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点击:15271评论:12023/06/29 09:21

1972年秋,农历七月十五。

小凤嫁给了青梅竹马的小哥哥连青。

日子挑在今天,在正常人看起来是很不吉利的。因为今天是农历七月十五孟兰节,不要说一般的喜事,就是正常的婚嫁日子都会避开农历的七月。但是日子是连青家辈分最高的大爷爷定下来的,挑好日子的当天还连连称赞道是大吉啊,是大吉啊~

小凤成亲的嫁衣沿袭旧时的凤冠霞帔,形制上稍微简单一些,据说是连青祖上开始,直到连青的姆妈,都是穿着这一身嫁衣进门的,虽然小凤心里还是有有些膈应嫁衣有那么多辈的人穿过,但是当看到这身嫁衣的时候还是惊艳了好久好久。小凤长这么大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衣裳,大红色的,红的像的血一样的颜色,上衣镶花边、滚牙子,红色的袖笼下半截连接是的底面是黑色暗纹的织锦缎面,上面绣了金色的牡丹花纹。下裳是大片的红色牡丹织金马面,要后侧各坠着两条绣着对应的金线牡丹的飘带,马面的前片则坠一片黑底金线牡丹纹样的蔽膝。

几乎是第一眼小凤就陷进去了,陷进这身据说传了好几代还跟新的一样的嫁衣里。不由自主穿上了这一身衣服,开始给自己梳妆打扮。梳妆完毕坐在梳妆台前的小凤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愣神了好久,这是自己吗?自己有这么好看吗?刚才给自己描眉画眼的人是自己吗?怎么会这么的熟练呢?就像是这个妆上过了几千遍一样的熟练。嫁衣绣鞋是那样的合身,像是量身定做的一样,真的不是新做的吗?涂了红色丹蔻是双手在嫁衣上摩挲着,但是嫁衣的质感十分明确的告诉小凤这一身嫁衣上的年代感是真实存在的。

不由的想起刚刚连青家二姑姑把嫁衣送过来的时候发生的事,小凤这几天都住在连青家的老宅,也就是前院的厢房里,出嫁要走的路程无非就是从前院到后院的内宅,刚才连青二姑姑带着人送嫁衣过来,放下所有东西啥也不管的直接就走了,小凤心想这衣服什么的我也不会穿啊,就在连二姑跨出厢房的前一秒小凤叫住了连家二姑姑说道:“连家二姑姑,能不能留个人帮我一下啊,这些我不会啊!再说这地方就我一个人也有点害怕呢。能留个人陪我一下嘛”连二姑停住了脚步,顿了顿说到:“你会的,看见衣服你就会了!人就不留了,这些个都是笨手笨脚的,一会冲撞了你怕是不吉利了。”说完径直走出了厢房,其他随着来送嫁衣的人也随着连家二姑走了,隐约听见一道像似连二姑姑的声音说到:“以前…以前也是这样子的!”

笃笃笃!“姑娘,收拾好了吧,吉时已到,大少爷就要来接新娘子了。”还没等小凤再细想,就听到了丫鬟叩门的声音。丫鬟推门进来就看小凤还站在穿衣镜前,就扶着小凤坐到床边后连忙把盖头给小凤披上。果然没一会就听到门口响起连青和一伙兄弟来接新娘声音。

伴随着唢呐声小凤就这样上了花轿,成亲时唢呐的声音应该是喜庆的吧,但是怎么听着又有点像是村里办丧事时所吹奏的声音。毕竟两者都是有用唢呐吹奏的呢。

摇摇晃晃的花轿出了老宅,绕了村外村里各走了一圈后,停在了老宅的正门门口,随着喜婆的一声“落轿~”,连青把小凤抱出花轿,跨过火盆走到正厅门口停住,待小凤双脚站稳,门边的丫鬟马上拿起新人拜堂时要用的红绸布递到了两位新人的手中,走向连青父母的位置,拜起了堂!当司仪唱诵到二拜高堂时,小凤对着连青父母跪着拜了下去,透过盖头下的缝隙看见连青父母的脚,脚摆放的位置好像有点奇怪。

没一会随着一声送入洞房,小凤已经坐在了两人新房的婚床上,等连青挑起了盖头,喝完交杯酒就去前头招待客人了,独留小凤一人在新房内,也是幸好连青细心给小凤准备了吃食,让小凤吃饱可以先睡,不用等他。不然早起的小凤饿了一天,又累又困又饿的,都快晕过去了。

