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弱者的反击
  • 点击:13444评论:12019/06/05 11:47

林丰是广东阳江人,今年三十出头,他在深圳福永福围社区经营一家小超市,最近超市很不太平,原来房东文叔想把超市所在的这栋楼拆了重建,这栋楼是改革开放之初建的,只有五层,一楼作为商铺,二楼以上为住房,全部用以出租。随着城市的发展,深圳的住房越来越供不应求,许多原居民又把原来的老楼房翻建成十多层带电梯的公寓,这样租金及效益也马上翻翻,这里有着巨大的经济利益,不少人为了建房不惜上下活动,尽可能多建几层,甚至有人挺而走险,违法抢建。

文叔的建房手续基本办妥,计划建十五层的小洋楼,但开工之前还是有一些麻烦,特别是象林丰这样一楼的商户,他们投资一家商铺都会与房东签订几年的租赁合同,然后花钱把店面进行升级装修,除了这个,还有一个“喝茶费”这个费用。这个喝茶费起因是:房东商铺建好后,在出租的过程中遇见多个商户争相竞租,于是房东坐地起价,除了收取正常租金外,另外再要一笔钱,名曰“喝茶费”。有的租户为了拿下铺面,被迫交了这笔费用。

当然这个还没完,在以后的经营中牵扯到续签合同,转让店面等,只要有房东参与的,他们都会巧立名目从中渔利。比如:续签合同要交续签费,铺面转让要交改名费……甚至政府对房东征收的房屋租赁税,他都会腆着脸拿给你报销,理由是:你在使用呀!你也可以拒绝,但你就要当心了,只要你还在做生意,用他的房子,他就有可能随时涨你的房租,或是合同一到期就赶你走。租户一般是外地人,也斗不过房东,大都选择忍气吞声,息事宁人。在这种混乱无序的房屋租赁市场里,经营者的负担会不旦加重,日子更加艰难。房东始终处于主动强势的一方,在经营中无所不用其能,最大限度的压榨商户。当然也不是所有的房东都这样为富不仁,有人不屑于赚这种黑心钱,这种情况完全是出于自律,没有人约束,一旦有人获利,马上就有人效仿,这种风气在深圳许多地方盛行,这也造成了两个阶层人的矛盾与仇恨。

很不幸,林丰接手小超市后,不仅给了文叔五万元“喝茶费”,还花了六万对店面升级装修,签了三年的合同,经营不到一年,投资还没收回来,就碰到文叔要收回商铺,矛盾由此在他们之间发生。

其实文叔想拆旧楼建新楼也只需与正在经营的商户协商,适当补偿一些损失,相信也没人敢反对。问题是文叔根本就没有把这些外地人放在眼里,文叔的兄弟是当地的村委主任,文叔的外甥是深圳黑帮新义安的老大――龙哥。说起龙哥不得不说几句,龙哥是深圳沙井本地人,小时候由于右耳听力不好,被母亲唤作“聋仔”,九十年代开始混社会,聋仔虽然个子不高,但打架时心狠手黑招招要命,在沙井一带颇具威名。后来他的一个偷渡到香港加入新义安黑帮的叔叔回到深圳,发展聋仔做了深圳沙井新义安的大哥,聋仔一下子成了龙哥,从此一发不可收拾。有了香港老大的支持,深圳新义安竟有了一套标准化的管理模式:他们把深圳某些地方视为自己的地盘,并安排人手,控制当地的废品收购市场,垄断这一行业。以低于市场的价格回收各种废品,特别是工厂,超市,酒店等都有他的人看着,若有人不知深浅到他的地盘收废品,轻则没收东西,赶将出去。重则砸车打人,血溅街头。龙哥通过初期的暴力手段迅速积累了巨额财富,后又涉足于酒店,娱乐,建材,小产权房……等多个行业,事业如同滚雪球一般越做越大。又以金钱开路与沙井镇党工委刘书记沆瀣一气,称兄道弟,动辄送刘书记别墅,跑车……,龙哥再也不是以前街头的小混混了,现在一出去前呼后拥,气场十足。

林丰也是见过龙哥的,那次文叔的儿子结婚,按当地习俗在村里空地上搭篷设宴,林丰也受邀去了,刚好龙哥一行十几人前来捧场,三辆宾利齐刷刷排成一排。龙哥坐定后不少人过来敬酒,风头都盖过了新郎官。奇怪不少人在敬酒时拜托龙哥,想在村里干个什么官。原来凭龙哥跟刘书记的关系,周边村里的人事都得龙哥点头,真是手眼通天呀!

