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弱者的反击
  • 点击:24537评论:12019/06/05 11:47

林丰是广东阳江人,今年三十出头,他在深圳福永福围社区经营一家小超市,最近超市很不太平,原来房东文叔想把超市所在的这栋楼拆了重建,这栋楼是改革开放之初建的,只有五层,一楼作为商铺,二楼以上为住房,全部用以出租。随着城市的发展,深圳的住房越来越供不应求,许多原居民又把原来的老楼房翻建成十多层带电梯的公寓,这样租金及效益也马上翻翻,这里有着巨大的经济利益,不少人为了建房不惜上下活动,尽可能多建几层,甚至有人挺而走险,违法抢建。

文叔的建房手续基本办妥,计划建十五层的小洋楼,但开工之前还是有一些麻烦,特别是象林丰这样一楼的商户,他们投资一家商铺都会与房东签订几年的租赁合同,然后花钱把店面进行升级装修,除了这个,还有一个“喝茶费”这个费用。这个喝茶费起因是:房东商铺建好后,在出租的过程中遇见多个商户争相竞租,于是房东坐地起价,除了收取正常租金外,另外再要一笔钱,名曰“喝茶费”。有的租户为了拿下铺面,被迫交了这笔费用。

当然这个还没完,在以后的经营中牵扯到续签合同,转让店面等,只要有房东参与的,他们都会巧立名目从中渔利。比如:续签合同要交续签费,铺面转让要交改名费……甚至政府对房东征收的房屋租赁税,他都会腆着脸拿给你报销,理由是:你在使用呀!你也可以拒绝,但你就要当心了,只要你还在做生意,用他的房子,他就有可能随时涨你的房租,或是合同一到期就赶你走。租户一般是外地人,也斗不过房东,大都选择忍气吞声,息事宁人。在这种混乱无序的房屋租赁市场里,经营者的负担会不旦加重,日子更加艰难。房东始终处于主动强势的一方,在经营中无所不用其能,最大限度的压榨商户。当然也不是所有的房东都这样为富不仁,有人不屑于赚这种黑心钱,这种情况完全是出于自律,没有人约束,一旦有人获利,马上就有人效仿,这种风气在深圳许多地方盛行,这也造成了两个阶层人的矛盾与仇恨。

很不幸,林丰接手小超市后,不仅给了文叔五万元“喝茶费”,还花了六万对店面升级装修,签了三年的合同,经营不到一年,投资还没收回来,就碰到文叔要收回商铺,矛盾由此在他们之间发生。

其实文叔想拆旧楼建新楼也只需与正在经营的商户协商,适当补偿一些损失,相信也没人敢反对。问题是文叔根本就没有把这些外地人放在眼里,文叔的兄弟是当地的村委主任,文叔的外甥是深圳黑帮新义安的老大――龙哥。说起龙哥不得不说几句,龙哥是深圳沙井本地人,小时候由于右耳听力不好,被母亲唤作“聋仔”,九十年代开始混社会,聋仔虽然个子不高,但打架时心狠手黑招招要命,在沙井一带颇具威名。后来他的一个偷渡到香港加入新义安黑帮的叔叔回到深圳,发展聋仔做了深圳沙井新义安的大哥,聋仔一下子成了龙哥,从此一发不可收拾。有了香港老大的支持,深圳新义安竟有了一套标准化的管理模式:他们把深圳某些地方视为自己的地盘,并安排人手,控制当地的废品收购市场,垄断这一行业。以低于市场的价格回收各种废品,特别是工厂,超市,酒店等都有他的人看着,若有人不知深浅到他的地盘收废品,轻则没收东西,赶将出去。重则砸车打人,血溅街头。龙哥通过初期的暴力手段迅速积累了巨额财富,后又涉足于酒店,娱乐,建材,小产权房……等多个行业,事业如同滚雪球一般越做越大。又以金钱开路与沙井镇党工委刘书记沆瀣一气,称兄道弟,动辄送刘书记别墅,跑车……,龙哥再也不是以前街头的小混混了,现在一出去前呼后拥,气场十足。

林丰也是见过龙哥的,那次文叔的儿子结婚,按当地习俗在村里空地上搭篷设宴,林丰也受邀去了,刚好龙哥一行十几人前来捧场,三辆宾利齐刷刷排成一排。龙哥坐定后不少人过来敬酒,风头都盖过了新郎官。奇怪不少人在敬酒时拜托龙哥,想在村里干个什么官。原来凭龙哥跟刘书记的关系,周边村里的人事都得龙哥点头,真是手眼通天呀!

