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荔林中的女人
  • 点击:15479评论:112023/08/28 10:14

深圳西丽水库的水域在高处俯看象一个五指分开的手掌,南方的手柄是大坝,大坝西边是深圳职业学院;东是深圳野生动物。一个教育野兽般孩子们的地方,一个训养野兽,供孩子们呐喊的地方。水库三面是荔枝林,夹带着少量的桂圆树。水库西边的沙河西路往北到白芒村与康丽路交界,出了白芒村的白芒关,就是出了2010年6月还分经济特区的关外,也就是说你2010年7月1日前来深圳市内,那个法定的327.5平方公里的特区,还得带上一张特区通行证,或者持有深圳、珠海的身份证。西丽荔枝是深圳的一张名片,沙河西路上西丽果场出产的荔枝很受欢迎,而西丽大磡村的荔枝最为出名,相传唐宋就是进献的“贡品”。骄阳似火的7月,妃子笑、桂味、糯米糍陆续上市,价格比别处都贵一些,可也阻挡不了尝鲜人的脚步。西丽果场在改革开放时还是西丽农场,几经变迁,现在已是公司化运作,经营起了钓鱼、农家乐等副业了。

水库的右边是一条沁园路,路窄仅两条车道,且蜿蜒曲折,开车一不小心就会撞上马路牙子。就这么条小道,路边的荔枝林里竟藏着囯家某部委的培训中心、深圳的资本学院、市委的麒麟山庄和深圳市人才研修院。沁园路到北边的大磡村也与康丽路相交,沁园路的路西是大磡村的村屋和一条商业小街,路东是一片工业区。康丽路东连着深圳大学医学院和南方科技大学,向西到了白芒村。路南面有大磡、王京坑、麻磡、白芒几个村,曾有一道铁丝隔离网布在路的南面;深圳全域成为特区前,村里面的人去路北边,就算是出特区外了。路北是荔枝林和少量的菜地,再往上便是羊台山脉的南面,山上长满树木和杂草,行人难以通行。

沁园路过麒麟山庄不到一公里,就是大磡村口,村口设有两个岗亭,一个为沁园路往北的车辆放行;一个为商业街的车辆放行。岗亭之间筑有假山花架,花丛中的霓虹灯泡勾勒出五个红色大字:大磡欢迎您。夜晚的灯光和花木映衬出的氛围,给人一种园林式的好村落的印象。

那是2020年的秋,我开着红色的昂科威,从福田区的公司导航到大磡村。公司承接了西丽湖水库上游调水治污工程,作为项目办行政事务的主管,已经比项目部的其他人晚一周进驻现场了。车子经过西丽野生动物园,就进入了窄窄的沁园路,弯曲的路面没有什么行人,车辆从对面驶来,稍有不注意,仿佛就要迎头撞上。大约过了五分钟,就进了大磡岗亭,又行了百余米,导航显示目的地到了。我注视前方,果然在路的左边竖立着公司统一标识的蓝色围墙,四米见方的电动推拉铝合金拦杆缩在大门的两边,没有闭合上,可能是保安还未到岗的原因。大门的右侧挂着一块镏金的铝合金门牌,上书:大鹏建设公司西丽水库北河流治污工程(一标段)项目部。

我打左转向灯,一脚油门便把车开进了大门正对的旗杆下。刚熄火停车,旗杆对面的板房门就打开了,一个穿着黑色T恤的胖大汉出来了:小田主任,来啦!快进来喝茶。他就是项目经理,姓牛,叫牛得华。我忙回复道:牛总,你好!现代人见面习惯叫某总老总,我也未免俗。同单位的同事,又是个项目总,叫牛经理比牛总更名符其实。

牛得华挥起他宽厚的手掌往屋里扇:“自己人,叫什么老总?先坐下喝茶,进来进来。”我往前伸手握了下牛得华的手,随着他往屋里走,同时感觉到了一股烟味沿着胳膊冲进了鼻子里。

甫一落座在茶几旁,牛得华便抓起茶几上的软盒中华香烟,抽出两支:“抽烟。”

我伸出手拒绝,笑着说:“你抽,你抽,我不会。”

牛得华先叼上一支在嘴上,才把另一支装进盒里:“干工程的哪有不抽烟的,你们年青人不一样。”

