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寻找
  • 点击:41658评论:92018/08/25 12:08

夏日的夜晚,溽热缠绵不去。老王有些烦躁,手中的遥控器把电视翻了个遍,没有一个可心的节目。他起身走向阳台,一座钢结构大厦正在施工,夜幕中如同一只大鸟,旁边的地铁站灯光闪烁,人来人往。

手机蓦然响起。

“王种……刘兴考上了!……今天上午刚发的榜,千真万确,王种……!”一个操着蹩脚普通话的男中音。

老王一时半会儿没有反应出为什么找王种的电话会打到他这儿,“嗯、啊”的应声中快速搜索记忆的犄角旮旯。

突然,脑海中灵光一现,他想起了那个西村男孩儿。没错,他资助的那个男孩儿叫刘兴,三年了,算来今年该高考了。时间就是这么他妈的快!老王有些感慨。难得的是,这孩子竟然考上了。

打电话的人是刘兴的班主任张老师。三年来,老王和张老师在一张银行卡的两端,每个暑假开学前半个月,老王会准时在账户里存入四千银子。账户那一端的张老师会将钱取出,负责安排且监管这笔钱做刘兴的学费和资料费,余剩则的按月均分作生活费。说实话,老王不是很喜欢这个张老师,三年前第一次通电话时,张老师称他“王先星”,这一次是“王种”,几多显摆自己颇见过世面的腔调让老王很不舒服。但是老王不得不承认张老师当年的推荐词确实打动了自己:他说刘兴是一个有上进心的孩子,虽然家里穷,可是学习很努力。上进心、穷、努力这几个关键词打动了老王。想到这笔钱会让一个山区的贫困家庭不必为学费而纠结,会滋润孩子的胃,红润他的脸颊,照亮他的梦想,老王就会从心底吁出一口长气。三年时光,弹指一挥间,没想到竟然结出了果子。

放下电话,老王莫名的激动起来,光着一双脚在客厅里绕起了圈子。这个电话让老王胸腔中那个泵强劲起来,四肢一下子充满了力量。他突然觉得自己不是在光洁的客厅里,而是在家乡七绕八拐的山路上,身上穿的不是舒适的居家棉布睡衣,而是一条布满汗渍和污渍的大裤衩,步入中年日益臃肿的身躯也被置换成一跳八丈的好筋骨,这副筋骨脚底长了弹簧,正在铺天盖地的阳光中跳跃着奔跑,搭在肩头的鞋子在他前胸后背噼里啪啦地敲打,他丝毫没有觉得疼痛,只想让家人早一点分享到他考上大学的喜讯。那时的自己很瘦,可是青春逼人,那时的自己很穷,可是希望满满,那时物质并不丰盈,可是心中的幸福感却远非眼下可比……

二十年前,在单位不咸不淡吊着的老王辞职南下。在人潮汹涌的华强北,目睹了那铺天盖地的电子产品和购买者,他迅速嗅到了商机,和同学租住了下沙的城中村,做起了电子产品生意。搏击商海,创业的酸甜苦辣尝了个遍。好在深圳并不排外,英雄不问出处,给他这颗干涸无助的种子提供了一方潮湿。多年的辛勤打拼,他终于在这前沿座城市扎下了根——他在深圳买了房,购了车,由一个赤手空拳的穷小子一跃而“中产”。可是近来,老王觉得自己的生活缺失了激动和芬芳,变得十分寡味。儿子去法国读书后,家里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只日本狐狸犬,老婆每天嗲声嗲气地喊它“乖女儿”。昔日一起创业的“战友”们不约而同地进入一种半退休状态,每天相约喝茶,大谈特谈、并身体力行坊间养生之道。他有些疑惑,如果说妻子是因为儿子出国读书,无奈之下寄情“乖女儿”,那么是什么让曾经坚信脑袋变成骷髅之前一定要有一番作为的“战友”们如此虔诚地供奉肉身?老王听到自己的内心挣扎着发出一个声音——生活不应该是这个样子!