所以文叔有这样的外甥,再加上当村支书的兄弟,摆平几个象林丰这样的外地人还不是小菜一喋,文叔的商铺有十间,其他的商户对于搬迁都没表示反对,最多也只说,给点时间,找好了就搬走。但只有林丰态度坚决,不愿意搬,除非把自己的损失赔了,喝茶费加装修费10万元。文叔知道后大为不满,喝茶费那是吃到嘴的肥肉,又不开收据,怎么可能吐出来呢?装修费也不能开这个口子,若赔了他,其他几家商户是不是也得找他要。重新建楼也要花不少钱的,这些外地人龙叔压根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除了给他送钱时才挤出一丝笑脸外,平时在他眼里就是个屁。思来想去,文叔决定利用关系手段把他们挤走,最先拿林丰开刀,只有把他摆平了,其他人才能服服贴贴。

文叔给龙哥打电话把情况说了一下,龙哥犹豫了一会说:我让阿凯过去看看,尽量不要把事情搞大……

阿凯是负责这一片的,平时就带着几个兄弟帮龙哥看场子的,他是湖南人,长的圆头圆脑,五短身材。龙哥每个月给他发薪水,并从废品及场子里抽一定彩头给他,他又养起三五个小弟帮他办事,充起了老大。他们经常打着龙哥的旗号在外面敲诈勒索,惹事生非,为害一方。这点龙哥其实也是知道的,他也很讨厌下面人搞出了事都算在他的头上,但手下收的小弟太多,加上事业的不断膨胀,他也管不过来,也只能睁只眼闭只眼了。

阿凯第二天就带着几个小弟直接来到了林丰的店里,阿凯一到店里就大叫:谁是老板呀?出来说话。

林丰刚好在店里,他迎了出来,忙陪着笑脸递上烟:凯哥呀,真是稀客,好久没见了。

阿凯接过烟,小弟忙递上火,他吸了一口说:老板,我这次也是受龙哥安排来跟你谈谈,你这个店别干了,这房子要拆了,你在这儿也不安全。

林丰听明白了什么意思,他说:凯哥,这里要拆我知道,只要文叔把我的损失赔了,我马上走,不耽误文叔发财。

阿凯说:你要多少?

林丰说:喝茶费加装修费一共10万。

阿凯说:喝茶费你有收据吗?没有吧,怎么赔呢?装修呀也不过如此,文叔说了给你一万,限你三天之内搬走,你考虑一下。

林丰坚定地说:不行,10万元不能少,我的钱都投这里了,我的命就在这里。

阿凯的一个叫猴子的小弟跳了起来:你他妈的是不是活腻了,我大哥的话你敢不听,信不信老子弄死你。说着作势要打。

阿凯说:住手!我们今天是和林老板和谈的,不是来闹事的,我们说的条件你考虑一下,再说房子要拆了,不安全。你怎么做生意呀!我们走。说着阿凯起身往外走,回头又看了林丰一眼,满脸诡秘的微笑……

猴子有点不甘心,他悻悻地指了指林丰,走出店时一脚踢翻地上的几瓶啤酒,这才扬长而去……

林丰的老婆买菜回来,一看老公正闷头抽烟,玻璃碎了一地,吓了一跳,问道:怎么回事?

林丰掐了烟扔在地上说:房东赶不走我们,现在叫黑社会的人来闹事,限我们三天搬走。

女人吓傻了,大哭道:这是什么世道,也太欺负人了。

林丰说:不管谁来,不赔钱我就不走。看他们能怎样?

女人哭着说:我们倒不怕,可是鑫仔,晶仔怎么办?

一提到儿子就戳到了林丰心里最柔软的地方,一时间他心乱如麻,长叹一声不说话了。

两天时间就这样提心吊胆地过了,第三天还是出事了。夜晚有一个小伙子买了一包烟,不一会他又返回来大声嚷嚷:老板,你这烟是假的。

林丰一惊忙过来查看:不可能,我们都是从正规渠道进的货,不可能有假烟。

小伙子大骂:你他妈卖的就是假烟,欠揍呀!

