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春梦
  • 点击:8650评论:42017/10/18 12:28

1  四月

七月的一天,张潮从同学那儿听说陈晓尘回了丹城,说是到学校办点事。六月开始,她就一直屏蔽他的电话,短信也不回。他着了魔一样每天拨打她的电话,听到语音提示说对方已停机,他还给她充了话费,照样没有回应。他意识到她已经彻底离开自己了,失落在深深的受挫感中,同时抱着一丝残存的希望。他在一家商店的玻璃橱窗前整理了一下头发和着装,兴致勃勃地奔向学校,期待在一起流连过的地方找到她。

丹城的七月炎热而干燥,头顶散发着毛发烧焦的味道。挤公交车加上奔跑,张潮已浑身汗湿,短袖黏糊糊地贴在后背上,像是一块巨大的膏药。不过这膏药,医治不了他的心灵创伤。跨河大桥上的阳光令他头昏目眩。身边的行人隐隐绰绰,像是河里的倒影。他感觉自己也一点不了解大学女友陈晓尘,她怎么可以一毕业就跟老家的高中同学订婚了呢。他没想到韩剧中常有的狗血剧情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张潮先回了趟家换了身干净衣服。他的家是租来的农民拆迁安置房中的一间。四月的时候,他和陈晓尘还有说有笑地在公用厨房里一起练习煮面条,浪漫的两人世界俨然已经拉开序幕。就在那个逼仄的房间,年轻的他们初尝禁果,她坐在他的膝头看电影《泰坦尼克号》感动得泪流满面。这些温馨的场面还近在眼前,散发着余温,只是已然逝去。

一只白色的泰迪熊毛绒公仔蹲坐在床头,大睁着一双忧伤的玻璃珠眼睛。他盯了一会公仔,随后绝望地栽倒在床上。过了一会,他开始挥拳捶打床铺,感觉自己的生活真是一团糟,简直一败涂地。大学女友一毕业就走了,自己在一家小型培训机构干着一份没有前途的工作,在这个世界上的财产不超过一千块钱。

张潮决定去河边的杨柳树荫下走走,以免继续沉沦在悲伤中。这时候,他收到陈晓尘的短信。短信寥寥几个字,说她要来他这儿一趟。这是最近两个月来第一次收到她的信息。他的心跳声盖过了窗外的蝉鸣。

过了一会,陈晓尘果然来了,抱走了那只毛绒公仔,逗留时间不超过两分钟。他想象中的牵手拥抱接吻做爱重归于好一样都没有实现。

“嘿,你还好吗?我来拿小白。”陈晓尘微笑着,忽闪着长长的睫毛。那是一个陌生人的声音,比普通同学还疏远。

“你觉得我还好吗?自己在这座城市。”张潮竭力控制着自己的感情,有什么东西堵住了喉咙,使他声音沙哑哽咽。

“我订婚了,以后不来丹城了。”陈晓尘平静地说。

张潮想问她作为大学男友,自己算什么,终究没有说出口。他感觉自己已经死掉了,在拼尽最后一口气勉强站在那儿。

“我走了。”说完,她迈着轻快的步伐走出门去,甩给他一个穿着绿罩衫的熟悉又陌生的背影。

张潮沉浸在痛苦和虚无中,忘记了说再见。难道在她眼里,大学时代的恋爱与同居就像小孩子过家家?

四月是他们感情最好的月份,那时候毕业论文已经忙完,他们手牵手流连在河畔公园盛开的牡丹花丛中。他一直保存着一张用手机自拍的照片,他们并排躺在河沿上,一脸欢笑。牡丹花、长河,那是他们的青春。

