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们“嘣嚓嚓”
  • 点击:13837评论:82023/09/03 16:05


契子

禾小苗的多数时间跟现在一样。

把自己扔进这个高层顶楼的椅子里后,极目远处的东莞、惠州、广州、清远边地。

追看那些当年拥在身边的景致,被这些一丛一丛的笋林一样的城市挤压后,气喘吁吁地一路远去。

他在想往事。想自己是怎么来到深圳,又为何得罪了香港老板的千金?


一个跨世纪的错误

那时候的禾小苗去学校读书。

发现自己已经爬上这辆手扶拖拉机时,脸色苍白,要跳下去。“你是猪呀,叫你爬车,就爬了呢?”

可骂过自己,当真可以安全跳下去时,他又不跳了。又重新坐下来喘着粗气,让心跳成为这个世界的主角。

然后他松开这个左手,将这些已经捏出水来的学费看了一眼,更加出力地握得铁紧。生怕这些由零钱凑成的宝贝们,翅膀一张,飞开去了?

手扶拖拉机是从竹书山开往县城的,成为让他走出这个逃学第一步的帮凶。这应该叫弃学了,他的目的地是深圳,找大哥和大嫂发财的。于是他轻轻闭上眼睛,背诵着大哥信上给的“路线图”。

——到了县城后,坐通往衡阳火车站的长途汽车,然后坐火车到广州。到了广州,再坐长途汽车去东莞。而到了东莞就要看运气了,天没黑前,可以直接坐车去深圳一个叫龙华的地方,用屋里的话随便在大街上喊叫,都能有老乡接声,就能找到我和你嫂子所在的菜场。若是晚上,甚至到了半夜过后,没有直接从东莞去深圳的车了,就得一度一度地坐私营中巴,或者坐本地人用报废车改装的黑车,得被成倍地敲诈车费,得被卖猪崽,得被人把身上的钱搜光。

每次背到这里的时候,禾小苗就又松开左手,把读书用的钱又看一下。甚至还问,“我到底是返回学校交了学费,还是把它们当成去深圳的路费?”

禾小苗想起了父亲,想起手里这些钱的来历。

这是开学后的第二周了,班上同学都发了新书,书页子们也像气禾小苗模样,故意齐唰唰地弄出声响。禾小苗呢,只得总是伸长脖颈,往同桌的书上看内容。

禾小苗知道家里没有钱,向老父亲催要学费是没用的。可当脖颈扭酸了后,就不由自主地找到父亲,以提醒的口气轻声说:“我们全班同学都有了新书,只有我一个人没有了?”

父亲正撸起袖子抓身上的虱子,一个一个翻过身子后,看它们无助的六个瘦腿,在空气中做着无效的扒动。当听见禾小苗说要钱时,他突然把手臂伸了过来:“那好呀你来,把我这些骨头砍去一段,往街上卖,看看能否冒充虎骨?要是能够冒充虎骨,变出钱来,就当你的学费!”

已经是初二学生的禾小苗,还没看到老父亲这么愤怒过。他从此烂了心思,再也不向父亲问学费了。他压根就不打算读书。

禾小苗烂了心思不打算读书,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就是他觉得跟听录音机和跳舞比起来,读书简直是浪费青春!

这是禾小苗被父亲吼后的第一个星期天。热浪蒸腾中,他把做作业的桌子移到屋外的竹林里来,表面上在做课外作业,实际上在看蚂蚁爬树。突然从村子后面的方位,传来剧烈无比的振动声音。“嘣嚓嚓”“懵嚓嚓”“嘣嚓嚓”“懵嚓嚓”……

声音高低起伏,交替运行,像一只老钳工的粗手,专往着令人生发快感的部位挠着!而从这些声浪的阵式看,又像是有备而来的居心不良,要将这个狭小的竹书山当成小船,掀翻过去后又翻转过来。

禾小苗预感到要出大事。立即起身,往着声音来源的方位眺望。

可除了这“嘣”“懵”不清的含糊声音,除了这越来越令人快感与害怕的震憾感觉,他什么东西也没看到?

