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净水已生萍
  • 点击:28068评论:112017/11/14 08:40

一.

她清楚地记得,初恋在十四岁秋日的那个傍晚,已经一去不复返了。那年她十四周岁,九月刚上八年级。从她家到学校,是一条十八弯而又跌宕起伏的路,车子在半山腰绕,就像一只出生没几日的牛犊,走起路来歪歪斜斜。山脚下白色的小河湍流,翠竹欲滴,山腰绿树挨挨挤挤,密不透风,再往上看,山头一个套着一个,车子每一个转弯便是一个开始,仿佛树干长出的枝丫,让人油然而生探秘的新奇。要是遇到突如其来的山雨就更美妙了,真是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先是听到巴士前面挡风玻璃上啵啵啵的响声,然后才像恍然忆起某件学校发生的趣事,心中莫名激动起来:呀!下雨啦!然后忍不住地往外看,白花花的山雨把山下、山腰、山顶的景致都隐藏起来了,一派乳白,与车窗近在咫尺的桉树叶也不见了,吹进车窗的空气中有一丝丝水汽和凉沁沁的清新,等你记起来关窗,脸早已湿了。

不过这个时候心里除了欣喜,也有担心,真害怕发生泥石流呢。从她记事起,别说听来的,单是自己都经历过几次险遇。有次山雨刚停,青山仿佛微风拂开水面青萍似的露出明净的姿容,她渴求不魇地透过挡风玻璃看,前方正有一辆白色面包车,就在她视线从它身上移开时,巴士来一个急刹车,她身体猛地往前磕去,等她抬起头,面包车已经滚下山去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堆湿润的红色的新土。不过,纵使如此,她还是很享受这段约莫一个半小时的行程。除非后座有人做坐了,不然她都选择坐在后排,抓住扶手,为什么呢?因为后座是最能感受山路肌理的,就连一个不起眼的凹坑都能掀起千重浪,简直就像在坐过山车。

那天中秋节放假,她怀着青春少女才有的激动心情回家了。听说比她大五岁的堂姐此次过节带男朋友回来见伯父伯母,坐在巴士的后座上,想到这个事,心里竟忍不住窃笑。堂姐虽说大她五岁,但她们从小玩到大,她初中毕业就出去打工了。不过每次春节回家,她们都在挤在一起睡觉,她给她讲工作的趣事,她跟她说学校发生的笑话,偶尔说到关于男孩子的事,她们都心照不宣打住,然后憋一口气,不约而同笑出来。此次带男朋友回来,堂姐应该不会还像当年那样与她无厘头般开暗笑了吧。后座的秘密就是她堂姐告诉她的。

回到家她才发现他们上午就到了。堂姐的家与她家隔两条巷子,少年的她觉得这是又长又大的路,每次都是奔跑,而现在,她闭着眼都能走出这段路了。她放下书包就去找堂姐,在忙着做菜的伯娘告诉她他们去石川了,应该差不多回来了。生了两片月牙眉的她还皱着眉叮嘱她晚饭记得过来吃。而她对她的话已经不再上心了。石川!石川!她心里默念着这两个字。


二.

从伯娘家出来,她不由自主地出了巷子,来到外面的大路。西面的山一片深蓝,夕阳留下一抹的微红挂在东面的山尖,周围安静极了。大路右边斜坡下面是农田,乌青色狭小的农田的水稻收割了,黄色的稻茬还在。农田中间有一棵柿子树,树上柿子依稀可见,有些已经泛黄了。大路左边是茂盛的牛筋草,齐刷刷都伸出大路了,记得小时候还是黄泥路,村民下田把路踩得光溜溜,连路边的杂草都剪了,如今修了水泥路,却不见剪草的人。一株暗蓝色的南瓜藤肆无忌惮地爬遍了正面斜坡,黄色的花朵在一片细长的牛筋草中间别有风味。

她沿着大路走下斜坡,很快来到桥上。她到了桥中收住了脚步。前面一男一女正从桥对面的榕树下并列走来。女子正是堂姐。傍晚的山风从山上扫下来,把路边的芒草压折了。

堂姐,她说,他们还离她几步远。

春芹,你什么时候回家了?堂姐问,小步向她跑过来。

刚放下书包,去伯娘家找你,伯娘说你······你们去石川了。

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你的未来姐夫,李程伟李先生。

她吊着眉头扫了一眼堂姐左手边的男子,肤色不白,理了个时兴的发型,畅直的鼻梁上搁着一副深蓝色眼镜,她看他时,他也看向她,镜片后面的小眼睛眨了一下。

你好,她羞涩地说,脸上热了一阵,马上转移了话题,石川现在人多不多?

