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邻居
  • 点击:22218评论:62018/02/05 10:21

1 小杜丽

小杜丽,我们看部电影吧。说完,我开始调试书架顶端的投影仪,把画面投射到客厅的幕布上。我购置了四角带孔的灰玻纤幕布,用一次性挂钩固定在墙上,用心打理城市中的安乐窝。我已经习惯了她的沉默,当然也期待着有一天她能开口说话,哪怕这种期待只是一厢情愿的徒劳。有一天,她终于在我面前开口了,可是不是说话,而是咬我的手指,在我的食指肚上留下两枚红点。我心知肚明,那是她的抗议,抗议我强迫她看她不喜欢看的电影。

小杜丽温顺地坐在我的大腿上,跟我一样眼睛注视着墙上变幻的画面。也许那部名为《银翼杀手》的科幻片节奏太缓慢又太令人费解,过了一会,她就开始东瞧西望,一副不耐烦的表情。没人能拒绝她那双眼睛,细长微卷的睫毛一丝不乱,墨黑色的瞳仁含着生命的秘密。她从我的腿上跳下,跑去喝水了,我则继续观看那部电影剩下的一半。她每隔片刻就要喝水,难怪曹雪芹说女人是水做的。她起床很早,把咕咚咕咚喝水的声音播散到我的睡梦中。我总是临近中午才起床,到麦当劳喝杯咖啡,开始一天的工作,午夜才归来。

冬日的一个清晨,我在睡梦中听到小杜丽惊恐的叫声。平时她可是娴静的淑女,从不聒噪。我随手披上床边的浴衣奔向客厅。原来家里来了一只大猫,把生性胆小的小杜丽吓坏了。那只肥嘟嘟的月白色波斯猫,瞪着一双玛瑙般的大眼睛,正匍匐在地上死死盯着我那亲爱的小杜丽,伺机一跃而起。那是猫科动物捕食猎物时的标志性动作。

肯定是邻居家的猫,从阳台跑进来的。我嘟囔着,上前抱起那只肉呼呼的大家伙,足有十几斤重,小老虎似的。那家伙并不怕人,还在我怀里喵呜一声撒了个娇。我抚摸着它干净柔软精心打理过的软毛,感受着它毛间温热的气息。它肯定刚从主人暖烘烘的被窝里钻出来。

我抱着猫走上自家阳台,朝着隔壁的阳台喊“喂!你家猫跳过来了……”喊了几声,没得到回应。我便抱着猫走进公寓走廊,轻叩邻居家的防盗门,也没回应。我返回家中,把猫暂时关进了卫生间,免得再次吓坏我的小杜丽。我泡了一杯温度适中的葡萄糖水给她喝,还拿了一把平时她最喜欢的风干苜蓿草。她缩在角落里,不吃也不喝,可能这次真的受惊了。也许这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见到猫这种可怕的动物。

吓坏了吧。外面比猫可怕的动物多了去了,城市丛林中满是野兽。你还是乖乖呆在家里吧。我爱抚着她狭窄的头顶说。

小杜丽是一只安哥拉兔,杜丽是我前女友的名字。杜丽从我租住的公寓搬走后,我偶然间得到一只幼年母兔,正好代替她,并且比她省心多了。

过了大概一刻钟,响起了敲门声,一位穿猫皮颜色棉睡衣的年轻女人钻了进来。她算不上漂亮,嘴巴有些大,身体倒是透过睡衣展示着丰腴。在此之前,我并不知道隔壁住着什么人。大家各自躲在封闭的小圈子里,静悄悄地生活。

你的猫把我家的小杜丽吓坏了。我说着,把猫递到她怀中。猫温顺地靠在她胸前,陶醉地眯着眼。我真有点羡慕那只猫了。

真是不好意思。可恶的路易斯。她在猫头顶轻拍了一下,就像当着外人的面假打自己犯错的孩子一样。

她看起来二十来岁,长发凌乱,眼睛里的慵懒显示她还有一半在睡梦中。

真是不好意思啊。她重复了一遍,转身走了。

那是我那个冬天难得的一次早起。出门的时候整座城市还笼罩在晨幕中,待我走到办公室,透过窗子外望,曙光才开始点亮水泥丛林。楼下街上的卖鱼佬已经在冰上码好了海鱼,身着桔黄色马甲的清洁工在刷刷地扫地。没想到那么多人早起。我开始自责生性中的懒惰了。如果我能提前一年改掉睡懒觉的毛病,多做事多挣钱,说不定杜丽就不会从我那里搬走了。