同时他也感知到了,全村庄人都像自己一样,在眺望和寻找着这个声音的来源,看它是个什么怪物。

当声音很快进了村庄,固定在邻居大头薯家里时,禾小苗再也无法管住自己的脚了。用力拨出,跑了过来。

见这里已经围满了人,里三层外三层全是村里的男女老少,而这个无法无天的陌生声音,又没有半丝丝减弱时,禾小苗抱来一条凳子,往着人圈的里面察看。

才知道它是从大头薯家的水缸上面,一个黑色匣子里生发出来的!

禾小苗断定它不是收音机,又有一些像收音机时,就生疑地暗问自己说:“这个铁做的黑匣子,到底是什么东西呢?”

尤其进入眼睛的,是黑匣子旁边这个穿喇叭裤的“街痞佬”。他带着墨镜,醉酒的模样,在旁若无人地疯狂扭动。并且每扭一下,都撞击着一个从黑匣子里发出来的好听声音!

“是个机子就不怕,还可以供人玩耍的!”

松了口气的禾小苗跳下凳子,慢慢从人缝里挤了进来,向着这个黑匣子和“街痞佬”靠近。他还试着,将这个黑匣子摸了一下!

禾小苗还是没有料到,这些花一样好看的姐姐们,早就围在这里了。她们看“街痞佬”扭屁股的同时,又故意掩面尖叫,又还对黑匣子指指点点,嘻哈大笑。一副“害羞死了”,又“我已无我”的矛盾状态!

也就在这时候,一个跨世纪的错误出现了,“街痞佬”摸了一下禾小苗的头。于是从这一时刻起,禾小苗像个装上电池的玩具,跟着“街痞佬”扭动起来。并且利用瘦小的屁股,去撞击这些快感的声音。撞着撞着,味道出来了,也醉汉一样摇摆起来。

“街痞佬”使劲地打着响指,发出一声鬼叫的同时,取下墨镜给禾小苗戴上。两个人携手,齐进齐退。“嘣嚓嚓”或者“懵嚓嚓”,“无论魏晋”地陶醉起来!

禾小苗很快弄清楚了,这个黑匣子的东西叫录音机,里面有个压缩了所的快乐的音乐带子,可以用来跳好多好种舞蹈。禾小苗也弄清楚,“街痞佬”是大头薯表哥,一个刚从“深圳”回来的“打工人”。

禾小苗心里,从此刻上了“录音机”“深圳”“打工仔”“跳舞”等词条。默默对着自己说,如果能去“深圳”做个“打工仔”,有了一部“录音机”可以“跳舞”时,我就不进学校读书了!

巧的是几天后,大哥和大嫂就跟着大薯头老表,去“深圳”做“打工仔”了。并写信回来,说“深圳”是个更大的学堂,什么东西都能学得到!

才有了在这个,禾小苗拿着父亲给的读书钱,“懵察察”爬上这辆通往县城的手扶拖拉机,背诵着去“深圳”找大哥的“路线图”。

太阳出来了,照在美丽无比的田野上空,也照在禾小苗好看的脸上。他站立起来,向错身而过的田野挥手!


荆树确实有花的

禾小苗还是出了问题,半个月后才找到大哥和大嫂。

半个月后,大哥接到父亲来信,才知道他已经来了深圳,才在这个废弃的工棚找到他。

工棚的接边是工厂,白天和夜间两班倒上班。夜间照射过来的光,让他如同找到自己的家。特别是工厂车间里,时常放着录音机,让他可以不吃不喝不休息,就只要听歌和跳舞。

当大哥一步跨进来,将他紧紧抱住时,禾小苗的第一个动作,就是要教大哥跳舞。

大哥将他推倒在地,用脚踢去:“你到底是出来跳舞,还是要找工作糊口的?”

