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通天塔
  • 点击:1803评论:02018/08/18 16:00

开笔一篇新的纯粹之作。这回写一个建通天塔之事。因应事件本身,本篇小说,恐怕故事、主人公等要素都将付诸阙如;至于华丽的辞藻,本篇小说作者就从未拜倒过在其石榴裙下。但它仍试图给读者带来一些个好处,它因之才得以存在。

作者为谁,职业为何?他不能与事迹完全脱钩,否则他的叙述就现可疑。小说讲建一座塔楼,显然,设计师密切关联,为关键角色之一。还有一个投资方,富翁,地产商。一个权力方代表,市长。作者勉强作为设计者之一,一个CAD绘图师。他做不了主设计师,主设计师全身心投入设计中,怎有闲情逸致涂鸦百无一用的小说。根本不可能,0.001的可能性。作者定矣。

怎么写,还没谱。他在写他写的过程。希望它自由的、无拘无束的。

设计师现处的这栋大楼的名气,大凡开化些的人都至少有耳闻,盖因它是这座星球上最高建筑,高达1000米。它的名字也就叫1000m,“1000m”的标识如同宇航员镶嵌在月球上的一块铭牌。而1000m正是这位富翁投资兴建,本设计所设计的。富翁坐镇最高层。观景旋转餐厅设在600米处,因为再高就观不到底下的景了。1000米高处的感觉如何?设计师登临过几回,好像天宫一般,仿若鸟儿飞翔,虽然没有飞动。设计师在二楼,1000米的大厦在二楼,好像天王宝塔压在了负二十层。

办公室里绘图,当然不可能编什么小说。那是业余的可能的活儿。现实世界为业余活儿的养料,但同时却挤压掉它;而业余的活儿反过来又消解着他现实中的奋斗。他总也无法开笔,又陷于永无休止的修订,近乎永远无法杀青。

一日,主设计师带来一个震惊全球的消息。新闻发布会上,富翁、我们的商业巨擎挥舞着双臂:“各位,我又要建一座高楼了。你们说多高?”大伙儿知道肯定打破目前的记录,又飙新高,有人举手回答1200米,1600米,主设计师揣摩富翁的秉性,斗胆朗声道:2000米!提高一倍。众人哗然:吹牛,吹捧也不看可能性,你以为拍卖会谁叫得高谁得呀。“还有没有更高的?”地产商环顾会场,没有。“2000米,——不,1万米!”地产商振臂高呼,他的声音如洪钟般振聋发聩!会场顿时炸开了。人们惊叹,山呼,“哦吼”“乌拉”。激动啊,在场的人们亲身见证了这一永载史册的历史性时刻!技术可行?实际必要?超越自然界物质的顶峰珠穆朗玛峰8848米,为地表最高物体,1万米,还不算海平面。1000米已然是个奇迹,已在手中实现,1万米是什么概念?更加超出想象,让人不得不感慨,犹如脑袋炸裂一般。伟大,神力!但富翁一旦宣布,像任何时候金口一开一样,人们就不会再认为是在吹牛,更别说是忽悠。哪里还有什么疑问能留下的空间。这个时候,人们不但心理上完全臣服于富翁,而且实际身体上也欲不为之不快。这是亚历山大大帝成就不了的伟业。彪炳史册,那是一定;冠盖群雄,稍许夸张!在人们的眼里、头脑里,富翁至此绝对地神化,他与其建的高楼一体化,1万米高了,那些身体周遭喷焰、彩光照射的歌星成了小儿科。与地产商相识的人与地产商不相识的人都产生了握住地产商的手拥抱地产商的强烈冲动!但如常言道,富翁是有限的,而人们的需求是无限的,除了前排要人跳上站台一了心愿,多数人只能遥望!

“我这1万米可不简单了,它要把全市100万人都装进去。不光是居住,工作、娱乐,统统包括。简单说,就是把原来的整个城市装进去。一幢楼为一座城市,各位,这是一项前无古人的伟业吧!”

“各位,前面有人提建楼资金,卖多少钱。在我看来我这个构想一出,所有问题就已经不成其为问题了,就已经轻舟已过万重山了。试想,全市市民都装进来了,一切问题不就迎刃而解了么?这100万人要掏多少钱?很少,比你们想象的少很多。我跟市长开玩笑说,不就是挪个窝嘛!”