2  歪头佬

午夜时分,我总要穿过城中村的弯曲窄巷,返回我居住的洋房小区。小区在半山腰,对热衷于步行的人来说,横穿海贝村,无疑是捷径。当然,有专门的水泥大路通往小区,但我不愿忍受车辆的噪音和尾气。经过村中那家“野人菜馆”的时候,我总会停下脚步,逗弄一会路边铁笼子里的动物。笼子有三个,右手边的笼子装的是兔子,中间是野鸡野鸭,左边笼子里一堆黑漆漆盘在一起的烙铁蛇。我最喜欢逗弄的是兔子,经过的时候,我便把手指伸进笼子,兔子凑上来闻的时候便勾勾手指,吓得它猛然一跃,笼子也跟着哐啷作响,吓得旁边的鸡鸭直叫唤。这种恶作剧给我一种莫名的快乐。还未等菜馆老板注意到我的存在,我已经溜之大吉。那些挺着肚腩,围坐在圆桌旁吃野味喝啤酒的食客,总会吆五喝六闹到凌晨才离开。我回家的午夜时分,他们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每隔一两天,笼中兔总会更换。昨晚我逗弄的还是灰兔,今晚就变成了白兔,说不定明晚就成了黑兔,不难想象,那些曾经的兔子已经成了盘中餐。烙铁蛇肯定也成了据说有除湿效用的蛇羹,但我一看到那玩意就心惊胆战,不想多看,看了也分不清今晚的这条是不是昨晚的那条。笼子从来不空,说明店老板有着稳定的供货渠道。

冬日的一天,我经过时,正碰见大厨当街杀兔,看他的派头,应该是菜馆老板。一只成年灰兔倒挂在铁钩上,四肢还在来回摆动,像是在划着空气奔跑。老板斜叼着一支烟,歪着头,右手握着一把精致的小铁锤,朝着兔耳根轻轻一锤,兔子的四肢和耳朵慌乱无措地摆动一番便永远低垂下来。歪头佬眼神傲慢,似乎对自己的“碎脑大法”颇为得意。昏暗的光线中,我看到圆桌旁食客们空洞的眼神,他们正拍手叫好。品尝舌尖上的美味的同时,又能享受杀戮的视觉盛宴,真是一举两得。我忽然觉得那个冬夜不甚真实,有种嫌恶在我的身体中奔突,似乎在为生而为人感到羞耻。我弯下腰去,查看兔笼,里面有一只长毛小灰兔,身子只有巴掌那么大,还是一个兔宝宝,说不定还没满月。天呐,他们就要吃掉她吗?她雾蒙蒙的黑眼睛正盯着我看,似乎在期待我的拯救。

我双手抓紧双肩包吊在胸前的背带,走到老板面前,他正握着一把亮闪闪的鱼片刀到给兔子剥皮。我对他说自己想买下笼子里的那只小灰兔。他不耐烦地侧脸把烟蒂连同唾沫吐到一边,说不卖,但如果你想来用餐,随时欢迎。我支支吾吾地说我愿意出一百块钱。钱这个字眼激怒了他,他朝我挥了挥刀子,用蹩脚的广式普通话让我滚。鸟城城中村的土著,从来不缺钱,一拆迁各个都是千万富翁,不拆迁也有大笔的村委会分红,比那些租住在西式洋房里的穷鬼有钱多了。他们在路边随便开个菜馆或者士多店,只是为了解闷。

我返回笼子边,掀开盖子,抓起兔子就跑了。

该死的北佬,看老子不剥你的皮。屌你老母,早晚扑街……背后传来恶毒的咒骂声。

我转了个弯,回头望了望,确定歪头佬没有追上来后放慢了脚步。在鸟城生活多年,多少知道点本地人的习性,他们只是嘴上功夫罢了。嘴上功夫一是喜欢骂人,却不敢轻易跟北佬动手,免得干不过吃亏。二是喜欢吃,据说人间世天地万物他们“除了桌子腿什么都吃”。