“当然是找工作糊口的,是来做一名‘打工仔’的!”禾小苗将笑脸收敛了些。

“出来糊口,哪为什么不去菜场找我,而要躲在这里过你跳舞的神仙日子?”大哥伸长手时,又化作一个耳光。

当禾小苗说自己到了这里,也按照大哥的说法,用屋里话在大街上喊叫过了,就是没有老乡接声时,大哥用信任的目光认可了他。

禾小苗的第二个动作,就是费了好大力气,从书包里掏出这些藏好的读书钱,全都放到大哥手里,说好要用它们买录音机的。

大哥高兴地数着钱。见跟爹在信上说的一分不差时,就脸色阴沉下来了:“你路上坐车没数钱?”

禾小苗高兴地掏出一张一张的车票来,晃动着:“都数啦,我一分都没有逃票的!”

“那你为什么没用钱呢?”大哥又将脸面收窄来。

禾小苗又摸出几张小票子,扬一下:“我这里另外还有钱!要是按你的逻辑,我不是沿路打劫了?”

大哥出手抢他的钱,出力地抢:“那你说,你在路上干了什么呢?”

“我,以后说吧,以后我全都告诉你。反正我没干坏事,对得起大哥和全家!”禾小苗一边说着话,一边走出工棚来。

为了证实自己没有说错话,大哥又特意拉着禾小苗,站到这个人来人往的路口,用家乡方言喊了话,并得到同样是家乡方言的回应。

禾小苗来到了大哥和大嫂所在的菜场,受到所有人的欢迎。这里全是来自洞口、武冈、隆回、新宁、邵阳、新邵等县的乡亲,虽然腔调不同,第一人称也有区别,但听起来满耳亲切,像一家子。让满是欢喜的他,一下子回到了众兄弟的怀抱中。

他记起了老屋子柱子上的那幅对子,“荆树有花兄弟乐,书田无税子孙耕”。跟自己说:“原来那个荆树开花的故事是真的?我们全邵阳的乡亲都跟兄弟一样的!”并且相信在这里,自己一定能拥有一个好录音机的!

可禾小苗的最大嘛烦紧接着来了,找不到工作,他太小了。搞建筑干不了,做菜场没人要,进工厂又没有熟人给介绍?于是整天吃闲饭,又随时会被当成“三无人员”抓走的他,变成一颗长在哥嫂身上的肿瘤,随时都有恶变的可能。

更糟的是,禾小苗失去了先时的兴趣,不打算买录音机了。因为这里到处是录音机,在哪都能听到音乐和跳舞。

他跟哥嫂商量好,等半个月后哥嫂领工资,自己就回家去读书。


二老板的眼里有光

这让禾小苗放松下来了,显得自由自在了。

他整天跟着老乡去地里劳动。帮菜地浇水,帮大家割菜,或者借着音乐在田埂上跳舞,替大家消除劳作的疲倦。

他特别喜爱帮缺牙叔放这头小黄牛。每当缺牙叔将小黄牛骂一声,又借力把犁头上的泥坯抖去时,他就上前接住牛绳,牵着它去洗身子。他还给它捉身上的虫子,给它扑打蚊子,陪它吃最鲜嫩的草。

后来慢慢地,他给缺牙叔去上面的工业区帮手。把场里拉菜上坡的三轮车,一一推上坡顶去。

这是一个新建在坡面上的工业区。坡面长,并且陡,一辆一辆三轮车在下栋厂房的位置减速后,司机就要下来手推。于是,作为至高点的这个厂门口,就需要有个人从后面搭上手,帮三轮车的身子展平后,司机才好重新上车。

由于推车的用力不大,帮了两天后,禾小苗就让缺牙叔坐到一边去抽烟,自己代替他推车。然而又才干了两天,实在被厂里音乐吸引了的他,就把眼睛放在了这些推车上来的人身上。发现只要他们稍微振作一下子,就不需要别人帮手的。他找来一条浇菜用的白色软管,横在这个厂门口位置的至高点上,每当上来的车辆要停歇时,他就在上面大声地喊:“别减速,千万别减速,否则会翻车的。”

车夫们闻听后抬起头,第一眼就看到了这条白色的软管,就在心理产生了要翻车的障碍,相反登直脚杆,车子箭一样冲上来了!