时隔半个月,除了新婚第二天给公婆敬茶时,见过连青父母一面,得了个说要传给长媳的祖传血玉手镯,交待了小凤不用经常来请安,有啥事自然会让管家林叔去传唤,就没有见过了。第三天连青带着小凤去祭拜了小凤爹妈,在小凤出嫁前的房子住了一晚就算是回门了。今早刚吃完早饭,林叔就来说,晚上一家人一起吃个饭,老爷太太有事要交待这对新婚夫妇。等小凤和连青过去时 才发现所谓的一家人一起吃饭,不单只是加上了连青父母,还有其他来参加婚宴的亲戚。从7月初就陆陆续续的来,一群亲戚在连家待着有将近一个月了。今晚这顿饭就算是送别宴了,吃完散伙,各个亲戚也要回家了。等人都走完了,连青父母也抛下一个震惊小凤的消息,今晚小凤的公公婆婆们也要走,去哪里也没有说,只说了句到了回来的日子就会回来了。

第二天一早,就发现公公婆婆和亲戚们都不在老宅了 ,家里的仆人都少了一大半,只留下管家林叔,厨房婆子李婶,还有零零散散的几个丫鬟和长工。


连家村最大的收入来源就是种桑养蚕,家家户户都有自己的桑田和蚕室,大小不一错落在村子周围,以连青家的为甚。连青说村里这一手养蚕技术是祖祖辈辈累积的成果。

小凤也是跟着养过蚕的人,但是也只是在连青家的蚕房帮忙照顾蚕宝宝,喂喂桑叶之类的杂活。也算是谋得了一份养活自己的工作。

不得不说连家村的人对她真的很好,好到不可思议的好。先是收留他们一家三口,分了房子和一小片桑田,又让让教小凤爹妈种桑养蚕,才得以有一门手艺吃上饱饭。连父母过世后也没有改变,甚至更好了。小凤一直都很感激连家村的人,更何况她还嫁给了从小就一直喜欢的人,为了让小凤开心连青还特地去请了村长作为小凤娘家人,让连青大爷爷出面上门去提的亲下的聘。虽然简单,但是该有的礼数一样不少。连青做的事情件件都让让小凤心里很是欢喜,所以哪怕是婚后,这些杂事不需要小凤去做了,小凤还是会坚持去蚕房看看。    

夏蚕一般在每年的7月份就开始结茧,结茧时间需要12~15天左右,但是现在已经快要中秋了。这批夏蚕已经完成了化蛹、交配、产卵。产的蚕卵已经搬到另一个房间进行孵化。目前小凤在照看的这批是秋蚕。每天小凤都会来蚕房看一看这批蚕。大概是10月左右开始结茧。

10月末,收完这批秋蚕后。管家林叔就让下人来说通知连青和小凤,晚上要带连青和小凤,去一个地方,8点后山入口等他们。还提着一盏别致的灯笼,交待晚上只能带着这个。

晚上8点,连青一手提着这个灯笼,一手牵着小凤出了宅子侧门,走向后山入口,到达时林叔已经在入口处等这里,手里也提了盏一模一样的灯笼。

待两人走近停下,林叔才说道:“少爷,少奶奶,晚上好。一会带您们去的地方路程稍稍有点远,不能点灯只能靠月亮照亮,一会请小心注意点脚下,请跟我来。”说完便在前面带起了路,连青也牵着小凤跟了过去。

走走停停不知走了多久,林叔带着两人来到一座爬满藤蔓的山壁前停下道:“少爷,我们到了。”

“林叔这里是?”连青问道

“少爷,这里是我们连家以及整个村子的最大保障,只要这里不毁,我们连家包括连家村都会一直繁荣昌盛着。”说着管家林叔便走向山壁的右边,伸手在墙上摸索着,随之按了一下。不一会儿,随着‘咔哒’一声响起,山壁左边露出一个长30厘米,高20厘米,深30厘米的长方形洞口。

等洞口完全打开,林叔才走了过去,对连青说到:“少爷您来看看,这个是这座山入口的开关暗格,刚才我按的地方是打开这个开关暗格的机关。”在连青牵住小凤往开关口走过去时,林叔把手上的灯笼点着了,透过灯笼的光照亮了眼前这个洞口,中间有个凹下去的圆环,圆环中是个掌心大小桑叶形状的雕刻,阴刻是叶脉,阳刻是叶面。桑叶正对上方是一个钥匙孔。林叔从怀里掏出一个巴掌大的瓷瓶,还有一把钥匙。把钥匙插进钥匙口,打开瓷瓶,往桑叶边上倒了上去,是血!