林丰正要争辩,忽然店里冲进一群人,把他按在地下,一顿狠揍,林丰的老婆想过来拉架,根本近不了身,急的大喊救命,晶仔,鑫仔在旁边边哭边说:别打我爸爸了,别打我爸爸了……,林丰双手抱着头爬不起来,但他从人缝中看见了文叔的儿子和阿凯站在门口指指点点,他马上明白了。这帮人好象只是给他一个教训也没有下死手,走之前丢下一句:识相点,最好赶紧滚蛋!然后迅速撤离。

林丰从地上爬起来马上就打了110,不一会警察就到了,对这样的情况,警察也只能做个笔录,备个案。对于林丰说是文叔指使人干的,警察表示需要证据,要调察,然后就走了。

林丰感觉这样太不安全了,他随后打电话回自己的老家广东阳江,把自己的两个弟弟也叫了过来,林丰是铁了心要与他们斗一斗……。

林丰的倔强与强硬远远超出了文叔与阿凯的想象,阿凯觉得这事摆不平在龙哥那里不好交待,于是他又和文叔商量,决定下点猛料。猴子对这种事很内行,他说:我们天天去闹,让他生意做不成,先在他门口放把火,后在门上泼油漆……

于是过了几天,阿凯他们半夜时分又来了,猴子把白天准备好的一饮料瓶汽油倒在了林丰超市的门囗,然后点着了跑到一边。

这次的汽油倒多了,有部分顺着门缝流进了店里,放在门口的拖把,胶桶,胶盆……被引燃了。林丰一家睡在超市搭建的阁楼里(也是为了省去租房的钱),林丰最先听见响动,他叫上大弟赶紧下楼,一楼已有部分物品正在燃烧,浓烟充斥着整个房间,熏得人眼睛都难以睁开。他们一边大呼救火,一边找来拖把上用的两根木棒去撬门……

阿凯与猴子本想吓唬一下他们,没想到会真的烧起来,他们跑了过来,想救火又没有工具,这下也懵了。

正在这时,林丰兄弟用木棒撬开了门冲了出来,刚好撞见阿凯,猴子一帮人,情况再明白不过了,火肯定是他们放的。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兄弟俩举着木棒冲了过去,这是玩命的架势,别看阿凯他们平时仗着龙哥的势力牛逼哄哄的,真的碰见别人对他们发狠也都怵了,猴子他们头上挨了几棒后,一个个落荒而逃,作鸟兽散。

林丰追打着阿凯不依不饶,阿凯腿短,跑得慢,被林丰追上后几棒打倒,林丰高举木棒正准备向倒地的阿凯头上猛砸,阿凯忽然翻过身,手里拿着东西对准了林丰,说时迟,那时快,林丰手里的棒子一偏向他的手上挥了过去。“啪”的一声响,一颗子弹从林丰的耳边擦过,同时阿凯手上的东西也被打落。林丰愣了一下,他在部队当过兵,一听声音就知道是枪,果然落在地上的是一把制式手枪。阿凯趁机爬了起来,连滚带爬的向前逃了,林丰捡起地上的枪装在裤兜里,正准备追打时,只听大弟在喊:阿哥,别追了,救嫂子,救侄子……

林丰这才醒悟过来,忙向店里冲去。短短几分钟,火势一发不可阻挡,浓烟伴着大火从店门往外涌,林丰冲到门口被一股巨大的热浪冲了回来,他又往里冲被大弟拉住了,他撕心裂肺地喊着:老婆,晶仔,鑫仔,小弟快出来呀!快救火呀……

  • 1
  • 2
  • 3
  • 4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人不可欺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4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文夕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30
  • 文夕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9-08-29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文夕评委2019/08/29 23:40:29
    • 分享到:
  • 许一枫给了我们一个悲伤的故事,主人公为了维护自己的权益,最后却赔上了家人的性命,这是让读者难以接受的结果,但这就是现实!恶势力虽然也最终被一网打尽,但作者让读者知道,现实的残酷。许多时候我们为了自己和家人只有选择忍让,忍心字头上一把刀!单身人可以杀身成仁,但为了身边的人,只有祈祷苍天开眼: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日子未到。也许还要相信政府的力量,正义或许会迟到,该来的总会来的,天总会亮的!
  • 回复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2星
  • 2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14500
  • 26
  • 1600
  • 篇幅较短,内核平实感人。这似乎是作者作品的标签,他的好几篇都如此。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始发站,对始发站总是记忆犹新,充满感恩。从懵懂入职到牛刀小试,再到职场小成,为文学之梦选择离开,没有对错,只有选择。作者用几乎朴素到泥土的文字叙述一段往事,看来是发自内心的感悟。唯一不足的是,细节的丰满和时间的跨度上可以再扩充些,那样的话,感情更丰沛,文字更充盈,效果更动人。作为坪山主题的第一篇?看好本篇能走更远。

