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通天塔
  • 点击:15471评论:02018/08/18 16:00

开笔一篇新的纯粹之作。这回写一个建通天塔之事。因应事件本身,本篇小说,恐怕故事、主人公等要素都将付诸阙如;至于华丽的辞藻,本篇小说作者就从未拜倒过在其石榴裙下。但它仍试图给读者带来一些个好处,它因之才得以存在。

作者为谁,职业为何?他不能与事迹完全脱钩,否则他的叙述就现可疑。小说讲建一座塔楼,显然,设计师密切关联,为关键角色之一。还有一个投资方,富翁,地产商。一个权力方代表,市长。作者勉强作为设计者之一,一个CAD绘图师。他做不了主设计师,主设计师全身心投入设计中,怎有闲情逸致涂鸦百无一用的小说。根本不可能,0.001的可能性。作者定矣。

怎么写,还没谱。他在写他写的过程。希望它自由的、无拘无束的。

设计师现处的这栋大楼的名气,大凡开化些的人都至少有耳闻,盖因它是这座星球上最高建筑,高达1000米。它的名字也就叫1000m,“1000m”的标识如同宇航员镶嵌在月球上的一块铭牌。而1000m正是这位富翁投资兴建,本设计所设计的。富翁坐镇最高层。观景旋转餐厅设在600米处,因为再高就观不到底下的景了。1000米高处的感觉如何?设计师登临过几回,好像天宫一般,仿若鸟儿飞翔,虽然没有飞动。设计师在二楼,1000米的大厦在二楼,好像天王宝塔压在了负二十层。

办公室里绘图,当然不可能编什么小说。那是业余的可能的活儿。现实世界为业余活儿的养料,但同时却挤压掉它;而业余的活儿反过来又消解着他现实中的奋斗。他总也无法开笔,又陷于永无休止的修订,近乎永远无法杀青。

一日,主设计师带来一个震惊全球的消息。新闻发布会上,富翁、我们的商业巨擎挥舞着双臂:“各位,我又要建一座高楼了。你们说多高?”大伙儿知道肯定打破目前的记录,又飙新高,有人举手回答1200米,1600米,主设计师揣摩富翁的秉性,斗胆朗声道:2000米!提高一倍。众人哗然:吹牛,吹捧也不看可能性,你以为拍卖会谁叫得高谁得呀。“还有没有更高的?”地产商环顾会场,没有。“2000米,——不,1万米!”地产商振臂高呼,他的声音如洪钟般振聋发聩!会场顿时炸开了。人们惊叹,山呼,“哦吼”“乌拉”。激动啊,在场的人们亲身见证了这一永载史册的历史性时刻!技术可行?实际必要?超越自然界物质的顶峰珠穆朗玛峰8848米,为地表最高物体,1万米,还不算海平面。1000米已然是个奇迹,已在手中实现,1万米是什么概念?更加超出想象,让人不得不感慨,犹如脑袋炸裂一般。伟大,神力!但富翁一旦宣布,像任何时候金口一开一样,人们就不会再认为是在吹牛,更别说是忽悠。哪里还有什么疑问能留下的空间。这个时候,人们不但心理上完全臣服于富翁,而且实际身体上也欲不为之不快。这是亚历山大大帝成就不了的伟业。彪炳史册,那是一定;冠盖群雄,稍许夸张!在人们的眼里、头脑里,富翁至此绝对地神化,他与其建的高楼一体化,1万米高了,那些身体周遭喷焰、彩光照射的歌星成了小儿科。与地产商相识的人与地产商不相识的人都产生了握住地产商的手拥抱地产商的强烈冲动!但如常言道,富翁是有限的,而人们的需求是无限的,除了前排要人跳上站台一了心愿,多数人只能遥望!

“我这1万米可不简单了,它要把全市100万人都装进去。不光是居住,工作、娱乐,统统包括。简单说,就是把原来的整个城市装进去。一幢楼为一座城市,各位,这是一项前无古人的伟业吧!”

