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来深圳的第一天就把新鞋穿破了
  • 点击:995评论:112018/08/21 10:22

我来深圳的第一天就把新鞋穿破了

南头,是我来深圳的第一个落脚点。

1998年的秋天,我在老乡的带领下,坐长途车抵达深圳。那时,我刚好19岁出头,对深圳的一切都充满好奇。

在南头检查站门口,老乡提醒我:把边防证拿出来。

他这么一说,我急忙打开我的红蓝双格子塑料胶袋。这是一个非常大的胶袋。出门之前,我妈说:深圳,不比咱们这小山村,肯定什么都贵。她一遍遍地帮我想要带什么物品,每想几秒钟,就往塑料胶袋塞入一个物品,最后,妈妈在塑料胶袋里塞了这些物品:棉被,洗衣粉,衣架……

我记得非常清楚,我的边防证是放在塑料胶袋里面,可无论我怎么翻找,就是找不着。

只能将全部东西拿出来,一样一样地找。

就这样,在南头检查站的门口,我蹲下,将袋子里的物品一件件拿出,逐样寻找,最终,至少经过了十分钟的寻找,在棉被中找到了被夹在中间的边防证。

值得一提的是,来深圳之前,我妈递给我一双她给我买的新布鞋。她说,你出门去打工,以后,肯定要经常走路的,穿上布鞋好走路。你一到深圳就把它拿出来穿。

我听妈妈的话,一到深圳,我就先把布鞋拿出来穿。妈妈叮嘱过我,布鞋就拿在手上,想要穿时,就能穿上。不要放入胶袋,那样不好找出来。

我穿着我的新布鞋,凭有效的边防证,走过南头检查站。

老乡住在南头古城南城门,当我看到拱形门,拱形门旁边墙壁上的青苔,我想这里肯定有厚重的历史文化。老乡告诉我:南头古城作为县治的历史长达600多年,是深港文化之根,也是明代后期“南头体制”贸易制度的发祥地,是历来海防的重地。

我的新布鞋,走过南头古城,身边传来各种人们的交流声,是我完全听不懂的声音。老乡说,深圳是移民城市。这里的人,语言大体分三种:粤语,潮汕语,客家话。

老乡的房子,租住在三楼。他比我早三年来深圳,在这座城市已有稳定的工作,他是业务员。当我进入出租屋,他指着二房一厅当中的一间房子说,这间有20平方米的房子,给你一个人住。他说我是幸运的,刚到深圳就能自己住一间免费的出租屋。他说他刚来深圳时,也是住在老乡的出租屋,但他住在只有七平方米的阳台,一住就是15天。

老乡把我安顿下来之后,让我歇一歇。我说我要出去找一圈。他看我执意要出去,也许怕我会走丢了吧,他说我陪你去。

下楼之后,我发现中山公园距离南头古城非常近。我打算去中山公园看看。走到公园的一角,我看到有人在跳舞。老乡看到跳舞的人,停下,观看。他主动告诉我:我和女朋友,就是在这个地方跳舞而开始成为朋友的。

老乡还告诉我:88岁的中山公园,我国最早的一座“中山公园”。我听了,还在心里计算了一下,这是一座比我年纪大69岁的公园。我穿着新布鞋,一路行走,在公园南门入口处,矗立着一尊高10米、横跨27米的孙中山大型石雕头像,雕像的下半部分还雕刻着“三洲田首义”的画面。想不到,一个公园就有这么深厚的历史底蕴。我对深圳的第一记忆,就从这么有文化底蕴的中山公园开始。

我们走着走着,有客户找老乡谈业务,他就只能先走。

没有了老乡的管束,我像个“撒野”的孩子,到处随意行走。我进入周边的工业区,我发现招聘启事就张贴在厂门口,通过内容可知,一份新工作的要求大体是:年龄18-25岁,会白话者优先,有两年以上相关行业经验者优先,熟练操作计算机者优先。

如此看来,年轻女性,找工作,更容易得到青睐。

我还在工业区里,看到了打工者们。他们大多穿着工衣,工衣的胸前有LOGO,工衣前挂着厂牌。我心想:我哪天也要像他们一样,穿上工衣。成为这座城市的一名打工妹。

没来深圳之前,老乡答应我,帮我找一份工作。他说,你先过来住着,招工的事不好说,有时是急招的。

不知不觉,天黑了,夜色沉下,城市的招牌纷纷被灯光点亮。我走上天桥,我看着桥底下的车流——货柜车,货车,私家车。深圳真是个让人开眼界的城市。来深圳之前,我就没见过货柜车,我对着高个头的货柜车表示浓烈的兴趣,为了多看几辆车,我在天桥上站足了5分钟,结果我看到了至少30辆货柜车。真有一种让我一次看个够的感觉。

