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春梦
  • 点击:24360评论:42017/10/18 12:28

1  四月

七月的一天,张潮从同学那儿听说陈晓尘回了丹城,说是到学校办点事。六月开始,她就一直屏蔽他的电话,短信也不回。他着了魔一样每天拨打她的电话,听到语音提示说对方已停机,他还给她充了话费,照样没有回应。他意识到她已经彻底离开自己了,失落在深深的受挫感中,同时抱着一丝残存的希望。他在一家商店的玻璃橱窗前整理了一下头发和着装,兴致勃勃地奔向学校,期待在一起流连过的地方找到她。

丹城的七月炎热而干燥,头顶散发着毛发烧焦的味道。挤公交车加上奔跑,张潮已浑身汗湿,短袖黏糊糊地贴在后背上,像是一块巨大的膏药。不过这膏药,医治不了他的心灵创伤。跨河大桥上的阳光令他头昏目眩。身边的行人隐隐绰绰,像是河里的倒影。他感觉自己也一点不了解大学女友陈晓尘,她怎么可以一毕业就跟老家的高中同学订婚了呢。他没想到韩剧中常有的狗血剧情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张潮先回了趟家换了身干净衣服。他的家是租来的农民拆迁安置房中的一间。四月的时候,他和陈晓尘还有说有笑地在公用厨房里一起练习煮面条,浪漫的两人世界俨然已经拉开序幕。就在那个逼仄的房间,年轻的他们初尝禁果,她坐在他的膝头看电影《泰坦尼克号》感动得泪流满面。这些温馨的场面还近在眼前,散发着余温,只是已然逝去。

一只白色的泰迪熊毛绒公仔蹲坐在床头,大睁着一双忧伤的玻璃珠眼睛。他盯了一会公仔,随后绝望地栽倒在床上。过了一会,他开始挥拳捶打床铺,感觉自己的生活真是一团糟,简直一败涂地。大学女友一毕业就走了,自己在一家小型培训机构干着一份没有前途的工作,在这个世界上的财产不超过一千块钱。

张潮决定去河边的杨柳树荫下走走,以免继续沉沦在悲伤中。这时候,他收到陈晓尘的短信。短信寥寥几个字,说她要来他这儿一趟。这是最近两个月来第一次收到她的信息。他的心跳声盖过了窗外的蝉鸣。

过了一会,陈晓尘果然来了,抱走了那只毛绒公仔,逗留时间不超过两分钟。他想象中的牵手拥抱接吻做爱重归于好一样都没有实现。

“嘿,你还好吗?我来拿小白。”陈晓尘微笑着,忽闪着长长的睫毛。那是一个陌生人的声音,比普通同学还疏远。

“你觉得我还好吗?自己在这座城市。”张潮竭力控制着自己的感情,有什么东西堵住了喉咙,使他声音沙哑哽咽。

“我订婚了,以后不来丹城了。”陈晓尘平静地说。

张潮想问她作为大学男友,自己算什么,终究没有说出口。他感觉自己已经死掉了,在拼尽最后一口气勉强站在那儿。

“我走了。”说完,她迈着轻快的步伐走出门去,甩给他一个穿着绿罩衫的熟悉又陌生的背影。

张潮沉浸在痛苦和虚无中,忘记了说再见。难道在她眼里,大学时代的恋爱与同居就像小孩子过家家?

四月是他们感情最好的月份,那时候毕业论文已经忙完,他们手牵手流连在河畔公园盛开的牡丹花丛中。他一直保存着一张用手机自拍的照片,他们并排躺在河沿上,一脸欢笑。牡丹花、长河,那是他们的青春。