    江飞泉回忆在坪山的日子

    2020/8/12 17:12:51
  • 这是一段值得作者回忆的时光,作为能参与一次有意义的新车试验,它的骄傲远比得到多少薪水,赚了多少钱更有意义。正是无数像本文作者这样的打工者,参与了深圳的建设,使深圳的科学技术日新月异地发展,让深圳的科技力量变得越来越强大,深圳会感谢每位建设者!作者的文字平实,真诚,但如果能够写得更艺术化、细节化一些,将会是一篇不错的深圳坪山记忆文。

    叶紫回忆在坪山的日子

    2020/8/12 14:23:54
  • 陈年旧事,世间百态,爱恨情仇。读后如品陈年老茶,回味悠长。巧妙的构思,生动细腻的描写,作品充满厚重质感。吴叔的人物形象,富有个性。特别是那把“活动扳手”做为工具或者是一种隐喻,反映出社会的现实问题,引人深思。大量的细节描写,吴叔是似而非的故事,一波三折,亦真亦假,让人扑朔迷离,这种写作手法,具有魔幻现实主义色彩。如果行文能够多分些段落,文学的阅读视觉效果会更好。

    阮声陈年旧事

    2020/8/12 10:31:20
  • 本短篇有点像电影地久天长或岁月神偷那种的多重叙事,试图用彼此的情节发展,交错成一部时代荒废的颓丧背景下的故事内核,无论是金红花姐弟还是小姨夫,都是被时代隐蔽的个体,在这个飞速变迁的时代背景下不过砂砾一颗,如放在星辰寥廓的更大景深里,几乎无法让人记住任何面目,恰如个体本身的悲剧,被时代无限拉阔放大,自身越发渺小。唯一感遗憾的是,文本的主旨似乎存在疑问,看似留白,却有些混沌,

    江飞泉隐秘的一生

    2020/8/11 16:03:49
  • 文章的当头一句就把我震住了。是啊,人生就是一个闭环,我们最终将回到生命的原点。可是,在这个看不见的环里,幸福、欢笑、爱情、困顿、绝望、泪水无处不在交织和纠缠。我想文中的小姨夫、金红花并没有失踪,因为每个人都会有同一个终点:死亡。此文看得心紧,最后竟几乎窒息——看周遭众生大多如此——在隐秘的闭环中过完暗淡的一生。

    邻家三皮匠之魏先和隐秘的一生

    2020/8/11 16:00:29
  • 读来让人折服!一:一个大老爷们,竟深得张爱玲文风精髓,语言干净利落,却让人回味无穷,语言似刻薄却含深情;二:中年人写新生代,居然毫无代沟,心理、行为都拿捏的透透的,或许是作者本就有一颗新生代的心?

    青初深圳出生代

    2020/8/11 15:39:57
  • 作为一个二十几年写日记习惯的我而言,这一篇仿佛看到自己写日记的影子。当然我写得更长些。诚如我所说,文本叙述的内容琐碎,却也活色生香。活色,是源自笔下的一人一事,白描,没有过度美化,也没有贩卖苦难,却是生活的真实。送课也算是公益一种,年近退休的雷小叔能持之以恒将手头事情做好,收获颇多本身就是一种善举。兼之家庭、生活、学校、教学,杂糅着难处、苦处。之外还要坚持爱好爬格子,更显弥足珍贵。

    江飞泉上五华——我的公益日记

    2020/8/11 0:10:50
  • 如茨平兄所言,读完我也被感动了。我自然没有这样一个女孩,之前的笔友或者女友,多少有点羡慕你们。文学能带来的不仅是精神依托,还有某种念想,远方的某个人,心中的某个梦,未来的某座山。这篇文章文字质朴动情,想来作者写作时也是饱含深情吧。梅子某种意义上是种象征,是个提醒奋进的药引,抑或是某种图腾,她不是某个人,某件事,而是文学本身。

