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冷湖三章
  • 点击:33128评论:22022/09/16 17:52

放逐之地

1、

“救我干鸟,老子活够了,一觉睡过去多好,偏你们多管闲事把老子救活,往后你们养着老子吗!”

病房里传出时强时弱的喝骂声,两个护士在护士站交头接耳,不时爆出一阵略带克制的笑声。

病房里喊得久了,大概嗓子也累,终于归于平静,空荡荡的走廊里铺满落日余晖,门窗紧闭,将风沙阻挡在外。

医院,是小医院,小到它更像是一个诊所。

但在冷湖,也尽够用了,这个小镇上统共也没多少人,以至于每一个人都毫无秘密可言,就算光着身子在大街上走,也未必有好奇的人去围观。

老头叫杜仲,年轻时特种兵出身,后来听说犯了错误,被上头流放一般扔到冷湖来,自此这个外乡人就像沙漠里的胡杨扎下根来,再未离开过。

太阳落山前,之前闲聊那两个护士中年轻的一个举着托盘进来。

“一号床病人,该打针了。”

杜仲缩在床上,眼皮都没翻,嘴里嘀咕着:“还排号呢,你们这院里就老子一个躺着的,编什么号,还有二号病人吗?闲得蛋疼。”

那护士也不理会老头的唾沫星子,似乎早已习惯,动作麻利地抓过老头一只胳膊,在手腕上扎下针,调整好输液的速度,全程没有跟老头说一句话,收拾好就转身出去。

“娘的,都不跟老子说话啊。”杜仲躺在床上愤愤不平,但是失去了发泄对象,他这股子火气也就没有持续多长时间。

虎落平阳被犬欺,龙行浅水遭虾戏,杜仲年轻的时候何等威风,一旦壮士暮年,总是凄凉多过荣耀。

一个人躺在床上出神的时候,他眼前总是恍惚有个人影,是她吧,杜仲这时候十分懊恼自己的老花眼已经严重到如此地步。

真希望是你啊,他心里想。

……

杜仲二十八岁那年到了冷湖,从此再未离开。他曾经答应过母亲的要求,此生都不会踏上冷湖的土地。

但是他食言了,仿佛脑袋里有另一个自己不停地蛊惑着他,要去,一定要去,冷湖是他此生的归宿。

就像他的父亲,杜仲很小的时候就听周围人说,他的父亲曾经去过冷湖,回来之后就得了外星病。

外星病,是老百姓的说法,自从多年前人类中爆发一种怪病,患病的人会在短时间内失去自己的意识,变成行尸走肉一般的活死人。

可他们又不是植物人,因为他们自此之后不会再有睡眠,只是一刻不停地到处游荡,幽灵一般。

而在他们的脑部能够发现的唯一异常,只是一种结构很简单的冠状病毒,除此再无其他。

许多年过去,聪明的人类征服了海底和星空,却无法征服这种在显微镜下结构极其简单的冠状病毒,于是只能将之归罪于尚未证实有无的外星人。

杜仲初来冷湖的时候,寒冬料峭,车窗外的植被越来越稀疏,绿色逐渐消失,世界的色调缓缓蜕变成枯黄。

杜仲有些意外,军列的速度似乎格外缓慢,出发已经两个多小时,还没有到达目的地,他靠着窗边,阳光照进来,与外面完全是两个世界。

温暖的阳光使人慵懒,他有了些睡意,头天晚上他还梦到了晓静。

高中时候的初恋,只是在梦里刹那间露了个脸,运气好的话,今天或许还会梦到,入眠之前他这样想着,但梦境这东西本就虚无缥缈,比现实还要不靠谱。

此刻,杜仲坐在车上,梦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那里天空晦暗,空气污浊,遍地飞沙走石。

视线所及都是高低错落的金属机器以及稀疏杂乱的土黄色建筑,这些建筑倒是眼熟,像极了一些民俗画册上百十年前北方村落里的土坯房,只是没有窗子,所有的建筑看上去都只有一个门。