第一天抵达深圳,这里听到的一切名词,都是新鲜的。边防证,工衣,货柜车,南头古城,中山公园,粤语,潮汕语,客家话,出租屋,业务员。我喜欢这些我平时没接触过的崭新名词,它们像空气清新剂般,注入我的脑海,久久不肯散去。

当我回到老乡的出租屋,他担心地说,堂妹,你胆子也太大了,你这么晚才回来,你要是在外面遇到治安员,人家会把你抓走的。我才知道,原来在这里居住,是需要办居住证的。

老乡的女朋友看了看我,突然哈哈大笑,她对老乡说:你看你堂妹的鞋子。

我一看,自己也笑出了声音。

真够夸张的,我妈妈让我穿的新鞋,我只穿了一天,就被我穿破了。只见鞋头开裂,露出三个探出头的脚趾。

后来,我想,当时还没有微信运动,不然,以我这“才一天就把新鞋穿破的”运动量,肯定能在微信运动排名中,占第一名。



  • 1
  • 关键词:我来深圳的第一天就把新鞋穿破了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4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黄元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8-23
  • 笑笑书生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8-22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黄元罗4举人2018/08/21 19:18:33
    • 分享到:
  • 屈指算来,春丽大姐来深圳恰二十年整,在这里度过了十九岁、二十九岁、三十九岁,以后肯定还会在深圳度过若干多少多少“九”岁,可谓:在最灿烂的年华遇到深圳,并见证着深圳日渐灿烂。来深圳第一天,即穿上妈妈在老家给你买的布鞋,用脚更用心行走,最终还闹出将其穿破的笑话。这一故事情节,让我在你的身上嗅出“不破不立,破而后立”的味道。
  • 谢谢元罗的大盒饭。

    回复

  • 第一次来深圳,什么都是新奇的,天气,街道,公园,树木,花,鸟,语言,等等。19岁的年龄,充满了探求的精神,看什么都觉得有意思。对于一个准备长期作战的地方,首先需要的就是用自己的双脚丈量它,理解它的空间愈轮廓,确定它的节点与位置,这样才会熟悉并逐渐产生感情。春丽厉害,来深圳第一天就把鞋子磨破了,确如你结尾所说,那时要有微信运动,你肯定能占领很多朋友圈的封面。起码得3万步吧,我脚的。
  • 谢谢书生。书生出手,必有盒饭。

    回复

    • 红月亮5进士2018/08/28 11:13:54
    • 分享到:
  • 儿行千里母担忧,这句话在春丽的文字里体现的淋漓尽致。第一次离开母亲去远方,娘的千叮咛和万嘱咐,不舍和担忧等,都让人温暖和感动。还是娘想的周到,准备了一双新布鞋,穿上舒服又方便。初来深圳的春丽,既新鲜又好奇,她很幸运,有了好心老乡的照顾,一切都很顺利。第一天就穿破一双新布鞋的经历,读来忍俊不禁。忽然想起十八年前,离开家乡背上行囊闯深圳的往事,心酸阵阵,好难啊!感慨:人生再坎坷,也不要轻言说放弃,只要
  • 坚持不懈,终会迈向成功。
  • 谢谢月亮来读来评!月亮好久不来写评了哈。

    回复

  • 以小见大,布鞋是见证者。一双布鞋闯南头,只因母爱作动力。春丽来深较久,有些事情跟现在不同。以前人找工作,现在工作找人。再过若干年,智能机器人上场,代替了许多岗位。不过,深圳还是相对宽容和公平的,比起内地一些地方。
  • 谢谢启富来读来评!

    回复

    • 浅尘尘4举人2018/08/22 10:03:21
    • 分享到:
  • 春丽的叙事真诚流畅,一双有爱的鞋子牵动全文。 不知道1998年的南头古城是不是更淳朴简单?这里现在熙熙攘攘,应该有一条巷子、有一家老店是作者依旧熟悉的。 文章里没有当时的艰辛、忐忑心情,轻快的语调如同年轻人来到异乡的新奇感,对开启新生活的期待。也可以看出作者是一位乐观、善于分享的女子。
  • 谢谢尘尘诗意般的解读。喜欢你写的文字哦。