疯狂的意念,idea!设计师听到消息后的第一反应跟大伙儿一样:10倍于当今的最高楼,不想想神经有没有问题!1万米的大厦,傻不傻啊!但冷静下来理性思考一下,却也并不完全令人迷狂。楼总是越建越高,总不会越建越低,这个趋势没人找得到反驳的理由。看问题要看趋势。既然已经建成了一栋1000米的楼,下回建一栋在此基础上加个200米(也就是1200米)的大楼也不是难事。技术总越来越先进,财富总越累越大;而人们争当第一的动力,获取更多财富的动力——第一必然带来溢价——永存。今天你高个200米,明天我高个300米,不断递增,总会到1万米。富翁只不过提前实现一步到位了。所以,这不是假的。虽然它让人产生眩晕。

地产商说:“这是我事业、人生的里程碑。”富翁的里程碑,也是本国的里程碑,人类的里程碑。真乃一招鲜吃遍天,只要一样数据不断增加,达到一定程度,就带来了革命。只一样:由于高度,以及高度带来的体量的增加,把一栋楼建成一座城市,就带来了建筑革命,人类生活方式革命,其程度远超柯布西耶的变革。

设计所拿到了这个项目,这是个开张吃十年的项目。这个项目周期在十年以上。

此乃本世纪最重大事件之一。异议向来不乏,有人明言不住它。他们的意思给人好像宁愿睡荒山野岭的委屈的感觉。大多的人(众口)赞同。能在通天的高楼里得享摩登生活多好啊,不说感激的话,还骂娘!何况第一高楼本身又提高了本市本国的名气,何乐而不为?唇枪舌战,口沫横飞。重大事件自然引起巨大的骚动!设计师不愿赶那个热闹。该干嘛干嘛:他参与设计,挣他那份工钱;大楼建成之日,他跟所有人一样搬进此大楼。世界不独缺他一份噪音。他写高楼的小说,毋宁说是做些刻录。

主设计师的大楼造型方案出来了,金字塔形。塔尖削平作为停机坪,实体实际上是个梯形,顶端加了光影效果,看起来还是尖的——模型如此,真的1万米高空,底下的人肉眼看什么效果,是个大大的问号,1万米高的飞机看得到吗?

金字塔形合理呀。这么高的建筑,非金字塔形不可,否则,还能玩出什么花样?自然界的高山就是金字塔形。按照人们的说法:这样高的建筑,你能保证它不倒就不错了。不过,建筑的高宽比例一定比真实的金字塔大得多,达到10:1,高1万米,边长1000米。大楼的边长1000米,说起来挺恐怖的,但风头就完全被高度盖过,大楼显得极其细长,比号称世界上最细长的深圳地王大厦还要细长。它更像一根冰凌,晶莹剔透,既威风孔武,又艺术精致,人见人爱、人人艳羡。这个表面看似简单的模型,经过了严格的计算论证。这项庞大的工程,牵涉全世界上万公司机构,参与人数10万,科研单位百所,运用了速度最快的万亿次计算机,最大的风洞,特别发明的核动力机器。各个国家的工作人员,各色人种汇聚,配云翻译机,哪怕你讲赤坡岩印第安语也交流无误。人类的组织、智慧、能量,连同想象、雄心、艺术,均为最尖端水平,丝毫不逊于曼哈顿计划、阿波罗计划。真热闹啊,熙熙攘攘,议论纷纷;真激动人心啊,富有挑战、进取。

三年设计,七年建设。设计伴随着技术问题的解决。

材料首当其冲了:用哪些个东西组成,成为“外星文明飞来品”。

中部1万米的立柱,至少四根少不了的,承压、柔韧性要求几乎超出理论极限。这得用完全的真正的纳米材料。大楼哪怕最细微的组成部分,连同进入其中的所有物件(除了人、宠物、植物,活的生物),都必须防火。万一发生超高温火灾,灭火当然不能用浇水的土办法,采用待攻关的瞬间真空产生法。