小兔子浑身发抖气喘吁吁,用后腿瞪我,甚至还咬了我一口,好在咬得不疼。趁着我单手把她抱在怀里,另一只手开门锁的时候,她尿在了我外套上,大概以此表达反抗。她那时还分不清,我不是屠夫,我只是想救她,虽然只能推迟她的死亡。

待我安静下来,开始为自己的鲁莽承担后果。几年来,我尽量逃避日常生活的裹挟,连单位和家庭都觉得多余,怎么能容忍一个宠物留在身边?宠物的出现,意味着责任,我的一部分自由从此将被钉死。

我连夜网购了烤漆兔笼和鞋状草窝,以及兔用水壶和风干苜蓿草。在一些安静的傍晚,我专程赶回家里,给她添草换水,和她四目相对,任凭百叶窗在实木地板上变幻光影。她的情绪渐渐平静下来,喜欢后腿直立,两条前腿蜷在胸前观察我的一举一动。一旦发现我识破她的诡计,她便重新匍匐在笼中带孔洞的地板上,假装吃草。

小杜丽,我出门做事去啦。每天早晨背上双肩包出门时,我总这样对她说。早上要喂草的缘故,我改掉了睡懒觉的毛病,整个人精神了不少。很快我就发现,与宠物同居比与女人同居更适合我,更能催我奋进。

半个月后,小杜丽的身材大了一倍,不再怕我,也愿意坐在我的大腿上,和我一起看电影了。投影仪在她美丽的双眼中变幻着光影,我感到生命时光如此静谧与美好。大多数时候,我都可以按照自己的喜好选择电影,显示着我是一家之主。

在我入睡的夜里,恍惚间有佳人钻进被窝,靠在我的背上,散发着苜蓿草的清香。难道小杜丽幻化成了人形,就像《聊斋志异》中写的那样?在那些凄迷的梦境中,我回味着经历过的女人,睡得分外香甜。


3  凶手

那晚我回到家的时候,像往常一样边开门边呼唤小杜丽。可是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客厅里静得出奇。平时,她在笼子里来回跳动撞击笼壁,或者发出嘘嘘的喉音以欢迎我的归来。我蹲在笼子前,看到她一动不动地躺在那儿,三瓣嘴没了平时的翕动,顿感情况不妙。我把她捧在手里,她脖子上的两道带血的孔眼说明她是窒息而亡。她的身体依然柔软,残存着最后一丝温热,不过灵魂已经逃走了,只剩下一具逐渐僵硬的尸体。那双迷人的黑圆眼睛也失去了光彩,变得混沌不清半睁半闭。

凶手说不定还在现场。我强忍着失爱的悲痛,怒冲冲地奔到卫生间和阳台巡查。

克瑞斯正蹲在阳台的合金支架上,回头朝我喵呜了一声,一副无辜的惹人气恼的表情。

就是他,杀人凶手,一直觊觎我的小杜丽,肯定是趁我不在家,用灵巧带钩的前爪透过铁笼的缝隙抓住了她,然后死死咬住她的颈脖。该死的凶手,杀戮并不是为了食用,只是为了消遣,比野人菜馆的食客更可恶。

我上前抓住克瑞斯的时候,他并没有尝试逃跑,似乎也意识到自己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孽。我像丢垃圾袋一样把他扔进了卫生间,关上了纹花玻璃门。