我接着说:“真学不会。”

牛得华扫了我一眼:“我刚毕业那几年也不抽,干工程久了,慢慢跟着就会了。”

我只好应和着:“以后再说,以后再说。”

牛得华也不再勉强,他开始泡茶。在茶水气和烟雾升腾中介绍项目部的情况。

公司的这个项目就是在西丽水库北端至羊台山下的三个自然村庄和荔枝林进行水利治理,主要拆除违建违盖、清淤、挖沟、筑渠、护堤、填土、绿化和水电安装及园林工作。我们项目部管理人员十多个,吃住在项目部。管理着八个项目班组两三百多号工人。工人分班组,自行解决生活。项目部的活动板房建筑成四方形围合,正中一排是办公区,左手边宿舍,右手边是餐厅、厨房、淋浴房等生活设施。作为行政主管的我,其实就是项目部的管家,管着后勤、行政及外联工作。

同牛得华聊完工作,他带我到办公区同各位同事见面,满脸笑容的高声介绍道:“你们的田主任,公司派来的大主管。”

那语气中暗示了几个信息:田主任是公司的人,不然不会项目部都建起了,才派来。田主任在公司有领导照顾,不然这么个才毕业几年的人会受此重任。田主任是你们的行政主管,你们的表现决定了你们的待遇、以后的升迁。

我没有多想,同新同事们一一握手,记住他们的名字和职别。最后进入自己的办公室。随后进来的行政小赵给我和牛得华拉开椅子坐下。办公室里陈设跟牛得华的没多大区别。文件柜前面是办公桌。办公桌右侧一张三人沙发同几张椅子和茶几围成了一个喝茶、谈工作的区域。

牛得华对站着的小赵说:“等下你陪田主任一块去宿舍。”小赵忙回答道:“好,我等着主任吩咐!”

我不太愿耽误牛总的时间,接着道:“那就现在。”

牛得华起身说:“行,行。”

我们一同往屋外走,办公室的同事们都笑着看我们,我也笑着应和他们。

小赵陪我从车上把东西搬进宿舍,我铺好被褥,趁着晚饭还有两人个小时的时间,想到街上走一走,随便买点生活用品和水果。小赵说陪我去,我说趁好可以熟悉一下地形,一个人也不受约束。小赵也不坚持,于是我一个人岀了项目部。

项目部对面是大磡商业广场,一个四层的社区级商业综合体,一、二楼为一家超市和两家大的餐饮店,三四楼是教培、休闲和小型宾馆。商业广场两侧也没什么大的商店,大多为两层的街边店,分布着生活类的餐饮、水果、美客美发、数码手机等。商业街往北约一里地,往左延伸出王京坑路,通往两里路外的王京坑村。两条路交叉处耸立着本社区最高的12层高楼——大磡村股份公司大楼,是村委办公楼,也是社区服务中心。楼上有家品牌酒店,可能是本社区最好的休闲中心。大楼下的西片和北片区是村民的住宅区,座落着一栋栋90年代建成的民宅,都别墅的样式。但外墙上的马赛克和院落略显陈旧,远远落后于新世纪的大理石和浮碳漆外墙建筑。民宅后面也建成了大片握手楼,纵横交错的空中电线和暴露于外墙上的水管,显出城中村出租屋的格局。

商业街仅容两车通行,从村委大楼往北约一里地是个集贸市场,再往北是村屋和小厂房给合区,路也断了头,汽车过不了康丽路,人和小型三轮倒可以从空隙中穿过。商业街东边的商店后面一条大磡小河,不知什么原因,散发着一股臭味。这条小河正是公司这次项目中整治的内容之一。小河上面是沁园路(大磡村这一段也叫工业一路),连接康丽路,也是大磡村的北出口。一座座家私工厂坐落在沁园路边,夹杂着几家私房菜馆。路上车流滚滚,两趟公共汽车穿梭往来。

我用了大约一个小时,就逛完了大磡社区的工业园、商业街和村落。心里对这个地区有了大概的了解和印象。

我买了一些必需品回到项目部,牛得华立刻拉着我和项目部的几个负责人、小赵来到沁园路上的那个私房菜馆。菜馆的外面仅在大门旁立了几个字:沁园•沐香。 大门不常开,仅熟人或订餐通过的人来揿门铃时,通过对话验正才会让其进门。

