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兄弟Ⅰ
  • 点击:11104评论:22019/02/05 06:42


哥哥从城市里回来了。

从繁华的都市来到了愚人街巷古河村落。

逢年过节从城里回来,弟弟全家都很热情,就象接待贵宾一样受到隆重的款待。他几十岁的人了,却还是个单身,住在老宅的院落里,除了这么个简单的院落,几间陈旧的土房,父母什么也没有给他留下。他虽然没什么幸福可言,但回到村子里,最基本的还有个容身之处,还有个这么简单的遮风避雨挡寒的窝。饭做好了弟弟弟媳都过来邀请,又是拉,又是拽,他不去就把香喷喷的饺子,热腾腾的酒菜给他端过来。在村人们的眼里这是一对关系融洽关系刚刚的好兄弟。

当他再一次从繁华的都市来到古河村落愚人街巷。

他忽然发现他的房子没了,他原来的房子被夷为平地,院落变成了一片废墟,已经长满了野草。房子被拆了,那房梁房柱门窗等所有的木头都被弟弟给拆下来卖掉了,那房墙暴露在光天化日风雨之下很快就倒了。从此这院落就荒废了。

弟弟家的院落是新建的,十几间的房屋,好多房间都闲置在那里,大大宽敞的院落,哥哥没地方住,做为唯一亲人的弟弟家也可暂住一下。而哥哥刚刚踏进弟弟家的大门就被全家赶了出来。

他前几个月中风了,而且成为了偏瘫,从省城济南他来到这村庄几百里的路,他一个人不知道是怎样来到这个村庄。他得了中风,就意味着他丧失了劳动能力,他得了中风,就意味着他再也不能够赚钱,拿出些钱来给弟弟一家人花。治病住院又花光了他所有积蓄,他在外面打工几十年,一下变得一无所有。人瘫了,居住的窝也没了。他无处容身,连个吃饭的地方都没有!他没想到弟弟及其弟弟一家是这样冷血无情。就是一个乞丐去弟弟家乞讨也应该给一口饭吃吧!他悔恨自己以往对弟弟家那么好,每次回乡还给他们钱!如今自己老无所依,病得不象个样子,在他们眼中却变得连个乞丐连条猪狗都不如。自己不是猪狗那样的畜牲,他们才是。

当他托着病痛的身体象蜗牛一样一寸一寸挪动着来到这个村落,看到自己的房子被拆了,他看到家没了!他想去弟弟家借宿却被他们全家给赶了出来。

村人们对弟弟一家这种泯灭人性的行为指指点点,议论纷纷。人们说,亲兄弟,什么亲兄弟,有钱的时候是兄弟,没钱了,屁都不是。

北方的冬天那么冷,他无处安身,他就在村边上那麦草垛里住了下来。他费了好大的力气好半天才掏出了一个小小的窝,他把身体扎进那草窝窝里,那冷得瑟瑟发抖冻得麻木的身子才感觉到一丝温暖。天上下起了雪,那雪花飘过来落在他的蓬头垢面上,落在他破旧沾满灰尘的棉衣上,他露在外面的一半身子已经变白。他用虚弱的眼神看着苍茫的大地,看着他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白雪皑皑积雪覆盖着的村庄,看着灰蒙蒙的天上纷纷扬扬飘落的雪花,他此时才感觉到自己非常饥饿,他不知道自己有多久没吃一点儿食物了,也不知道自己有多久没喝一口水了,他的嘴唇干裂,他伸出舌头接住天边落下的雪花,雪花融化了,一股冰凉的水流顺着他的舌头流进他的喉咙。在这大年夜里,他的眼睛里噙满泪花。大年三十的晚上,他看到村落里万家灯火,他听到大大小小鞭炮的声响此起彼伏回音阵阵,那鞭炮的烟硝味吸入他的鼻孔,有一种说不出的温暖与香甜,黑黑的夜空闪烁着那五光十色色彩斑谰的焰火。那眼角的泪悄无声息地流下,在他布满灰尘的脸上划出两条鲜鲜潮湿的泪痕。他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悲惨最悲剧的人了,病重了没人照顾,还没地方容身,连一口最基本的食物的都没有,把自己赶出家门的那可是自己的亲弟弟呵!这所谓的亲情在他的脑海里被撕得粉碎得一塌糊涂。在这大年夜里,他想着自己的悲惨的遭遇情不自禁居然嘤嘤哭了起来!声音很微弱很低沉在恢复了静寂的夜里却显得很响亮而且传得很远很远,那声音在古河村落的上空萦绕盘旋,那声音在古河村落的街街巷巷穿梭,那声音跨过小河在古河村落的田野飘飘荡荡。

对于这样一个悲惨的老人,村里人看不下去了,就去拿食物给他,弟弟弟媳看见了,就劈头盖脸臭骂人家一顿。村里的人不能眼睁睁看他被活活饿死,被活活冻死,又不想被骂,于是就偷偷给他送些食物,偷偷给他棉衣被子。

村子里这些非亲非故的人都对他那么的好,而自己的亲弟弟对他却是冷酷无情。同样是人,而人与人的差距却有天壤之别!