血液顺着桑叶阴刻的纹路缓缓流动,等血液充分的填满了叶脉的纹路,林叔伸手握住钥匙逆时针转动了3圈后,听到“咔哒”一声脆响,又顺时针回转了半圈。

:“这是老爷临走前交给我的血和钥匙,血是老爷留下的。”

话音刚落,钥匙扣右侧的山壁上开启了一道大约高2米,宽一米的洞口,林叔拿过连青手上的灯笼点燃后再递回后开口道:“少爷,要开启这座山的入口,除了这把钥匙,最重要的还是要连家嫡系的血,两者缺一不可。”

“林叔,那要是有人得了这钥匙,像我爹一样用瓶子装了血来呢?”连青问到

“哈哈哈,哪有这么简单,看到这对灯笼了吗?这灯笼名为‘引’,点燃后方可进入山壁,没有这灯笼的指引可是出不来的,最后都困死在里面了。这灯笼也是要以血为媒介,才可点燃的。跟我来。”说完便带着两人走入了门洞,待三人完全进入,这个门洞就合上了,开启的机关也恢复了原样,好像从来没有人来过一样。

靠着灯笼的指引,大概行走了10几分钟,三人走出了长长的走廊,进入了一个十分宽敞的正方形大厅,大厅呈下沉式,四面墙上各有一扇门,分别在东南西北的对应位置居中而立,大厅正中央是一个圆形的祭台。

走下阶梯,两人跟着林叔往中间的祭台走去,走近一看,原来祭台的周边是用宽约1米的水渠作为隔断,对应四扇门的方向有四座架在水渠上的桥梁式的阶梯。除了阶梯的位置,用8段铁链连接着12跟高约1米的柱子,把祭台围起。

“一、二、三、四、五、六、七。”小凤心里默念着,这个走上祭台的阶梯有七阶,刚才走下来的阶梯好像也是七阶呢,小凤回头看向来时大门方向的阶梯数了数,真的是七阶。

随着林叔的停在祭台中央,身后的连青也停止了脚步,小凤来不及回头,脚下一顿险些摔倒,多亏连青反应及时一把扶住关心道:“凤儿,没事吧?想什么想的这么入神,路都不看了?”

小凤摇了摇头:“我没事,只是刚刚一下子从黑黢黢变得这么亮堂有点不适应。”连青笑了笑摸了摸小凤的头:“那就好,适应一会就没事的了,您要是哪里不舒服一定要跟我说,知道吗?”小凤回以一笑点了点头:“嗯!”

两人对话刚结束,就响起林叔的声音:“少爷、少奶奶、您们快来这边。”

这时小凤才注意到地面上雕刻的是一片一片垒起来的桑叶图案。像俄罗斯套娃似的一个套一个的套了七片叶子,然而林叔站的位置恰好是最底六片叶子的边,完整的露留出第七片叶子,第七片叶子只有一个成年男子的巴掌大小。

“少爷,您已经成亲了,连家的事务都需要您来接手,这座山也需要跟换主人了。每一代新的家主都需要进行这个仪式。”说着从袖子里掏出了一把刀递给了连青,接着说到:“少爷,今天带您来是除了要把老爷的血更换成您的血作为新的媒介,还有就是要去看一下这座山的秘密。先来更换血媒介吧,用刀割开手掌,把血滴入中间这片桑叶叶片上覆盖为止。”连青闻言照做,割开左手手掌握拳,血液直流而下,等浸满整片桑叶后,连青松开紧握的手掌,小凤连忙接过林叔递过来的止血散撒到上面,掏出手帕包扎好。事毕林叔接着道:“少奶奶,您如今也是连家的主母了,这后山也是要经常来的,要在桑叶上也滴入您的血,日后这座山的机关和瘴气会主动避开不会伤害到您。”