四月的一天,一个电闪雷鸣之夜。他们逃离校园,像往常一样在学校附近的城中村小旅馆中欢度良宵。

“就今晚吧。”张潮在床边拥着她,试探性地问。从前一起过夜只是相拥而眠,还没有戳破那层窗户纸,进入真正情侣的阶段。

“好。不过得先喝点酒。我醉了,随你折腾。”陈晓尘说。

张潮撑了雨伞出门,从小卖部提了瓶白酒回来,还有一袋酒鬼牌花生米。

“这酒不错,鹿邑大曲,我家乡的酒。”陈晓尘握着酒瓶盯着上面的贴纸。

“几块钱一瓶,不是啥好酒,凑活着喝吧。”张潮歉意地说。

张潮把酒倒进一次性纸杯中,递给陈晓尘,自己打算就着瓶子喝。小卖部老板太抠门,只愿意给他一个纸杯。

陈晓尘却握起酒瓶,碰了一下纸杯,说了句“为了青春的疯狂”就咕咚咕咚猛灌了几口,连花生米也不吃,似乎喝的是一瓶矿泉水。她喝酒的架势惊呆了他。

“青春就要燃烧,我疯故我在……告诉你个秘密,我没心没肺……”过了一刻钟,陈晓尘开始胡言乱语。

还有正事要干,张潮喝酒有所保留,一纸杯白酒只喝了一小半。

陈晓尘确实喝醉了,面色苍白意识不清,时不时脸朝着床边的那块地板一阵狂吐。满屋子胃酸的味道。预谋中的好事泡汤了。整个晚上,张潮都没有睡觉,给她找白开水,担心她酒精中毒。第二天早上,她重新变得活蹦乱跳风风火火,提着个红色的塑料桶,要到河边捉泥鳅。


2 风筝

毕业后的第三个年头,张潮离开了那座毫无希望的北方城市,候鸟一样到南方的鸟城逐梦。时光似乎按下了快进键,一晃毕业已十年。十年内,他又经历了几个女人,大都没留下什么深刻印象,有的甚至算不上是女友。在孤身一人的漫漫长夜,他无数次梦见初恋女友陈晓尘归来了。梦中,她的出场方式每次都不同,有次竟然双手各牵着一个孩子。梦中醒来,意识到那不过是青春恋情的残影,但初恋毕竟是初恋,留下的印象自然深一些。

这次陈晓尘真的归来了,活生生地站在他面前,不过跟梦中的每个场景都不同,她正跟老公闹离婚,请他帮她找房子。一毕业就玩失踪,十年之后突然冒出来要求见面,给他一种怪异的感觉,似乎看到有人从坟墓里钻了出来。

一个多年失联的人,突然冒出来,竟然同处一城。这算什么事?

陈晓尘发信息说已经十年没见了,想想就激动,抽空见见吧。张潮犹豫了半天,决定见她。他以前也交过几个女朋友,分手后不是互相拉黑老死不相往来,就是保留电话号码却从不联系,就像一篇流布甚广的网文里写的那样“当初可以进入身体的人,现在连朋友圈也进不去了”。她可不一样,她说分手了也是亲人,真是令人捉摸不透。

见或不见,张潮纠结了很久,想象着见面时的场景。十年过去了,会不会彼此较劲,看谁比谁过得好?会不会一见面就指责对方当年的不好,发泄一通当时未来得及发泄的怨气?难道一起回忆往事的时候旧情复燃,重归于好。这个可能性不大,因为她已经结婚,他也有了女友。

张潮买了两杯混合果汁,递给陈晓尘一杯,顺着步行梯上了书城的天台,朝风筝广场走去。夜幕已经拉下,市中心地标性建筑的霓虹眩人眼目,繁华若曼哈顿。他偶尔刷刷朋友圈,也看到过其他女同学的照片,大都有了孩子,度过短暂而迷人的少妇期,阔步迈向大妈行列。可陈晓尘是个奇怪的女人,巫女一样躲过了时光的刻刀,身材没变,性格还是那样风风火火。

坐在风筝广场的草地上,陈晓尘坦言自己十年前离开张潮是因为看不到生活的希望,那时候的他大专毕业连个正经工作都没有,没有什么上进心,整天摆弄那几本地摊上买来的烂书。

张潮仰望着广场上那只周身彩灯的大风筝,那华美的造物飘到几公里远的高空,拖着条闪着霓虹的长尾巴。放风筝的是位矮胖的中年男人,踮着脚尖奋力摇着脸盆大的绕线盘,似乎那风筝随时会带他飞升天际。陈晓尘把手机横在眼前,拍摄正滚动播放核心价值观的金融大厦。价值观太多了,大厦楼身的显示屏一帧画面只能显示两个词语,不知道陈晓尘抓拍到的是哪一条,诚信富强抑或自由民主?

