有什么好准备的呢,出门时已然人模狗样,包包里的零碎一应俱全,回家不也空对墙壁?滞寂的家,难以为继,剩下的,不足以支撑到天明。打电话告诉他我的新工作?工作,又似从不在我的计划之列,上班,辞职,再上班,再辞职,换餐厅吃饭一样稀疏平常,便是有过新鲜好奇,也不过推门而入的一时半会。而我要的不是一时半会,我要的是长,是久,是每时每刻,是一望无际。何况,他并不知道我在找工作。明天,飘摇不定;今天,我正经历——爱,而痛,而绝望,它包袱一样,累得我对正经历着的其他视而不见。我如何才能睁开双眼,另辟蹊径。那么,回家,对死去的爱作一番集中的缅怀与哀悼吗?No,我宁愿死去的彻底死去。为什么爱与痛,要一年一月一分一秒地消受,不能工作一样,断然开始,断然结束,不留疤痕。然而无论怎样,那个租来的岌岌可危的家,我必须回去一趟,立刻,马上。新世纪酒店,长城花园,体育馆,康泰娱乐城,一幢一幢于车窗外后退,我一路向前,犹如赶赴一场告别,默默,却隆重地。

是他,又不是他,我缅怀与哀悼的不过是自己,飘逝的四年,一千多个日日夜夜。

后来秦告诉我,他女儿的名字里也有个“雨”字。这显然并不代表任何,无非是巧合,然而好听的话在受用之时便是受用的。秦大我六七岁,他女儿不过三四岁的小小萝莉。

我一坐下,秦便将公司内部的大事小情逐一交与我,制度起草文件收发甚至前台装修,他像是倏然找到倚靠,从此拍拍两手,一副甩手掌柜的样子。而我随口的提议他几乎全盘采纳,他又执意将部分开支搁我抽屉,说是有备无患。

其时,公司举步维艰,我很快便感知到了。公司另一股东指派的秘书坐在董事长办公室外侧,一双眼睛猫头鹰一样尖利。大龄女秘书,微胖,短发,金边眼镜,据传是那股东的情人。她每天机器一样准时准点,一脸严肃,整天都不怎么开口,只是一杯一杯去饮水机前往保温杯里续水,又一次一次向卫生间走去,好像其生命单单由吸收与排泄构成。女秘书唯一的工作是给董事长泡茶,且这泡茶也机械得很,因其形似木偶,端着茶杯,进去,出来,路线一致,姿态标准。开着黑色大奔的董事长有时候几天也不现身,而每次现身同样表情刻板,来去匆匆。女秘书常常一天下来,无所事事,找本通俗小说打发打发也好啊。表面上双方波澜不惊,实则防意如城。其中的来龙去脉,秦丝毫没向我提起,全凭我自我体察。至于体察到的是复杂是惊险并不要紧,我给自己的工作定义既本能又单纯——我是冲着秦而来,人家对你如此信任,这难能可贵的情谊,怎能辜负。至于公司的前景,个人的命运,我不管,更无意卷入任何他人纷争。

很快,女秘书的敌意,我得以领教。一天我找不到裁纸刀,想着就近,便过去问女秘书一借。这是我第一次与她交道,平时迎面相逢,止于微微一笑,也许,微笑的仅仅是我自己。裁纸刀就在台面的笔筒,女秘书却一动不动,两眼往上一翻,你自己去买一把吧。短暂的尴尬之中,我抑制住大大的惊愕,悻悻地折返,朝向前台的小妹妹。不仅仅是我,公司里的每一个人,女秘书都像身怀仇恨。一个满眼仇人的地方,为什么还要天天光临;天天与仇人同处一室,是怎样稀巴烂的滋味。不得不说,那些勇敢的卧底,是伟大的,什么样的信念才能支撑一个人长久地忍耐啊。想必在她,所有都是值当的。事实上,我和她,一忙,一闲,几无交集。然而坐进办公室的第一天我就留意到她警惕的眼神,仿佛我是一团乌云,是一团阴影,罩在她头顶。秦通常不和她招呼,不过每当有小事找她,倒也能见到她的笑意。她那迅疾收放的笑意,理性,节俭,有如经过严格驯化。她乌黑的睫毛下面,一双同样乌黑的弯弯的眼睛,卷曲的头发也乌黑光亮,略略上翘,应该说挺有女人味的,如果她不那么紧绷不那么硬邦邦的话。