我喊来了女邻居,让她观看犯罪现场。

女邻居低着头,看了一眼尸体又赶紧转移了目光,一个劲地道歉,像个做错事的小女孩。

我们两个就那样站在客厅里,长时间尴尬地沉默,中间隔着死掉的小杜丽。

要不,我新买一只安哥拉兔送给你?过了好长时间,女邻居率先打破沉默。

豚鼠、龙猫什么都行,反正你喜欢这种毛茸茸的小动物。女邻居见我不说话补充道。

我紧锁眉头,没有答话。

不就是一只兔子吗?一个大男人,为了一只兔子这样。过了一会,女邻居的眉宇间开始漾起不耐烦,双脚无奈地变换着位置。

小杜丽可不是一般的兔子,她通人性,还会说话呢。我说。

你的意思是说她是你的女朋友?对吧?哈哈!真是个变态!女邻居那副强忍着笑的怪样让我很气愤。我心里清楚,剧情已经戏剧性地反转了,场面已不可控。

  • 1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都市言情禽兽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520周冠打赏32000,共计32000
  • 2018-02-12
  • 暁霞囡打赏10000,共计12000
  • 2018-02-11
  • 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8-02-08
  • 芜薇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2-07
  • 春风妙语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2-07
  • 芜薇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8-02-05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喜欢读德彬的短小说,语言风趣,人物形象丰满,细节描写入微。五个小节故事情节妙趣横生。“我”与女邻居都喜欢养宠物,免与猫成为两人联系的桥梁。喜欢小说中的对白,自然流利有趣,总想一口气把小说读完。人都有孤单寂寞的时候,养只宠物有时比跟人打交道省心,宠物吃饱后睡在你的身边显得非常可爱。小说中的屠夫让人可恨,乱杀无辜,可怜的小猫咪也被他偷杀吃了。德彬能写出这么生动的都市小说,与他观察身边的生活细节分不开。
  • 回复
    • 芜薇2童生2018/02/05 16:11:10
    • 分享到:
  • 不相往来的隔壁邻居,因动物而结缘,在水泥化坚固的城里到处都是孤独的生灵,人们以宠物为伴填充空虚的生活,即便主人百般呵护,动物依然逃不脱处处为陷的世界。人能拯救一次还能拯救下一次吗?又有谁来拯救人类呢?欧阳德彬的小说以流利的语言,简单的故事,揭示文中寓意,努力告知我们一个真实的世界。
  • 谢谢阅读。新年快乐!

    回复

    • 黄元罗4举人2018/02/12 08:22:42
    • 分享到:
  • 读罢该篇小说后,我突然间有个很大胆的逆向思维:文章中,“我”的宠物兔“小杜丽”、隔壁的年轻女人及其喂养的波斯猫“克瑞斯”、城中村的“野人菜馆”和老板“歪头佬”,这些人与人之间、人与动物之间、动物与动物之间所发生的一切,是不是“我”与女友“杜丽”分手之后,“我”这个不善与外界交际、始终无法走出失恋阴影的人所产生的种种幻觉?
  • 回复
    • 一叶3秀才2018/02/08 19:18:59
    • 分享到:
  • 小杜丽是我静如死水,甚至颓废生活的窗口,很不巧遇到了同样“生活”的女邻居(特别写了那段兔子的回忆)。克瑞斯的消失在我看来是作者更深的用意,女邻居从冷淡到寻找,更深暴露她的孤独和虚空,我对克瑞斯的捕捉和寻找也是“我”孤独和虚空生活的印证。最后“我”假扮克瑞斯是对生活的恐惧、反抗和妥协,应该是重拾生活的责任和信心吧。小说意义深刻,但语言力度还不够,窃以为没能够很好地诠释这么深刻的意义。
  • 回复
    • 默然4举人2018/02/05 18:02:41
    • 分享到:
  • 《女邻居》,一只免,一只猫,原本陪伴各自的主人,却有不测风云,猫掐死了兔不久沦为士多店食客的盘中餐,呜呼!有过一夜情的男女主人公,再度形同陌路,各自孤独;士多店的屠夫,倒显得悠然自得,平静宽和。细腻的笔法描摹,恬淡的语言叙述,人与人的交集,人与动物的情愫,动物与动物的冲突,勾勒出一幅栩栩如生的市井图。鸟市的一个角落,浸染浓郁的生活气息,跟大千世界的的角角落落差不多。
  •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3星
  • 3钻
  • 卖文卖艺也卖身……
  • 卖文卖艺也卖身……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26
  • 55700
  • 31
  • 3920
  • 《夜莺之歌》可名为“深圳爱情故事”,读来真有遗珠之美,作品完成度很高,语言、情节、人物、时代感均有一定的高度。塑造了一个叫人印象深刻的女性形象,不一般的歌女,这个叫“赛沐贞”的女性或许会让人熟悉起来。又巧妙借用了早期流行歌坛的历史为蓝本,将人的遭遇跟时代结合起来,虽然不是大江大河式,却将个人在时代进程中的际遇与生活呈现出来。文字优美,韵味很浓,有部分情景描绘得真是精彩。