“各位,前面有人提建楼资金,卖多少钱。在我看来我这个构想一出,所有问题就已经不成其为问题了,就已经轻舟已过万重山了。试想,全市市民都装进来了,一切问题不就迎刃而解了么?这100万人要掏多少钱?很少,比你们想象的少很多。我跟市长开玩笑说,不就是挪个窝嘛!”

疯狂的意念,idea!设计师听到消息后的第一反应跟大伙儿一样:10倍于当今的最高楼,不想想神经有没有问题!1万米的大厦,傻不傻啊!但冷静下来理性思考一下,却也并不完全令人迷狂。楼总是越建越高,总不会越建越低,这个趋势没人找得到反驳的理由。看问题要看趋势。既然已经建成了一栋1000米的楼,下回建一栋在此基础上加个200米(也就是1200米)的大楼也不是难事。技术总越来越先进,财富总越累越大;而人们争当第一的动力,获取更多财富的动力——第一必然带来溢价——永存。今天你高个200米,明天我高个300米,不断递增,总会到1万米。富翁只不过提前实现一步到位了。所以,这不是假的。虽然它让人产生眩晕。

地产商说:“这是我事业、人生的里程碑。”富翁的里程碑,也是本国的里程碑,人类的里程碑。真乃一招鲜吃遍天,只要一样数据不断增加,达到一定程度,就带来了革命。只一样:由于高度,以及高度带来的体量的增加,把一栋楼建成一座城市,就带来了建筑革命,人类生活方式革命,其程度远超柯布西耶的变革。

设计所拿到了这个项目,这是个开张吃十年的项目。这个项目周期在十年以上。

此乃本世纪最重大事件之一。异议向来不乏,有人明言不住它。他们的意思给人好像宁愿睡荒山野岭的委屈的感觉。大多的人(众口)赞同。能在通天的高楼里得享摩登生活多好啊,不说感激的话,还骂娘!何况第一高楼本身又提高了本市本国的名气,何乐而不为?唇枪舌战,口沫横飞。重大事件自然引起巨大的骚动!设计师不愿赶那个热闹。该干嘛干嘛:他参与设计,挣他那份工钱;大楼建成之日,他跟所有人一样搬进此大楼。世界不独缺他一份噪音。他写高楼的小说,毋宁说是做些刻录。

主设计师的大楼造型方案出来了,金字塔形。塔尖削平作为停机坪,实体实际上是个梯形,顶端加了光影效果,看起来还是尖的——模型如此,真的1万米高空,底下的人肉眼看什么效果,是个大大的问号,1万米高的飞机看得到吗?

金字塔形合理呀。这么高的建筑,非金字塔形不可,否则,还能玩出什么花样?自然界的高山就是金字塔形。按照人们的说法:这样高的建筑,你能保证它不倒就不错了。不过,建筑的高宽比例一定比真实的金字塔大得多,达到10:1,高1万米,边长1000米。大楼的边长1000米,说起来挺恐怖的,但风头就完全被高度盖过,大楼显得极其细长,比号称世界上最细长的深圳地王大厦还要细长。它更像一根冰凌,晶莹剔透,既威风孔武,又艺术精致,人见人爱、人人艳羡。这个表面看似简单的模型,经过了严格的计算论证。这项庞大的工程,牵涉全世界上万公司机构,参与人数10万,科研单位百所,运用了速度最快的万亿次计算机,最大的风洞,特别发明的核动力机器。各个国家的工作人员,各色人种汇聚,配云翻译机,哪怕你讲赤坡岩印第安语也交流无误。人类的组织、智慧、能量,连同想象、雄心、艺术,均为最尖端水平,丝毫不逊于曼哈顿计划、阿波罗计划。真热闹啊,熙熙攘攘,议论纷纷;真激动人心啊,富有挑战、进取。