而秦从不言论公司长短,就算三五好友胡吃海喝,天翻地覆,至少,我在场的时候。工作与生活,两条线,秦判若两人。公司水深火热,麻烦事接二连三,秦好似见惯不怪,下班后照样歌舞升平,开怀畅饮。而我的能力,秦像是从未怀疑过,尽管我自己都心怀忐忑。久而久之,身陷其中,受秦感染,在我,沉淀下来的倒是越来越稳定的安全感,进而,似是要随秦兄出生入死。

持续的美好还在于,我和秦,并无掺杂丝毫私人情感,我们无非是一对合作愉快的有情有义的朋友。

在公司,我称秦秦总,非上班时间,我则直呼其名,这样的转换极其自如,又像根本不存在转换一说,顺势顺境。我全心全意,沉浸在通例的又或随叫随到的打杂里,顾不得思考其中的缘由。或许打第一回,我脱口而出秦的名字,秦同样那么自然又自如地接收,没回馈我一丝一毫别扭。既然彼此毫无知觉,也就不必有所停顿。秦是上司,又不是上司,他不过是懂得公司生存法则,一个正常得不能再正常的部门经理罢了。直到大龄女秘书离职,公司临时搬至东风大厦另起炉灶,秦荐我做董事长秘书,我方才深感不适。    

刚至东风大厦,董事长的另一朋友黄便从河南投奔而来。很快,秦、黄、我,三个人哥们一样,欢欢乐乐,携手并进。一份看似普通的工作,因为他俩,被我干得十分起劲,似乎每天的太阳都是新的,雨水也是新的。

当然,亲密而有间,这基本原则,不能违背,不能僭越。秦和黄,自是有着属于男人的活色生香,他们与出门在外的众多男人没什么大不同。我们往往谈笑风生,准确地说,是他俩谈笑风生,回味着某个夜晚某个酒吧女郎,又或点到为止地聊及董事长那位想当演员想去巴黎的漂亮女友,而董事长的妻子也常出入公司,我们一律欣姐欣姐地叫着……此类事情好似与我无关,事实上也确实与我无关。每至于此,我旁人一样界线分明地坐着,恪守一副女人的躯体,无所用心地微笑着。秦黄既不是我的某某,我当心安理得才是,然而娇艳欲滴的深圳,有几人不是奔着慰藉而生,在欲望的夹缝里寻伴觅侣,已婚者或许比未婚者有过之无不及。凡此种种,于未婚的我,没什么值得庆幸,孤独是每个男人同样是每个女人的处境,海枯石烂地老天荒这样的词语理当躺在字典里生锈,也不应赋予它们人为的色彩,如果一个人真的心向往之,倒是可以把它们拿出来律己。可是飘零的异乡,谁又打算关起门来,过自己严于律己的生活。

即便咱们仨如同闺蜜,我的不适仍不能得到充分的缓解,我的不适来自浓眉大眼、胖得有些不成体统的董事长。起初的一个来月,董事长每每带着试探的目光蛰我一下,那审视与怀疑往往令我不知所措,做什么都像背后有一只眼睛盯着,我无法先前那样坦然,把自己当作公司的主人。我深知自己,凡是循规蹈矩、按部就班、无情无义的工作,都难以胜任,可我又不明晰自己到底胜任什么。女朋友?妻子?母亲?也许,大概,可能,但我并未打算将这样的身份过早地安在自己头上,况且尚无哪个宽大的胸怀足以令我安心躺下,也没有一个现成的怀抱在等我。本质上说,除了自由,我什么都无法胜任。可自由好比空气,我感觉得到,我缺它不可,可我怎么也抓它不着。反过来,要说对董事长的抱歉,我又是没有的。一份隔阂的工作,既然没有能力予以纠正,我自然可以随时放弃。只是虑及秦,我尚存一息留恋,隐隐的抱歉。加上后来的黄,我的隐隐分明携带一份浓浓的江湖义气。如果哪一天,这一息隐隐消失了,抑或,秦哪天回他的南昌了,我也就无愧地拜拜了。

事实上,这样的自我忍耐并不太久,只不过在记忆里,好日子总是极易流逝,不那么流畅的日子硬要在记忆里打结。渐渐地,董事长的眉头有所舒展,他呆在办公室的时候慢慢多了起来,午饭也不再神秘兮兮独自跑去二楼的酒店包房,而是操起一个盒饭,就着半瓶老干妈,三下五除二。公司的重大项目,董事长也不怎么避讳,与合作伙伴当着我的面聊,他还几次让司机载我上他家里取资料。当然,我并不因此感到额外的欣喜,我依然故我,干着自己的分内。对我而言,秘书这个职位,是权宜与将就,在更恰当的生活方式降临之前,自我开发尚需时日,我只能选择如此。而大抵说来,人都是顽固的,董事长是,我,也毫不例外。我们常常深信自己,哪怕偏执与成见。而所有的转变必得发端内在,发端自我意识,耐心才是人生的永恒需要。