四月的一天,一个电闪雷鸣之夜。他们逃离校园,像往常一样在学校附近的城中村小旅馆中欢度良宵。

“就今晚吧。”张潮在床边拥着她,试探性地问。从前一起过夜只是相拥而眠,还没有戳破那层窗户纸,进入真正情侣的阶段。

“好。不过得先喝点酒。我醉了,随你折腾。”陈晓尘说。

张潮撑了雨伞出门,从小卖部提了瓶白酒回来,还有一袋酒鬼牌花生米。

“这酒不错,鹿邑大曲,我家乡的酒。”陈晓尘握着酒瓶盯着上面的贴纸。

“几块钱一瓶,不是啥好酒,凑活着喝吧。”张潮歉意地说。

张潮把酒倒进一次性纸杯中,递给陈晓尘,自己打算就着瓶子喝。小卖部老板太抠门,只愿意给他一个纸杯。

陈晓尘却握起酒瓶,碰了一下纸杯,说了句“为了青春的疯狂”就咕咚咕咚猛灌了几口,连花生米也不吃,似乎喝的是一瓶矿泉水。她喝酒的架势惊呆了他。

“青春就要燃烧,我疯故我在……告诉你个秘密,我没心没肺……”过了一刻钟,陈晓尘开始胡言乱语。

还有正事要干,张潮喝酒有所保留,一纸杯白酒只喝了一小半。

陈晓尘确实喝醉了,面色苍白意识不清,时不时脸朝着床边的那块地板一阵狂吐。满屋子胃酸的味道。预谋中的好事泡汤了。整个晚上,张潮都没有睡觉,给她找白开水,担心她酒精中毒。第二天早上,她重新变得活蹦乱跳风风火火,提着个红色的塑料桶,要到河边捉泥鳅。


2 风筝

毕业后的第三个年头,张潮离开了那座毫无希望的北方城市,候鸟一样到南方的鸟城逐梦。时光似乎按下了快进键,一晃毕业已十年。十年内,他又经历了几个女人,大都没留下什么深刻印象,有的甚至算不上是女友。在孤身一人的漫漫长夜,他无数次梦见初恋女友陈晓尘归来了。梦中,她的出场方式每次都不同,有次竟然双手各牵着一个孩子。梦中醒来,意识到那不过是青春恋情的残影,但初恋毕竟是初恋,留下的印象自然深一些。

这次陈晓尘真的归来了,活生生地站在他面前,不过跟梦中的每个场景都不同,她正跟老公闹离婚,请他帮她找房子。一毕业就玩失踪,十年之后突然冒出来要求见面,给他一种怪异的感觉,似乎看到有人从坟墓里钻了出来。

一个多年失联的人,突然冒出来,竟然同处一城。这算什么事?

陈晓尘发信息说已经十年没见了,想想就激动,抽空见见吧。张潮犹豫了半天,决定见她。他以前也交过几个女朋友,分手后不是互相拉黑老死不相往来,就是保留电话号码却从不联系,就像一篇流布甚广的网文里写的那样“当初可以进入身体的人,现在连朋友圈也进不去了”。她可不一样,她说分手了也是亲人,真是令人捉摸不透。

见或不见,张潮纠结了很久,想象着见面时的场景。十年过去了,会不会彼此较劲,看谁比谁过得好?会不会一见面就指责对方当年的不好,发泄一通当时未来得及发泄的怨气?难道一起回忆往事的时候旧情复燃,重归于好。这个可能性不大,因为她已经结婚,他也有了女友。

张潮买了两杯混合果汁,递给陈晓尘一杯,顺着步行梯上了书城的天台,朝风筝广场走去。夜幕已经拉下,市中心地标性建筑的霓虹眩人眼目,繁华若曼哈顿。他偶尔刷刷朋友圈,也看到过其他女同学的照片,大都有了孩子,度过短暂而迷人的少妇期,阔步迈向大妈行列。可陈晓尘是个奇怪的女人,巫女一样躲过了时光的刻刀,身材没变,性格还是那样风风火火。

坐在风筝广场的草地上,陈晓尘坦言自己十年前离开张潮是因为看不到生活的希望,那时候的他大专毕业连个正经工作都没有,没有什么上进心,整天摆弄那几本地摊上买来的烂书。

张潮仰望着广场上那只周身彩灯的大风筝,那华美的造物飘到几公里远的高空,拖着条闪着霓虹的长尾巴。放风筝的是位矮胖的中年男人,踮着脚尖奋力摇着脸盆大的绕线盘,似乎那风筝随时会带他飞升天际。陈晓尘把手机横在眼前,拍摄正滚动播放核心价值观的金融大厦。价值观太多了,大厦楼身的显示屏一帧画面只能显示两个词语,不知道陈晓尘抓拍到的是哪一条,诚信富强抑或自由民主?