三年设计,七年建设。设计伴随着技术问题的解决。

材料首当其冲了:用哪些个东西组成,成为“外星文明飞来品”。

中部1万米的立柱,至少四根少不了的,承压、柔韧性要求几乎超出理论极限。这得用完全的真正的纳米材料。大楼哪怕最细微的组成部分,连同进入其中的所有物件(除了人、宠物、植物,活的生物),都必须防火。万一发生超高温火灾,灭火当然不能用浇水的土办法,采用待攻关的瞬间真空产生法。

升降梯运用电磁推力,速度、效率大幅提升。超高层逃生系统非常巧妙,每一千米设逃生处,救生艇沿大楼外的线缆升降,二小时可以撤离所有的人。线缆在地面固定的一端可移动,调整与大楼表面的距离。同层设环形电磁列车。

全电力驱动,供水、垃圾处理、智能控制、信息处理等等,各种技术,不为常人道。

对于技术,作者有自知自明。他只搞管道CAD设计,其它的概莫能助。就拿直观的来说,这么超高的建筑肯定涉及大气层的问题,大气层中学地理学过,是分层的,但记忆早淡化了,无法准确复忆,他还得查网络:大气层分为:对流层(0km-12km),平流层(12km-50km),中间层(50km-80km),热层(80km-500km),外层(500km)。对流层平均高度12km,平流层又称臭氧层,含有臭氧,保护地球上的生物免受阳光中强烈的紫外线的侵袭。非常巧,地产商定的大楼高度1万米即10km,尚在对流层,所以至少还承享着臭氧层老兄的庇护。大气压随着高度有规律地降低,温度随高度每上升100米降低0.6度。等等。这些自然是非常幼稚的知识。真的造这么座高楼,科学家进行了精确的计算和实地勘测,在超级计算机中仿真模拟,做了一个10米高的模型进行风洞实验。这些前期的论证、试验可不是轻飘飘的无关紧要的几句话的,是数千万的美金,是性命关天。

同时这也说明,小说无力也无意去承担技术说明书的角色。小说作者怎么写,就好像一团黏土怎么掐怎么捏,或者像一盆浆糊怎么搅持都没关系,写着写着安娜·卡列宁娜就卧轨自杀了,托尔斯泰原计划可不是这样的。技术可就得一就是一二就是二。小说完成它自身作为艺术之使命。它既不妄自菲薄,也不有意推脱。

富翁买下了核心技术。如前所说,既然建了一座1万的,下次建座1万1百的就是顺理成章的,皇冠还不知戴几年就易人了。他一步领先步步领先,牢牢掌握着主动权。他人想摘去皇冠,也得攻克相关技术,而一旦有风吹草动,他完全可以再攀高峰从而保住第一。

富翁的想法很实在,赚钱。富翁的好名声也排前列的。名气带来更多的财富,金钱带来更大的名气,它们具正反馈效应。富翁的好名是否有他形而上的追求,就不得而知。设计师在一次业务会议上近距离一睹风采,他没同富翁交谈过,更不是其御用传记作者。但有一点设计师用胳膊肘都可确然:别去费脑子探究大厦具有怎样的所谓的人文涵义呀、象征意义啊。

大楼的外表真有趣,一座楼领略从热带到寒带的所有气候。底下热带,中间温带,顶上寒带,常年结冰。时常呢,底部多云,中部毛毛细雨,高处飘雪;有时候呢,底下下雨,上部却晴空万里。正谓:上边晴来下边雨,道是无情却有情。大多日子楼顶处在云端,天上人间。

设计师的小组规划着放大十倍才能彼此区分的管道系统。裸露的无关紧要处为了美观来上几根他们戏称的“拧麻花”。

  • 1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1000m大厦名为“1000m”的大厦1万米超级摩天大楼通天塔短篇小说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夏曲
  • (江湖无名号)
  • 3秀才
  • 2星
  • 2钻
  • 1353652943@qq.com
  • 1353652943@qq.com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9
  • 26100
  • 5
  • 3150
  • 虚无,感觉恍恍惚惚的,感觉这个故事是一个梦。时光碎片一样的文字,也像断章。不同作者以往风格,一口气看完,有深意,有反思,不敢揣摩人物的凌乱心思。看似简单,却把细小的事情深刻的描写,看一遍,看似有千头万绪,其实就是一个爱情的故事的描绘,佩服作者驾驭文字的魄力。之前也看过书生写过与之近似的一篇,我看完,就像在梦游。。。