渐渐取得默契后,禾小苗就只需要让缺牙叔休息,自己又只管站在厂门口呐喊。他一边呐喊,一边和着厂里的音乐跳舞。而推车人看到他跳舞后,也作出一个个互动性的愉悦动作来应答。也不用喊,车子一跃飞上来了!

  • 1
  • 2
1/4页上一页1234下一页
  • 关键词:打工、言情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6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黄元海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3-09-26
  • 十十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3-09-21
  • 春风妙语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3-09-06
  • 打赏1000,共计1000
  • 2023-09-04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黄元海1布衣2023/09/23 20:42:27
    • 分享到:
  • 这是一部写得很到位的怀旧式的小说,不失为佳作。山里人禾小苗逃学来到深圳,像千千万万打工者一样,怀揣着梦想,机缘巧合,终于在手袋厂站稳脚跟。禾小苗努力工作同时,爱上了音乐和跳“嘣嚓嚓”。文章结尾, 禾小苗对麦姐产生朦胧的爱意,而麦姐是工厂二老板的女儿,不知道禾小苗这只“癞蛤蟆“能吃到麦姐这只”天鹅肉”?给读者留下悬念,也许不必揭晓答案!
  • 本评论已获得 1000 邻家币明细>>
    • 十十4举人2023/09/21 08:05:37
    • 分享到:
  • 从农村出来的禾小苗和他的大哥大嫂,皆因邻居大头薯那个穿着喇叭裤、带着墨镜,醉酒模样旁若无人地疯狂扭动的表哥“街痞佬”的“众目睽睽下嘣嚓嚓”而决定来到深圳的。不同的是,大哥大嫂是光明正大来深圳的,而禾小苗是拿着父亲给的读书钱偷偷溜走的。成为“新时代手袋厂”员工的禾小苗,热爱这里的每一台机器,每一个人,甚至是每一件废料。在他的努力下,成为部门的先进工作者。脚勤手快肯吃苦的禾小苗,得到老板的赏识和奖励。
  • 本评论已获得 1000 邻家币明细>>
  • 禾小苗跟千千万万个来深圳打工者一样,虽然怀揣着梦想,初来深圳都是抱着站稳脚跟。禾小苗对人热情、性格开朗,无论在哪个岗位都认真负责。小说幽默风趣,语言流畅,人物刻画栩栩如生,有间人一口气想读完的冲动。禾小苗踏实肯干,眼尖勤快,能得到部门领导赏识是挺好的。在那个年代里,禾小苗与小麦蒙蒙胧胧的爱意虽没修成正果,回味起来也感觉甜蜜。不过文章读完了,我也没搞清楚麦姐与禾小苗是如何被抓进派出所的。
  • 本评论已获得 1000 邻家币明细>>
  • 有让人一口气想读完的冲动
  • 谢谢您的热忱鼓励! 禾小苗与小麦蒙蒙胧胧的爱意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而“癞蛤蟆吃天鹅肉”是癞蛤蟆的原罪!
    • 黄元海1布衣2023/09/23 20:43:25
    • 分享到:
  • 接上,整部作品行文流畅,人物刻画栩栩如生,另外,作者对工厂生产工序,各个部门非常熟悉,读来如同身临其境,必须点评!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十十4举人2023/09/21 08:06:38
    • 分享到:
  • 接上:禾小苗不仅努力工作,还爱上了跳“嘣嚓嚓”,甚至与老乡组成一个舞蹈队,还在麦姐的起哄下在厂里文艺演出时表演了独舞。原来禾小苗偷偷喜欢的麦姐并非二老板的情人,而是他的女儿,希望禾小苗这只“癞蛤蟆“能吃上麦姐这”天鹅肉”。小说写得非常老道、行云如流水,必须点赞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谢谢鼓励!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1星
  • 1钻
  • 上帝说要有光,于是便有了光!
  • 上帝说要有光,于是便有了光!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
  • 1600
  • 2
  • 600
  • 这篇文章说是小说,看起来更像散文,情节跳跃,语言流畅。用诗的语言描写了三代女人。“这三个女人,既想成为和自己母亲一样的人,又拼命挣脱上一代的束缚,想做完全相反的人,她们是那样的不同又是那样的相似,”最后“她们又都变成了一株植物……”三位母亲人生完全不同,第一位母亲生了生育过度,劳累不堪。第二位母亲被计划生育,守着女儿过着没有男人的生活。到了第三位母亲没有婚育,领养了“我”,人口终于负增长了……