    微微尘夜莺之歌

    2019/9/20 15:13:07
  • 文有点散,又有点收。散在点到为止,收在容纳百态。不管是招聘还是报刊亭不卖报纸,这是时态的转变,特别生活,许多细微的东西日常化便熟视无睹,经过作者的记录被激发出来,引起读者共鸣。

    别看了招聘记

    2019/9/19 16:17:22
  • 看到黄老师这篇文章,暗搓搓地想,自己是属于圈外人?还是圈内人?是不爱互动型?好象都不是,就是觉得邻家是娘家人,自己写了点东西,赶紧献宝似地给娘家人献出来,不互动,一是确实有点忙,二是真的跟这个圈子里的作家和评委都不熟,我可以随心所欲写,但真的不敢评,因为好多作家水平都很高,我只暗暗学习,特别喜欢黄老师的点评和鼓励,邻家有你,真好。

    欧阳静茹今夏,邻家的瓜更加甜

    2019/9/19 16:15:45
  • 一首小诗,洋洋洒洒着无数的思念与牵挂,还有字里行间的感触万千和欲说还羞的近乡情怯。寂静的路上,杂乱的并不是气流,而是这位南粤小丫那剪不断理还乱的心思。我也读出了这样的画面:空座和安静的作者之间,少了酒杯和明月,多了渴望和惆怅。远去的岁月看似无情,但是有没有发现,正因为时间一直流向未来,那些往事才弥足珍贵?而珍惜是一种能力。学会这种能力,心里若空了,随时用爱和阳光填满;而即便再重的过往,心也盛得下。

    雪候鸟归途

    2019/9/19 10:37:19
  • 记得我在一首《台风》的诗里写过,形容台风如烈性伏特加,但却没有喝过,也不敢尝试,实在不胜酒力。看到这篇,似乎浮现出作者的豪爽面庞,颇有古代侠女风范,大有于山巅雪夜,侠士们推杯换盏,豪迈之气呼之欲出。其实,品酒更见人品,更见性格品德,这是酒能唤醒人最初的本真,所有的隐藏将被褪去,留下的就是人的真性情。而以茶兑酒,更是君子侠士的结合体,似乎颇得人心,能解醉意,更能沁心。

    江飞泉微醺伏特加

    2019/9/19 10:24:19
  • 四种人,四个人生,修理工,菜农,清洁工,小旅店老板,扮演的都是普通的角色,甚至无足重轻,对于深圳这个庞然大机器,这些零件卑微到尘埃。然而,不容忽视的,对于每个个体,每个家庭,他们又是如此重要,他们承担着一个家庭的生计命脉,也扮演着自己立命于这座城的价值。他们纵使是小螺丝钉,又呈现出不同程度的苦痛与命运的归宿。这些小人物没有必然联系,却向我们提供了一个都市应有的温度和包容。

    江飞泉四种深圳

    2019/9/19 0:27:43
  • 著名作家刘庆邦说,�每个写作者无不希望通过作品作用于人的精神,使人性更善良,心灵更纯洁,灵魂更高尚,社会更美好。我喜欢世上所有美好的事物,它能带给我温暖和感动。那对清洁工夫妇,时隔多年,我至今仍清晰地记得他们黝黑的面容和纯朴的笑容。凡人善举,正是这些普通而平凡的人,他们的举动给人温暖,令人感动。我喜欢记录生活中的每一个美好瞬间,记录生命里的每一次感动,让更多的人感受到生活中的真诚、善良与美好。

    郁小尘入深圳记:有梦真好

    2019/9/18 22:18:17
  • 往前追溯十几年,或者更久,凉帽是很常见的物件,只是随着时代的发展,凉帽慢慢地退出了历史舞台,成为了用于缅怀的追忆,甚至连凉帽的制作、编造,都面临着消失的危险。或许,再过许多年,我们的后辈就看不到凉帽了。想想这些,就特别的惋惜,遗憾这些民间财富的消亡。在这样的思想下,写下关于凉帽的诗句,用文字的方式来延续凉帽的存在,这也许是文字存在的又一意义,记录、再现,让我们通过文字看到那些即将流逝的事物。