升降梯运用电磁推力,速度、效率大幅提升。超高层逃生系统非常巧妙,每一千米设逃生处,救生艇沿大楼外的线缆升降,二小时可以撤离所有的人。线缆在地面固定的一端可移动,调整与大楼表面的距离。同层设环形电磁列车。

全电力驱动,供水、垃圾处理、智能控制、信息处理等等,各种技术,不为常人道。

对于技术,作者有自知自明。他只搞管道CAD设计,其它的概莫能助。就拿直观的来说,这么超高的建筑肯定涉及大气层的问题,大气层中学地理学过,是分层的,但记忆早淡化了,无法准确复忆,他还得查网络:大气层分为:对流层(0km-12km),平流层(12km-50km),中间层(50km-80km),热层(80km-500km),外层(500km)。对流层平均高度12km,平流层又称臭氧层,含有臭氧,保护地球上的生物免受阳光中强烈的紫外线的侵袭。非常巧,地产商定的大楼高度1万米即10km,尚在对流层,所以至少还承享着臭氧层老兄的庇护。大气压随着高度有规律地降低,温度随高度每上升100米降低0.6度。等等。这些自然是非常幼稚的知识。真的造这么座高楼,科学家进行了精确的计算和实地勘测,在超级计算机中仿真模拟,做了一个10米高的模型进行风洞实验。这些前期的论证、试验可不是轻飘飘的无关紧要的几句话的,是数千万的美金,是性命关天。

同时这也说明,小说无力也无意去承担技术说明书的角色。小说作者怎么写,就好像一团黏土怎么掐怎么捏,或者像一盆浆糊怎么搅持都没关系,写着写着安娜·卡列宁娜就卧轨自杀了,托尔斯泰原计划可不是这样的。技术可就得一就是一二就是二。小说完成它自身作为艺术之使命。它既不妄自菲薄,也不有意推脱。

富翁买下了核心技术。如前所说,既然建了一座1万的,下次建座1万1百的就是顺理成章的,皇冠还不知戴几年就易人了。他一步领先步步领先,牢牢掌握着主动权。他人想摘去皇冠,也得攻克相关技术,而一旦有风吹草动,他完全可以再攀高峰从而保住第一。

富翁的想法很实在,赚钱。富翁的好名声也排前列的。名气带来更多的财富,金钱带来更大的名气,它们具正反馈效应。富翁的好名是否有他形而上的追求,就不得而知。设计师在一次业务会议上近距离一睹风采,他没同富翁交谈过,更不是其御用传记作者。但有一点设计师用胳膊肘都可确然:别去费脑子探究大厦具有怎样的所谓的人文涵义呀、象征意义啊。

大楼的外表真有趣,一座楼领略从热带到寒带的所有气候。底下热带,中间温带,顶上寒带,常年结冰。时常呢,底部多云,中部毛毛细雨,高处飘雪;有时候呢,底下下雨,上部却晴空万里。正谓:上边晴来下边雨,道是无情却有情。大多日子楼顶处在云端,天上人间。

设计师的小组规划着放大十倍才能彼此区分的管道系统。裸露的无关紧要处为了美观来上几根他们戏称的“拧麻花”。

  • 1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1000m大厦名为“1000m”的大厦1万米超级摩天大楼通天塔短篇小说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夏曲
  • (江湖无名号)
  • 3秀才
  • 2星
  • 2钻
  • 1353652943@qq.com
  • 1353652943@qq.com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9
  • 26100
  • 5
  • 3150
  • 这个作品让人共鸣,因为我们都把青春散落在深圳这片热土上了。十多年前到深圳,谁不是口袋空空如也,谁不希望赶快找个管吃管住的落脚点。我们经历了希翼、失望、挣扎、奋斗、迷茫,见到了各式各样的人,每个人都给我们上了一课。我们应当记住那些给予我们帮助的贵人,比如介绍工作、借钱应急、指点迷津、出谋划策的人。正是有这样一批人,才让我们的青春得以在深圳的土上发光发热。深圳在发展,我们也在成长,感谢这一场相遇。