老王的内心突然升腾起一种渴望:亲赴西村,去看一下刘兴!他要在这个偏远山区的男孩身上寻找一种东西,一种自己也曾拥有却不小心弄丢了的东西。


那个充满霉味的夜晚永远订在老王的记忆深处。

三十多年前,老王还不是老王,甚至也不是小王,他只是一个十六岁的农家小子。

这个夏天的雨季格外持久,两个星期不见太阳了。绿色的青苔在地面和墙体间称了大王,房间的角落里也悄悄地冒出了它们的子民。家具的腿脚已经泛霉,房间里弥漫着一股腐朽之气。窗外,雨还在不紧不慢地下着。雨水从檐角落下,滴在母亲腌咸菜的缸上,滴答声紧凑而又悠长,让屋里人听来恍如隔世。

煤油灯跳动的光晕中,他和妹妹凑在一起做作业。一道几何题困住了他,他抬起头,看了看妹妹。妹妹蜷缩在桌角写字,左一撇右一捺,认真地了不得。妹妹头上的一只羊角辫有些散,他想过去替她理一下,可是忍住了。他又看了一眼母亲,母亲坐地稍微远一点,正在为他做鞋。蓦地,他心底升腾起十分的内疚和自责,最近脚长得厉害,去年的鞋子还没有穿旧就小了……他的目光停留在母亲的手上,母亲的手不大,骨节显得格外粗,长长的针在这双手的指引下无比驯熟地穿行。他注意到母亲眉头锁着愁,脸上挂着苦,联想到这几日父亲的沉默,他隐约感到家里有难事儿。果然……

“玲子,明天起,咱不要到学校去了,嗯?”母亲把被针扎到的手指放在唇间吮着,眼睛看着窗外。

“嗯?为什么,娘?”小妹吃惊地抬起头,眼睛怔怔地望着母亲。

“这两年庄稼收成不好,我和你爸商量了,家里只能供一个人上学,哥哥上高中了,学费很高,玲子是个女……”妈妈的声音越来越低,最后几个字几乎听不到了,抑或母亲根本就没说出口。

妹妹转头看了看灶间的父亲。父亲倚坐在门口,黑暗中一声未吭,只有烟斗的火星在闪烁,伴随着几声咳嗽。小妹默默地收拾起纸笔,一句也没有跟妈妈犟。

走出山村,每当他看到班里扎着长辫的女同学,他都会想起妹妹那张漫水的脸颊。

多年后,妹妹的女儿为了给染肺结核的父亲买药,为了弟弟能够继续读书,初中没有毕业就外出打工了。他是在半年后回乡过年才知道这件事情的。他跟妹妹狠狠地吵了一架,揭心剖胆地骂妹妹狠心、麻木、无知……妹妹还像小时后一样,一句也没有犟,只是在他筋疲力尽的时候说了一句:这么多年,我一直在心里怨娘,现在才知道娘心底的苦……

他不顾一切地找到妮子,告诉她,去上学,舅舅给学费!

妮子说,爸爸的药也很费钱的。

他说,舅舅一起给,舅舅在城里上班呢!

妮子说,不用了,舅舅,我已经不喜欢读书了,我挺喜欢缝纫厂的活,真的。


二十多年前,他大学毕业被分配到家乡的省会城市工作,那时大家都喊他小王。他的心像老家后院的那片水塘,明净而又善感。

初次看到街角蓬头垢面的乞讨者,他心底很是震撼,他想起了挣扎在贫瘠土地上的父母。那天中午,他没有去食堂吃午餐,而是把钱送给那个皱纹里塞满污垢的老头儿,自己则躲进办公室里拼命喝水。第二天,当他偶然再次出现在街角,他发现老者眼前一亮,瞬间切换了为他量身定做的表情,苦难、无奈,卑微、感激……一切来得那么快,那么自然。