张潮曾经无数次想过陈晓尘离开的原因,今天算是盖棺定论了。二十岁出头的他,被爱情冲昏了头脑,殊不知同龄的女人比男人现实得多。他开始害怕同龄女人,才千方百计寻找比自己年纪小的女人,不全是因为老牛贪吃嫩草。  

“在鸟城生活久了,去哪里都不习惯了。”张潮不想陷入那些令人不快的回忆,便把话题转移到现在。

“是啊,比丹城繁华得多。”陈晓尘感叹道。

“你终于找到归属感了。”陈晓尘抿抿嘴说。月光下的她依然算得上一个美丽的女人,可在张潮眼里,她只是鸟城大型百货商场无数逛街的女人中的一个,已没有什么辨识度,也唤不起他的欲望。

“最近辞了工作,正忙着搬家,搬到山脚下去住。”张潮找了个话题。

“我正打算从关外搬到关内来,离你近一些。对了,你住在哪个小区?我也干脆到那里租房子算了。”陈晓尘说。

“翠竹地铁站附近。”张潮不想让她进入自己的生活圈子,便回答了一个泛泛的地名。  

“你能帮我找房子吗?”陈晓尘问。

“我恐怕没时间,天天瞎忙,挣钱养家。”张潮勾勾嘴角,朝她狡黠一笑。

“养着你的小女友吧,那个比你小十岁的小姑娘,估计没什么思想吧。那样的女人最好相处,有钱花就行。”

“她在我没钱的时候也会抱怨,至少没有离开我,不像你,突然玩失踪,连个像样的告别也没有。你现在一声不响地搬到别处去,躲开你老公,跟十年前离开我一个套路。”张潮平静地说,就像茶后谈论别人的故事。十年的时光把一切都稀释了,包括感情和怨恨,一切都变得无所谓了。

“你不懂,那家伙竟然带我住又脏又臭的城中村,窗边连点阳光都没有,我就要搬到他找不到的舒适地方。住那么个鬼地方,还说是为了存钱买房子。理科男就是不懂得享受生活。”陈晓尘抱怨道。

“鸟城的房租很贵,你的负担会很重。”张潮说。

“我才不管,反正花他的钱。他的工资卡在我这儿!什么都得听我的!”陈晓尘得意地说。

此刻,张潮庆幸着十年前她的离去,他早就无法忍受大事小事都要管的女人,藤蔓一样,早晚把男人缠死。

“你好好想想再做决定吧。总觉得你做事全凭心血来潮。”张潮说。

“你养着小女友不累吗?我可不需要男人养,我能自食其力。”陈晓尘说。

“累啊。就拿昨晚说吧。我加班到九点才回去,她吵着要吃红肉柚子,非永旺卖的不吃。我拉着个大妈拉的两轮小车步行到永旺,回来已是十点多。她又要用投影仪看电影。我摆弄半天才把投影仪调试好。她边看电影边向我伸着一只手,手掌朝上,等着我把剥好的柚子果肉放到掌心,然后直接塞进嘴里。如果我放她手里一坨狗屎,她也会看都不看直接塞进嘴里。还有她选的那剧情狗血的国产爱情电影,做作得不行,恶心得我要死,人家边看边感动得稀里哗啦……”想起现在的女友,张潮就说个没完,有意炫耀着什么。

“你这一边当男友一边当干爹真是累。不想轻松一点吗?”陈晓尘语气温柔地问。

“是累,但也快乐。”张潮得意地说。三十岁的他,已经懂得享受女人,也懂得给女人享受。再说了,身边有一个小姑娘,极大地满足了这个乡下人根深蒂固的虚荣心。要知道,在从前的乡下,只有地主乡绅才有资格娶上一房小老婆。  