    回复

  • 最近来访
  • 6探花
  • 4星
  • 3钻
  • 再小的雨滴,也有光!
  • 再小的雨滴,也有光!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82
  • 69364
  • 222
  • 49010
  • 这个作品让人共鸣,因为我们都把青春散落在深圳这片热土上了。十多年前到深圳,谁不是口袋空空如也,谁不希望赶快找个管吃管住的落脚点。我们经历了希翼、失望、挣扎、奋斗、迷茫,见到了各式各样的人,每个人都给我们上了一课。我们应当记住那些给予我们帮助的贵人,比如介绍工作、借钱应急、指点迷津、出谋划策的人。正是有这样一批人,才让我们的青春得以在深圳的土上发光发热。深圳在发展,我们也在成长,感谢这一场相遇。

    心灵拾贝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8 15:16:10
  • 小说从一个生活的截面揭示了现实的荒唐与无奈。文字虽短,但笔下的几个人物却很鲜活。小说所描述的人、描述的事,其实是整个中国社会的缩影。这是个病态的、氤氲着怪臭味道的社会,在深圳,在全中国,有千千万万个王秋实一般的人。他们活得卑微,甚至没有尊严。但是在这个唯金钱至上的社会,很多人也一直在坚守那一份美好,那一份纯净,至于能坚持多久,还有多少人在坚持?我们无法预测。坚持总归是好事,否则,社会就彻底烂掉了。

    唐兴林王秋石大雨中赴宴

    2018/9/13 13:21:29
  • 透过阳光般的文字,我仿佛看到了一颗中年男人善感、多情又温暖的心。我想,情怀,应该是一个作家或诗人最大的才华。这组诗歌,每一首都犹如一部温暖的小电影,在唯美的画面里,感受到了一种浓浓的人文关怀。好的诗歌不是炫技,更不是无病呻吟。我们能够从诗行里触摸到坚硬亦或是柔软的生活质感,就是诗歌最大的魅力。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每首诗歌的结尾,像是画龙点睛,让整首诗一下子灵动起来。

    唐兴林深圳日记

    2018/9/13 12:07:28
  • 冬十年的文字很平实,语言算不上精致,不在我个人偏爱的范围,行文也没有太多技术上的加工,按照我日常的职业训练,也在范围之外。但是这篇文体模棱的文字却深深地吸引了我,它让我介入、追溯、感动。就像一个温和、相貌也凡常的人,不见悲喜也难觅性情,但就是会给你好感和踏实,莫名又天然。因为,它有温度。我想这即应是真实的力量。真实往往比技术可贵,比用心和装饰朴质。那些青春散落此间,回顾是少年,此时依旧是。

    朱铁军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2 14:35:18
  • 诗涉日常,多易成口语诗;咏物达情,又容易虚华泛滥。在某种程度上觉得诗歌应是分寸的艺术。鲁子的这一组梧桐书简,好读但简而不滞,含情但饱而不胀,语言被有分寸地使用,山海星辰、溪花月柳、人鸟鱼虫,都入境入心,且禅意清湛,慈悲与敬畏、物化我化融于其间,诗意充沛。但作为组诗,其后两节在表达与气质上似与前端有所失调,读来略感脱离。

    朱铁军梧桐书简

    2018/9/12 14:34:53
  • 初读时其实并不喜欢这组诗,诗人说诗歌是语言的尽头,在这尽头作为读诗者,我首先获得的是未尽、蹒跚、以及黯然。然而反复重读,却被卷席其间,不能脱离。这组诗有其独特的庞大的气场,它从未在意或期待你的抵达,但语言却被营造成城,围困入者,如潮如藻,诗歌因而已凌起于物象和情绪之上,携同读者与其自体共同生成了强劲的生命性。这或即是诗歌的魅力,也是诗性的魔力。

    朱铁军索居深圳

    2018/9/12 14:34:32
  • 以深圳故事为题写小说需要点底气。它看似简单,实则宽杂,控制不好就落入平庸,像无题可取的对付之举。此文起初投稿至特区文学,作者神秘任性,除署名老师父外,再无信息。编辑审读完,第一时间推荐到了邻家。作为一部长篇来说,这部作品完成度很高,人物立体,故事纵横,矛盾交错,情节跌宕,结构和收放也都控制得稳当,加上浓烈的时代感和本城色彩,以及故事的可读性,完全匹配得上文题。老师父不知有多老,但属睦邻新人,推荐。

    朱铁军深圳故事

    2018/9/12 14:33:59
  • 翻旧作,得知行安很年轻,其诗作有灵性,诗意转换等技能正趋近成熟,这组诗写得也不错,因而举新、推荐。但是,一首诗如何抵达读者,这是我作为读者而非诗人的长期疑惑。诗承担想象,承载语言飞行的气场,而想象负责其到达的距离。那么诗人是否必须要在诗的想象中启动隐秘,并将隐秘坦然地视作读诗者的应有共情,或者说模糊真的可以成为诗歌美学品质的必需一种么?这是个值得诗人与读诗者互问的话题。