我们在开门人的引路下,穿过流水潺潺的小院,在一个装修雅致的包间落座。上茶上酒上菜,头道煲汤,说是天上飞的一种鸟和水里游的王八作主材,配以地上跑的鸡、猪肉和药材,慢火熬了几个小时而成。接着上了几个当地的客家菜:三杯鸭、白斩鸡、捞猪肚、酿豆腐。正在大家都觉平常之际,牛得华站起来说:“好戏在后头。”

有什么好戏?果不其然,两个服务员抬着一长方形的托盘,盘中盛着一只刚烤好的全羊,那焦黄的羊皮上滋滋冒着热气,大家忙着叫好。接着上了伊面焗龙虾、醉醒基尾虾、红烧吊筒、粉丝蒸扇贝、清蒸红东星斑和冰镇芥兰。牛得华举起杯:“来,咱们先提一个,为田主任接风。”于是大家随声附和,推杯换盏,不亦乐乎。

酒足饭饱,我们乘着沁园路上昏暗的灯光,往项目部走去。牛得华借着酒兴:“田主任,咱去洗个脚。这里也没个象样的歌厅,不然陪你去唱歌。”

我连忙推辞:“都累了,早点休息。”


项目部里工作几天便走上了正轨。通过与村委及各方面的了解,大磡村作为西丽水库北边的自然村落,虽在特区内,却发展缓慢。因近水源地,土地被保护起里,至今没有商业开发,没有一栋商品房;这两年有了管道煤气,但好多村民和公寓的租户还在用瓶装煤气;交通也是仅两条道的小马路,地铁站远在五公里外的西丽野生动物园和西丽街道上。低矮的建筑与深圳随处可见的高楼大厦格格不入。然而这儿的荔枝林广阔,村里人口不稠密,生活节奏慢。白天很少听到嘈杂的汽车声;倒是晚上,在村外上班的年青人陆续归来,他们的身影晃荡在商业街上,将商店的落寂鼓动起来。深夜,几家烧烤和便宜店有稀落的客人,马路上的野狗撒欢儿追逐、嬉闹。凌晨的村落能听到雄鸡打鸣的声音,住惯城里的人觉得这里跟乡下一样安逸。

我有时也去工地现场看看,大部分的时间还是在项目部的办公室。一天厨师阿忠叫我同他一块去市场走走,我竟应允下来。想不到了这一次却遇到了一个人,她的身世让我惊讶,同时也让我对她刮目相看。

出项目部沿商业街不到十分钟路程就到了大磡集贸市场,市场不大,却相当丰富。不一会,就买齐了一天的菜量。当我和厨师大忠从市场出来时,一个骑着三轮车的妇人挡住了去路,她嗫嗫地说:“老板,买鸡吗?走地鸡。”

走地鸡,这城市里哪还有走地鸡?我看了看这个中等偏胖的女人,四十多岁,穿着暗花的白色衣服,大概是穿久了,又洗了多次的原因,反而呈淡黄色。手臂上戴着黑色袖套,沾了些鸡血和灰尘,显得有些脏。脸膛被太阳晒得黝黑,五官倒不丑,尤其那双丹凤眼,告诉你,曾是个美人胚子。三轮车上摆着几只拨过毛的鸡,一块切菜板和一把菜刀,还有一个电子秤。我看那鸡脚细长,鸡身上也没有太多的肥肉,凭小时就在农村的十多年生活经验,确认是走地鸡无疑。我问她:“你自己养的?”