后来,他不断从同事们的口中听到不同版本的欺骗,自己在工作中也亲身体验了人情的淡薄和笑脸背后的诸多算计,慢慢地,他为自己的心包裹了一层铠甲,不肯轻易感动和怜悯。是啊,这个世界上欺骗无处不在,骗术日新月异,很多事情即使是你亲眼所见,真相也在别处。

那年春节,妮子辍学再一次震撼了他的灵魂。十几年过去了,下一代还在重复上一代的命运。那年春节后,他果断地辞了职,跟着回乡过年时带回许多电子表的同学去了深圳……

电视上,一个中年男子正用浑厚的声音播报:某地区159名儿童吃上了免费午餐。第一次吃上午餐的孩子们把碗舔得光光的,每一粒米、每一滴汤都没放过。 屏幕上,一个领到新饭盒的男孩正裂着嘴巴大笑。老王注意到,这个新门牙还未长出来的小男孩眉梢书写着欣喜,骨子里却镌刻着沧桑。老王觉得自己武装多年的心又被击中了,一种鲜血淋漓的痛在他心底蔓延。

老王在皮包的夹层里找出“民间爱心传递,教育改变山区”的名片。那是去年他代表单位去省里开交流会,在宾馆门口一个娃娃脸的年轻人塞给他的:“四千块钱就可以改变一个孩子的命运,欢迎您为山区教育出一份力”,眼中闪烁着认真和执着。老王油然而生一股尊重,在当下这个精神无力的都市这种眼神早已稀缺。为了不让对方觉得尴尬,老王清楚的记得当时自己故作认真状地把名片放在皮包的夹层里。

多年来,习惯“被捐款”,习惯不必知道自己捐出去的钱的飘向何处,老王钦佩免费午餐的发起者,庆幸有许多人在孜孜以求地为贫困地区做事情。虽然一年四千块钱对老王来说不算什么,可是他不想锦上添花,他想雪中送炭。他希望自己的援助能够真真切切地生根发芽,当然如果能开枝散叶、萌花结果就更好了。

名片果然在,老王拿出手机,按下数字拨打出去。一个年轻的男声以无比诚恳的口气告诉他,这份援助回避了社会慈善组织、助学机构、教育局、甚至是校长,和接受援助的孩子建立“一对一”的关系,银子直接应用于孩子的学费和生活费,并且由第三方班主任进行接收和监管。放下电话,老王对组织者充满了敬意。老王想,真也是难为组织者了。


七月酷暑,骄阳流火。庄稼地里,玉米已经吐须,棵棵亭立,随风摇摆。蓝的天,绿的树,天空中飞翔的鸟儿都让老王心底升腾起一种难以言说的亲切。老王的脚步格外轻盈,回到了家乡般兴奋,在城市里淤积多日的幽暗随着汗水摔打在脚下的土地上,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西村之行对老王来说无疑于穿越时空之旅,想到自己可以以“他者”的眼光,去看一看三十多年前的自己,老王觉得自己像被打了一管鸡血,内心莫名地骚动起来。

行走在乡间小路上,老王有些感到力不从心,多年的城市生活让自己双腿的行走功能急剧退化,只一会功夫,老王就觉得自己腿上像被绑了沙袋。想到光着脚板在阳光下奔跑的岁月,老王有些羞愧。

“上来搭一程吧?!”一个脆生生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西村偏远已在预料之中,老王却没有想到要做牛车。一看到这个头上弯弯角,大嘴巴哞哞叫的家伙,老王就忍不住笑了。他上前拍了两下牛的屁股,这家伙骨架超大,一点也不比他小时候家里的大黄逊色。大黄可是一个“吃不饱”,害得他每天放学都得去割一大背篓草。