  • 1
  • 2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3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520周冠打赏37000,共计37000
  • 2023-07-03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未完待续……这个故事耐人寻味啊,看完之后我脑子里有画面感了。故事的开头,一个山雾缭绕的山村里,正在办喜事,但是呢,结婚的时间点就很令人好奇,为什么选这一个时间,突然间就觉得这婚礼现场很有神秘感。也很好奇故事后面的发展,女主人公是怎么成长怎么蜕变怎么管理家族的,家族又有什么故事,连家的山里有什么秘密……连线作者,催更,催更,催更,快回答我你会加急新章节。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3星
  • 3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2
  • 0
  • 2
  • 3180
  • 这篇文章说是小说,看起来更像散文,情节跳跃,语言流畅。用诗的语言描写了三代女人。“这三个女人,既想成为和自己母亲一样的人,又拼命挣脱上一代的束缚,想做完全相反的人,她们是那样的不同又是那样的相似,”最后“她们又都变成了一株植物……”三位母亲人生完全不同,第一位母亲生了生育过度,劳累不堪。第二位母亲被计划生育,守着女儿过着没有男人的生活。到了第三位母亲没有婚育,领养了“我”,人口终于负增长了……

    文夕三个女人的植物诗

    2023/10/12 21:44:59
  • 《断尾》这个名字很哲学!断尾对于一些动物来说是生存的本能,对人来说却是智慧。在人的一生中,有许多时候需要做出断尾的抉择,尽管疼得生不如死,但是生存更重要,只有生存才有希望,对能实现理想。铅山的壁虎两耳是贯穿的,从这个耳孔望进去,可以看那只耳孔外的世界,这是一个隐喻,两耳的两边也许是两个世界,从此生望去,看到壁虎耳外的前生或者来世,公公从断尾铅山壁虎的一只耳孔看到另一只耳孔外更大的世界。他激动得大喊

    文夕断尾

    2023/10/12 20:28:35
  • “舞蹈还能这样跳,你的白腿,旋转的裙摆,实在是太漂亮了,活力四射,真的让人念念不忘呀。你就像一个五彩陀螺,在我的心头转,转来转去,就带走了我的心。”江新爱她真的成了陀螺,为了生活了为工作不停地旋转,这篇小说短而精,在小小的篇幅里道同事业、生活、爱情之中种种微妙的链接,很耐读而又给人回味无穷。

    红红的雨陀螺

    2023/10/12 13:55:24
  • 龙华四季,基实就是写她自己人生的几个阶段,成长中的快乐与哀愁,总之作者算是苦尽甘来,过的还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作者又是勤奋的,打过工,又经营着自己的店,看完了写的冬,总之也让我感觉了:没有一个冬天不可逾越,没有一个春天不会来临。生命生活就是这样,需要反反复复地创造,反反经受考验......

    理红龙华四季

    2023/10/12 10:58:31
  • 深圳四十多年沧海桑田,荣哥的事件已没法复制,但荣哥这种精神值得讴歌赞美,这种蛮干苦苦用心的劲儿也可用在现代科技的研发上。作者的文字有力量、有嚼劲,构思缜密,一点一滴地叙述着荣哥为了求生存求发展,踏实肯干的工作作风写得滴水不漏,文风四平八稳,干净而有利索!

    理红荔香夜话

    2023/10/12 10:46:13
  • “三个女人的植物诗”,人非草木。但人就如草木一样,而又比草木生得活沉重,作者在舒缓的述说着如弹奏起一曲曲悲凉的曲子,一个时代同另一个时代还是有所不同,女人过得好与否,同社会的文明、时代的发展有着很大的关系。总之第三代女人所处的社会的进步还是超越前面的,虽然在作者笔下的文没有一一叙述,但还是读得懂的。我来读了一遍,不留句言,好像心里不踏实......

    红红的雨三个女人的植物诗

    2023/10/11 21:53:39
  • 写出了中英街的现状和历史,通过老人映照历史,通过导游写了为了追求想要的生活,而做出的不懈努力,通过水客,写了中英街的暗潮涌动,求生之艰辛。其中种种,只有海浪知道。

    昆阳森林三汲浪

    2023/10/11 17:28:42
  • 飞泉的诗一如既往的好!有力度、有高度、有气势!血脉里都流淌着对诗歌的热爱,所以他笔耕不辍。生命里不能没有光,在黑暗中,突然出现一丝亮光,生活里便有了希望。各种光充斥在飞泉的诗里,只愿飞泉拾到适合自己的光,照亮自己。不再如:你对我说,孩子,暴雨终将过去 “太阳还会绽放,像你的笑容” ......之后又 落在一片片乌黯的云层之后 那是我凋落的心.....