他也不想麻烦村子里这些善良的人,可自己又行动不便丧失了劳动能力不能够养活自己,他就尝试着自己去野地里找些食物。漫长的冬天终于煎熬着过去了,有一天,他在田野的地头上发现了人家播种遗落的一些玉米粒儿,他的眼睛顿时有了光亮,就象麦哲伦发现了新大陆,闯关东的汉子在深山里发现金矿一样兴奋,他趴在地上把那些金灿灿的玉米一粒粒捡起,象宝贝一样放进自己的衣兜里。

他觉得自己活得太窝囊了,在村子里活得人不象人,鬼不象鬼,就象个孤魂野鬼幽灵一样在村子里飘荡。他决定去找弟弟评理,是因为弟弟拆了他的房子,以至于使他无处居住安身;他要找弟弟去评理,因为他曾经给过弟弟一家许多钱,如今自己遭遇了不测和劫难,他们却袖手旁观,就连别人对自己施舍也会被他们痛骂!如果象以前那样他的身体正常他会把禽兽弟弟全家在地球上抹去。他会让弟弟全家见不到第二天的太阳。而今天自己沦落成这个熊样连缚鸡之力都荡然无存!

他象蜗牛一样一步一挪地走进弟弟家的大门,弟媳这个波妇从屋子里出来就对他打骂,说他闯进院里是来偷东西的,骂他是个十恶不赦的贼,更过分的是还对他进行搜身。

他想理论,可他的嘴却是不听使唤,嘴都张不开,他嗯嗯吱吱了半天,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的语言功能也早已丧失殆尽。

弟媳在他的衣兜里搜出了一大把金灿灿的玉米粒儿,她说那玉米粒儿是偷的她家的,以后再敢进这个大门就要打断他的双腿。她叫骂着把那些他捡来的玉米粒儿象天女散花一样撒在院子里,十几只鸡就蹦蹦跳跳飞跑着围拢过来抢食。哥哥又被弟媳用扫帚从院子里给打了出来。他的身子摇摇晃晃,差一点就摔倒在大门口。弟媳在地上捡了一块石头砸他,他本能地一躲,人就就趔趔趄趄摔倒在那里!半边身子上的衣服沾满了灰尘。

第二天,弟弟家的鸡全部死了,因为那播种的玉米粒儿为了防止地下害虫的侵食都是拌了剧毒农药的。哥哥没吃,所以哥哥没死,而弟弟家的鸡却全部遇难,无一生还。

从此,弟弟一家对哥哥更是恨之入骨,都认为哥哥是杀死这些鸡的罪魁祸首。都恨不得食其肉,扒其皮,抽其筋,拆其骨。

当我回到愚人街巷古河村落。在村子里,我再也没有见到过这位可怜的老者。他离开了这个让他恨之入骨也让曾经让他爱着的村落。听说有人见过他,他经常跟着火车进京。游走于我们的这个城市和北京之间京九线这段路程,刚开始他偷偷爬进火车站,时间久了,来来回回的穿越,站上的工作人员慢慢都认识他了。他经常偷旅客的行李,以此为生。

后来,他再也没有回到过这个村落,我更没有听到过关于他的任何消息。

讲完愚人街巷古河村落这位悲惨老人的故事,不禁让我想起易殿选的诗词《日出》:

有多少幻灭

就有多少希望上升

有多少黑暗涌来

就有多少光明临近

朋友

在这片神奇的土地上

我们怎能永远欢乐

而无视苦难的存在

我们又怎能永远幸福

而对痛苦无动于衷


  • 1
  • 关键词:兄弟悲剧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粱子4举人2019/02/11 22:41:35
    • 分享到:
  • 感谢您的温暖造访及其睿智的点评!!!!朋友们,新年快乐
  • 回复
    • 粱子4举人2019/02/11 13:37:54
    • 分享到:
  • 感谢您门温暖造访!!!
  • 回复
  • 最近来访
  • 粱子
  • (鹏城文曲星)
  • 4举人
  • 2星
  • 2钻
  • http://www.sdbaoyaotang.com/不知为何?!我的小说是真实的,我的散文是虚构的,我的诗歌却是穿越的、、、、、、粱子,2011曾获'炎黄杯'诗书画印艺术大赛二等奖;“‘全国暨海外华人征文大赛’二等奖。《星星诗刊》优秀奖。深圳社区文化奖等。作品散见于《中国作家》、《星星诗刊》、《芙蓉》、《扬子江》、《深圳文艺》等。主要网络传播作品有散文集《唱歌的蒲公英》。诗集《舞者》。长篇小说《愚人巷》、《野人笔记》、《我们的梦工厂》、《我们的贫民窟》、《冰河》、《冰凌》、《官奴》、《走过爱情》等。现供职于某外企。
  • http://www.sdbaoyaotang.com/不知为何?!我的小说是真实的,我的散文是虚构的,我的诗歌却是穿越的、、、、、、粱子,2011曾获'炎黄杯'诗书画印艺术大赛二等奖;“‘全国暨海外华人征文大赛’二等奖。《星星诗刊》优秀奖。深圳社区文化奖等。作品散见于《中国作家》、《星星诗刊》、《芙蓉》、《扬子江》、《深圳文艺》等。主要网络传播作品有散文集《唱歌的蒲公英》。诗集《舞者》。长篇小说《愚人巷》、《野人笔记》、《我们的梦工厂》、《我们的贫民窟》、《冰河》、《冰凌》、《官奴》、《走过爱情》等。现供职于某外企。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46
  • 37300
  • 174
  • 18990
  • 虚无,感觉恍恍惚惚的,感觉这个故事是一个梦。时光碎片一样的文字,也像断章。不同作者以往风格,一口气看完,有深意,有反思,不敢揣摩人物的凌乱心思。看似简单,却把细小的事情深刻的描写,看一遍,看似有千头万绪,其实就是一个爱情的故事的描绘,佩服作者驾驭文字的魄力。之前也看过书生写过与之近似的一篇,我看完,就像在梦游。。。

    梦蝶媚惑

    2019/7/13 20:19:24
  • “溯溪而下,本没有路的,惟溪流蜿蜒”。 从诗中可以看出,诗人热爱大自然的原动力。诗人对时间,生命在大自然中的描写有着特别的情感,感怀而又有深意。写雨,湖,梅花,山村,通过时间,凸显生命的沉重,让自然景物在画面上有了质感,字里行间,读来温暖,如沐春风。也许是意象太过密集,有些许审美疲劳,诗意上也有重复之感。

    梦蝶马峦山(组诗)

    2019/7/13 8:50:26
  • 可怕的房事,在深圳,留在这里,最怕什么,租房。衣食住行,缺一不可,在深圳,我还算幸运,二十年,我只搬过两次家。作者从看房,到买房,心里在纠结,在放弃,在坚持中来回折腾,折射出现实生活的残酷,谋生的艰难。两极分化越来越明显,怎样求生,或是说绝处求生。痛定思痛之后,买,买了就是赚到,也写出了大众买房的心态,小产权房,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梦蝶​100万,我住进了郊区城中村

    2019/7/13 7:17:57
  • 作品主要分为两大部分,前一部分写的是在汕头,后一部分写的是在深圳,汕头我不熟悉,深圳我却感慨颇多。作者采用大量的白描手法,来展现人物的性格与命运。小说里的优点很多,其中印象最深的是台风贯穿始末 ,既有隐意,也有象征,读着让我沉浸在意境的遐想里。我猜测,这篇文章的作者应该也是漂泊中的一员,否则写不出这样的文字来,许多丰盈的细节可以见证。

    紫荆花候鸟的春天

    2019/7/12 21:52:59
  • 从飞泉把这首作品贴出来,我足足用了2天的时间去阅读和学习。24首作品,诗人信手拈来,毫不费力,一行行的文字排开,创造出令人惊喜的诗歌意象,给读者带来审美的愉悦。飞泉的作品还是一如既往的技法相当娴熟,包括他在作品上的一些选材、修辞与用词,都是令人晦涩难懂,但作者这些充满灵性的诗作,又是时尚和奇特的。

    莲花汉子​铜质玫瑰

    2019/7/12 16:46:01
  • 坂田小黄车维修人员、麻墈村刘文清一家、龙华汽车站广场清洁工老李、景乐新村旅馆史老板。他们属于平凡而卑微的底层人物,为明天就业犯愁,为未来落叶如何归根烦恼……这是龙华的一角,也是社会普遍的现象,人们的生活品质需要保障,深漂打工者想要归属感,城市会是他们新的根吗?