张潮曾经无数次想过陈晓尘离开的原因,今天算是盖棺定论了。二十岁出头的他,被爱情冲昏了头脑,殊不知同龄的女人比男人现实得多。他开始害怕同龄女人,才千方百计寻找比自己年纪小的女人,不全是因为老牛贪吃嫩草。  

“在鸟城生活久了,去哪里都不习惯了。”张潮不想陷入那些令人不快的回忆,便把话题转移到现在。

“是啊,比丹城繁华得多。”陈晓尘感叹道。

“你终于找到归属感了。”陈晓尘抿抿嘴说。月光下的她依然算得上一个美丽的女人,可在张潮眼里,她只是鸟城大型百货商场无数逛街的女人中的一个,已没有什么辨识度,也唤不起他的欲望。

“最近辞了工作,正忙着搬家,搬到山脚下去住。”张潮找了个话题。

“我正打算从关外搬到关内来,离你近一些。对了,你住在哪个小区?我也干脆到那里租房子算了。”陈晓尘说。

“翠竹地铁站附近。”张潮不想让她进入自己的生活圈子,便回答了一个泛泛的地名。  

“你能帮我找房子吗?”陈晓尘问。

“我恐怕没时间,天天瞎忙,挣钱养家。”张潮勾勾嘴角,朝她狡黠一笑。

“养着你的小女友吧,那个比你小十岁的小姑娘,估计没什么思想吧。那样的女人最好相处,有钱花就行。”

“她在我没钱的时候也会抱怨,至少没有离开我,不像你,突然玩失踪,连个像样的告别也没有。你现在一声不响地搬到别处去,躲开你老公,跟十年前离开我一个套路。”张潮平静地说,就像茶后谈论别人的故事。十年的时光把一切都稀释了,包括感情和怨恨,一切都变得无所谓了。

“你不懂,那家伙竟然带我住又脏又臭的城中村,窗边连点阳光都没有,我就要搬到他找不到的舒适地方。住那么个鬼地方,还说是为了存钱买房子。理科男就是不懂得享受生活。”陈晓尘抱怨道。

“鸟城的房租很贵,你的负担会很重。”张潮说。

“我才不管,反正花他的钱。他的工资卡在我这儿!什么都得听我的!”陈晓尘得意地说。

此刻,张潮庆幸着十年前她的离去,他早就无法忍受大事小事都要管的女人,藤蔓一样,早晚把男人缠死。

“你好好想想再做决定吧。总觉得你做事全凭心血来潮。”张潮说。

“你养着小女友不累吗?我可不需要男人养,我能自食其力。”陈晓尘说。

“累啊。就拿昨晚说吧。我加班到九点才回去,她吵着要吃红肉柚子,非永旺卖的不吃。我拉着个大妈拉的两轮小车步行到永旺,回来已是十点多。她又要用投影仪看电影。我摆弄半天才把投影仪调试好。她边看电影边向我伸着一只手,手掌朝上,等着我把剥好的柚子果肉放到掌心,然后直接塞进嘴里。如果我放她手里一坨狗屎,她也会看都不看直接塞进嘴里。还有她选的那剧情狗血的国产爱情电影,做作得不行,恶心得我要死,人家边看边感动得稀里哗啦……”想起现在的女友,张潮就说个没完,有意炫耀着什么。

“你这一边当男友一边当干爹真是累。不想轻松一点吗?”陈晓尘语气温柔地问。

“是累,但也快乐。”张潮得意地说。三十岁的他,已经懂得享受女人,也懂得给女人享受。再说了,身边有一个小姑娘,极大地满足了这个乡下人根深蒂固的虚荣心。要知道,在从前的乡下,只有地主乡绅才有资格娶上一房小老婆。  