    文夕三个女人的植物诗

    2023/10/12 21:44:59
  • 《断尾》这个名字很哲学!断尾对于一些动物来说是生存的本能,对人来说却是智慧。在人的一生中,有许多时候需要做出断尾的抉择,尽管疼得生不如死,但是生存更重要,只有生存才有希望,对能实现理想。铅山的壁虎两耳是贯穿的,从这个耳孔望进去,可以看那只耳孔外的世界,这是一个隐喻,两耳的两边也许是两个世界,从此生望去,看到壁虎耳外的前生或者来世,公公从断尾铅山壁虎的一只耳孔看到另一只耳孔外更大的世界。他激动得大喊

    文夕断尾

    2023/10/12 20:28:35
  • “舞蹈还能这样跳,你的白腿,旋转的裙摆,实在是太漂亮了,活力四射,真的让人念念不忘呀。你就像一个五彩陀螺,在我的心头转,转来转去,就带走了我的心。”江新爱她真的成了陀螺,为了生活了为工作不停地旋转,这篇小说短而精,在小小的篇幅里道同事业、生活、爱情之中种种微妙的链接,很耐读而又给人回味无穷。

    红红的雨陀螺

    2023/10/12 13:55:24
  • 龙华四季,基实就是写她自己人生的几个阶段,成长中的快乐与哀愁,总之作者算是苦尽甘来,过的还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作者又是勤奋的,打过工,又经营着自己的店,看完了写的冬,总之也让我感觉了:没有一个冬天不可逾越,没有一个春天不会来临。生命生活就是这样,需要反反复复地创造,反反经受考验......

    理红龙华四季

    2023/10/12 10:58:31
  • 深圳四十多年沧海桑田,荣哥的事件已没法复制,但荣哥这种精神值得讴歌赞美,这种蛮干苦苦用心的劲儿也可用在现代科技的研发上。作者的文字有力量、有嚼劲,构思缜密,一点一滴地叙述着荣哥为了求生存求发展,踏实肯干的工作作风写得滴水不漏,文风四平八稳,干净而有利索!

    理红荔香夜话

    2023/10/12 10:46:13
  • “三个女人的植物诗”,人非草木。但人就如草木一样,而又比草木生得活沉重,作者在舒缓的述说着如弹奏起一曲曲悲凉的曲子,一个时代同另一个时代还是有所不同,女人过得好与否,同社会的文明、时代的发展有着很大的关系。总之第三代女人所处的社会的进步还是超越前面的,虽然在作者笔下的文没有一一叙述,但还是读得懂的。我来读了一遍,不留句言,好像心里不踏实......

    红红的雨三个女人的植物诗

    2023/10/11 21:53:39
  • 写出了中英街的现状和历史,通过老人映照历史,通过导游写了为了追求想要的生活,而做出的不懈努力,通过水客,写了中英街的暗潮涌动,求生之艰辛。其中种种,只有海浪知道。

    昆阳森林三汲浪

    2023/10/11 17:28:42
  • 飞泉的诗一如既往的好!有力度、有高度、有气势!血脉里都流淌着对诗歌的热爱,所以他笔耕不辍。生命里不能没有光,在黑暗中,突然出现一丝亮光,生活里便有了希望。各种光充斥在飞泉的诗里,只愿飞泉拾到适合自己的光,照亮自己。不再如:你对我说,孩子,暴雨终将过去 “太阳还会绽放,像你的笑容” ......之后又 落在一片片乌黯的云层之后 那是我凋落的心.....