他环顾四周,看不到一个人影,连个活物都见不到,只有这些死气沉沉的建筑,还有停止运转的机器。

耳后有一点响动,他转过身,不远处有个建筑物的门打开了,隐约露出一张人脸来,因为隔着尚且有些距离,风沙又大,看不很真切。

只觉得是个年纪不算小的男人的脸,他往前迈了两步,看清了一双眼睛,随即身子震了一下,杜仲睁开眼,列车正在减速,外面的天空也黯淡了许多。

从车上下来,眼前是一座方圆约三公里的小镇,基础设施完备,人烟稀少,看上去有些冷清。

这里地处沟通青海西部与新疆、甘肃两省区的接合点,横贯青海西部三条交通大动脉——青藏铁路、青藏公路、青新公路,有两条与冷湖镇相连。

最主要的是,该地地处柴达木盆地西北缘,地势北高南低,有较厚的砂砾卵石层,工程地质条件良好,能满足工业建筑的地基载荷要求,大约这才是冷湖基地一直没有被完全放弃的原因吧。

列队之后,这一批六十三人的驻军在小镇基地的大门口集合,这时候,杜仲看到一个人影从车上飘下来,是裴俊,该死的官二代裴俊,这小子脸上的淤青还没完全消退,此刻就一脸欠揍大摇大摆地从杜仲跟前走过去了。

裴俊是个典型的阔少官二代,不知道脑袋里哪根筋没搭对劲,他竟然跑到部队上来,外人看着是去历练,实际上就是耍,混日子。

他爹是某军区大佬,谁敢招惹,哪个敢训。

前些天裴俊外出喝酒闹事,调戏了一个平民的小姑娘,恰好杜仲路过,他可不管裴俊的老子是谁,上去就是一顿爆捶,结果回去就被训了半天,关了三天禁闭,要不是裴俊被他老子召唤回去,怕是不能善了。

这时候遇见对头,杜仲心里隐约觉得不妙,但裴俊并没有耀武扬威,只是瞥了杜仲一眼,便走开了,看上去不是为了来找自己麻烦的。

杜仲当然不怕麻烦,可被这种人黏上,毕竟不是好事,能避免还是好的,他心里暗道侥幸。

队列前面两排已经跑步进了小镇,后面的人就三五个一组被派去了别处,等到杜仲这里,他和左右的三个同伴被分到一组,驻守地是八十公里外的五号基地,位于冷湖五号地区东南宗马海沉积区的西北方向。

杜仲很满意,于他而言,这本就是一场放逐,除了寻找父亲在这个世界留下的痕迹之外,他主要是为了躲避这个繁杂的世界,逃离一切的世俗纷扰,求个清净。

冷湖荒废多年,虽然政府近年来一直派军队守护,但毕竟是曾经被遗弃的基地,被派过来的兵都是最烂的,要么是被别人放弃,要么是自己放弃了自己。

于是,冷湖在军人之间有个很贴切的别称——“冷宫”,士兵们习惯上称之为孬兵的天堂,因为到了这里,不论如何放纵也没人管束。

除了一个军人的身份之外,他们和放荡形骸隐居山野的村夫没什么区别,要说有,那也只是吃穿无忧,活动范围有限而已。

许多年前,有一部电视剧叫《士兵突击》,里面的主人公叫许三多,他也曾被放逐到一个荒无人烟的基地,那里只有一个所谓的红五班,加上许三多也就五个人。

红五班就是逍遥自在散漫无度的混日子,但傻子似的许三多却修了一条路出来。杜仲胡思乱想,这一段莫名从眼前过了一遍,他差点笑出声来,许三多,真是个sb。

整装待发,他看了一眼自己的队友,两个大高个,看上去至少一米九,还有个略微比自己矮一点,大约一米八的样子,长相都没什么特别,但他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具体那里不对劲,他又说不上来。

八十公里,又经历了一番颠簸,车子终于在一栋土黄色的建筑物前面停下,下车第一眼就看到了国旗,四个人敬了礼,这才环顾四周的环境。

建筑物所在的位置略高,俯视四周,左右方向各有一个湖泊,据说这里叫牛郎织女湖,是咸水湖,面积约一平方公里,平均深度零点一米,由地下潜水补给。名字好听,环境却不太好,听说湖边只有锁阳这种植物。

基地不远处有几栋白色建筑,来之前就做了了解,那是当地的两户居民,大约以后有的是时间去拜访,杜仲先进了基地,另外三个紧随其后。

房子里有一个老兵,他没有做个人介绍,冷冰冰一张饱经风霜的脸,机械地给四个人介绍了基地的基本设施情况,以及周围的环境。

老兵拎着包上了军车,扬长而去,留下四个各怀心思的人,这里,似乎不能平静了,而杜仲也没有想到,他会被困在这里度过余生。

2

看见年轻护士端着托盘回来,年老些的那个护士一脸笑意:“怎么,又吃瘪了?”