“你就是犯贱。受虐狂!死变态!”陈晓尘笑着打趣道。

“你还别说。我那方面还真有点不正常,喜欢时不时玩点花样。”张潮死皮赖脸地说。

“别嘚瑟了!其实你想想,如果不是我当初离开你,你也不会有今天。如果我们一起留在丹城,说不定一天吵三场呢。”陈晓尘说。

  • 1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青春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65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黑雪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11-08
  • 芜薇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10-25
  • 芜薇打赏10000,共计10000
  • 2017-10-23
  • 姚志勇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10-23
  • 520周冠打赏31000,共计31000
  • 2017-10-23
  • 一叶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7-10-20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黑雪2童生2017/11/02 17:18:44
    • 分享到:
  • 很少如此细致而认真地阅读小说了,大概是自己的胃口太过挑剔。这次,竟然一字一句,一口气读完这篇《春梦》。忍不住和自己写的《抛物线》对比了一下,有太多地方向你学习,比如那些看似不经意的小动作,再比如:空气的味道、灯光、街道,还有逼仄的巷子……很微妙,也很走心。这样的文字实在让人嫉妒。我知道:这属于天赋范畴。它们选择你,并渗入你的血液,自然而然地从你心底里、从脑回中,流淌到纸面上。
  • 回复
    • 芜薇2童生2017/10/24 11:52:16
    • 分享到:
  • 每个人都有初恋,但不是每一位都能有幸与初恋的对象成婚。初恋是春天的梦想,也是人们永远的回忆。或甜、或苦、或思。小说以一对初恋情人的离合和重逢,反映时下年轻人生活中的无奈和思考。从青春的懵懂到渐渐三观的形成,无不提醒人们善待爱情、善待生活、善待事业,以及善待你过往的每一位朋友。欧阳老师以细腻生动的描写表达了这一主题。赞、赞、赞!
  • 回复
    • 姚志勇3秀才2017/10/19 15:52:09
    • 分享到:
  • 青春是我们回不去的记忆,也是一场春天里的梦,这个梦从春暖花开,到夏日炎炎,转而秋叶凋零,终至寒冬。没有像通俗小说一样刻意去拿捏一个故事,围绕着一段失去的恋情,截取片断,在岁月中煎煮,找寻,相遇,纠缠,对比,抉择,种种冲突,让小说一步步走入佳境,终于释然。
  • 回复
    • 黄元罗4举人2017/10/19 14:03:31
    • 分享到:
  • 原本以为初恋的风筝永远地飘落在北方的丹城,可谁知,十年后,在南方的鸟城竟然会再一次遇到牵线人陈晓尘,她仍如昔日般美丽、任性,然,张潮却已从年轻的“春梦”中醒来,成长为理性的顾家男人,他在与初恋女友的你来我往中,始终恪守着道德的底线。这也使小说的后半部分跳出了一般人所想象的狗血情节,得到了升华!
  •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3星
  • 3钻
  • 卖文卖艺也卖身……
  • 卖文卖艺也卖身……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26
  • 55700
  • 31
  • 3920
  • 《夜莺之歌》可名为“深圳爱情故事”,读来真有遗珠之美,作品完成度很高,语言、情节、人物、时代感均有一定的高度。塑造了一个叫人印象深刻的女性形象,不一般的歌女,这个叫“赛沐贞”的女性或许会让人熟悉起来。又巧妙借用了早期流行歌坛的历史为蓝本,将人的遭遇跟时代结合起来,虽然不是大江大河式,却将个人在时代进程中的际遇与生活呈现出来。文字优美,韵味很浓,有部分情景描绘得真是精彩。

    微微尘夜莺之歌

    2019/9/20 15:13:07
  • 文有点散,又有点收。散在点到为止,收在容纳百态。不管是招聘还是报刊亭不卖报纸,这是时态的转变,特别生活,许多细微的东西日常化便熟视无睹,经过作者的记录被激发出来,引起读者共鸣。