  • 1
  • 2
1/8页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第
  • 关键词:都市人物、爱情故事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8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陈彻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3-10-05
  • 陈彻打赏2000,共计2000
  • 2023-10-04
  • 黄啊胖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3-09-13
  • 高旗打赏1000,共计1000
  • 2023-08-28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陈彻评委2023/10/04 12:42:06
    • 分享到:
  • 十分丰满曲折的故事,具备写小说的条件。但目前看太“顺”了,小说需要制造悬念和未知,目前这个状态充其量只能说讲了一个“故事”。而且,以田经理第一人称去写这个故事,似乎没有很大的必要,篇幅的五分之四几乎都是盘小华的主视角讲述。另外,我看评论中作者说故事很贴原型,所以怕原型看到等等,小说之所以是虚构的艺术,就是要大幅度脱离原真实事件,增加大量虚构成分,才可以算创作,希望基础如此之好的作者明年能写得更好。
  • 本评论已获得 1000 邻家币明细>>
  • 谢谢陈老师中肯的指正。未来的小说创作之路请多指点提携。
  • 女人或许天真的想过拒绝不了,是否可以上位这个问题,既然已经失身老板,不如拼一把,万一老板愿意离婚呢?后面老板老婆的出现调侃了老板对18岁的小华伸出魔爪这件事情,也是反应看一个女人看清了老板的本质,因为不爱所以很平淡,没有歇斯底里。我想老板娘应该是出于同情给钱了,所以她才辞工离开,回老家买地盖楼实现了阿爸的心愿。老板侵犯她有借酒装疯的意思在,女人何尝不是有一点欲拒还迎的想法呢?毕竟她见过了繁华。
  • 本评论已获得 1000 邻家币明细>>
    • 黄啊胖3秀才2023/09/12 16:18:55
    • 分享到:
  • 文章开篇我看到一张围绕着西丽水库的详细地图,用介绍周围环境的方式讲述了深圳市南山区西丽水库周围的人文发展史。大磡、王京坑、麻磡、白芒几个围绕着西丽水库的村庄发展速度日新月异。盘小华,粤北地区长大的16岁女孩,跟随好友来到离家300多公里的陌生城市拼搏,20年的起起落落中见证了深圳市经济特区是如何一步步由南山、福田、罗湖、盐田四个行政区,发展成了全区都是特区的深圳。未来她的孩子将继续见证深圳的发展。
  • 本评论已获得 1000 邻家币明细>>
  • 盘小华曲折的人生被命运无情捉弄,但她没有屈服,为生存做歌女、为爱守荔枝林,最后遇到“田总”帮忙把儿子劝回家,故事算是圆满。只是我一点不能理解,田总非亲非故的身份去劝小龙,小龙就听他的?逻辑有点点不太合适情理。
  • 本评论已获得 1000 邻家币明细>>
  • 谢谢您中肯的评价。小说有很多不足之处。提笔时已是最后的二十几天,当天写完,第二天就发平台。没几日,征文延后一月,才知修改的时间还是够的。不过日后修改会听各位大咖诤言,好好打磨一下。
    • 田志刚1布衣2023/09/13 02:45:31
    • 分享到:
  • 感谢各位大咖的点评,我在深圳生活了近三十年。我作品中的人物和故事都有原形。我力求讲述这些来深圳者平凡而不平常的故事,我不敢用真名。作为一个叙述者,写出来是我最大的心愿,我还将写很多来深者,用不同的文学体裁,主要的还是小说。文学上的欠缺正是我努力的方向,向各位学习。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黄啊胖3秀才2023/09/12 16:20:22
    • 分享到:
  • 为何女人笃定田会帮她,而小龙就会听田的话与目前言和?或许不是笃定,只是刚好,刚好田的样貌跟小龙相似,刚好田从事的工作跟小龙所学的专业相同,刚好年纪又比小龙大,女人是抱着试试的心态请求田帮忙劝说小龙。然而田是在听盘小华讲述了自己的故事之后动了恻隐之心才答应帮忙劝说小龙。面对一个陌生人,只是听母亲讲过一耳朵,提供了一个联系方式,在不认识的情况下你来说教我 ,小龙应该更反感怎么会乖乖听话和盘托出?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从小龙愿意主动联系田的这一点,就说明小龙不是叛逆,只是自卑。上学的时候所见所闻让小龙产生了巨大自卑感,小龙会接受母亲的好,但害怕会对母亲做出肢体或者言语方面伤害 。
  • 加上小龙很多情况只知道表面,让他在面对现实,面对家里的时候选择了逃避。
  • 作者是会取名字的,为了名字,先来打赏,看完再细评。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2星
  • 2钻
  • 生于湘江河畔。中学习电影文学,1992上京赶考;国戏编剧毕业。珠海、深圳企业工作近三十年。有话剧、戏曲作品获省市奖。
  • 生于湘江河畔。中学习电影文学,1992上京赶考;国戏编剧毕业。珠海、深圳企业工作近三十年。有话剧、戏曲作品获省市奖。
  • 粉丝|作品|积分
  • 0
  • 2
  • 340
  • 这篇文章说是小说,看起来更像散文,情节跳跃,语言流畅。用诗的语言描写了三代女人。“这三个女人,既想成为和自己母亲一样的人,又拼命挣脱上一代的束缚,想做完全相反的人,她们是那样的不同又是那样的相似,”最后“她们又都变成了一株植物……”三位母亲人生完全不同,第一位母亲生了生育过度,劳累不堪。第二位母亲被计划生育,守着女儿过着没有男人的生活。到了第三位母亲没有婚育,领养了“我”,人口终于负增长了……