  • 1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打工随笔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47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张军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9-07
  • 张军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8-09-06
  • 孙行者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9-06
  • 海舒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9-05
  • 黄元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9-04
  • 胡野秋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9-04
  • 胡野秋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8-09-04
  • 王国华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8-09-03
  • 朱正安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8-09-03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张军评委2018/09/06 12:08:04
    • 分享到:
  • 能把纠结写出洒脱来,彰彪个性的社会认同,文字自然就不虚枉了。在快节奏的生存空间里,提炼出急缓有致的情愫,且又能安放的如此恰如其分。人际市况,魂伫心悯,亦不乏谙熟日常过往的沉稳中营造几分小清新。 温婉而坚忍的情感叠加,脱俗而不厌世的生存游历贯通文章,才下眉头,却上心头的审美拓展,更如一缕向晚的风直抵心扉。仿佛一次长焦距的时光回眸,映出的擦肩而过那番缱绻一刻,智慧的文字才有这份张力。
  • 回复
  • 读这篇作品——它到底是散文还是小说呢——让我产生了一些联想:王家卫的画外音类电影、茨威格的小说《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和徐志摩的诗歌《偶然》,交替浮现在我的脑海里。这三者与聂小雨的这篇作品可能有关,也可能无关。但我要把这种联想说出来。聂小雨擅长写微妙的情感与心理,以不疾不徐的笔致驾驭着不悲不喜的情绪流,很见功力。其语言带着一些民国时期的作家的味道。一篇难得的邻家另类作品。
  • 回复
  • 作者一直以旁观者的心态重述自己的生活,理性到极致,仿佛一幅与己无关的姿态,恰是这种白描手法显现出深藏不露的功力。这是一种内功,无一字一词张扬,不温不火,尺度拿捏到位。 表面写职场,着力点其实在情感,可以体会到文字背后淡淡的无奈。 也许因为本人吃素,所以喜欢的好文字也是这样的素字。 在邻家的文章中,这样的素淡文字还是太少了。
  • 回复
  • 职场故事有多重写法,这篇文字几乎没有具体的故事,像是一个纯粹的心灵独白,而隐隐约约又透露出若干端倪,给人想象空间。所谓“犹抱琵琶半遮面”。轻风过处,掀起草地一角。把一个本属弱项的写法操作成了一个特点。
  • 回复
  • 一段平常的打工生涯因一份相知投契的情谊,而变得温暖如春,成为作者人生之旅的美好回忆。小雨的文字向来有着一份云淡风轻般的随性洒脱,叙述不急不缓,行文流水刻画细致入微,转承启合间皆能顾盼生辉,冷静地笔调传递出一种对职业生存既漠然理性又柔软情丝的心境,不激越却也透着脉脉温情。切中要害地表述了职业之生存法则,浮光表面的波澜不惊,实则暗流涌动。生活无处不修行,小雨为人为文的利落坦荡,无不透出世事洞明的智慧。
  • 回复
    • 海舒1布衣2018/09/05 15:53:58
    • 分享到:
  • 我只能说这才是文章。人性索然笔触,也就不需要那些俗俚或虚雅,未必要究个所以来。游离自己是个境界,至于高度,则以与自己生存的对应关系有关;概以个我论及世态、生存、情怀等,恬淡内敛,字词鲜活,自如时空,给人以似我非我在其中,流连忘返但释怀的心理亲近。至情至理,大有“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的社会慰藉之感。不曾见识过作者的其他文字篇什,只此一篇,也算是我在深圳真正窥得写作群体里,还透出的如此一丝光亮。
  • 回复
    • 黄元罗4举人2018/09/03 18:58:13
    • 分享到:
  • 闲笔看似东拉西扯,内容松散,不得要领,实则暗含着海量信息:有职场生存法则、有对过往的眷恋、有对未来规划的不确定性,等等。若细细品读一番,还能在字里行间看到作者对人生如白驹过隙的无奈与恐慌、对人生难得一知己的感恩与庆幸。更难能可贵的是,这些内容均恰到好处的穿插有浓郁的“深圳元素”。
  • 回复
    • 叶紫4举人2018/08/17 14:09:19
    • 分享到:
  • 作者写得隐涩,让读者只能隔着玻璃看个隐隐绰绰:只见她卷屈着身子,疲倦而慵懒,醒世而不厌世。也许是每个身在职场的人,都有说不清道不明的职场经历,它像空气里飘来的甲酫味,让你厌活,时不时地被不由自主地吸了一口。想看见世相混混的本质,又无暇去探究。正如这篇文章,连一五一十道来的具体细节都不用,只是在气息里捉摸,也许就是作者表达的本意。
  • 回复
    • 别看了3秀才2018/08/15 10:55:22
    • 分享到:
  • 这段职场故事,让我想起学生时期社团生活,为了学业把社团退了,惋惜不已,但是人生就是一条不断选择的道路,选择的路未必最好,但求问心无愧。
  • 回复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2星
  • 2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2
  • 23600
  • 2
  • 400
  • 虚无,感觉恍恍惚惚的,感觉这个故事是一个梦。时光碎片一样的文字,也像断章。不同作者以往风格,一口气看完,有深意,有反思,不敢揣摩人物的凌乱心思。看似简单,却把细小的事情深刻的描写,看一遍,看似有千头万绪,其实就是一个爱情的故事的描绘,佩服作者驾驭文字的魄力。之前也看过书生写过与之近似的一篇,我看完,就像在梦游。。。