主人是小哥俩儿。哥哥娴熟地驾着牛车,目光熠熠,弟弟坐在车后,悠然地晃着小腿,上翘的嘴角儿和眯成一条缝儿的双眼,绘出了一个标准的笑脸。小哥俩都光着上身,裸露着单薄的脊背,蓝色的大裤衩裤腰上泛起了道道白碱。

“你们哥俩儿进城卖东西了?”老王对这种场景、这种表情十分熟悉。

“对!我们去卖玉米棒了。”弟弟急于让别人知晓他的战绩,声音脆脆的。

“收获不错喽?!”弟弟信心满满的童音感染了老王。

  • 1
  • 2
  • 3
  • 4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寻找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24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羽之月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9-10
  • 羽之月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8-09-09
  • 欧阳德彬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9-04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摘玉米棒去卖一次,哥俩可以卖40来块,卖十来天,加之做点别的,总共也就一千来块钱。老王准备给刘兴的钱是一万块钱。这就意味着,有些钱来得确实“太多”“太快”,但这样的钱,却没有到真正需要的地方去。这是需要社会反思的。这篇短短的文章虽然情节较为单一,语言也较为平实,但出现几处有意味的对比,较为成功地对不同的心理进行了刻画,整体节奏把握得较到位,也可算是新人的一次探索吧。
    • minty2018/09/10 22:50:56
    • 分享到:
  • 对于一个作者来说,最大的幸事就是有人共鸣自己的作品,非常感谢亲的阅读和点评

    回复

  • 此小说篇幅不长,故事、情节、人物、转折、冲突等诸要素却齐备。小说讲了一个奋斗致富的深圳中产人士热心助学的故事,注重表达深圳与其他地域的联系。在邻家网参赛的小说中,地域联系多是深圳与故乡之间,这篇小说却是深圳与一处陌生山村,可以说是一个新的地理维度。资助贫困生的老王实地探访,却发现自己的善良遭到欺骗,剧情戏剧性反转,令人唏嘘。
    • minty2018/09/10 22:55:20
    • 分享到:
  • 非常感谢亲的阅读和点评,备受鼓励

    回复

  • 看了心情很沉重,社会折射出人性的不同。很有共鸣,心理描写到位,赞!
  • 回复
    • 张夏4举人2018/09/10 07:46:10
    • 分享到:
  • 看到是对慈善下笔墨的小说,我便带着好奇读完了。文尾甩了个包袱,揭示出该被帮助的少年没有被帮到,慈善人士的善良被有权有势者利用。深圳是一座志愿者之城,爱心人士非常多,被辜负的想必也不少。这样的文章给人敲了一记警钟。
    • minty2018/09/10 23:07:04
    • 分享到:
  • 现实生活中,真相在他处的事例并不少见,慈善更是一个容易假象迭起领域。如何完善这一制度,让需要者真正得到帮助,是慈善事业发展和完善不容回避的一个命题。

    回复

    • 叶紫4举人2018/08/29 10:17:34
    • 分享到:
  • 这个时代最悲哀的莫过是,纯正的良心被欺骗。很多人都有以己之心度他人之困难,从而一心一意地去帮助他人的想法。本文前一段,让人心怀希望,下一段真相却让人心寒,情何以堪?社会上正是有少部分这样眛着良心的作伪欺骗,导致多少援助的手,伸得犹豫不决,多少善良的心,不得不裹紧。这比直接的砍一刀,伤害还深。这种借人类纯正的善心作的龌龊伎俩,理应受道德谴责,甚至法律制裁。
    • minty2018/09/10 23:09:22
    • 分享到:
  • 非常感谢亲共鸣拙作,备受鼓励

    回复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2星
  • 2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2
  • 12100
  • 1
  • 270
  • 这是一篇很完整的作品。子由从初入深圳,一路坎坷成为深圳人,经历过了几次转业迎来自己的明天。有情绪,很真实,特别好!最难得是讲到记者这个行业,看了网站不少小说,好像是第一篇跟记者有关的。我还是挺好奇这个职业,每天面对五花八门,生动有趣的走心故事。文章美中不足就在这里,随着子由转业后面再没有记者的故事了,挺可惜的。不过后续与老东家重逢的设定还是挺带感的,大有“你看我几分像从前”的豪横,哈哈。