    江飞泉原来你也在这里

    2020/8/10 22:07:20
  • 飞泉真能写啊!疫情不幸,把人关在家里几十天,但写作者并未闲着,他们一直在观察,在记录,在探求问题的根源。邻家作者里,段作文记录了深圳,飞泉记录了老家,这些文字,一具有保存历史档案的作用,二具有文学审美的意义,不同于一般的新闻报道。写作者为文,审美是基本要求,飞泉这组文字观察细腻,文笔生动,剪裁精巧,其中有小情怀、小情趣,也有大悲悯、大感慨,既写了一己的生活,也隐现了一个时代的社会生态。值得手动点赞

    笑笑书生庚子年疫事

    2020/8/10 16:07:30
  • 不容否认,近几年来,精短类文章(诗歌除外)在角逐“睦邻文学奖”时,毫无例外,全军覆没。然而,个人感觉这篇短文还是很有嚼头的:一来,它以第一人称叙述非虚构的公益故事,不仅内容更趋向真实打动人,在细节描写中流露出的真情也颇为顺畅;二来,它在不经意间提出的某些问题,例如,老年人的居家安全、用药安全和保姆照顾安全,等等,也值得相关部门,乃至整个社会关注与思考。

    黄元罗姑娘,你回来了

    2020/8/10 9:17:00
  • 一部短篇,写出了几个男人的恩怨,也写出了一段男女情缘,还写出了一代人的奋斗历程,信息量真是丰富。这么大的容量,无论时间或空间跨度都非常大,却没难到茨平兄,读起来还蛮有味道,不愧是写了多年小说的江湖老手。起伏的情节,离不开作者的精心设计,鲜活的语言和对小说节奏的把控,得益于作者长期的小说写作训练。事实上,从故事布局到情景设计,于作者而言并不费劲,因为他就是宁都人,就在一个饲料厂上班。

    段作文陈年旧事

    2020/8/8 15:35:54
  • 读完后,感觉这是一篇由故事发展起来的故事。当然,这样讲未必准确。小说只要写下第一句话,作者心中就有了故事的走向。然,故事伦理中却有无限可能。就广场扰民事件来说吧,如果老谭交涉一回无果就算了,如果王晓珍特别能忍,公司组织结构不发生变化,结尾就不是这样。我猜江兄是先有了结尾,才进行设置铺陈。我也喜欢这样写。小说是社会的照妖镜,但也是美学。这个美学叫文学美。这方面还欠点。

    茨平他看见一只蝴蝶

    2020/8/8 11:04:37
  • 城中村绝对不是让人一见钟情的地方,但却是可以让人日久生情。雨淇这篇埚居记,这是最打动人的一句。我们这些异乡,真的不太喜欢城中村,太乱太吵了。谁不希望住进小区,多舒服哈。可住城中村是我们异乡人的宿命,可能谁都有这经历。城中村住久了真会生出感情来,所有的兵荒马乱都是浓浓的烟火味。在时,这儿有个家。离开后是满满的回忆,我曾在那儿住过。我想,雨淇写这篇文字时也是这心情。

    茨平沙嘴村蜗居记

    2020/8/8 10:18:50
  • 我是带着温暖的心情来写这些事情的,而在每次回忆的时候,心里很是悲伤。有时候我问,他们写什么赞美诗呢?有那么多赞美的情感可抒发吗?那个被冤屈27年出狱的人,他草籽般的命运、顽抗的信念没有冲击过你的内心吗?如果大家理解过我笔下这些老人的处境,会发现人生路的要义,根本不是飞黄腾达,而是关心你的人依然在你身边守护。我的社工生涯很悲伤,很短暂。我希望社区的领导能真正关心做为人而存在的老人,而不是工具人。

    浅尘尘姑娘,你回来了

    2020/8/6 9:48:57
  • 多么真诚的感情,读后我差点流泪了。因为文学,他对梅子有了那种情愫,纯洁而高尚的情愫。因为生活,他在奔走。最后又是文学,他们相遇了,却有了各自的生活圈。情愫还在。作者是在自述,却感觉在讲我的故事。年少时也喜欢文学,也有一个女孩。后因为狗日生活,女孩离开我,我离开文学。重新让文学唤醒,是时间过去了二十年。说来也奇,前几日女孩打来电话,说好不容易才找到你,祝福你还爱文学。我一下子泪流满面。

    茨平原来你也在这里

    2020/8/4 17:47:14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