    梦蝶媚惑

    2019/7/13 20:19:24
  • “溯溪而下,本没有路的,惟溪流蜿蜒”。 从诗中可以看出,诗人热爱大自然的原动力。诗人对时间,生命在大自然中的描写有着特别的情感,感怀而又有深意。写雨,湖,梅花,山村,通过时间,凸显生命的沉重,让自然景物在画面上有了质感,字里行间,读来温暖,如沐春风。也许是意象太过密集,有些许审美疲劳,诗意上也有重复之感。

    梦蝶马峦山(组诗)

    2019/7/13 8:50:26
  • 可怕的房事,在深圳,留在这里,最怕什么,租房。衣食住行,缺一不可,在深圳,我还算幸运,二十年,我只搬过两次家。作者从看房,到买房,心里在纠结,在放弃,在坚持中来回折腾,折射出现实生活的残酷,谋生的艰难。两极分化越来越明显,怎样求生,或是说绝处求生。痛定思痛之后,买,买了就是赚到,也写出了大众买房的心态,小产权房,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梦蝶​100万,我住进了郊区城中村

    2019/7/13 7:17:57
  • 作品主要分为两大部分,前一部分写的是在汕头,后一部分写的是在深圳,汕头我不熟悉,深圳我却感慨颇多。作者采用大量的白描手法,来展现人物的性格与命运。小说里的优点很多,其中印象最深的是台风贯穿始末 ,既有隐意,也有象征,读着让我沉浸在意境的遐想里。我猜测,这篇文章的作者应该也是漂泊中的一员,否则写不出这样的文字来,许多丰盈的细节可以见证。

    紫荆花候鸟的春天

    2019/7/12 21:52:59
  • 从飞泉把这首作品贴出来,我足足用了2天的时间去阅读和学习。24首作品,诗人信手拈来,毫不费力,一行行的文字排开,创造出令人惊喜的诗歌意象,给读者带来审美的愉悦。飞泉的作品还是一如既往的技法相当娴熟,包括他在作品上的一些选材、修辞与用词,都是令人晦涩难懂,但作者这些充满灵性的诗作,又是时尚和奇特的。

    莲花汉子​铜质玫瑰

    2019/7/12 16:46:01
  • 坂田小黄车维修人员、麻墈村刘文清一家、龙华汽车站广场清洁工老李、景乐新村旅馆史老板。他们属于平凡而卑微的底层人物,为明天就业犯愁,为未来落叶如何归根烦恼……这是龙华的一角,也是社会普遍的现象,人们的生活品质需要保障,深漂打工者想要归属感,城市会是他们新的根吗?

    嘲讽四种深圳

    2019/7/12 11:57:02
  • 早年工作于华强北,或生活在其附近的人,不会不记得生意极好的万佳超市,后因租赁到期,而业主坚决不肯再续,遂无奈搬至华发北路,由曼哈国际商城取代。又数年曼哈易主,由各类通讯产品取而代之。时华强集团的老总,极力主张将集团名下的地产出租,于是先后有航空、物流进驻,企业陆续搬至关外。实不愧是老总,其后证明是对的,自此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华强北”诞生了。作者写了好几篇“深圳十大,”可谓熟悉深圳,也用心了。