年轻护士撇撇嘴,小声嘀咕一句:“呸,这老不死的,他当我乐意伺候呢?有能耐他自己去死啊,要不是上头的任务,我才懒得理他,听说当年还是风云人物,是个什么英雄?我看就他这样,当年的事情也未必是真。”

年老的护士摇摇头,说:“你来得晚,有些事不清楚,当年他可真是风云人物了,每天都有成千上百的人专门到冷湖来见他。

那会儿还没有专列,都是自己开车来的,咱们这里也还没有现在这个规模,那会儿人更少,地方更破,还有乘私人飞机来的。

至于想要采访他的媒体记者那就更多了,可他脾气怪,从那会儿就怪,基本上谁也不见,就在他的小屋子里猫着,死人一样,偶尔出门被那些人围着,他也不恼,也不说话,就板着一张死人脸。

大约过了几年,来的人失了兴致,也是磨得没了性子吧,来的人就少了些,越往后越少,直到最近两年,基本上十天半月也不见有一个外地人过来了。”

“真有那么邪乎?他到底做了什么?”

“我也是听说啊,说当年那场外星病本来就要全球蔓延了,是他阻止了外星人。”

“真有外星人?”

“嗐,谁能说得准呢,反正我是没见过。”

“可上头叫我们监视他,又是为啥?”

“听说他身上有秘密?应该是有什么东西,上头需要拿到。”

“他就一个糟老头子,直接强行拿走不就行了?至于那么费劲吗?”

“这就是你年轻了,听说那东西不能用强,否则就会自毁,而且还连带着不能对老东西使手段,只能等他哪天自己想不开了,自己抹脖子或许还行。

除此之外就得他主动交出来,其实啊,也是赌,赌这老东西临死的时候能奉献一回,要不然他咽气之前把东西毁了,上头也没招使。”

“那他天天喊死喊活,我们不救他不就正好?”

“你信他?别看他嘴上喊着要死,他可一点都不想死,身上有一丁点不舒服就跑医院来,咱们还不敢得罪。”

……

杜仲到冷湖的第八天夜里,正是他执勤的一天,前所未有的遇到了袭击,他们所在的那个基地,据说从设立那天起从未出现过外人。

所以,杜仲发现有外敌的时候也有些吃惊,但随即似乎意识到躲在暗处向自己开枪的人也许并不是外敌,而是自己的队友,和他猜测的差不错,这几个人来之前都见过裴俊。

三比一,这个结果不难猜测,本来必死无疑的杜仲趁着一场风沙躲进了不远处的白色民居。

他就是在那时候认识了九月,一个大眼睛的少女,扎两条粗长辫子,她在自家发现杜仲的时候,他已经近乎昏迷,九月没有告诉自己的家人,而是把杜仲藏在了储存杂物的一个角落。

以杜仲的伤势,即便有九月的照料,能在那样的环境下活下来也算是生命的奇迹。

“你是谁?”这是杜仲睁开眼说出的第一句话,彼时正端着一碗稀粥过来的少女有一瞬间的恍惚。

“我叫九月,这是我家,我看到你受伤,不过你能活下来应该归功于你的体质好,要不然我可能也救不了你的命。”