    心灵拾贝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8 15:16:10
  • 小说从一个生活的截面揭示了现实的荒唐与无奈。文字虽短,但笔下的几个人物却很鲜活。小说所描述的人、描述的事,其实是整个中国社会的缩影。这是个病态的、氤氲着怪臭味道的社会,在深圳,在全中国,有千千万万个王秋实一般的人。他们活得卑微,甚至没有尊严。但是在这个唯金钱至上的社会,很多人也一直在坚守那一份美好,那一份纯净,至于能坚持多久,还有多少人在坚持?我们无法预测。坚持总归是好事,否则,社会就彻底烂掉了。

    唐兴林王秋石大雨中赴宴

    2018/9/13 13:21:29
  • 透过阳光般的文字,我仿佛看到了一颗中年男人善感、多情又温暖的心。我想,情怀,应该是一个作家或诗人最大的才华。这组诗歌,每一首都犹如一部温暖的小电影,在唯美的画面里,感受到了一种浓浓的人文关怀。好的诗歌不是炫技,更不是无病呻吟。我们能够从诗行里触摸到坚硬亦或是柔软的生活质感,就是诗歌最大的魅力。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每首诗歌的结尾,像是画龙点睛,让整首诗一下子灵动起来。

    唐兴林深圳日记

    2018/9/13 12:07:28
  • 冬十年的文字很平实,语言算不上精致,不在我个人偏爱的范围,行文也没有太多技术上的加工,按照我日常的职业训练,也在范围之外。但是这篇文体模棱的文字却深深地吸引了我,它让我介入、追溯、感动。就像一个温和、相貌也凡常的人,不见悲喜也难觅性情,但就是会给你好感和踏实,莫名又天然。因为,它有温度。我想这即应是真实的力量。真实往往比技术可贵,比用心和装饰朴质。那些青春散落此间,回顾是少年,此时依旧是。

    朱铁军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2 14:35:18
  • 诗涉日常,多易成口语诗;咏物达情,又容易虚华泛滥。在某种程度上觉得诗歌应是分寸的艺术。鲁子的这一组梧桐书简,好读但简而不滞,含情但饱而不胀,语言被有分寸地使用,山海星辰、溪花月柳、人鸟鱼虫,都入境入心,且禅意清湛,慈悲与敬畏、物化我化融于其间,诗意充沛。但作为组诗,其后两节在表达与气质上似与前端有所失调,读来略感脱离。

    朱铁军梧桐书简

    2018/9/12 14:34:53
  • 初读时其实并不喜欢这组诗,诗人说诗歌是语言的尽头,在这尽头作为读诗者,我首先获得的是未尽、蹒跚、以及黯然。然而反复重读,却被卷席其间,不能脱离。这组诗有其独特的庞大的气场,它从未在意或期待你的抵达,但语言却被营造成城,围困入者,如潮如藻,诗歌因而已凌起于物象和情绪之上,携同读者与其自体共同生成了强劲的生命性。这或即是诗歌的魅力,也是诗性的魔力。

    朱铁军索居深圳

    2018/9/12 14:34:32
  • 以深圳故事为题写小说需要点底气。它看似简单,实则宽杂,控制不好就落入平庸,像无题可取的对付之举。此文起初投稿至特区文学,作者神秘任性,除署名老师父外,再无信息。编辑审读完,第一时间推荐到了邻家。作为一部长篇来说,这部作品完成度很高,人物立体,故事纵横,矛盾交错,情节跌宕,结构和收放也都控制得稳当,加上浓烈的时代感和本城色彩,以及故事的可读性,完全匹配得上文题。老师父不知有多老,但属睦邻新人,推荐。

    朱铁军深圳故事

    2018/9/12 14:33:59
  • 翻旧作,得知行安很年轻,其诗作有灵性,诗意转换等技能正趋近成熟,这组诗写得也不错,因而举新、推荐。但是,一首诗如何抵达读者,这是我作为读者而非诗人的长期疑惑。诗承担想象,承载语言飞行的气场,而想象负责其到达的距离。那么诗人是否必须要在诗的想象中启动隐秘,并将隐秘坦然地视作读诗者的应有共情,或者说模糊真的可以成为诗歌美学品质的必需一种么?这是个值得诗人与读诗者互问的话题。