所以文叔有这样的外甥,再加上当村支书的兄弟,摆平几个象林丰这样的外地人还不是小菜一喋,文叔的商铺有十间,其他的商户对于搬迁都没表示反对,最多也只说,给点时间,找好了就搬走。但只有林丰态度坚决,不愿意搬,除非把自己的损失赔了,喝茶费加装修费10万元。文叔知道后大为不满,喝茶费那是吃到嘴的肥肉,又不开收据,怎么可能吐出来呢?装修费也不能开这个口子,若赔了他,其他几家商户是不是也得找他要。重新建楼也要花不少钱的,这些外地人龙叔压根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除了给他送钱时才挤出一丝笑脸外,平时在他眼里就是个屁。思来想去,文叔决定利用关系手段把他们挤走,最先拿林丰开刀,只有把他摆平了,其他人才能服服贴贴。

文叔给龙哥打电话把情况说了一下,龙哥犹豫了一会说:我让阿凯过去看看,尽量不要把事情搞大……

阿凯是负责这一片的,平时就带着几个兄弟帮龙哥看场子的,他是湖南人,长的圆头圆脑,五短身材。龙哥每个月给他发薪水,并从废品及场子里抽一定彩头给他,他又养起三五个小弟帮他办事,充起了老大。他们经常打着龙哥的旗号在外面敲诈勒索,惹事生非,为害一方。这点龙哥其实也是知道的,他也很讨厌下面人搞出了事都算在他的头上,但手下收的小弟太多,加上事业的不断膨胀,他也管不过来,也只能睁只眼闭只眼了。

阿凯第二天就带着几个小弟直接来到了林丰的店里,阿凯一到店里就大叫:谁是老板呀?出来说话。

林丰刚好在店里,他迎了出来,忙陪着笑脸递上烟:凯哥呀,真是稀客,好久没见了。

阿凯接过烟,小弟忙递上火,他吸了一口说:老板,我这次也是受龙哥安排来跟你谈谈,你这个店别干了,这房子要拆了,你在这儿也不安全。

林丰听明白了什么意思,他说:凯哥,这里要拆我知道,只要文叔把我的损失赔了,我马上走,不耽误文叔发财。

阿凯说:你要多少?

林丰说:喝茶费加装修费一共10万。

阿凯说:喝茶费你有收据吗?没有吧,怎么赔呢?装修呀也不过如此,文叔说了给你一万,限你三天之内搬走,你考虑一下。

林丰坚定地说:不行,10万元不能少,我的钱都投这里了,我的命就在这里。

阿凯的一个叫猴子的小弟跳了起来:你他妈的是不是活腻了,我大哥的话你敢不听,信不信老子弄死你。说着作势要打。

阿凯说:住手!我们今天是和林老板和谈的,不是来闹事的,我们说的条件你考虑一下,再说房子要拆了,不安全。你怎么做生意呀!我们走。说着阿凯起身往外走,回头又看了林丰一眼,满脸诡秘的微笑……

猴子有点不甘心,他悻悻地指了指林丰,走出店时一脚踢翻地上的几瓶啤酒,这才扬长而去……

林丰的老婆买菜回来,一看老公正闷头抽烟,玻璃碎了一地,吓了一跳,问道:怎么回事?

林丰掐了烟扔在地上说:房东赶不走我们,现在叫黑社会的人来闹事,限我们三天搬走。

女人吓傻了,大哭道:这是什么世道,也太欺负人了。

林丰说:不管谁来,不赔钱我就不走。看他们能怎样?

女人哭着说:我们倒不怕,可是鑫仔,晶仔怎么办?

一提到儿子就戳到了林丰心里最柔软的地方,一时间他心乱如麻,长叹一声不说话了。

两天时间就这样提心吊胆地过了,第三天还是出事了。夜晚有一个小伙子买了一包烟,不一会他又返回来大声嚷嚷:老板,你这烟是假的。

林丰一惊忙过来查看:不可能,我们都是从正规渠道进的货,不可能有假烟。

小伙子大骂:你他妈卖的就是假烟,欠揍呀!