    红红的雨拾光者

    2023/10/11 16:26:45
  • 这篇能吸引我读下去,特别是写深圳家长的卷,写得轻松自如,也令人读来轻松活泼,不像有些人写的那些,自认为硬是道理。其实嘛,像深圳中学,那么几十个人能上清北,整人数一千七八,盲目跟风卷,还不是傻丢钱。我是看原籍是四川人的作者来认真读的,当年我伯父57年毕业于北大然后去四川教大学。 作者的文笔原浆味,不僵硬,很潇洒自如,故事与故事交织在一起,也不零乱,很干爽!

    红红的雨福田南,石厦北,石厦南

    2023/10/11 15:55:01
  • 很纯粹的思绪,诗意随诗人所描述的花朵、燕子、海鸥飞扬。诗歌有无数的表现形式,这样的唯美诗句令多数人开心,因为读来轻松,忘却了一切,没有现实的了磕绊。诗人是热爱大自然,热爱生活的,所以能把日常琐碎写入诗中,并且是在开怀时写的,不信你去读“宠物狗的耳语”,写得可爱极了!哈哈......

    红红的雨日落时分的吟唱

    2023/10/11 15:41:08
  • 作者打工多年,写诗多年。她的诗来自生活,也高于了生活。工作、生活,是有点像苦瓜的滋味,但尝过苦味之后,又滋养了身心。正像苦瓜可以选择结果不结果的事,工作会苦,但可以选择乐观对待,它就变味了,平淡甚至清甜了。女诗人因为月光,便有了深度的思考,生命的节律也因为月的亏盈而潮起潮落,因月亏而心生诗,月圆梦也圆了。作者的诗越写越好。赞

    红红的雨月光里的我们

    2023/10/11 15:20:30
  • 文字如饭菜,厨师好,材料好,味道好,“三好”才算好。这篇小文有此三好。真没想到,六六作者的文字的语感——味道这么好——轻、松、醇、纯、新、鲜、透。虽不长情节,但生活、情感、品格、精神等的功夫已内涵在长长短短的句子和温情从容的对话里了。文学是人学,不光是写“人”,最重要是“人”写,“人”的精神与“写”的劳动最好是自然、和谐、统一,那么他一落笔,便有了个人的味道。文如其人是此理,六六找到了文学的钥匙。

    廖令鹏太阳下山有月光

    2023/10/11 11:23:25
  • 这是一篇很有涵养的散文佳作。其涵养,不仅体现在作者深厚的文学功底、不俗的艺术造诣与丰富的知识储备上,更体现在作者见天地、见苍生的通达境界中。作者文笔雅致、从容、大气,于云淡风轻、静水流深的叙述中,将自己的艺术史、心灵史、家族史与地方志乃至中国当代史融汇起来,让我读得心潮澎湃。这篇散文值得再三品读。我的10个提名指标已经用完,读到此文,忍不住赘评几句,以此表达对此文以及此文作者的敬意。

    孙行者墨点无多泪点多

    2023/10/10 23:48:04
  • 这应该算一片非虚构小说吧,报告文学似的笔调,熟悉的场景,很像是讲述的真人真事。时代背景是大家共同经历过的,主角的南漂经历,也容易让人感同身受。题材和角度虽然有点旧,但这种孜孜不倦的书写,也是值得铭记、关注和尊重的,就如同社会不能遗忘个体在时代潮流中的命运沉浮,这座城市不能忽略每个人微小的内心世界。只是小说开头入戏有点慢了,人物形象不是很立体,这可能跟笑兰写惯了散文有关,节奏感方面建议再润色一下。

    张夏远方以远

    2023/10/10 23:40:55
  • 谢龙的小说,笔调轻快、跳跃,年轻态。但又带着生活的肌理和质感,夹叙夹议转换自然。心理描写深刻而简洁,自然流露,就像不时迸出的小火花,有点个性。抑郁症能通过这种偶尔自我放逐,文艺的漂泊,在山水间行走呼吸而痊愈吗?当重新面对生活本身时,那种曾被唤醒的孤独只会更清晰,被现实的泥泞重新碾压时只会更疼痛。文学难以拯救生活,但或许可以拯救心灵。靠近,治愈不了社会人生赋予的隐疾,但或许可以解释它。

    张夏​靠近

    2023/10/10 23:18:0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