    文夕三个女人的植物诗

    2023/10/12 21:44:59
  • 《断尾》这个名字很哲学!断尾对于一些动物来说是生存的本能,对人来说却是智慧。在人的一生中,有许多时候需要做出断尾的抉择,尽管疼得生不如死,但是生存更重要,只有生存才有希望,对能实现理想。铅山的壁虎两耳是贯穿的,从这个耳孔望进去,可以看那只耳孔外的世界,这是一个隐喻,两耳的两边也许是两个世界,从此生望去,看到壁虎耳外的前生或者来世,公公从断尾铅山壁虎的一只耳孔看到另一只耳孔外更大的世界。他激动得大喊

    文夕断尾

    2023/10/12 20:28:35
  • “舞蹈还能这样跳,你的白腿,旋转的裙摆,实在是太漂亮了,活力四射,真的让人念念不忘呀。你就像一个五彩陀螺,在我的心头转,转来转去,就带走了我的心。”江新爱她真的成了陀螺,为了生活了为工作不停地旋转,这篇小说短而精,在小小的篇幅里道同事业、生活、爱情之中种种微妙的链接,很耐读而又给人回味无穷。

    红红的雨陀螺

    2023/10/12 13:55:24
  • 龙华四季,基实就是写她自己人生的几个阶段,成长中的快乐与哀愁,总之作者算是苦尽甘来,过的还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作者又是勤奋的,打过工,又经营着自己的店,看完了写的冬,总之也让我感觉了:没有一个冬天不可逾越,没有一个春天不会来临。生命生活就是这样,需要反反复复地创造,反反经受考验......

    理红龙华四季

    2023/10/12 10:58:31
  • 深圳四十多年沧海桑田,荣哥的事件已没法复制,但荣哥这种精神值得讴歌赞美,这种蛮干苦苦用心的劲儿也可用在现代科技的研发上。作者的文字有力量、有嚼劲,构思缜密,一点一滴地叙述着荣哥为了求生存求发展,踏实肯干的工作作风写得滴水不漏,文风四平八稳,干净而有利索!

    理红荔香夜话

    2023/10/12 10:46:13
  • “三个女人的植物诗”,人非草木。但人就如草木一样,而又比草木生得活沉重,作者在舒缓的述说着如弹奏起一曲曲悲凉的曲子,一个时代同另一个时代还是有所不同,女人过得好与否,同社会的文明、时代的发展有着很大的关系。总之第三代女人所处的社会的进步还是超越前面的,虽然在作者笔下的文没有一一叙述,但还是读得懂的。我来读了一遍,不留句言,好像心里不踏实......

    红红的雨三个女人的植物诗

    2023/10/11 21:53:39
  • 写出了中英街的现状和历史,通过老人映照历史,通过导游写了为了追求想要的生活,而做出的不懈努力,通过水客,写了中英街的暗潮涌动,求生之艰辛。其中种种,只有海浪知道。

    昆阳森林三汲浪

    2023/10/11 17:28:42
  • 飞泉的诗一如既往的好!有力度、有高度、有气势!血脉里都流淌着对诗歌的热爱,所以他笔耕不辍。生命里不能没有光,在黑暗中,突然出现一丝亮光,生活里便有了希望。各种光充斥在飞泉的诗里,只愿飞泉拾到适合自己的光,照亮自己。不再如:你对我说,孩子,暴雨终将过去 “太阳还会绽放,像你的笑容” ......之后又 落在一片片乌黯的云层之后 那是我凋落的心.....