    橙橙长歌与乡愁

    2019/9/18 19:28:07
  • 在五湖四海普通百姓的理解中,到深圳打工,大体印象便是进工厂,干流水拉,毕竟一家普通工厂上万人,流水线工人占比80%左右。有的工人在同一家工厂同一个车间,同一条拉线同一个工位,干同一类似产品,可以无怨无悔奉献一二十年青春。酸甜苦辣个中滋味,都不能懈怠勤劳的双手,过得简单知足。

    只因不才入深圳记:深圳,你让我泪流满面

    2019/9/18 17:09:55
  • 在邻家,长篇有长篇的精彩,短文有短文的嚼头。就像这篇千字文当中的“售票小哥”和“我”那般,虽说身处底层社会,却不失至真至善的人性亮点以及“撸起袖子加油干”的追梦态度。说句实话,这类文章阅读起来,因为字数不是很多,视觉上不感到累;由于内容颇为励志,更能触动心里的那根弦。

    黄元罗深圳公交的售票小哥

    2019/9/17 17:15:53
  • 非常感谢元罗老师对邻家社区文学的关注与厚爱,同时也非常感谢你对老大姐的厚爱。正因为你心中有大爱,你对文学的爱,对邻家社区文学的爱。所以,文友们一直在猜测,元罗老师是不是商人?在邻家投资这么火热?许多的文章都有会收到你1000币的打欣赏,心情好,作者的文章写得好,还会收到你的饭盒一个。临近大赛即将进止稿时,我发了一篇文章上来,同样受到几个不认识的文友和我熟悉的打赏,半天之内文章进入推荐。

    春风妙语今夏,邻家的瓜更加甜

    2019/9/17 14:56:41
  • 凉帽是岭南客家的文化符号,在某种程度上也是深圳非物质文化遗产,这种题材的诗歌不太容易写,写得太正,容易给人端住的感觉,显得高高在上不接地气,不太容易体现出个人的情感体验。《竹篾翻飞》不太像主流写作,读起来没有讴歌的意味,多的是寄情于物,站在旁观者的角度写凉帽制作的过程,寄寓了作者和凉帽制作者的情感、愿景,可观、可感。第二首《长歌与乡愁》则主要写情感,这种题材就比较多了,第一首更显得灵动传神。

    溪有源长歌与乡愁

    2019/9/17 13:14:24
  • 我已经担任过两次初选评委,就我所知,大多数初选评委都特别希望读到人新、文新、耳目一新的作品,我们总是把更多精力放在选拔更多新人作品中,对于老面孔的熟人则更多了一分挑剔和高要求。比如这届里笑笑书生和水去先生的作品,我都是一眼就看上,但再三读之却觉得并未突破他们从前的水平,那就不如把机会让给更多新人去崭露头角吧。这一届少了很多熟面孔令我很惆怅,我们这个圈子好不容易形成,大家要报团取暖,不要轻易离开。

    陈彻今夏,邻家的瓜更加甜

    2019/9/17 13:08:08
  • 梦晴的这篇《姐弟仨的深圳路》,仔细读毕。该非虚构没有宏大的事件,有的只是来深圳打拼的一家人的真实记录,既说明了来深圳的原因,也讲明了在深圳讨生活的不易,既写了姐姐的成功,也写了弟弟的失败,还写了自已打工的艰难困苦的历程,不避讳,不夸大,原计原味原生态!是不可多得的小人物的奋斗史的真实写照!深圳的一砖一瓦,深圳的高楼大厦,深圳的辉煌腾飞,无不凝聚了类似梦晴这一家的千干万万个来深建设者的心血和汗水!!

    方华吉入深圳记:姐弟仨的深圳路

    2019/9/17 11:01:16
  • 对第二则故事感兴趣,并点赞。结果有点出乎意料,但也说明了一个真相:世间只有两件东西不可直视,一个是太阳,一个是人心。人性的复杂可见一斑。当你风华正茂,风光无限时,一切都是美好的;当你跌落云端、满身负累时,一切美好都消失了。这是精致利益主义者的观念,也是对他们无情的鞭笞。昨天看到一个故事类似于此,一个“下嫁”给窝囊丈夫的精致女性,在得癌症时,得到她平时不待见的丈夫及夫家的兄弟姐妹精心照料

    江飞泉我和她(外一章)

    2019/9/17 9:54:16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