附近村子好多青年男子去了,那里新开了一家农家乐,还有一个农场,鸡鸭牛羊满山坡跑。堂姐连珠炮似的地说,我们原本想等你回来一起去的,可是他非要出去走走,你伯娘也说太晚去,回来就看不见路了。我们下次再一起去吧,反正这次回来也不急着走。

这次回来住几天?

七天。

你们去了石川多久?

半个小时左右,没什么好看的,其实就几块石头和一潭水,一群赤条条的男子在里面下饺子。自从开了农家乐和农场,水就没原来那么清了。这次回来感觉好多地方都变了。你还记得那棵榕树吗,小学放学,我们都是按年级排队,有次队伍刚走到那,有个男生摔进坑里爬不起来,当时笑死我了。小时候觉得坑那么深,现在都不过膝盖了。堂姐笑着说。

李先生苦笑一下,却看了看她。

她怎么能说自己那时候还没学会记事呢,只好不说了。

堂姐大概一米五三的个头,刚触到李先生的肩膀,而她眼睛快与她头顶齐平了。令她惊奇的是,她与生俱来的可爱非但不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弱减,反而与日而增。她右边嘴角有点往里歪,可无意间成就了她最动人之处,一笑起来就像自然上扬,小巧的鼻梁清风起微波似的浮起几道细痕,配上那双略大而黑白分明的眼眸,着实吸引人。堂姐从小到大身边都不缺恶作剧的男孩,奇怪的是她好像很早熟,从不以此自傲。也许这才保持持久的魅力吧。而身边这个李先生是恶作剧的男孩吗?她在心里暗想,如此斯文应该不是吧。不过人不可貌相,不然也不会有人心隔肚皮的说法了。李先生自然地望着远处穿过农田的电线杆,他突然伸出手,打断她们说:“五线谱!”她们跟着李先生视线望过去,只见一溜燕子站在电线上,足足有十几只,傍晚中,它们仿佛一个个黑点,快与电线合为一体了。她心里默念:真是永恒的五线谱啊。暮色四合,他们三个站在桥上,望着桥下从山上哗哗流下的溪水,这股溪水就是流往石川的。水边有一些垃圾袋和塑料品。蝉声在农田、草丛间此起彼伏,凉气不期然由四面合围而来,芒草硕大的穗子迎风拜舞,实在袅娜可爱。

我小时候从桥上跳下去过。堂姐说。

你是说你从这里跳下去?下面可是小水沟,不是水池。李先生说。

哎呀以前还是木桥,没这么高,可能到桥墩那里吧,堂姐说,把头伸出去,指着桥墩。

春芹也跳过吗?李先生冷不丁地问。

我?我······记不起来了。

春芹可是乖乖女,她才不会这样。堂姐说,递给她一个眼色。

可是看得出,看得出,李先生笑了。

你看得出什么了?堂姐仰起脸问,做出娇嗔姿态。

李先生沉默不语,把脸别过去。

他们三个往回走,她和堂姐在前,李先生在后。抬头一望,村子背后的扇面似的大山不知何时浮上了淡薄的雾气,在岭南,只有山中才有些许初秋的味道。北面密林之中闪过几下摩托车灯,隔了一会才听到仿佛从岁月深处传来的引擎声。她在很小就听说,北面大山的后面还有两个村子,走路进去要一个小时。

在上坡时发现,右手边的南瓜花有些凋谢了。


三.

回来那天,凌晨时分,她睡梦中迷迷糊糊听到了瀑布的声音。为什么会听到瀑布的声音?真是让人费解。隔壁的北市镇听说有个风景区,景区里就有个小瀑布,可是从这里到北市镇至少要两个小时呢!她躺在床上,想起了傍晚桥边的事。

在回来的路上,堂姐又说起刚才石川的事时,李先生有些埋怨地说,我还以为可以钓鱼呢?