    红红的雨拾光者

    2023/10/11 16:26:45
  • 这篇能吸引我读下去,特别是写深圳家长的卷,写得轻松自如,也令人读来轻松活泼,不像有些人写的那些,自认为硬是道理。其实嘛,像深圳中学,那么几十个人能上清北,整人数一千七八,盲目跟风卷,还不是傻丢钱。我是看原籍是四川人的作者来认真读的,当年我伯父57年毕业于北大然后去四川教大学。 作者的文笔原浆味,不僵硬,很潇洒自如,故事与故事交织在一起,也不零乱,很干爽!

    红红的雨福田南,石厦北,石厦南

    2023/10/11 15:55:01
  • 很纯粹的思绪,诗意随诗人所描述的花朵、燕子、海鸥飞扬。诗歌有无数的表现形式,这样的唯美诗句令多数人开心,因为读来轻松,忘却了一切,没有现实的了磕绊。诗人是热爱大自然,热爱生活的,所以能把日常琐碎写入诗中,并且是在开怀时写的,不信你去读“宠物狗的耳语”,写得可爱极了!哈哈......

    红红的雨日落时分的吟唱

    2023/10/11 15:41:08
  • 作者打工多年,写诗多年。她的诗来自生活,也高于了生活。工作、生活,是有点像苦瓜的滋味,但尝过苦味之后,又滋养了身心。正像苦瓜可以选择结果不结果的事,工作会苦,但可以选择乐观对待,它就变味了,平淡甚至清甜了。女诗人因为月光,便有了深度的思考,生命的节律也因为月的亏盈而潮起潮落,因月亏而心生诗,月圆梦也圆了。作者的诗越写越好。赞

    红红的雨月光里的我们

    2023/10/11 15:20:30
  • 文字如饭菜,厨师好,材料好,味道好,“三好”才算好。这篇小文有此三好。真没想到,六六作者的文字的语感——味道这么好——轻、松、醇、纯、新、鲜、透。虽不长情节,但生活、情感、品格、精神等的功夫已内涵在长长短短的句子和温情从容的对话里了。文学是人学,不光是写“人”,最重要是“人”写,“人”的精神与“写”的劳动最好是自然、和谐、统一,那么他一落笔,便有了个人的味道。文如其人是此理,六六找到了文学的钥匙。

    廖令鹏太阳下山有月光

    2023/10/11 11:23:25
  • 这是一篇很有涵养的散文佳作。其涵养,不仅体现在作者深厚的文学功底、不俗的艺术造诣与丰富的知识储备上,更体现在作者见天地、见苍生的通达境界中。作者文笔雅致、从容、大气,于云淡风轻、静水流深的叙述中,将自己的艺术史、心灵史、家族史与地方志乃至中国当代史融汇起来,让我读得心潮澎湃。这篇散文值得再三品读。我的10个提名指标已经用完,读到此文,忍不住赘评几句,以此表达对此文以及此文作者的敬意。

    孙行者墨点无多泪点多

    2023/10/10 23:48:04
  • 这应该算一片非虚构小说吧,报告文学似的笔调,熟悉的场景,很像是讲述的真人真事。时代背景是大家共同经历过的,主角的南漂经历,也容易让人感同身受。题材和角度虽然有点旧,但这种孜孜不倦的书写,也是值得铭记、关注和尊重的,就如同社会不能遗忘个体在时代潮流中的命运沉浮,这座城市不能忽略每个人微小的内心世界。只是小说开头入戏有点慢了,人物形象不是很立体,这可能跟笑兰写惯了散文有关,节奏感方面建议再润色一下。

    张夏远方以远

    2023/10/10 23:40:55
  • 谢龙的小说,笔调轻快、跳跃,年轻态。但又带着生活的肌理和质感,夹叙夹议转换自然。心理描写深刻而简洁,自然流露,就像不时迸出的小火花,有点个性。抑郁症能通过这种偶尔自我放逐,文艺的漂泊,在山水间行走呼吸而痊愈吗?当重新面对生活本身时,那种曾被唤醒的孤独只会更清晰,被现实的泥泞重新碾压时只会更疼痛。文学难以拯救生活,但或许可以拯救心灵。靠近,治愈不了社会人生赋予的隐疾,但或许可以解释它。

    张夏​靠近

    2023/10/10 23:18:0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