  • 1
  • 2
1/5页上一页12345下一页
  • 关键词:科幻冷湖地球生命意识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520周冠打赏39000,共计39000
  • 2022-09-19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暁霞囡4举人2022/09/16 18:24:14
    • 分享到:
  • 这是不是参加冷湖奖的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你这关注的还挺杂呀🙃 这几个是想参加科幻征文的但是每次写完他们都截稿了,我就都发网上来了😂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4星
  • 3钻
  • 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我的故乡在远方
  • 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我的故乡在远方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7
  • 0
  • 62
  • 4930
  • 这篇文章说是小说,看起来更像散文,情节跳跃,语言流畅。用诗的语言描写了三代女人。“这三个女人,既想成为和自己母亲一样的人,又拼命挣脱上一代的束缚,想做完全相反的人,她们是那样的不同又是那样的相似,”最后“她们又都变成了一株植物……”三位母亲人生完全不同,第一位母亲生了生育过度,劳累不堪。第二位母亲被计划生育,守着女儿过着没有男人的生活。到了第三位母亲没有婚育,领养了“我”,人口终于负增长了……

    文夕三个女人的植物诗

    2023/10/12 21:44:59
  • 《断尾》这个名字很哲学!断尾对于一些动物来说是生存的本能,对人来说却是智慧。在人的一生中,有许多时候需要做出断尾的抉择,尽管疼得生不如死,但是生存更重要,只有生存才有希望,对能实现理想。铅山的壁虎两耳是贯穿的,从这个耳孔望进去,可以看那只耳孔外的世界,这是一个隐喻,两耳的两边也许是两个世界,从此生望去,看到壁虎耳外的前生或者来世,公公从断尾铅山壁虎的一只耳孔看到另一只耳孔外更大的世界。他激动得大喊

    文夕断尾

    2023/10/12 20:28:35
  • “舞蹈还能这样跳,你的白腿,旋转的裙摆,实在是太漂亮了,活力四射,真的让人念念不忘呀。你就像一个五彩陀螺,在我的心头转,转来转去,就带走了我的心。”江新爱她真的成了陀螺,为了生活了为工作不停地旋转,这篇小说短而精,在小小的篇幅里道同事业、生活、爱情之中种种微妙的链接,很耐读而又给人回味无穷。

    红红的雨陀螺

    2023/10/12 13:55:24
  • 龙华四季,基实就是写她自己人生的几个阶段,成长中的快乐与哀愁,总之作者算是苦尽甘来,过的还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作者又是勤奋的,打过工,又经营着自己的店,看完了写的冬,总之也让我感觉了:没有一个冬天不可逾越,没有一个春天不会来临。生命生活就是这样,需要反反复复地创造,反反经受考验......

    理红龙华四季

    2023/10/12 10:58:31
  • 深圳四十多年沧海桑田,荣哥的事件已没法复制,但荣哥这种精神值得讴歌赞美,这种蛮干苦苦用心的劲儿也可用在现代科技的研发上。作者的文字有力量、有嚼劲,构思缜密,一点一滴地叙述着荣哥为了求生存求发展,踏实肯干的工作作风写得滴水不漏,文风四平八稳,干净而有利索!

    理红荔香夜话

    2023/10/12 10:46:13
  • “三个女人的植物诗”,人非草木。但人就如草木一样,而又比草木生得活沉重,作者在舒缓的述说着如弹奏起一曲曲悲凉的曲子,一个时代同另一个时代还是有所不同,女人过得好与否,同社会的文明、时代的发展有着很大的关系。总之第三代女人所处的社会的进步还是超越前面的,虽然在作者笔下的文没有一一叙述,但还是读得懂的。我来读了一遍,不留句言,好像心里不踏实......

    红红的雨三个女人的植物诗

    2023/10/11 21:53:39
  • 写出了中英街的现状和历史,通过老人映照历史,通过导游写了为了追求想要的生活,而做出的不懈努力,通过水客,写了中英街的暗潮涌动,求生之艰辛。其中种种,只有海浪知道。

    昆阳森林三汲浪

    2023/10/11 17:28:42
  • 飞泉的诗一如既往的好!有力度、有高度、有气势!血脉里都流淌着对诗歌的热爱,所以他笔耕不辍。生命里不能没有光,在黑暗中,突然出现一丝亮光,生活里便有了希望。各种光充斥在飞泉的诗里,只愿飞泉拾到适合自己的光,照亮自己。不再如:你对我说,孩子,暴雨终将过去 “太阳还会绽放,像你的笑容” ......之后又 落在一片片乌黯的云层之后 那是我凋落的心.....