我们这的鱼可不是用来钓的。

那是怎么捉的?

电鱼。

真残忍,那些小鱼小虾都难逃厄运。我还是喜欢钓鱼。

我也喜欢钓鱼。她插了一句。

钓鱼得钓多久啊,而且山上的水潭很小,钓竿都没地方放。堂姐说。

我们钓的是心情,李先生笑着说。

她不再接话了。

他们刚走到地坛,看到两个青少年在投篮。

你可以去跟他们玩啊,堂姐对李先生说。

这多不好意思,李先生说,我那么老,人家那么小。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他们不会吃了你。堂姐说。

李先生把脸转向扇面大山,慨叹地说,这山真大啊。比大理的山都高。

我都跟你说了,我们的车在半山腰行驶,你还不信。现在知道了吧。堂姐说。

信了,简直就像坐过山车。回来时遇到下雨,雨水白花花的,好像浪花,真美。不过也很担心泥石流,回你家一趟就像探险。李先生笑呵呵地说。

拐着弯说我家山。有个女孩带男朋友回来见家长,男朋友被吓得半路回去了。堂姐说。

结果呢?李先生问。

分了。你要是敢跟我分手,我就杀了你。堂姐抿紧嘴说,握住小拳头举在他们眼前。

你是说电鱼是在山上?李先生问。

是啊。

山上还会有水潭?

当然有,我们后天装“神仙水”也是在山上水潭装啊。

什么是“神仙水”?

就是中秋节这天晚上到山上那口泉装的水,这是我们这的习俗,喝了“神仙水”可以祛除百病,也用来洗澡,对皮肤好。不信你问春芹,她也知道。

李先生把脸转向她,她说,我听大人也是这样说的,不过我没去装过。

哪里来的涛声?李先生问。

你是幻听吧。堂姐说。

那是一棵松树吧?李先生指着地坛边老人健身器材旁的树干弯曲的树说。

是松树。她说。

松涛松涛,我听到涛声也不奇怪啊。李先生辩白说,你回来之前还说带我去看瀑布呢!

在北市。堂姐说。

远吗?李先生问。

差不多两个小时的路程。

这么远!我不去看了。

她隐隐觉得在李先生和堂姐中间横着一帘瀑布。

凌晨窗外的冷空气丝丝缕缕钻进房间,月色皎洁,透过玻璃,在地上盈了一片炼乳的白色,夜色清幽,房间狭窄,好像与外面无异,山间寂静之音通达,阵阵袭进脑间。她再也睡不着了,也许让她牵挂的不是桥边之事,也不是那阵松涛吧。想起松涛,房间似乎就回荡着这个阴柔而令人陷入虚幻的声音。那么说该是秋游那件事了。

那是七年级时的十月底,学校组织去秋游。他们去隔壁县的一处闻名省内外的风景圣地。景区以漂流著称。学校为了安全起见,不给他们玩漂流,只是到处看。她和班上同学来到一处漂流前面,站在木桥上,看着碎玻璃珠的流水从山下飞流下来,晶莹剔透。其中有个八年级女生引起她的注意,她看着击碎的流水,脸色却平静地出奇,又好像要把脸贴上去,让纯净的流水冲刷。她被她的如无风的湖面的表情深深吸引了,于是悄悄站在她身边。没想到隔了一会,她扭过头对她说,从上面冲下来一定会死去了吧?眼神储湛着恳切的期待。她说,怎么可能,他们都坐在充气橡皮筏上呢,很安全的。她继续说,要是没有充气橡皮筏呢?她说,没有充气橡皮筏怎么可以呢,很危险的啊。她淡淡地说,一定会死去的。她被她这番话震惊到了,腾起的水珠偶尔打在脖颈上,有股透心凉。她离开木桥不远就听到后面有人惊呼:有人跳水啦!有人跳水啦!