“你就是犯贱。受虐狂!死变态!”陈晓尘笑着打趣道。

“你还别说。我那方面还真有点不正常,喜欢时不时玩点花样。”张潮死皮赖脸地说。

“别嘚瑟了!其实你想想,如果不是我当初离开你,你也不会有今天。如果我们一起留在丹城,说不定一天吵三场呢。”陈晓尘说。

  • 1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青春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65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黑雪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11-08
  • 芜薇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10-25
  • 芜薇打赏10000,共计10000
  • 2017-10-23
  • 姚志勇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10-23
  • 520周冠打赏31000,共计31000
  • 2017-10-23
  • 一叶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7-10-20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黑雪2童生2017/11/02 17:18:44
    • 分享到:
  • 很少如此细致而认真地阅读小说了,大概是自己的胃口太过挑剔。这次,竟然一字一句,一口气读完这篇《春梦》。忍不住和自己写的《抛物线》对比了一下,有太多地方向你学习,比如那些看似不经意的小动作,再比如:空气的味道、灯光、街道,还有逼仄的巷子……很微妙,也很走心。这样的文字实在让人嫉妒。我知道:这属于天赋范畴。它们选择你,并渗入你的血液,自然而然地从你心底里、从脑回中,流淌到纸面上。
  • 回复
    • 芜薇2童生2017/10/24 11:52:16
    • 分享到:
  • 每个人都有初恋,但不是每一位都能有幸与初恋的对象成婚。初恋是春天的梦想,也是人们永远的回忆。或甜、或苦、或思。小说以一对初恋情人的离合和重逢,反映时下年轻人生活中的无奈和思考。从青春的懵懂到渐渐三观的形成,无不提醒人们善待爱情、善待生活、善待事业,以及善待你过往的每一位朋友。欧阳老师以细腻生动的描写表达了这一主题。赞、赞、赞!
  • 回复
    • 姚志勇3秀才2017/10/19 15:52:09
    • 分享到:
  • 青春是我们回不去的记忆,也是一场春天里的梦,这个梦从春暖花开,到夏日炎炎,转而秋叶凋零,终至寒冬。没有像通俗小说一样刻意去拿捏一个故事,围绕着一段失去的恋情,截取片断,在岁月中煎煮,找寻,相遇,纠缠,对比,抉择,种种冲突,让小说一步步走入佳境,终于释然。
  • 回复
    • 黄元罗4举人2017/10/19 14:03:31
    • 分享到:
  • 原本以为初恋的风筝永远地飘落在北方的丹城,可谁知,十年后,在南方的鸟城竟然会再一次遇到牵线人陈晓尘,她仍如昔日般美丽、任性,然,张潮却已从年轻的“春梦”中醒来,成长为理性的顾家男人,他在与初恋女友的你来我往中,始终恪守着道德的底线。这也使小说的后半部分跳出了一般人所想象的狗血情节,得到了升华!
  •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3星
  • 2钻
  • 卖文卖艺也卖身……
  • 卖文卖艺也卖身……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24
  • 1700
  • 28
  • 3550
  • 这一组诗巧妙在于很好的将历史元素融入其间,第一首里面,让我们看到革命年代的影子,拯救、毁灭、新生的版画,见证了一个特别年代的历史。第二首里面的山歌特有元素东纵老战士及劝世文,这就是山歌的生命力所在。第三首则由赛龙舟喻意各村的乘着改革之风蓬勃发展。第四、五首尾句“你婉尔一笑,从不念想那些身外的浮华”“传承孝道为新时代喝彩”这两句特别让人喜欢,意义很明显,无论社会如何发展,人们都应质朴,并传承孝道。

    心灵拾贝观澜客家文化古迹诗篇

    2018/11/12 20:11:47
  • 这组诗歌所描写的场景是我最熟悉不过的。客家山歌、龙舟赛、永丰陶瓷、版画、红木。在观澜,还有许多非遗值得传承。非遗是历史的真实见证,不忘历史不忘传统文化是我辈应该坚守的原则。与此同时,更应该呼吁广大文朋诗友保护和利用好非遗,对于文化强国尽一份力量。这篇文章让我感触颇多,其实深圳的非遗和客家文化还有很多,期待更多的人挖掘。本篇文章具有时代意义,佩服作者细腻的文笔与观察,值得阅读与点赞。