林丰正要争辩,忽然店里冲进一群人,把他按在地下,一顿狠揍,林丰的老婆想过来拉架,根本近不了身,急的大喊救命,晶仔,鑫仔在旁边边哭边说:别打我爸爸了,别打我爸爸了……,林丰双手抱着头爬不起来,但他从人缝中看见了文叔的儿子和阿凯站在门口指指点点,他马上明白了。这帮人好象只是给他一个教训也没有下死手,走之前丢下一句:识相点,最好赶紧滚蛋!然后迅速撤离。

林丰从地上爬起来马上就打了110,不一会警察就到了,对这样的情况,警察也只能做个笔录,备个案。对于林丰说是文叔指使人干的,警察表示需要证据,要调察,然后就走了。

林丰感觉这样太不安全了,他随后打电话回自己的老家广东阳江,把自己的两个弟弟也叫了过来,林丰是铁了心要与他们斗一斗……。

林丰的倔强与强硬远远超出了文叔与阿凯的想象,阿凯觉得这事摆不平在龙哥那里不好交待,于是他又和文叔商量,决定下点猛料。猴子对这种事很内行,他说:我们天天去闹,让他生意做不成,先在他门口放把火,后在门上泼油漆……

于是过了几天,阿凯他们半夜时分又来了,猴子把白天准备好的一饮料瓶汽油倒在了林丰超市的门囗,然后点着了跑到一边。

这次的汽油倒多了,有部分顺着门缝流进了店里,放在门口的拖把,胶桶,胶盆……被引燃了。林丰一家睡在超市搭建的阁楼里(也是为了省去租房的钱),林丰最先听见响动,他叫上大弟赶紧下楼,一楼已有部分物品正在燃烧,浓烟充斥着整个房间,熏得人眼睛都难以睁开。他们一边大呼救火,一边找来拖把上用的两根木棒去撬门……

阿凯与猴子本想吓唬一下他们,没想到会真的烧起来,他们跑了过来,想救火又没有工具,这下也懵了。

正在这时,林丰兄弟用木棒撬开了门冲了出来,刚好撞见阿凯,猴子一帮人,情况再明白不过了,火肯定是他们放的。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兄弟俩举着木棒冲了过去,这是玩命的架势,别看阿凯他们平时仗着龙哥的势力牛逼哄哄的,真的碰见别人对他们发狠也都怵了,猴子他们头上挨了几棒后,一个个落荒而逃,作鸟兽散。

林丰追打着阿凯不依不饶,阿凯腿短,跑得慢,被林丰追上后几棒打倒,林丰高举木棒正准备向倒地的阿凯头上猛砸,阿凯忽然翻过身,手里拿着东西对准了林丰,说时迟,那时快,林丰手里的棒子一偏向他的手上挥了过去。“啪”的一声响,一颗子弹从林丰的耳边擦过,同时阿凯手上的东西也被打落。林丰愣了一下,他在部队当过兵,一听声音就知道是枪,果然落在地上的是一把制式手枪。阿凯趁机爬了起来,连滚带爬的向前逃了,林丰捡起地上的枪装在裤兜里,正准备追打时,只听大弟在喊:阿哥,别追了,救嫂子,救侄子……

林丰这才醒悟过来,忙向店里冲去。短短几分钟,火势一发不可阻挡,浓烟伴着大火从店门往外涌,林丰冲到门口被一股巨大的热浪冲了回来,他又往里冲被大弟拉住了,他撕心裂肺地喊着:老婆,晶仔,鑫仔,小弟快出来呀!快救火呀……

  • 1
  • 2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人不可欺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4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文夕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30
  • 文夕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9-08-29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文夕评委2019/08/29 23:40:29
    • 分享到:
  • 许一枫给了我们一个悲伤的故事,主人公为了维护自己的权益,最后却赔上了家人的性命,这是让读者难以接受的结果,但这就是现实!恶势力虽然也最终被一网打尽,但作者让读者知道,现实的残酷。许多时候我们为了自己和家人只有选择忍让,忍心字头上一把刀!单身人可以杀身成仁,但为了身边的人,只有祈祷苍天开眼: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日子未到。也许还要相信政府的力量,正义或许会迟到,该来的总会来的,天总会亮的!
  • 回复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2星
  • 2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10500
  • 14
  • 980
  • 我爱一切美好的事物,我为一条河的清沏而感动,为一座城的崛起而欢呼,它们脱颖而出,站在时代的潮头,站上改革开放的新高度,它们被时代认可,被世界向往,它们用强大的力量引领我们走向双区建设,走向中国梦,这里的每一滴水每一撮土都有爱和为爱付出的热血,我想要表达,表达我对这座城市的热爱。