  • 1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初恋
  • 分享到:
  • 猜你喜欢!
本文所得 57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笑谈一生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2-22
  • 陈彻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2-07
  • 笑笑书生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11-23
  • 520周冠打赏41000,共计41000
  • 2017-11-20
  • 嘲讽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7-11-17
  • 瓜子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7-11-17
  • L.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7-11-14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这是一篇散文化的小说,没有过多的故事,却有浓酽得排解不开的愁肠。作者对14岁少女春芹初恋的心理描写十分细腻纤毫,就像有一根肉眼难以看见的丝线,在情感深处更深处轻挠,让人深陷其中,以自己的初恋去陪春芹一起萌动初开。那些个阳光灿烂多梦易感懵懂生涩好奇渴望,都化作点点轻泪,在起风下雨潮湿雾霭长着蒲公英牛膝草的乡村,消融。
  • 回复
  • 作者笔下少女朦胧的内心悸动,以及周围青山碧水的自然环境,让我联想起沈从文的湘西系列小说,“她”的情思和举动,也颇具“翠翠”等少女的自然美感。值得一提的是,叶京京还在用心描写自然环境,这在当下小说文本中已难能可贵,比如“桥下流水淙淙,她视线沿着流水望上去,蒲公英、酢浆草、牛膝菊、稻槎菜在水边依稀可见,最常见的是芒草,枝叶细长而柔韧,山风过处,一径的娇媚。”安静迷人的文字。
    • 一叶2018/02/08 17:12:42
    • 分享到:
  • 谢谢德彬兄的点评!大家共努力

    回复

    • 陈彻4举人2018/02/07 00:53:25
    • 分享到:
  • 这一篇把少女情窦初开、被莫名的躁动骚扰的内心描摹得真细腻啊!情不知从何而起、一往而深。“情”这个东西其实一直应该是跟“欲”密不可分的,而“欲”全跟从生理发育的节奏波动。没有受过文化浸染的山野少女,其情之萌更天然得如同“神仙水生萍”。如此微妙却又如此自然,这才是人类最自然的生长节奏,它不在乎文明社会的伦理是非、功过罪孽。但跟文明社会接轨之后,就要受到文明的评判了。一念及此,怅然若失。
    • 一叶2018/02/08 17:15:21
    • 分享到:
  • 谢谢陈彻的精彩点评

    回复

  • 那瓶“神仙水”已经生萍,小女孩心头也已经生萍。但那毕竟只是浮萍,无根,叶青青,随波而微微荡漾,已如海上波澜。山耶水耶?风耶萍耶?情缱绻,意渺渺,宛在水中央,宛在萍叶间。略显粗犷的文字,却表达出十分精细、生动、空灵的意蕴,人与景合,景与情谐,如一首不分行的长诗——读毕,我心也已生萍。
    • 一叶2017/11/21 20:24:43
    • 分享到:
  • 谢谢笑笑书生的点评。

    回复

  • 只有文字,美丽跳动的方块精灵,在作者纯洁光滑的笔端,打捞了她以及我们每一个人曾经悄悄的收藏。 情节过度有点含糊,还需再梳理打磨,结尾也收得快了点。
    • 一叶2018/02/22 13:51:18
    • 分享到:
  • 谢谢您的点评和指导。我再仔细看看。

    回复

    • 黄元罗4举人2017/11/22 08:53:21
    • 分享到:
  • 十四岁的春芹在中秋节放假期间,遇到了从深圳归来探亲的堂姐及其男友李程伟,在短短的一、两天的交往中,对未来堂姐夫产生了一丝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并在多年后将之称为“一去不复返的初恋”。其实,在我看来,与其说这是“初恋”,倒不如说是未成年的留守儿童在长期缺少关爱的情形下,对比她大不了多少、又给她以缕缕关爱的略微有些熟悉的人的“依恋”。
    • 一叶2017/11/22 09:54:22
    • 分享到:
  • 谢谢黄元罗先生阅读和点评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3星
  • 3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9
  • 35992
  • 18
  • 5930
  • 欢迎邻家新人夜上阑珊!她从湖北一回到深圳,就写了二首诗及一篇文章发在邻家。施霞是一位非常勤力的写手。《一棵孤独的树》这首诗,开篇略感压抑,如“我独自站在那里,站成一棵孤独的树”,这句诗中好就好在一个“站”字,让人开篇就有一种读下去的欲望。但当读下去却又豁然开朗,这首诗又并非是一首只写孤独的诗,或许写的是爱情,或许写的是亲情,“我的心啊,等成果实,盼着你来采摘”,这句诗眼就非常之妙,能打动人心!