    朱铁军多米诺

    2018/9/12 14:32:40
  • 故土乡情一向是文学作品的常见素材,这也是这个民族传统所皈恋的精神之所。如文中所述,客家人在乱世顽强生存,在荒蛮之中重新崛起,看清了世道,在天地间泰然自处,像种子一般在迁地生根生长。但无论漂泊何处,终究故土难离,一个宗祠,一处祖留之地,就是一个图腾和信仰,是归处之旗。文章写得真情饱满,有精神向度,也有前忆此时,时空穿梭中控制得当,浓淡相宜,虽文本仍可精练,但因新推荐鼓励。

    朱铁军泰安园

    2018/9/12 14:31:46
  • 本届提名之前便有所决意,今年绕开熟悉面孔,推些新人新作。实际开始后发现设想的确理想化了些。邻家植根本土,多年勤恳深耕,可谓罗入者众。但就文本所提供的新视野、新格局、新经验而言,写作的同质化状况依然普遍。听涛的此文无论是语言、意识、技术等,都“很小说”,有往好里写的姿态和积累,可是问题也很大众。无非是艺术上的欠力和文本上的失衡这些老谈,且放。推荐此篇是为新。新是生机,也是未来,有基础的新,即是希望。

    朱铁军从头再来

    2018/9/12 14:10:12
  • 去年因故缺席提名,赛后潜作看客,有注意到黄奇超。王元涛老师的总结非常精准到位:“有才气,不成熟”。今年复位,作者改名太奇,起初以为新人,但有似曾相识之感,翻看过往发现是他,且问题也依然是他。我们行业里常说,哪位初写者有灵气,这灵气得算一点天资所赋,而写作作为艺术一种,天赋却不足以撑满全程。能写出“阳光是稀客,月光是内心的一部分”,诗意天然已来,但表达形式则技艺尚欠。提名推荐,以示鼓励。

    朱铁军那些你我他

    2018/9/12 14:09:27
  • 老谢这个人物有代表性,小说的创作意识好,选择角度也好。城市家庭的老人,以烛火之力去燃助儿女、照顾孙辈,失去老伴,只能“半夜入梦来”,且尚有年迈老母,只能安置给小妹承担,这多重痛楚作者却仅作带出处理,并未做过多的笔染,而是用一道道“人间烟火”、煎炒蒸焖,“吃不能草率”来诠释“家福”,文本看似素常流水,却有深刻的人间与人性的观照。盐粒是情,调出生活之味,但在题记所预立的隐喻中拔高,稍觉不必。

    朱铁军人间盐粒

    2018/9/12 14:07:41
  • 我们经常说深圳的诗人、作家要跳出深圳写深圳。诗人和作家在深圳生活的时间长了就会“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感觉钝化。这位诗人他是旁观者清。对深圳的这种感觉,我认为是很有诗意,有灵感的。 一、把深圳的日常生活诗意化。用诗意的眼光看深圳,产生灵感,就成为急就章。 二、诗歌语言修辞手法的娴熟运用。暗喻、象征、通感等手法,使诗歌更有弹性,如:“我们各自抽完自己的沉默”等等,使诗歌的语言更有张力。

    张军深圳日记

    2018/9/10 22:42:59
  • 散文诗的妙处在亦文亦诗,难处也在于此。作者把握得还算到位,一直在用文叙述,用诗抒发,偶尔还有思考,时有金句。比如:“在深圳。街头和写字楼的距离只有一支笔长。”比如:“贫瘠的心房,阳光是稀客,但是月光却是内心的一部分。”。好句子有时候能弥补很多文章的不足。

    胡野秋那些你我他

    2018/9/10 21:47:25
  • 来自文友白杨牛林的评论:夜读静子《不知所踪的树》,感觉,平凡中见伟大,朴实中见真情,“唠叨”中见功力。同时,我既为一双老兄弟的手足情而感动,也为深圳日新月异的变化而欣喜,更为美文精炼的语言而感叹!此文情感饱满、语言强烈,处处充斥着对比,是时代与时代的对比,上一代人与这一代人的对比,城市发展迅捷与乡村滞后之间的对比,条条线路都带着作者的思考同步进行、朝前奔跑。好文!收藏了,盼读连续作品。

    静子不知所踪的树

    2018/9/10 12:08:2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