    梦蝶媚惑

    2019/7/13 20:19:24
  • “溯溪而下,本没有路的,惟溪流蜿蜒”。 从诗中可以看出,诗人热爱大自然的原动力。诗人对时间,生命在大自然中的描写有着特别的情感,感怀而又有深意。写雨,湖,梅花,山村,通过时间,凸显生命的沉重,让自然景物在画面上有了质感,字里行间,读来温暖,如沐春风。也许是意象太过密集,有些许审美疲劳,诗意上也有重复之感。

    梦蝶马峦山(组诗)

    2019/7/13 8:50:26
  • 可怕的房事,在深圳,留在这里,最怕什么,租房。衣食住行,缺一不可,在深圳,我还算幸运,二十年,我只搬过两次家。作者从看房,到买房,心里在纠结,在放弃,在坚持中来回折腾,折射出现实生活的残酷,谋生的艰难。两极分化越来越明显,怎样求生,或是说绝处求生。痛定思痛之后,买,买了就是赚到,也写出了大众买房的心态,小产权房,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梦蝶​100万,我住进了郊区城中村

    2019/7/13 7:17:57
  • 作品主要分为两大部分,前一部分写的是在汕头,后一部分写的是在深圳,汕头我不熟悉,深圳我却感慨颇多。作者采用大量的白描手法,来展现人物的性格与命运。小说里的优点很多,其中印象最深的是台风贯穿始末 ,既有隐意,也有象征,读着让我沉浸在意境的遐想里。我猜测,这篇文章的作者应该也是漂泊中的一员,否则写不出这样的文字来,许多丰盈的细节可以见证。

    紫荆花候鸟的春天

    2019/7/12 21:52:59
  • 从飞泉把这首作品贴出来,我足足用了2天的时间去阅读和学习。24首作品,诗人信手拈来,毫不费力,一行行的文字排开,创造出令人惊喜的诗歌意象,给读者带来审美的愉悦。飞泉的作品还是一如既往的技法相当娴熟,包括他在作品上的一些选材、修辞与用词,都是令人晦涩难懂,但作者这些充满灵性的诗作,又是时尚和奇特的。

    莲花汉子​铜质玫瑰

    2019/7/12 16:46:01
  • 坂田小黄车维修人员、麻墈村刘文清一家、龙华汽车站广场清洁工老李、景乐新村旅馆史老板。他们属于平凡而卑微的底层人物,为明天就业犯愁,为未来落叶如何归根烦恼……这是龙华的一角,也是社会普遍的现象,人们的生活品质需要保障,深漂打工者想要归属感,城市会是他们新的根吗?

    嘲讽四种深圳

    2019/7/12 11:57:02
  • 早年工作于华强北,或生活在其附近的人,不会不记得生意极好的万佳超市,后因租赁到期,而业主坚决不肯再续,遂无奈搬至华发北路,由曼哈国际商城取代。又数年曼哈易主,由各类通讯产品取而代之。时华强集团的老总,极力主张将集团名下的地产出租,于是先后有航空、物流进驻,企业陆续搬至关外。实不愧是老总,其后证明是对的,自此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华强北”诞生了。作者写了好几篇“深圳十大,”可谓熟悉深圳,也用心了。

    风居住的街道福田地理坐标

    2019/7/12 10:21:35
  • 这是今年写成的第11篇作品,也是前两天刚完成的,有人说读出了一点新意思,不知道她有没有骗我[呲牙]。我说过了,接下来半年,能写几个算几个,但一定会往狠里写。昨晚与一非常熟悉一二十年前宝安文坛的非文艺界人士喝酒,他说你写吧,别在乎发不发表,别在乎那点稿费,能写出来就好。我说是的,后来想想,我当时肯定喝得二麻麻了,不在乎,并非不需要[捂脸]