    红红的雨拾光者

    2023/10/11 16:26:45
  • 这篇能吸引我读下去,特别是写深圳家长的卷,写得轻松自如,也令人读来轻松活泼,不像有些人写的那些,自认为硬是道理。其实嘛,像深圳中学,那么几十个人能上清北,整人数一千七八,盲目跟风卷,还不是傻丢钱。我是看原籍是四川人的作者来认真读的,当年我伯父57年毕业于北大然后去四川教大学。 作者的文笔原浆味,不僵硬,很潇洒自如,故事与故事交织在一起,也不零乱,很干爽!

    红红的雨福田南,石厦北,石厦南

    2023/10/11 15:55:01
  • 很纯粹的思绪,诗意随诗人所描述的花朵、燕子、海鸥飞扬。诗歌有无数的表现形式,这样的唯美诗句令多数人开心,因为读来轻松,忘却了一切,没有现实的了磕绊。诗人是热爱大自然,热爱生活的,所以能把日常琐碎写入诗中,并且是在开怀时写的,不信你去读“宠物狗的耳语”,写得可爱极了!哈哈......

    红红的雨日落时分的吟唱

    2023/10/11 15:41:08
  • 作者打工多年,写诗多年。她的诗来自生活,也高于了生活。工作、生活,是有点像苦瓜的滋味,但尝过苦味之后,又滋养了身心。正像苦瓜可以选择结果不结果的事,工作会苦,但可以选择乐观对待,它就变味了,平淡甚至清甜了。女诗人因为月光,便有了深度的思考,生命的节律也因为月的亏盈而潮起潮落,因月亏而心生诗,月圆梦也圆了。作者的诗越写越好。赞

    红红的雨月光里的我们

    2023/10/11 15:20:30
  • 文字如饭菜,厨师好,材料好,味道好,“三好”才算好。这篇小文有此三好。真没想到,六六作者的文字的语感——味道这么好——轻、松、醇、纯、新、鲜、透。虽不长情节,但生活、情感、品格、精神等的功夫已内涵在长长短短的句子和温情从容的对话里了。文学是人学,不光是写“人”,最重要是“人”写,“人”的精神与“写”的劳动最好是自然、和谐、统一,那么他一落笔,便有了个人的味道。文如其人是此理,六六找到了文学的钥匙。

    廖令鹏太阳下山有月光

    2023/10/11 11:23:25
  • 这是一篇很有涵养的散文佳作。其涵养,不仅体现在作者深厚的文学功底、不俗的艺术造诣与丰富的知识储备上,更体现在作者见天地、见苍生的通达境界中。作者文笔雅致、从容、大气,于云淡风轻、静水流深的叙述中,将自己的艺术史、心灵史、家族史与地方志乃至中国当代史融汇起来,让我读得心潮澎湃。这篇散文值得再三品读。我的10个提名指标已经用完,读到此文,忍不住赘评几句,以此表达对此文以及此文作者的敬意。

    孙行者墨点无多泪点多

    2023/10/10 23:48:04
  • 这应该算一片非虚构小说吧,报告文学似的笔调,熟悉的场景,很像是讲述的真人真事。时代背景是大家共同经历过的,主角的南漂经历,也容易让人感同身受。题材和角度虽然有点旧,但这种孜孜不倦的书写,也是值得铭记、关注和尊重的,就如同社会不能遗忘个体在时代潮流中的命运沉浮,这座城市不能忽略每个人微小的内心世界。只是小说开头入戏有点慢了,人物形象不是很立体,这可能跟笑兰写惯了散文有关,节奏感方面建议再润色一下。

    张夏远方以远

    2023/10/10 23:40:55
  • 谢龙的小说,笔调轻快、跳跃,年轻态。但又带着生活的肌理和质感,夹叙夹议转换自然。心理描写深刻而简洁,自然流露,就像不时迸出的小火花,有点个性。抑郁症能通过这种偶尔自我放逐,文艺的漂泊,在山水间行走呼吸而痊愈吗?当重新面对生活本身时,那种曾被唤醒的孤独只会更清晰,被现实的泥泞重新碾压时只会更疼痛。文学难以拯救生活,但或许可以拯救心灵。靠近,治愈不了社会人生赋予的隐疾,但或许可以解释它。

    张夏​靠近

    2023/10/10 23:18:0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