    春风妙语观澜客家文化古迹诗篇

    2018/11/10 15:11:56
  • 转眼间在观澜已经生活了十年,这些地方我都一一走过也深切的感受过。古朴的版画村堪称闹市中的桃园,古朴而安宁,在这里偶尔还会听到客家山歌,婉转而悠扬。尤其是端午佳节,观澜河畔的赛龙舟更是人山人海,赛出的是中国精神,是观澜人员的精气神;前两天在大鹏参加社会组织党委主办的党员培训,了解到我们的国瓷永丰源和祥利红木,名扬四海,把中国的工匠精神和大国的包容情怀传递到世界各地。中国的传统文化丢不得。再此赞赏。

    聪儿观澜客家文化古迹诗篇

    2018/11/10 10:49:31
  • 取材深圳本地村民的小说不多见,这是被作家们长期无视的一个洼地。有钱,没文化,收租,叽里呱啦骂北佬,下一代开豪车,吸毒,新娘身上几十个金镯子,村长被抓有十多个亿......还有呢,被这场突如其来的改革开放裹挟的深圳本土村民难道就是这些粗线条?女作家游利华善于用她敏感的触觉寻找题材,一如她去年的《变形金刚》,实是值得赞美。本地村民题材,挖下去,有金矿。

    笑谈一生巴比伦之脸

    2018/11/9 10:39:28
  • 其实,不管是什么地方,都有它独具特色的个性。观澜也不例外。在作者优美的诗篇中,我们发现:这里是文化之乡,有古朴的老街、流传若干载的客家山歌及版画、赛龙舟等民族传统;这里充满着青春气息,改革的春风吹遍其境内的角角落落,瓷器文化也紧跟时代潮流在不断创新中“风风火火闯九州”,甚至在异域绽放芳华,尽显中国元素!

    黄元罗观澜客家文化古迹诗篇

    2018/11/7 21:41:53
  • 看到最后,热泪盈眶。我的母亲今年开始来深圳帮我带小孩,所以读这篇作品内心触动更深。老谢的欲言又止,老谢的彻夜难眠,也是我常常在母亲眼里能读到的相似的担忧。油盐酱醋,酸甜苦辣,不同的人,烹出不同的味道,正如不同的人面对不同的生活艰难,走出不同的轨迹。在菜肴前面,老谢是厨师,在儿子前面,老谢是舵手,饭菜越来越入口,生活越来暖心,因为爱。

    何耀人间盐粒

    2018/11/5 18:12:47
  • 这篇有关“刘生”的访谈,让我们看到传奇,更觉得砺志:主人公刘生,有学历、亦有能力,在深圳翱翔十多载,最终取得了不菲成就,实属意料中的事。个人建议,写这类文章,最好能将文学性与纪实性相融,一味地记流水帐,显得太枯燥;再者,既然是跟深圳有关的社区口述史,就应贴着这个主题来写,用过多的文字来强调个人求学史、获得的荣誉之类,则有点本末倒置。

    黄元罗“非虚构深圳·社区口述史”之一

    2018/10/29 20:11:30
  • 虽然跟你见过几次,但饭桌上的闲谈并不能传递多少真实的观点与性情,而通过这篇文字,让我了解到你的更多信息:原来你已经结婚了,原来你是《红楼梦》的粉丝,原来你的《孤独症》是这么来的……。邻家真是个好平台,它吸引,汇聚,鼓励……所有的有缘人。出自业余和草根的写作者,没有人知道自己的极限再哪里,也许继续草根,也许会成为二流作家,也许最后竟是另一个鲁迅!所有这些,都需要平台的推动与帮助。愿邻家永远春华葳蕤!