    风居住的街道福田地理坐标

    2019/7/12 10:21:35
  • 这是今年写成的第11篇作品,也是前两天刚完成的,有人说读出了一点新意思,不知道她有没有骗我[呲牙]。我说过了,接下来半年,能写几个算几个,但一定会往狠里写。昨晚与一非常熟悉一二十年前宝安文坛的非文艺界人士喝酒,他说你写吧,别在乎发不发表,别在乎那点稿费,能写出来就好。我说是的,后来想想,我当时肯定喝得二麻麻了,不在乎,并非不需要[捂脸]

    段作文媚惑

    2019/7/12 7:20:18
  • 还是保持你自己的风格吧,因为写风花雪月的诗太多了。我觉得嘛,只要你写的诗有个性,同别人的不一样,真实于自己的内心又何尝不可呢。老实说读你们写的诗一时半晌还真读不完,不像小说能满足视觉神经的快感,一口气就可以一目十行。这些诗,如果快速读下便是囫囵吞枣,不知到底写了什么,因此,我想说的是其实这些诗的信息量很大。

    红红的雨​铜质玫瑰

    2019/7/11 20:36:35
  • 老段的小说,很多没读过了,感觉手法也变了,挺魔幻的啊。“媚惑”,梦一般的故事,亦真亦幻想,我用极快的速度读完,好像写了很多,好像什么都没写,给我就是这么一个奇怪的感觉,读后让人想的可能很多,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想法吧。故事似乎很简单,但细想起来又不简单。总之,老段的写小说的思路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或许这就是进步吧。

    红红的雨媚惑

    2019/7/11 16:46:44
  • 额鲁特�珊丹评论: 这组诗歌,以白描的手法将时代变迁中的个人命运,作了跳跃、碎片化的蒙太奇连接,使诗歌具备了长度和厚度,从而扺达诗歌意欲表达的主旨——忧患和悲悯的角度,有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冷静。 诗歌中的我,大多处在局外,这种观察,是作者价值覌的隐线,也是用痛苦换来的。这种身处局外的表达,比诗中的那些忍受更为深刻,痛世中的失望与痛苦,也更加令人纠结。

    宋憩园咖啡馆里的上帝

    2019/7/10 21:21:00
  • 桃德的诗一向圆润而晶莹,有时无法与他经商的老板形象联系在一起。恍惚中,总觉得他内心柔软得如一株从赣西山区迁栽在深圳梧桐山下的薄荷叶,在某个燥热的闹市里独独地散发着清凉的诗香。在他的笔下,马峦山的一草一木是如此的摇曳多情。无论是状景还是描物,都点到神聚。在这方面,我总觉得他的笔名莲花汉子,该改成多情汉子了。通读他的诗,情在神凝,诗入画,画中有诗。带着花的芬芳又不失阳刚向上的基调。

    叶紫​马峦山,岭南之地的桃源镜像

    2019/7/10 14:22:18
  • 我不知道是否需要给这组作品作一个诠释:关于这么冰冷的文字,是否能引发共鸣。答案是否定的。这些日子,我一直在想要写怎样的作品,寻找的过程非常艰难。这让我这小半年产量急剧下降,工作的枯燥和生活的琐碎甚至改变了我的精神状况和心理状况。我发现自己急躁了,之前的内心安静被打破。我知道这种危险,却无法控制它。我于是将这种冰冷的情绪和急躁的精神状态诉诸笔端,最终成为《铜质玫瑰》的意象和隐喻。

    江飞泉​铜质玫瑰

    2019/7/10 12:20:59
  • 忙碌搬砖一上午,我伴着那首《蜗牛的家》,读完了全文,最后的反转,绝了。朴实的文字间,有草根的辛酸,有游子对家的渴望。 那年在布吉大芬看房时,中介对我说这里将是市中心。我觉得这人不太靠谱就没再联系,如今十年过去了,至少那里真的不是市中心。 还有,香蜜湖现在还有500一平的房子吗?我加500都行啊!眼光,真的很重要。

    雪候鸟​100万,我住进了郊区城中村

    2019/7/10 12:07:51
  • 很难把桃德和花花草草联系在一起,他真的是人如其名,一个笑起来露出洁白牙齿的汉子。但是他一说到自然 ,一说到植物,那真的是眼睛放光的喜欢。正因为对自然的喜欢,这些都进入了他的心里,他的梦里,他的诗里。诗情画意,是他的生活,把生活过成诗,最美人生,不过如此! 经过马峦山,再诗此组诗,倍感亲切。

    小宇​马峦山,岭南之地的桃源镜像

    2019/7/10 11:23:5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