    红红的雨拾光者

    2023/10/11 16:26:45
  • 这篇能吸引我读下去,特别是写深圳家长的卷,写得轻松自如,也令人读来轻松活泼,不像有些人写的那些,自认为硬是道理。其实嘛,像深圳中学,那么几十个人能上清北,整人数一千七八,盲目跟风卷,还不是傻丢钱。我是看原籍是四川人的作者来认真读的,当年我伯父57年毕业于北大然后去四川教大学。 作者的文笔原浆味,不僵硬,很潇洒自如,故事与故事交织在一起,也不零乱,很干爽!

    红红的雨福田南,石厦北,石厦南

    2023/10/11 15:55:01
  • 很纯粹的思绪,诗意随诗人所描述的花朵、燕子、海鸥飞扬。诗歌有无数的表现形式,这样的唯美诗句令多数人开心,因为读来轻松,忘却了一切,没有现实的了磕绊。诗人是热爱大自然,热爱生活的,所以能把日常琐碎写入诗中,并且是在开怀时写的,不信你去读“宠物狗的耳语”,写得可爱极了!哈哈......

    红红的雨日落时分的吟唱

    2023/10/11 15:41:08
  • 作者打工多年,写诗多年。她的诗来自生活,也高于了生活。工作、生活,是有点像苦瓜的滋味,但尝过苦味之后,又滋养了身心。正像苦瓜可以选择结果不结果的事,工作会苦,但可以选择乐观对待,它就变味了,平淡甚至清甜了。女诗人因为月光,便有了深度的思考,生命的节律也因为月的亏盈而潮起潮落,因月亏而心生诗,月圆梦也圆了。作者的诗越写越好。赞

    红红的雨月光里的我们

    2023/10/11 15:20:30
  • 文字如饭菜,厨师好,材料好,味道好,“三好”才算好。这篇小文有此三好。真没想到,六六作者的文字的语感——味道这么好——轻、松、醇、纯、新、鲜、透。虽不长情节,但生活、情感、品格、精神等的功夫已内涵在长长短短的句子和温情从容的对话里了。文学是人学,不光是写“人”,最重要是“人”写,“人”的精神与“写”的劳动最好是自然、和谐、统一,那么他一落笔,便有了个人的味道。文如其人是此理,六六找到了文学的钥匙。

    廖令鹏太阳下山有月光

    2023/10/11 11:23:25
  • 这是一篇很有涵养的散文佳作。其涵养,不仅体现在作者深厚的文学功底、不俗的艺术造诣与丰富的知识储备上,更体现在作者见天地、见苍生的通达境界中。作者文笔雅致、从容、大气,于云淡风轻、静水流深的叙述中,将自己的艺术史、心灵史、家族史与地方志乃至中国当代史融汇起来,让我读得心潮澎湃。这篇散文值得再三品读。我的10个提名指标已经用完,读到此文,忍不住赘评几句,以此表达对此文以及此文作者的敬意。

    孙行者墨点无多泪点多

    2023/10/10 23:48:04
  • 这应该算一片非虚构小说吧,报告文学似的笔调,熟悉的场景,很像是讲述的真人真事。时代背景是大家共同经历过的,主角的南漂经历,也容易让人感同身受。题材和角度虽然有点旧,但这种孜孜不倦的书写,也是值得铭记、关注和尊重的,就如同社会不能遗忘个体在时代潮流中的命运沉浮,这座城市不能忽略每个人微小的内心世界。只是小说开头入戏有点慢了,人物形象不是很立体,这可能跟笑兰写惯了散文有关,节奏感方面建议再润色一下。

    张夏远方以远

    2023/10/10 23:40:55
  • 谢龙的小说,笔调轻快、跳跃,年轻态。但又带着生活的肌理和质感,夹叙夹议转换自然。心理描写深刻而简洁,自然流露,就像不时迸出的小火花,有点个性。抑郁症能通过这种偶尔自我放逐,文艺的漂泊,在山水间行走呼吸而痊愈吗?当重新面对生活本身时,那种曾被唤醒的孤独只会更清晰,被现实的泥泞重新碾压时只会更疼痛。文学难以拯救生活,但或许可以拯救心灵。靠近,治愈不了社会人生赋予的隐疾,但或许可以解释它。

    张夏​靠近

    2023/10/10 23:18:0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