    别看了子由

    2020/9/27 14:42:34
  • 作为打工者,说好听点叫社畜。总是在现实和梦想中挣扎,最后不得不屈于现实。这段人生经历挺温馨的,有辛酸,也有感动。有点小可惜的是内容留于表面,看下来没有让人印象深刻的点。大部分细节都用总结性词语带过,难免有些遗憾。这些故事能被记录下来,是多么可贵呀。

    别看了那群银行里的年轻人

    2020/9/25 16:05:46
  • “深圳的包容性和丰富性,是深圳人从全中国、全世界带来的,这种包容性和丰富性没有任何包袱,只要你从外面带来,就能在这里轻松落地,没有本地势力排挤你、压迫你,“来了就是深圳人”的核心要义是只有你自己有权为自己设计在这个城市的生活方式,没有现成的模式供你照搬。”——这也是为什么年轻人前赴后继奔向深圳的原因吧!另外,我对吃的要求不高,觉得窑鸡、酿豆腐、酿苦瓜已经很好吃了!看到了一个原来不了解的坪山!

    小龙的旅行从南山到坪山

    2020/9/23 22:51:11
  • “白云苍狗,人生过半,我要过怎样的下半生?”这不也正是我对自己的追问吗?我想,在深圳这片热土上,一定有着许多如我这样的人,心怀文学梦想却囿于生活,举棋不定、踌躇不前,只管眼巴巴地瞧着别人在文字世界里收获和精彩……而作者的这篇文字,让我欣喜地仿佛看到了未来的自己,看到了长年深埋于生活里那颗种子发芽的可能。就好像黑暗的角落忽然照进了一道光,这就是文字的力量吧。

    陈尘我在深圳没人脉

    2020/9/23 15:57:44
  • 往事又历历在目浮现眼前。再次回味和走进那段青葱岁月,我们都已经步入中年!那是属于我们共同的青春故事。我们哭过,闹过也笑过,还记得抢遥控器吗,还记得丹霞山之行吗?我们互相见证了对方的青春。我们的脑海中永远是对方年轻的模样!那是我们的黄金时代和S银行的黄金时代!那枚蓝色的行徽将一直和我们的青春永续。虽然S银行已经成为历史,但是将成为我们生命中永怀的一页!

    我们深发展人那群银行里的年轻人

    2020/9/18 22:55:46
  • 在日常的生活中发掘出了诗意,升华出了热爱。若没读过大量文学名著,凝结不出这样的文字,抵达不了如此的心境。只有绝对宁静的心灵,才有这样“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的心境。

    欧阳德彬秋天的石芽岭

    2020/9/18 17:43:04
  • 感谢两位老师及文友们的点评解读,本组诗篇以“蛇口”“渔民”“海边”“乡愁”为主线,写给那些在深圳改革开放40年里,来深圳追梦的“弄潮儿”,他们就如海中的一束浪涛,在日出日落中,以奋斗者的姿态,追寻梦想的歌声。同时,最后又以乡愁结尾,意在释放所有建设深圳的人,在40年里,一切的来来回回,让深圳的乡愁遍地生长,也让深圳发生沧桑巨变。

    李建华深圳40年记:吹过蛇口的歌声

    2020/9/18 14:40:42
  • 一篇很有质感的小说,一个拥有安静的名字却注定无法安静的女人,不安于平庸生活却无法摆脱。现实的乏味和网络吸引是当今大部分人的同感,安静面对急于厌恶的丈夫以及网上知音,陷入精神困境。但莫子安排的有些随意,从结尾看来似乎又是丈夫的化身,但无论他存在与否都有很大的漏洞。本来现实与虚拟的平行世界挺有写头,可是莫子的人设假如真是丈夫,那整个小说就垮了。不过整体叙事除了促些点,不够从容,其他还是可圈可点的。