    别看了招聘记

    2019/9/19 16:17:22
  • 看到黄老师这篇文章,暗搓搓地想,自己是属于圈外人?还是圈内人?是不爱互动型?好象都不是,就是觉得邻家是娘家人,自己写了点东西,赶紧献宝似地给娘家人献出来,不互动,一是确实有点忙,二是真的跟这个圈子里的作家和评委都不熟,我可以随心所欲写,但真的不敢评,因为好多作家水平都很高,我只暗暗学习,特别喜欢黄老师的点评和鼓励,邻家有你,真好。

    欧阳静茹今夏,邻家的瓜更加甜

    2019/9/19 16:15:45
  • 一首小诗,洋洋洒洒着无数的思念与牵挂,还有字里行间的感触万千和欲说还羞的近乡情怯。寂静的路上,杂乱的并不是气流,而是这位南粤小丫那剪不断理还乱的心思。我也读出了这样的画面:空座和安静的作者之间,少了酒杯和明月,多了渴望和惆怅。远去的岁月看似无情,但是有没有发现,正因为时间一直流向未来,那些往事才弥足珍贵?而珍惜是一种能力。学会这种能力,心里若空了,随时用爱和阳光填满;而即便再重的过往,心也盛得下。

    雪候鸟归途

    2019/9/19 10:37:19
  • 记得我在一首《台风》的诗里写过,形容台风如烈性伏特加,但却没有喝过,也不敢尝试,实在不胜酒力。看到这篇,似乎浮现出作者的豪爽面庞,颇有古代侠女风范,大有于山巅雪夜,侠士们推杯换盏,豪迈之气呼之欲出。其实,品酒更见人品,更见性格品德,这是酒能唤醒人最初的本真,所有的隐藏将被褪去,留下的就是人的真性情。而以茶兑酒,更是君子侠士的结合体,似乎颇得人心,能解醉意,更能沁心。

    江飞泉微醺伏特加

    2019/9/19 10:24:19
  • 四种人,四个人生,修理工,菜农,清洁工,小旅店老板,扮演的都是普通的角色,甚至无足重轻,对于深圳这个庞然大机器,这些零件卑微到尘埃。然而,不容忽视的,对于每个个体,每个家庭,他们又是如此重要,他们承担着一个家庭的生计命脉,也扮演着自己立命于这座城的价值。他们纵使是小螺丝钉,又呈现出不同程度的苦痛与命运的归宿。这些小人物没有必然联系,却向我们提供了一个都市应有的温度和包容。

    江飞泉四种深圳

    2019/9/19 0:27:43
  • 著名作家刘庆邦说,�每个写作者无不希望通过作品作用于人的精神,使人性更善良,心灵更纯洁,灵魂更高尚,社会更美好。我喜欢世上所有美好的事物,它能带给我温暖和感动。那对清洁工夫妇,时隔多年,我至今仍清晰地记得他们黝黑的面容和纯朴的笑容。凡人善举,正是这些普通而平凡的人,他们的举动给人温暖,令人感动。我喜欢记录生活中的每一个美好瞬间,记录生命里的每一次感动,让更多的人感受到生活中的真诚、善良与美好。

    郁小尘入深圳记:有梦真好

    2019/9/18 22:18:17
  • 往前追溯十几年,或者更久,凉帽是很常见的物件,只是随着时代的发展,凉帽慢慢地退出了历史舞台,成为了用于缅怀的追忆,甚至连凉帽的制作、编造,都面临着消失的危险。或许,再过许多年,我们的后辈就看不到凉帽了。想想这些,就特别的惋惜,遗憾这些民间财富的消亡。在这样的思想下,写下关于凉帽的诗句,用文字的方式来延续凉帽的存在,这也许是文字存在的又一意义,记录、再现,让我们通过文字看到那些即将流逝的事物。

    橙橙长歌与乡愁

    2019/9/18 19:28:07
  • 在五湖四海普通百姓的理解中,到深圳打工,大体印象便是进工厂,干流水拉,毕竟一家普通工厂上万人,流水线工人占比80%左右。有的工人在同一家工厂同一个车间,同一条拉线同一个工位,干同一类似产品,可以无怨无悔奉献一二十年青春。酸甜苦辣个中滋味,都不能懈怠勤劳的双手,过得简单知足。