    朱铁军多米诺

    2018/9/12 14:32:40
  • 故土乡情一向是文学作品的常见素材,这也是这个民族传统所皈恋的精神之所。如文中所述,客家人在乱世顽强生存,在荒蛮之中重新崛起,看清了世道,在天地间泰然自处,像种子一般在迁地生根生长。但无论漂泊何处,终究故土难离,一个宗祠,一处祖留之地,就是一个图腾和信仰,是归处之旗。文章写得真情饱满,有精神向度,也有前忆此时,时空穿梭中控制得当,浓淡相宜,虽文本仍可精练,但因新推荐鼓励。

    朱铁军泰安园

    2018/9/12 14:31:46
  • 本届提名之前便有所决意,今年绕开熟悉面孔,推些新人新作。实际开始后发现设想的确理想化了些。邻家植根本土,多年勤恳深耕,可谓罗入者众。但就文本所提供的新视野、新格局、新经验而言,写作的同质化状况依然普遍。听涛的此文无论是语言、意识、技术等,都“很小说”,有往好里写的姿态和积累,可是问题也很大众。无非是艺术上的欠力和文本上的失衡这些老谈,且放。推荐此篇是为新。新是生机,也是未来,有基础的新,即是希望。

    朱铁军从头再来

    2018/9/12 14:10:12
  • 去年因故缺席提名,赛后潜作看客,有注意到黄奇超。王元涛老师的总结非常精准到位:“有才气,不成熟”。今年复位,作者改名太奇,起初以为新人,但有似曾相识之感,翻看过往发现是他,且问题也依然是他。我们行业里常说,哪位初写者有灵气,这灵气得算一点天资所赋,而写作作为艺术一种,天赋却不足以撑满全程。能写出“阳光是稀客,月光是内心的一部分”,诗意天然已来,但表达形式则技艺尚欠。提名推荐,以示鼓励。

    朱铁军那些你我他

    2018/9/12 14:09:27
  • 老谢这个人物有代表性,小说的创作意识好,选择角度也好。城市家庭的老人,以烛火之力去燃助儿女、照顾孙辈,失去老伴,只能“半夜入梦来”,且尚有年迈老母,只能安置给小妹承担,这多重痛楚作者却仅作带出处理,并未做过多的笔染,而是用一道道“人间烟火”、煎炒蒸焖,“吃不能草率”来诠释“家福”,文本看似素常流水,却有深刻的人间与人性的观照。盐粒是情,调出生活之味,但在题记所预立的隐喻中拔高,稍觉不必。

    朱铁军人间盐粒

    2018/9/12 14:07:41
  • 我们经常说深圳的诗人、作家要跳出深圳写深圳。诗人和作家在深圳生活的时间长了就会“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感觉钝化。这位诗人他是旁观者清。对深圳的这种感觉,我认为是很有诗意,有灵感的。 一、把深圳的日常生活诗意化。用诗意的眼光看深圳,产生灵感,就成为急就章。 二、诗歌语言修辞手法的娴熟运用。暗喻、象征、通感等手法,使诗歌更有弹性,如:“我们各自抽完自己的沉默”等等,使诗歌的语言更有张力。

    张军深圳日记

    2018/9/10 22:42:59
  • 散文诗的妙处在亦文亦诗,难处也在于此。作者把握得还算到位,一直在用文叙述,用诗抒发,偶尔还有思考,时有金句。比如:“在深圳。街头和写字楼的距离只有一支笔长。”比如:“贫瘠的心房,阳光是稀客,但是月光却是内心的一部分。”。好句子有时候能弥补很多文章的不足。

    胡野秋那些你我他

    2018/9/10 21:47:25
  • 来自文友白杨牛林的评论:夜读静子《不知所踪的树》,感觉,平凡中见伟大,朴实中见真情,“唠叨”中见功力。同时,我既为一双老兄弟的手足情而感动,也为深圳日新月异的变化而欣喜,更为美文精炼的语言而感叹!此文情感饱满、语言强烈,处处充斥着对比,是时代与时代的对比,上一代人与这一代人的对比,城市发展迅捷与乡村滞后之间的对比,条条线路都带着作者的思考同步进行、朝前奔跑。好文!收藏了,盼读连续作品。

    静子不知所踪的树

    2018/9/10 12:08:2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