    嘲讽四种深圳

    2019/7/12 11:57:02
  • 早年工作于华强北,或生活在其附近的人,不会不记得生意极好的万佳超市,后因租赁到期,而业主坚决不肯再续,遂无奈搬至华发北路,由曼哈国际商城取代。又数年曼哈易主,由各类通讯产品取而代之。时华强集团的老总,极力主张将集团名下的地产出租,于是先后有航空、物流进驻,企业陆续搬至关外。实不愧是老总,其后证明是对的,自此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华强北”诞生了。作者写了好几篇“深圳十大,”可谓熟悉深圳,也用心了。

    风居住的街道福田地理坐标

    2019/7/12 10:21:35
  • 这是今年写成的第11篇作品,也是前两天刚完成的,有人说读出了一点新意思,不知道她有没有骗我[呲牙]。我说过了,接下来半年,能写几个算几个,但一定会往狠里写。昨晚与一非常熟悉一二十年前宝安文坛的非文艺界人士喝酒,他说你写吧,别在乎发不发表,别在乎那点稿费,能写出来就好。我说是的,后来想想,我当时肯定喝得二麻麻了,不在乎,并非不需要[捂脸]

    段作文媚惑

    2019/7/12 7:20:18
  • 还是保持你自己的风格吧,因为写风花雪月的诗太多了。我觉得嘛,只要你写的诗有个性,同别人的不一样,真实于自己的内心又何尝不可呢。老实说读你们写的诗一时半晌还真读不完,不像小说能满足视觉神经的快感,一口气就可以一目十行。这些诗,如果快速读下便是囫囵吞枣,不知到底写了什么,因此,我想说的是其实这些诗的信息量很大。

    红红的雨​铜质玫瑰

    2019/7/11 20:36:35
  • 老段的小说,很多没读过了,感觉手法也变了,挺魔幻的啊。“媚惑”,梦一般的故事,亦真亦幻想,我用极快的速度读完,好像写了很多,好像什么都没写,给我就是这么一个奇怪的感觉,读后让人想的可能很多,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想法吧。故事似乎很简单,但细想起来又不简单。总之,老段的写小说的思路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或许这就是进步吧。

    红红的雨媚惑

    2019/7/11 16:46:44
  • 额鲁特�珊丹评论: 这组诗歌,以白描的手法将时代变迁中的个人命运,作了跳跃、碎片化的蒙太奇连接,使诗歌具备了长度和厚度,从而扺达诗歌意欲表达的主旨——忧患和悲悯的角度,有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冷静。 诗歌中的我,大多处在局外,这种观察,是作者价值覌的隐线,也是用痛苦换来的。这种身处局外的表达,比诗中的那些忍受更为深刻,痛世中的失望与痛苦,也更加令人纠结。

    宋憩园咖啡馆里的上帝

    2019/7/10 21:21:00
  • 桃德的诗一向圆润而晶莹,有时无法与他经商的老板形象联系在一起。恍惚中,总觉得他内心柔软得如一株从赣西山区迁栽在深圳梧桐山下的薄荷叶,在某个燥热的闹市里独独地散发着清凉的诗香。在他的笔下,马峦山的一草一木是如此的摇曳多情。无论是状景还是描物,都点到神聚。在这方面,我总觉得他的笔名莲花汉子,该改成多情汉子了。通读他的诗,情在神凝,诗入画,画中有诗。带着花的芬芳又不失阳刚向上的基调。

    叶紫​马峦山,岭南之地的桃源镜像

    2019/7/10 14:22:18
  • 我不知道是否需要给这组作品作一个诠释:关于这么冰冷的文字,是否能引发共鸣。答案是否定的。这些日子,我一直在想要写怎样的作品,寻找的过程非常艰难。这让我这小半年产量急剧下降,工作的枯燥和生活的琐碎甚至改变了我的精神状况和心理状况。我发现自己急躁了,之前的内心安静被打破。我知道这种危险,却无法控制它。我于是将这种冰冷的情绪和急躁的精神状态诉诸笔端,最终成为《铜质玫瑰》的意象和隐喻。

    江飞泉​铜质玫瑰

    2019/7/10 12:20:59
  • 忙碌搬砖一上午,我伴着那首《蜗牛的家》,读完了全文,最后的反转,绝了。朴实的文字间,有草根的辛酸,有游子对家的渴望。 那年在布吉大芬看房时,中介对我说这里将是市中心。我觉得这人不太靠谱就没再联系,如今十年过去了,至少那里真的不是市中心。 还有,香蜜湖现在还有500一平的房子吗?我加500都行啊!眼光,真的很重要。

    雪候鸟​100万,我住进了郊区城中村

    2019/7/10 12:07:51
  • 很难把桃德和花花草草联系在一起,他真的是人如其名,一个笑起来露出洁白牙齿的汉子。但是他一说到自然 ,一说到植物,那真的是眼睛放光的喜欢。正因为对自然的喜欢,这些都进入了他的心里,他的梦里,他的诗里。诗情画意,是他的生活,把生活过成诗,最美人生,不过如此! 经过马峦山,再诗此组诗,倍感亲切。

    小宇​马峦山,岭南之地的桃源镜像

    2019/7/10 11:23:51
  • 邻家悦读