    胡野秋无法安静

    2020/9/16 15:43:02
  • 这是一篇特色鲜明的小说,在睦邻的所有作品中终于有了一个灰色的边缘性的人物,一个有罪恶感的自我鄙视却又不能自拔的“小三”。她对自己的身份既不认同又不放弃,导致了一种分裂性人格。她对自己父亲的怨怼,背后似乎又隐藏着某种不可告人的情节,并对今天的“我”有决定性影响。小说的语言有冷到极点的温度。但小说的短处也同样明显,不断“巧合”的细节让故事的合理性打了折扣,其实稍作处理,便会让叙事变得扎实很多的。

    胡野秋外卖

    2020/9/16 4:06:44
  • 这组诗透着对生活的深刻见解,有些酸楚,有些无奈,甚至还有一丝不屑。这些情绪或者状态,也许人人都有,但这首诗的表达却是人人所无的。我一直认为,只要每首诗里有一两句与众不同的好句子,就是好诗。而这组诗里,每首都有不止一两句那样的好句子。

    胡野秋一只哭泣着的鸟

    2020/9/16 0:03:07
  • 相信这是绝大多数深圳人的寻常历程,似乎没有一处是意外,但文字仍然让人感动,因为平实间能看到细腻而诚实的描述。从1到3是深圳人的共同记忆,保存这份情感殊为珍贵。遗憾的是作为一个教师,笔误太多,希望能仔细校对一遍。另外建议网站可以增加修改按钮(可以限定修改三次)。

    胡野秋我与坪山十三年

    2020/9/15 23:46:07
  • 以少胜多,是这篇文字的长处,选取了“第一次”入深的几个绝对独特的个人经验,在深圳的停留来自于一次意外:海峡两岸对国庆节的定义差距。此后三天寥寥几个片段都很精彩:3元快餐,30元龙眼,800块工资……现在很多文章(无论小说、散文)写到过去的生活,只有感受,没有细节,包括吃什么、喝什么、什么价?无人记录,于是生活显得模糊,这篇文字让人瞬间回到过去,提供了不少长文章没有的东西。

    胡野秋31年前,我第一次到深圳

    2020/9/15 23:21:03
  • 作者以平静的调子讲述与园岭的交集,淡淡的字句间充满温情,却绝不滥情。文辞考究,体察入微。文章精短,在有些人看来似乎分量不足,其实我觉得好文章不在长短,能让人意犹未尽倒是最好的。

    胡野秋园岭迷藏

    2020/9/15 23:01:14
  • 口罩这一波行情,让很多人赚得盆满钵满,也让很多人,陷入债务危机,如丧家之犬。口罩紧急之时,相信无数人为这个曾经一毛钱一片的商品绞尽脑汁——我就曾为了保证出门安全,自制了几十个,以备不时之需。朋友圈,也每天会窜出很多口罩代理,口罩机器销售——这似乎和冬年文字里的“商机”一样诱人。这期间,我邻居从土耳其回来,给我带回了四盒口罩,200个。邻居告诉我,是中国产的,质量没那么好。那是在新标准出来之前的产品

    小宇口罩江湖之百万订单

    2020/9/15 16:52:14
  • 在这篇文字里安放着温暖的灯盏,足以照亮阅读的人,照亮那些给某个城市生硬贴标签的人。生活如江河,泥沙俱下,大事件中,共情、共知乃为常见。喷东、喷西似为高人。因此,就更需要发现美好,温暖人心的力量。曾经几何,写“善”更需要勇气。因为文字中的力量可以排山倒海,也可以激动另一群体……但,正能量始终是我们聚焦期待的。感谢作者发现并用文字保存一段特殊时期的美与善!

    秦锦屏深爱

    2020/9/14 11:39:26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