    方华吉一棵孤独的树

    2019/12/9 21:23:35
  • 施霞小妹是我湖北乡党,她是深圳市作协会员,我们是在市作协安排的凤凰、张家界采风之旅认识的,施霞是一位网络写手,写过长篇,文笔颇佳,故我向她推荐了邻家网站,没想到她很快就在邻家注册并发文章了。文中的汪明山我是熟悉的,因我的祖籍也是鄂州市鄂城区,她写的汪明山离我老家汀祖也就五公里路程,所以读她的文章有一股归乡的亲切感。施霞在文章中用较多的笔墨写了在装修新房过程中的亲情友情,朴实自然,感情真挚,特赞之!

    方华吉这个冬天很温暖

    2019/12/9 21:02:10
  • 看完这篇文章,我感受到更多的是冷和难受。不错,亲戚是一帮有爱有温暖的好亲戚,让人在冬天遇到暖阳,可是“我”婆家的做法就有点让人觉得不可思议了,新媳妇回来,不说住新房子,但新被子还是要置买一套的吧,这倒也罢了,更难以容忍的是,结婚第五天,老公就对怀孕四个月的“我”拳打脚踢,想想都觉得可怕,如何能与他度过20年的委屈岁月?文章对亲戚亲情叙事方面略为平实,如果加上一些感情色彩,感染力会强一些。

    梦晴这个冬天很温暖

    2019/12/9 15:05:26
  • 遇到好的风景,还要遇到好的人,才算相得益彰,对得起旅行的热情、期望与所花费的精力、金钱。现在祖国大地,大江南北,好风景不少,被人糟蹋的地方也不少,视觉的餍足,往往伴随着心灵的煎熬。国庆在丽江,固然也感受到了餐饮、住宿等服务水平的提高,但也见识了个别同胞为了一些蝇头小利,而丧失了诚实和朴素,做些不该做的小动作,让人不禁心生鄙视。祈愿这个国家,土地干净,风景秀丽,礼仪葳蕤,人文昌盛,庶几可称文明国度。

    笑笑书生旅行散记

    2019/12/9 11:07:35
  • 有亲人和亲情,是人们活着的理由,也是幸福的保障。不过,你那个结婚第五天、对怀孕四个月的你拳打脚踢的老公,实在是让人无语。我倒建议,你应该勇敢地把那段省略的“一万个委屈二十年的艰辛岁月”写出来,这些内容本身就具备了建构优质非虚构作品的特质。

    笑笑书生这个冬天很温暖

    2019/12/9 10:56:33
  • 欢迎新作者的到来。在寒冷的冬天读作者的文章,心里有许些暖意。眼看临近春节,在深圳打拼的人,往返于异乡与故乡之间。其实有很多的无奈,也身不由己。文章虽短,蛮喜欢作者的文风,看似聊天的语气,字里行间无不露出亲情、乡情与友情。按理说修房子是大事情,都应该亲力亲为。但又舍不下在深圳打拼的事业,一个人有这么多的亲人真好。有他们的支持,能让作者能好好打拼。哈哈,喜欢文章中的三奶奶,会喝会打麻将,蛮有生活气息。

    春风妙语这个冬天很温暖

    2019/12/9 9:06:55
  • 作者不仅是美食家还是旅行家。通过在旅游中遇到的一些人,一些事,记录人性的光芒与善良。在江西寒冷的冬天,六十多岁的阿奶雪中送炭,引他们进屋烤火,还免费给姜汤喝。果农免费让他们摘橙子品尝。婆婆待游客如亲人,服务周到。在草原上体贴入微的司机,让游客在自家吃到价廉正宗江西菜。后来作者己经回深,求他帮助被宰的20位旅客。受作者引导,帮助邮轮上下游客改正浪费食的确缺点。心存善念,计较少包容多。会遇到更多美好

    春风妙语旅行散记

    2019/12/5 12:32:34
  • 一口气看完,行文如涓涓细流,叮咚作响,演奏出一曲优美的乐章。整篇文章有情有景,有文学有生活,有见识有思考,把丽江的诗意、古朴、美好描写得淋漓尽致,令人向往不已。如果没去过,说不定就会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其实,曾经去过两次丽江,过度的开发,丽江已经很商业化,现在脑海里只残留着古城里的”灯红酒绿、人流如织"的记忆,真的怀疑,难道我之前去的是假丽江?