    识以一条河流滋润的诗意

    2020/1/16 14:24:57
  • 红姐的母亲,真善良!她有萝卜吃时,要拿来跟邻居分享。肯定是传承了母亲身上的好家风,红姐在现实生活中也是乐于助人的好文友。红姐这篇文章写得很认真,因此很能打动我!许多许多的细节,都让我为之流泪。人生,害怕死亡与疾病,却又不得不去面对。其实最后的还能在一起陪伴的那些日子,应该是最值得怀念的珍贵时刻。红姐写完这篇文章,或许有些释然了吧,因为文友相亲。这篇文章,也让你知道,还有一直在关心着你的文友,比如我

    吴春丽西出阳光无故人

    2020/1/7 18:44:11
  • 元罗真是笑死人哈,你定的这文让我大笑不已。其实应该感谢你这个邻家活跃积极分子,老实说,如果你不来,还真不热闹。我现在要有空的话,才能上邻家瞄瞄。 你付出有收获,不错。感谢邻家社区文学这个平台,感谢你为我们打赏。祝你在2020年收获丰厚。

    红红的雨2019,我在邻家过上大肥年

    2020/1/6 17:16:22
  • 读开始时我就不紧张,我相信飞泉老弟一定是好好的,才有勇气写这篇文章。只是你起先看了医生受了惊,没多大事就好,并且你是感恩地活着,真好。人有点小毛小病也是正常的,但一定要记得平时饮食规律,作息规律点,这对身体只有好处。老弟每种文体都写得好,值得我学习。“病去存恩”,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我们是应该好好替他们活着的,方显孝心。于你,写作、生活、好好养病,文中都是叙述对生命的热爱。

    红红的雨病去恩存

    2020/1/6 17:05:43
  • 深圳还有许多不为人知的地方,好在有作者这样的有心人用眼去细细观察,用笔去字字记录,才令我等迄今无缘去深圳的群体更全面、更理性的认识深圳。原来,在深圳不仅随处可见充满现代气息的高楼大厦,还有以“三河村”为代表的浸润温暖味道的传统民居。更难能可贵的是,作者留住历史、留住乡愁的计划,着实是一大善举,为您点赞!

    黄元罗三河村

    2020/1/6 10:16:31
  • 最看不得这样的文字,太容易让人伤感,让人勾起回忆。文中的母亲如同我去世十年的奶奶,总有一大块阴影一样让我感觉自己犯了不少错误,在奶奶生前没有多陪陪她,因种种原因,也就过年回去一趟,短短数日,丝毫没觉察到奶奶已风烛残年。现在想来,总是感觉莫大遗憾,但又无法补救。红姐是有心人,也是孝顺的女儿,所以才能将母亲最后一段时光刻画得如此丝丝入扣,感情在涓涓细流中漫浸我们的心灵,让我们读到这类文字时,难以自控。

    江飞泉西出阳光无故人

    2020/1/6 10:01:26
  • 子欲孝,亲不待。年少的时候大都不太懂感恩父母,到懂时,父母在有生的日子还真是过一天少一天了。有时我认为趁老人还活着时,晚辈对长辈所做的一切才是最重要的。生活需要仪式感,死去也是一样,老人家的死去,也是一种白喜事,热热闹闹地送她回归,做做道场也显得她的结局完全。子孝孙贤,这是我们传统中国所追求的,以慰曾历经苦难的老母亲的在天之灵。

    绰绰有鱼西出阳光无故人

    2020/1/2 17:04:52
  • � 我读了三四遍才敢打字写点读后感。我以前怕读,现在想读,怕读是读不懂,想读不是读懂了,是想读明白点。绕来绕去也不知道写清楚没有? 几个年轻人在都市不同的岗位上奔走,孤单、寂寞、抗争、期盼、失望、灰心……伴随他们一路。不管如何努力,始终都是个陪唱者,种种机缘,他们碰撞在一起,相互的安抚力量是那么微弱,如浮萍般的爱情、静止的摩天轮……他们期待城市有只天眼能带动他们转动起来,结果却没有。