    只因不才入深圳记:深圳,你让我泪流满面

    2019/9/18 17:09:55
  • 在邻家,长篇有长篇的精彩,短文有短文的嚼头。就像这篇千字文当中的“售票小哥”和“我”那般,虽说身处底层社会,却不失至真至善的人性亮点以及“撸起袖子加油干”的追梦态度。说句实话,这类文章阅读起来,因为字数不是很多,视觉上不感到累;由于内容颇为励志,更能触动心里的那根弦。

    黄元罗深圳公交的售票小哥

    2019/9/17 17:15:53
  • 非常感谢元罗老师对邻家社区文学的关注与厚爱,同时也非常感谢你对老大姐的厚爱。正因为你心中有大爱,你对文学的爱,对邻家社区文学的爱。所以,文友们一直在猜测,元罗老师是不是商人?在邻家投资这么火热?许多的文章都有会收到你1000币的打欣赏,心情好,作者的文章写得好,还会收到你的饭盒一个。临近大赛即将进止稿时,我发了一篇文章上来,同样受到几个不认识的文友和我熟悉的打赏,半天之内文章进入推荐。

    春风妙语今夏,邻家的瓜更加甜

    2019/9/17 14:56:41
  • 凉帽是岭南客家的文化符号,在某种程度上也是深圳非物质文化遗产,这种题材的诗歌不太容易写,写得太正,容易给人端住的感觉,显得高高在上不接地气,不太容易体现出个人的情感体验。《竹篾翻飞》不太像主流写作,读起来没有讴歌的意味,多的是寄情于物,站在旁观者的角度写凉帽制作的过程,寄寓了作者和凉帽制作者的情感、愿景,可观、可感。第二首《长歌与乡愁》则主要写情感,这种题材就比较多了,第一首更显得灵动传神。

    溪有源长歌与乡愁

    2019/9/17 13:14:24
  • 我已经担任过两次初选评委,就我所知,大多数初选评委都特别希望读到人新、文新、耳目一新的作品,我们总是把更多精力放在选拔更多新人作品中,对于老面孔的熟人则更多了一分挑剔和高要求。比如这届里笑笑书生和水去先生的作品,我都是一眼就看上,但再三读之却觉得并未突破他们从前的水平,那就不如把机会让给更多新人去崭露头角吧。这一届少了很多熟面孔令我很惆怅,我们这个圈子好不容易形成,大家要报团取暖,不要轻易离开。

    陈彻今夏,邻家的瓜更加甜

    2019/9/17 13:08:08
  • 梦晴的这篇《姐弟仨的深圳路》,仔细读毕。该非虚构没有宏大的事件,有的只是来深圳打拼的一家人的真实记录,既说明了来深圳的原因,也讲明了在深圳讨生活的不易,既写了姐姐的成功,也写了弟弟的失败,还写了自已打工的艰难困苦的历程,不避讳,不夸大,原计原味原生态!是不可多得的小人物的奋斗史的真实写照!深圳的一砖一瓦,深圳的高楼大厦,深圳的辉煌腾飞,无不凝聚了类似梦晴这一家的千干万万个来深建设者的心血和汗水!!

    方华吉入深圳记:姐弟仨的深圳路

    2019/9/17 11:01:16
  • 对第二则故事感兴趣,并点赞。结果有点出乎意料,但也说明了一个真相:世间只有两件东西不可直视,一个是太阳,一个是人心。人性的复杂可见一斑。当你风华正茂,风光无限时,一切都是美好的;当你跌落云端、满身负累时,一切美好都消失了。这是精致利益主义者的观念,也是对他们无情的鞭笞。昨天看到一个故事类似于此,一个“下嫁”给窝囊丈夫的精致女性,在得癌症时,得到她平时不待见的丈夫及夫家的兄弟姐妹精心照料

    江飞泉我和她(外一章)

    2019/9/17 9:54:16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