    梦晴人间净土——丽江城的日与夜

    2019/11/26 11:41:52
  • 最早去丽江是2004年的事情了。之后再去过一次,却远没有第一次那么令人刻骨铭心。当然现在的丽江早已不是那时的丽江了。那时的丽江是静谧的、诗意的、带有异域风情的,它很神秘,也很古朴。但身处其中,又处处能感受到热情和天性之美。无论是万神园还是洛克故居,无论是茶马古道还是束河古镇,都令人向往。

    江飞泉人间净土——丽江城的日与夜

    2019/11/26 10:47:35
  • 好舒服的文字,一见如故,再见倾心。风穿过北方,经襄阳,过长沙,穿清远,到深圳。不仅仅是美,还有气场有底蕴。今夜龙华上空,有一颗量子卫信。

    大明府故乡风吹晒布路

    2019/11/24 21:08:23
  • 飞泉今年很高产,一篇孩子又一篇孩子滔滔不绝地生,羡慕,嫉妒。记得在图书馆南书房参加一次活动时,跟赵老师打过照面,很平静和气的一位长者;朋友圈里也见过他的书法,清润可人。在飞泉笔下,赵老师不但是个杂文家,同时也是个深圳主义者——高攀一句,跟我一样。他的《深夜记》,是关于深圳的文字,“既有二三十年前的历史画卷,亦有当下的风情拾遗”,见秦人风骨,见深圳情怀,让我忍不住想一读为快。另,谢谢飞泉提到我的名字

    笑笑书生见秦人风骨,见深圳情怀

    2019/11/19 16:33:58
  • 总之,道是无然却有然,读不懂的人就如读不懂的诗一样,太深奥了就不是草根,小鱼总浮在水面上,要是能沉就不会直白这么简单了。诗不是深藏的专利,我们普通凡人也可以可学学诗仙诗圣去面朝黄土,仰望天穹,发发内心感叹有何不可?大鱼大肉可入席,难道青菜萝卜就不入味?营养学里面粗茶淡饭也有一课,本以草根多发力,为何不可叹几句,来深三十近三十,往来无常莫怨人!

    文缘磋砣

    2019/11/19 15:12:59
  • 家弟非常精进,写了这么多的词。我基本上没写过词,但我非常喜欢读。要写好一首词,很不容易。平仄,韵律。每句子中包括了许多的典故,要积累很多的知识才写得好。年轻人能把词也得炉火纯青,除自身努力,想必也受到家人的潜移默化吧。从家弟这首词中,让我读到了弟弟的大婚举办在国庆之际,广东与湖南人结为伉俪,郎才女貌。这首词作者对弟弟与弟媳衷心祝愿,愿他们百年好合,早生宝贵子。这也是作为双方父母与亲人美好的期待。

    春风妙语沁园春•贺弟弟大婚

    2019/11/19 9:59:53
  • 再看这首关于父亲的作品,内心难免联想到前几日连续看的电影《偷自行车的人》《小鞋子》和《草房子》,里面形形色色的父亲就是我们熟悉或者陌生的那一个。父亲是经常被我们忽略的人,关于母亲的文字浩如烟海,而对于父亲的书写,仿佛被遗忘一样。但我们知道,父亲是更加不会表达的那一个,他对你的爱是和母亲一样的。于是,我看到作者笔下罗列父亲的好,但作者却无法真正代替父亲感受到生命的疼生活的苦。

    江飞泉​父亲,我喊不出你名字里的疼

    2019/11/15 10:12:17
  • 虽然文字有些稚嫩,但还是有蛮多可取处。其一就是质朴的情感,通篇没有过多的修饰和纷繁意象,反而释放了一种直白纯朴之美,譬如,关于学校宿舍的校友,本身就带有校园里质朴的特质,这种回忆总是令人记忆犹新,且非常美好。作者应该非常年轻,有着令人艳羡的年龄资本,意味着有更多见证生活美妙的机会。于是,想建议下,多写写身边的事物,身边的人,身边的风景。

    江飞泉白昼流星(外三首)

    2019/11/15 10:02:18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