    芜薇静止的摩天轮

    2019/12/30 21:49:56
  • 施霞的《缅怀公公》,读后让人泪目。作为儿媳妇,能有如此孝心,也可告慰逝去的亡灵了。此篇小散文追忆了公公生前的片断,如再也听不到公公笑咪咪地说:“霞子,你们回来了”等等。此文也通过婆婆的述说,把公公如何遭遇车祸介绍得非常细致,还有老公回家后对失去父亲的悲痛,以及对肇事者的愤怒,都能细致入微的表达,这篇散文非常朴实,没有过多的喧染,只是静静地用白描的手法去还原生活的本来影像,为我们展现了亲情如斯!

    方华吉缅怀公公

    2019/12/30 7:12:18
  • 《神山天眼大湘西》是诗人对张家界、对凤凰城的激情礼赞。作者李墨是深圳作家协会会员,这首诗是诗人在深圳市作家协会组织的湘西采风时所作,因我参与了这次采风活动,所以,读罢此篇诗作,有不少共鸣。诗人开篇匠心独运,把天门山的天眼比喻成了二郎神开的天眼,另外,诗人游罢,有感而发,对张家界的美景,对凤凰城的柔情,对沱江的吊脚楼都在诗中不断表达。特别是“张家界是挺立的阳刚汉子,凤凰仿佛躺着的女人”很是形象!

    方华吉神山天眼大湘西

    2019/12/28 19:45:36
  • 作为诗歌爱好者,读了此文我深有感触。首先,作诗这件事在如今相当一部分人看来是遥不可及甚至故弄玄虚。也有的人用来调侃,甚至在一些商业性质的“培训”课,古体诗被用来当做“抓眼球”的工具。但我本人依旧把诗奉若瑰宝,用自己力所能及去为诗歌尽一份绵薄之力。 作者的关于“诗歌需有感而发”的观点,我深以为然。作为一种艺术,诗歌同样是源于生活的产物,我也主张把自己放在诗歌描述的环境中,真切感受到的一切是作诗前提。

    雪候鸟为什么要写诗

    2019/12/27 18:13:26
  • 很久没发新作品,不是不写,而是在充电,我以为如果没有进步写了也是浪费素材。赶在平安夜发一篇一是想克服一点懒惰;二是感谢邻家,给我们创造了一个温暖、平和的文学氛围。在我写过的几个中短篇,这是感觉最舒心的一次出品。感谢邻家。

    芜薇石榴红

    2019/12/25 23:13:38
  • 人间自有真情在。一场地震改变了一对姐妹的生活轨迹,也与深圳结下了不解之缘。姐妹俩来深圳后,对养父母态度的渐变是比较微妙和出彩的部分,孩子的视角也比较纯真与可爱,这部分如果再多些细节就更好了。那抹石榴红成了一种故乡的印记,舞动的红丝带一样在文本中若隐若现,整体来说有韵味。

    欧阳德彬石榴红

    2019/12/25 12:12:48
  • 凡最描写亲情的文章,都会吸引我的眼球。作者用四个故事,来描写母亲对儿子的爱。辛苦种出来的⺀玉竹仙“卖不起价让母亲心酸;儿子在外,母亲总是坐在电话前期待能接到子女的电话;战友探望母亲给了红包,母亲为没有给他们打发礼物而内㡱;母亲省吃俭用居然还存了十万块钱,让我心酸。父母太伟大,舍不得乱花一分钱,为儿女攒钱。大凡天下的父母都是这样爱自己的孩子。父爱如山,母爱如水。我在文章里读到了母亲对作者浓浓的爱。

    春风妙语写给母亲的文字

    2019/12/25 1:24:11
  • 这是一组关于对这座城市真挚的“爱”的组诗,作者利用聚焦镜头的形式,通过对深中大道、伶仃洋、海岸线、平安大厦这些耳熟能详的深圳地标,作了白描式的抒写。豪迈中不乏细腻,而雕琢中又带激越。逢春兄特有的细腻写法似乎特别适合这类抒情诗,不仅让人带入情境之中,而且咏叹中颇有点“情诗”的意蕴。最后一首肯定是想着初恋情人吧,那么炽热直白的情感让我们年轻人都感到耳热心跳,如果不是对他熟悉,根本猜不出作者的真实年龄。

    江飞泉在600米高处想你

    2019/12/23 10:08:3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