    段作文媚惑

    2019/7/12 7:20:18
  • 还是保持你自己的风格吧,因为写风花雪月的诗太多了。我觉得嘛,只要你写的诗有个性,同别人的不一样,真实于自己的内心又何尝不可呢。老实说读你们写的诗一时半晌还真读不完,不像小说能满足视觉神经的快感,一口气就可以一目十行。这些诗,如果快速读下便是囫囵吞枣,不知到底写了什么,因此,我想说的是其实这些诗的信息量很大。

    红红的雨​铜质玫瑰

    2019/7/11 20:36:35
  • 老段的小说,很多没读过了,感觉手法也变了,挺魔幻的啊。“媚惑”,梦一般的故事,亦真亦幻想,我用极快的速度读完,好像写了很多,好像什么都没写,给我就是这么一个奇怪的感觉,读后让人想的可能很多,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想法吧。故事似乎很简单,但细想起来又不简单。总之,老段的写小说的思路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或许这就是进步吧。

    红红的雨媚惑

    2019/7/11 16:46:44
  • 额鲁特�珊丹评论: 这组诗歌,以白描的手法将时代变迁中的个人命运,作了跳跃、碎片化的蒙太奇连接,使诗歌具备了长度和厚度,从而扺达诗歌意欲表达的主旨——忧患和悲悯的角度,有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冷静。 诗歌中的我,大多处在局外,这种观察,是作者价值覌的隐线,也是用痛苦换来的。这种身处局外的表达,比诗中的那些忍受更为深刻,痛世中的失望与痛苦,也更加令人纠结。

    宋憩园咖啡馆里的上帝

    2019/7/10 21:21:00
  • 桃德的诗一向圆润而晶莹,有时无法与他经商的老板形象联系在一起。恍惚中,总觉得他内心柔软得如一株从赣西山区迁栽在深圳梧桐山下的薄荷叶,在某个燥热的闹市里独独地散发着清凉的诗香。在他的笔下,马峦山的一草一木是如此的摇曳多情。无论是状景还是描物,都点到神聚。在这方面,我总觉得他的笔名莲花汉子,该改成多情汉子了。通读他的诗,情在神凝,诗入画,画中有诗。带着花的芬芳又不失阳刚向上的基调。

    叶紫​马峦山,岭南之地的桃源镜像

    2019/7/10 14:22:18
  • 我不知道是否需要给这组作品作一个诠释:关于这么冰冷的文字,是否能引发共鸣。答案是否定的。这些日子,我一直在想要写怎样的作品,寻找的过程非常艰难。这让我这小半年产量急剧下降,工作的枯燥和生活的琐碎甚至改变了我的精神状况和心理状况。我发现自己急躁了,之前的内心安静被打破。我知道这种危险,却无法控制它。我于是将这种冰冷的情绪和急躁的精神状态诉诸笔端,最终成为《铜质玫瑰》的意象和隐喻。

    江飞泉​铜质玫瑰

    2019/7/10 12:20:59
  • 忙碌搬砖一上午,我伴着那首《蜗牛的家》,读完了全文,最后的反转,绝了。朴实的文字间,有草根的辛酸,有游子对家的渴望。 那年在布吉大芬看房时,中介对我说这里将是市中心。我觉得这人不太靠谱就没再联系,如今十年过去了,至少那里真的不是市中心。 还有,香蜜湖现在还有500一平的房子吗?我加500都行啊!眼光,真的很重要。

    雪候鸟​100万,我住进了郊区城中村

    2019/7/10 12:07:51
  • 很难把桃德和花花草草联系在一起,他真的是人如其名,一个笑起来露出洁白牙齿的汉子。但是他一说到自然 ,一说到植物,那真的是眼睛放光的喜欢。正因为对自然的喜欢,这些都进入了他的心里,他的梦里,他的诗里。诗情画意,是他的生活,把生活过成诗,最美人生,不过如此! 经过马峦山,再诗此组诗,倍感亲切。

    小宇​马峦山,岭南之地的桃源镜像

    2019/7/10 11:23:5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