    笑笑书生文字是这城市所有漂泊灵魂的归处

    2018/10/29 16:16:43
  • 得第二名,犯二之命,中了文学的蛊。大家通过邻家文学平台认识了你,而你确实是个全面开花的真才子,好书生。《关不上的门》一书,我是认真拜读过的,其间显露出来的文思哲思,让我进一步认识了在门后闲庭信步思维远阔的你。还是那句话,外表如牡丹般雍容,骨子如梅花般冷清,色艺双绝。此文唯一缺点是没提到我的名字生活经验以及写作技艺方面,你一直在沉淀和准备,万事俱备,只欠一把鹅毛扇。祝福。

    张夏中了文学的蛊

    2018/10/28 10:06:19
  • 李玉真是个快枪手,那边厢社区口述史征稿启事余温尚在,这边厢《我在上沙村认识的人》已经新鲜出炉,热气腾腾。这组文字虽无宏大意旨,但却写得温暖动人。我们所住的社区,房东,店老板,理发师,快递公司的,几乎天天看到或遇到,他们有些人以自己的方式参与了我们的生活,多数给我们带来的是快乐。我们不知道他们的名字,不了解他们的生活,对他们的理想和悲欢也一无所知,但对于和我们有过人生交集的人,都值得记住,记录。

    笑笑书生我在上沙村认识的人

    2018/10/26 14:45:15
  • 原来公敌姐是这样诞生的。你写了很多精彩的故事,而你本人的故事也同样精彩。所谓精彩,不是经历了什么曲折传奇的事情,而是你的日常烟火里始终伴随着文学的浸润,即使不写时也是如此。文学之于你,已经是一种生活方式和思维习惯,所以,面对纷繁人事,一边是感性反应,一边是审美呈现,由此才收获了诸多笔法老到品质上乘的作品。能取得如此令人艳羡的佳绩,不是没有理由的。才力 诚意 坚持,写作之神终究不好意思不给你回报。

    笑笑书生人间烟火里放光芒

    2018/10/25 11:49:00
  • 居于上沙村的人肯定不少,可又能有几个人愿意停下脚步,静静的观察这些在不起眼的岗位上整日里为口舌谋的小人物?甚至还将他们写入某篇文章里!当然,世上不缺有心人,老乡李玉便是其中一员,在他的笔下,我们看到了与内地村庄大相径庭的上沙村:因为这里没有恬静的慢生活,只有那匆匆的快节奏!

    黄元罗我在上沙村认识的人

    2018/10/23 20:13:29
  • 我们在异乡,住在不同的村庄里,有的,还要换来换去。去年白石洲,今年南山村,明年说不定又搬往了清湖村。我们在村庄里认识不同的人,因为生活,总要接触这些人群,超市老板、快递小哥、饭店服务员等等,有段时间,我们会和某个人很近很近,近到天天见面;有时候 ,我们和某个人,一别后,就成了天涯,也许,这一世都不再遇见,即使,我们还在深圳,还在那个村庄……热爱生活,从关注社区的那些人,开始。

    小宇我在上沙村认识的人

    2018/10/23 19:31:35
  • 欣闻邻家又有大动作,连忙打开相关链接并学习文件精神,阅后不禁拍案叫好!本次同题大赛旨在倡导写作者走出书斋,深入民间,创作有烟火味道的真文学;旨在向阅读者呈现不为人知的深圳社会生活史。更难能可贵的是,不让有心的阅读者“吃亏”,特设“最佳读者奖”。如此利好,每日必当晚点脱衣上炕,争取遍览参赛文章、狂写心得体会、尽赞优秀作品、抱得大奖而归。

    黄元罗​入深圳记——史上最大同题征文

    2018/10/23 15:01:57
  • 谢谢各位的打赏先。邻家社区内作者、读者、评论者的互动不少,已经做得不错了,可是我们缺乏与社区的互动,缺乏与社会的互动,我们还是没有走出文人的圈子,没有做到文学介入生活。《入深圳记——邻家社区口述史》就是想鼓励作者与身边的人、周边的人、社区的人、社会的人互动起来,让社区和社会与文学互动起来,形成关联。邻家作者应该成为社区生活的明星,只要我们愿意与社区英雄们互动,去采访他们,为他们整理几篇口述。

    深圳老亨​入深圳记——史上最大同题征文

    2018/10/23 9:35:52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